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目录

第30章

所属书籍: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     发布时间:2020-01-06

高婷的出现,引起了一阵小风波,重要的是,她是携全家出现在遗体告别式。按理说,高婷是顾家前任儿媳妇,前公公去世,她理应出现。而她现任丈夫唐仁礼是顾公已逝儿子的生前好友,他来送顾公最后一程,也无可厚非。可是,他们偏偏要一起出现。顾凌然先看见了他们,他大跨一步挡住顾陶陶,拉起的手腕,声音冷峻:“你站了太久了,跟我去后面休息一下。”说完,不分由的就拉着她离开,却被迎面来的顾睿宸堵了严实。顾睿宸拥着顾陶陶回到原处,顾凌然在一边急的跳脚,他不懂,在这样的时候,让顾陶陶看见那些人,真的好吗?顾陶陶想推开顾睿宸,但是他很坚持,在她耳边低声说:“听话。

”几日来蓄存的泪水像泄闸洪水,狂涌而出,怎么也受不住。“高婷来了,还有唐妙和杨皓捷。我不要你躲开,不是要你再受伤害,而是要你明白,那些人根本没有资格再伤害你。”顾睿宸沉声低语。顾陶陶那些为他而流眼泪,刺痛着他的眼睛、他的心,拥着她的手臂,也寸寸收紧。顾睿宸的话一点儿也没错,如今的顾陶陶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顾陶陶,他们任何人都不能再伤她分毫。但是她红着眼睛,眼角是残留的泪水,她要如何说明这些眼泪不是为那些不必要的人流的,这是为了顾睿宸才流的!高婷一家行完礼,便走向一侧的顾家人。

高婷从进门就看见了顾陶陶,这么多年,陶陶始终不肯原谅她,不肯见她,连女儿的联系方式,对她来说,都是奢侈的。她承认当年的自己太自私,完全忽略了陶陶,也给陶陶带来了难以弥补的伤害,她不知道该如何请求陶陶的原谅,甚至觉得无颜再见陶陶。可是陶陶毕竟是她身上掉下的肉,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心肝宝贝。这么多年来过去,她早就已经领悟,陶陶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而如今这些都是她一手造成的,没有机会重头来过,甚至连弥补的机会都不给她。

唐仁礼如今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国企董事长,但是从他和高婷结婚之后,他和顾家的关系就一而再的疏远。“大哥,节哀顺变。”唐仁礼对顾大伯说。顾大伯漠然的点头。顾家的其他人,把他当做空气,顾凌然则气鼓鼓的看着他们一行四人。“你们可以离开了。”顾凌然下逐客令道。高婷的目光始终落在顾陶陶身上,虽然有看过照片,可是毕竟不是真实的陶陶。多年不见,她已经亭亭玉立,成长为落落大方的大姑娘,漂亮,又自信优雅。可是眼前的陶陶,好憔悴。高婷强忍着眼泪,泪眼蒙蒙的看着顾陶陶,低声哀求:“陶陶,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说句话?”顾陶陶冷漠的看着高婷,始终一言不发。

她的沉默,让高婷原本就不完整的心,更加破碎。顾睿宸犀利如剑的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更没有放过唐妙,最后落在高婷那张哀求的脸上,冷声道:“不好意思,恐怕不方便。”高婷点头,“我明白了,抱歉。”唐妙再三斟酌,站在顾陶陶面前,低声宽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要我跟你说谢谢吗?”顾陶陶冷声反问。唐妙愣怔了一下,微微摇头,便跟着家人一起离开。顾思聪深呼吸,强忍着愤怒,当她回头,看见同是一脸愤然的顾凌然。姐弟间的心有灵犀,不需要任何语言。

在他们上车前,顾思聪和顾凌然追上他们。“唐妙。”唐妙闻声回头,顾思聪抡圆了胳膊,一巴掌实实在在的掴在她脸上。唐妙被打懵了,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思聪。“这一巴掌是为当你陶陶在你家受的委屈,”话音刚落,又一巴掌掴上去,“这一巴掌,是为你过去做的那些龌龊事。”唐仁礼拦住顾思聪再次挥出的手臂,微怒的说:“思聪,再这样就有些过分了。”“只能你们过分,不许我也过分吗?哼,这是这么道理?你和我二叔曾经也算是朋友,看在我二叔的面子上,我敬重你是长辈,长辈的行为我没有权利指指点点,”说话时,顾思聪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高婷,“但是你女儿的无耻行为,我就是不能不管不顾。

我妹妹好欺负是吗?告诉你,我顾思聪可不好欺负!顾思聪甩开唐仁礼的钳制,指着唐妙厉声警告:“唐妙,你最好把皮绷紧,你做的那些事情,别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我不会放过你,我三叔更不会放过你,别以为你有个了不起的爹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人在做,天在看,你迟早会有报应。”唐仁礼蹙眉,微微回头,看了一眼唐妙。唐妙低着头,缩着肩膀,像是受了巨大的惊吓。杨皓捷从刚刚开始,就始终不在状态,所以对于顾凌然突入来的一拳,根本毫无防备。

长期打球让顾凌然双臂浑然有力,这一拳之重,直接打落杨皓捷的牙齿,鼻血横流。顾凌然啐了一口,横横的瞪着唐仁礼。灵堂外,宾客众多,这一幕有不少人看见,却无人愿意出头劝阻,大家当面若无其事,离开现场便交头接耳窃窃私语。顾凌然和顾思聪回去的路上,不约而同的甩着手腕。“要不是当年我不在家,看我不扒了唐妙那个妖精的皮!”“要不是咱爸拦着,看我不捏碎杨皓捷。”顾凌然狠狠的说。顾思聪眯眼看着自己亲弟弟,揭短说:“省省吧,那时候你的拳头才有多大分量?”“对了姐,你刚刚说,唐妙神不知鬼不觉做的事,是什么?”“没什么,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少管。

”顾思聪说完,抚了抚头发,便快步走向灵堂。顾凌然急眼了,如果不是因为宾客众多,他绝对不能忍受这样的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顾家姐弟的所作所为,很快便被顾爸爸知晓,还好有顾睿宸帮腔说话,才没有对他们二人发飙。这些事顾陶陶自然也知道,她很后悔,很难过,为了那些伤害她的人,她却一而再的伤害深爱自己的人。她何德何能,拥有着如此爱护她的家人?遗体告别日之后,顾爷爷的遗体就将火化,并葬入八宝山公墓。顾陶陶和家人,送了爷爷最后一程。

顾陶陶和顾思聪相互搀扶着,咬着牙不哭,出门前奶奶一再交代,不要哭,不然爷爷走的不安心。顾陶陶上次踏入这片墓地,还是爸爸去世的时候,真是不孝,这么多年,她都没有来祭拜过。“大伯,我想去看看我爸爸。”顾大伯抚着陶陶的肩膀,声音微颤,“去吧,你爸爸一定很想看见你,让凌然陪你一起去。”“嗯。”顾陶陶点头。她甚至不记得,爸爸的墓碑在什么位置。“我是不是很不孝顺?”跟在顾凌然后面,顾陶陶闷声问。顾凌然捧着一束白百合,回头看她一眼,“我如果说是,你感觉如何?”“很不好。

”“放心,二叔不会怪你的,二叔只会心疼你,所以待会儿,不要哭。二叔会心疼的。”顾陶陶应允。顾陶陶跪坐在墓碑前,手指轻轻划过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中的父亲那么年轻,斯文又英俊,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眼睛,笑容和煦。“爸,陶陶来看你了。这么长时间没有来,是不是很生我的气?对不起,爸爸,我出了远门……”顾陶陶咬着唇,闷声说:“好嘛,我说实话,我和爷爷吵架了,所以我不想回来,可是爸爸,我好后悔,不该那么任性的,对不对?你一定也很怨我吧?好后悔,没能多陪陪爷爷。

“爸,你在那边过的好吗?爷爷……去陪你了,以后你们爷俩可以一起下棋,喝茶,聊天,再也不会孤单寂寞了。“我很好,工作很好,朋友很好,生活充实,工作……圆满。“你想问我有没有男朋友啊?还没有诶,不过还好,我还年轻,可以好好挑挑,等挑好了,就带他来看你,你帮我相一下好不好?顾凌然听不下去,抹着脸走的远远的。顾陶陶也早已经泪流满面,却依然记得顾凌然的话,不能哭,只能笑。她凑近墓碑,几乎是贴着爸爸的照片,说悄悄话一般小声说:“爸,我知道你最喜欢顾睿宸,以前你就总爱带着我们俩一起,你常夸他聪明懂事,以后成大器。

爸,他如今真的成大器,人人都要敬重他三分。“爸爸……怎么办,我好像也喜欢顾睿宸。其实,是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奢望他能时时刻刻陪着我,不和别人结婚,一直属于我。“这是不对的,对不对?我知道,我都知道,他是我叔叔,我不能这样。可是爸爸,我真的好喜欢他,好想和他在一起。看见他和别人拥抱,我好难过,好嫉妒,想到他会和别人结婚,我就好伤心。“爸,怎么办?这种感觉好像越来越强烈了……”顾陶陶再也撑不住了,头抵着墓碑,眼泪如雨,滴滴答答的落在白玉石上,晕开一片又一片的湿润。

想爸爸,想爷爷,想顾睿宸。几天来挤压的眼泪,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她再也不想压抑,她只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顾陶陶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反正再也流不出眼泪,甚至发不出声音,口干舌燥,脑袋发昏,浑身无力。她扶着墓碑站起来,却一瞬间的晕眩,眼前一片漆黑。她好想就这样躺下去,躺在爸爸身边,好累,好想睡觉。顾睿宸紧紧抱着瘫软的人,心痛的无以复加。她脸色苍白的可怕,挂着未干的泪痕,眼眶红肿,嘴巴干到脱皮。她怎么可以把自己折磨成这样?顾陶陶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有爸爸,爷爷和奶奶,还有顾睿宸。他们对她笑,喊她陶陶,梦中的她好高兴,她终于如愿了吗?一切可以重来吗?可是,当她狂奔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却消失了……永远的不见了……就连顾睿宸,也不要她了。顾陶陶从梦中惊醒,双眸中是满满的惊恐,心有余悸的环看着四周。是她的房间,灯光昏暗。她看见了床边满脸担忧的顾睿宸。何时见过这样的顾睿宸?双眼发红,胡子拉碴,头发凌乱,神情疲惫,紧锁的眉头可以夹死一只蚊子。顾陶陶想去**他的脸,却发现手被他紧紧攥在手里。

“顾……”她的声音哑的厉害,像公鸭那样难听。顾睿宸咧开一抹笑,低声问她:“饿不饿?”顾陶陶摇头,双眸一瞬也不瞬的盯着他。她记得那个梦,梦中的顾睿宸和爸爸爷爷一起消失了,她很害怕,害怕梦是真的。“你睡了很久,天都黑了。”顾睿宸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颊,言语间净是不舍与宠溺。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清晰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见她不说话,顾睿宸便继续说:“做了什么梦?是不是梦到我了?”顾陶陶下意识的摇头否认,神情紧张。 顾睿宸抿唇轻笑,“你睡着的时候,不停喊我的名字,是不是很想我?”他的声音微哑,低沉,略带疲惫与沧桑,却特别的**。

他的话像是羽毛,轻轻扫过她的心,震得她全身**无力,手意图挣脱他的束缚,却徒劳无功。顾陶陶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沙哑,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那天,我看见Ada……她很关心你,很喜欢你。她说如果你能给她机会,她绝对有把握让你爱上她,”说着,顾陶陶努力微笑,装作若无其事,“你就给人家一个机会吧,幸福要自己把握的,对吧?”在她说话的过程中,顾睿宸始终微笑,安静的听着,可是握着她手的力道却越来越大,疼的顾陶陶“嘶嘶”的倒抽气。

“几天不同我说话,你确定,第一句就要跟我说这些吗?”顾陶陶倔强的看着他,可是他的脸庞却越来越模糊。“你不打算和我说,我想你,这类的话吗?”顾陶陶坚持的摇头。顾睿宸“扑哧”笑了出来,挪开眼睛不再看她,无力的喃喃道:“真可悲,担心你一整晚,可是你醒来第一句话却是打算把我推给别的女人,陶陶,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硬?”顾陶陶偏头,满眶的眼泪全都落在枕头上,瞬间湿润了一大片。顾陶陶声音微颤,“顾睿宸,我们不可能的,你放过我吧。

”顾睿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声又坚定的说:“不放。”“顾家不会允许我们在一起的。”“只要你答应,别人答不答应与我无关。”顾陶陶紧咬着下唇,怕稍微松懈,就会哭出声。“爷爷泉下有知也不会同意的。”无奈,顾陶陶搬出刚刚离世的爷爷,可是顾睿宸很强硬,如何也不放开她的手,说什么也不答应她的低声哀求。顾睿宸,你不要这么强硬,你这样会让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的,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和你一起退回原位,好不容易才能强迫自己接受你和别的女人交往。

“三叔,你一定要这么逼我吗?”顾睿宸扳着她的脸,让她面对着自己,抹掉她流出的眼泪,“我曾经打算放开你,可是后来我发现我错的离谱,把你交给任何人,我都不放心,顾陶陶,你只有在我身边,才会幸福。”顾凌然的房间和顾陶陶是挨着的,他为了替顾睿宸放哨,一直在顾陶陶和他的房门前来来回回的转悠,试图装作如无其事。顾妈妈端了一碗粥上楼,看见晃悠的顾凌然,便问:“陶陶醒了吗?”“没有!”顾凌然高声回答。顾妈妈赶紧喝止,“没醒还叫这么大声,把陶陶吵醒怎么办?”顾凌然咧着嘴笑,指着粥问:“给顾陶陶的?”“是啊,这几天陶陶都没有好好吃饭,也没能好好休息,今天在墓地晕过去,就是因为血糖太低。

”顾妈妈叹气,说完就往顾陶陶的房间走。顾凌然赶紧堵着,“陶陶没醒,你现在去她也吃不了,待会儿肯定要凉的。”“吃点儿东西再睡才行啊。”“不不,先睡,这样吧,我帮您盯着,顾陶陶一醒过来,我就麻利儿的把粥端过去,必须让她把这一大腕喝干净,成吗?”“这……”顾凌然不分由的推着顾妈妈下楼离开,“好了好了,就这么定了,您该忙忙您的,顾陶陶我盯着。”看着顾妈妈没有怀疑的离开,顾凌然的心才放回肚子了。太险了!不知道顾睿宸在她房间坐到几点,她翻了身背对着他,双眼紧闭。

她为了表示强硬的态度,从前睡觉最爱翻身的她竟然一宿没挪窝。一大早就接到周奕扬的电话,顾公去世,他以上司身份特来慰问顾陶陶。“上次你说,我可以回去上班,是吗?”“随时欢迎。不过上次我也说了,最近证监会在查USR,整个公司上下都小心谨慎,你回来也要谨言慎行,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我知道,我会小心。”这几天,她躲着,藏着,不说话,不愿意出门。大家以为她还在为爷爷去世而伤心,看见她都会劝慰两句,倒也没有让大家多想。 顾睿宸开始不怎么回家,偶尔来吃饭,他有自己的房子,平时也只是很偶尔的才会来一趟。

爷爷头七过了之后,顾陶陶便决定回沪工作。早餐时,顾陶陶向全家宣布了决定,她要回沪市,投入工作。大家担心她的精神状况,劝她再休息几天,可是她很坚持。顾陶陶握住奶奶的手,笑着说:“我知道奶奶舍不得我,但是我现在没办法辞职离开,等过些日子,我就回京城,守着您,再也不走远,好不好?”奶奶慈爱的望着陶陶,轻轻抚着她的头发,点头说:“好,陶陶说什么都好,奶奶等着。 ”“嗯。”顾陶陶倾身抱住奶奶。“可是你一个人回去,奶奶不放心,要不,等等你三叔,你们一起,有你三叔照顾着,奶奶也放心。

”顾陶陶的笑僵了僵,很快就调整好笑容,“三叔可能有事要忙吧,我不是小孩子了,我会照顾自己的,而且我也有很多朋友在沪市,他们都很照顾我,奶奶,您就放心吧!”奶奶拉起顾陶陶的手,顺从的答应,“好,奶奶放心。”坐在另一端的顾睿宸始终一言不发,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安静的吃着自己的早餐。顾陶陶订好当天的机票,家里有司机可以送她,却被顾睿宸抢了先。 她实在不愿意顾睿宸去送她,可是她若是强硬拒绝,会被家人看出破绽,他们之间畸形的关系,她不想让除他们之外的任何人知道。

可是,顾凌然那小子,好像知道了什么……从家里到机场,一路上的沉默,顾陶陶看了一路的京城人文风景,顾睿宸则全程闭目养神。本想在机场外和顾睿宸挥手道别,顾睿宸却径自走进机场。顾睿宸全程陪着她值机、安检,他们却各自躲在自己的世界,不愿意和彼此有一言一语的交流。眼看就到她安检入闸,顾睿宸却忽然拉住她的手,把她从队伍中拖了出来。 他的步子很大,步速很快,顾陶陶没有任何挣扎,小跑的跟着。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他的手宽厚有力,她不忍心也不想推开,就让她再自私的放纵一次吧。

顾睿宸将她带到机场角落,把顾陶陶抵到墙边,不等她开口,便俯身封住她的唇。这个吻不温柔,从这点就可以看出顾睿宸的心情有多糟,像是再惩罚她一样,啃咬着,牙齿咯破她娇嫩的唇,直到尝到血腥的味道,他才慢慢的温柔、**、辗转,越来越深。她的心,好像要停止跳动了。又好像跳得太快,马上就要蹦出胸腔。 顾陶陶发现自己的眼泪特别不值钱,频频落下,在他**她的瞬间,她的眼泪就狂涌而出。顾睿宸温柔的吻着她的脸,和咸湿的眼泪,双手紧紧的扣着她的手臂,不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你相信我吗?”顾陶陶沉醉在他的吻里不可自拔,听见他的话便温顺的点头。“不要再折磨我,也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你爱我,你很爱我,你不能没有我,所以你必须相信我,你的所有顾虑都不是问题,更不是阻碍,明白吗?”顾陶陶泪如雨下,不停的点头,双臂环住他的脖颈,真真实实的感受他的宠和爱,感受他的吻。 顾睿宸深深的**着她,把她紧紧搂在怀里,不让彼此之间有一丝一毫的空隙。作者有话要说:巨大一章,一章却是两章的字数,今天又相当于四更了有木有!快,快夸我!!之所以这么更新,第一是剧情赶在着,大家都想知道一个结果,第二是蚂蚁下一周会很忙,更新可能没办法保障,所以周末两天写的都一起放上来了。

下面就看顾三耍流氓了!哇咔咔另外,木有姑娘愿意写千字长评给我么?看见别人长评栏一大串,我这里空荡荡,好捉急好羡慕的说。 哎(′・_・`)。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2光之子作者:唐家三少 3海王祭作者:骷髅精灵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5岁月是朵两生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