无忧书城
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92章 这次我来做你的影子(300万字加更)

第1192章 这次我来做你的影子(300万字加更)

所属书籍: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发布时间:2020-09-10

咒女的目光从陈歌脸上移开,扫了一眼他的手背。

刚才一人一鬼靠近的时候,陈歌手背上那个一直无法愈合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我手背上的伤口是你留下的吗?”陈歌抬起手臂,咒女却只是点了下头。

十几分钟后,第三病栋恢复正常,所有黑色丝线全部消失不见。

老周和唐骏从地上爬起,确定大家都没有事后,门楠也从昏迷中醒来。

“我们错估了咒女的实力,她应该是这座城里最强的鬼。”门楠轻轻吸了一口凉气:“输给她,不丢人,不过请她帮忙这件事恐怕要从长计议。”

“这座城里最恐怖的三位厉鬼我们已经全部见过,剩下的那些厉鬼就由平安公寓的房客来搞定,陈歌你就老老实实呆在鬼屋里面,不要再跟我们扯上任何关系。”左寒头脑清醒,思路清晰:“等我们做好全部准备之后,再去鬼屋找你。”

左寒说完后发现陈歌一直没有开口应答,他轻轻拍了拍陈歌的肩膀:“咒女说的那些你不要放在心上,人没有了心,那还是一个完整的人吗?”

“其实她说的也有道理。”

“不要胡思乱想,你是我们所有人逃离的关键……”左寒还没说完,他就看到陈歌通红的眼睛。

老实说,所有人当中,左寒是最能理解陈歌的人。

他也曾想过和独眼交易生命,只有被逼到那个地步,才能明白那种感受。

左寒知道作为所有乱局焦点的陈歌,承受的绝望和痛苦一定是自己的数十倍,他想要安慰陈歌,但所有的话语在真正的绝望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

“我们会找回记忆的。”左寒没有打扰沉思的陈歌,他们几人一起离开了第三病栋。

商量好新的联系方式后,陈歌才和平安公寓的房客分开,他饶了一大圈回到乐园鬼屋。

他躺在员工休息室的床铺上,以前只觉得这世界的初阳照在身上很温暖,现在他却有些惧怕太阳升起。

明天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知道明天一定比现在更加的糟糕。

厄运一步步逼近,陈歌躺在床上,一晚上都没有睡着。

第二天早上八点,陈歌习惯性的起床开始打扫卫生,就算鬼屋一直没有营业,他还是会每天去查看场景和道具。

八点十分,张雅出现在鬼屋门口,她面容疲惫,短短几天似乎瘦了很多。

昨晚她又做了噩梦,凌晨两点多钟她被吓醒,一闭眼,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梦中的惨象。

父亲病情在加重,母亲独自照顾,张雅不想再给他们增加压力,她没敢告诉自己的父母,而是把陈歌当做了倾诉的对象。

“凌晨三点多我怎么都睡不着,起床想要喝口水,路过窗户旁边的时候,我发现楼下有一个人,他盯着我的窗户一直在笑。”张雅靠在陈歌身边:“噩梦中的场景正在慢慢变为现实,我现在已经有点无法区分它们了。”

听到这里,陈歌知道医院已经开始对张雅下手了。

这是医院一贯的风格,先将正常人逼疯,然后再对其进行干预和“治疗”。

陈歌现在非常担心张雅崩溃,然后被送进新海中心医院,一旦进入那所医院再想要出来可就太难了。

某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要带张雅逃离的想法,可逃又能逃到什么地方去?这是一座没有希望的城,所有记忆和美好都是虚构的,就算想要逃离都找不到方向。

看着憔悴的张雅,陈歌的手指慢慢握紧:“你去屋里睡一会吧,这里有我。”

想要说的话没办法说出口,残酷的真相挤压在心底,在美好逐渐碎裂的生活当中,陈歌小心翼翼呵护着张雅,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打开员工休息室的门,陈歌看着睡着的张雅,将她的样子牢牢记在心中。

“总感觉我亏欠了她很多。”

趴在床边,陈歌寸步不离,因为他知道这可能是最后的时间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乐园管理层和几个保安进入鬼屋,他们连招呼都没打,就擅自闯了进来。

等陈歌赶到的时候,乐园管理层拿出了他们单方面决定的整改方案。

鬼屋里最受欢迎的午夜逃杀场景限期三天内拆除,他们认为这个场景吓晕过游客,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必须要拆掉。

几个外行在场景中走动,对着陈歌精心设计的道具机关评论,凡是他们看不顺眼的必须要拆除。

没有叫醒张雅,陈歌拿着纸和笔跟在几位管理者身后,认真记录下了所有需要改动的地方。

这不是他的鬼屋,这是张雅的鬼屋,他想要拼尽全力保住鬼屋,让这里可以重新开业。

只要能够开业,他们就有机会度过难关,这已经是很卑微的请求了。

足足七十多个需要修改的地方,还有一个场景要被拆除,这一切他们只给了陈歌三天的时间。

等乐园管理层离开,陈歌拧着那张纸的手因为太过用力,已经拧皱了白纸。

“能开业就好,生活就有奔头。”

等张雅睡醒后,陈歌拿着那张纸找到了她。

看到纸上的内容,张雅也很难受,陈歌则在旁边不断的开导着她。

下午两人开始修改鬼屋,封停了午夜逃杀,拆除了大部分吓人的道具。

一直忙碌到晚上六点,两人本来准备一起去吃饭,但是张雅却突然收到了她家人打来的电话。

张雅的父亲转移到了另外一个病房,她的母亲要一直陪护。

接到电话后,张雅立刻赶往新海中心医院,陈歌则把她送到了医院门口。

两人分别的时候,陈歌抓住了张雅的手,对她说晚上如果害怕的话就去鬼屋找他,尽量不要一个人呆在家里。

看着张雅进入新海中心医院深处,陈歌的心慢慢揪了起来,他很怕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回到鬼屋,陈歌一直冷静不下来。

他不断在长廊内走动,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他想要像平时那样通过工作来麻痹自己。

可是当他拿着整改意见进入鬼屋场景里时,整个人都变得茫然了。

他所有的天赋和能力都是为了游客们更加喜欢鬼屋,带给大家更好的体验,他还从来没有干过主动破坏鬼屋设施的工作。

握紧工具锤,陈歌看着自己亲手打造出的鬼屋场景,默默进入其中。

一个晚上的时间,陈歌毁掉了午夜逃杀场景,整改完了所有惊吓点。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阴暗的鬼屋,陈歌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那光亮中仿佛藏着刺骨的寒意。

“天亮了。”

坐在鬼屋门口,一整晚都没合眼的陈歌也不觉得困,他摸着白猫的脑袋,一人一猫静静看着远方,等待着张雅的到来。

早上十点半,乐园开始营业很久以后,张雅才赶到鬼屋。

看见张雅出现,陈歌松了一口气,他真担心昨夜就是永别。

“张雅,你好好休息下,鬼屋这边交给我就可以了。”一晚上没睡的陈歌希望张雅能够好好休息一会,他站在张雅身边,眼中情绪复杂。

两人进入场景内部,张雅很惊讶的发现陈歌已经按照乐园管理层的要求整改完毕:“你昨晚一直没有睡觉吗?”

张雅想起了陈歌刚才说的话,她有些心疼。

中午十二点,陈歌找来了乐园管理人员,让对方检查过鬼屋之后,他和张雅本以为可以正常开业,没想到对方却只是留下了一句等待通知。

未来的路看不见希望,但是陈歌和张雅都没有放弃。

下午张雅去了医院,陈歌独自呆在鬼屋里,他看着已经修改的面目全非的场景,抿了抿干裂的嘴唇。

晚上十一点多,鬼屋防护栏被人敲动,正在场景里呆着的陈歌急匆匆跑了出来。

他看见张雅靠在防护栏上,脸色苍白如纸,走路都有些不稳。

“怎么回事?”陈歌赶紧将张雅搀扶进了屋内。

“晚上八点多,我离开医院回到家以后,总感觉心烦意乱,噩梦中那些恐怖的记忆仿佛要钻透我的大脑。”张雅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眼中的世界经常会莫名其妙流血,楼下的那个怪人也距离我越来越近,我能感觉到他就在楼道里等着我!”

张雅的精神状态极不稳定,噩梦和现实不断碰撞,扭曲了她眼中的世界。

现在她的情况很危险,绝对不能再受到更多的刺激。

“张雅,今晚你就在员工休息室里睡吧,我会守在你旁边,不会让任何人打扰到你。”陈歌打了地铺,让张雅睡在床上。

员工休息室不大,关上灯以后,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窗外的月光顺着窗户缝隙照入屋内,背对陈歌躺在床上的张雅忽然小声说道:“陈歌,我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生病的是这个世界。”

“可为什么痛苦的是我?”

足尖点在地上,张雅从床上坐起,月光顺着她的黑发滑落。

听见声响,陈歌回头看了一眼,张雅躺在了他旁边,像一只受伤的猫。

“生病的是世界,为什么痛苦的是我们?”

她的头轻轻靠着陈歌的后背,将自己藏在陈歌的身后。

“会没事的。”陈歌没有转过身,他眼中的绝望无法隐藏,那浑然天成的演技在张雅面前似乎失去了效果。

“一定会没事的。”

倾听着彼此的心跳,两人都没有睡着,他们相互依靠着,等待下一个天亮。

四点多钟,张雅接到了自己母亲打来的电话,她急匆匆赶往医院,陈歌想要阻止,但是他又没有合适的理由。

早上八点,陈歌整理好床铺,开始打扫鬼屋卫生。

全部弄好后,他就坐在鬼屋门口。

整座鬼屋里只有一个人、一只猫,看不到游客,也看不到其他的员工。

乐园开门营业后,陈歌多次找到乐园管理层,希望对方能够通融一下。

他的努力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别人反而是在劝他,不要耗死在一个地方。

一次又一次碰壁,陈歌还是坚持去寻找乐园的相关负责人,希望对方可以看一看自己的鬼屋,他已经按照规则去修改了。

可直到乐园晚上停止营业,陈歌也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乐园负责人离开了乐园,其他管理人员也对陈歌视而不见。

随便吃了点东西,陈歌依旧坐在鬼屋门口,不时会看一看乐园的大钟。

他一直在等张雅,可这一次,张雅并没有回鬼屋。

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陈歌在午夜凌晨离开了鬼屋,在便利店拨打了张雅的电话号码,可是他打了好几次都没有人接听。

凌晨一点多钟,陈歌去了一趟医院。

他看着灯火通明的新海中心医院,终究没有进入其中。

一个晚上辗转反侧,陈歌稍微听到一些动静就会起床查看,可鬼屋门口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陈歌打扫完卫生,心急的跑到鬼屋门前。

可直到乐园开业,张雅也没有过来。

一个白天的时间,张雅都没有出现。

“她怎么还不回来?”

夜幕到来,陈歌不断在鬼屋里走动,他从来没有这样过。

第三天早上,张雅和她的父母仍旧消息全无,陈歌和鬼屋仿佛被他们遗忘了一样。

第四天、第五天……

到了第七天早上,满眼血丝的陈歌正在打扫鬼屋卫生,几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员突然冲进了鬼屋。

“你们想干什么!”陈歌拿着扫把站在门口,一步不退。

“我们是按照合同办事,这家鬼屋常年亏损,几次检查都未通过,管理层开会决定把这里推掉,准备修建新的娱乐设施。”

“鬼屋老板病危住院,你们现在封了鬼屋是不是太冷血了?”陈歌红着眼睛,死死守着鬼屋的门。

“在你觉得我们冷血之前,还是先好好考虑一下你自己未结算的工资吧,让开!”几名保安一拥而上,陈歌直接丢掉扫把,从道具间里取出了工具锤。

“嘭!”

涂满红色颜料的工具锤砸穿了木板,陈歌可怕的力气让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这是我的出院证明,趁我还在跟你们讲道理的时候,马上离开!”陈歌将自己包里的出院证明扔在了地上:“鬼屋老板痊愈以后,你们想要做什么都可以,但前提是你们要征得他的同意。”

陈歌就算是豁出了命也要护住鬼屋,几名保安似乎是收到了管理层的通知,他们没有跟陈歌正面冲动,而是找来木板和钉子,将鬼屋的正门封死,现在就算陈歌有钥匙也无法开门营业了。

“我们走!”

等保安离开后,拿着工具锤的陈歌背靠墙壁,缓缓坐在地上,整个鬼屋里就剩下他一个人。

默默的抱住自己的头,陈歌咬紧了牙。

没有吃饭,一直呆到了下午,当太阳快落山的时候,陈歌独自来到了鬼屋顶层。

他脑海里隐约记得自己曾在这里找到过某个东西,那个东西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到处翻找,但是一无所获,疲惫的陈歌坐在窗口。

在命运交汇的时刻,陈歌看到了他这一生当中最绝望的画面。

就在马路对面的新海中心医院里,就在他曾经住过的第三病区里,就在他曾经站立过的那个窗口处,陈歌看到了身穿病号服的张雅!

目光空洞,张雅穿着病号服木然的站在房间里,她低头看着掌心的白色药片。

“张雅!”

双手用力抓住窗框,陈歌的声音很大,但是张雅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

手掌被窗户玻璃划破,血水顺着胳膊滴落在地,可是陈歌就好像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远处的病房。

太阳缓缓沉入了地平线,夜幕笼罩了新海。

病室的窗户被医生关上,厚厚的窗帘遮挡住了一切。

掌心淌血,陈歌站立在鬼屋顶层,他望着远处连绵不绝的建筑群。

“你们连虚假的美好都不愿意给我了吗?”

提起背包,陈歌下楼进入了鬼屋卫生间。

他先是看了一眼不知何时被关上的隔间门,然后用力将隔间门和卫生间的窗户砸碎。

翻出鬼屋,陈歌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回头朝鬼屋里面看了一眼。

一只白猫乖巧的蹲在窗口,它见陈歌看向自己,立刻跑了过来。

揉了揉白猫的脑袋,陈歌轻声说道:“灾厄降临在了我身上,离我越近就越危险,所以你不要再回来找我了。”

白猫似乎无法理解陈歌的话,只是陈歌往前走几步,它就跟着跑几步。

当陈歌上了出租车后,它焦急的叫着……

来到第三病栋,陈歌敲响了那扇刻满诅咒的房门。

身穿红衣的咒女悄然出现,她似乎早已知道陈歌会过来。

“心脏可以给你,不过在此之前,我要把我的左眼给另外一个鬼。”陈歌的语气平静到了吓人的地步:“我会用尽我的一切帮你们找回记忆,但我希望你们可以答应我一件事。”

“真的要用尽一切?”深黑色的文字悄然浮现,咒女一开始的打算并不是这样。

“没错,左眼、心脏、头颅、躯体,所有的一切你们都可以拿走,我只希望你们能将我的影子留下,让我可以守在她的身后。”

话音落下,陈歌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把尖刀,锋利的刀锋映照着他的脸,残存的记忆快速闪过脑海。

“这次我来做她的影子。”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92章 这次我来做你的影子(300万字加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七卷 杀边乐作者:月关 2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4三寸人间作者:耳根 5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作者:乔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