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第1160章 残忍的现实?

所属书籍: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发布时间:2020-08-11

记忆变为了碎片,每次回想陈歌都感到头疼欲裂,他默默忍受着,抓着床单的双手上浮现出一条条青色的血管。

看到陈歌如此痛苦,徐婉不再继续往下说,她按住陈歌的胳膊:“我知道你很难受,吃完饭后,好好睡一觉吧。”

徐婉端起床头柜上的饭菜,用勺子一点点喂陈歌吃饭。

味蕾能清楚感受到蔬菜和肉的香味,无比真实。

陈歌机械的吞咽着饭菜,他的目光有些茫然。

脑海中偶尔浮现的记忆碎片告诉他,徐婉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确实一直在寻找父母,也很少会开车去某个地方。

心里越是这么想,他就对开车这件事越反感。

拿起纸巾,徐婉给陈歌擦了擦嘴:“有事的话,随时叫我。你好好休息吧,要是你康复的好,今晚就能从隔离病区搬出去,我知道你非常想要回到普通病区。”

“我为什么非常想要回普通病区?难道住在隔离病区里会有危险?”隔离病区四个字让陈歌有些不舒服,他脑中对这四个字印象很深刻。

“这里没有任何危险,没人会伤害你,你想要回普通病区只是因为在那里能够看到院墙外的风景。”徐婉端着碗筷离开了。

“看到院墙外的风景?”

徐婉走后,病房里又安静了下来,陈歌躺在床上,若是他什么都不想的话,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也会减轻很多。

阳光洒在身上,枕着干净的枕头,陈歌凝视着窗外。

风和日丽,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自由自在的云,唯一有些煞风景的是窗户上铁网。

“铁网是防止小偷进来,还是为了防止病人逃离?”

这座医院的环境很好,让人呆着很舒服,但陈歌心里却有种莫名的不安,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脑子只要努力去回想就会传来剧痛,当他什么都不想,就像个人偶一般躺在病床上的时候,疼痛感会慢慢消失。

慢慢活动身体,陈歌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肌肉,用了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终于能靠自己的力量从床上做起来了。

“手腕、脚腕被束缚带勒出了深紫色的血痕,后背和肩膀上也有淤青,左腿裹着石膏,脸颊被划伤……”陈歌在检查自己的身体,他的视线慢慢移动,最后凝固在了自己的手背上,那里有一个血滴状的伤口。

“这个伤口是怎么出现的?”

陈歌刚一开始思考,大脑神经就好像被一只手狠狠拽住,那种钻心的疼简直让他快要崩溃。

“嘭!”

病房门又一次被推开,高医生独自走了进来,他手中拿着一份资料,当他看到陈歌已经坐起来后,表情有些惊讶:“看来你恢复的不错。”

“高医生,我的头好疼。”陈歌坐在床边,他的身体还很虚弱。

“现在还不到吃药的时间,来,你跟着我一起做,双手交叉护在胸口,然后深呼吸。”高医生耐心的指导着陈歌,等他平静下来后,高医生搬来椅子坐在病床旁边:“你还记得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昨晚?”

“你昨晚突然犯病,好像是产生了严重的幻觉,我叫来了三位护工才控制住你。”高医生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机械表,他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将手表放在了床头柜上。

机械表的指针在走动时会发出很微弱的声音,伴随着特定的节奏。

“说说吧,就当是跟朋友聊天,你不用有什么顾忌,想到了什么,或者看到了什么,都可以告诉我。”高医生面带笑容:“你只需要注意一点,那就是不要撒谎,不要说违背你本心的话。”

“我记不起来,我只知道我昨晚进入了一间漆黑阴森的医院。”脑海中的记忆已经变成了碎片,陈歌低垂着头,表情痛苦。

“那座医院叫什么名字?你在医院里看到了什么?你周围有没有其他人在场?”伴随着机械表指针走动的声音,高医生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那医院好像也叫做新海中心医院,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文字,陪同我一起进去的人是……张雅?”陈歌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名字,他下意识说出口后,立刻捂住了头,剧烈的疼痛让他在病床上蜷缩了起来,他嘴里不断发出惨叫:“好疼!头好疼!”

高医生轻轻叹了口气,拧开药瓶,又喂了陈歌两粒白色药片。

吃了药以后,陈歌的症状稍有缓解,他重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吓人。

“你的病症又严重了,昨晚你一直呆在新海中心医院当中,哪都没去。你看到的那座阴森恐怖的医院,就是这里。”高医生见陈歌冷静下来后,指了指四周:“你觉得这里阴森恐怖吗?”

阳光将病房照的很明亮,病室内干干净净,整整齐齐,这地方跟恐怖阴森完全不沾边。

“也许白天的这里,和晚上的这里会有所不同。”陈歌隐隐感觉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说过类似的话。

“医院白天和晚上没有任何区别,建筑是没有生命的,真正会发生变化的是你。”高医生缓缓开口:“白天的你,和晚上的你完全不一样。”

“我?”

“白天的你可以正常交流,但晚上的你却仿佛野兽一样。”高医生将手中的资料放在病床上:“起初我们以为你只是创伤后应激障碍,接着我们发现你还患有严重的妄想症,而就在前段时间我们又在你身上发现了另外一个人格的存在。”

“另外一个人格?”陈歌的大脑变得有些迟钝,同时接收这么多信息后,他一时间没办法处理过来。

“你先来看一下昨晚的监控录像吧。”高医生拿出自己的手机,这手机是纯白色的,屏幕很大。

按下播放键,高医生的手机屏幕上开始播放一段模糊的录像。

躺在病床上的陈歌突然坐起,他拖着那条打了石膏的腿,扶着墙壁,悄悄摸到了病房门口。

等到午夜零点到来的时候,他推开了病房的门想要逃离医院,结果被值班的护工看到,紧接着双方爆发冲突,屏幕中的陈歌宛如一头野兽般,嘴里喊着谁也听不懂的话,拼命和护工扭打在一起。

两三分钟后,另外两名护工赶到,三人合力才控制住陈歌,将其送到隔离病区。

监控录像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躺在病床上的陈歌用尽全力在挣扎,双眼通红,几乎要冒出血来。

他的身体扭曲变形,似乎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他的嘴巴不断张开,嘶吼着,好像是在喊疼。

“这是我吗?”陈歌躺在床上,他默默的看着监控录像,完全不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他是你,也不是你,准确的说他是你的第二个人格,他之所以会存在,是因为你的病。”高医生语气很是严肃:“你对他的存在有印象,你一直在依赖他,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不,我只是我自己,我身体里没有其他人存在。”陈歌坚定的摇了摇头。

“真的吗?”高医生从资料里抽出了一页:“在你之前给我讲述的离奇故事当中,你拥有一位一直在保护你的鬼,那个厉鬼不求任何回报的守护着你,他甚至把保护你当做了自己存在的唯一意义。”

额头冒起青筋,在疼痛袭来之前,陈歌点了点头:“我记得他,这不是我虚构的……”

“你还记不记得自己父亲姓什么?”高医生突然转变了话题。

“姓陈。”

“你叫什么名字?”

“陈歌。”

“你的母亲姓什么?”

“姓许。”

“你再回想一下,那个鬼的名字是什么?”高医生的语速非常快,一个个问题中间没有任何停顿。

“他叫……叫做许音。”陈歌痛苦的捂住了头。

高医生将手中的资料放在陈歌面前,指着一个月前的某条记录:“你给自己第二人格取的名字就是许音。白天的你叫做陈歌,晚上的你叫做许音,一直以来不离不弃承受所有痛苦,不求任何回报守护你的鬼,其实就是你自己。”

“不可能!”

“你没有意识到是正常的,根据我的观察,第二人格会出现,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你给自己施加的压力太大了,你需要一个承压人格来帮助你分担痛苦。”

“绝对不可能!许音是真实存在的!我记得他!”

“他确实是存在的,但他只存在于你的故事里、你的脑海里。”高医生用那种很轻柔的语调和陈歌交谈:“每次你昏迷醒来,我都是第一个和你交流的人,也是你的第一个听众,在你的故事里,每次许音都会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他并没有多么强大,但是却会拼尽一切帮你度过难关。你仔细想想,那个并不强大的孤单身影是不是很眼熟?是不是很像你自己?”

在高医生的引导下,陈歌脑海中的一道身影变得模糊,然后慢慢和自己的身影重叠。

孤独、痛苦、无法向旁人诉说的悲伤,他们身上的共同点有很多。

“许音、陈歌……”陈歌的脑海中涌现出不同的记忆碎片,他不知道该相信谁,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不可能,如果许音是我的第二人格,那我之前的经历应该都是虚假的,可我记得很清楚,那些都是真的!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许音也是真实存在的!”

陈歌死死抓住脑海里那些零零碎碎浮现的记忆碎片,理智告诉他高医生说的可能没错,但他就是无法去相信。

“世界上是没有鬼的,最可怕的东西就是人心。”高医生说的每一句话都能引起陈歌的共鸣,陈歌潜意识中认为高医生说的没错,但是他又莫名感到不安。

“走吧,我已经帮你办好了搬回普通病房的手续,希望你能早点好起来。”高医生叫来徐婉,两人搀扶着陈歌走出隔离病室。

干净明亮的走廊上飘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两边的病室门都上了锁,窗户玻璃上也有一层薄薄的布帘,站在走廊上根本看不到病室里面的情况。

穿过走廊,外面有些嘈杂,很多病人都在走廊上。

“让一让。”

高医生将陈歌送到了二楼拐角的第一间病房里,这间病房要比之前那间大很多,里面摆着三张病床。

“你应该还记得自己住哪张床吧?”高医生小声询问,但是陈歌却一脸茫然。

“看来你又忘记了,没关系,慢慢来,等你大脑受的伤彻底恢复,应该就不会这么痛苦了。”高医生将陈歌搀扶到了靠窗的那张床上。

坐在床边,陈歌朝窗外看去,防护围栏外面是一座规模不算大的游乐园。

从陈歌所在的床位,正好能看到游乐园的全貌。

游客大多集中在远离新海中心医院的乐园东边,那里有大量高科技娱乐设施,而靠近医院的乐园西半部分则比较安静,游客非常少。

乐园西边大多是一些老式娱乐项目,其中比较显眼的是一座鬼屋。

看到鬼屋的瞬间,陈歌的脑海里记忆开始翻腾,他捂住了自己的头,但他没有移开视线,强忍着疼痛注视着那座建在乐园西边的鬼屋。

“这新世纪乐园吗?”

“这座乐园叫新海乐园,你经常站在窗户旁边,一看就是一天。”

“我想起来了一些东西。”陈歌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他脸上浮现出细密的血管,额头不断渗出汗水:“我曾在乐园里工作过,我继承了父母的鬼屋,我拥有他们留下的一座恐怖屋!”

“就像她一样吗?”和陈歌癫狂的语气相比,高医生的声音非常平淡,他伸出手指,指着乐园鬼屋门口。

陈歌顺着高医生手指的地方看去,乐园鬼屋门口站着一个装扮成厉鬼的女人,她脸上的妆容被汗水浸湿,身上穿着红色的裙子,此时正举着广告牌在鬼屋防护栏前卖票。

“张雅?”看到女人的脸时,陈歌愣住了。

“为了治疗你,我专门过去打听了,你在故事里给自己安排的身份,其实是窃取了那个女人的身份。她们家十年前就在这里开鬼屋了,从她父母那一辈起,一直在经营鬼屋。”高医生摇了摇头,看向陈歌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怜悯:“在乐园里以经营鬼屋为生的人是她,而你只是一直躲在病院窗户后面偷看她而已。你甚至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只是在很早以前参观过一次她的鬼屋,知道她叫做张雅。”

“不可能,她是鬼,是对我最重要的鬼!”陈歌的大脑中再次传来剧痛。

“如果你真的那么在意她,那就等你病好了以后,亲自去找她吧,你这个样子会吓坏她的。”高医生将陈歌搀扶到了床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神印王座作者:唐家三少 2将夜第六卷:忽然之间作者:猫腻 3楚臣作者:更俗 4三生三世步生莲作者:唐七公子 5挚野作者:丁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