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目录

第1154章 请你一定要找到我

所属书籍: 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     发布时间:2020-08-04

捂住双眼,堵住双耳,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任务信息,嘴里只能重复念自己的名字。

陈歌在寂静的黑暗中走了很久,他试着去回忆恐怖屋的地图,但他慢慢发现了很可怕的一点,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好像不在恐怖屋当中。

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无法和人交流,听不到任何声音,四周只有黑暗。

刺骨的冷意钻入心口,陈歌终于停下了脚步。

“我还在恐怖屋里吗?”

这是陈歌第一次对自己鬼屋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会不会在推开某一扇门的时候,我就已经离开了恐怖屋?”

脑海中冒出一个个恐怖的念头,陈歌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着自己,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推开那扇真正的门。

在黑暗中摸索,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尝试着去推开触碰到的门。

陈歌总觉得这一幕自己似乎经历过,以“门”为名的噩梦级别日常任务好像是想要告诉他什么东西。

在绝对的黑暗和死寂当中,时间已经慢慢失去了意义,陈歌的身体变得僵硬,皮肤表面冷的吓人,他脑海中不断闪过以前的记忆,那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愈发强烈。

“陈歌?”

一遍遍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不断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四周越来越安静,也越来越冷,陈歌的脚步逐渐变慢,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自己再这么走下去,可能就永远无法回去了。

思维变得迟钝,大脑开始控制不住的瞎想,陈歌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情绪——绝望。

以前就算是面对再可怕的敌人,再恐怖的对手时,陈歌依旧不会放弃,因为他心中有自己的坚持,但在这个噩梦任务当中,那种坚持正在慢慢消退。

脑海中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他,绝望才是正常的。

直到这个时候陈歌才意识到,希望就是一个五彩斑斓的肥皂泡,轻轻一碰就会碎掉。

他一直以来,就像是一个捧着肥皂泡的孩子,固执的站在世界的另一边,坚持相信那肥皂泡里包裹的才是真正的世界。

记忆被一只无形的手翻动,冰冷、疼痛、窒息,种种不属于他的记忆在脑海中涌动。

那种感觉非常糟糕,但是他却又意外的感到熟悉,似乎这样的痛苦自己曾经经历过,而且不止一次。

脚步越来越慢,前面似乎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所有的记忆和经历都被绝望“感染”,它们想让陈歌停下脚步,永远的停在这里。

前面很危险,没有逃离的可能,黑暗永无尽头。

在大脑还能保持清醒的时候,陈歌伸手摸到了自己的眼罩,他在犹豫要不要将眼罩取下。

取下眼罩任务会失败,但是不取的话,他现在感觉非常的不安。

“我会不会已经进入了门后世界?门只有推门人可以在零点以外的时间推开,可万一我就是推门人呢?万一鬼屋里的门就是我推开的?”

手指搭在鼻梁上,陈歌最终还是没有取下眼罩,而是选择继续往前走。

“我正在经受自己记忆中不曾有过的痛苦,我正在体验一种不属于我的绝望,我不知道黑色手机想要告诉我什么,但我知道这世界上有绝望存在,那就一定会有希望。”

绝望的人,就算被幸福环绕,也会焦虑不安。

心怀希望的人,就算一无所有,也能从一个肥皂泡里看到五彩缤纷的世界。

“我从未被这个世界善意对待,但这并不妨碍我在热爱这个世界。”

陈歌不知为何想到了张雅,想到了其他的鬼屋员工们:“就算身处最深的绝望当中,也有可能遇见一份最美的意外。”

没有摘下眼罩,陈歌忍受着他从未经受过的痛苦,承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继续向前。

不再迟疑,不再多想,他加快了脚步。

身上痛苦越来越强烈,精神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一幕幕陈歌自己被杀死的场景出现在脑海当中。

临死前的他无助挣扎,苦苦哀求,换来的却是一次次死亡。

妥协、善意、信任全部被辜负,最终的结局只有绝望。

手臂上青筋暴起,陈歌默默的忍着这一切,他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

“无论这份绝望到底属于谁,我都会一直走下去。”

陈歌在获得黑色手机之前,脑海中遗留的大部分记忆都是美好的,他的父母也想让他就这样生活下去。

事实上他在刚拿到黑色手机的时候还做出了一个选择,如果他当时打开手机屏幕选择了拒绝接受,那他将带着这份美好的记忆一直生活下去。

可是陈歌选了另外一条路,他想要知道真相,愿意承受绝望,一步步去寻找自己的父母。

随着他不断接近真相,那些被隐藏的绝望也会慢慢被回忆起来,但是他不后悔。

这一路走来,到底有多难,只有陈歌自己心里清楚。

昼夜颠倒,每天疲于奔命,在生死之间寻找一线生机,终日与厉鬼、红衣混在一起。

刀尖上跳舞都不足以来形容陈歌的处境,他稍微有一点疏忽,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他选择了最难的那条路,他也走到了距离真相最近的地方。

这不是谁施舍给他的运气,而是他自己从命运的洪流中争取到的。

“我不会因为这些绝望就改变,更不会屈服和背弃自己的过去,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我都会去面对!”

一次次死亡的画面在脑海中闪过,陈歌浑身仿佛被割裂一般,他忍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坚定的在没有边际的黑暗中前行。

看不到周围,孤独一人。

听不见声音,感知不到时间的流逝。

他不断呼喊着自己的名字,推开一扇扇门。

“陈歌……”

推开身前的门,他也不知道自己第几次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面前忽然传来了另外一个声音。

“我没想到有一天你真的可以走到这里。”

距离陈歌几步远的地方传来了他自己的声音,那一瞬间陈歌差点就摘下眼罩,他身体控制不住的在打颤。

“所有人都想要杀死我,你是我最后的希望,请你一定要找到我。”

掌心被塞进了什么东西,那个声音越来越小。

“我在那座城的恐怖屋里,请你一定要找到我!”

“那座城?血色城市?血城之中也有恐怖屋?”握紧手中的东西,陈歌再也控制不住,他张开嘴想要问出心中的疑惑:“你……”

可当他说出第一个字的时候,四周的寒意瞬间消退,他抬起的胳膊碰到了门把手上。

推开面前的门,脑海中不属于他的记忆开始消散,他仿佛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陈歌愣了片刻后,慢慢取下眼罩和耳塞。

他首先看到的是所有鬼屋员工都站在自己面前,大家都很诧异的盯着他。

“我这是……在卫生间里?”朝四周看去,陈歌发现自己正站在恐怖屋卫生间的隔间里面,他的手还正抓着隔间的门。

“我不是在地下场景?!”

“你蒙着眼睛进了厕所,然后把自己锁在隔间里一直没出来,我们还以为你被鬼附身了,然后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哪个鬼会做这么出力不讨好的事情。”门楠站在门口,他看见陈歌没事后,挤开“人”群离开了:“散了,散了,人没事。”

“我没有进入地下场景,而是一直在厕所隔间里,那也就是说,从我推开厕所隔间门的那一刹那,我就进入了门后世界!”陈歌冷汗直冒,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那个声音消失之前往他的手里塞了一把布满裂痕的钥匙。

“钥匙?自制力钥匙?”陈歌稍一用力,掌心的钥匙就脱落下大片锈迹,断成了两节:“我刚才进入了门后?难道拿着自制力钥匙就可以正常离开恐怖屋的门后世界?”

陈歌以前还获得过两把自制力钥匙,他一直没搞明白这东西要怎么用。

“应该没那么简单,门后的那个人或许是想要通过钥匙来提醒我注意某种东西。”

脑海中不断浮现那个声音最后说的话,陈歌没有紧皱:“那座血色城市里也有恐怖屋?他就躲在血城的恐怖屋里?他还把我当成了自己最后的希望?”

陈歌靠着门板,他后背早已被冷汗打湿,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恐怖屋里的这扇门应该是他推开的。”陈歌看着隔间的门,轻轻推动,但是房门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只有推门人可以操控门,陈歌自己无法将门推开,刚才他能进入门后,可能是真正的“推门人”通过某种方式打开了门。

“等等!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推门人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只有这两部分同时触碰门的时候,才能将门推开。”

从地上爬起,陈歌给员工们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让老白继续守着卫生间,他跑回了员工休息室。

一打开门,陈歌就看见白猫正在偷吃柜子里的高级猫粮,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情去管白猫,直接拿出黑色手机,滑动屏幕。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恭喜你完成噩梦级别日常任务——门!你将获得特殊天赋奖励——祸口!”

“祸口(天赋能力):祸从口出,从你获得这项天赋能力开始,你的话它们全都可以听见。”

“幸运的红衣眷顾者!非常不可思议,你同时拥有了殓容、阴瞳、灵嗅、鬼耳、祸口、活偶六项天赋能力,现在的你,已经可以做出想要的自己了。”

看着黑色手机上的信息,陈歌不知道为什么打了个冷颤,他总感觉最后一条信息是在暗示自己什么。

“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做出想要的自己?我要亲手做一个自己?什么意思?”

这六种天赋陈歌都还没有提升到极限,除了阴瞳,其他几项能力他使用的并不多,一直以来他都感觉这些天赋有些鸡肋,但实际情况好像并不是这样。

“算了,暂时还是不考虑了。”陈歌很清楚,别的不说,想要真正发挥出活偶这项天赋能力,首先要找到一个活人做试验才行。

一具完美的活偶,需要一条鲜活的人命,这是陈歌无论如何也不会去尝试的。

“或许在未来,我会改变主意,但我希望永远不要有那一天。”

陈歌收起黑色手机,今夜的噩梦级别任务带给了他太多疑惑,他需要好好调整一下状态。

“我在做任务过程中感受到的绝望,就是另一个我的经历吗?他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我所有的绝望都在他的身上吗?”

心烦意乱,陈歌看到了还在那偷吃的白猫,直接把它抓到了床上,摸着柔顺的猫毛,他的心慢慢平静下来。

“连猫都知道趋利避害,我却偏偏要朝最困难的那条路走,更绝望的是,摆在我面前的好像只有这一条路。”

被陈歌抱着,白猫提心吊胆,它仿佛知道自己刚才做了错事,现在老老实实,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白猫吞了怪谈协会的血丝,那血丝本来是高医生给投井女鬼准备的,算是高医生的东西。”陈歌摸着白猫的小肚子:“我能不能通过白猫体内的血丝追踪到高医生?又或者让高医生通过白猫的血丝主动来找我?”

诅咒医院至少有两位凶神,陈歌觉得仅凭自己不足以应对那座医院,所以他想要联系高医生一起。

手指在白猫肚子上划动,陈歌的举动吓得白猫不断抽搐:“血丝可能已经和白猫的身体融合,看来只能带着它一起进入门后了。”

陈歌温柔的摸了摸白猫的脑袋:“你的胆子太小了,必须要多锻炼锻炼才行。”

看了下时间,距离天亮还有好久,陈歌单手抱着白猫,在道具间里找到了通灵鬼校的毕业证书。

“好久没回去了,不知道通灵鬼校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诅咒医院带给陈歌很大的压力,他决定联系所有力量,一起来对抗那所医院。

“血色城市距离通灵鬼校很近,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遇到迷路的陌生红衣。”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修真聊天群作者:圣骑士的传说 2首席御医作者:银河九天 3将夜作者:猫腻 4雪中悍刀行作者:烽火戏诸侯 5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