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锦衣之下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锦衣之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所属书籍: 锦衣之下     发布时间:2020-02-08

    因俞大猷的性子原就不拘小节,大帐里头平素虽然不算杂乱无章,但也绝对算不上整洁。**可今日陆绎一进大帐,还是微微吃了一惊,帐内左一叠右一摞地堆着甲衣,拥挤不堪,俞大猷坐在其中,喜气洋洋,犹如一夜暴富之人。

    “兄弟,快来看!我弄到什么好玩意儿了!”俞大猷一见陆绎便笑道。

    陆绎取过一件甲衣端详:“这是……银丝棉甲?”

    “果然识货!”俞大猷笑道,“我好不容易弄到这几十件,正好此番可以派上用场。”

    寻常的棉甲是用七斤棉花,用布盛于夹袄内,粗线缝紧,入水浸透,然后取出铺地,用脚踏实,已不胖胀为度,晒干收用。见雨不重,霉鬒不烂,鸟铳不能大伤。而银丝绵甲是在棉花中混入银丝,又轻又薄,坚韧程度却大大提升,近距离鸟铳不能穿透,但造价也昂贵许多。此番俞大猷弄到这批银丝棉甲,想必是花费甚大。

    “哥哥,不少银子吧?”陆绎问道。

    俞大猷显然不愿谈此事:“不谈银子,你就先说这玩意儿好不好?”

    “自然是好。”陆绎微笑道。

    “好就行!回头把人都叫过来试试,看合不合身,若有改动就得赶紧……”俞大猷说着,看见跟着陆绎来的那人竟已开始试穿,瞅着又眼生得很,“你是谁?”

    蓝道行的头从绵甲中探出来,朝俞大猷笑道:“久仰俞将军大名,今日得见,将军一身英豪气概,让在下好生敬仰!”

    俞大猷莫名其妙地看向陆绎,眼神不言而喻:这家伙从哪里来的?

    陆绎把正试绵甲的蓝道行拽过来:“将军,他就是为了画图给我,特地冒险潜入岑港的那位朋友。”

    能潜入岑港且全身而退的人决计不简单,俞大猷顿时对蓝道行另眼相看。

    “敢问高姓大名?”

    “不敢当,都是自家兄弟,叫我小蓝就行,亲切些。”蓝道行整了整绵甲的腰身,问俞大猷道,“此番我也随陆大人上岑港,能穿一件么?”

    俞大猷怔了怔,随即道:“能,当然!”

    趁着其他士兵试银丝绵甲的时候,陆绎将王崇古唤到一旁,悄悄问道:“这批银丝绵甲价值不菲,将军哪来的银子?”

    王崇古踌躇道:“这个……陆大人您就莫问了,将军也不让我说。”

    陆绎肃容道:“据我所知,拨下来的银两都购置了火器还不够用,将军该是捉襟见肘的时候。莫非这银子来路不明?”

    “这可不能胡说!”王崇古吓了一大跳,“银子可是清清白白的。”

    陆绎盯着他不言语。

    王崇古无法,只得道:“自从您说要带人上岑港之后,将军就一直为此事操心,好几日都睡不稳。这银子是他变卖了家传宝剑所得,那剑他家传了几代,已经是他家里头最值钱的了。”

    未料到俞大猷竟为此变卖了家传宝剑,陆绎心下甚是感动,只问道:“卖到何处去了?”

    “您就莫再问下去,我已经是说多了。『*首*发』将军有他的风骨,您只管承他的情就是,这样他才能心安。”王崇古生怕陆绎再问,匆匆一拱手,转身忙军务去了。

    大帐内,俞大猷正看着士兵试穿银丝绵甲,面上满是欢喜之色。陆绎看着他,胸中五味杂陈,想着无论如何得炸了火药库,一举拿下岑港。

    **********************************************************************

    无星无月,六艘大福船近似于无声地行驶在海面上,慢慢驶向岑港的港湾。陆绎一身鲨鱼皮水靠,靠在船舷上望向岑港,他的身后是同样穿着水靠的蓝道行。

    没有月光的海水,显得愈发深不可测,海水黑黝黝的,一浪接一浪地拍打着船舷。

    指挥船队的人是王崇古,而俞大猷此时已经由率军由6路向岑港出发。为了避免被岑港两侧的火器袭击,大福船停在岑港之外,喷筒手调整喷筒,确定投射方位,然后填装火药待命。

    借着船身的掩护,陆绎与蓝道行等人由船尾悄悄滑入海水之中,每人身着鲨鱼皮水靠,口中都叼着一根两尺来长的苇杆,以做换气之用。

    以王崇古的目力,即便明明知晓陆绎等人正从船身旁游过,他都不甚看得清水面上细细的苇杆。也许是明军一连懈怠数日不曾进攻,岑港内的倭寇也松懈了许多,海面静得出奇,大福船在港湾外一字排开,也未看到倭寇对此有何反应。

    手边的木制沙漏,沙子一点一点漏下,王崇古静静地等候着。

    静谧的海水深处,数十个人影,无声无息地向岑港内靠近……

    最后一粒沙子落下,王崇古的手握紧沙漏,低声重重道:“发射!”

    每艘大副船上配有二十支火筒,六艘船共有一百二十支火筒,这一百多支火筒同时发射,火药喷射向岑港内的倭寇船,一沾在船帆上,随即熊熊燃烧起来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岑港港湾成了一片火海,火药在船帆、大桅、甲板等等地方烧起来。

    守船的倭寇猝不及防,弄不清是何状况,一时根本无法与明军对垒,慌忙跑下船去,惊慌失措地躲入港内。

    暗处,半浮在水中的陆绎已经将他们进岑港的入口收入眼中。寻了一处岩壁凹处,陆绎率众人上岸,脱下水靠,换上裹在油布内的银丝绵甲。

    原本通往岑港的入口是一条大路,与明军交战之后,为了便于防御,倭寇便将这条路封死,另外在山壁上开凿出一条小路,有守卫看着,蜿蜒向上,也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陆绎行在前头,施展绝顶轻功,贴着山壁前行,落地间毫无声息,鬼魅般靠近了入口。

    由于船上大火的缘故,入口最外沿的守卫仅有一人,双目紧张地盯着燃烧的船只,直至陆绎到了他眼前才楞了下,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无声地扭断脖颈,软软躺倒。

    从入口处往上看去,小路陡峭而狭窄,山壁间有回响的缘故,上面倭寇说话的声响,下面也听得甚是清楚。

    听声辨别,再往上,至少有三名倭寇。

    匕首自袖中滑出,陆绎蜻蜓点水般在山壁间腾挪前行,看见倭寇的那瞬,匕首激射而出,其中一人应声倒地。

    其余两名倭寇拔刀挥砍而来,他旋身一转,轻巧地自两人缝隙间滑过,也不见怎么费劲,手就轻轻托了下其中一人的刀,那刀便回转到倭寇脖颈上,再往前一送,鲜血自脖颈处喷射而出,尽数溅在山壁之上。

    眼见转瞬间两名同伴丧命,余下那人举刀发狠劈来,却在挥刀时定住身形,直直仰面倒下。

    蓝道行托住倒下的倭寇,轻柔地将他放到旁边,摇头叹息:“善哉善哉,愿施主来世托生平安之家,莫再做这等刀尖舔血之事。”

    “要不你再给他们做个道场?”

    陆绎把倭寇身上的火铳缴收上来,抛给下面的兵士,顺口挪揄道。

    蓝道行也搜出火铳,他自己也不用,回身递给旁边的兵士,轻声笑道:“我倒是想,可惜做道场的法器没带着来。”

    再往前行去,山壁旁边有个天然洞穴,不大,被倭寇作了堆放杂物的地方,从船上拖回来的待修整的藤牌、缭钩、斧头等等物件尽数堆在此处,由于山壁潮湿,这些物件也都开始霉烂,散发着一股霉味。

    陆绎带着人继续前行,只听见山路上头蜿蜒处脚步纷沓,似有二、三十人同时往下赶来,眼看就要迎面撞上,陆绎带人迅速回撤,暂时藏入洞穴之中。好在洞穴虽不大,但甚是阴暗,且废弃的藤牌甚多,可作遮挡之用。

    众人才草草藏好,便看见一小队倭寇鱼贯而下,脚步匆匆,显然是急匆匆赶往倭船救火。他们甫一经过洞穴,陆绎随即率众人跃出,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山路窄小,连珠弩几轮下来,倭寇已所剩无几。兵士们枕戈待旦多日,此时如出山猛虎,只听利刃划开皮肉的声音作响,鲜血一道道泼洒在山壁上。转瞬之后,整条下行的山路已被倭寇尸首塞满,层层叠叠。

    匕首掷入一名试图逃回去报信的倭寇背心,倭寇应声而倒。陆绎经过他时,拔回匕首,隐入袖中,快步往上掠去。

    往上不多时,豁然开朗,已经到了岑港内部。按原定计划,他们兵分两路,陆绎率领一半人马去炸掉火药库,而蓝道行率另一半去破坏倭寇对进攻明军设下的机括。向俞大猷发射信号的火药筒放在蓝道行身上,只要机括破坏成功,俞大猷将马上率军发动总攻。

    “怎么样,要不要比一比,你若在我发射信号之前炸了军火库就算你赢。”蓝道行朝陆绎笑道,“端午将至,输的人就请嘉兴楼的粽子。”

    陆绎微微一笑:“好主意,成交!

    两人各率人马,分头行事。

    蓝道行此前偷偷上过岑港一次,此番可谓是轻车熟路,没多一会儿便摸到倭寇设机括的防线上。

    后山的火烧倭船似乎并未影响到前山的倭寇,大概是因为他们很清楚明军经由海路是不可能攻上岑港,所以前山的倭寇一切秩序井然,未见丝毫慌乱。

    明军鸣金收兵多日,此时已经可以看出几分成效,守在防线内倭寇人数不多,且明显懈怠许多。方才后山船只被烧,也有人跑到后面,从山壁上往下看状况。但显然他们并不以为然,何况眼下还是深夜,除了守夜的人,其他倭寇皆三三两两靠在一起合目休息,便是负责警戒的倭寇也是懒懒靠墙而站,偶尔打个盹。

    蓝道行伸手拍了拍守夜倭寇的肩膀,倭寇从打盹中猛然抬头,迷迷瞪瞪地看着他。

    “困了吧?”蓝道行关切问道。

    倭寇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下一瞬,倭寇身子一软,被后头的兵士拖到一旁。蓝道行轻轻打了个手势,兵士们跃入倭寇防线之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甫懵懂醒来的倭寇,然后将透甲枪、镖枪尽数扔下山去,几门大铳实在搬不动,便将火药反装,炸掉铳身。

    炸膛的闷响,使整个岑港地面都震了震。

    正欲去查看港口船只状况的毛海峰刹住脚步,意识到这可能是明军声东击西的计策,急忙赶往前山布防……

    墨色夜空,一抹光亮伴随着啸声直冲云端,砰得炸开,一簇鲜艳的孔雀蓝自空中洒落。

    毛海峰仰头看着,浑身一凛。

    山下,俞大猷也仰头看见了,目有喜色。

    看到信号,得知蓝道行已经得手,陆绎也稍许松了口气,仍旧凭着记忆中的方位图往军火库的方向摸去。

    守卫森严……这处房屋倒真算得上是守卫森严,足足有八个倭寇看守在外头。后山火烧倭船,前山大铳炸膛的动静,他们都未曾擅离职守。

    “此处应该是军火库吧?”陆绎心中暗暗揣测着。

    手势往两边一分,兵士们会意,绕过房屋,从两侧悄悄包抄过去。陆绎随手拈了几粒小石子在掌中,手指轻弹,将小石子打向近处,引得守卫来查探。守卫刚一探头,连人带刀被陆绎拽入暗处,连哼都未来得及哼一声,便软瘫在地。

    “怎么了?”见他未回去,其他守卫出声问道。

    陆绎用东洋话答道:“船着火了,让大家赶紧去救火!你们快点!”

    守卫们楞了楞,心下疑惑,几人面面相觑。有两人犹豫着朝陆绎这边行来,另外几人则朝这边张望……

    偷偷包抄过去的兵士骤然出击,而这几名倭寇守卫却显然比之前港口入口守卫要训练有素得很,即便以少对多,都丝毫不占下风。陆绎撂倒近旁倭寇之后,发现有一名倭寇闪在一旁准备用火铳射击,他飞掷出匕首试图制止,匕首刺入倭寇左肩,倭寇手一颤,火铳发出的火药正打在屋檐上,噼里啪啦掉下来一堆碎瓦片。

    听见岑港内的火铳声,毛海峰面色铁青……

    手下飞快来报:“禀船主,山下明军突然发动进攻,攻势猛烈,山上的火器不知被何人破坏,火铳、透甲枪都不见了,大铳被人炸膛……山上恐怕是混入了奸细。”

    又有手下飞快来报:“禀船主,通往港口的小路,发现几十名兄弟的尸首。”

    毛海峰的拳头重重捶在桌上,随即命道:“迅速调鸟铳队到前山,狙击明军;带人到军火库,把最后两门大铳也拖出来;剩下的人,全力剿清混入港内的明军,绝对不能让他们靠近军火库!”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锦衣之下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回目录:《锦衣之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有匪作者:Priest 2第四卷 星光流年作者:猫腻 3生肖守护神作者:唐家三少 4第四卷 倾城作者:猫腻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