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金散尽还复来目录

第37——38章

所属书籍: 千金散尽还复来

  第三十七章阴差阳错情难理

  看着那佩,金还来犹未反应过来,喃喃道:“信物?什么信物?”

  “定亲的啊,”邱灵灵轻声,“他说要选最好的聘礼,所以要过两日,先把佩给我了。”

  金还来手一抖,放开她。

  邱灵灵抬脸。

  金还来侧过身看着窗外,好半日才费力地开口,声音沙哑:“你肯定,他会对你很好?”

  邱灵灵“恩”了声:“他说只疼我一个。”

  不论真假,以易轻寒的身份,能答应这样的条件已经不容易,翡翠青龙佩是易三公子的随身佩饰,有了它,不用带一文钱就能走遍天下,如今易轻寒舍得给她,也算是表明诚意。

  也好,她已经放弃了,至少易轻寒会保护她,不会让她受委屈,而他,也就不用再担心,所有事情全都解决了,多好,金还来微笑,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不要。

  邱灵灵走到他面前:“你不高兴吗?”

  金还来摇头:“很好。”

  “这样啊。”邱灵灵转身要走。

  金还来叫住她:“你……等等。”

  她站住。

  许久,金还来缓步走过去,手上握着支晶莹剔透的钗,钗头是只紫色小蝴蝶:“翡翠青龙佩价值连城,我们千手教总不能比易家低了去,这钗便送你作嫁妆。”缓缓将钗送入她发间,又拉拉那束发红绳:“女孩儿家该好好打扮,稍后去我那屋子看看,想要什么便拿什么。”

  “不要了,”邱灵灵低头,从怀中取出件东西,“我只要它就好。”

  火蟾,小丫头帮着老东西捉弄人,而后却因祸得福捡回一条命,想到旧事,金还来笑了,小丫头带这个,莫非将来远隔千里,还要记着本教主的丢人形象?

  “今后当着人,不要再说是我师妹,就说,是我妹妹。”易轻寒说得对,不如给她个好身份,千手教教主之妹,过去至少不会吃太大的亏。

  邱灵灵“哦”了声。

  沉默。

  “要嫁人了,不要再穿黑衣裳。”

  “易哥哥说了,今晚陪我做衣裳。”

  金还来点头,转身:“去吧。”

  片刻的寂静,轻巧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越来越远,带走他全身的力气,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如同破开的茧,只剩下一具躯壳.

  临安城绮云庄是江南最大最上等的绸缎庄,本是江家的产业,自江家败落,便由夏家布庄并了过去,然而在两个月前,江南突然出现一家流云庄,所出主要布料竟与绮云庄的一模一样,价格却便宜许多,抢走了绮云庄大半生意,夏家支撑不过,只得拱手将绮云庄的经营权卖给了易家,如今所有绮云庄的货都由易家分店出售。

  从铺子里出来,两个仆人各抱着一匹精美的布,公子停下脚步,侧脸吩咐两句,两人便抱着东西回去了,只剩了刘白跟着。

  公子转身看身边人:“怎的不高兴?”

  整个下午邱灵灵一直都默默不作声,此刻见他问,不由“啊”了声,回过神,摇头:“没有啊。”

  髻鬟斜掠,不比假小子打扮活泼,却凭添了几分艳色,如清水鲜花般的美丽,发间那只紫色小蝴蝶尤其引人注目,公子探手取下,皱眉:“蝴蝶紫玉钗?”

  邱灵灵垂下眼帘,“恩”了声。

  桃花眼中目光闪动,公子淡淡道:“金还来送的?”

  邱灵灵点头。

  公子看了她半晌,忽又笑了,柔声道:“此物天底下仅有一支,金教主果然有心,你带着也好看。”将钗送回她发间,顺手替她整理凌乱的发丝,修长漂亮的手指缓慢且轻柔地从光洁的额上抚过,小猫,既已应了我,我让你养伤便是,可休想再回头,休想。

  总算察觉到他动作暧昧,邱灵灵赶紧后退一步。

  公子仿佛没看见,拉起她就走:“往常在北方,就听说江南夜色不错,想来你最熟,陪易哥哥去游河可好?”

  那手十分温暖有力,不容抗拒,邱灵灵越发红了脸,只得放下心事,跟他往河边走了.

  天气虽凉,河上却很热闹,水光闪烁,彩船如锦,原来自晴思姑娘喜欢游河,连带着城里有名的花魁头牌都出来了,跟上这股风。

  金还来在不在?邱灵灵忍不住放眼寻找,忽然发现了什么,指着河上一艘花船,拉拉公子:“那个姑娘好象在看你啊。”

  舱帘半撩,有个美丽的女子手扶舱门,探身朝这边看,长袂半遮粉面,秋波暗送。

  果然有人认了出来:“轻羽姑娘!”

  “她难得出来。”

  “在找人?”

  议论纷纷,许多人忍不住转脸,寻找那个风流人物,半是疑惑半是妒忌,心里都明白,当红的头牌姑娘这么做,无疑是在邀请情人,此刻谁若上去,也算是件风流韵事。

  见小猫望着自己,公子也朝那边看了眼,随即露出恍然之色,不动声色地挡住她的视线,扳着她的肩转了个身,微笑:“可是你弄错了,她是在看刘白,刘总管。”

  邱灵灵看看刘白,又望着他,目光在二人脸上扫来扫去,将信将疑。

  刘白已经目瞪口呆,不是吧,没见过比你还会找替死鬼的!

  公子转脸:“没见人家姑娘在等你,还不过去招呼?”

  凭什么你这些烂帐要推到我头上,你他妈哄小姑娘,也不用这么无耻吧!作为一个合格的心腹下属,刘白深深明白必要时替主子背黑锅的道理,然而这种事对于我们“不好女色”的刘总管来说,简直太太太过分了!这一刻他忍不住有“去他妈的总管,老子不当了”的冲动,不过这冲动很快就消失了,因为第一,不合算,第二,不敢。

  于是他只有咬牙抗议:“公子……”

  “我这里不妨,”公子打断他,“想是你许久不去,人家姑娘等得心急,还不快去看看,休要叫她责怪你失礼。”

  总管是做什么的,主人的任何事都要管解决,大至生意客场,小到风流旧帐,刘白一脸愤怒,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花,也不吭声,掉头就朝那花船走。

  公子这才笑了,揽住身边人的肩:“我们去那边。”

  邱灵灵忍不住回头,怀疑:“他好象在生气。”

  公子含笑摇头:“他害羞。”.

  晴思今晚没有去游河,此刻她正皱眉坐在一旁,看对面的人喝酒。

  三杯,只喝了三杯,他便将杯子丢出去了,然后痴痴看着面前那张脸,目中竟有几分醉意。

  晴思轻声叹了口气:“心情不好?”

  金还来收回目光,冷冷道:“喜欢的东西不能要,你说好不好。”

  晴思莞尔:“为何不能要?”

  金还来不语,起身。

  “还有伤心事?”晴思跟着起身,行至他身旁,手顺着后背缓缓滑上他肩头,“你说的,是上次来的那个姑娘?你可是怕要了她,会对不起别人?”

  金还来身体微僵,低头看她。

  “如此,不如任她去,可以喜欢的东西有很多,何必惦记那一件,”低低的声音在耳畔,“她对你,未必有你想的那么好,就像你师父。”

  最信任的恩人却是害他的人,还能信任谁?明亮的眼睛里泛起更多冷意。

  晴思笑了,拉过他的手放到脸上:“其实你还有我。”

  熟悉的脸,很快又与记忆中那个人重合在一起,愤怒的同时,痛苦与内疚也全都涌了上来,那个女子因为他付出性命,惟有她对他是真心的,而他却在为另一个人伤心。

  “琴儿……”手开始主动在她脸上摩挲。

  “琴儿不在了,对不对,”晴思何等聪明,立即扬脸,好让他看得更清楚,声音越发温柔,“我却可以一直陪着你。”

  不知是喝了酒还是什么缘故,面前美丽容颜开始模糊,连带着记忆中那张脸,一起模糊了,似在渐渐远去,竟依稀又变作了小丫头。

  小丫头放弃,是最好的结果。

  有那一刻,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情狂躁无比,转身抱起她.

  高高的鼻子,俊美的脸上带着许多痞痞的神气,那双眼睛原本灿若星辰,然而每当看着她时,总会突然变得黯淡,此刻更是显得落寞无比。

  纤纤玉指从紧实的手臂上划过,渐渐往下,划过手肘下那道紫色的形似枫叶的印记。

  晴思奇怪:“这是胎记?”

  金还来一直沉默发呆,仿佛在想着什么事,闻言看她一眼,淡淡道:“跟师父炼毒的时候,有一次解毒晚了半个时辰,留下的。”

  晴思先是错愕,随即低了头不说话。

  以身试毒,能有今日的地位,绝不会那么轻松容易,必定也受过不少苦。

  美目中闪过一丝迟疑之色,很快她又恢复平静,指尖在那印记上轻轻划着。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就算在某些时刻,防备心也丝毫不减,就连她有意无意的触碰,稍有动作他都会发现,幸亏她几次反应快,装作无意混了过去。

  金还来缩回手,起身穿好衣袍,走了两步又停住:“你……”

  “你不必内疚,”晴思打断他,低声,“是我自己愿意的。”

  沉默半日。

  “你先住在这里。”说完这句,他大步出门去了。

  拥着薄被,晴思缓缓地躺回床上,疲惫地闭上眼睛,一丝的笑意却渐渐在唇边荡开,没有预期的顺利,但这个人能被她留住,那么,没有白白付出.

  第一眼见到金还来,他居然提着个酒坛坐在树上,江小湖叹了口气,走过去倚着树干,金还来是不喝酒的。

  “出了什么事?”皱眉。

  “能有什么事,本教主好心请你喝酒,”金还来瞟他,将酒坛丢过去,“上好的竹叶青,给我喝光,不许浪费银子,剩一口本教主剥你的皮。”

  江小湖苦笑:“一坛?我喝光?”

  金还来瞪他:“少废话,我已经喝了一半,那一半是你的。”

  酒果然只剩了半坛,江小湖抽抽鼻子,看看脚下土地,骂:“你喝个屁,是喂树喝了吧。”

  金还来跳起来。

  没等他说话,江小湖已经闪到一边,连连点头:“你喝过你喝过,我看错了,那是树的尿。”

  金还来气得发笑,哼了声,重新坐下。

  江小湖摇头,抱起酒坛就喝。没办法,朋友心情不好,你就得负责给他当出气筒,而且不能有半句怨言,正如他毫无怨言替你办事一样,其实可以自我安慰,至少,别人享受不到这殊荣,出气筒也不是随便哪个人都有资格当。

  金还来开始说正事:“监视你的那些人都不见了。”

  酒坛“砰”的摔到地上,江小湖抹抹嘴:“好酒,好酒。”

  “他们是兰家派来的。”

  “好酒,好酒。”

  金还来怒:“问你话呢。”

  “没见过喝醉的?”江小湖懒洋洋看他一眼,“好酒,就是太少,还有没有?”

  金还来失笑,骂:“本教主见你穷,破费请你,你他妈还敢嫌少?”

  江小湖道:“在越吝啬的人面前,就越要嫌少,气死他才好。”

  金还来懒得理他:“你如今既知道是谁,打算几时动手?”

  江小湖收了笑,沉默片刻,没有回答:“他这些年说是退出江湖,其实在暗里广植势力,还建了个隐秘的庄子,设了许多机关阵法,足挡千军。”

  金还来道:“那就探清他的底细再动手。”

  江小湖点头,眼神黯下去:“兰家与江家是世交,我当初也万万没想到会是他。”

  金还来看他:“你老婆也是兰家人,怎么办?”

  江小湖叹了口气:“那要看她怎么办。”

  金还来淡淡道:“我早提醒过你,身边的人未必都像你看到的那么好。”

  觉得他这话说得怪异,江小湖愣了愣,皱眉打量他片刻,摇头:“无缘无故捡到个老婆,又漂亮又聪明,早知道不简单,如今……”

  “她未必会帮你。”

  “一边是她亲爹和亲姐妹,怎样帮我?”江小湖一笑,“只要她不插手此事便好,我给过她机会。”他看着金还来:“无论如何,她若真愿意当我这穷小子的老婆,我就不会不管她。”

  “想不到你还是个多情种子,随便。”金还来冷笑,跳下来走了。

  第三十八章一语多情伏杀机

  天气越来越冷,易家长辈已来信,邱灵灵的婚事正式定下,迎娶日子定在来年春,一应都是易轻寒在安排,金还来时常去议事厅走一圈,却再没有回过金园,或者是害怕回去,易家送来聘礼也没有表态,好在千手教事多,又有天水城的事,忙得他两边跑,也就无暇多想。

  美人拥被而卧,额上微微见汗。

  起身穿戴完毕,他忽然道:“你可是在怪我?”

  晴思不解。

  他回身:“这么久,我并没安置你。”

  明白他的意思,晴思低头:“原是你买了我这半年,我自情愿,又怎会怪你。”

  沉默半晌,他走了几步:“我答应过师父,要先找个徒弟,为千手教找个新教主。”

  晴思坦然:“我知道。”

  他没有看她,淡淡道:“你若真要跟着我,就等几年,过些日子我会先给你赎身,找个地方安置,须记得,这都要你自己愿意,可以反悔。”

  晴思目光微动,莞尔:“你并不喜欢我,却愿带我离开这种地方,我还能说什么。”

  金还来不语。

  晴思想起一事:“你住在哪里?”

  金还来道:“金园。”

  晴思咬了咬唇,轻声:“晴思出去……不与你住在一起吗?”

  “金园住不下。”

  “那位灵灵姑娘想是也住在金园?”

  金还来看她一眼,声音冷了些:“她是我师妹,父母双亡,除了金园无处可去。”

  “你不必多心,我不过顺口问问,别无他意,”晴思笑了,“既是师妹,师父去了原该照顾,你也太看低了我,我岂是那等小器之人,争这些。”

  和那个女子一般善解人意,金还来默然半晌:“多谢。”

  “你几时这么客气了。”晴思浅笑.

  夜色将临,天气又冷,行人渐稀,小小人影沿着山道往回走,白色外衫,丁香色的裙子,裙边绣着典雅又不失活泼的紫色小蝴蝶花纹。

  身后有掌风袭来。

  感受到危险,邱灵灵本能地闪避:“你是谁?”

  来人不答,招招凌厉。

  邱灵灵虽有金越亲传的内力,却并没认真练过多少拳法掌法,招架几下便觉吃力,定睛一看,发现此人穿着夜行衣,连眼睛也几乎蒙上。

  迎面一掌劈来,邱灵灵立即断定,这是个女人的手。

  打不过自然要跑,奈何此人武功胜她许多,并无脱身机会,情急之下,她面露喜色,看着来人身后:“金还来!”

  那人出手果然慢了些。

  赢得空隙,邱灵灵转身就要逃,谁知就在此时,一件东西从怀中落下,滚到旁边,顿时她也顾不得别的,忙扑上去捡。

  腰间一麻,她整个人软倒在地。

  来人俯身拾起那火蟾,目光冷冷,忽然开口:“火蟾,你哪来的这等宝贝?”声音低哑,明显是经过改变的。

  邱灵灵急:“别人送我的,还我啊。”

  金还来给的?目中有了恨色,她抬脚就朝地上人踢去,不料眼前忽有人影晃过,紧接着左肩已中了一掌,她情不自禁痛哼一声,倒退好几步才站定。

  “我的人最好不要动。”淡淡的声音,公子俯身抱起地上人。

  穴道得解,邱灵灵接过火蟾,松了口气:“你抢回来啦。”

  公子含笑:“既是你的嫁妆,自然要抢回来。”

  黑衣人这才发现,火蟾竟已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夺去,可见此人已经手下留情,并不想取她性命,肩头剧痛,她不敢再多作停留,咬牙掠走,顷刻便失去踪影。

  公子奇怪:“她为何要杀你?”

  邱灵灵摇头:“我不知道啊,你不认识她?”

  “不认识,”公子沉下脸,“怎的不听话,天黑了还要跑出来,若非我寻你有事,今日岂不凶险。”

  见他生气,邱灵灵也觉心虚,拉他:“你别生气啊,我……只是想找金还来。”

  找金还来?公子看了她半晌,微笑,目光却冷了下去,他抬手抚摸那张小脸:“笨丫头,你将来是易哥哥的妻子,可不能总想着他。”

  邱灵灵垂首,轻声:“不是,他很久没回来了,教里有事。”

  公子不动声色,拉起她就走:“金教主不是经常在晴思姑娘那儿么,方才听说有人要为晴思姑娘赎身,不知可是他?”

  邱灵灵手一抖,金还来喜欢美人,却从不会为谁赎身。

  公子道:“她来了,你再住金园多有不便,不如易哥哥替你寻一所宅子?”

  邱灵灵缩回手:“我回去看看。”飞快朝山上跑了。

  冷风中,公子脸上笑容似乎也被吹得有些冷,带着冷意,他转身,缓步下山.

  金还来不常回来,回来也多是在厅上处理事务,因此金园越发冷清,哑仆们反倒清闲了。

  满屋子光华灼灼,金还来在一堆宝贝中间发呆,好半天,他才伸手拿起件刺绣精美的红锦披风,这是四年前从大理国皇宫贡品里取出来的。

  照他素日的习惯,是绝不会为这些破事烦恼的,不过是烟花之地,花钱取乐而已,除了小丫头,他从没想过会再留一个人在身边,但这次不行,面对那张脸,他走不了,她已经成了那个女人的化身,他不能置之不顾,好在晴思也算善解人意,放在身边不算什么坏事。

  “你回来了啊。”身后轻轻的声音。

  金还来猛地转身。

  邱灵灵手扶门框,身上已经不再是黑色衣袍,而是最雅致的少女打扮,这么久不见,身子单薄了许多,大约是门口风太冷,又或者是灯笼光线的缘故,小脸有点发青。

  选择易轻寒是对的,至少,不必因为一时恶作剧的话而穿两年难看的黑衣裳,金还来微笑:“回来了。”

  隔着一堆珠宝,二人遥遥对视。

  “你要给晴思姑娘赎身吗?”

  “恩。”

  邱灵灵垂下眼帘:“那……我要搬出去吗。”

  金还来沉默半日,道:“她不会住这里。”

  邱灵灵点头,重新抬脸笑了:“我十七岁了。”

  小丫头来的时候只有十四岁吧,十七岁,近三年的时光就这么过了,日子走得真快,太快了,金还来移开目光,径直朝门外走,忽然想到她有畏寒的毛病,路过她身边时,他停住脚步,将披风递过去:“穿上。”

  邱灵灵不接:“我已经有火蟾,不要别的。”

  金还来也不多说,胡乱将披风往她肩头一丢:“回房间,这儿冷。”

  邱灵灵不动,喃喃道:“金还来,你也喜欢我的啊。”

  伤口猛然间又被撕开,只有更多更剧烈的痛,金还来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染上了心痛的毛病,什么也说不出来,逃也似的走了.

  走进房间,公子没有坐,只是负手立于桌前,晴思也不说话,神情有些不安。

  “你要找的是金还来。”

  “我并不知道她是你的人。”

  “如今知道就好,”公子转身,恢复亲切的微笑,“我不明白,不论出于什么缘故,你也不该留意到她,想对她下手。”

  晴思默然。

  公子越发觉得有趣:“莫非晴思姑娘心软,连大仇也忘了?”

  晴思脸色略白,咬了咬唇,忽然抬眼看他,冷冷道:“你的女人却惦记着别的男人,岂非也好笑得很?”

  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凌厉之色,公子收了笑。

  意识到话说得不对,晴思退了两步,重新垂首:“我如今总算知道,你为何会帮我,但他若惦记我,对你也只有好处。”

  公子淡淡道:“你要你的,我取我的,这就对了。”

  晴思松了口气:“放心。”

  夜色已沉,灯火初上,街头夜市开张早,行人还很多,眼见公子与刘白离开新晴楼,小摊前一个女子放下香囊,带着丫头转身离去.

  小园门口,邱灵灵正要进去找易轻寒,可巧却见程晓琳迎面出来,知道她是易轻寒的表妹,又因为上次的误会,她有些不安,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

  倒是程晓琳见了她,立即站住脚步,先开口:“表哥好福气,原来是千手教教主的妹妹,往常倒是我失敬了。”

  听出话中嘲讽之意,邱灵灵不说话。

  易轻寒会突然定下亲事,而且还是江湖第一大教教主之妹,这是程家万万想不到的,易家素来志在朝廷,照理说不会热衷与江湖帮派联姻,谁知两位老人家竟无异议,如今程家算盘落空,碍着面子不得不上门道贺,程晓琳是个心高气傲的人,不肯输了这口气,偏要亲自送礼物过来,如今遇上邱灵灵,忍不住出言讽刺,哪知并没有想象中的回应,更觉不快。

  她毫不在意往前走,只在擦肩之际低声冷笑:“易家人多得很,上有我姨父姨母,你以为他娶了你,就能坐稳这个位置,别不识高低。”

  发现不善,邱灵灵警惕:“易哥哥喜欢我的。”

  程晓琳道:“他如今被你迷住,当然护着你,将来他免不了要纳姬妾,你以为你能迷住他一辈子?”

  邱灵灵撇嘴:“易哥哥说了,他不会找别人。”

  程晓琳只当是挑衅,气得:“你……”

  见她这模样,邱灵灵却明白了,喃喃道:“反正他不要你,你喜欢他也没用啊,易哥哥喜欢我,我也打算喜欢他了,你该去找喜欢你的人才对。”

  从未听到过这种古怪的理论,把个程晓琳气得怔住。

  “我先进去啦。”邱灵灵要走。

  程晓琳突然冷哼一声:“他娶你不过是因为千手教,出去打听打听,城里四个花魁他就叫过三个,昨晚还去了新晴楼,你以为他真的有多喜欢你?”

  邱灵灵愣住。

  自觉出了胸中恶气,程晓琳颇有些快意,转身走:“想做易家三夫人,我劝你趁早收了这心。”

  其实婚事既定下,程家再有不甘也没办法改变,程晓琳这么说不过是想扳回点颜面,故意刺她罢了.

  目送程晓琳走出园门,邱灵灵还站在原地发愣。

  “怎的呆了?”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转脸,公子已站在身边,绣着金边的紫色披风,典型的贵介公子装束,越发衬得他面如冠玉,身材颀长,潇洒不俗。

  秀眉微蹙,他不动声色:“表妹方才送了贺礼来,怎的又不高兴?”

  邱灵灵迟疑:“她喜欢你啊。”

  公子微笑:“可易哥哥喜欢你呢。”

  邱灵灵脸一红,低头:“你去过新晴楼吗?”

  “去过,”公子毫不迟疑,“昨晚想着替你找金教主,或许在晴思姑娘那边,因此顺道去看了下。”接着又奇怪:“你如何知道?”

  邱灵灵反倒被问住了。

  公子拉过她,叹息:“晓琳素来是这样,你相信易哥哥还是相信她?”

  邱灵灵对程晓琳本无好感,看了他片刻,眨眼:“不是啊,她故意想气我。”

  公子点头:“她还说了什么?”

  邱灵灵红着脸支吾:“她说你找过花魁……”

  “你信?”

  大眼睛虽有疑惑,无奈他一脸坦然,邱灵灵终于还是摇头。

  “这就对了,”公子对这个答案很满意,含笑道,“是刘总管叫的,不信你去问他,他亲自用车接回来的。”

  三米开外,走过来准备禀报事情的刘白倏地顿住脚步,妈的,只顾着讨未来老婆欢心,不拿本总管的形象当回事吧!我怎么以前就没发现过公子这么卑鄙!

  公子抿嘴,耐心开导:“你看除了易哥哥,别的男人都不是好人。”

  邱灵灵瞧了瞧他,突然笑起来。

  刘白铁青着脸,转身就往回走,过分,太过分了,你也好意思说别的男人,什么叫无耻!什么叫斯文败类!是可忍,孰不可忍!

  公子面不改色,拉着她往园子深处走:“那边菊花开得正好,我带你去看看。”

  “好啊。”

  “可要搬下来住?”

  “不用啦,”邱灵灵声音低了许多,兴致全消,“金还来说,晴思姑娘不会住金园。”

  公子脚步顿了下:“这样也好,我正要离开些时日。”

  “你要去哪里啊?”疑惑。

  “有些生意上的事要过去处理,”公子避重就轻,“今后我不在,不要乱跑。”

  邱灵灵点头。

  小猫点头向来作不得数,公子叹气,看来还得多派几个人跟着。

  邱灵灵想了想,眨眼:“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见她这么问,公子停住脚步,桃花眼含笑:“不会太久,灵灵越是想念,易哥哥就越早回来。”

  头一次听到这类情话,邱灵灵“啊”了声,脸忽地红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又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只傻站着不吭声。

  小猫呆头呆脑的,公子假作不见,拉着她走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官赐福作者:墨香铜臭 2第二十八篇 宇宙最强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神工作者:任怨 4第一卷 东林皆石作者:猫腻 5六爻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