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第1190章 诅咒医院的误判

所属书籍: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发布时间:2020-09-09

房间里没有人能够理解小女孩的话,让厉鬼成为活人的影子,能提出这种请求的人应该确实病的不轻。

包括陈歌在内,大家都有些不能接受。

“这算是一种另类的交易吗?你成为他的影子,他做你的人偶。”门楠的猜测比较阴暗,他是从正常厉鬼的角度去思考。

红衣女孩听到后,摇了摇头。

她身后血丝交织,眨眼间铺满了整个房间,将这里和外界彻底隔绝。

绯红的实力很强,在场其他人加起来也不是她的对手,不过绯红似乎真的没有恶意。

她将自己房间和外界隔绝之后,走到了陈歌影子旁边,双手化为无数血丝涌入陈歌的影子当中,好像在翻找什么东西。

足足找了半个小时,绯红皱起小巧的眉毛,一行行血字浮现在陈歌周围的墙壁上。

“我依稀记得你的影子里住着一个鬼,她去了哪里?为什么找不到了?你弄丢了她吗?”

面对绯红的三连问,陈歌表情茫然:“我的影子里原本就住着一个鬼?”

“恩。”绯红通过血丝编织出文字,来和陈歌交流:“没有影子的人活不长,二号病人是这么说的。”

“可我的影子不是好好的跟在我身边吗?”陈歌有些疑惑。

“荔湾街上所有人和东西的影子都是歪斜的,只有你和二号病人的影子是正常的,说明你们两个的影子是世界虚构的,并不存在,你们两个都是没有影子的人。”血字快速浮现,绯红的情绪在看到陈歌后出现了波动:“你和二号病人很像,他帮我找回了关于我母亲的记忆。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一次,不过我暂时不能做你的影子。”

见绯红主动说可以帮自己一次,陈歌很是开心,但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不对劲:“绯红,那个二号病人长什么样子?我怎么感觉他好像认识我?”

光通过绯红的描述,陈歌就感觉二号病人似乎对自己很熟悉,应该也是以前的朋友。

“他没有说自己的名字,似乎关于他的所有信息在这座城市里都是一个禁忌,只要去探查就会发生意外和不幸,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告诉我任何东西。”地上血字浮现,而后又消失,抹除了所有存在的痕迹:“如果你实在好奇的话,可以去医院地下找他,他的本体似乎被关在医院地下深处,那天来找我的只是他的一缕残念。”

“医院地下深处?”陈歌自己就刚从那医院出来,他并不知道医院还有地下建筑。

“那座医院最危险的部分都在地下,二号病人好像被关在地下十七层。当然,我并不建议你现在就去找他,医院地下太危险了。”绯红描述的世界和陈歌想象中的不同,如果医院还有规模庞大的地下建筑的话,那他就要重新估算医院的实力了。

不过换个角度来想,陈歌觉得自己能让如此恐怖的医院出现纰漏,也是蛮厉害的了。

越是这么想,他就越想找回自己的记忆。

周围血色开始消退,那些用血丝编织的文字全部消失不见,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绯红给了陈歌承诺之后,就消失在了住宅楼里,她和独眼都算是最可怕的鬼怪,但她们平时也都不敢随便现身,总是藏在某个隐秘的角落当中。

“你这人果然不同寻常,我本以为说服绯红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搞定了,我甚至感觉她是在倒贴。”门楠一副油腻中年人的说话口吻,过了嘴瘾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还没离开荔湾街。他似乎是担心被绯红听到,赶紧又朝四周看了看。

“愿意和我们一起的人越来越多,等灾厄降临,我们说不定还真有拼死一搏的机会。”左寒没有门楠他们乐观,在他看来,大家付出所有,集中全部力量,也仅仅只是能够争取一个搏命的机会而已。

“陈歌,你最近就老老实实呆在乐园里,麻痹医院,拖延时间,千万不要让医院意识到你和我们混在了一起。”左寒脑子非常清醒,他知道陈歌就是关键:“寻找帮手这件事交给我们来做就可以了。”

“明天夜里我们一起去见咒女,等这座城市里三位最强厉鬼都答应帮忙后,我就暂时不跟你们联系了。”陈歌也有自己的顾虑。

“咒女是三位厉鬼当中最可怕、也是最神秘的存在,没人知道她的具体位置。不过我曾听作家说,有一位张文宇曾在某个废弃医院里见过她。”老周面容严肃:“她非常危险,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可以带绯红一起过去。”

“不行,绯红只答应帮助我们一次,这还是看在二号病人的面子上,我们不能随便浪费这么宝贵的机会。”陈歌果断拒绝了,他在心中反复念着咒女两个字,冥冥中似乎有一根黑红色的线串联着两者的身体:“咒女,我来说服她。”

几人约好明晚凌晨在东郊一所废弃医院门口见面,然后大家朝不同的方向离开,别人就算是想要追踪也会非常麻烦。

天快亮时,陈歌回到了鬼屋。

新海乐园鬼屋虽然暂停营业,但他还是像平常那样,整理道具、打扫卫生,时刻做好营业的准备,这些东西似乎都已经刻印到了他的骨子里,就算失去了记忆,身体依旧会遵循本能去做。

早上八点半,张雅提着早餐来到了乐园,她父母今天好像没有来上班。

“伯父伯母怎么没来?”陈歌吃着热腾腾的饭,张雅就坐在旁边。

“我爸的胃病犯了,我妈在照顾他。”

“严重吗?”

“老毛病了。”张雅想要做出轻松的表情,可是她眼中却满是担忧和不安。

“张雅,你昨晚是不是又做梦了?”陈歌放下了筷子,直直的看着张雅的眼睛,不让张雅躲闪。

“恩。”张雅略带痛苦的说道:“又是那个梦,我梦见我爸妈出了车祸,他们为我准备的礼物被血浸湿,我还梦见身穿红衣的自己,捧着他们送给我的染血礼物,独自站在深夜的路口。”

陈歌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张雅,根据他的推测,他逐渐明白了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

有可能张雅梦到那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也就是说当他们打碎梦境的时候,张雅就会再次失去自己的父母,绝望会再次缠绕住这个女孩,将她拖拽入无底的深渊。

陈歌清楚张雅是喜欢自己的,可最喜欢的人却要亲手撕毁美好的梦,这对谁来说都是残忍的。

“陈歌,我有的时候会很困惑。”张雅双手藏在桌子下面,手指拧的发白,她说话都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梦里的我在照镜子的时候,镜子里的人说了一句话,她说我夺走了陈歌的人生,我正在体验的是你曾经的幸福。”

“不要在意这些,活在当下,珍惜现在。”陈歌轻轻握住了张雅的手,他发现张雅的手很凉。

最开始的时候,他握住张雅的手时,能感到活人独有的温热,可现在张雅的体温好像开始下降了。

“我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很害怕自己接下来要和他们分离。”不知是因为梦境的缘故,还是现实中压力太大,张雅的状态非常差,她只有在陈歌身边时才能感到一丝心安。

早上九点乐园开业,不断有游客过来询问,他们有的是看到了网络上关于鬼屋的视频,特意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可是当他们发现鬼屋没有营业后,都露出了非常失望的表情。

鬼屋积攒的游客和热度慢慢消退,现实如同冰冷的水浇在了陈歌身上。

下午三点多钟,乐园检查道具的人强行进入鬼屋,他们摸查了三个鬼屋场景,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可是当陈歌询问他们何时能够恢复营业时,他们的回答却依旧是待定。

将检查组送走,张雅拿着整改意见和自己父母打电话,陈歌则一直站在旁边。

他听到了电话那边张雅母亲的声音,非常疲惫,张雅父亲的声音也很虚弱。

“今天是乐园二次检查的时候,作为鬼屋主人的张雅父母却没有到场,张雅父亲的病或许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胃病。”

灾厄已经降临,正在缓慢摧毁陈歌的一切。

“现在是张雅的父母,接下来会不会轮到张雅?”

曾经拥有过,所以在失去的时候会更加痛苦。

陈歌不知道医院现在对他的治疗方案是什么,他能做的就是默默承受,不断聚集力量。

太阳落山后,陈歌想要陪张雅一起去看望张雅的父母,但对方似乎不太方便,陈歌也没强求。

他送张雅离开后,就把自己关在了员工休息室内。

“等今夜见过咒女之后,我就哪也不去,一直呆在鬼屋里,希望能够推迟厄运到来的时间。”

晚上十点多,陈歌准备动身离开鬼屋时,鬼屋一楼的厕所里出现异响。

陈歌抄起工具锤,他本以为是左寒过来了,可当他看到眼前的人后,表情很是惊讶。

“孙医生?”

脖颈和脸部全是伤疤,原本的脸已经差不多毁容,这个连医院医生都不喜欢的医生跑到了陈歌鬼屋里!

“我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接下来你光听我说就可以了。”孙医生敲击厕所房门,将陈歌拖拽进了他的脑迷宫当中。

“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绝对不会离开医院的,现在情况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进入脑迷宫后,孙医生才敢继续往下说:“医院知道了你去平安公寓的事情,吃龙头就是因为这件事魂飞魄散的。”

“既然已经知道,那他们为什么不阻止?”陈歌有些疑惑。

“我长话短说,在你进入医院之前,医院曾对你进行过调查,但是因为一些事情他们对你产生了一个严重的误判!他们以为你利用鬼怪经营鬼屋,靠的是拿活人做诱饵,你根本没有完全获得鬼怪的信任,所以他们才放任你离开医院。”

“鬼怪本身被怨念缠绕,再加上他们失去了记忆,所以他们看到你的第一眼应该会想尽一切办法吞食掉你。”

“如果你被自己曾经的朋友伤害,这会让你陷入更深的绝望,也是医生们想要看到的。”

“所以他们知道你去了平安公寓,不仅没有制止,甚至还故意让你看到了那些房客在折磨医生。”

“假设你跟鬼怪之间没有信任感,那当你看到房客们在虐.杀医生时,你会觉得他们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你跟曾经的朋友决裂之后,你会更加容易被操控,到时候全世界都是你的敌人,没有谁会帮你。”

“医院布局是完美的,可他们不知道你和那些鬼怪之间的关系,并不是简简单单的相互利用。他们就算忘记了过去,依旧愿意和你站在一起!”

“双方全都失去了记忆,可是鬼怪依旧选择相信你,而你竟然也坚定的和鬼怪同行。”

“如果医院知道你和厉鬼之间的真实关系,他们是绝对不会放你离开医院的。”

“不过现在医院已经意识到自己弄错了一些东西,接下来,医院会对你进行各种试探,他们会把你逼到极限,我希望你能保持冷静。”

“厄运已经降临,医院也会对平安公寓下手,你要立刻通知他们离开平安公寓,让他们千万别聚集在一起!”

孙医生语速非常快,根本没给陈歌插话的机会:“今晚是最后的机会,通知过他们之后,你就再也不要跟他们有联系,你们的每一次接触都会加重医院的杀心。”

“可一直这样被动躲藏……”

陈歌还没说完,孙医生就立刻开口:“能多拖一些时间,有些事情成功的概率就越大。”

“有些事情?”

“记住我的话,不要留念虚假的幸福,也别被编织出的记忆欺骗。”孙医生抓住了陈歌的肩膀:“你肩膀上担着无数人的命,你的每一个选择都有可能将他们全部拖入无底深渊。”

“我知道该怎么做。”陈歌双眼平静,目光深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眼艳情咒作者:骷髅精灵 2第三卷 西林的征途作者:猫腻 3大主宰作者:天蚕土豆 4第七卷 空城作者:猫腻 5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殇情浅】作者:殇情浅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