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目录

第13章

所属书籍: 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     发布时间:2020-01-06

梁牧泽和夏初已经安然的相处了几天,还好夏初及时的找回RP,再也没有发生让她抬不起头的事情。“同居”的第二天,夏初还记得家里住的不止她一个人,煮粥的时候,还特意多添了一碗水,但是那个冰山面瘫同学,不回家吃饭,也没有打任何招呼,白白浪费了一顿粮食。之后夏初就厉声严明,不回家吃饭最好打个招呼,免得浪费国家粮食。当然,这里也包括她自己。梁牧泽晚上被拉走,不回家吃饭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夏初呢,因为米谷在广州的事情采访任务已经基本结束,她要乘坐晚上的飞机回S市,夏初要给她送行。

明明两个毫无关系的人,硬生生的挤在一个屋檐下同吃同住,别扭总是有的。比如,夏初再也不能随随便便只穿一件大T恤穿梭在家里的每一个房间,还要时刻确定自己穿的是不是得体,免得落下话柄。米谷和夏初一起吃了晚餐,夏初彻底幻化成米谷的垃圾桶,让她倒出心里的诸多不满,倒完垃圾后,夏初一如既往的劝说她换工作,得到的总是米谷严声拒绝。一晚上,夏初没有提起一星一点和梁牧泽有关的事情,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世界上没有这么一个人让她每日生活在拘谨当中。

“奇怪,为什么你一个晚上都不提‘同居人’?“为什么要提他?”米谷托着下巴,用很探究的眼光看着夏初,“不对啊,换成以前,不顺心的事情你会对着我balabala说个不停啊,莫非你已经习惯了?”“No,不是习惯,是当他不存在。”“是吗?”米谷笑的很暧昧,“我看着不像。”夏初放下筷子,“我如果一个晚上句句不离梁牧泽,你会说我整个心思全扑在他身上,不是对他有意思就是对他图谋不轨。现在我一句梁牧泽也不提,你又说我已经习惯他了。

”她翻了翻眼皮,一副受不了的模样。“人家还不是关心你嘛,怕你一个人和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住在一起,会把持不住……不对不对,说错了错了,是怕他对你图谋不轨……”迫于夏初的眼威,米谷赶紧改口。“快点吃饭,再说下去当心赶不上飞机。”“赶不上就赶不上喽,大不了你养着我。”“养不起,没钱。”“抠门,”米谷用筷子捣着自己的盘子,“养得起梁牧泽却养不起我,不止是抠门,还见色忘义。”夏初再次用高压电般的眼神,狠狠的杀死米谷N次。

她养梁牧泽?哈,这话倒也不错多少,毕竟家里的一切东西,的确是她花钱买的。只不过,如果这话落在梁牧泽耳朵里,他会不会提着她把她扔出去?一顿饭下来,梁牧泽喝了差不多有一斤白的。说什么今天他是主角,接茬不断的往他杯子里倒酒。部队出来的人,就一点儿,喝酒特别实诚,给多少喝多少,他们一直都奉行一句话就是感情深一口扪。还好梁牧泽的遗传基因比较好,而且小时候没少跟着门口的发小们偷酒喝,所以一斤就下来,他还很清醒,只是脑袋晕晕的有点儿转。

喝了酒自然不能开车,现在酒驾查的特别严,万一被拦着测酒精浓度,别的不说,单看他穿的这一身军装,酒驾的后果就是他这辈子就甭打算在部队混下去了。夏初送完米谷回到家,差不多十点三十分,家里还是空荡荡的,没有二喵,也没有梁牧泽。她的二喵在宠物中心,隔着玻璃可怜兮兮的望着窗外。他俩之前就商定好的,谁先回家谁去把二喵带回来。其实不算商定,是夏初厚着脸皮要求的。被二喵哀怨的眼神望着,夏初满心的愧疚,除了愧疚,还是愧疚。 宠物中心的中年阿姨笑着招呼夏初,“你们两口子今天都很忙啊,这么晚才来接二喵。

”两口子?谁?她和梁牧泽?别搞笑了……“您别误会,我们不是两口子。”“不是吗?我看你们两个都是军人,长的还真有夫妻相呢。”“真不是,就是合租房子的,哈哈,您想多了,哈哈……”夏初尴尬的回应。夏初你也真搞笑,谁会相信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小区,和别人一起合租房子?有那个钱,在别的小区能组一个三居室了好不好?!夏初多日来一直安慰自己,他们两个只是住在一起的陌生人而已,别人合租房子也有男女住一套房子的啊。 可是,原来外人真的不这么想的啊……二喵整个人攀在夏初**,小小绒绒的,懒洋洋的**嘴巴。

“二喵,我们一起洗澡吧?”“喵喵……”“二喵,”夏初*起一捧水洒在二喵身上,“二喵,本来咱俩可以一起泡鸳鸯浴的是不?”“喵喵……”“主卫的浴缸咱俩可以一起扑腾,你说是不?”“喵喵……”“都是那个面瘫,好好的部队营房不住,偏跑回来参加什么培训,占了我的山寨,霸了我的浴缸,还全面征用我的躺椅,二喵,你说他是不是很讨厌?”“……”二喵浑身的毛湿哒哒的趴在身上,眼睛左看右看,贱贱的贼贼的,就是不看夏初,也不再很配合夏初的喵喵。

“怎么着?你也叛变?色|猫,白对你这么好,白给你洗澡了,”夏初捧起水拍在二喵的脸上,“让你叛变叛变叛变……”二喵伸前爪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抵挡着飞来的水珠,眼睛紧紧闭着,一声声呜咽着喵喵叫。“就会装可怜,别以为你可怜我就不办你,叛变的家伙,待会儿拔了你的毛炖肉汤喝。走,出锅。”说完,将二喵从水里湿哒哒的捞出来,用它的专用毛巾包着擦干,把它放在洗手台上,拿出电吹风。“哼哼,知道这是什么吗?”“喵喵……”“别一副不屑的神态,这东西跟以前的不一样,以前你是我的猫,用的是电吹风,可是现在你叛变了,我决定废了你,这东西是褪毛用的,知道吗?就是说,用了它,你身上就没毛了,我再给你开膛破肚之后,扔进锅里……”“猫肉不能吃。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卫生间门口传过来。夏初还正沉浸在自己的YY中不能自拔,“谁说不能吃,我偏……”夏初忽然噤声回头,大囧,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自己这么无聊的威胁一只猫是不是都被他听见了?会不会……刚刚说他的坏话也被他听到了?给二喵洗澡的时候,她将卫生间的门打开,此时两个人隔着门框,“遥望”。“你回来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是你太专心。”梁牧泽揉揉眉心,大步离开。空气中,有股浓浓的酒精味道,夏初皱起眉头,简单给二喵吹吹干,抱着它从卫生间走出来。

梁牧泽整个人瘫坐在沙发上,眼睛紧闭,古铜色的脸颊上挂泛着红光,**的鼻子,坚韧的眉毛和坚毅的下巴,喝了酒的他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一股一股的酒味儿扑鼻,夏初把二喵放在地上,那家伙一落地,撒丫子开始跑,嗖,就没影了。梁牧泽的脑子里跟开着八台大发电机一样,嗡嗡响个不停,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转啊转啊,不停的转。他已经好长时间不喝酒了,在特种大队是绝对禁酒的,虽然他酒量还可以,但是再锋利的剑,长期不用不见血,还是会生锈的。

“喂。”夏初推他。梁牧泽闷哼了一声。“把这杯蜂蜜水喝了,解酒的。”梁牧泽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夏初,那个刚刚拎着一台电吹风声色兼备威胁一只弱小的猫咪的夏初,认为那只猫咪投敌叛国的夏初。“谢谢。”梁牧泽接过杯子,握在手里把玩着。泛着淡淡浅色液体,在灯光下呈半透明状。其实,他不喜欢吃甜的。“喝吧,不甜。”夏初知道,他不喜欢吃甜的,家里和糖沾边的东西,他一概不碰。“嗯。”梁牧泽端着杯子,盯着看了半天,似是咬着牙,把一杯蜂蜜水一饮而尽。

水温适中,味道的确不是很甜很腻,入口的蜂蜜水丝滑,顺着喉咙一直滑进胃里,胃部火辣辣的感觉果然好了很多。夏初想起来,冰箱里还有半个昨天剩下的西瓜,好像听说,喝多了酒的人,都想吃点儿凉凉的东西。好吧,她是个好人,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她将西瓜上的保鲜膜去掉,用刀子去掉西瓜最上面失去水分的一层,然后切开,小心翼翼的分成小三角,边分边往嘴里塞,舔舔手指,吧唧着嘴,味道不错,甜的,水分很足。端着切好的西瓜出来,发现沙发上没了人影。

主卧的房间门虚掩着,夏初轻轻的推门进去,卧室里只开了一盏昏暗的床头灯,平日里看着威风凛凛的梁牧泽此时很没形象的趴在床上,绿色的军装在他身上不规则的扭曲着,这和下午那位神枪手根本不是一个人嘛。夏初撇撇嘴,走进去把西瓜放在床头,拉开被子给他盖上,关上门离开。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2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3回到明朝当王爷作者:月关 4择天记作者:猫腻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