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复仇者折镆干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复仇者折镆干

所属书籍: 剑来

整个人间大地,仿佛都在等待一只雏鹰的成长。

终于,宁姚成长为了十四境的纯粹剑修。

曾被寄予最大的厚望和期待,却不曾丝毫让人意外和失望。

宁姚以纯粹剑修身份,跻身十四境,就像武道之路,曹慈跻身十一境。

是独属于他们的某种必然。

曹慈已经神到一层,陈平安再不抓点紧,一旦再被曹慈登顶武神境。

陈平安完全可以想象,下次再跟曹慈问拳,打脸一事,是要还债的。

裁玉山地界,曾是古时兵家对垒之地,江水依旧,潮生潮落。

陈平安笑问道:“怎么先来找这个我?”

宁姚说道:“早就到了浩然天下,我先悄悄去了落魄山竹楼,再到学塾那边看了会儿,听到这边的心声,就赶过来了。”

宁姚还没有自负到目中无人的地步,在这场被老大剑仙称呼为“天泣”的大雨中,她可以凭借避雨来跻身十四境,这是她与五彩天下大道相契使然,那么其余四座天下,必然另有高人,未雨绸缪已久,只等借助“淋雨”来破境。陈平安这家伙树敌颇多,他身上聚集了太多yīn冷却隐蔽的视线,所以宁姚跻身十四境纯粹剑修的第一件事,就是担心有大修士比她更早、或是同时跻身十四境,趁着天时紊乱的空当偷袭陈平安。

于是她就跟中土文庙打了声招呼,准确说了,是她临时补了一份“通关文牒”。

所以宁姚这趟赶赴浩然天下,不单单是思念而已。

陈平安对于当教书先生,是有执念的。以前在剑气长城酒铺附近,他就教过灵犀巷、妍媸巷那些孩子们识字,兼任说书先生,说了不少志怪故事。在这件事上,老大剑仙还是很欣慰的。剑气长城不是排斥文字和学问,当初只是不喜浩然天下而已。

陈平安笑着介绍道:“白伯,这就是我的媳妇,宁姚,跟那个宁姚同名同姓。”

白伯点头道:“难怪陈旧在裁玉山这边清心寡欲得不像话,每天除了忙正事就是钓鱼,原来是心中早就有人了。”

陈平安如释重负。

宁姚笑道:“男女情爱一事,我对他很放心。”

因为之前那场落魄山问剑正阳山的观礼,宁姚现身过,所以这次露面,她施展了一份障眼法。

白伯善解人意笑道:“你们聊,随便逛逛裁玉山,我还需要去几处老坑盯着开采事项。”

老人同时以心声说道:“你小子别着急走,记得带着宁姑娘去自家酒楼那边吃顿饭,记我的账即可。”

就当是帮这小子撑撑面子了,她男人在外边还算混得开。

说句实话,别说眼前背剑匣的女子叫宁姚,就算陈旧叫陈平安,恐怕老人也只会唏嘘一句,这么巧。

难不成这双男女,陈平安真是陈平安,宁姚真是宁姚啊。

白泥对竹枝派再有归属感,也不觉得自家这么小一个门派,能够让这对天作之合一般的男女在此停步。

尤其陈旧还当了这么久的外门知客。

老人回头看了眼河边风景,无数杏花被雨水打落在地,如同铺出一条花路。

陈平安望向老人的背影,笑道:“白伯,说好了啊,回头等我摆酒,给你发请帖,坐主桌。”

白泥转过头,笑道:“好说。”

往大胆了想,至多是与二三地仙同桌饮酒,难道自己敬酒还会手抖?

白泥忍住笑,以心声问道:“不会有那传说中的玉璞境老神仙吧?”

陈平安笑道:“玉璞境可坐不了主桌。”

自己跟宁姚的婚宴主桌,要么是先生,火龙真人,要么是徐远霞,陈熙,或者说是如今的陈缉,好像还真就没有玉璞境。

白泥点点头。

老人懂了,明白这小子是如何将那宁姑娘骗上手的了。

宁姚知道陈平安的长辈缘一向很好。

陈平安曾经给出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这些性格各异的长辈,只是喜欢他们年轻时的自己。

陈平安带着宁姚走向河边,宁姚好奇问道:“你是怎么接连破两境的?”

她没有用上心声。

不等陈平安开口,宁姚解释道:“既然我在这里,说话就不用遮遮掩掩了,十四境之下,谁敢窥探此地,我都察觉得到。”

谁想被她问剑,只管掌观山河。可惜中土yīn阳家陆氏长了记性,不然她就有理由走一趟中土神洲了。

陈平安感叹不已,点头说道:“这就是十四境。”

可能只是直呼宁姚二字,就会被她瞬间知晓。

陈平安解释道:“这次闭关,比较冒险,反其道行之,等于是元婴境就做了玉璞境瓶颈的事,不给自己留有丝毫余地,直面自己的全部yīn暗面,扪心自问,自叩心关,撇开善恶,求真而已。再加上这场大雨,我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大道馈赠,跟崔爷爷留在山上的书箱有关,也与我两次放在神仙坟的铜钱、金精铜钱有些关系,不过这些是比较明显的线索,准确说来,是与我的所有过往、山水足迹都有关系,算是一种……回响吧。至于一分为九的符箓手段,花了我很多心思,说句不吹牛的,这些奇思妙想,巧妙得很,环环相扣,要不要听听看?先前在落魄山上,做客的于老真人听了,他都觉得相当不俗……”

宁姚点头道:“具体说说看,我又不着急。”

陈平安没来由笑了起来,只因为想起郑大风的某个说法,反正下雨闲着也是闲着,不是下雨天打鞋子,就是下雨天生孩子,嘿嘿嘿。

听过了陈平安对那场闭关的详细描述,宁姚点头道:“剑走偏锋,险之又险。那个……孩子,最终他选择主动离开,可能并不是认可或者接受了长大后的自己,只是他心地善良,不愿让你继续为难。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未必就是真相,你也不必对此有任何负担。”

陈平安长久无言,关于此事,他其实跟粹然神性的自己有过一场问答的,谁都没有确凿的答案。

旁观者清。可能宁姚所说,才是真相。

宁姚说道:“不管怎么说,既然已经是大剑仙了,接下来的道路,就豁然开朗,十分明了。对吧,陈大剑仙。”

某种程度上,玉璞境跻身仙人境,是一道大关隘,“问心求真”讲究更多,但是仙人境跻身飞升境,反而是“修力”居多。

无非是在既有一条道路上补全一颗雏形道心,去芜存菁,淬炼魂魄,修道之人,开始着手重新布置人身小天地,拣选合适的气府去精耕细作,就像在坐拥一座福地的前提上,再搭建出一座洞天,最终洞天福地相衔接,就是飞升。

每一座气府就是一座单独的福地,天生修道资质好,老天爷赏饭吃,饭碗多,福地数量就多,将来飞升气象就大。

白日,乘龙,霞举,骑鹤,拔宅飞升,历史上光是飞升路数的种类记载,大致有六十多种。

所以宁姚来之前,她真正的担心,最大的忧虑,还是陈平安如何重返玉璞境,以及如何在玉璞境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返璞归真,跻身仙人。能够登山的修道之士,自古无笨人,那么一个足够聪明的人,如何面对更聪明的心魔,就是天大的难题。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可不是什么轻描淡写的道家笼统语。而玉璞至仙人,据说被某些山巅大修士视为飞升境至十四境的预演,虽然宁姚不太理解其中深意,但是既然山顶都这么说,想必其中肯定自有难处,结果陈平安倒好,一鼓作气连破两境,这让宁姚如卸重担,她一挑眉头,自己眼光不差!

陈平安故意忽略宁姚的那个调侃说法,一本正经说道:“回头去飞升城,我一定要好好感谢元造化那孩子王,当年小姑娘将我排在城头巅峰剑仙的第十一名,很有远见。下次见面,我一定要教她几手好拳法。”

宁姚说道:“五彩天下那边,近期冒出了一大堆中五境练气士,相信很快就会多出一拨藏藏掖掖的玉璞境。”

如果她作为名义上的天下第一人,没有跻身十四境,再次与五彩天下所有修士拉开一大段距离,那么已经逐渐定型的天下局势,极有可能会在一夜之间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陈平安说道:“古语云天知其将饿,故为雨粟。既然天雨粟,必须争先争渡,如果这会儿再藏私,就真会是当年藕花福地,臂圣程元山的下场了。就是不知道,蛮荒那边会多出几个崭新十四境。”

曾经,托月山大祖。周密。在蛮荒天下创建出那座英灵殿的大妖初升。切韵的师尊,被周密吃掉的陆法言。白泽。

现在,无名氏,白景,小陌这拨沉睡极久的远古修士,都是有望跨越一级大台阶的飞升境巅峰。

以“不纯粹”作为代价、早早跻身十四境的上任隐官萧愻。当然还要加上顶替托月山大祖成为蛮荒共主的剑修斐然。以及那个剑心纯粹的“宗垣”。

三教祖师的这场散道,加上浩然天下在蛮荒天下的战场推进,不是可能,而一定会加速一小撮蛮荒大修士的登顶。

宁姚问道:“玉宣国那边什么时候收尾?”

陈平安说道:“过几天就是了,选在清明节登门。”

宁姚问道:“需不需要我在旁护阵?”

陈平安摇头笑道:“不需要,顶多是一个马苦玄加上反悔的余时务,俩玉璞,任由他们卯足劲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宁姚笑道:“‘俩玉璞而已’?成了大剑仙,口气都不一样了。”

陈平安微笑道:“毕竟我们剑气长城的仙人境剑修,完全可以当浩然天下的飞升境练气士看待。”

宁姚问道:“现在怎么说?”

陈平安说道:“还有几件小事要处理,然后很快就可以撤阵了,学塾那边刚好农忙,要采摘明前茶了,我给蒙童们放几天假期,真身提前走一趟玉宣国京城。”

宁姚说道:“那我去一趟剑气长城,去去就回。”

陈平安笑道:“不用担心我这边会莫名其妙挨上十四境修士的一记术法。”

宁姚说道:“如果是吾洲呢?”

陈平安说道:“无非是以不讲理还礼不讲理,看看谁更亏就是了。”

毕竟他还有一粒心神远游天外,吾洲敢捡漏,除了要被文庙问责,陈平安也不介意以某种粹然姿态,提前现身青冥天下。

宁姚点点头,“自己小心。”

陈平安突然说道:“虽然没有了yīn神和阳神,但是我已经搭建起出一尊法相的初步框架了,是模仿齐先生在老龙城一役的法相姿态。”

“再就是刘羡阳当年在剑气长城,曾经传授给我一部完整的祖传剑经,当年这门剑术,对我来说门槛太高,有心无力,想学都难,根本无从下手,现在可以有机会试试看了,在先前跟心魔对峙的心相天地内,就有反复演练数十万遍,效果如何,目前还不好说,不过第一个拿来祭剑的对象,可能是某个藏在桐叶洲的蛮荒余孽,那女子剑修化名豆蔻,比较yīn魂不散。”

“还有更多真相,某些念头,都被我拘押起来了,暂时遗忘了,等我撤掉阵法,才能再与你细说。”

宁姚嗯了一声。

没有拖泥带水,宁姚悄无声息跨海远游。却不是直奔剑气长城,而是北俱芦洲,她走了一趟戒备森严的清凉宗,一剑斩落,差点砍掉贺小凉的整只手腕,脸sè铁青的贺小凉毫无还手之力,站在原地,她伸手揉着手腕,故意留下的半截红线已经被宁姚一剑斩成齑粉。

宁姚都懒得言语半句,径直离开北俱芦洲,去往东海水君府,见到了那个曾经名叫稚圭的女子,王朱察觉到宁姚的当下境界,明显脸sè不太好看,当年双方在泥瓶巷初次相逢,就是针尖对麦芒,各自看对方都不顺眼,故而这场时隔多年的重逢,还是没什么可聊的,宁姚只是提醒她注意点,王朱嫣然一笑,说了几句绵里藏针的刺耳软话,类似可喜可贺,历史上最年轻的十四境修士呢,好像都没有之一,宁姑娘的运道与资质一般好。

宁姚扯了扯嘴角,撂下一句“还是老样子”。

期间路过那座新雨龙宗,宁姚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此停步,见了新宗主纳兰彩焕一面。

纳兰彩焕都没想到宁姚已经十四境了,还误以为她是飞升境,毕竟这才几年功夫,举城飞升至五彩天下,宁姚就已经连破三境。

离开雨龙宗,到了剑气长城遗址,宁姚独自站在其中半截城头上,她背对着陌生的北方,眺望熟悉的南方。

裴旻躲藏太好,宁姚始终找不到此人。

所以宁姚这一路,都在犹豫要不要再绕路一趟,去找那个如今身在桐叶洲的大妖仰止,听说她如今就在那位驻颜有术的大泉女帝身边。只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宁姚相信陈平安可以做得更好,就像之前问剑正阳山,换成她,就没办法让正阳山那些剑仙们在吃疼之余,还要长长久久不痛快,被落魄山恶心得不行。

宁姚飘落下城头,仰头看着城头上的那些大字。

最新的刻字,是陈平安在此城头刻下一个“萍”字。

人生如浮萍,聚散苦匆匆。

如今就有不少来此游历的外乡练气士,在那些大字笔画如过道、洞窟当中驻足,饮酒闲聊。

遥想当年,宁姚也会经常跟朋友们一起坐在那边。

这次重返剑气长城,宁姚是有私心的,想要帮着陈平安当一回说客。

至于齐廷济会不会心生芥蒂,埋怨她挖墙脚,宁姚也无所谓。

齐廷济这位也曾城头刻字的老剑仙,毕竟还只是飞升境圆满。

在蛮荒隐藏身份多年、再远游归乡的那拨剑气长城本土剑修,暂时只有出身妍媸巷的邢云,家族在太象街的柳水,只有他们选择了青萍剑宗。

其余像高爽,郭渡和黄陵他们这拨上五境剑修,好像更倾向于齐廷济选址南婆娑洲的那座龙象剑宗,金锆家族祖辈与齐氏一向关系莫逆,有此选择,很好理解。女子剑修竹素,是玄笏街出身,曾是齐氏的家族供奉,她的选择也在情理之中。昔年属于隐官一脉剑修、给萧愻当左膀右臂的竹庵,就是她的同族。

黄陵和宣阳都拥有一处剑仙私宅,好像分

别名为金刚坡和白毫庵。高爽和梅龛,隐居在蛮荒天下的岁月里,分别找了个道侣、弟子,都是蛮荒剑修,高爽的道侣凌薰,如今好像是玉璞境,但是梅龛的那位嫡传弟子,却是一位仙人境剑修。

这拨剑修,家乡的,蛮荒的,宁姚当然一个都没见过。年月间隔太久,差了太多辈分。

当初他们离乡之时,主动去蛮荒天下当死士,除了黄陵和宣阳比较特殊,早年在剑气长城就已经成名,其余大多数都是地仙,甚至连金丹、元婴都不是。避暑行宫那边的档案,是从来不记录这些的,还是担心名单泄露出去,被托月山顺藤摸瓜。事实证明,此举既是明智的,又是多虑的,因为萧愻当年带着隐官一脉的两位玉璞境剑修,洛衫和竹庵,一起叛出剑气长城之后,从始至终,都没有帮着蛮荒天下找出任何一颗钉子。

由此可见,萧愻确实痛恨浩然天下,继而痛恨整座剑气长城,她觉得太憋屈,才选择投奔蛮荒。但是萧愻对于一个个好像这辈子就是在等死和白死的家乡剑修,并无半点怨气。

宁姚挪步随意走在昔年的战场上,走到一处,蹲下身,捻起些许泥土。

城头之上和城墙两处,不知是谁率先认出了那位背剑匣女子的身份,消息传消息,一下子就喧闹起来。

一座天下被大道认可的第一人,分量之重,山上练气士,心里都有数。

所以没有任何一位练气士胆敢凑上去,与那位女子寒暄半句。

城头那边,有一拨来自宝瓶洲的练气士,与有荣焉,宁姚她可是本洲陈剑仙的道侣,其余八洲,你们吃屁去。

宁姚很快就找到了走马渡那边的剑修气息,便打了声招呼。

察觉到剑气长城这边的动静,齐廷济和魏晋很快就御剑赶来,还有一些陌生面孔,无一例外,都是剑修。

宁姚转过身,与这拨剑修抱拳行礼。

齐廷济境界最高,眼力最好,压下心中道心涟漪,只是以眼神询问宁姚。

宁姚轻轻点头。

齐廷济毫不掩饰自己的苦笑不已,若非忌讳,他真想问一问这个好似眨眼功夫就连破四境的宁丫头,合道之路是哪条了。

魏晋这位风雪庙大剑仙,愧疚道:“还是老大剑仙亲自帮忙,我才得到了宗垣前辈的几道剑意馈赠。”

宁姚说道:“若非魏剑仙自身剑道造诣足够,老大剑仙也帮不上忙。”

魏晋笑了笑,“酒铺那句横批,不算坑人。”

毕竟魏剑仙是那座酒铺的最大主顾。

作为蛮荒剑修,妇人凌薰和道号震泽的“少年”剑仙,显然都很好奇这位昔年剑气长城独一档的天才剑修。

凌薰率先自我介绍道:“我叫凌薰,是郭渡的道侣。”

那位仙人境剑修微笑道:“我随师父姓,道号震泽,如今化名梅澹荡。”

梅龛伸手揉了揉“少年”的脑袋,笑眯眯道:“我这弟子,两百余岁跻身的仙人境,资质不差的。”

宣阳开门见山说道:“我们都收到了邢云和柳水的飞剑传信,所以相约来见齐宗主。”

宣阳与柳水的师父,是故友。

只是宣阳并不太愿意去桐叶洲或是落魄山。

黄陵以心声问道:“宁姚,听齐廷济说,陈平安在归还境界之后,跌落到了元婴境?”

宁姚点点头。

黄陵笑道:“那我就不去青萍剑宗了,那位崔宗主好像都不是剑修。”

梅龛笑眯眯道:“一来陈平安当过隐官,再者传言桐叶洲那边风气不行,我这徒弟终究是妖族出身,所以我们师徒就不去给隐官大人添乱了。”

这明显就是没理由找理由了。

“随你们。”

宁姚神采奕奕说道:“不过陈平安如今已经是剑仙了。”

她的言下之意,除齐廷济之外,连同魏晋在内,只说捉对厮杀,你们对上陈平安,都不够看。

当说客一事,看样子是悬了,宁姚不强求,强扭的瓜不甜。

竹素突然笑言一句,“连米祜的那个弟弟,现在都是仙人境了?有机会去那边拜访青萍剑宗。”

她记忆中,只有那个丑了吧唧的少年米祜,对米裕倒是没有任何印象。

不过竹素在蛮荒那边,听了不少关于米氏兄弟的传闻。

看来这拨剑修是打定主意要留在龙象剑宗了。

高爽,竹素,金锆,郭渡和道侣凌薰,黄陵,宣阳,梅龛和弟子梅澹荡。

全是上五境剑修,供奉也好,客卿也罢,光是这里,此时此刻,就有九位。

如果再加上必然可以跻身飞升境的陆芝,玉璞境剑修邵敬岩,玉璞境酡颜夫人,齐廷济的龙象剑宗,算不算是数座天下当之无愧的剑道宗门第一?如今浩然天下,除了符箓于玄的桃符山,郑居中的白帝城,还有几座宗门可以与之抗衡?

齐廷济当初愿意留在浩然天下开宗立派,就是在等今天?

饶是宁姚都不由得多问了一句,“还有其他剑修加入龙象剑宗?”

齐廷济微笑点头,“大概还有三四位。”

如此说来,真正继承剑气长城家底的宗门,其实并非是当过末代隐官的陈平安,而是齐廷济的龙象剑宗。

魏晋打趣道:“看来齐老剑仙还是要比年轻隐官的招牌更管用些。”

他是落魄山的记名客卿,肯定不能胳膊肘往外拐。

齐廷济点头道:“一座宗门,上五境修士,比下、中五境修士人数更多,我们龙象剑宗是独一份的。”

所以有强迫症的齐老剑仙,已经打定主意,要将宗门的收徒门槛再拔高一层,必须优中选优,那些被各方势力陆陆续续送到宗门的剑仙胚子,为他们传授剑术可以尽心尽力,但是都暂不记名,每一位年轻剑修能否纳入宗门谱牒,都需要他亲自点头才行。假设龙象剑宗某天拥有了二十位上五境修士,金玉谱牒上边“剑仙”之外的记名弟子,总计就只有十九人好了。

齐廷济近期就准备抽空走一趟桐叶洲,亲自邀请那位金甲洲的“剑仙徐君”加入龙象剑宗,担任宗门掌律。

亏得来这边的是宁姚,而不是陈平安。

不然齐廷济可不敢说这种大话,陈隐官可不会像宁姚这么好说话。

宁姚说道:“强者更强,希望龙象剑宗可以再接再厉,争一争浩然天下的宗门底蕴第一。”

她肯定会偏心陈平安和落魄山,但如果龙象剑宗可以蒸蒸日上,她也觉得是好事,乐见其成。

齐廷济笑问一句,“宁姚,可以说?”

宁姚疑惑道:“说什么?”

齐廷济无奈道:“你的境界。”

宁姚笑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齐廷济这才以心声与众人泄露天机,“宁姚已经是十四境纯粹剑修了。”

这位姿容俊美的白袍老剑仙,言外是我们剑气长城,终于又有一位剑道登顶之人了。

齐廷济即便是剑仙当中私心最重之人,甚至陈清都当年都不愿让他去五彩天下,而是选择了将飞升城托付给陈熙,但齐廷济终究还是齐廷济。

齐廷济笑道:“我们去城头看看?”

昔年城头议事者,都是剑仙。

万年以来,唯一一次破例,是老大剑仙钦点了陈平安负责接手隐官一脉的烂摊子。

宁姚点点头。

他们一起御风去往城头。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复仇者折镆干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争命作者:无罪 2第二篇 战神罗峰作者:我吃西红柿 3十二篇 尊者的惩罚作者:我吃西红柿 4凡人修仙传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