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目录

第29章

所属书籍: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     发布时间:2020-01-06

顾睿宸安排了专机,接他们回京城。一路上,顾陶陶一直低头不语,长发披在她纤瘦的肩膀上,遮住她的侧脸,双手的手指绞在一起。顾睿宸将她散落的头发别在耳后,把她轻轻拥入怀中,“哭吧。”顾陶陶趴在顾睿宸怀里,从轻轻的抽噎,慢慢演变成放声大哭,泪水浸透他的衣襟,像是被水洗过一般。她好后悔,没有早些回家,没有好好的陪爷爷,后悔自己的任性,连工作都不愿意回京城。因为那些伤害她的人,她恨了爷爷那么多年,即便是早已经原谅,她仍旧躲在自己的保护壳里,不愿回去。

“我好坏,我怎么可以那么矫情?如果我早些回家,就会有更多的时间陪爷爷。”顾陶陶哭嚎着,眼泪鼻涕全部抿在顾睿宸价值不菲的西服上。顾陶陶呜咽着喃喃:“我知错了,真的知道做了。”顾睿宸收紧手臂,安慰说:“你能回来,就是爷爷最开心的。”“我可以早些回去的,但是我没有,我原本可以让爷爷开心很久的,爷爷在最后的日子里,也没有开心,我是罪魁祸首。”她知道,不回家的那些年,爷爷不停的自责,默默承受着自己心里的折磨。而这一切她明明都知道,却还是任性倔强的走着自己的路,仿佛是在报仇一样,折磨着最爱她的家人。

抵京,已经是半夜。寒风凛冽,哭过的脸在寒风中,像是被无数刀子割着一般,刺痛,顾陶陶却已经全无知觉,任由顾睿宸半拥着辗转摆渡车、轿车,一路驶向目的地的。院子里一片冷清,明亮的灯火从客厅传出来,却只洒了周围一片光。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里外外的忙碌着,他们看见顾睿宸和顾陶陶,都不约而同的沉默着。顾陶陶直奔主卧,看见平躺在床上的爷爷。就像是睡着了,安详,嘴角似是还有丝丝笑意,像是在做一个美丽的梦。“陶陶。”有人唤她,拉她,她都不为所动,只是一步一步慢慢走向爷爷。

顾陶陶趴在床边,握住爷爷的手,笑着说:“爷爷,是不是梦见我了,所以笑的这么开心?我来了,你睁开眼睛就能看见,醒来看见就是真实的陶陶,爷爷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爷爷你的手好冰,是不是很冷?我拿床被子给你。”顾陶陶说着,起身寻被子,却如何也找不到,便回身高声道:“爷爷很冷,你们怎么不给他盖被子?这样睡觉会着凉的!快拿被子过来!”“陶陶,你别这样。”大妈抹掉眼泪,去拉顾陶陶的手,却被她一把甩开,“我怎么样了?给爷爷找被子也有错吗?”“顾陶陶,你清醒一点,爷爷已经去世了。

”“没有!”顾陶陶怒视着顾凌然,眼泪瞬间喷涌而出,“爷爷刚刚才说要我陪他去爬山的,他怎么可能去世?他只是睡着了!”顾凌然扳着顾陶陶的双肩,打算让她清醒似得摇着她,“你这样算什么?早就让你回来,你偏不,现在爷爷去世了,你又不愿意面对。顾陶陶,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现在这样子,是打算让爷爷走也不能安心吗?”“对!都是我的错!”顾陶陶甩开顾凌然,嚎啕大哭起来,“我千刀万剐都行,只要爷爷能活过来,一命抵一命都行!”“不许胡说。

”一个威凛凛的声音在顾陶陶身后响起,顾陶陶回头,看见被搀扶着走入卧室的奶奶。顾奶奶走近,拉住顾陶陶的手,紧紧握着,“不许再说胡话。你爷爷走的很快,没有受罪,这就够了。”顾陶陶摇头,紧咬着牙关,强迫着自己不要哭出声。“你能回来,对我们老两口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安慰,你爷爷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答应你妈妈。”顾陶陶执拗的摇头,否认说:“她不是我妈。”顾奶奶沉声呵斥,“陶陶。爷爷已经走了,你就让他安心走,好不好?”奶奶始终没有落下一滴眼泪,纵使眼泪早已经在眼眶打转。

躺在那里的是和她生活了六十多年的老伴,爷爷走了,没有人比奶奶更悲痛。“对不起,奶奶,我不懂事,”顾陶陶抱住顾奶奶,哭着道歉,“你不要生气。奶奶,我不舍得,不相信。”那样精神矍铄的爷爷,会这样匆匆的离开,连见最后一面的机会,都不肯给她。她存了很多话,打算慢慢说给他听的,现在却再也没有机会了。天蒙蒙亮的时候,顾陶陶的姑姑和姑父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姑父在地方任职,他们也是昨晚收到消息后,便匆匆赶来。姑姑就像顾陶陶一样,不相信,不承认,哭着,不停和老爷子说话。

她是老爷子唯一的女儿,骄纵妄为,曾经是老爷子最不省心的孩子,年纪比她还小的顾睿宸,却是安静又乖的好孩子。顾陶陶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爷爷身边,从家到殡仪馆,几乎不眠不休,饭也很少吃,大家劝她,她就听话的去休息,可是总是很快便回来,神情慌张无措。她的话越来越少,很多时候甚至一言不发,别人和她说话,她至多是扯扯嘴角僵笑。家人担心她的精神状态,害怕她又会像曾经那样,不愿意再和任何人交流。所以顾凌然总是有事儿没事儿的就蹭到顾陶陶身边,和她说两句话。

如果顾陶陶不搭理他,他就一直说,喋喋不休,直到她受不了赶他走,他才缓口气放心离开。阿童木也像一只小跟屁虫,时时刻刻黏在顾陶陶身边,小手拉着她的,隔三差五就和她说话。他这个年纪,对所有东西都充满好奇,最喜欢问的就是为什么。小姨,太姥爷为什么一直睡?我们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出现,他们都是谁呀?小姨,你怎么哭了?现在的小孩子,出奇的聪明,**。顾陶陶勉强扯出一抹笑,“没有,小姨没哭。”阿童木懂事的擦掉顾陶陶的眼泪,小声说:“你是想太姥爷了,对吗?”顾陶陶轻轻点头。

“阿童木也想太姥爷,”阿童木撇撇嘴,说完便哇哇大哭起来,“太姥爷不要睡了,起来陪阿童木玩好不好?”小孩子一哭起来,就没完没了,顾陶陶完全哄不住他,还好顾思聪听见阿童木的哭声,赶紧过来,抱在怀里哄着安慰。阿童木渐渐止住哭,趴在顾思聪的怀里,慢慢睡着了。顾思聪和顾陶陶并排坐着。说来也奇怪,顾思聪和顾睿宸年纪差不多,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淡,反倒顾陶陶和顾睿宸关系特别好,而和这个年纪相差近十岁的堂姐,并没有太亲密。

顾思聪放空了眼睛望着原处,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其实我很讨厌三叔。”“姐?”顾陶陶有些不可思议。顾思聪自顾笑起来,偏头看着顾陶陶,“很惊讶?”顾陶陶没有回应,虽然知道他们之间关系淡,但是不至于会到讨厌的地步吧?“其实原因很简单,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要管一个和自己一样大的男孩子叫叔叔,他和我同班,从小学到中学,十几年,甩都甩不掉,更可气的是他样样都比我强。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因为那时候的我觉得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而偏偏你和顾睿宸关系最好,最喜欢缠着他,所以连带着你,我也不喜欢。“后来,刺头劲儿过去了,但是我们总是阴错阳差,我回国,你出国,你在家我不在,我回来你又走了。现在想想,当年自己真是幼稚。”原来,她们不亲密的原因,不只是年纪,是被顾睿宸牵连。从回京之后,顾睿宸就忙前忙后,顾陶陶总是在人群中看见他神色凝重步履匆匆的样子。顾老爷子生前官至高位,而顾家世代从政经商,家族庞大,老爷子去世,各方亲朋宾客都赶来。再加上顾大伯官高权重,顾睿宸经商人脉广、面子足,葬礼规模更是空前。

顾陶陶的大伯和顾睿宸忙里忙外的招待宾客,操持葬礼,几乎没有停歇的时刻。爷爷的去世,让顾凌然一下子长大了许多,他跟在爸爸和叔叔身后,忙里忙外的跑着。那晚被奶奶训斥之后,顾陶陶再也不愿意哭泣。但是眼泪不听话,她只能咬牙强忍着,默默流眼泪。Joy和纪麦翎都来过,顾陶陶强颜欢笑的样子,让她们俩很担心。她们陪着顾陶陶待了一会儿,就被她赶走,她强硬的态度,让她们无可奈何。顾老爷子遗体告别日,许多在位或退下的高官们,都悉数在列。

宾客越来越多,花环多到摆不下,只能留下最重要的一些,其他的只能处理掉。这几天,仿佛是过了几年那么久。顾陶陶和顾睿宸像是陌生人一样,迎面经过,都不打招呼。确切的说,是她根本不看他。顾陶陶担心一旦撞进顾睿宸那深潭一般的双眸,就会忍不住的扑进他怀里,大哭一场。顾陶陶看见了Ada,她一身黑色套装,出现在顾睿宸身边。因为距离有些远,顾陶陶看不清她的神情变化,但是她清楚的看见,Ada垫脚倾身拥抱顾睿宸。身边的顾凌然也看见了,顾陶陶清楚听见他倒抽气的声音。

“那女的是谁?”顾陶陶扯着嘴角,笑的苦涩,“现在是谁不重要,关键是未来,她是谁。”顾凌然二丈和尚**不着头脑,很疑惑的盯着顾陶陶,“什么意思?”顾陶陶摇头,低头走开。从那晚开始,她就不再讨厌Ada,也许是因为Ada够真实。顾睿宸未来要娶的妻子如果是Ada,她想她也许可以接受的。但是,她没办法骗自己,看见他们拥抱的时候,她真的好心痛,发疯一样的嫉妒,嫉妒他们可以正大光明的拥抱。顾爷爷知道了顾陶陶爸爸去世的真正原因,那场所谓的“山体滑坡”,根本就是诱人而为之,已经是八十八岁的老人,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此事,在顾家,只有顾大伯和顾睿宸知道,细枝末节也是最近才全部搞清楚。

他们本想瞒着,就是担心家人太过受打击。可是,老爷子还是知道了。顾睿宸终于可以闲下来休息一下。疲惫的依靠在沙发上,可是一直处于高速运转状态的大脑,此刻却不知道该如何停下来。“Richard?你还好吧?”顾睿宸睁开眼睛看见坐在旁边的Ada,微微摇头,连强装欢笑都已经无力。父亲的去世给他带来的痛苦,他可以承受;连日来的忙碌,他也可以承受,可是当顾陶陶和他擦肩而过,连句顾睿宸,甚至三叔都不肯叫的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要撑不下去了。

Ada关切的询问:“是不是很累?要不要到那边休息一下?”“不用。”Ada看着无力的顾睿宸,有些无措。这样的顾睿宸她从未见过,在她的印象里,他总是意气风发,万事皆在掌握,永远不会焦虑,更不会像今天这样颓败无力。看来,家人的去世,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一时间,心疼、怜悯之意纷涌而上,她顾不得会被推开可能,还是想抱着他,也许给他一些温暖的慰藉,他就会好一些吧。作者有话要说:福利,再来一更。祝所有妈妈们身体健康,永远没有更年期。

512大地震五周年,愿逝者安息,望生者坚强。9点还有一章,顾三很着急,关系不能再拖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挚野作者:丁墨 2将夜第四卷:垂幕之年作者:猫腻 3将夜作者:猫腻 4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5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