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总是拿事补人心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总是拿事补人心

所属书籍: 剑来

一代江山,生就一朝人物,江山如画,人物更风流,迥出尘埃表。

别说是谢狗,就连掌律长命都无法理解,陈平安为何会紧张,先前就只有当徒弟、郭竹酒看出了这点。

当年在倒悬山春幡斋的那场议事,陈平安首次以剑气长城新任隐官身份现身,就没有半点紧张,从头到尾,可谓游刃有余。

福地再小,也是一座大道循环有序的完整天下。日月升落,草木枯荣,花开花谢,仙凡更换,幽明流转,都在此间天地。

何况陈平安是将莲藕福地视为一座家乡骊珠洞天看待的。

老观主在这里埋藏了许多脉络,尚未水落石出,在前方等着落魄山去探索和挖掘,走势好坏,全在落魄山,系于陈平安一身。

按照这位老观主的安排,藕花福地历史上所有来此砥砺道心、游戏红尘的谪仙人,都需要交给观道观一笔过路费,即是道心。

将练气士的道心汇总归为一,先集大成者,再散为一万,人间人物各有安排,于是这就了那些世道上的惊才绝艳之辈、鹤立鸡群之人,试图融会贯通百家之学的书生卢生,他教出来的弟子隋右边是如此,后来朱敛、丁婴也是如此,俞真意、种秋更是,如今年轻一辈的袁黄、乌江还是。

观道观就像一棵道树,大地山河与有灵众生都是枝叶花果,每一条树枝都是一条国祚、一户门户香火、一座江湖门派的脉络,花开即是众生之生、花落即是众生之死,那么在这棵道树上结出的果实,即是“道士”。

大局已定,还需商榷细节。

大木观,落花院。

身为秋气湖东道主的水君宫花,亲自煮茶待客。

相较于先前白玉广场的暗流涌动,此刻屋内氛围即便称不上主宾尽欢,也算如释重负了。

参与这第二场小规模议事成员,练气士有高君,道号灵符的孙琬琰,敬仰楼周姝真,狐国之主沛湘。

武夫只有钟倩,剑客曹逆,女子宗师贺蕲州。

此外就是四国君主和五岳山君,双方先前在道观主殿外的广场上,情形就有点意思了,山君皆已落座,国主都还站着。

比宋怀抱更能藏拙的北岳老山君,本名张羡山,成神之后化名吴穷,道号玉牒。

老山君打算用回本名了,只因为觉得吴穷这个化名,不够喜庆。

陈平安托着茶盏,笑问道:“四位皇帝陛下,关于五岳山君神职划分,你们有无异议?如果有异议,有无建议?”

言下之意,就是唐铁意魏衍你们几个可以否定,但是必须给出解决方案。

草原之主拓跋大泽说道:“没什么异议,大五岳本就不归我们管辖,如今他们几个神职清晰,分工明确,挺好的。”

东岳山君赵巨然问道:“人间城隍阁的规制如何设定?比如各级城隍爷是否需要有与辖境匹配的王侯公伯爵位?”

赵巨然对于权势并无贪恋,但是他却无比清楚,城隍庙若无实权,东岳管辖yīn冥、鬼物一事,就是一纸空谈。

陈平安笑道:“赵山君,先前我就说了,这类具体事务,你们关起门来自己商量着办,我和落魄山今天不插手,明天也同样。”

赵巨然点点头。

陈平安说道:“唯有一事,我必须在今天就跟你们敲定下来,以后就尽量不作改动了。文武两庙,正殿主祀、配祀,还有两边偏殿,供奉两庑从祀先贤,这是固定的大框架,祭祀的日期和礼制规格,都有现成的可以照搬,这一点高掌门是内行。至于陪祀人选,当然还是你们自己选择。”

主掌武庙的北岳山君怀复开口问道:“建造在我山上的这座武庙祖庭,正殿主祀神主已定,陪享香火成员,肯定是清一sè的绝世良将,只说两庑从祀,除了战功彪炳的各朝名将,还能不能将历代武学宗师放进去?允许他们单独占据一座偏殿?”

陈平安笑着点头道:“我觉得可行。”

掌管天下文运的郑凤洲笑问道:“陈先生,文庙陪祀圣贤,无论是传经释道的儒学宗师,或是行之有道的粹然醇儒,相信只要能够正礼仪扶纲常淑人心,改风易俗,裨益世道,就可以进入文庙陪祀。那么一位布衣之身,生前并无跻身仕途,不曾在朝廷担任重臣显宦,但是他们的道德文章却能遗泽后世,这些‘白身’文人,能否跻身文庙陪祀之列?”

陈平安想了想,点头道:“非常之人,当有非常之遇。”

“只是这种破例,必须慎之又慎,不能过于频繁, 一旦给人滥竽充数的感觉,就会连累整座文庙失信于天下。”

“再就是容我多嘴一句,中岳和南岳,文武两庙建造之初,除了陪祀人选,必须精挑细选,做到每一位都能够服众,最好……控制数量,不着急凑齐三十六、七十二之数。”

北岳老山君抚须而笑,“总得留给后人一点念想。”

曹逆点头道:“本来圣贤豪杰,就是今不必不如古。”

老山君突然说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陈先生?”

陈平安点头说道:“至于各国建造钦天监一事,落魄山这边会同时给西岳宋山君和四国朝廷一份秘录档案,上边记载了几种望气术,不是所有炼气士都能够成为望气士的,寻找这类合适的修道胚子,可能需要诸君多费心思了。各国有了望气士,人间朝廷就可以尽可能多的监督天地异象和高人行踪,炼气士,身负武运的武学宗师,各路山水神灵,在望气士眼中,都是世间‘负气而行者’,只要望气士境界足够,辅以钦天监专门用作观天看地的仪器,后者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无所遁形,如此一来,朝廷就有了找人翻旧账、按旧例进行赏罚的本钱。”

唐铁意点点头,神sè舒缓许多。

如果陈剑仙和落魄山,只是一味偏袒“山上”,大力扶持五岳神灵和修道之人,那他们几个穿龙袍的山下君主,此次议事,就只是被落魄山和湖山派拉过来当绿叶衬红花?

陈平安笑道:“炼气士当中,除了望气士这个‘家贼’可以掣肘炼气士,还有兵家修士,秘炼铸造出一种兵家甲丸,与剑仙剑丸一防一攻,互为矛盾,武夫手持甲丸,如披挂甲胄,就跟炼气士身穿法袍差不多。此外法家修士,在外界也被视为山上四大难缠鬼之一。所以唐国主你不必忧心,山上一家独大,朝廷势单力薄。这里头的学问和情形,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复杂和繁琐,你们身为国主,家天下者,肯定可以做很多事情。”

松籁国的年轻皇帝,黄冕突然开口问道:“小子斗胆补上一问,在陈先生看来,人间世道好坏,归其根本,到底是操之于谁手?”

陈平安笑着反问道:“是想说玄之又玄的‘天下形势’,到底是由一小撮人牵着鼻子走,有他们这些极少数人一言决之,例如我陈平安和落魄山,高君和湖山派,或者是你和松籁国?抑或是被整个无形的世道推动向前,或是上坡或是走下坡路,总之所有人都被裹挟其中,所有人只能顺势而为?”

黄冕点头笑道:“还是陈先生说得更详细更准确些。”

陈平安说道:“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一时半会很难说清楚,但是先射箭再画靶子,肯定次次命中十环,属于辩论大忌,所以不妨立双靶射乱箭,还需要寻找足够多的正反论据,最后再来清点箭矢在两只靶子上边的数目多寡,等到哪天我心中有了某个确切答案,再与陛下详细说上一说。”

黄冕抱拳笑道:“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高君忍不住开口问道:“陈山主,在浩然天下,按照文庙规矩,国君不可修行炼气,尤其不可跻身中五境,我们这边?”

陈平安抿了一口茶水,沉默片刻,坐在主位上,望向外边的院落,缓缓道:“这件事,就交由你们自己决定吧。”

浩然天下是有此例,但是青冥天下就没有这样的约束,一座福地“山中道气”浓郁且凝而不散,陈平安觉得不如静观其变。

唐铁意和黄冕神采奕奕,闻言都赶忙竭力压抑下心中惊喜,不让自己神sè失态。

南苑国魏衍和金帐拓跋大泽对此倒是全然无所谓,他们都是纯粹武夫,无法炼气修道。

陈平安笑着解释道:“其实如果不是曹逆、周姝真你们打岔,我本来参加今天议事,打好腹稿的开场白内容,就不是那句‘处胜人之势’了,而是会换成另外一句内容,‘人间是你们的人间,我只是一个客人。’不过我估计真要这么说了,当时肯定没谁会相信,只当成一句口惠而实不至的场面话。”

老山君笑道:“陈先生说得不全对,末尾得加上一句,‘除了张山君。’”

宋怀抱从袖中掏出一把合拢折扇,抵住眉心,这个玉牒上人,除了真能“装穷”,还能说好话,脸皮比自己还厚。

曹逆微笑道:“此事是我理亏在先,缺了礼数,结果却是误打误撞促成好事,就当扯平,陈先生就不用与我问罪或是道谢了。”

陈平安却笑着摇头道:“按照某两位道德圣人的学问,你得先与我道歉一声,我再与你道谢几句,礼尚往来,才算合乎规矩。”

本来是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曹逆却是陷入沉思,言下有悟一般。

武夫曹逆心性资质之好,可见一斑。

陈平安差点没忍住询问一句,你曹逆是否确定过自己能否修道?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陈平安就会再问一句,若是有心修道,愿不愿意跟随我离开福地再跨洲远游一趟。

陈平安可以带着曹逆去桐叶洲的蒲山云草堂碰碰运气。

陈平安说道:“第二场议事,百年太久,武夫阳寿毕竟有限,某些‘生不逢时’的大宗师,哪怕跻身了金身境甚至是远游境,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参加一场,这肯定是不合理的,可要说三十年举办一场,好像又间隔太短了,那就暂定四、五十年?关于议事地址,我倒是有个建议,不如就长久固定在高掌门的湖山派,不作频繁更换了,否则反而容易生出一些不必要的山上是非。高掌门,青词道友,你们有无意见?”

高君起身打了个稽首,“高君谢过陈山主信任,湖山派愿意承担此事。”

等到高君重新落座,宫花开口笑道:“都听陈先生的安排,如此才好,一场议事,耗费人力物力无数,至少开销去我半数家底,大木观纯属打肿脸充胖子了,湖山派愿意接过这颗烫手山芋,我高兴还来不及,岂敢有异议,没有,半点没有。”

第一次与访客高君见面,骑白鹿捧拂尘的老山君就自诩上界神人,当时让高君误以为是这位山神秉性清高,看不起下界的芸芸众生,先前落花院两场秘密议事,观主宫花和唐铁意他们,只因为张羡山的演技过于炉火纯青了,下意识都将这位北岳山君视为见风使舵的墙头草,如今才知这位玉牒上人是真正的真人不露相,藏得深呐。

老山君伸手摩挲着拂尘,微笑道:“福地福地,自然不是随便取名的,切忌身在福中不知福。按照当年魔教那位陆道友的说法,一座福地名为藕花,被贵为‘老天爷’的碧霄洞主,有意限制在下等品秩,拘了灵气,才导致一座天下成为土壤贫瘠的‘无法之地’,好,‘无法之地’这个比喻说得真好。陆道友曾与我泄露天机,说他和陈剑仙所处家乡的外界天地,介于中等和下等福地之间,敢问陈剑仙,如今此地是何品秩了?”

陈平安说道:“上等福地,已到瓶颈了。”

张山君感叹不已,“原来每一场天时变化,都是落魄山在砸钱。敢问折算成如今那种白如雪的神仙钱,数量几何?”

陈平安笑道:“难以估算,不说也罢。”

挣钱似搬山,花钱如流水。

高君错愕不已,心情复杂,“陈山主为何先前议事,不与我们说及这个真相?”

陈平安笑着反问道:“说这个做什么,为了能够多出几人对落魄山感恩戴德?”

宋怀抱以折扇敲打手心,赞叹不已,笑道:“陈先生如此作为,才是对的,以后该知道这个真相的,迟早都会知道,到了那一天,落魄山还能落个施恩不图报的好,称赞陈先生一句光明磊落,明月清风。不知道的就一直不知道好了,就像陈先生自己先前传道所说,‘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不见其事而见其功,谓之神。皆知其所以成,莫知其无形,谓之天。’同时也能防止人心不足的斗米恩升米仇,落魄山与福地的处境,恰似两人相处,若一开始就是如胶似漆的融洽关系,某人对某人印象好到了极点,以后怎么办,一直减分吗?”

陈平安点头道:“宋山君高见,洞察人心。”

宋怀抱笑道:“既然陈先生信得过,让我西岳统领姻缘事,小神虽然好sè如好德,而且从不藏掖,都摆在脸上了,但是可以在这边与落魄山和陈先生保证,小神绝不会监守自盗。”

陈平安笑道:“就当是一场君子约定,宋山君就不必发誓和签约了。”

宋怀抱气势一弱,试探性问道:“小神若是明媒正娶,有那一妻数妾,不过分吧?”

陈平安点头道:“只要双方属于你情我愿,宋山君也没有用上本命神通的手段,当然没有任何问题,哪怕山君府内,‘如夫人’的数量稍多些,关起门来的描眉事,想必外人也说不着什么。”

宋怀抱松了口气,笑容灿烂道:“连岁崎岖道路劳,荷叶荷花何处好,山家活计,画地成川,与莺燕共和气。”

陈平安劝说道:“风花雪月游戏,叹老来气力,都非年少。”

宋怀抱会心一笑。

不曾想陈剑仙还是一位百花丛中过来人啊,此非同道中人,什么才是同道?没有过双手之数的红颜知己,说不出这等内行话。

好,只要不是那种古板迂腐的道学家,西岳山君府就绝对欢迎陈先生的大驾光临。

门口那边,出现了一位双鬓微霜的中年儒士,还有一个两颊酡红的貂帽少女。

陈平安笑着介绍道:“姜尚真,以前福地这边的春潮宫周肥,如

今是我们落魄山首席供奉。谢狗,她是我们的次席供奉。”

谢狗坐在门槛上,姜尚真站在门外,招招手,“周楼主,会记得我吗?”

周姝真皮笑肉不笑道:“印象深刻,铭记在心。”

姜尚真眼神诚挚道:“周楼主可别因为我误会了落魄山,我在落魄山可谓声名狼藉,走在路上,人人喊打……”

陈平安没好气道:“周首席就别辩解了。”

姜尚真斜靠房门,笑呵呵道:“山主容我最后说一句话,姜尚真只在落魄山是个老实人,在自家地盘上,桐叶洲那座姜氏云窟福地,却是个不太好说话的,对了,我除了当过玉圭宗的宗主,还是一位剑修,半吊子的仙人境,次席供奉谢狗谢姑娘,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飞升境,纯粹剑修,这句话有点长,暂时就说这么多,在座诸君自行掂量。”

屋内气氛顿时凝滞。

姜尚真微笑道:“担心你们多想误会,我就再补一句,我是临时赶来凑热闹的,谢姑娘又是被我临时喊来看戏的,与山主无关。吓唬你们?远远不至于,也没这个必要。经由山主介绍外界的天高地阔,如今诸位都不再是井底之蛙了,就该粗略知晓上五境剑仙的意义了,退一万步说,就算落魄山没有我们这些谱牒成员,单说我们山主一人,那可就更值得说道说道了……”

陈平安摆摆手,提醒姜尚真别添乱了,“打住。”

钟倩笑道:“我们山主在外边名气很大的,故事之多,江湖演义,仙侠志怪,可以写好几本大部头书籍了。”

姜尚真以心声说起柳勖的那袋子金精铜钱。

陈平安点点头,忍住笑,“是我们柳诗仙的一贯作风,闷不吭声就把好人好事给做了。”

其实柳勖在去往老龙城途中,又做了件事,就是飞剑传信一封给骡马河柳氏,信上只说了两件事。

陈隐官急需金精铜钱,家族有多少库藏都拿出来,就当是他柳勖预支了未来百年千年的全部家主俸禄,家族若有藏私,他就不当什么家主了,反正说话也没屁用。

信上再劳烦老家主亲自跑一趟近邻的三郎庙,捎个口信给袁氏家主,要报答帮助袁一掷解决梦魇一事,给落魄山送去金精铜钱即可,至于数量多少,就只看袁一掷之于三郎庙的重要性了,反正一颗也是给,几百颗也是给,历来施恩不求报的陈隐官都不会介意的。

这封家书末尾,柳勖着重提醒家族内部,此事必须严格保密,绝对不可对外泄露半点。

陈平安喝过茶水,起身道:“周首席既然来都来了,不如留在这边多聊几句。我就不久留了,在这边当过了客人,自家山头那边,还需要我去待客。”

先前陈剑仙和高掌门离场,都没说今天议事就此结束,还是会有下一场,所以就没谁敢擅自离开大木观。

吴阙和程元山都未能参加那场更为私密、规格更高的落花院议事。

脾气暴躁的吴阙本来气不过,想要撂下一句欺人太甚,只是瞥见那个还躺在墙角根呼呼大睡的某位江湖同道,就觉得气顺了。

大木观山门口。

蒋去和顾苓打算在这边等人,于情于理,他们都要与那位陈剑仙诚心诚意道个歉陪个罪,再道个谢,甚至只要对方愿意,磕几个头算什么。

乌江捧刀而立,用上聚音成线的手段,问道:“袁黄,江神子是被陈剑仙打出道观的,咱俩冒冒然救人,会不会惹恼陈剑仙?”

袁黄无奈道:“是你跟陈剑仙熟悉,还是我更熟悉?”

乌江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若是得知陈剑仙没有跟袁黄计较,再现身不迟。

救落水的江神子,袁黄是主谋,我只是帮凶,呸,帮闲而已……不曾想就在此时,那一袭青衫已经现身门口,身边只是跟着沛湘和周姝真。

陈平安问道:“若是顾苓今天不曾现身,蒋泉,你会怎么做?”

蒋泉沉默片刻,不愿瞒骗对方,老老实实回答:“不管能否拔刀出鞘,只要见到陈剑仙一次就纠缠一次,直到彻底消磨陈剑仙的耐心,随便一拳打死我了事。”

顾苓有些着急,再是老实人,可哪有你这么老实答话的。

可她还是挽住蒋泉的胳膊,共进退同生死。

陈平安笑道:“我这个人别的不说,听几句真心话的气量还是有的。出门在外以诚待人,这很好。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蒋泉说道:“已经跟顾苓商量过了,以后就道侣携手云游四方,我们俩都没什么大的追求,估计不会开山立派,至多是寻一处山清水秀的心仪地方落脚隐居,外出游历,在江湖上,不敢说行侠仗义,降妖除魔,路上遇见不平事,凭本事做点本分事还是可以的,被当地老百姓视为奇人异士就觉得很有趣了。”

陈平安仔细听着蒋泉描绘一双道侣的自家事,最终抱拳笑道:“无比憧憬,心神往之。”

蒋泉一愣,陈先生当真是在羡慕自己?没说反话?

顾苓施了个万福,“陈先生只管拭目以待,以后我与蒋泉一定会奉公守法,在江湖在山上,都会力所能及做些善行善举。”

陈平安点头道:“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我们都各自努力,以善因结善果。”

再一伸手,陈平安将那留在观内墙根的琴囊和一袋子钱都驭到山门口,陈平安笑道:“钱不多,你们别嫌弃,买山钱也好,买书钱也罢,多少是我的一点心意。”

顾苓伸手去接过那只棉布包裹的琴囊,蒋泉就伸手去接过钱袋子。

不曾想陈平安唉了一声,“不像话,你们既已成家就该立业了,女子得管钱,顾苓,该拿出一家主妇的风范了。”

顾苓怀捧琴囊,赶忙将那钱袋收入袖中,不忘转头看了眼蒋泉,夫君内心可有不甘?

蒋泉识趣得很,立即点头表态道:“你管钱,必须你管钱。”

陈平安笑道:“按照我家乡那边的说法,女子眉眼高是有福报的,谁娶进家门就是谁的幸运,只要夫妻之间不成天吵架,就一定可以家宅兴旺,光宗耀祖。蒋泉,要惜福啊。”

顾苓笑得不行,才知陈先生原来如此善解人意且言语风趣呢。

蒋泉更是笑声爽朗道:“借陈先生的吉言,我蒋泉肯定惜福!”

陈平安转头望向主动来此“救人于落水井中”的袁黄,打趣道:“那张符箓果然没白送,种宗师先前那句评语,可谓一语中的,袁黄真是一位从古书上走出来的人。”

袁黄微笑道:“长者赐不敢辞,说到底,还是陈剑仙识人之明。”

陈平安咦了一声。年轻人不去落魄山学拳真是可惜了。

袁黄这小子好像与落魄山的风气,天然相宜?

陈平安想了想,说道:“袁黄,乌江,你们俩哪天有跟高人学拳的想法了,就去狐国那边,找国主沛湘知会一声,落魄山那边可以帮你们多安排几个选择,放心,不一定非要你们跟落魄山武夫拜师学艺。浩然天下九洲,止境武夫不多,却也不少,这些宗师性格各异、脾气不同,但是都很惜才,我恰好认识几个,届时只要你们双方投缘,就可以敬茶喝茶,就此有了个师徒名义,以后造化如何,最终武学成就高低,各凭自身本事。”

乌江咧嘴笑道:“这敢情好!”

不曾想身边袁黄笑道:“我如果真要找个师父,寻明师学好拳,肯定也是找陈先生,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乌江倒抽一口冷气,我了个乖乖,袁黄这厮可以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可以如此拍马屁?!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总是拿事补人心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2我只喜欢你作者:乔一 3第六篇 界主世界作者:我吃西红柿 4第六卷 东风夜放花千树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5我的微信连三界作者:狼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