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金散尽还复来目录

第21——22章

所属书籍: 千金散尽还复来

  第二十一章知命多无奈

  退身谷的石屋内,金越不声不响坐在小杌上,气色似乎不太好,在他身边摆着个火炉,炉上有只瓦罐,其中热气腾腾,整个房间药香弥漫。

  旁边,金还来实在忍不住了。

  “喂,你好歹也是师父,徒弟一夜没回来,你就不问声?”

  “我忙。”

  “忙?”金还来气得笑,看着他面前那堆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和各种草药,放软语气,“人是我带来的,好歹你该看着我的面。”

  金越头也不抬:“教主的面子还不小。”

  金还来无语。

  “不看你的面,老夫也不必急着弄这些东西,”金越冷笑,“休要再说话,此药研制出来,你感激都来不及。”

  金还来“切”了声,转身正要走,迎面却进来个仆人:“教主,金园送来的信。”

  “又是易家?”看清封面上的字,金还来不觉奇怪,待拆开看了几行之后,他立即皱起眉,什么话也不说,将信往怀里一揣,大步出门去了。

  身后,金越正让仆人将药从瓦罐里倒出来,喂给一只蜷作一团浑身哆嗦的小狗.

  “我听说表哥收了悬赏的榜,可是找到佩了?”

  公子不动声色:“不慎掉在园子里,摔坏了一处,今日清早便叫人送去让张振重新修补,或者过些日子就能取回来了。”

  “找到就好,省得姨妈知道后生气,张振的手艺天衣无缝,看不出来的,”程晓琳放了心,掩口笑,“表哥这般粗心,早该有个教训才对。”

  的确是个教训,又要重新寻购翡翠了,公子叹息:“出来这么久,姨父姨母必定着急得很,我叫他们送你回去。”

  程晓琳似有不悦:“爹娘知道我来你这里,表哥总是赶我走。”

  公子笑:“怎敢撵妹妹走,既如此,就留下来用午饭吧。”

  程晓琳也忍不住笑了,起身:“算啦,我知道表哥生意忙,事也多,不过说笑罢了,怎好打扰你!”

  公子欣然:“怪不得母亲常夸赞妹妹懂事。”

  程晓琳眨眼:“原来姨母曾提起我?”

  公子尚未回答,一仆人掀起竹帘走进来,才叫了声“公子”,忽瞧见程晓琳也在,立即闭了嘴,面有难色。

  公子挑眉,示意他往下说。

  仆人迟疑了一下:“南楼上那位姑娘方才醒了,也不吃东西,只说要见你,想不到才一会儿工夫又睡过去了,公子看……”

  听说中了‘半月露’的人最是嗜睡,公子毫不意外,摆手:“我去看看。”眼睛却瞟着程晓琳。

  男人有这些事并不奇怪,何况他还未娶妻,也没人能管他,不论如何,将来他只会有一个明媒正娶的妻子,其他女人算什么,顶多是姬妾之流罢了,程晓琳自小受的也是当家主母的教导,知道某些事是必然的,于是勉强笑了下,起身:“我先回去了。”

  公子关切:“我叫人送妹妹。”

  “不用。”恰到好处地表现出一分酸意,她咬唇,头也不回地出门离去.

  南楼上进门是个小花厅,里间是书房,几个下人都守在厅外,公子尚未婚娶,出门时没带女眷,自然也就没有侍女,随身伏侍的都是一众仆人书童,如今书房里躺着个姑娘,他们也都不便呆在里头。

  迈进小花厅,公子忽然停住脚步:“都下去吧。”

  众人退下。

  公子缓步行至书房门前,亲自打起帘子,走进去。

  原本书房里只会躺着只昏迷的小猫,而此刻,榻前却已经多了个黑衣人,正俯着身掀开那些厚厚锦被,打算将榻上人抱起。

  见他进来,那黑衣人既不意外也不抬头,手指一弹,不知什么东西飞来,很快发出“噗”的一声,如烟雾状在公子身边散开。

  公子不动。

  那人这才有些吃惊,不假思索便欺身上来,狭小的空间,两道影子悄无声息闪动,只听得隐隐的掌风,瞬间,二人便过了十几招。

  终于,公子抬手硬接下他一掌,各自退开。

  一袭黑衣,加上宽大的披风,使他身材看上去比较高大,俊脸微侧,高挑的眉毛,挺挺的鼻子,整张脸无端挂着一丝痞气,亮闪闪的眼睛里犹有诧异之色。

  公子微笑:“金教主好身手。”

  语气很温和友好,但金还来一向不怎么喜欢这种客套的调子,所以只哼了声表示招呼:“你练过清心诀。”

  公子承认得很干脆:“迷药对我没用。”

  “你不该有这等内力。”

  “不奇怪,我十五岁那年,曾得少林六位长老相助,合力替我打通了任督二脉。”

  任督二脉一通,真气就可直达丹田,省去许多冤枉路,修习内力自然比普通人快,可惜除了天生的武学奇才,普通人要打通这中间的断脉,却是件十分危险的事,以一人之力绝不可能,纵然找到几位顶尖高手相助,倘若内力深浅不一,或者手法不同,稍有闪失,都会导致十分严重的后果,轻者残废,重者全身经脉俱断,真气反噬,所有人都性命难保,因此江湖上一直无人敢尝试,何况要找到几位内力相当又手法相同的高手,已经是件难事,而找到了要说服他们答应,更加难于登天。

  金还来大为震惊,招式再好,内力相差太大也是枉然,怪不得这易轻寒年纪轻轻就能打败大内第一高手,竟是冒着凶险打通了任督二脉,实是武林中第一人:“当初短短两年之内,少林六位长老竟有四位去世,原来都是因为油尽灯枯。”

  公子很平静:“成功替人打通任督二脉,在武林中已属开先河之举,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几位长老空负一身内力,武学上却始终不能再有进境,如今能合力造就一个习武之才,他们该不会觉得遗憾。”

  金还来淡淡道:“易公子倒替他们看得开,要他们帮你,想必也费了不少力气。”

  “当时我差点丧命,一个在生死之间走过一遭的人,对什么都会看得开些,”公子面不改色,转脸看榻上,“金教主既来了,不妨先将这位姑娘带回去。”

  “她怎会在你这儿?”

  “易某以为,金教主更该关心的,是她身上所中的‘半月露’才对。”

  半月露!难怪看不出中毒迹象!金还来呆了呆,飞快俯身查看,片刻,他缓缓抱起榻上的人:“多谢。”

  公子笑而不语.

  火炉瓦罐,瓷瓶药草,还有满屋的药香,金还来面无表情站在旁边,金越安然而坐,无视他,自顾自往瓦罐里加药。

  半日,金还来开口:“你早知道她中了‘半月露’。”

  金越不理。

  金还来道:“这是在制解药吧,你会好心传她内力,原来早就打算拿她试毒。”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金越不看他,“她的内力是我传的,武功是我教的,我就算让她帮点小忙,也没什么不妥。”

  金还来冷冷道:“小忙?你怎么不拿自己试?”

  金越淡淡道:“跪下。”

  金还来没有动,双拳微握,怒视他。

  金越侧脸,冷笑:“怎么,如今当了教主,翅膀硬了,想要弑师?你的命是谁救的,你这身功夫怎么来的,当初的穷小子怎会变成今日的千手教教主,没有老夫,你会有今天?那丫头是你什么人,给了你什么好处,竟让你在我跟前这样说话?”

  久久的沉默。

  犹如一盆冷水泼下,所有的怒气,所有的尊严,刹那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早已领教过金越的毒舌,但这次的每个字都仿佛重重击在了他心上,让他狼狈不堪,无地自容。

  没有,小丫头什么好处也没有,甚至与他毫无关系,只是无意之中捡回来的一件东西罢了,但这个毫无关系的人却陪着他,至少现在会。

  金还来垂首,跪下:“弟子知错,请师父责罚。”

  金越抬手就是一耳光。

  金还来被打得侧过脸:“弟子可以为师父试毒。”

  “老夫要试毒,人多得是,稀罕区区一个丫头!”金越终于忍不住怒了,丢开药草,跳起来连扇他十几个耳光,边打边骂,“你他妈跟我这些年,死了没有?”

  俊脸微肿,嘴角沁出血丝。

  金还来不动。

  金越看了他半日,重新坐下整理药草,语气恢复平静:“老夫一生精于制毒,惟独对‘半月露’束手无策,这许多年一直试着研制解药,以示我千手教无毒不克之名,所以那日取了些放在杯子里,本是要找点别的东西试,转眼她就自己来喝了。”

  万万想不到他会解释,金还来愕然。

  金越看他一眼,讽刺:“老夫倒没想过,在教主眼里,师父是这等不堪。”

  金还来垂首:“人是弟子带来的,弟子愿领罪,求师父快些赐她解药。”

  金越沉默半日,道:“解药出了点问题。”.

  时已初夏,阳光融融,池中荷叶大片大片地伸展着,如同碧绿的小伞,叶上偶尔有蜻蜓停留,叶底游鱼悠然来去。

  “我可以搬回来住了吗?”高兴。

  金还来不答,递过一碗药:“喝。”

  邱灵灵看看他,听话地接过来喝光。

  纵使在温暖的太阳底下,那双小手仍是冰冷,金还来默然半晌,板着脸嘱咐:“我去配药,你就在这儿晒太阳,不许睡,听到没有?”

  “我会死吗?”拉住他。

  乍听到这问题,金还来一愣。

  漆黑的大眼睛深邃不见底,她认真地看着他:“我生病了,会死吗?”

  金还来静静看了她片刻,突然发怒:“死什么死,从哪儿学回来这些乱七八糟的话!”指着池塘:“想死现在就跳下去,少给我惹晦气!”

  “我会水的,”邱灵灵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抱住他笑了,“你别生气,我就是怕啊,我要陪着你。”

  金还来低头,略带着悲哀,一个毫无关系的小丫头而已,从未想过让她留在身边,然而到了真正分别的时候,还是会不舍吧,一切来不及预料就这么结束了,看,陪着我的人最后还是要离开,小丫头也一样,只是我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

  他软下声音:“学了功夫都会这样,过几天就好。”

  “这样啊,”邱灵灵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抬手摸他的脸,“有人打你了?”

  金还来偏开脸,瞪眼:“胡说,谁敢打我?”

  “哈,我知道了,是师父!”

  “晒太阳,不许睡觉!”.

  日子飞快流逝,这是金还来有生以来最忙碌的六天,几乎没有睡觉,脾气也越来越暴躁,金园的哑仆们都过得小心翼翼,很小的事情可能都会惹来他一通火。

  小丫头的脸色却一天比一天差,有时见她困倦至极,却因为他的嘱咐强撑着不肯睡去,他甚至想,算了吧,不用再留了,可是每当那双冰冷的小手抱住他的时候,他又动摇了,到底不忍心放。

  “半月露”实在阴毒至极,祛寒回阳的药差不多都用上了,却收效甚微,究竟还差什么?

  一天,还有最后一天,令人绝望,他胡乱摆弄着各种瓷瓶。

  “金还来。”

  “叫怎么!”语气虽粗暴,他还是丢下瓶子走过去。

  温暖的天气,邱灵灵身上却裹着厚厚的银狐皮袍,整个人偎依在火盆边,青白的脸,连嘴唇也没有血色,大大的眼睛也没那么有神了,目光迷离。

  见他发火,她垂首不敢说话。

  金还来默然片刻,蹲下身,拉起她一只手,冰冷彻骨,瘦得可怜。

  “还冷?”

  “我好困。”小声的,她抬起眼帘,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不能睡,便是清醒地忍受寒毒的折磨,到了这种地步,金还来静静地看着她,看着那张困倦至极的小脸,悲哀地想,够了,既然留不住,就让她好好走吧。

  他决定放弃努力了,喃喃道:“想睡就睡。”

  她揉揉眼睛,轻声安慰:“你别担心,我就是有点冷,你去拿酒来我喝好不好,我不睡。”

  岂只是“有点”冷,金还来点头:“金园没酒,我叫他们去买。”

  大眼睛又恢复了神采,带着几分狡黠,邱灵灵一本正经:“不用买,我有酒啊。”

  “在哪?”

  “你那个宝贝屋子里。”

  第二十二章妙酒可回春

  琳琅的珠宝堆中,金还来果然找到了一坛酒,就藏在那几棵大珊瑚树后面,已经启封,里头似乎只剩了半坛,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忘了小丫头是个酒鬼,金越不让弟子喝酒,所以她才会将酒藏到这地方吧。

  南边的荷叶已经叫人拔去了一半,宽阔的池面上水波粼粼,浮光跃金。

  头顶艳阳当空,金还来却如同抱了块冰,寒气不断从怀中渗出,他从未这么喜欢过太阳,日精本就是世间至阳之物,何况午时正是阳气最盛的时候,他早已发现,每每在太阳底下,小丫头就不再哆嗦,脸色也会好些,但只晒晒太阳来对付体内“半月露”的寒毒,显然是远远不够。

  金还来沉默,一只手替她倒酒。

  邱灵灵抬手端起酒闻了闻,惋惜:“味道没先前好了。”

  大大的玉杯,小口小口地喝光。

  几杯过后,大约觉得太无趣,她望着他:“你也陪我喝好不好?”见他没有立即回答,她忙恳求:“就一杯。”

  “好。”

  她高兴,举杯递到他唇边。

  他低头,就着她手里饮干。

  酒味很淡,不够辛辣,带着些苦涩的味道,胃本能的抗拒,金还来费力地咽下最后一口,忽然被呛住,久违的灼烧感在喉咙间蔓延,一直到心上,烧得心隐隐作痛,俊脸涨得通红。

  邱灵灵笑着拍他:“你不会喝酒。”

  金还来瞪眼.

  大约是日头太烈,惨白的小脸竟生动许多,这情景,让金还来又想起了那夜,小丫头在月光下喝酒,笑容却如阳光般灿烂。

  酒没喝到一半,那双大眼睛已是半开半合了:“金还来,我……还是想睡觉。”

  金还来接过杯子放到旁边,淡淡道:“那就睡吧。”

  邱灵灵摸摸他的脸:“你也好几天没睡,是不是也很困?”

  又被轻薄一道,金还来没有躲开:“我不困。”

  精神果然是超越肉体的,几天不休息,仍可以保持精神十足,但肉体上的表现却很明显,俊脸上神情同样困倦,颜色暗淡,眼圈已经发黑。

  邱灵灵看了他半晌,忽然直起身凑到他耳边:“天天都喝药,我病得很重对不对?”

  小丫头到底不糊涂,金还来点头:“对。”

  “那我先睡,醒了再喝药,好不好?”

  “好。”

  “你也睡吧。”

  “好。”

  她不放心地嘱咐:“记得叫醒我啊。”

  金还来看池水:“我尽量。”

  得到承诺,她放了心,几乎在闭上眼睛的同时就睡着了。

  实在太困倦,进入睡眠那一刻,小脸上瞬间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解脱的神情,细密的睫毛,唇边的笑,无处不透着恬静的美,所以有句话,一个人在睡着的时候是最动人的,没有心思,没有算计,没有愁苦,那种轻松平和的表情,许多人醒着的时候都没有。

  我希望我能叫醒你,但世上有个词叫无能为力。

  金还来缓缓低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又移开目光,望着池上清波,正午的阳光有点强烈,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热,因为怀中人身上散发的寒气越来越浓,透过他的衣衫,渗入肌肤,直凉到心里。

  看看,这世间有很多事都是你不能左右的,一夜之间你可以变得一无所有,身无分文,所有人都离开,现在有钱了,愿意陪着你的人仍会被夺走,再多的钱财也留不住,生离,死别,都这么凑巧的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金还来摇头。

  别,别这么想,小丫头只是失去亲人,才会对他有着本能的依恋,而他也只是贪恋她的陪伴罢了,就好比离群的雁,走到一起可以暂时作伴,她需要他的保护,他却觉得有个东西陪着感觉还不错,仅此而已,既然没打算永远留在身边,那么她迟早都会离开,早点晚点也没什么区别吧?

  金还来默然。

  不,我宁愿她活着离开.

  夕阳西斜,地上的人影渐渐被拖长,几个哑仆站在远处,遥望这边,神色似乎也有些难过,小姑娘跟他们都太熟了。

  不知何时,怀中散发的那股寒气已经弱了下去,金还来一直没有动,也没有低头看,他答应叫醒她,但没有勇气去叫。

  直到她轻微地动了下。

  目光一窒,他缓缓垂首,轻声:“灵灵?”

  没有动静,似乎刚才感受到的都是幻觉,她沉沉睡着,由于夕阳的映照,那苍白的小脸上居然有了一丝浅浅的血色。

  微弱的气息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迟疑着,他忍不住抬手抚上那张脸。

  原本冰凉的脸竟有了温度!

  金还来倏地转过脸,眼睛直直盯着身旁的酒坛,不会,那么强烈的阴寒之气,岂是区区几杯酒就能解决的,但小丫头一直在自己眼皮底下,哪里见她碰过别的东西?

  坛中还剩少少的酒,他一只手提起晃了晃。

  酒坛重重地摔到地上,裂成好几片,酒水四溅,芳香四溢,同时有东西一骨碌滚了出来,映着太阳,颜色愈发鲜艳美丽——那是只火红的蟾蜍。

  金还来呆了半日,微笑。

  老天你玩我吧,要金大爷表演生离死别?

  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双腿已经有些僵硬,心情却是从未有过的畅快,金还来紧紧攥着火蟾,抱着小丫头站起来,忽瞥见远处观望的那几个仆人,不由怒目。

  妈的表演看够了吧,本教主剥你们的皮!.

  火蟾,原产关外沙漠湿热之地,敛日月精华,其性至阳,去寒解毒之良药。这种稀世宝贝无论到谁手中,都会好好收藏爱如珍宝,只不过这只火蟾偏偏意义非凡,代表了当初金大教主扮女人的屈辱历史,自然不受待见,不知丢在了哪个角落,被间歇性遗忘掉,想是小丫头无意中拿着玩,不知怎的竟掉进了酒坛里。

  金还来抱胸:“是不是觉得很失败?”

  “想不到,真他妈的想不到……”金越一脸挫败,将火蟾丢还,喃喃地骂,“老夫苦思多年的难题,就这么区区一块破石头就解决了。”

  见他眼睛周围也有浅浅的青黑色,金还来不忍,还是说了实话:“只用它也不行,须配着药,你老的苦心没有白费。”

  金越点头:“这是自然。”

  说话间,邱灵灵飞快从门外跑进来,肩上挎着个包袱,小脸已恢复了血色,大大的眼睛神采飞扬:“金还来,东西我都准备好啦!”

  金越扬眉,怎么回事?

  金还来轻描淡写:“我要带她回金园。”

  金越微愣,阴阴笑:“总算带回去养了。”

  金还来怒目:“放屁,本教主只是担心放在你这儿,将来又生出什么事,麻烦!”

  金越哼了声,叹息:“老夫收徒不慎,大徒弟做了教主,没人孝顺就罢了,如今连小徒弟也要被抢走,谁给老夫揉肩捶背?”

  他这么说,邱灵灵真犹豫了:“那我……”

  金还来举起一只拳头,微笑:“弟子愿意天天过来,替你老人家捶背。”

  金越噎了噎,挥手:“走走走,都滚远些!”

  “多谢。”金还来转身,拉起迟疑的邱灵灵就走。

  臭小子!金越瞪着二人的背影吹胡子,老天,赏我一个恭敬孝顺的徒弟吧!

  祈祷果然灵验,邱灵灵很快又跑回来,扶着门框,冲门里眨眼:“师父你别生气,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看个屁!”一只手将她拉走.

  有名的茶楼,楼上是雅间,只有两个客人,一主一仆。

  “正如公子所料,那崔有元听见咱们肯给两成利,高兴得不得了,当下就同意把崔家茶叶的经营让出来……”刘白站在旁边细细禀报,满脸敬服。

  桌上茶水半点未动,公子安坐窗前,斜斜瞟着楼下大街,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脸上表情并无意外,始终只是浅笑,一个习惯胜利的人所特有的笑。

  刘白知道他的脾气,不再多讲,试探:“要不要写封信给老爷……”

  公子忽然打断他:“千手教果然无毒不克。”

  见他冒出这样一句无关的话,刘白莫名其妙。

  公子收回视线,愉快地吩咐:“再叫他们沏壶好茶来。”难得小猫捡回一条命,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刘白习惯性地压下疑惑,答应着就要出去,哪知还未转身,就有个黑影从门外跑进来。

  “易轻寒!”.

  响亮的呼声中,刘白差点趴下,不是吧,你以为公子长相亲切,就真不当回事儿了?小野丫头竟敢直呼公子名讳!

  小丫头直接忽略他,大眼睛锁定公子,欣喜:“太好了易轻寒,我正想去找你!”

  公子笑而不语。

  显然她这么称呼并没别的意思,主人若计较未免显得小气,但也不能总让她这么叫下去,于是刘白只好代为提醒:“休得无理,这是我家三公子。”

  “三公子不是易轻寒吗?”邱灵灵疑惑,望着公子,“你不叫易轻寒?”

  见她一口一个“易轻寒”,刘白几乎要晕倒,指着她,手指抖抖抖:“你……你……”

  公子含笑打断他:“没错,我就是易轻寒。”

  倒是邱灵灵自己想起了礼貌问题,迟疑:“这么叫不对吗?你比我大,又是我们千手教的朋友,该叫大哥?”

  刘白松口气,算你明白,叫大哥是抬举你了!

  “叫易轻寒也无妨,”公子面不改色,桃花眼中眼波流动,很是友好亲切,“那我叫你灵灵?”

  邱灵灵笑了:“好啊,我也喜欢叫易轻寒。”

  刘白吐血,你们两个,没大没小…….

  待刘白出去叫茶,房间只剩了二人,公子抬手让她坐,哪知邱灵灵反倒不自在了,站在原地不动,眼帘低垂,抿着嘴,双手藏在背后,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模样。

  公子忍笑打量她,不说话。

  假小子的装束似乎从未改变过,白嫩的小脸上泛着几丝红晕,小黑猫,在男人怀里不着急,此刻怎么会害羞?

  邱灵灵轻咳,含糊道:“那天谢谢你救我啊……”

  公子恍然,对,一次没捞到好处的“英雄救美”,反倒又赔了一百多万银子,照理说,自己身上发生这种意外的几率实在很低,如今竟接连出现两次,由不得印象不深刻,但他还是很有风度:“易家与千手教素来交好,区区小事,何必放在心上。”

  邱灵灵“恩”了声,将藏在背后的右手递给他,手上是一块晶莹碧绿的翡翠:“这个给你。”

  公子更意外。

  邱灵灵眨眼解释:“我也不知道这块比不比得上你原来那个,他们都说是珍品。”

  公子皱眉:“你偷这个,就是要拿它赔给我?”

  邱灵灵点头:“其实早就想拿来给你,可前几天我病了,记得那天给过你的,你怎么又还我了。”

  原来这才是小丫头冒险偷翡翠的缘故,她还真记着赔偿的事,但堂堂易家三公子既然肯放了你,又岂会再要你的东西,公子不语,饶有兴味看着她。

  邱灵灵也不管别的,上前拉起他的手,将翡翠放到他掌心,再合拢,拍了拍:“我弄坏你的东西,谢谢你没怪我。”

  被柔软细腻的小手拉着本是件惬意的事,可听到这番话,公子又哭笑不得,谢我?你若聪明些,就该知道上次我放过你,只是因为够不上衣冠禽兽的水准而已,当真以为谁都能从我身上偷东西?你如今这些动作表情,很容易让男人变成衣冠禽兽。

  见他没表示,邱灵灵忙问:“不够吗?我今后再想法子……”

  “够了,”公子微笑着打断她,不动声色地缩回手,移开话题,“你可好些了?”

  “我吗,已经好啦。”邱灵灵往旁边坐下。

  “如今能解‘半月露’的,恐怕也只有你们千手教了,金教主果然高明。”半是恭维。

  “什么‘半月露’?”奇怪。

  意外太多,公子不再惊讶:“你的病怎么治好的?”

  邱灵灵一本正经:“吃药啊,还有喝酒。”

  公子颔首:“原来你还会喝酒。”

  “当然,我很会喝酒,”邱灵灵颇为得意,望望窗外,放低声音,“其实平日师父不让我们喝,我偷偷喝的,要不我请你?”

  正巧刘白进来,她立即跑过去递上一锭银子:“你去帮我叫坛酒来好吗?”

  好歹我也是公子的亲信,谁不给三分面子,你个小丫头片子居然大模大样拿我当下人使唤,当我跑腿的?刘白没好气:“姑娘,这是茶楼……”

  “倘若我没记错,”公子侧脸打断他,微笑,“这儿也兼卖酒吧?”

  刘白无言,不敢再坚持实事求是的作风:“好象……是有卖的。”默默接过银子,转身,公子的消息来得真是神速,我怎么就没听说这茶楼也卖酒……

  “别,不要这茶楼里的,”邱灵灵慌忙拉住他,嘱咐,“要一品堂卖的汾酒,那才是最正宗的,记得,千万别买错啦!”

  还是行家?公子忍笑:“快去快回。”

  刘白郁闷地应下,瞪邱灵灵一眼,鼻子里哼了声,快步就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2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3第八卷:长生作者:无罪 4你丫上瘾了作者:柴鸡蛋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