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泥瓶内的老酒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泥瓶内的老酒

所属书籍: 剑来

陈平安站在原地。

一个泥瓶巷的孤儿,吃百家饭长大,最终站在这里,甘苦自知,一路走来,来之不易。

这处庭院占地极大,不愧是前朝宰相旧邸,树荫森森,日头高照,满地细碎的金光,如一朵朵金丝绣花,缀在严丝合缝的青砖地面上边,如此铺砖,地面竟然都没有起鼓,匠人手艺显然不差,这里就是家主马岩的读书之地,面阔七间、进深八架椽的法式,约莫是仓廪足而知礼节了,这么大一座令人咂舌的书房,堆满了买来之后就再没有翻过的珍贵书籍,光是价值连城的古琴就有好几把,还有好几座半人高的玉山子、黄金楼船,来过这边喝茶、饮酒的京城达官显贵,都说文雅,郁郁乎文哉。他们再稍稍露出几分目眩神摇状,总能让主人觉得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读书人了。其实马岩一直想要在屋顶铺上碧绿琉璃瓦,跟那些道观寺庙一样,瞧着就好看,但是被妻子劝下来了,说这种勾当,叫僭越,皇帝陛下又不是耳聋眼瞎,犯不着摆这种容易遭人眼红嫉恨的阔绰阵仗,家族祠堂内什么时候挂满了进士匾额,那才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哪天大儿子回家了,瞧见了才会高兴。马岩觉得有理,于是前些年才会让二子马研山去参加科举,果然考中了探花,很是长脸了一次,若是马彻今年再一举夺魁,考中状元,家族就有了书上那种所谓的世代簪缨气象吧?

锦衣玉食的妇人,哪怕将近古稀之年了,保养得依旧像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不愧是常年游走在一群诰命夫人丛中的,她显然比自己身边的男人更镇定,她还能挤出一个笑脸,在那边假惺惺套近乎起来,秦筝还算白皙的手腕上,戴着一只翠绿欲滴的翡翠镯子,伸手揉了揉爬满鱼尾纹的眼角,似乎想要挤出些辛酸泪来,“陈平安?是泥瓶巷陈师傅的儿子吧?陈全当年可是咱们家乡那边数一数二的烧瓷师傅,还年轻,就有那么拔尖的好手艺了,当年在咱们金鹅窑,要不是他不藏私,带出了一拨好徒弟,真不知道怎么办呢,那可是咱们龙窑的顶梁柱了,我记得那会儿,窑工就都说只有宝溪窑的姚师傅,敢说自己烧瓷比陈全略好些,窑务督造署的那位林大人,眼光多高一人啊,就愿意经常跟陈全一起吃饭喝酒,很聊得来,多少窑口的老师傅羡慕都羡慕不来,陈全多好一人,怎么就没了呢,老天爷不开眼,好人没好报,就是苦了你了,是了是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当年还是我婆婆去泥瓶巷帮忙接生,才有了你,所幸母子平安,如今你多出息,天大的出息了,比我们苦玄都要好,相信陈全和陈……”

秦筝的意图很明显,能拖就拖,这个走狗屎运骤然富贵的泥瓶巷贱种,赶来这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宅子前边,养了一帮狗肉不上席的废物,竟然就这么让他走到了后宅这边。所幸方才马岩已经寄出几封密信,既有给玉宣国朝廷那位国师的,也有给京师城隍庙的。在这之前,陈平安暴起杀人的数量越多,这个好死不死怎么没直接死在蛮荒妖族手上的家伙,今天就越理亏。

杏花巷马家这一支的发迹,就是靠着那座金鹅窑,而金鹅窑头把交椅的师傅,就是泥瓶巷的陈全。

正是陈全带着那些手艺精湛的窑工学徒,才让原本名次垫底、窑火几断的金鹅窑,开始慢慢有了起sè。

一瞬间,青sè身影来到这个名叫秦筝的女子跟前,既没有尊老,也没有念及同乡之谊,更没有男人不打女人的意思,直接一记手刀砸中秦筝的脖子。

力道不重,刚好打得马氏主妇跟灌了一口烧刀子烈酒似的,火辣辣疼得脸sè涨红,秦筝满脸泪水,伸手捂住脖子,咿咿呀呀,她不知是在骂人还是诉苦,疼得她鼻涕都流出来了。显而易见,那个泥瓶巷的泥腿子出身,若真想杀人,她的脖子一下子就会断掉,完全可以让她脑袋搬家。

陈平安微笑道:“又没跟你叙旧。”

早已汗流浃背的马岩,都没敢擦拭额头汗水,颤声道:“陈平安,有话好好说,都是误会,你千万不要听信那些谣言。”

陈平安笑道:“误会就误会了,又不是多大的事。”

马岩一时语噎。

一个与秦筝面容有七八分相似的年轻女子提剑赶来,身后跟着一群英姿飒爽的青衣婢女,她们都背剑,雪白的剑鞘,金黄sè的剑穗。她们每次在玉宣国京城现身,跟随马月眉一起策马,去城外踏春也好,游山玩水也罢,都是一道美景。

瞧见娘亲的可怜模样,闻讯赶来的马月眉怒斥道:“贼子大胆,竟敢登门寻衅!出剑迎敌!”

一群花容月貌的年轻女子,纷纷出剑,长剑铿然出鞘,嗡嗡作响,气势不弱,其中凌空飞掠的数把长剑,吐露出寸余长的剑芒。

她们在马家,沾了马月眉的光,身份超然,都是年幼时就被马氏高人挑选出来的习武良材,这拨“剑侍”婢女,在这十余年间,练剑勤勉,既有明师指点,帮忙教拳和赠送剑谱,又不缺仙家药膳调养体魄,她们此刻便用上了极为花俏的以气驭剑手段,好看自然是好看的,颇有几分山上的剑仙风采。

十数把长剑闹哄哄刺向一袭青衫长褂,结果砰然作响,悉数中途改变轨迹,如泥巴砸墙,钉入马岩身后那座书房的墙壁梁柱上。

那些一贯眼高于顶的婢女为之花容失sè。

她们的佩剑,可是山上仙师精心铸造的符剑,手持这等有价无市的仙家兵器,斩妖除魔,不在话下。

马月眉咬着嘴唇,死死盯住那个纹丝不动的青衫剑客,沉默片刻,她神sè复杂,开口问道:“你就是落魄山的那个陈平安?!”

方才听到一位贴身婢女的通风报信,马月眉简直就是如坠云雾,真是那个充满传奇sè彩的落魄山剑仙?无冤无仇的,陈平安怎么会来玉宣国京城,他为何会登门闹事,出手还这么蛮不讲理,听说前边那些看家护院的纯粹武夫和供奉修士,下场一个比一个惨不忍睹,出身泥瓶巷的陈山主,难道与自家有些不为人知的陈年积怨?所以这些年,才会被马研山那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将家族府邸调侃成一只乌龟壳?

得知那个青衫剑客是……落魄山陈平安,那些练剑的婢女一个个面面相觑,满脸匪夷所思,俱是不敢置信。

一个仿佛比书上人物还要遥远的山上剑仙,就这么站在她们眼前?

最近几年,她们在私底下,凭借自家小姐的那些山水邸报,对于处州那座与北岳披云山相邻的落魄山,剑气长城历史上最年轻的末代隐官,与挚友刘宗主联袂问剑正阳山……她们都是知道一些的,而她们因为是纯粹武夫,又练剑的关系,所以对“陈平安”这个名字,何止是神往已久,换成任何一种其它处境,与之见面,她们恐怕都会情难自禁,激动万分,不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个好几天,就算她们对那位传说中陈剑仙的爱慕崇敬不够心诚。

他可是我们宝瓶洲历史上唯一一位身为武学大宗师的大剑仙!

如此一来,她们哪敢继续造次,一个个神sè不定。

陈平安一脚踹中马岩的膝盖,后者当场跪地,陈平安再用手中合拢雨伞砸中马岩的面门,后者砸碎房门,摔入屋内。

大致有数了,马岩和秦筝这对狗男女,确实是在给自己谋求退路,比如想要跻身玉宣国某地的山水神灵,不过更大可能,神、仙有别还是不太牢靠,估计还是希冀着在城隍冥官一道占据一席之地。如此一来,就真正做到了幽明殊途,若是可以在酆都冥府得了个正统身份,落魄山再想要出手,就属于一种坏了老规矩的僭越之举。由此可见,京师城隍庙文判官洪钟毓的高迁泠州,还带上了yīn阳司主官纪小蘋,就是一种官场上的被迫让路,洪钟毓和纪小蘋一走,自然而然就会有一连串的官场变动,归根结底,是好给这对夫妇腾出位置,显而易见,马氏家族内,肯定有高人指点。

不着急,都会让你们美梦成真的。

陈平安笑道:“那几位奇人异士,还不露面?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马月眉掠入屋内,扶起腹部痛如刀子绞动的马岩,马月眉娇生惯养,哪里遭受过这等变故,一下子就梨花带雨,却没有哭出声。

陈平安斜瞥了眼屋内冷汗如雨下的马岩,就这么吃不住疼,想要成就神灵金身,只靠杨家药铺的那种秘制药膏,能成事?

青衫身形一闪,缩地山河,从庭院凭空消失。

永嘉县马氏府邸内,家族供奉,台面上和幕后的,总计有三位地仙,一元婴两金丹,其中两位隐姓埋名,更换了身份。

老元婴是宝瓶洲南方那个旧白霜王朝境内,某个在战事中覆灭仙府的老祖师,这位老神仙从头到尾,都在闭关,眼睁睁看着祖师堂和神主毁于一旦,约莫是还算要点脸,大战落幕之后,没有着急恢复山门道统,而是一路辗转北上,绕过洛京,过大渎,最终进入玉宣国京城的永嘉县马氏,担任首席供奉。其余两位金丹地仙,一位阵师,一头鬼物,各有弟子随从,巴掌大小的地盘,窝着这么多的世外高人,也算马氏家底雄厚了。

还有两位武学宗师,一男一女,男的叫沈刻,那个五境武夫的门房,就是他的亲传弟子,马月眉则是他的关门弟子,这些莺莺燕燕婢女们的剑术,都是他传授的。还有一位女子武夫,同样是金身境,只是相较于沈刻,更为名声不显,至于如何进入马氏家族,一年到头受窝囊气,总有她自己的故事。

当然,从杏花巷马家变成永嘉县马氏,这个家族最大的依仗,从来都是马苦玄。

由于门房没来得及禀报身份,再加上陈平安几乎是笔直一线走到了庭院,一路上,都没有谁能够让陈平安停步,估计这拨傲视公卿轻王侯的大人物,暂时还不清楚内幕。

一处简陋书房,有个面容丑陋的中年书生坐在桌旁,一块蕉叶白大砚台,金不换的彩sè墨锭,摊放在书桌上的一本书,是本专写狐仙水仙的文人笔记,文士手边还有一盘京城老字号铺子的糕点,一边翻书一边嚼着软糯桂花糕,书生刚刚看到一句书上言语,忍不住叹息一声,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原来是那句可怜青草生,一夕生意尽。

享誉朝野的少年神童马彻,就是这位夫子教出来的得意学生。

中年书生自嘲道:“好重的煞气。树大招风吗?果然,每个月丰厚俸禄,不是白拿的,神仙钱最烫手。”

不如原封不动将俸禄退还马氏?就这么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一个能够硬闯马氏的,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何种来历,好像都不是他一头金丹鬼物敢说十拿九稳礼送出府的。

苦求长生法,真是苦死了。

他刚要站起身,硬着头皮去那边趟浑水,倏忽间,背脊发凉,整个人如坠冰窟,下一刻,他的脑袋就被人按住,往桌上砸去。

体内灵气凝滞如冰冻,三魂六魄震颤不已,他试图调动几件本命物,竟是如同被大雪封山一般,完全失去了联系。

一颗金丹,更是纹丝不动,地仙孱弱如俗子。

陈平安五指摊开,按住对方的后脑勺,微笑道:“说你们是奇人异士,你还真信了?”

鬼物书生竭力开口道:“敢问上仙名讳?”

陈平安从桌上拿过那方沉甸甸的大砚台,就往后脑勺上边重重一拍,砚台化作齑粉,打得这头地仙鬼物眼冒金星,只觉得脑浆子都被那名刺客打出来了。

差点魂飞魄散的鬼物书生只得求饶道:“上仙恕罪,”

陈平安问道:“马氏夫妇这些年靠着拆东墙补西墙来积攒yīn德的路子,是你教的吧?帮他们将槐叶炼制为本命物,凭此得了些祖荫庇护,才好在城隍庙功德簿上动手脚,也是你的手段?很高明啊,不错不错。”

鬼物书生错愕不已。

陈平安转头冷笑道:“想跑?”

一把油纸伞快若飞剑,穿廊过道,带起一片流萤,直接将那位一直偷偷施展掌观山河手段的元婴境老神仙,给戳了个透心凉,狠狠钉在墙壁上。

那位老妪模样的元婴境修士,是主妇秦筝的体己人,这些年管着马氏的后宅婢女杂役,今天见机不妙,就要溜之大吉。

只因为庭院那边的景象,云遮雾绕,封禁森严,老妪竟然看不到半点内里景象,这让她惊骇万分,莫非是位……上五境?!

只是她刚要施展缩地成寸的术法,好像对方就在等这一刻,转瞬间就有一把材质普通的油纸伞,如长剑洞穿她的胸膛,巨大的冲劲,让她一路倒滑出去,后背撞在墙上,那种撕心裂肺之痛,让老妪状若疯癫,哀嚎不已,她双手就要将油纸伞拔出胸口,只是手指才刚碰到油纸伞,她便又遭受了一种剐心之苦,老妪脑袋向后重重一磕,原来那把油纸伞剑气瞬间暴涨,一条条金sè的火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沿着老妪的手掌、胳膊再往全身蔓延开来,不但如此,那些如条条水脉流淌的火焰,在不伤皮肉筋骨丝毫的情况下,它们还慢慢渗入了老妪神魂当中,这是一种极为精粹的火法,世间竟有这等霸道的火法,导致老妪整个人身天地山河,宛如下了一场火雨。

火刑。

只说一座元婴境修士的心湖,瞬间被大火煮沸,雾气升腾,修士心湖变成了一口油锅。

陈平安松开手指,直起身,移步去见那个极可能是马氏谋主的老妪。

鬼物书生趴在桌上,等了片刻,那位上仙似乎已经去往别处了,作为山泽野修,一贯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做派,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速速离开,他赶紧坐起身,只是他一下子就欲哭无泪,如丧考妣,颤声道:“龙虎山雷局!”

原来那位上仙在屋内留下了一座雷局阵法!

恍惚间,这头金丹鬼物好像来到了一座远古行刑台,天地茫茫,空白一片。

下一刻,雷声大作,倏忽间天地极远处,被一条漆黑如墨的闪电撕开雪白天幕,然后是数十道数百道闪电,紧接着就是一只大如山岳的金sè手掌如开门一般,从无尽虚空境界中扒拉开“一扇房门”,缓缓现出全貌,手持铁鞭、身披金甲的那尊巍峨神灵一步踏出,金身浑身缠绕着五彩颜sè的闪电,每走一步,大地便随之震颤不已,神灵的头颅缓缓凑近那座行刑台,俯瞰那头瘫软在地的蝼蚁鬼物。

神灵那双冷漠的金sè眼眸,如两轮金日悬空,对于人间鬼物而言,还有比这更恐惧的景象?

yīn阳造化主,高天有神明。

难道这就是那位上仙所谓的“高明”?

陈平安双手笼袖,站在一间yīn恻恻的屋内,看着那个被油纸伞钉在墙上的老妪。

这一手“驭剑术”,是跟剑术裴旻学的。

得多练练,熟能生巧,以后才好还礼裴旻。

陈平安笑道:“一时半会死不了,不愧是元婴老神仙,看架势还能扛一会儿,那我们稍后再聊。我得去会一会沈老宗师。”

神魂如被千刀万剐的老妪呜咽道:“饶了我,饶了我。”

陈平安说道:“这才哪到哪啊,只是冷菜而已,硬菜还在后头呢。”

不等老妪说什么,陈平安重返庭院。

一道矫健身影飞檐走壁如闲庭信步,最终站在墙上

,老人身姿挺拔,两眼有精光,腰佩长刀,手捧一长条布囊,气势逼人。

老者太阳穴偶尔有丝线蜿蜒而动,如蛇盘山,这是武夫到了精神饱满、神完气足以至于外溢的地步,是一种即将要破境的迹象。

武学宗师,只要跻身远游,距离山巅就只有一步之遥了,虽南面王不与易也。

沈刻手上戴着一个羊脂玉扳指,这位隐姓埋名的武学宗师,除了教拳,还会专门负责给某些马氏子弟熬鹰。

手上的扳指值不了几个钱,但是很有纪念意义,是某个小国皇帝的珍爱之物,在大战期间,世道比较乱,是沈刻掰断那个皇帝陛下的手指得来的,那夜在皇宫,大开杀戒的沈刻过足了皇帝瘾,至今想来,那些妇人,还是极有滋味的。只可惜睡皇后、嫔妃如骑马这种香艳事,不能拿来当佐酒菜与人言说,只能自己饮酒回味一二,憾事。

沈刻将那不知装了什么兵器的长条布囊,轻轻一戳墙头,笑问道:“那厮何在?”

结果这位武学宗师发现庭院这边气氛不对劲。

对了,根据自己的要求,那对马氏夫妇,一直对外宣称自己是五境武夫。所以在这些女娃娃眼中,显得分量不够?无妨,今日问拳过后,连同马月眉那个小娘们在内,整座马府子弟就该知道一个真相了,他们永嘉县马氏其实是花了一点小钱,却请来了一尊真神。

沈刻眼角余光瞥了一下屋内的马月眉,毕竟切磋在即,马上就要施展拳脚了,老人稍稍运转一口纯粹真气,压下些许旖旎念头。

月眉真是越长越好看了,不需要涂抹脂粉,天生的美人胚子。与当年家乡那个沿海小国的皇后娘娘,肌肤都白,白得像猪肉。

有剑侍婢女想要以聚音成线的手段,提醒这位护院教头,今天来府上的寻衅之人,是那位落魄山陈剑仙。

只是不知为何,沈师傅好似置若罔闻,这让她有点懵,沈师傅如此豪杰气盛?竟是半点不惧那陈平安?

沈刻眯眼转头,望向屋顶那边的一袭青衫,开口问道:“就是你来此闹事?”

陈平安笑道:“老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沈老宗师该姓马的。”

沈刻洒然笑道:“既然是同辈武夫,何必作口舌之争,拳上见功夫便是了。”

陈平安点头道:“想要在这里找出个好人,真心不容易。”

沈刻解开长条布囊的一端绳结,再将其横提,伸手一抹,露出里边的兵器,竟是一柄长度夸张的青铜古剑。

沈刻缓缓道:“年轻人,艺高人胆大呐,真是什么龙潭虎穴都敢闯,如此不惜命,活不长久的。”

陈平安看了眼那柄长剑,说道:“好物件,不常见。”

“年纪轻轻,好重的杀气。”

老人双手持剑,手腕拧转,抖了个剑花,“剑下不斩无名鬼,说吧,姓甚名甚,有无师门,如果有,回头我就拎着你的项上头颅,去你师门登门送礼。”

江湖仇杀,不比山上练气士的斗法,玉宣国朝廷一向管得比较宽松了。

“我叫陈平安,不惑之年的岁数,不算年轻了。”

青衫剑客微笑道:“如果能够带着我的脑袋去落魄山,学那豪素斩杀南光照做派,杀了人,丢下头颅在山门口,也算你本事。”

当沈刻听见了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眼皮子直打颤,一口纯粹真气和满身拳意,在瞬间破功,显露出旁人肉眼可见的颓败之势。

老人尽量让自己原地站稳,都忘记用上聚音成线的手段了,“打搅了,陈剑仙只管找人叙旧,老朽就不掺和这种私人恩怨了,这就离开乌烟瘴气的马府,若是陈剑仙觉得犹然碍眼,老朽可以就此离开京城,这辈子都不再踏足玉宣国了。”

陈平安笑着伸出一只手掌,“好说,双脚长在你身上,沈老宗师想去哪里就去哪。”

沈刻惊疑不定,小心翼翼低声问道:“当真?”

陈平安微笑道:“可以当真,可以不当真,都随你。”

沈刻二话不说便丢了那把长剑,以表诚意,脚尖一点,身形长掠急急而走,当老人一路在屋顶上蜻蜓点水,不管是离开了马府,还离开这条街道,一路往熙熙攘攘的闹市而去,阳光普照,春日融融,当他置身于那条车水马龙的御街之上,沈刻终于长呼出一口浊气,鬼门关打转,活下来就好。

但是沈刻似乎忘记了一个细节,哪怕今天骤雨停歇了,这座玉宣国京城也该有些许水迹才对。

在陈平安离开庭院再返回的间隙,秦筝与马岩视线交汇,后者点头,示意已经布置妥当了,必然神不知鬼不觉。

秦筝则看似无意看了眼青衣婢女那边。

有个满脸苦相的矮小老人,提着一只犹有九成新的泔水桶,富贵人家的家伙什,自然不比寻常百姓家,桶外如同嵌着乌金。马家有钱,府邸实在是太大了,老人路过一处偏远廊道,有一大帮闲暇无事可做的青壮杂役,呼朋唤友聚在一起玩骨牌赌钱,嚷嚷着天地遇虎头,越大越封侯。一个个面红耳赤,穷酸老人就放下泔水桶,蹲在他们身后,跟着下旁注,丢出一把铜钱,紧巴巴过日子,马无夜草不肥,就靠这个挣点外快了。老人经常独自一人,抽着掺杂榆树叶的土烟,很呛人。在这个家族里边,就只有二公子马研山最没架子,有事没事就拎着两壶好酒,喜欢找老人扯闲天聊过往,原来老人以前是南边那个朱荧王朝的亡国余孽,唱戏的,竟然还是闺门旦出身,总说自己年轻那会儿,身段、扮相和唱功都好,喜欢用粉彩描眉画脸,还会自己填词,跟宫里昇平署的宦官关系都好,只是倒嗓子,在故国皇城根下遛了三年多嗓子,还没恢复,就混不下去了,后来还给很多名角搭过戏挎过刀,终究还是一年不如一年的光景,等到朱荧王朝被大骊宋氏吞并,树挪死人挪活,活人总不能被尿憋死,就这么一路兜兜转转,进了马家,讨口饭吃。

老人缓缓转头,发现那边出现了一个青衫长褂的背剑男子,“前辈其实是一名赊刀人?在这边等着收账?”

老人心头巨震,“你是?”

陈平安笑道:“一场萍水相逢,何必计较身份。”

老人脸sèyīn晴不定,问道:“那就各忙各的?”

陈平安摇头道:“杏花巷马氏有今天的福分可享,前辈功莫大焉,这笔账,也是要与你仔细算一算的。”

老人身形遁土不见,陈平安笑了笑。

等到老人重见天日,本该是那京城外折耳山附近才对,但是老人却发现自己站在了槐黄县城的……杏花巷。

一个桃花眼瓜子脸的年轻妇人,刚刚从铁锁井那边挑水而返,老人呆若木鸡,浑浑噩噩,马兰花怎的如此年轻了?

马家的厨房,因为家族不分家,如今四代同堂,枝繁叶茂,百余口的吃食,都是在这边捣鼓出来的。

如果不是祠堂重规矩,否则加上京城内外那些只是没资格加入马氏族谱的私生子,估计人数得翻一番。

掌勺的厨子,三十多岁的妇人了,高耸挺拔的胸脯,竟然半点都没有下坠,所以都觉得她是个不正经的狐媚子。

女人们嚼着舌头变着法子骂她,男人们都想睡她。

每天都活在闲言碎语里边,变着法子糟践她。

如果不是她可以给马彻开小灶,而马彻又是公认的状元才,她未必逃得过某些马氏男人的手掌。

她在马府这边当了多年的厨娘,每天都会随身带着一把剪子防身。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一座粪坑就只有屎尿了。

那个叫马彻的少年,是个天赋异禀的读书种子,朝野上下,都觉得他是板上钉钉的未来观湖书院贤人君子。

以后肯定会成为玉宣国权贵公卿的少年马彻,曾经面红耳赤,喘着粗气,从后边一把抱住体态丰腴的妇人,蹭了一会儿。

妇人今天又在厨房忙碌,蒸了几屉包子,各种馅都有,比如甲鱼只取裙边,鳜鱼只取两块嘴后腮边的嫩肉,还有一种长在白蚁窝上边的菌子,味极腴美。

屋内其余厨娘妇人,都离这个叫于磬的骚娘们远远的。

她伸手捋了捋鬓角青丝,转头望向一个坐在门槛的青衫……剑客?

她似乎有些疑惑不解,书上说君子远庖厨,马氏诸房子弟可不会来厨房这边,当然他们是因为觉得这边人多眼杂。

厨房屋外不远处,花圃棚下的石条上,摆放着十几盆名贵兰花。一向都是她在悉心打理。

永嘉县马氏的私房菜,是能让玉宣国京城顶尖豪阀都要竖起大拇指的。好些清馋老饕,难得说句谁的好,嘴上总会挂着一句,为什么我们这里的白菜都要比外地香?因为灶王爷麾下的五味神只在京城呢。可他们只要尝过了马府私房菜,都会叫绝。

陈平安以心声笑问道:“本来以为你是顾璨安排在这边的眼线,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姓陆?”

站起身,陈平安走入厨房,从一处灶台上边拿起几头紫皮蒜,捏碎蒜衣,攥在手里,再给自己盛了一碗鱼汤素面,笑道:“吃面不就蒜,好比杀人不见血,终究差了点意思。”

于磬只是怔怔看着那个莫名其妙的不速之客,至于厨房内其余的妇人,约莫是被此人的气态给震慑住了,谁都没敢吱声。

陈平安斜靠灶台,下筷子之前,笑道:“杏花巷马氏欠了我们家一笔钱,不多,八钱银子,不到一吊钱,不过在当时我们家乡那边,不算小钱了,我以前壮着胆子,厚着脸皮登门讨要过两次,还是没要到。路过杏花巷,却没有敲门的次数,就更多了。吃过这碗面条,这第一笔账,就算两清了。马苦玄还是有心,请得动你出山,来此庇护马氏。”

妇人侧过身,姗姗然施了个万福,柔媚笑道,“你就是陈山主吧?”

陈平安放下碗筷,打了个饱嗝,“登门讨债的味道真是不错。吃饱喝足,那就开工。”

于磬嫣然一笑,“难道文圣弟子,就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一通行凶滥杀吗?”

陈平安伸手轻拍灶台,手心处金光熠熠,无数条金sè细线蔓延开去,径直走向门口,再转头笑道:“希望我们下次见面,你还能这么聊天。”

于磬眯起眼,她双指捏住一张金sè符箓,环顾四周,天地景象变幻,她好像来到了一处仙家府邸。

她视野中,一座巍峨青山孤立,山脚有条幽绿长河,山中建筑鳞次栉比,繁密且华美,空中仙鹤盘旋。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泥瓶内的老酒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念永恒作者:耳根 2第二十五篇 烽火边疆作者:我吃西红柿 3善良的死神作者:唐家三少 4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5千金散尽还复来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