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钱途 > 第476章 破局

第476章 破局

所属书籍: 钱途

成府,原董事长秘书——向海涛,登门汇报工作。

与常理不同,成强的秘书并非秦政那样的中年稳重型男人,向海涛年龄不过三十,形象不错,走起路来也精干万分,他毕业后便经人介绍直接当上了成强的秘书,人生顺风顺水,几乎没有一分钟浪费的时间,丰富的经验与人脉弥补了他在年龄上的不足。

唯一不顺利的事情,恐怕就是成强的暴毙了。

但向海涛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成功地化腐朽为神奇。当其他董事、总监,分公司经理们还在惊讶之中,还对成全抱有疑问的时候,向海涛在第一时间拿着集团的例行报告找到成全,直接以对待董事长的方式向其汇报工作。

这让成全爽爆了,他完全不在乎向海涛汇报宝什么,单是“汇报”这件事就足够投入角色的了,向海涛让成全在第一时间体会到了指点江山的快感,顺理成章的,他也成为了成全在集团内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心腹。

同时,向海涛是个极聪明且不拘一格的人,他善于看人,更善于服务人,他知道成全是什么人,更知道成全需要什么。

于是,每天上午的例行汇报过后,二人都会聊一些额外的东西。

“好了,集团的事就到这里吧。”成全已经听腻了那些恼人的报告,那些事自会有人处理,他真正着急的是别的,在看过楼梯,确定佟菲菲不在的情况下。成全小声问道,“刑侦队那边怎么样了?”

向海涛沉声答道:“史强不简单。连夜歪曲了营业厅的口供,就剩郝伟和张家明还被扣押,再这么下去,他们崩溃也是迟早的事情。”

成全微微皱眉:“不是让你给压力了么……这么扣人还有没有王法?”

“没用,史强软硬不吃。咬定了他们二人了。”向海涛摇了摇头。

“真是麻烦。”成全随即问道,“林强那边呢?消息传过去了么?”

“应该是传过去了。”向海涛咳了一声,看了眼楼梯后答道,“据内部消息……林强好像已经认罪了,但史强还没公布。”

“哦?不错不错!”成全喜道,“继续施压。”

“一直没停过。”向海涛再次降低了音量,“成总,此时宜快刀乱麻一笔带过。拖得越久对越不利。”

“这个我当然清楚。”成全脸皮一抖,狠声道,“按理说今天是最后期限了,林强已经认罪,不会再出什么岔子了。”

“我在想……他会不会是假认罪。”向海涛进言道,“等这边一放人,他再反悔……”

“呵呵,他不敢。”成全摇头笑道。“他现在应该很清楚,自己是个彻底的打工仔,为鸡毛蒜皮的房贷油钱发愁的打工仔。现在的我,想干掉他就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也对,也对。”向海涛频频点头。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肯认罪坐牢,也算了结这段事情了。”成全笑道,“如果他出来了。只会死的更惨。”

成全说着,抽出支票薄,随意填了一串数字上去,而后拿出自己的印章,牢牢盖上,将崭新的支票递给向海涛:“做的不错,坚持最后一天,不够就说。”

向海涛看过数字后抬头笑道:“一定够的,太多了。”

“多出来的你就好好藏起来吧。”成全抱头靠在沙发上,“王文君那边务必盯死了,我跟她到底是没仇的,林强老实认罪的话,保她完全。”

“成总恩怨分明,学习了。”向海涛收起支票起身道,“那我去忙了,刑侦队那边有官方信息,我第一时间汇报。”

“辛苦。”

佟菲菲蜷缩在床上,更多的录音令她惶恐不安。

林强真的已经认罪了么?他就这么粗暴的妥协了么?自己发出的录音石沉大海了么?资本层面的支配可以主宰一切了么?

不,当然不。

蓟京市郊,几辆挂着普通车牌的特警车队,伪装成普通车辆在高速上行驶,林强正坐在其中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内,旁边开车的是胡笑。

“欠好多顿饭了。”林强揉着眼睛嘟囔道。

胡笑开着车子,虽然将要做很可怕的事,但林强完好无缺地坐在身旁,这让她恍如隔世,心安万分:“这次不是欠我,是欠史队长,真不明白……他为什么答应你这么无礼的要求……”

“呵呵,他错过了一次最佳的机会,这算是补偿吧。”林强笑道,“再说,我已经让他见识过厉害了。”

“这点最奇怪……”胡笑不解道,“你明明关在里面,怎么对外面的事了如指掌……还是这样可怕的事情……”

“走运吧。”林强用轻松闲聊掩盖着内心的不安,最后一步,千万不要出错。

……

蓟京北部,云旗县某农家院子,王文君被囚禁于此,好在两名绑匪收了很多钱,知道事关重大,不敢伤她。

这次的两名绑匪,不同于那些牵涉刘铭事件的不入流混混,他们是专业的。待看过王文君吃药睡下后,他们才坐在院子的小桌前,补口吃的。

“哥,我咋觉得她撑不住了呢?”弟弟吃着馒头问道,“要不找个医生过来给打个吊瓶吧?”

“别多事,人瓷实得很。”哥哥闷头将粥都喝了,擦了擦嘴,“熬过今天就完事了,咱们给她送医院去。”

“哥,这次是大事吧?”弟弟冲平房努了努嘴,“我看她上新闻了呢。”

“看啥新闻,做事。”哥哥起身道,“我去睡会,你盯着点,中午换你。”

“成。”

哥哥刚要离去。忽然听见了房内剧烈地咳嗽声。

“……”弟弟看着哥哥愣愣道,“这声惨得吓人……”

“去看看。”哥哥也眉头皱起。那么多比买卖做过,他能听出什么是真的什么是装的。

兄弟俩推门进去,只见王文君趴在床上,扶着床头边咳边呕,将刚刚喝下的粥和药通通吐了出来。

“操。真跟要死了是的。”哥哥骂了一声。

“咋办?”

“你等着。”哥哥走到床边,帮王文君拍了拍背,呕不出东西后,倒了杯热水过去,“妹子,俺们不是针对你,这就让我弟给你找个大夫来。”

“谢谢……”一夜过后,王文君的声音已沙哑至极。之前一直靠一口气挺着,见过林强后那口气直接泄了,而被劫来这里,更让她病情加重。她很自责,自己竟然成为了林强的软肋。但这次,她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连活下去都是那么困难。

“但有件事咱们说好了。”哥哥加重了一层语气,“大夫来了。你别多说,不然我们连大夫也得劫。”

王文君说不出话,只闭目点了点头。

“你去吧。我盯着。”哥哥转头冲弟弟挥了挥手,“去县城的诊所,咱们车上有钱,塞几百块医生准来。”

哥哥也怕耽误病情,万一真的闹成急性肺炎什么的,自己被迫“撕票”。最后可就人财两空了。

……

车子上,林强忽然神色一震:“其它车子去老地方,咱俩去县城诊所!”

“啊?你发了半天呆又想到什么了?”

“听我的没错……”

……

蓟京刑侦总队,史强办公室。

他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手中拿着的香烟已经烧了半截,却始终没抽。

孙小美和女助理坐在他对面,死盯着这些要掉下来的烟灰。

豆大的汗珠滑下,孙小美忍无可忍,抄起烟灰缸送了上去。

“受不了了,求求你弹一下吧!!!”

史强手一抖,半截烟灰直接掉了下去。

“呼……”孙小美这才大仇得报,坐回位置。

史强皱着眉头,干脆将剩下的烟也掐了,他关上电脑中的文件,望着二人问道:“这录音,什么渠道来的?”

“匿名邮件。”女助理很快答道。

“不好办……”史强挠了挠下巴,“合法渠道的来的录音才能作为证据,而且还要经过合理性审查……”

“史队长。”孙小美点着桌子道,“这不是证据的问题,而是调查方向的问题吧?身为林强的代理律师我不得不说,你再不逮捕袁冠奎和成全实在说不过去了!”

“袁冠奎可以逮捕了。”史强正色道,“但光凭这个来源不明的录音还不能动成全,几分火候下锅,什么成色捞菜我比你清楚。”

“那就快吧!!”孙小美模仿者猴子爬树的姿势,“所谓刑侦,都是抓到一个人,然后顺藤摸瓜抓一串的!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孙律师!!”女助理在旁边说道,“林强不是说了,要等他消息后再逮捕么!”

“真是麻烦……”孙小美焦急地在房中来回踱步。

“呵呵,你们真是欲求不满。”史强疲惫笑道,“我都批准放了林强了,你还不满足。”

“当然不满足!这是大案!大案!”孙小美兴奋地解释道,“原来本以为只是媒体关注而已,现在不同了,扯出了长城集团!我要是能在这个案件中一举成名,捣毁富豪二世祖,那这辈子就不愁客户了!我要买个游艇,每年休息300天!”

女助理不得不吐槽道:“孙律师……惩戒成全,那是检察官的事情吧……”

“是哦……”孙小美颇为正色地挠了挠下巴,“那就去当成全的代理律师帮他脱罪好了,这样更能出名!”

“有没有原则啊孙律师!!”

“你们先在这里休息吧,我去处理一些事情。”史强扶着桌子微笑起身,即便是他现在身体也有些支撑不住,“林强啊林强,所有宝都压在你身上了……那可是两队特警……”

……

“哥!医生来了!”弟弟下了车子,迫不及待地跑进院子。

“吵吵个屁!”哥哥探头出来让弟弟小声一些。

“呵呵……医生来了我踏实。”弟弟这才想起回头,帮医生拿着箱子往里走。“林大夫,我嫂子大病。实在不方便出门,辛苦你了。”

“嗯。”林大夫抬了抬眼镜,望向四周。

就是这里没错。

他面上沉稳万分,心中早已澎湃。

还差最后一步……

林强进了房间,看到卧在床上面容憔悴的王文君。心下顿时一酸,眼睛也跟着酸了起来。

此举是画蛇添足的。

就像王文君静坐在刑侦队门口一样,是画蛇添足的。

只因王文君说过,要让林强第一个看到的人是她。

弟弟搬来椅子,让林大夫坐下,而后把医药箱递给他:“大夫,先量量体温?”

林强做了个收声的手势,缓缓掀开被子。温柔地握住王文君滚烫的小手。

王文君本神志不清,处于半昏迷状态,但这熟悉的触感立刻注入了一味强心剂。

她惊讶地睁开双眼,虽然面前的这个男人戴着眼镜,却依然遮不住这熟悉的感觉。

王文君眼眶发红……

“没事了……文君……”林强柔声揉了揉王文君的脑袋,“我来了,你放心睡吧。”

王文君甜甜一笑,轻微地点了点头。而后沉沉睡去。

她真的完全放心了。

劫匪兄弟看着二人一来一往,完全傻眼了,脑子再快的人也不可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林强摘下眼镜。缓缓起身,以决然的眼神望向二人。

“你……你他.妈是条子??”哥哥楞了一下子,手迅速朝怀中摸去。

“别急着动,听我说完。”林强见王文君安好,兄弟二人又为她找医生,心中倒也没多恨这对兄弟。他只冲二人道,“两个特警队已经包围这里了,你们没机会的。”

兄弟二人面面相觑。

大场面,他们不是没经历过,但这么诡异的场面实在太难得了,他们掏武器的手也僵在半空。

“两条路,你们选。”林强掰出手指道,“第一,你们反抗,撕票,最终被当做杀人犯处理;第二,你们自首交待一切,上级答应一切从宽处理。”

兄弟二人再次面面相觑。

“操!我想起来了!”弟弟指着林强惊叹道,“我在新闻上看到过你……你他.妈是……他.妈是……”

哥哥则已经掏出刀子:“少他娘的唬人,当我们……”

他话说到一半,将后半句生生咽了回去。

胡笑警司完完全全的违规了,将自己配备的枪支授予林强。

林强只感觉,这玩意儿握在手里,底气壮到爆棚,他用刚刚学到的手法拉开保险,冷然道:“二位,我想的话刚才直接下手了,这是仁慈。”

“哥……枪……”弟弟声音有些颤了,虽然干过几票,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

“熊玩儿。”哥哥吐了口吐沫,冲林强道,“别当俺傻,绑架刑期十年起,自首?放屁!你拿这玩具枪唬谁呢?有种你崩?”

林强微微侧过枪口,稳稳按下。

嘭!!!

巨大的后坐力让他几乎坐在床上。

子弹从兄弟中间飞逝而过,回过头去,老衣柜几乎被轰烂。

兄弟二人再次对视。

他们是朴实的人,知道命重要。

“跑啊!!!”二人齐齐向外跑去。

很快,他们在院门口看见了更多的枪口。

“抱头跪下!!不然开枪了!!”史强的副手粗暴地吼道,在他身后是整整一排特警。

“哥……”弟弟无奈地跪在地上,“这下……”

“娘的……”哥哥也只得跪下,狠狠骂道,“不可能……不可能用人知道这里……咱们被卖了……”

的确,整个过程他做的天衣无缝,王文君身上的通讯设备早被扔掉,这郊区的老宅子没人会注意,这么短的时间内被人发现这里,只有可能是出卖。

两队特警很快抢上,将二人押走。

此时。林强也抱着王文君出来,冲史强的副手点了点头。

副手立即拿起电话。向史强通报。

两分钟后,八辆警车从刑侦队呼啸而出。

史强叼着烟,底气十足。

除去录音,营业厅人员口供外,更进一步的证据终于出现。在收集来的那些该死的药品和器皿上面。终于找到了指纹,袁冠奎的指纹。

再多再多的收买人心篡改证词,也不可能掩盖事实。

……

“什么?!!!”成全对着电话吼道,“林强被放了?!!你刚刚不是说他认罪了么?”

“烟雾弹?开什么玩笑,刑侦队副队长陪着林强放烟雾弹??”

“……”

“你确定出动了?逮捕袁冠奎???”

“……”

“撕票!!撕票!!让那边撕票!!”

“什么?那边的人也被捕了???”

“…………”

成全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他本来已经准备庆祝这最后一个强敌的倒台,但没想到先后几个小时过后,竟等到了满盘皆输的局面。

这是老天在和自己作对么?成全很难不这么想。

从写字楼顶层的实验室,到囚禁王文君的地点。这些地方理论上都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发现的!这一切根本无法用逻辑解释!

成全抬头,仰望苍天,手不自觉地抖了起来。

神,真的存在么。

是苟二的魂么?

成全不禁更加惶恐起来。

“海涛……还有什么补救措施没有?”

“……”

“弃车保帅?……说来听听……”

……

县城医院,王文君躺在病床上昏睡,检查完毕,吊瓶挂起。

“高烧引起的肺部感染,怎么拖了这么久?”正牌医生不满地质问林强。“人都晕了才送来?你怎么做丈夫的?”

“是我不对,呵呵。”林强只傻笑。

“哎……”医生无奈摇了摇头,“下午再量量体温。希望不要再恶化。”

“谢谢。”

医生走后,胡笑这才进来,坐在林强对面的床上。

她看着林强关切且幸福的眼神,心中很乱。

“对了,这个给你……”林强从怀中掏出枪来,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你竟然还配枪,太厉害了……这次真的太谢谢了,就算……欠你100顿饭吧。”

“一千顿。”胡笑接过抢苦笑道。

“行。”

“一万顿。”

“哈哈,行。”

“你傻啊!”胡笑骂道,“一万顿就是一辈子了!”

“呵呵。”林强挠头傻笑。

此时胡笑的电话响起,她皱眉看了一眼后,直接挂断。

“我得走了。”胡笑再次叹了口气。

“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先还一顿。”

“……我再不回去,我爸要打死我了……”胡笑无奈起身,有些不舍,但又不得不舍,“有机会……再一起吃吧……你们银行旁边的小吃店,盖饭……”

“好说!”

林强总感觉胡笑还要说什么,但她没有,就这样走了。

很快,洛咏生也赶来。

“怎么样!要不换个医院?”洛咏生刚一进门,不急着问林强的事,先是关心起病人来。

“没事了,安全。”林强看着这位许久未见的老板,知道自己欠了他更多东西,“多亏你第一时间找来律师,才有机会脱身。”

“是孙小美主动找的我。”洛咏生摆了摆手,这才望向林强,抿嘴感慨道,“老弟啊……这几天熬过来……变样了啊……”

“哦?”

“是个男人了。”洛咏生双臂扶在林强双肩,“人间正道是沧桑,你好像明白了。”

“……”林强转头,望向病房洗手池前的镜子。

白头发,自己有白头发了,像洛咏生一样的白头发。

“哈哈!没事的,白发总比秃顶好吧!”洛咏生知林强想的什么,当即笑道,“怎么样,孙律师还行么?”

“行是行……”林强摇了摇头,抽离出沧桑,笑问道,“我就想知道委托费是多少钱啊?”

“零。”

“???”

“那家伙比你想的还要可怕……”洛咏生摇头叹道,“我答应他,如果你脱罪的话,聘他为微讯的法律顾问……”

“……”林强心下笑骂,总之那姓孙的是永远不会吃亏的。

“对了,我其实没做什么。”洛咏生叹了口气,“胡笑这次帮的忙最多,从你见孙律师,到后面的安排,都是她拼出来的。”

“我见孙律师?”林强惊道,“原来是她安排的?能量不小啊。”

“她?她可没这能量。”洛咏生也惊道,“等等……这么久了……你不知道她爸是谁?”

“没聊过……”

“天啊……”洛咏生拍头道,“那天胡素都带我见过了……老先生可严厉得很,还挑我的不是,嫌弃我岁数大离过婚呢……你竟然还不知道……”

“到底是谁啊?”

“司法界,你了解么?”

“完全不了解。”

“就这么说吧……”洛咏生解释道,“这个国家最重要的案件,闹到最高人民法院,面对最终审判的时候,大概有三个人可以直接影响审判结果。”

“很厉害的样子……”

“比你想的还厉害。”洛咏生笑叹道,“她们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据我所知,这位老先生从不帮任何人说话……这一次,你真的欠了很多。”

“等等。”林强也反应过来,“等于阴差阳错……你混了个了不得的岳父啊?”

“呵呵,刚刚订婚……”这次换洛咏生挠头傻笑了。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钱途 > 第476章 破局
回目录:《钱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2柔福帝姬作者:米兰Lady 3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4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5山河表里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