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目录

第55章

所属书籍: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     发布时间:2020-01-06

  “喂,妈。”

  “嗯。”

  “在家吗?”

  “嗯。”

  “我在路上,马上到家。”

  “嗯。”

  “我爸在家吗?”

  “嗯。”

  “妈!”

  “知道了。”

  啪!电话被挂断。夏初愣愣的看着屏幕渐渐暗淡。

  梁牧泽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问道:“说什么?”

  夏初轻轻摇头说:“不知道。”

  梁牧泽眉头蹙在一起,“感qíng这半天你是在自娱自乐?”

  “没说完呢就挂我电话。她肯定是生气了。”夏初看着梁牧泽,眼神无辜,声音满是委屈的说:“待会儿我妈要是不拦着,你就挡我前面。”

  “好。”

  一路没堵车,连红灯都很少赶上,夏初感觉转瞬间就从机场到了家门口。从出租车下来,夏初觉得跟赴刑场一样悲壮,一步一步特别沉重。

  手cha口袋模样悠闲的梁牧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跟踢正步似的?”

  夏初瞥他一眼,不理他,继续走自己的路。

  深呼一口气推开大门,院里没人,倒是二喵,端坐在台阶上。夏初看见二喵正高兴,可它一转脸儿就往屋子里蹿,跟不认识她一样。

  夏初愤愤的想,看来,这二喵已经被收买了!

  已经接近中午时分,客厅里夏将军正在看书,二喵就在他脚边打转,跑了一会儿腿一软瘫在旁边。夏将军瞥了一眼进门的两个人,不动声色。

  夏初放下东西走到夏将军旁边,似讨好似撒娇的喊了一声:“爸。”

  “嗯。”

  “今天没上班?”

  夏将军把书翻过一页,仍是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夏初心说怎么他们俩商量好的吗?除了“嗯”没别的话说?

  “今天我妈做饭啊?”夏初看了一圈没有兰梓玉的身影,就没话找话想缓和一下气氛。

  “嗯。”

  又!!!

  夏初哭丧着脸扭头看梁牧泽,他背着手站在客厅中央,抿着嘴角安慰的对她点点头,夏初忽然觉得特别委屈。

  “牧泽来了。”兰梓玉从厨房出来,首先看到的就是高大的梁牧泽,她一直挺喜欢梁牧泽的,可是因为夏初偷跑,她现在看见梁牧泽心里也多少有点儿别扭,毕竟养了20多年的宝贝女儿,为了去见他居然半夜翻窗户跑了!

  “阿姨,您好。”

  “没吃饭吧,一起吃饭,老夏别看了,没看见牧泽来了吗?洗手吃饭。”

  “嗯。”夏将军闷哼一声,把书页折了一脚放下,摘了眼镜仰着头看看夏初,“你,去吃饭。”

  夏初笑,我吃饭,那他呢?想问,但是不敢。不过知女莫若父,夏将军站起来很和蔼的对着夏初假笑,拉着她进餐厅,完全视梁牧泽为空气。

  梁牧泽就跟站军姿一样,杵在客厅中央,只是没有军姿那么严肃而已。看看墙上的全家福,再低着头逗逗二喵。

  二喵用粉粉的小舌头舔舔嘴巴,“喵呜~”之后,也舍他而去,扭着屁股走向餐桌。在二喵单纯的世界里,饭比较重要。

  “哇妈,阿姨今天做了好多菜啊!是吧爸”

  夏将军夹了一块儿清蒸三文鱼放进夏初的碗里,“那就多吃点儿。”

  “这么多哪儿吃的完?你说呢妈?”

  兰梓玉扭头看看客厅的梁牧泽,也觉得这孩子挺不容易的,刚张嘴想帮忙劝劝,就被夏将军一句话给堵了回来。

  “吃饭别说话,当心噎着。”

  不得不说,二喵是只很仗义的猫咪,一路走着一路踢着自己的小饭盆,一直到梁牧泽面前,端坐好仰着脑袋看着他。梁牧泽心里一软,蹲下来看着二喵。俩人对了一会儿眼,也不知道二喵到底想gān什么。

  “喵喵~”

  “……”

  “喵喵~”

  “……”

  梁牧泽刚把手伸出去,就被二喵不算锋利的小爪子挠了一下,把饭盆护进自己怀里。敢qíng,这猫姑娘是来气他的。

  梁牧泽无奈地笑了一下。口袋里的电话开始震动,拿出来看,屏幕上是几乎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的名字。

  摁了接通键,把电话放在耳边。“嗯。”

  夏初在餐厅特别关注梁牧泽的一举一动,看见他拿出电话,放在耳边,来来回回只有一个字,“嗯”。只是声调有升有降而已。

  怎么今天他们都被“嗯”附身了吗?

  夏将军吃饭一向很快。饭后,兰梓玉伺候他吃了降压药,时间刚刚好,秘书上门了。

  “等我一下。”

  “是。”秘书恭敬的回答。

  夏将军点点头,转身回卧房。

  秘书自然是看见了梁牧泽,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之前已经见过面,可以算认识,而且梁牧泽的大名,他早有耳闻,换成别人,肯定会因为女儿找到一个好归宿激动的感谢天地,可是偏偏夏副司令不是别人。

  夏将军换了身军装出来,看看还在埋头吃饭的夏初,就知道只要他一走,她肯定叛变,但是没办法,谁让她是他闺女,来到这个世界就是来降他的。

  “我先走了。”

  “嗯嗯,您先忙,晚上回来再陪您说话。”夏初猛点头,样子恨不得夏将军赶紧走一样。

  刚看见门口的车影消失,夏初蹭就跳起来,跑到梁牧泽面前拉着他就往餐桌走。阿姨已经盛好了一碗米饭放在夏初旁边的座位上。
 

  兰梓玉对着梁牧泽温柔的笑,“别在意啊牧泽,你夏叔叔就是脾气有点儿大,没有恶意,别往心里去,赶紧吃饭吧,肯定饿了吧。”

  “谢谢阿姨。”

  “你慢慢吃,不急啊。”

  餐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梁牧泽也不含蓄什么,埋头吃饭,他饭量可大着呢,吃饭也特别快,夏初总说,看见他吃饭总觉得这饭特别好吃,可是真吃起来也没觉得哪儿好。

  夏初把自己的碗往里推推,趴在桌子上,下巴枕着手臂,看着梁牧泽láng吞虎咽的吃饭,觉得特幸福。

  “我爸就那脾气。”

  “知道。”

  “知道?对了,”夏初把脸又贴近一份,眼里闪烁着无尽的好奇,“上次,我爸跟你‘喝茶’,都说什么?”

  “没什么。”

  “说来听听,我又不告诉别人。”

  梁牧泽摇头。他才不会告诉夏初,自己在军区训练场上被夏副司令摔了N个过肩摔,又不能反抗,又能把用巧劲儿化解,身上青紫了好多地方。

  夏初撇撇嘴说:“小气,小心眼儿。”

  “鱼不错,你吃吗?”

  夏初鄙视他,没好气的说:”吃过了。”

  “嗯。”

  他的嘴跟上了锁一样,特别紧,只要他不想说,怎么威bī利诱也不会说一个字儿,不过没有试过**什么的,回头试试,没准儿就把话给套出来了呢。

  “刚谁给你打电话了?”

  “我爸。”

  夏初倒抽气。从没听梁牧泽提起过他的家人,倒是听自己老妈说过梁牧泽的妈妈木敏,她们是老朋友,但是因为不在一座城市联系就很少,好像说她小时候见过木敏,可是那么久远的记忆,她没有一丁点儿印象。

  梁牧泽对她回眸一笑,特别邪气。夏初心里暗呼不好,梁牧泽接着就说:“他们说要过来,现在。”

  “现在?”夏初惊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

  “打电话的时候在机场。”

  “机……场?”夏初真的是yù哭无泪,这边夏将军还没解决,再来两个,那岂不是要把她bī疯了?会不会打起来什么的?再说,她还没准备好见他的父母,虽然这是早晚的事儿,可是她心里颤颤的没有一点儿准备,毕竟这可是终身大事,第一次见面一定要有好印象才行的。

  “放心,只要是你,丑八怪他们也不会反对。”梁牧泽特别镇定,继续吃饭,完全不受影响。

  “嗯。”夏初愣愣的点头,半天才反应过来,夏初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什么?我丑吗?”

  梁牧泽轻而易举的绕开话题,“你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做准备。”

  “怎么办怎么办?梁牧泽,万一你爸妈不喜欢我怎么办?万一像我爸反对你一样反对我,怎么办?

  “那就顶多不给你饭吃呗。”

  “那我是不是要和我爸妈说一声?你说,我如果告诉我爸这件事儿,他会不会像对你一样对我?”

  “我待会儿和阿姨说,至于你爸,为了安全,咱俩还是别出声了。”

  梁牧泽的父母拖家带口的从京城奔赴N市,到了机场才打电话通知自己儿子,还说,为了表达诚意,他要亲自给夏副司令打电话,绝对绝对不能让这门绝好的亲事泡汤。

  夏初一整个下午都坐立不安。在房间来来回回的转悠,梁牧泽坐在书桌前翻看着她小时候的照片,她也顾不上阻拦,也不怕丢人,忐忑着想着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事qíng。

  “啪。”夏初狠狠阖上相册,居高临下的看着梁牧泽,“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你爸妈万一不喜欢我呢?俩爸万一话不投机说崩了呢?万一……万一呢?”

  梁牧泽把她拉进怀里抱住,蹭着她的脖子,呼着热气道:“万一,那就私奔呗。”

  夏初脖子**的,忍不住想笑,硬推开他,“谁跟你私奔,想的美。”

  “没有万一,夏初,相信我。”梁牧泽坚定的在她耳边说。

  奇怪的是,夏初像是中了魔怔,就这样再平常普通不过的一句话,让她忐忑不定的心忽然就平静了下来。相信他,坚信他的话,没有万一。再说,事在人为。

  双方家长通了话,夏将军虽然口气不好,但仍是客客气气的和未来亲家说了许多。兰梓玉盛qíng邀请他们回家吃晚饭,梁家二老不好推辞,欣然接受。

  夏初被告知未来公公婆婆要回家吃饭,刚压下去的纠结劲儿又雨后chūn笋办纷纷冒出来。拉着梁牧泽说:“怎么办怎么办,我不会做饭,你妈妈会不会嫌弃我?”

  “不会,我妈也不会做饭。”

  夏初不相信,逃脱他的怀抱直奔下楼,缠着阿姨让学做几道那得出手的菜,总不能一大桌子菜,没一个出自她的手吧?那也太……不贤惠了。

  梁牧泽坐在夏初房间的地板上,地上摊了一堆一堆的书、本子、卷子、相册,全是她这么多年舍不得扔攒下来的,全让他给看了,看的还挺欢乐。夏初隔一会儿就回围着围裙特别小媳妇儿的跑到楼上往他嘴里塞东西,然后满眼期待的问好不好吃。

  梁牧泽总是鼓囊嘴巴点头,夏初眼睛笑的弯弯,特幸福跑开。

  夏初的照片中几乎都是穿裙子拍的,各种颜色,各种图案花色,对着镜头眯着眼笑,梁牧泽几乎要醉进这抹笑容一样。为什么他们没有更早的认识?如果早点儿认识,早一点儿参与她的人生,这辈子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拥有她,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qíng。

  她的字很娟秀,蝇头小楷,卷子的成绩分外好看,一直以来她都是父母的骄傲。书柜里放了好多医学类书籍,角落里还堆了不少漫画。他还记得,刚认识的时候,他看了她好多漫画,还记得名字叫火影。她那时不可思议的表qíng到现在还留在他的脑海里,那个时候他们肯定都想不到,会有今天的吧。

  梁牧泽把几摞漫画书统统搬出来,什么美少女小丸子灌篮高手,书角几乎被翻烂。忽然一张照片儿从夹fèng中掉出来,正面扣在地上。梁牧泽捡起照片,皱着眉头看照片。

  照片中,女子侧脸,脑后扎着马尾,穿的,嗯,很少。裹胸、短裤、高跟鞋,旁边是跟直杆子。因为镜头有些远,拍到也很模糊,实在分辨不出女子是谁。但是除了夏初,谁的照片会在她的柜子里出现?米谷吗?

  就在这时,夏初又一次推门而入,筷子上夹了一小块儿狮子头,直接塞进梁牧泽嘴巴。

  “好吃吗?”

  梁牧泽咀嚼着,没有回答,直接把手中的照片杵到夏初眼前,“这是谁?”

  “嘎?”夏初原本笑脸一分一分僵在脸上。

  看着她几近僵硬的样子,梁牧泽就知道,这是她无疑。让他分外生气的是,她居然穿……这么少……比那次在电梯外看到的,还要少。

  “这……不是,那个好吃吗?呵呵。”夏初扯着比哭还难看的笑,不知道真心到底是想哭还是笑。

  梁牧泽脸冷的能让空气结冰,“好笑吗?”

  夏初收起笑,木着脸摇头。

  “那个……楼下还有事儿,我……我先下去,你,嗯慢慢……啊……”

  惊叫声中,夏初已经被梁牧泽拉到跟前,一翻身把她压在地板上。

  “你要gān什么?”

  “你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梁牧泽从牙fèng里狠狠吐出几个字。

  “我……”夏初真不知道,要怎么说。莫非说这是跳钢管的时候被人拍到的吗?那是自寻死路!!!

  “说!”

  夏初眼里闪着哀求,“梁牧泽,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错?错哪儿了说来听听。”

  “我……错……”错哪儿了能随便说吗?说了就是死!只能安抚一时是一时了,夏初搂着他的脖子,声音软软,“今天不是忙嘛,等回头空闲了,好好说说,好吧?”

  “夏初!”

  “是。我肯定一字不漏的都告诉你,真的,但是今天……唔。”

  她的粉唇一张一合,晃得他眼晕心跳,她根本不知道,她这样软软的话音会让他不能自持!

  忽然楼下有人喊夏初,夏初想应可是嘴被堵个结实根本开不了口,使劲儿的想推开身上压着的人,可是跟石头一样沉得根本推不动。

  直到他享受完她的芳香,舌头还分外留恋的舔了一圈她的唇,才放开她。夏初赶紧坐起来揉揉嘴巴,整理好衣服劲儿劲儿的走了。

  梁牧泽拿着那张照片,又看了看,神色仍是不怎么好,直接把照片塞进口袋,是打定主意要好好审问夏初。

  梁牧泽的父母载了一满后备箱的东西赶到,木敏拉着夏初,一口一个初儿初儿的叫着,看着不像是未过门儿的媳妇儿,倒像是失散多年的亲闺女。

  梁牧泽的父亲是个商人,不像夏将军那么严肃,梁牧泽高大帅气无疑是遗传自他,看见夏初那嘴巴笑的都合不拢,双眼眯在一起。

  夏将军还没有回来,他们就在客厅说话,木敏从进门开始手就没有松开夏初的。说一直想去看夏初,但是总没时间;说上次见她的时候只有2、3岁,粉嫩粉嫩的,转眼间成大姑娘了,还是要嫁进他们梁家的姑娘。那幸福劲儿……咂咂,兰梓玉看着都眼红,养了这么多年的心肝宝贝,就这么被撬走了。她心里不怎么是滋味。

  会议结束,夏将军赶紧赶了回来。虽然嫁女儿是不乐意的,但毕竟是客人,不能怠慢。他的脸色自然是更臭,说话声音都低了好几个八度。夏初在心里还真捏了把冷汗,真怕夏将军一个急脾气上来,摔桌子骂人什么的。

  两位父亲自然也认识,可是一个从商一个从军,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不是因为儿女,大概这辈子也没什么机会坐一起吃饭喝酒。

  人齐了入席,兰梓玉的脸色越来越差,和夏将军坐在一起,真是两个黑面煞神,夏初在旁边看的心惊胆战。知道父母是因为舍不得她,她又何尝舍得呢?这么一想,她也有点儿忍不住的想要掉眼泪。

  作者有话要说:哭啊,为毛还木完???我真的不是说话不算话啊

  是真的……

  明后两天公司活动,7点起chuáng,只能睡四个小时了,实在是不能在码了。

  明天不更新,周日应该也不更新了吧

  完结……我还是表说了,写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泪目~~~~~~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2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3凡人修仙传 4星战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5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