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77章 用怪谈来对抗诅咒的疯子

第1177章 用怪谈来对抗诅咒的疯子

所属书籍: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发布时间:2020-08-27

“院长死后,他的办公室按照原状保存了下来?”

门外的人心中满是疑惑,除了陈歌,包括两位医生在内,没有人敢进入屋内。

此时陈歌的状态非常差,他脑袋中跟臭味有关的记忆开始不受控制,一块块记忆碎片在脑海中炸出一幅幅画面。

“喂!别一个人呆在里面!”二号病人担心陈歌的安全,慢慢靠近院长办公室,可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体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进入其中,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抗拒,似乎进入屋内自己必死无疑。

恍惚间陈歌听到了二号病人的声音,但他的神经已经被剧烈的疼痛淹没。

他渐渐开始无法控制身体,在臭味和疼痛的双重折磨下,他一头栽向院长的办公桌。

双手撑住了桌面,陈歌那张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脸,差点碰到桌上的玻璃罐。

“这是谁的心脏?”

剧烈喘息,胸口起伏,随着陈歌痛苦加深,那颗被无数黑色细线缠绕的心脏竟然开始在玻璃罐中跳动起来。

它就仿佛陈歌自己的心脏一样,每一次跳动都牵扯着陈歌的神经。

“难道罐子里装的这颗心是我的?”

陈歌感觉自己的心脏和罐子里的心脏,跳动频率相同。

他盯着那罐子,灵魂仿佛要被吸入玻璃罐中,无法形容的痛苦和绝望不断涌入身体。

眼前的世界开始变得模糊,房间里无数的死字在眼前放大,它们好像全部活了过来一样。

陈歌想要挥动双手反抗,可他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连动一下都很困难。

“被困在满是死字的房间里,为什么这一幕我会如此的熟悉?”陈歌记忆深处闪过一副画面,一个胸口刻着陈歌两个字的泥塑,被人塞进了一个内壁刻满了死字的神龛。

陈歌现在经历的事情,就和那个刻着自己名字的泥塑一样,只不过他没有被关进神龛当中,而是被困在了刻满死字的院长办公室里。

“有人在诅咒我!”

零星闪过的记忆让陈歌意识到自己以前曾被人诅咒过,只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对方并没有成功,现在自己又一次触碰到了诅咒,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些常人根本接触不到的东西如此熟悉。

双手缓缓移动,陈歌牙齿咬出了血,他硬是抱住了桌上的玻璃罐。

他原本是想要将那玻璃罐摔碎,看能不能破解诅咒,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他双手触碰到玻璃罐的时候,粘黏在心脏上的黑色丝线从那颗心上钻出,开始疯狂撞击玻璃罐,似乎是想要击穿罐子,进入陈歌的身体当中。

玻璃罐上出现裂痕,屋子里的臭味愈发浓郁,陈歌现在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把玻璃罐推到了桌边。

黑色丝线击打着玻璃,裂痕不断扩散,在整个罐子要被击碎的时候,那颗心脏里浮现出了一条条深红色的血丝。

这些血丝相互缠绕,在心底编织出了一张孩子的脸。

它尖声惊叫,那些黑色丝线似乎是为了防止小孩从心底跑出,立刻收拢回心脏当中。

陈歌目睹了整个过程,不管是黑色丝线,还是心底浮现的小孩脸,这些都和高医生描述的现实世界不同。

他略有些茫然的看着心脏上那孩子的脸,隐约觉得那孩子和自己小时候很像。

“这颗封存在玻璃罐里的心,是那个小孩的吗?”

脑海中的疼痛减轻了很多,陈歌瘫倒在桌子旁边,大口大口喘着气。

院长办公室已经恢复正常,连空气中飘散的臭味都淡了一些。

“你没事吧?”孙医生直到这时候才进入办公室当中,他蹲在陈歌身边,背对办公室的门。

“你看我像是没事吗?”陈歌一开口说话,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孙医生默默的注视着陈歌,他指着陈歌的手指,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病人住院之前,随身物品都寄存在第五病区,在你的柜子里放着一枚婚戒。”

“婚戒?可我没有结婚……”

“是啊,你没有结婚,为什么会拥有一枚婚戒?”孙医生满是疤痕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他背对病房门,此时此刻他脸上的笑容只有陈歌能够看到:“如果你能够顺利出院,记得要把那枚婚戒戴上,它应该对你很重要。”

陈歌感觉孙医生和刚才有些不同,他仔细回想了一下。

自从离开第三病区的治疗室后,高医生就一直抓着自己的胳膊,孙医生也对自己很冷漠,但是在进入院长办公室后,孙医生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这跟他最开始的表现完全不同。

“难道是因为高医生没有进入院长办公室的原因?”陈歌愈发感觉孙医生和高医生的不同了,此时的高医生更像是一具尸体,而孙医生则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走吧,不要在院长办公室停留太久,这地方不吉利。”孙医生把陈歌从地上扶起,他搀着陈歌正要往外走,陈歌却停下了脚步。

“等一等。”陈歌转身,将院长办公室桌子上的玻璃罐抱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孙医生吸了口凉气,下意识的远离了抱着玻璃罐的陈歌,那个玻璃罐好像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东西。

“我想把这东西带上。”陈歌知道心脏上缠绕的黑色丝线随时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但他还是想要把这东西带在身边,因为他觉得心脏里面浮现的那张脸对自己非常重要。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我之前给你讲的那些故事,你难道真的都是在当故事听吗?”孙医生脸色一下就变了,他很清楚那个玻璃罐有多可怕,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他不能随便说话。

“我知道这东西非常危险,但正因为他危险,所以我想要把他带在身边。”陈歌很认真的回答道。

“你这是什么逻辑?”孙医生怀疑陈歌的病情又加重了。

“其实我一开始也不准备把这东西带在身边,但是你刚才讲的那些故事改变了我的想法。”陈歌抱着玻璃罐,眼睛盯着玻璃罐里的心脏:“这个医院可能真的闹鬼,对于鬼怪,我们没有任何能够反抗的手段,可如果带上这玩意那就不一定了。假如鬼怪真的出现了,我们可以用这个装有心脏的玻璃罐去砸它。”

“砸它?”孙医生紧皱着眉,他有些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你认真的吗?”

“当然,第一任院长死亡现场留下的东西肯定是大凶之物,但是你要明白一个问题。带着它我们可能会死,但如果真的遇到了鬼,那我们当中一定有人会死。”陈歌抱着玻璃罐开始朝办公室外面走:“两害取其轻,我倒是很想看看是这罐子危险,还是鬼怪危险。”

鬼是虚无的,玻璃罐是实实在在的,陈歌想要用活人实实在在能够摸到的东西去对付虚无的鬼怪,这想法让孙医生有点错愕。

“你……或许真的是个疯子。”孙医生这句话似乎另有深意,但陈歌仿佛没听出来。当然,以陈歌现在处境,他就算听出来了也会装糊涂。

“我本来就有病,不过我会积极配合你们治疗的。”陈歌心态好的有些吓人。

看着陈歌怀抱玻璃罐走出办公室,宛如行尸走肉的高医生不仅没有去抓陈歌的手臂,还主动远离了陈歌,双方保持着三米左右的距离。

两位医生都不愿意和陈歌站在一起,二号病人虽然有些不太理解其中原因,但他也明智的远离了陈歌。

“你怎么把这个心脏标本给拿出来了?”二号病人对人体器官标本并不反感,他只是担心陈歌有某种奇怪的癖好。

“标本?”陈歌看着玻璃罐里鲜活的心脏,他隐隐觉得每个人看到的“心”似乎都不太一样:“孙医生说医院里不干净,我带着第一任院长死后留下的玻璃罐,这也算是以毒攻毒。”

二号病人也完全无法理解陈歌的想法,他很明智的不再跟陈歌继续交流,而是看向孙医生:“你说的药物储藏室在哪?这都快走到头了也没看见啊!”

“是我记错了,第一任院长离奇死亡后,很多医生不敢来这一层取药,医院把药物储藏室搬到了第五病区四楼。”孙医生很是敷衍的说道。

“你确定?”二号病人感觉孙医生问题很大,他本就不怎么信任孙医生。

陈歌也发现了不对,他感觉孙医生压根不在乎其他人的性命,他说药物储藏室在四楼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把陈歌引到院长办公室附近。

救人只是孙医生完成自己目的借口,他真正在意的好像只有陈歌。

“难道说只要我不出太大的问题,大家都会平安无事?”陈歌已经发现这里和外面的医院不同,孙医生之前提到过“门”,他记忆中“门”也是非常特殊的一个地方:“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就算在这里死去,也不会真的死亡吗?”

摇了摇头,陈歌把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驱除,他不愿意也不可能拿张敬酒的命去尝试。

找不到药,张敬酒随时可能死亡,高医生宛如尸体一句话也不说,现在陈歌和二号病人只能去相信孙医生。

他们按照孙医生所说,又从第四病区跑到了第五病区。

一路上,孙医生又给陈歌讲了很多这医院里发生的怪事。

他们赶路的时候,建筑内部也出现了一些科学很难解释的事情,但好在有惊无险。

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都没有靠近陈歌他们,只是在很远的地方闪过。

来到第五病区四楼,这次孙医生没有欺骗陈歌,他们终于找到了药物储藏室。

不过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药物储藏室隔壁的房间上贴着封条,房门下面的缝隙还在往外渗血,想要忽视它都不行。

“这贴着封条的房间是第二任院长的办公室,他曾是这所医院的副院长,家里有七个孩子。第一任院长离奇死亡后,就由他暂时代理院长职务。不过令人惋惜的是,在接任院长的第七天他就失踪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孙医生站在门口,就像是在鼓励陈歌进去查看一样。

“第二任院长只干了七天就失踪了?看来这所医院的院长还是个高危职业。”陈歌避开了地上的血迹:“我很好奇,这所医院一共有多少任院长。”

“算上代理的和临时任命的,这所医院一共有七任院长,第七任院长是最不幸的。”孙医生有问必答。

“为什么第七任院长是最不幸的?他死的最痛苦吗?”

“因为他一直在这所医院里工作到了现在。”孙医生说完手指轻敲房门,每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从高医生手表里发出的嘀嗒声都会减弱很多。

“我能进去看看吗?”陈歌抱着装有一颗心脏的玻璃罐,推开了第二任院长办公室的门。

屋内布置的非常简陋,乍一看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进入其中以后,陈歌又闻到了那股刺鼻的臭味。

他翻动屋内的东西,最后在书架上看到了一个玻璃罐,这罐子里装的是一个人的五官。

眼睛、鼻子、耳朵等器官侵泡在满是黑色丝线的液体当中,最诡异的是当陈歌靠近的时候,那双眼珠子同时看向了他。

“为什么第二任院长的办公室里也摆有罐子?”陈歌说着就要去拿玻璃罐,结果被孙医生拦了下来。

“不要乱动屋里的东西。”孙医生小声说道:“你只需要去看,去记住就可以了,别每进一个屋子都把里面的东西拿走。”

“孙医生,这所医院的所有院长是不是都有收集器官的爱好?”

“你当真这么认为吗?”孙医生用余光扫了一眼门口,他发现高医生没有跟着进来后,用最快的语速说道:“七任院长的屋子里有七个玻璃罐,七个玻璃罐按照灵魂的重量平分了一个病人,那个病人的编号和你一样。”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1177章 用怪谈来对抗诅咒的疯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2三生三世宸汐緣作者:胡说 3网游之近战法师作者:蝴蝶蓝 4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作者:猫腻 5第七卷 空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