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钱途 > 第481章 算账

第481章 算账

所属书籍: 钱途

对很多人来说,他们虽入局已久并屡尝败绩,但雄厚的资本足以让他们苟延残喘,甚至奋力一击,但对一个人来说,她刚刚入局就已经被淘汰。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长城集团声誉毁得再厉害依然掌有巨额资产,但担任伴娘的夏小雨一旦身败名裂,立刻一无所有。尤其是在佟菲菲宣布怀孕之后,她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湮灭。本指着血案之机,希望借此挤掉“灾星”佟菲菲登门上位的夏小雨,在起跑线上就彻底跌倒。

夏小雨的居所,袁冠奎摘下了棕色的圆顶帽。

“别再缠着他了,我会想办法帮你争取到一笔钱。”袁冠奎在被史强痛殴后落下了病根,左肩永远比右肩高一块,走起路来也一瘸一拐,再也无法复原。此时的他看上去老辣了很多,真正有些富豪心腹的样子了。

“钱?能有多少钱?”夏小雨砸着桌子骂道,“还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我是说我能提供机会,等我安排。”袁冠奎沉声道,“你不能主动出击。”

“那么好的局面,我再不上还有什么机会!”夏小雨瞪着袁冠奎咒骂道,“总之我现在完了,每天微博都会被人留言痛骂,就连出门被认出来了也会被骂,经纪人走了,也没有公司会找我。”

“你只是很小很小的事。”袁冠奎哼了一声,“开个价吧,我去和全哥谈。”

“价?”夏小雨惨然大笑道,“好吧。开价是吧!我告诉你!我也怀孕了!我也怀了成全的孩子!还是你开价吧!”

“闭嘴!”袁冠奎愤而骂道,“你不配!”

“不配就不配。”夏小雨指着自己的肚子道,“你去告诉成全吧,想要孩子拿一亿来买。不想要孩子拿一亿来打。”

“你算什么东西??”袁冠奎向前逼去,“你肚子里若真有狗种,也必定不是全哥的。”

“是不是你知道?你又算是什么东西?”夏小雨轻哼一声,嘲笑道,“一口一个全哥,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我告诉你。成全真不怎么待见你,跟我这儿可说了不少关于你的烦恼。”

“住口!”袁冠奎面皮一抖,青筋暴起,这么多事过后,他的脾气也渐渐变了,变得阴沉且易怒。

“哎呦!还来劲了!”夏小雨神气地说道,“你搞搞清楚,如果不是佟菲菲莫名其妙的怀孕了,也许现在我才是你的主子!”

“女人,不要再挑衅我的底线。”袁冠奎声音沉得发颤。

“狗奴才。”夏小雨不屑道。“你走吧,别动了我的胎气!”

袁冠奎右手摸向怀中,走到她面前:“我只问你一句,你真的怀了么?”

“管那么多干嘛!滚滚!我已经够烦了!”

唰!!

明晃晃的枪口抵在了夏小雨的脑袋上。

“你真的怀了么?”

“……”夏小雨在片场见过无数次仿真枪,但当真家伙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东西的可怕。她惊恐地咽了口吐沫,“什么意思?杀人灭口?”

“回答我。”袁冠奎面无表情地问道。

“没……没……我乱说的……”夏小雨蹬着腿向后退了退,“我明白了……我不会再接近成全……到此为止了……”

“女人,就是女人。”袁冠奎收起手枪,回身向外走去。

就要出门的时候,他不巧看到了桌子上的一个红色包装的长方形盒子,他默默拿了起来:“验……孕……棒……”

夏小雨脸“唰”地下子白了:“我……我确实验了一下,结果没怀……”

“结果呢?”袁冠奎回身问道。

“扔掉了已经……”

“嗯。”袁冠奎摇了摇头,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女人。我不能相信你。”

……

袁冠奎留下了手枪,走出了公寓,他仰望碧蓝的天空。

全哥,我又帮你扫清了一个麻烦。

……

夏小雨自杀的新闻给春节前热闹的气氛蒙上一层阴霾,人们开始怀疑。是不是对她的谩骂与侮辱太过分了,她才是个刚成年不久的孩子啊。

人们多愁善感,更善于推卸责任,撇清自己,他们很快将罪过归结到成全身上,身为绯闻的男主角,在这种时候毫无作为,只让女人背负一切骂名,最终绝望而死。

“我没让你这么做!!!!”成全在厅中肆无忌惮的大骂,“你知道搞到一把枪多不容易么???你知道现在这种时候我压力多大么???”

“全哥……她怀孕了。”

“什么就怀孕了?哪有这么容易?!”

“她房中的验.孕.棒我已经销毁,确实怀孕了没错。”袁冠奎低着头道,“那个孩子降生的话,我们将会更麻烦。”

“哎……”成全长叹了一口气,捂着头坐在沙发上,“冠奎,你就答应我一件事,今后下决定之前,能不能通知我一下?”

“是。”袁冠奎默默点头。

“我会让人处理枪的问题,你暂时不要碰那玩意儿了。”成全托腮道,“回银行去吧,再联系。”

“……”袁冠奎颤了一下子,“回……龙源营业厅么。”

“暂时先回那里,毕竟银行还是陈行远在管。”

“这边……还有事要处理吧?”

“暂时没你的事了。”成全看着袁冠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熟练地从抽屉中抽出支票,划拉一通过后扔给袁冠奎,“拿去孝敬一下父母。”

“全哥,我不要钱。”

“拿着吧,你应得的。”成全疲惫的挥臂道,“最近风声紧。咱们姑且老实些,等我联络。”

“……”袁冠奎只点了点头,没拿支票,就此转身离去。

成全再次一声长叹。

他多希望袁冠奎拿钱走人。

这种心态就像男人对待刚刚上过床的女人一样。对方如果收钱了,男人就踏实了,如果没收,那才真让人头疼。

……

“史队?”刑侦员摘下耳机,木木回头道,“差不多……该收网了吧。再这么下去,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

史强终于又抽起了香烟,他叼着烟在监听室来回踱步。

“不够,还差一点,就一点。”史强皱眉道,“二队的人在做什么……袁冠奎光天化日之下做了这种事都没盯住?”

“是……我猜他们太小看这个人了……”

“小看他?”史强惨然一笑,“你通知一下二队的人,我马上过去。”

“是。”刑侦员问道,“史队,是不是可以考虑收网了?现在的证据。足够告成全坐几十年牢了吧?”

“不够,最多10年,他再走关系缓刑什么的,最后形同于无。”史强觉得有时候法律就是这么扯淡,想告成全谋杀还差很多,最多只是间接参与。他开始怀念起苟二,有时苟二的方式才是最直接的。

“有苟二的消息了么?”史强转而问道,“能找到尸体的话也足以逮捕了。”

刑侦员在电脑上操作一阵,还是摇了摇头:“到现在为止,蓟京区域没有发现男尸的报告。”

“周边的城市也查一查。”史强掐灭烟头,望向窗外,“老朋友,你可别飘得太远了。”

如同预料的一样,孙小美在庭审时的突然杀出,触动了成全的神经。频繁的通讯与安排暴露出了更多的关键证据。成全如果知道自己的电话,桌子,花瓶,甚至马桶上都附有窃听装置的话,他恐怕早已逃向巴拿马。

这一系列的安排中。第一条,也是最关键的一条,自然是更换辩护律师,让那个偏分男去死吧。不管张家明是不是神经病,更换律师是最基本的权力。

蓟京第二看守所,在与新任律师见面前,张家明首先要接受专业医生的检查,在孙小美的策划下,张家明的精神是否正常真的成为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真的没病,医生……”张家明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长叹了口气,直视前方,“有什么检查就来吧。”

医生坐在张家明面前,摘下眼镜:“可惜了,白打扮了,你连看都不看。”

张家明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微微抬头,而后嘴巴再也合不上了:“林林林林林……”

“才五百万么……”林强皱眉道,“五百万就够买你半辈子的刑期?”

“……”张家明依然惊讶地看着林强,说不出话来,他仅有的智商实在是转不过来了,到底是做了怎样的工作,林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史强是个敢作敢当的人,他一直自责于轻易地放走袁冠奎,那件事极大地延误了镇魔,这次他想方设法,让林强以心理学医生的身份接近了犯人,算是还了这个罪。

“有什么想问的,我来答,时间很多。”林强双掌合十,支撑在桌子上。

“……你……你出去。”

“我来帮你的,我是个非常有同情心的人。”林强笑道,“还记得么,很久以前我就帮过你一次,力排众议,保住了你在联合银行的工作。即便后来你让我失望了,但现在我依然来帮你了。”

“我不要……不要你帮……”

“家明。”林强望着囚室的铁栏杆,“几十年后,当你坐在板凳上喝着啤酒,吃着烤串的时候,你会感激我的。”

“……”

“简单算笔账。”林强抽出纸笔,划拉起来,“你的情况至少要判30年,为此你将得到500万的酬劳,假设年利率4%,30年后,这500万将是……1500万左右,翻了三倍,很划算吧?你终于可以在蓟京买到属于自己的房子了。”

“……”张家明咽了口吐沫,“什么500万,无稽之谈。”

“那么。”林强在另一边又划拉起来。“你今年41岁,30年后就是71岁,蓟京男性的平均寿命大概是70岁,算你命贱多活5年。假设你真的能活到那时候,你还有4年的时间花光这1500万。”

“……”

“对了。”林强突然提笔道,“这还是没有考虑到通货膨胀的情况,也许那时候蓟京一套房子要上亿了也说不定,像日元一样。”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咱们换个思路。”林强放下笔说道,“假设你这么做是为了前妻和孩子。将500万送给他们,搏个前程,那么首先要考虑一下你现在每月要支付的3000元赡养费,30年就是……”

“别再说了!”张家明抱头道,“我的家庭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

“所以我就不明白了。”林强皱眉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自己没命享,为了家人又说不通。”

“你走吧,我要见律师。”张家明颓丧地说道,“你什么都不懂。不懂。”

“不会的,我什么都懂。”林强早已用过钱眼,此时身体微微前倾,缓缓道来,“受到威胁了吧?即便不顶罪后半辈子也不好过吧?期待只有十年的刑期然后出去逍遥吧?”

“……”张家明惊讶地望着林强。

“放心,这些不是我猜出来的。是刑侦人员的调查结果。”林强撑着桌子起身,傲然俯视——

“张家明,我们从第一天就认识了。”

“你亲眼看着我都做了什么。”

“昨天如此,今日使然。”林强微微低头,“成全已经完蛋了,我在帮你,还是那句话,几十年后你会感激我的恩德的。”

“…………”张家明沉默良久,他这才发现自己与林强真的很有缘分。

目睹着他干掉了郝伟,干掉了罗莎。干掉了邢礼……

那些都是自己连看都不敢看的大人物啊……

这次,还会同样么?

林强能站在这里,也许就足够预示着很多事情了。

“我实话实说。”林强收起纸笔,淡然笑道,“你是否执迷不悟。早已无关紧要,我只是不想再耽误时间罢了。现在已经有三个重要证人愿意让成全尝尝苦头,你真的是最无足轻重的那个。如果想要自由,那么就不要更换辩护律师,如果想白做三十年牢,那就继续走下去吧。”

大门关上,心理医生指导结束。

张家明僵硬地坐着,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为什么就扯进了这种事情?

他只不过是做出了普通人都会做出的选择,依附于权势而已,为什么会一直输下去。

他曾嗜赌如命,最终输了财,也输了家。

现在,也许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押注了。

……

次日十点整,二审开始,几乎任何一个席位都没什么变化,除了孙小美的助理,她从旁听席转到了辩护席。

孙小美神采飞扬的出现让很多人大跌眼镜,他们本以为这位临时律师会在第一时间被换掉,但他现在仍站在这里。

成全早就得知了这个消息,此时满脸阴霾。

审判长宣布开庭,从一审结点的讨论开始,由公诉人率先发言。

年轻的小伙子拿出了真正心理医生给出的诊断,并请出这位医生出庭作证。

“何教授,就是说,根据你的诊断结果,张家明是完全健康的么?”

“是的。”老医生抬了抬眼镜,“至少在心理上是健康的,至于他的反复无常与回避话题,恐怕是由于性格或者是反应速度,还不构成病理特征。”

“谢谢何教授。”公诉人朗然道,“也就是说,孙律师关于被告有精神疾病的辩护是无效的,我的举证结束,审判长。”

“嗯。”审判长点头道,“辩护方是否要对证人发问?”

孙小美摇了摇头。

“好的,请证人离席。”

老教授走后,轮到孙小美发言。

“呼!”他迫不及待地起身,双臂扶在案上,“我个人对何教授给出的结果很惊讶,但既然是专业心理医生,我不得不认同这个结果,也许张家明真的只是智商有问题而已。”

“孙律师!不能这么说我们的委托人!”女助理小声提醒道。

孙小美完全没理她,自说自话:“既然如此,请允许我按照对正常人的方法再问一次被告相关问题。”

待法官点头后,孙小美转过身。

“张家明,请问你现在神智正常么?”

“是的。”张家明低头道。

这样狗屁的问题出现在张家明身上,好像也变得理所应当。

“那么我在此时,最后再问一次。”孙小美气定神闲,“成强之死,与你是否有关?”

“……”张家明缓缓抬头,看了律师,看了审判长,又回头看了成全。

最终,他颤声道——

“没有关系,一点关系也没有!!”

轰!!

全场炸锅了,从现在的表现来看,他们宁愿相信张家明有精神病!

成全的面色发紫。

小人物,又是小人物,明明该是最容易控制的小人物,却坏了最大的事情!

就像袁冠奎这样的小人物莫名其妙地扭转乾坤一样,此时的主角换成了张家明。

“肃静!”审判长不得不再次敲响法槌,“被告,请你对自己的言论负责!”

“是……”张家明咽了口吐沫,“我之前所说的话,都是被逼的,现在开始说的才是事实。”

尽管法槌还在敲,但已经无法抑制住场面上的混乱。

张家明突然拒不认罪,一切都变得复杂起来。

“张家明。”孙小美理了理西服,道貌岸然,“那么请你一五一十地坦白出一切,态度中肯的话,相信法院对于你之前的行为也会从轻发落。”

“是……”张家明怀着恐惧的心情回过头来,正撞上成全要吃人的眼神。

他紧张地闭紧双眼。

最后的一次押注……

接连三次,他押了林强输。

而这次,林强的对手比之前任何一个都要强大,强大到张家明不敢抬头去看。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张家明的本能最后告诉他,林强比这个人还要强大。

“这一切,都是成总逼迫我说的。”

第三次高.潮来袭,这次审判长干脆连锤子也不敲了,在这像足球比赛一样的惊呼声中,法槌形同虚设。

在潮水般的惊呼声中,孙小美尖利的嗓音压过了一切。

“成总是谁?!!大声告诉我!!!”

“……”

“大声告诉我!!!”

张家明捂住耳朵,紧闭双眼狂吼道:“成强的儿子!长城集团的接班人!成全!成全!!成全!!!”

孙小美张开双臂,缓缓转身,望向了旁听席上的成全。

全场的目光也通通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钱途 > 第481章 算账
回目录:《钱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人渣反派自救系统作者:墨香铜臭 2天雷一部之春花秋月(穿越之天雷一部)作者:蜀客 3木兰无长兄作者:祈祷君 4将夜第一卷:清晨的帝國作者:猫腻 5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