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84章 你愿意亲手毁掉自己的梦吗

第1184章 你愿意亲手毁掉自己的梦吗

所属书籍: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发布时间:2020-09-03

下着雨的城市,空荡荡的老街,陈歌和张雅撑着雨伞站在一起。

“那些梦太真实了,就好像梦中的世界才是现实一样。”

看着张雅的眼睛,陈歌嘴巴微张,却终究没有说出想要说的话,他犹豫了好一会,移开了目光:“我也分不清楚哪一边才是现实,不过没关系,不管在哪里,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形影不离。”

雨滴落入路边的积水,倒映的霓虹灯荡起涟漪。

张雅轻轻靠在陈歌身上,她这段时间承受的痛苦一直没有告诉过别人,此时终于说出口后,她内心的不安和惶恐才慢慢消除。

两人谁也不愿意打破这短暂的美好,他们在雨中前行,走了很远。

雨势不断变大,陈歌打车将张雅送回了家。

在张雅下车的时候,她又告诉了陈歌一件事。

前段时间,有一个叫做张文宇的年轻人曾来鬼屋参观过,那名游客看起来和其他游客没有任何区别,张雅也是看了免责协议才知道他就叫做张文宇。

等张雅回到家之后,陈歌又打车返回乐园鬼屋,他打开存放免责协议的柜子,一张张协议查看,最终发现了十二张写有张文宇名字的协议。

“看日期,张文宇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原本是间隔一个星期出现一次,自从我到了鬼屋之后,这个名字几乎每天都在协议上出现。”陈歌负责的是在鬼屋三楼扮鬼,外面的游客主要是张雅在接待,因为非常忙的缘故,大家都没有留意过免责协议。

“张文宇来找过我,说不定他已经见过我了。”陈歌拿着免责协议,坐在木桌旁边:“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叫做张文宇?左寒看过夜班医生值班室的病例单,为什么这数万位叫做张文宇的病人会在同一天出现?”

按着太阳穴,陈歌脑海里没有和张文宇相关的记忆,他那些上锁的记忆碎片已经被转移到了玻璃罐子当中,他脑袋里只有一些零星的已经解锁过的记忆。

将所有写着张文宇名字的免责协议收好,陈歌朝员工休息室走去,在经过鬼屋卫生间的时候,他又下意识朝里面看了一眼,厕所隔间的门不知道被谁给关上了。

随手将隔间门打开,陈歌这才进入休息室,他抱着白猫,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

“我知道了过去的很多东西,可那些东西没有一件是美好的。”

陈歌抬起手,仿佛要伸向夜空。

“现在我拥有了曾经奢望的美好,可是时间不会停留在这一刻。”

抱起白猫,陈歌看着白猫的异色双瞳:“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选择?”

陈歌是在问白猫,也是在问自己。

暴雨在后半夜停了,陈歌辗转反侧,也终于睡着了。

……

睁开双眼,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脸上,陈歌揉了揉脑袋从床上爬起:“新的一天开始了。”

他穿好衣服,带着白猫进入卫生间准备洗漱,抬头看向镜子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后的厕所隔间门不知何时又被人给关上了。

“我记得昨天晚上我睡觉之前明明把它给打开了?怎么现在又是关上的?难道是风吹得吗?”

陈歌再将隔间门打开,朝里面看了几眼,这就是很普通的一个厕所隔间,没有任何异常。

“总感觉怪怪的。”

简单打扫了一下卫生,陈歌打开鬼屋防护栏,开始了今天的营业。

最先来上班的是张雅,昨晚两人一起去逛街后,关系拉近了很多。

张雅的父母似乎是有意想要尽可能多的制作两人独处的时间,过了很久才到鬼屋。

早上九点新海乐园开始营业,游客们蜂拥而至,在鬼屋门前排起了长队。

打扮成杀人狂的陈歌,此时掀开了二楼某个窗户的窗帘,在暗中注视着一切。

整整一个早上,鬼屋里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穿着杀人狂套装的陈歌开始翻阅早上的免责协议。

游客签署完免责协议后,协议会被依次存放在鬼屋内部的柜子里,所以从协议摆放位置就能大概推算出游客来玩的时间。

陈歌刚翻了两张,他就停下了动作,此时他手中拿着的那张免责协议上正巧写着张文宇三个字!

“应该还没走远!”

他拿着那张协议找到了张雅,张雅回忆片刻后说,签署这张协议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那人很有气质,眼神凌厉,让人不敢跟他对视。

知道了那人的大概长相之后,陈歌拿着协议冲出了鬼屋,他衣服都没换,满身的红色颜料,看着非常吓人:“张文宇,他会在哪里?”

穿过林荫小道,陈歌停在乐园中间的岔路口,周围游客太多,就算他视力非常好,此时也很难在人群当中找到那个人。

“他一直来鬼屋,应该是想要见我,可他为什么不留下一些信息呢?”

在岔路口停了很久,就在陈歌准备放弃的时候,他发现乐园主题餐厅角落里有一个男人正在看着他。

“是他吗?”

陈歌没有犹豫,拿着免责协议直接走进了餐厅,坐在了那人旁边。

近距离打量眼前的男人,陈歌心中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没有找错。

“好久不见。”中年男人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咖啡,身体靠着椅背。

“好久不见?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陈歌将免责协议放在桌上:“你就是张文宇?”

“我是张文宇的一部分,你可以叫我……”手指敲击着桌面,中年男人思考了一会才说道:“作家。”

“作家?”

“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中年男人直接站起身,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不妥,准备立刻离开。

“别急着走,我们能不能好好聊一聊?”

“等你真的下定了决心,再来找我吧。”作家毫不拖泥带水,似乎他每在这里多呆一秒,就会多一分危险。

“什么决心?”陈歌抓住了作家的手腕。

“当真相残酷到了你知道后一定会懊悔的地步,你还愿意去追寻真相吗?”作家拉开陈歌的手,往陈歌掌心放了什么东西:“如果你愿意,那就一个人来这里找我。”

说完之后,作家急匆匆混入人群,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陈歌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掌心,那里放着一张餐巾纸,纸上写着一个地名——平安公寓。

将餐巾纸和那张免责协议收好,陈歌若有所思的离开了乐园餐厅。

他穿着鬼屋里的杀人狂套装在乐园中行走,好多带着孩子来游乐园的大人看到陈歌后,赶紧捂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还有很多人对着陈歌拍照。

“陈歌!”打扮成红衣厉鬼的张雅小跑着追了过来:“你怎么突然跑这来了?”

“我刚才……”陈歌并没有对张雅隐瞒:“见到了张文宇。”

“回去再说,咱俩这样子被游客看见不好。”张雅将陈歌拽回鬼屋,简单的吃过午饭后,他们就又开始了下午的工作。

忙碌到了五六点钟,鬼屋营业结束,陈歌换下了杀人狂套装,开始整理场景内部的道具和机关。

他正在楼层中走动,突然听到了脚步声。

扭头看去,陈歌发现张雅从楼下走了上来。

“有事吗?”

“我没什么事,倒是你自从见了张文宇以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张雅走到了陈歌身前:“他是你以前的朋友吗?如果你遇到了难处,可以和我一起商量。”

“我完全不记得他了,或许我们以前认识,他好像知道我的过去。”陈歌有些头疼,他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

“那你就去找他问清楚,不管过去是好是坏,那都是曾经的你,有你的记忆和最真实的自己。”张雅一直在鼓励陈歌。

“可如果我的过去很糟糕,甚至会影响到现在呢?”陈歌背靠鬼屋走廊,冰冷的墙壁让他慢慢冷静了下来:“我很清楚,自己现在拥有的就是以前一直渴望的。如果我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或许可以轻易选择放弃,但现在我很不舍,我甚至不敢去冒险做出某个决定。”

陈歌正说着,他冰凉的手忽然感到了一丝温暖。

低头看去,陈歌发现张雅轻轻抓住了他的手。

“张雅?”

“你昨晚不是说过吗?不管在哪里,我都会和你站在一起,形影不离。所以你不要纠结是去追寻过去,还是维持现在,你要做的是找回真正的自己。”张雅牵起了陈歌的手:“走了,别想那么多,我们去吃晚饭,我妈买了好多吃的。”

鬼屋生意越来越好,张雅的父母都非常开心,他们买了酒和菜,跟陈歌一起吃到很晚才离开。

晚上快十点,独自呆在道具室里的陈歌忽然听到了窗户被打开的声音。

他顺手抄起工具箱里的铁锤,背靠墙壁,把自己的身体藏在阴影当中。

陈歌没有直接去找那个进来的人,而是先来到总控制室,关掉了鬼屋里所有的灯光。

鬼屋地形他非常熟悉,再加上他视力好的离谱,所以他在一瞬间就让自己获得了绝对的优势。

手持工具锤,陈歌屏住呼吸,他竖耳倾听,跟随着那细微的脚步声,来到了员工休息室门口。

就在员工休息室外面,站着一道黑影。

他悄悄靠近,走路没有一点声音,那道黑影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身后几米处还有另外一个人。

他扭动门把手,似乎正在发愁如何打开房门,脖颈突然被一股巨力勒住。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半夜进入鬼屋?”阴冷恐怖的声音在那人影耳边响起,他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

“陈歌?!我是左寒!左寒!自己人!”那人影大声叫喊,可以看出他是真害怕了。

“左寒?”听到熟悉的声音,陈歌松开人影,打开了走廊里的灯。

穿着一件破旧棕色外套的左寒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原来是室友啊!你进来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

“你给我说话的时间了吗!”左寒揉着脖子,他抬起头后,陈歌双眉瞬间皱起。

左寒的左眼上有一道七厘米长的伤口,他的左眼好像被摘除了。

“你的眼睛?”陈歌放下了工具锤,赶紧将左寒扶起。

“交易了。”左寒无所谓的说道。

“你拿自己的眼睛去交易?”陈歌也被左寒的狠劲吓了一跳:“是跟医院的医生吗?”

“不是,我早在你去治疗室接受治疗的时候,就从医院里逃出来了。”左寒回忆起一个月前的事情:“那天我收到了高医生的通知,说要晚上和你一起去治疗室接受治疗,当时我就感觉不对劲,再加上另外一位医生给我的提示。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所以我就果断‘越狱’了。”

陈歌也想起了那晚的情况,高医生第一次给自己治疗的时候,治疗室内一共有七个人,其中五个病人,两位医生。

当时高医生说有两位病人逃走了,所以他和孙医生才会替代病人参与治疗。

“左寒,那位给你暗示的医生姓什么,你还记得吗?”

“我不知道是谁给我留下的提示,但根据我的推测,能在那个时候给我提示的一定是医院内部的医生。”左寒推理能力极强。

陈歌点了点头,他觉得左寒能够顺利逃走,首先是因为医院并没有重视左寒,不知道左寒早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其次就是因为有医生在暗中帮助他。而这个暗中帮助左寒的医生,很可能就是孙医生。毕竟只有帮助左寒离开,他才有机会参与进陈歌的治疗。

“你不是和医生做的交易,那这座城市里还有谁会用眼珠做交易?”陈歌将左寒领入员工休息室,让他坐在床上。

“眼珠既是交易,也是代价。”左寒拉开外衣拉锁,露出了自己锁骨和胸口处未痊愈的伤口:“这都是调查真相的代价。”

看着左寒身上瘆人的伤口,陈歌拿来了鬼屋的药箱:“你这段时间到底都在做什么?”

“我现在被全城通缉,所以就长话短说。”左寒起身拉上了窗帘,确定外面没人后才开口:“我不知道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不是现实,但我可以肯定一点,当你对这个世界产生怀疑的时候,厄运和恐怖就会降临。”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84章 你愿意亲手毁掉自己的梦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2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3善良的死神作者:唐家三少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5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