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第1185章 做出决定

所属书籍: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发布时间:2020-09-04

“只要对世界产生怀疑,厄运就会降临?”陈歌轻轻摇头:“我脑海里仅存的零星记忆告诉我,就算只是单纯的活着,也会受到厄运和绝望的折磨。”

“不一样。”左寒摸了摸自己左眼的伤口,似乎新肉在生长,所以有点痒:“你以前的记忆或许来自现实,现实一直都是残酷的,而你现在经历的一切更像是一场梦,一场无法醒来的梦。”

“我自从在医院醒来后,晚上就没有再做过梦,如果从这方面来说,你的猜测倒也有些道理。”陈歌给左寒倒了杯水,可是左寒却连碰都不碰,他非常谨慎。

“你身体恢复的很快,眼眸也变得温柔,我知道你其实明白很多的东西,可你现在不愿意去承认,因为你拥有了美好,品尝到了幸福的味道,所以你不想亲手去打破。”左寒不仅聪明,洞察力还极强,他从陈歌的种种表情和说话语气,看出了很多东西。

听到左寒的话,陈歌没有回答,他也总是反问自己,可一直没有答案。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怀疑会引发厄运,撕碎所有美好,可最后就算梦醒了,不还是要回到更加残酷的现实里吗?”

“这里的美好是虚假的。”左寒站起身,非常严肃的看着陈歌:“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医院病房里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候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隐藏着复仇之心的恶鬼。”

“我没有经历什么很特别的事情,只是过着最简单的生活,如果非要说出一点的话,应该是我遇到了张雅。”陈歌坐在椅子上,他眼中的情绪极为复杂:“她对我来说是与众不同的,和她在一起我会感到非常安心。”

“我本来以为会很顺利,没想到我今天可能要白跑一趟了。”左寒取下了自己的手套,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梦终究会有醒来的一天,如果你改变主意了,可以来这个地方找我。”

陈歌去接纸条的时候发现,左寒手指上的指纹全部被磨掉了。

“我现在是通缉犯,这是我最后一次主动来找你。”左寒见陈歌收下纸条后,准备离开:“这座城市表面看上去很美好,其实它光彩的外皮之下满是流脓的伤口,当你不愿意主动离开的时候,它会慢慢把你吞进肚子里。”

“我会好好考虑的。”

“恩,另外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我曾从医院里偷出来了一个白色手机,打开后里面全都是各种各样的诅咒文字,还有一大堆跟诅咒有关的小游戏。开始我以为这是特例,后来我偷看了医院里其他护工和医生的手机后才发现,那医院里所有人的白色手机里都安装有很多和诅咒有关的游戏和小程序。如果你以后看到了有人使用白色手机,记得不要离他太近。”左寒说完后,没有再停留,通过鬼屋卫生间的窗户离开了。

关上窗户,陈歌的脸色阴沉,他背靠着厕所隔间的房门,大脑飞速运转着。

“我的脑海里原本有很多记忆碎片,那完全是另外一种不同的人生,医院医生告诉我说那些记忆全都是我妄想出来的,可是见过院长办公室的七个玻璃罐之后,我可以肯定,那段经历确实的存在。”陈歌其实非常清楚,如果那些记忆碎片是真实的,那自己现在生活的这座城市很可能就是虚假的。

“医院发现我脑海里所有记忆碎片消失后,才同意我出院,可问题的关键是孙医生在我出院的时候提醒了我,说治疗才刚刚开始。”

“消除我过去的记忆只是治疗的第一步,接下来他们应该要开始重塑我的记忆,让我彻底不再怀疑医院和这个世界,成为活在这座城中的人偶。”

“他们用虚假的幸福和美好让我麻痹,给我渴望的一切,让我不舍的丢弃,甚至让我自己变成了规则的维护者。”

陈歌目光冰冷:“他们想法很好,但是中间出现了太多的意外,病人张文宇的逃脱,左寒对世界的怀疑,孙医生的帮助,最重要的是张雅身上好像也发生了某种变化。”

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在医院里见到张雅的时候,有血字汇聚成的血珠钻进了张雅的身体。

“一开始张雅存在的意义,应该就是弥补我的遗憾,完成我的执念,但在那些血色文字的影响下,张雅开始每晚做一些非常恐怖的梦。”

“那些梦或许才是现实,那些梦一直在提醒着我和张雅,这美好的泡沫下面是一张张血淋淋的脸。”

“这是个让我沉沦的美好世界,但我的人生绝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陈歌脑海中浮现出了一道道模糊的身影:“在脑迷宫里剜出了自己心的第二人格,仍在医院里遭受折磨的病人,那个被分割开装进玻璃罐的小孩、满脸伤疤的孙医生,甚至包括张雅。”

回想出去逛街那天,陈歌在制作人偶的时候,双手本能的做出了心中的张雅。

精通人偶制作的陈歌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发现了问题,他制作出的人偶张雅一身血衣,浑身刻印着负面情绪,那根本不是化了厉鬼妆容的张雅,而是一位恐怖到了极致的凶神。

靠本能做出的张雅,与身边的人并不相同,或者说鬼屋里的张雅,只是真实张雅的一部分。

想到这里,陈歌低头看向掌心的纸条,那张纸条正面写着四个字——平安公寓,背面大概标注了平安公寓的位置。

“孙医生帮我逃离医院,说明从梦中醒来的办法不在医院当中,而是在这座城市里。”

作家和左寒给陈歌留下的信息相同,他思考片刻后,转身进入员工休息室,接着提着一个破旧的背包走了出来。

白猫屁颠屁颠的跟在陈歌身后,快要走出鬼屋门的时候,它又被陈歌放回了屋子里:“我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你留在这里看家。”

异色双瞳不解的看着陈歌,白猫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片刻后它又跑了出来,似乎是担心陈歌不要它。

“这次我可不是去玩的,你好好看家,天亮之前我就回来了。”

陈歌最终还是没有带上白猫,他根据纸条上的提示,打车来到距离平安公寓比较近的一家特色饭店。

新海的出租车司机似乎很少来这种比较偏远的地方,陈歌下车的时候,对方还一个劲的告诉他晚上尽量不要一个人来郊区转悠。

陈歌来到那家饭店,本意是为了防止被人跟踪,接下来他准备步行去公寓。

不过正好他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肚子也饿了,所以他就直接进入了饭店里。

平安公寓在新海西郊,这地方非常荒凉,陈歌来之前也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家在新海比较出名的特色饭店。

小店以“卤煮”和“野味”出名,后来市里不让做野味生意后,店家又急忙跟人澄清,说自己店里的所有肉类都是家养的,只不过因为调味配方独特,所以味道才会无比的鲜美。

店内面积不大,没有包间,大厅也只放了五六张矮木桌。

“不好意思啊,我们已经停止营业了。”收银台那里站着一个大胖子,他系着脏兮兮的围裙,脸上有一道非常明显的伤疤。

“我是从市区专门跑来这里吃饭的,你们这里还剩有什么,随便给我弄一份就行。”陈歌闻着店内的肉香,感觉自己更饿了,他找了个位置坐下,随手翻看起菜单。

“菜还有一些,不过肉没了,我这里肉卖的特别快。”胖子厨师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拿着菜单走到了陈歌面前:“冰箱里还有些饺子,要不我给你弄些野猪肉馅的饺子?”

“我不怎么喜欢吃野味,你随便弄点菜好了。”陈歌抬头看向厨师,厨师也正好低头看着他。

两人在瞬间看到了对方的脸,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胖子厨师脸上的疤痕开始扭动,他身体仿佛僵住了一样,冷汗顺着额头不断往下流。

“你认识我?”陈歌眯起了眼睛。

“不认识!”厨师果断回答,他说完就仿佛逃命般朝后厨走去,可是他的肩膀被陈歌抓住。

“真的不认识吗?那你为什么要走?你叫什么名字?”陈歌看着身上没多少肉,但双手力气很大,五根手指仿佛钢爪一样死死扣住了厨师肩膀:“你身体在发抖,你是在害怕我?”

“我没有害怕你,我只是认错了,你和一位警察长得特别像,我还以为你是来查野味的。”厨师没敢回头,声音压得很低。

“你在撒谎。”陈歌手臂更加用力了:“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吃龙头,就是一个厨子,您放过我吧。”厨师哀求道。

“吃龙头?卤煮店?”陈歌隐约觉得有些熟悉,他将厨师按到墙上,伸手摸了摸厨师脸上的伤疤。

从体型上看,厨师要比陈歌高大很多,可是实际上那厨师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

“你脸上的伤还没结痂,伤口不深,就像是拿什么东西一点一点划出来的,这是某种惩罚吗?”陈歌的手指触碰伤口边缘,疼的厨师呲牙咧嘴:“伤口外围又极不规则,就像是每次快要结痂的时候,都要重新再划一遍,这一定很疼吧?”

听到陈歌的话,厨师的腿都软了,他跪倒在地上,面如死灰:“陈歌,我们就当做没有见过面好不好?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也从来没有进入过我的饭店。”

“你还知道我的名字?”陈歌手上的力气变得更大了,他可以肯定自己是第一次见到吃龙头,但是对方却认识自己,这说明两者之前存在某种交集,而那交集也是过去记忆的一种证明。

厨师恨不得扇自己的嘴巴,他苦着一张脸,连话都不敢随便说了。

“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让我满意的话,我就再不纠缠你,我们就当是从未见过面。”相比较厨师,陈歌才是更着急的那个人,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你问吧,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厨师仿佛认命一般从地上爬起,他小跑着关上了饭店的门。

“首先第一个问题,你是在什么地方认识的我?”陈歌最好奇的就是这一点,关于自己的过去他本来准备今晚去问张文宇的,没想到遇见了这个奇怪的厨师。

“是在新海卤煮店,不是门后的……”厨师说着说着,他眼前的世界就蒙上了一层血色,他感觉自己的大脑仿佛被人撕裂了一样。

“喂!”陈歌也被吓了一跳,他看见厨师脸上的伤疤莫名其妙撕裂开,血液流的厨师满脸都是。

捂住自己的脸,厨师在地上打滚,他忍受着疼痛,但是又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只能用牙咬着桌上的抹布。

地上到处都是血,陈歌看着那慢慢凝固的猩红色,并没有反感和厌恶,他就像是早已习惯了血色一样。

手指触摸地上的血迹,那种粘稠、温热的感觉让陈歌觉得无比熟悉,一个念头从脑海深处冒出:“这是真的血。”

过了十分钟,厨师才恢复神智。

他伸出满是鲜血的手,抓住陈歌的鞋子:“我不能说的,我会死的。”

“其实以你现在这个状态,我感觉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或许你也是因为有某些牵挂吧。”陈歌把厨师扶起:“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结束痛苦,我会想办法帮你一把,你不用勉强了,只需要把可以说的东西告诉我就好。”

厨师的身体因为疼痛而颤抖,他拿着抹布,蘸着自己的血在地面上书写,每写一个字就会立刻将其擦掉——这里是门后用来惩罚病人的地方。

“用来惩罚病人的地方?”

手指抖动,厨师又写下了一行字——不逃走,想死都死不掉,救救我。

他擦去地上所有血迹,捂着自己的脸回到了后厨。

陈歌自从看了地上的血字之后,他就开始产生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追寻真相,厄运就会降临,现在厄运似乎已经到来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七卷 空城作者:猫腻 2龙族作者:江南 3拜见教主大人(重生之魔教教主)作者:封七月 4全球高武作者:老鹰吃小鸡 5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