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金散尽还复来目录

第7——8章

所属书籍: 千金散尽还复来

  第七章归来旧地人何在

  “你怎么知道这是你家的酒?”

  “这个味道只有我娘才能酿出来,我爹喜欢喝,我娘就亲自酿了好多,存在窖里……”声音缓缓低了下去。

  金还来取过酒壶闻了闻:“这么多种酒,你能分得清?”

  邱灵灵扬头:“当然,我娘以前会酿酒,每一种的味道都不同,我能尝出很多种酒。”

  原来是个小酒鬼,金还来失笑。

  邱灵灵抢过酒壶正要喝,看看他,又犹豫了:“没有杯子吗?”

  金还来挑眉:“没有。”

  邱灵灵为难,小心翼翼问:“那……我就这么喝了?”

  金还来点头:“你喝,我不喜欢喝酒。”

  “你不许笑。”

  “好。”

  小手抱着酒壶,她仰起脸,一口口小心地喝,眼睛眨呀眨的,目光流转,小心翼翼地瞟着旁边的金还来,见他并不介意,也就放心了,笑意渐渐从大眼睛里渗出来。从没有过一个女孩子敢这么喝酒,分明是很粗鲁的方式,偏偏用在她身上,就变得格外可爱。

  金还来看得兴味盎然,小丫头竟然这么爱喝酒,早知如此,是不是该备点小菜?

  月光下的小溪,银辉闪闪。

  月光下的人,轻衫如雪,额上发若流苏,小脸清丽中透着一抹艳色,目光灵动欢快,神情略带着点贪婪,恍若贪酒的仙女,逗留凡间。

  金还来看得入神,仿佛那些酒都是自己喝了,心中也升起朦胧的醉意.

  看小朋友喝酒是享受,但小朋友喝醉又是另一回事了。

  待金还来发现不对劲,已来不及。

  “好喝,我还要喝!”小丫头趴在他身上,伸手抢酒壶。

  小丫头爱喝酒,酒量却实在不大,金还来头疼了,将她从身上掀开,却见她歪歪倒倒坐不稳,只得让她重新躺回自己怀中,心里叫苦,本教主不过吃你几块糕而已,却白白让你吃了两回豆腐,赔了。

  他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脸:“喂,小丫头,小丫头?灵灵?”

  邱灵灵勉强睁眼,抬脸不解地望着他,灵活的大眼睛已变得迷离。

  金还来问:“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也不知听懂没听懂,邱灵灵只是“唔”了声,一脸迷茫。

  看她这副模样,再问估计也是徒劳,金还来无奈,心里寻思,既然她认出了这酒,那方才偷酒的地方应该就是她家,如今也只好快些送她回去。

  他伸手想要扶她起来,哪知低头之间,却见到一副令人心悸的画面。

  恬静的脸迎着月光,眼帘低垂,可以清晰地看见长睫投下的阴影,微微颤动,唇边犹挂着一抹甜甜的笑。

  金还来竟然走神了。

  娇小的身体虽稚嫩,却发育良好,已呈现出清晰美妙的曲线,雪白光滑的手臂露在衫外,吹弹可破,那么柔弱纤细,缓缓在他身上摸索,直待她寻到一个舒适的姿势,这才停止动作,安静地抱着他睡去。

  金还来忽然觉得喉咙发干。

  不要吧,人家只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虽然有的女孩子这年纪也差不多可以进行某些活动,但金大爷是堂堂千手教教主,魅力无边,一掷千金,美人一笑,怎么能做出趁人之危这种没品的事?本身就是个贼王,他可不想前头再加上采花两个字,而且面前还是朵没开的花。

  怀中身体又动了动,柔软,温暖,带着甜香味。

  这是小朋友,小孩儿啊!金还来努力维持最后的风度,无奈身体的反应骗不了人,只得咬牙切齿,抱着她站起来,暗自庆幸怀中人没醒,才几天不见女人,居然就饥不择食,对这么小的丫头也能动歪心思,你他妈脑子有毛病,不正常吧!

  快些把小丫头送回去,再找地方解决生理需求要紧.

  金还来发誓今后再不送小丫头酒喝了,幸好最后她总算记得房间在哪,否则还真要出麻烦,被丢到床上,小丫头竟抱着他的手臂不肯放,无奈之下,金还来只得答应第二天的“约会”,才哄得她乖乖睡去。

  堂堂教主岂能失信?被小朋友缠上,金还来心情倒也不坏。

  至少,日子不那么寂寞无聊。

  “你有翅膀吗?”摸他的背。

  “我是人,怎会有翅膀?”

  “可我昨晚梦见你会飞,抱着我飞回去了。”小丫头迷惑。

  金还来大笑。

  就这样,白天睡觉练功,晚上处理完教中事务,除了偶尔需要解决生理问题,空闲时间都拿去陪伴小朋友,两三个月下来,过得倒还挺惬意。

  直到有一日,哑仆托着支金羽毛来找他。

  “这么久不见,老家伙还记得我。”.

  山后的退身谷,是历代教主功成身退的清修之地,当初金四海建成此谷,为防止外人擅入,特地请精通奇门的好友帮忙设下了一道阵法,只有新任教主才知道进去的路。

  金还来刚进门,就听见熟悉的风声,立即下意识掠起躲避。

  一旦新教主即位,老教主便不再管事,这是千手教的规矩,也是为了防止祸起萧墙的事发生,所以用熟悉的方式打过招呼之后,金越并没问他教中情况。

  金还来坐到蒲团上,将金羽毛丢还:“找我什么事?”

  金越开门见山:“你知道,我们千手教历代教主都去过京城。”

  金还来笑:“偷皇帝老儿的东西?”

  金越点头:“既是教主,自然要显些本事,好让大家服气,这已成了千手教的规矩。”

  “非去不可?”

  “对。”

  去京城走一趟也好,金还来道:“你要我偷什么宝贝?”

  金越道:“不过随手取件罢了,越贴身越好。”

  金还来叹气:“龙袍上的金扣子都被你老人家偷了,还有什么更帖身的,莫非要把皇帝老儿的衣裳剥下来?”

  见他提起这事,金越也有些得意,不过很快又摇头:“以你的功夫,骗过那些大内侍卫也不是难事,此行算不上凶险,但你须记着,我们千手教之所以能屡次进出皇宫,也有朝廷不予计较的缘故在里头,朝廷与千手教交好,这层意思虽未明说,可彼此心里都清楚,所以凡事不能太过。”

  金还来点头:“原来是请朝廷帮忙做戏给别人瞧。”

  金越骂:“混小子!这戏也是要做真的,皇帝老儿虽不计较,但你若功夫太差惊动大内侍卫,哼哼,只怕将来脑袋就要挂城头上了。”

  金还来道:“你老人家岂不是后继无人?”

  “所以你最好活着回来,”金越瞪他一眼,又神秘地笑,“其实我千手教历代教主都神通广大,进出皇宫也是显真本事,有个秘密连皇帝老儿都不知道,金銮殿中间那块匾,历代教主光顾之后,都会在它背后留下名字,你这番可莫要忘了。”

  还要签名?金还来笑:“知道,我明日就动身。”.

  相处两三个月,护法坛主们总算摸清了些新教主的脾气,也熟悉了“治罪”的口头禅,都安心不少,逐渐恢复往常的办事效率,金还来回到教中,交代完这两个月的事务,正要去和“小朋友”道别,便有舵主呈上来一面拜贴,说是手下人接的。

  金还来打开看毕,皱眉:“‘半月露’?此毒阴寒狠辣,应该早就绝迹了,想不到如今这世上竟然还有。”

  听到“半月露”三个字,阶下众人皆露出忿忿之色。

  钱护法尹飞上前:“属下斗胆,敢问教主,可是有人想求‘半月露’的解药?”

  金还来不答。

  银护法郑娇娇上前,恨声道:“教主,万万不能应他!”

  金还来不置可否:“他怎知我千手教能解‘半月露’?”

  尹飞冷笑:“老教主亲口说过,‘半月露’天下只有千手教教主能解,一年前此人就求过老教主解毒,老教主没答应,此人恼羞之下口出狂言,说要铲平我教,只因他武功高强,年纪又轻,老教主才不与他计较。”

  切,根本不会解,怎么敢答应?老家伙牛皮吹得不小,他要能解“半月露”,我金还来这辈子就不碰毒了。

  金还来既好笑又惊异:“中了‘半月露’,竟能活到现在?”

  尹飞也疑惑:“此事说也奇怪,普通人中了‘半月露’,顶多只能活半个月,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想必是近日听到教主新即位的消息,这才又找上门来。”

  金还来道:“此人名头不小,若能结交,也不是坏事。”

  玉护法华云峰忙道:“教主不知,此人当初出道一年,就砍了我教中三十三只手,还让带话回来,骂我千手教徒都是穷困下作的……”

  金还来打断他:“穷困下作?”

  尹飞道:“正是,此人实在可恶至极!”

  金还来冷笑,将帖子一丢:“如此,你就回他,说本教主没空理会。”

  众人大喜:“教主英明!”.

  夜半小溪,两道人影坐在大石头上。

  “你要去的地方很远吗?”

  “是。”

  邱灵灵默默垂头,想了半日,才低声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小丫头是舍不得?金还来微笑,心里多了些暖意:“三个月,三个月后的十五,我在这儿等你。”

  邱灵灵这才高兴了些:“真的?”

  “但你不能再一个人跑出来。”

  “好。”

  有了被人时刻记挂的感觉,金还来往石头上躺下,心情很不错。

  邱灵灵坐在旁边,托着脸看了他半日,突然道:“你现在能偷到钱了吗?”

  金还来点头:“能,我有钱了。”

  她“哦”了声:“那……你教我偷好不好?”

  金还来倒吸一口冷气,“忽”地坐起来:“什么?”

  她轻轻道:“你能教我做小偷吗?”

  这世上谁会吃饱了没事想做小偷?小丫头有家有亲人,吃穿不愁,居然生出这种想法,脑子没坏吧?金还来大为震撼,老天明鉴,我金还来绝对没有带坏小朋友,也没向她作过任何形式的宣传,没向她灌输过任何不良思想啊!

  “为什么想做小偷?”严肃。

  “做小偷可以偷到钱啊,我想要钱……”喃喃的。

  “你想要钱?”想晕。

  “恩。”

  小财迷?金还来正色:“不行。”

  邱灵灵撇嘴,郁郁地不说话了,眉间似有愁色。

  金还来站起身:“起来,我带你飞回去。”

  “飞?”邱灵灵果然亮起眼睛,歪着脸,不可置信,“你真的有翅膀?”

  金还来大笑,一把将她捞过,飞身而起,披风张开,仿佛一只滑行的黑色大蝙蝠,从溪边树林上空平平掠过。

  邱灵灵惊讶地看着身下晃过的树梢,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欢呼:“原来你真的会飞!”

  金还来道:“当然,待我回来,就飞去找你。”

  邱灵灵想了想:“你这么厉害,当初怎么会偷不到东西?”

  金还来强迫自己承认:“因为我很差劲。”

  “小偷都会飞吗?”

  “是吧。”

  “那我还是想做小偷。”

  “……”

  抬眼远眺,月华千里,群山静卧,金还来沉默。

  不,永远都不要.

  第二日一早,金还来便起程赶往京城。

  接下来三个月时间,不快也不慢,皇宫戒备虽森严,但金还来也不是等闲之辈,很快就顺利进去取得了玉带上的一粒珍珠,留下字条,并在匾后签下了大名,事情果然和金越说的一样,只要不惊动大内侍卫,皇帝也没有太过追究,倒是千手教新教主入宫盗宝的事迅速流传开,江湖市井,金还来大名远扬。

  京城热闹繁华,更是声色犬马之地,任务完成,金还来索性多作逗留,往来青楼,挥金如土,很快成了京城第一名妓的入幕之宾,直到三个月期限满,才起程返回,临走时留赠美人一支价值不菲的紫金箫。

  离开的日子里,教中倒也没出什么大事,四大护法以及四方坛主舵主早已听到教主大显神通的消息,皆踊跃兴奋,齐齐上来称贺,为他设筵洗尘,直闹了两天。

  然而金还来却发现,他的“小朋友”不见了。

  十五,十六,在溪边等了足足两夜,都没见邱灵灵的影子,他竟有点失望,也有点担心,莫非她夜里出来的事被家人发现了?或者记错日子?又或者,她已经搬家了?

  说到底,她始终只是个小丫头,这么久不见,也许早已经将他这个“大朋友”忘记了吧。

  隐约有种被抛弃的感觉,金还来知道“小朋友”住的地方,却没有去找。

  呵,忘了也好。

  小丫头愿意亲近他,皆因她生性单纯,没念过书,只知道他是个可怜的“最差劲”的小偷,却并不知道这个“贼”字所包含的意义。虽然千手教大名远扬,江湖上人人敬畏,地位非同小可,然而在这些寻常百姓的眼里,什么轻功暗器,全是说书人编的胡话,他们就只是一群高明的“贼”而已。

  两个世界,两种生活,天差地远,她绝不可能一直这么陪伴他,将来她总会长大,总会嫁人生子,可怕的是,她总会知道那个“贼”字,而她的“大朋友”是个贼王。

  金还来不愿看到那一天。

  所以,让她忘记吧。

  第八章千金不意买重逢

  “本座早已说过,不准再插手江家的事,”金还来往椅子上坐下,看着跪在地上的傅坛主,笑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四大护法皆不作声。

  他转向钱护法尹飞:“尹护法?”

  尹飞颇有些为难,其实派人监视江家,并非傅坛主一个人的主意,四大护法的支持都在里头,本想来个先斩后奏,探出宝贝的下落,却不料教主回来就知道了。

  仔细在心底掂量了一下,他硬着头皮回禀:“教主息怒,其实傅坛主也是为本教着想,江家《白日惊风剑谱》和那件宝贝委实干系重大,与其落入别人手中,不如我们千手教……”

  金还来笑着打断他:“依你说,他是做得好,有功了?”

  话说到这分上,尹飞再不识相,也知道教主很不满,哪里还敢点头:“傅坛主擅自行事,这……自然是……这……”

  金还来又打断他:“既有罪,该作何处置?”

  尹飞镇定,垂首:“属下不敢贸然行事,还请教主定夺。”

  金还来摸摸扶手,懒懒道:“都拿本座的话当放屁,怎么定夺?”

  众人沉默。

  他看着尹飞笑:“本座说过,若有人敢再插手江家的事,一律由尹护法处置,如今尹护法也不记得了?”

  尹飞不敢答话。

  金还来想了想,坐直身子:“若随便判个罪,料你们也不服,不如就照教规来吧。”他转向财护法岳一平:“违抗教主之令,该当何罪?”

  岳一平支吾:“这……”见他挑眉,立即回答:“死罪。”

  地上傅坛主慌忙磕头,求饶不止。

  声音哀而不惧,当本教主又是跟你玩呢,金还来心里叹气,面上微笑:“这样啊,念在傅坛主平日办事谨慎,本座饶你一死也罢。”

  傅坛主忙磕头谢恩,站起来。

  众人皆放了心,暗暗发笑,这教主平时拿“治罪”当口头禅,念得多,真正治的时候少,果然还是如此。

  金还来扫了众人几眼,不慌不忙:“虽说傅坛主有功抵过,死罪可免,但活罪却是难逃,否则开了这先例,日后恐怕就不好服众了,尹护法以为?”

  尹飞忙点头称是。

  金还来转向另三个护法。

  众人齐声:“教主英明。”

  “那就好。”金还来点头,手指一弹。

  刚站起来的傅坛主突然跌倒在地,翻滚惨叫,情状狼狈.

  原想着他几次说“治罪”都没结果,只当好糊弄,哪想到如今竟会认真起来,众人顿时吓得颤抖,齐齐跪倒:“教主!”

  金还来笑着抬手:“你们这是做什么,傅坛主违抗教主号令,本座不过略施小戒,与你们无干,起来起来。”

  众人皆伏于地,无人敢起。

  金还来叹气:“你们想为他求情?那就不必了。”

  他转脸看旁边地上的傅坛主,就这几句话的功夫,傅坛主已蜷成一团,翻来滚去惨叫不止,上衣被撕扯成条条碎片,双手在胸前乱抓,数道血痕显现,面色铁青,双目赤红,鼻子嘴巴全挤到一起,都扭曲变形了,十分可怖。

  “本座知道你们素来交好,所以给点小教训,放心,他不会死,也不会昏过去的。”金还来安慰。

  众人白着脸,这种时候不让昏过去,摆明了就是故意折磨。

  银护法郑娇娇抬头,颤声道:“教主息怒,其实此事并非傅坛主一人的主意,也有……”看看挣扎的傅坛主,她咬牙说下去:“也有我等的授意在里头,只求教主开恩。”

  你招个屁啊,想死还要拉上我们!财护法岳一平暗骂,面上却不得不跟着作样:“此事实在是我等之过,求教主连我们一起罚吧。”

  “求教主开恩!”

  金还来起身,淡淡道:“你们的意思,本座罚错了?”

  众人吓得:“不敢。”

  金还来这才笑了:“本座也知道你们爱护手下,但这次是他不听令,用不着你们顶罪。”说完,他若无其事转身就走:“你们既有心,半个时辰之后来取解药,否则他就真要死了。”

  众人面面相觑,迟迟不敢起来.

  栏杆外悬着无数大红灯笼,红彤彤的灯光撑起夜色的一角,下面是一座华丽的楼坊,其中红罗翠钿,歌飞袖舞,正是城里最大的烟花之地,宾客陆续进门,一张张脸上都泛着红光,不时有熟人互相招呼,脸上俱带着暧昧与会心的笑。

  做惯的行当,老鸨早已失去廉耻,笑容满面地拍卖姑娘的初夜:“才来几天,十六岁,还没叫人碰过呢,这可是头一回接客!那模样儿……嗨!就是个天仙!不是崔妈妈我夸,要进去见了才知道,绝不会叫大爷后悔吃亏!”

  未□的姑娘十分稀罕,规矩是不现身的,何况能进这种名妓院的人通常是为了寻乐,不会太吝惜钱财,因此她这么一提,立即有人叫价了。

  “二百两!”

  “二百五十两!”

  “三百两!”

  “三百二十两!”

  “……”

  老鸨笑呵呵地点头,老眼微眯,不时用询问的目光看其他客人,寻找更高的价格。

  “大爷出四百八十两,谁还敢来!”

  “一千两。”

  大厅骤然沉寂下来,所有人都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开出这天价的是个年轻的黑衣人,长相俊美,斜飞的眉毛挑着许多得意,一双眼睛更是光彩照人,笑里带着痞痞的神气。

  由于穿黑衣的客人也不少,老鸨此刻才注意到他,喜悦不已,又一位财神爷!她立即象征性问众人:“一千两,想是没有更高的了吧?”

  果然无人再应。

  一千两不是小数目,怎么说,这些钱基本可以用来开一家小型妓院了,再漂亮再绝色的女人,一千两只买一夜,也实在太过。

  老鸨忙笑着迎上去:“到底是公子有心,这新鲜的瓜儿也就让你老人家摘了,不知贵姓?”

  黑衣人不答,摸出几张银票丢给她:“人呢?”

  年轻人有些事总是性急,老鸨很是识相,立即转身,笑着招呼失望的众人几句,便亲自领着他往楼上走了.

  金还来向来喜欢有经验会伺候的女人,这回例外出手,是因为他始终对当初那夜的事耿耿于怀,对着个小丫头居然会有反应,实在让他有点难以接受,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东西,不行,得找个来试试,莫非本教主真的喜欢吃嫩草?太可怕了!

  十四岁,十六岁,差不多,就试这个。

  老鸨将他带到房门前,陪笑:“这就是灵姑娘的房间了,这丫头性格极好,就是头一回接客,恐怕有些不懂事,疏忽之处你老人家就多多包涵,多教导教导她,莫要和她计较……”

  通常到这种地方的女人都不是情愿的,头一回接客难免哭闹打骂反抗,所以新姑娘接客,老鸨通常都会象征性地嘱咐这些话,有经验的嫖客也都清楚,有的倒觉得这样才“够味儿”,一般都不予计较,过了这一夜,被征服的女人大多是垂泪,乖乖听话接客了。

  金还来自然明白缘故,点头。

  老鸨笑着又塞过一个小纸包,低声道:“若公子嫌麻烦,喂她喝一盅酒就是。”

  不用看,金还来也知道是什么东西了,有点头疼,堂堂教主要什么女人没有,干这种强迫小姑娘的事,是不是太混帐了点?有失身份啊!

  见他面色有异,老鸨忙道:“这东西公子多半是用不上,老身不过照着规矩罢了。”都是过来人,头一回就遇上长得英俊又多金的公子,总比那些老头子更容易接受,不是每个丫头都有这种运气的。

  她识相地退下。

  看着面前的门,金还来叹了口气,切,金大爷不出手,早晚也会是别人的,不管了,进去看看再说,本教主未必就真喜欢这种嫩的,到时候哭哭啼啼,走人就是。

  他抬手推开门,踏了进去.

  房间很洁净整齐,花绣的帘子,考究的床帐,精致的烛台,空气中有淡淡的香粉味。

  窗前,坐着个小小的人儿。

  雪白的衫子,高高的髻鬟,她静静地趴在窗台上,似乎在出神,并未发现有人进来。

  看身段,显然这女孩子年纪并没有那么大,金还来也不奇怪,这种地方常常有十四五岁就接客的姑娘,老鸨偶尔隐瞒一下真实年龄,是怕客人嫌“嫩”,反正身体发育好的差一两岁也难以区分,令他心惊的是,那个身影实在有点熟悉,好象在哪里见过……

  不可能,她怎会在这种地方,是这年纪的小姑娘看上去都差不多吧。

  金还来暗自宽慰,缓步走近。

  窗外是深深的夜色,凉风吹动衣袂,白衫起伏,一截小臂显露出来,映着烛光,纤细滑嫩,欺霜赛雪,居然看得人心神荡漾。

  那夜的感觉又回来了。

  既然不是她,那就说明……对这种小丫头都有感觉?金还来吓得想一头碰死,心里开始发毛,不要吧,难道金大爷的口味真变嫩了,喜欢上这种小女孩儿!

  走还是留?成了个难题。

  照我们金大教主素日的习惯,既然有感觉,货色不错,又是花钱买来,问心无愧,理论上是不该走的,但他严重怀疑,这么“嫩”的小人儿,好象碰一碰就碎,那个,能受得了么?等等她会不会哭闹?

  不懂伺候,本教主可以勉强花点精神教导教导,问题是,怎样让她就范?女人第一次难免麻烦,他可没有边办事边看人家小姑娘哭叫流泪的变态爱好。

  看看手上的纸包,金还来第一次想落荒而逃。

  这种场合他太熟悉了,要说往常也不是没见过小姑娘,甚至还有一堆排在面前供挑选,他也顶多只是挥挥手表示不喜欢,面不改色地让她们退下,却从未有过今日这种犯罪感,光站在这儿,居然就已经让他觉得自己龌龊。

  对这种小姑娘有感觉,太他妈恶心了!.

  罢罢,换一个吧,金还来深深吸了口气,心里默念,本教主绝对不是害怕,也绝对不是内疚,花钱买货,心安理得,只是咱没这种吃嫩草的爱好而已,那会让我觉得恶心,因为我会把她们当成“小朋友”,而不是女人。

  决定之后,他开始犹豫。

  今晚放过,迟早也会换别人上,小姑娘流落到这种地方,要不要出手救上一救?

  切,又不是第一次来,几时也变得这么同情心泛滥了,青楼女人哪个当初不是这样,一个个都要救,金大爷忙得过来吗,还不得累死!再说,天下青楼女人都被救出去了,岂不是少了个大众娱乐场所?

  勉强说服自己,心里总算轻松了些,金还来正想转身出门,窗前的小姑娘却已感觉到房间里来了人,转过脸。

  一双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金还来!”.

  金还来魂飞天外,呆在原地,任那可爱的小女孩子扑过来,抱着他又笑又跳。

  长眉淡扫,粉面丹唇,妆容嫌成熟了些,显然是精心下了功夫的,比不得当初月下的清丽,却多出十分的美艳,长而整齐的刘海被拢了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云髻堆叠,耳垂明珠,刻意装饰的成熟与那双大眼睛里的稚气相衬,别有一种诱人的味道。

  怪不得这些人都喜欢挑“嫩”的,生成这样,幸亏金大爷平常有乱花银子的好习惯,要是刚才不扔那一千银子……

  金还来暗自心惊,冷汗直冒,立即扳过她:“你怎么在这儿?”

  邱灵灵反问:“你怎么也在这儿?”

  金还来尴尬无语,总不能说我是来嫖你的吧,上这种地方,岂不影响本教主在小朋友心中的光辉形象?

  幸好小丫头替他解了围,抱着他兴奋:“我知道,你是来找我的,对不对!”

  金还来狂汗,拂开她的手:“你怎么不在家里,谁把你丢这儿来的?”

  大眼睛眨了眨,缓缓垂下,邱灵灵收了喜色,喃喃道:“我爹说他欠了别人很多钱,他们把我们赶出来了……”

  怪不得她想做小偷,金还来默然。

  “大夫人让我在这儿住几日,过些时候就来接我,”她抬脸望着他,不解,“可崔妈妈说大夫人拿了她的银子,要我帮她做事。”

  金还来冷笑:“你爹呢,他也不管?”

  听到这么问,大眼睛迅速红了,泪花滚滚,如断线的珠子般往下直掉,她终于哭起来:“我爹他死了。”

  心底隐隐生起悲哀,这情景太熟悉了,是什么时候的事?金还来拒绝再想。看着面前小丫头梨花带雨柔弱无助的模样,他有点怔。五年,他丢掉了过去,也几乎已忘了同情是什么东西。

  见她哭得可怜,金还来叹了口气,抬手拍拍她的背表示安慰。

  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小丫头顺势扑进他怀中,似受了万般委屈,哭得越发伤心,还不停将眼泪往他身上蹭,胸前的衣襟很快湿了一大片,还在不停往周围渗开。

  哪来这么多眼泪啊!金还来暗暗叫苦,让你吃了三回豆腐不说,如今叫人听见,还以为本教主真在对小丫头做什么混帐事呢。

  半日,怀中人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金还来终于忍不住吼:“好了好了!”

  邱灵灵果然收了泪,不解地抬脸。

  见她委屈,金还来暗悔:“不能在这里,我们快些走。”

  邱灵灵迟疑:“可我们欠崔妈妈的钱,我还要帮她做事啊。”

  做事?金还来神色古怪:“你知道做什么事?”

  邱灵灵点头:“妈妈说,要我帮她陪陪客人。”

  陪客?妈的你怎么就这么单纯好骗呢!金还来好容易才压下火气,忍住没吐血:“好好好,你在这等着,我去跟她说,记得,把脸洗干净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七卷:心伐作者:无罪 2第五卷 焚城作者:猫腻 3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4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六道)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