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问拳问道问剑一起上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问拳问道问剑一起上

所属书籍: 剑来

柳勖走出莲藕福地,涟漪微漾,来到一座庭院,伞开如花,悬在空中,缓缓旋转,柳勖现身“凉荫”中。

“门口”有个站得笔直的黑衣小姑娘,脑袋缓缓转动,扭转到最左边再往右移动视线,循环往复,美其名曰巡视。

一旁还有个白发童子,负责记录外人进出福地的准确时辰,这位落魄山编谱官,陪着斜挎棉布包的小姑娘一起当门神。

柳勖是到了落魄山,才知道此地名为集灵峰,但是落魄山祖师堂所在霁sè峰是次峰,并非祖山。

因为山主和大管家朱敛,还有掌律祖师长命,如今都不在山上,所以福地的“开门钥匙”就交给了暖树保管,山中专门建造有一栋宅子,负责搁放梧桐伞,其实宅子这边除了一层障眼法,就没有打造什么山水禁制。

先在山门那边记录在册,这位骡马河当代家主说要找陈山主聊点事情,听说陈平安去了福地,原本柳勖就打算等着,粉裙女童询问着急不着急,柳勖说不是特别急,可以等。粉裙女童就让柳剑仙稍等片刻,跑去找到当时山中官最大的泉府账房韦文龙,经由韦文龙点头,暖树就打开了梧桐伞,才有了柳勖的这趟秋气湖之行,柳勖动身之前,掏出了一袋子谷雨钱,说是按规矩走,修士出入福地,会有灵气外泄,而且可能还会粘连气运一并带出福地,就跟登山衣沾云露一般,所以这笔钱就当是盘缠了。暖树只是摇头说不用,柳剑仙是自家山主老爷的好朋友,不必计较这个,若是山主事后知晓此事,定会怪罪自己待客不周的……当时白发童子只是咧嘴笑,隐官大人怪谁都怪不到暖树头上嘛。不过柳勖执意掏钱,说不然他就在外边等着陈平安返回山中,暖树拗不过这位神sè严肃的骡马河柳氏剑仙,只得暂时收下那袋子神仙钱,入手很沉。

肯定不是雪花钱或是小暑钱了。

柳勖返回集灵峰,很快就告辞离去,婉拒了黑衣小姑娘一起送客下山,单独重返牛角渡,登上长春宫那条渡船继续南游。

不过临别之前,柳勖邀请“同乡”的小米粒有空就去骡马河柳氏做客,说自己家族那边都觉得哑巴湖酒水好喝,对能够在落魄山担任护山供奉的周护法很是仰慕,与有荣焉。

这可把小米粒高兴坏了,将棉布挎包里的小鱼干一股脑儿塞给柳剑仙,说带在路上当下酒菜,柳勖没有客气,说以前在酒铺,二掌柜就常说拿我家山上的小鱼干佐酒,独一份,滋味绝无仅有。

等到暖树将那只钱袋子交给韦账房,结果韦文龙一打开,才发现除了上边确是谷雨钱,下面竟然全部是价值连城的金精铜钱。

仔细清点一番,有三十六颗形制古朴的金精铜钱,与小镇当年的迎春钱、供养钱和压胜钱,还不太一样。

白发童子啧啧称奇,连连夸赞骡马河柳氏真有钱,柳剑仙真厚道,隐官老祖交朋友的本事,没的说!

貌似是一整套“北斗丛星三十六天罡”金精铜钱,一面铭文星名和一句吉语,底部雕刻有城池轮廓,一面雕刻天象星图和一位霞光缭绕的坐镇神将……看书驳杂如韦文龙,都不清楚这些金精铜钱的来历、铸造缘由,估计可以问一问当下正在别处府邸待客的崔东山,但是显而易见,这些品相极佳堪称“美品”的古旧金精铜钱,价格远在一般的金精铜钱之上。

先前柳勖在山门口那边,看到了一个神出鬼没的青衫中年人,与柳勖抱拳笑道:“落魄山首席供奉周肥,见过柳家主。”

本来一听说北俱芦洲骡马河有人来落魄山了,姜尚真就开始在大风兄弟的山脚宅子里边躲着不见人了,等到他翻开某本账簿仔细盘算一番,不对啊,我当年又不曾招惹任何一位骡马河柳氏女子,柳氏只是与近邻三郎庙袁氏关系好,自己堂堂正正做人,没理由躲着不敢见人。所以在这边守株待兔,等着柳勖现身。

柳勖停步抱拳还礼,“骡马河柳勖,见过姜老宗主。”

若非姜尚真在桐叶洲一役,无愧“剑仙”二字,让北俱芦洲山上对此人印象改观不少,柳勖还真不乐意停步打声招呼,否则按照家乡那边土话说,你有钱就有钱,境界高你的,我不粘牢你就是了。何况柳勖再不觉得人言可畏,终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实在是不愿沾一裤裆黄泥巴,毕竟要是被北俱芦洲晓得自己与姜尚真同桌喝过酒,骡马河柳氏的名声就算完蛋了。

所以当姜尚真说要给柳勖送一程至牛角渡,柳勖斩钉截铁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只说如今北俱芦洲,每每提起年轻隐官,都小有遗憾,总有一种白璧微瑕的感觉,怎的让姜贼当了记名供奉。

不过很快就帮着年轻隐官找补理由,想必当年落魄山是真缺钱,才会被财大气粗的姜贼钻了空子,在那落魄山尸位素餐,有此可见,陈山主当年在家乡开山立派之初,是何等不容易,肯定是穷的揭不开锅了,只是姜贼那厮的脸皮也太厚了,连本带利赚了钱就可以滚蛋了啊,死皮赖脸留在山上,祸害陈隐官和落魄山的大好名声作甚?

如今只要有访客来到落魄山,能够在山门口落座喝茶,或是上山喝酒的,落魄山这边都会赠送一枚昔年龙象剑宗铸造的剑符。

柳勖以心声说道:“劳烦姜老宗主与陈山主捎句话,那袋子神仙钱,是我柳勖的个人贺礼,之后落魄山与柳氏的买卖,另算。”

那袋金精铜钱,是骡马河柳氏得到了柳勖飞剑问询,火速飞剑回信一封,寄给柳勖的。

姜尚真点点头,“小事一桩,乐意效劳。”

郑大风坐在仙尉道长身边的一条竹椅上边,合上书籍,笑道:“一看就是个有故事的老男人。”

姜尚真点头道:“骡马河柳氏,足够写十几本江湖传奇小说了。”

郑大风惊讶道:“这家伙竟然是北俱芦洲骡马河柳氏的当代家主?”

一拍脑袋,郑大风啧啧称奇道:“想起来了,真是人不可貌相,不曾想写出那么一块无事牌的剑修,大才子啊,出门的时候竟然如此装束。”

姜尚真笑道:“所以才会与山主投缘。”

当时在大骊京城的那张酒桌上,陈平安将三颗金精铜钱放在桌上。

“柳勖,你有没有这种金精铜钱?骡马河柳氏肯不肯卖?”

“我手头没有,但是骡马河柳氏只要有库藏,就绝对肯卖。”

“不为难?”

“换成别人问这种问题,骡马河柳氏就不待客了。你走一个,自罚一碗。”

买卖归买卖,剑修与剑修。

在大白鹅的私宅内,崔东山拉着大师姐裴钱,正在待客符箓于玄。

君倩和白也好像副陪一般。这让老真人受宠若惊,这趟宝瓶洲落魄山之行,赚大发了。

浩然天下历史上,能够同时拥有正宗祖庭和上下两宗的仙府,寥寥无几。

于玄的桃符山,恰好就是其中之一。

老真人名义上是来找裴钱的,当年在金甲洲,看到裴钱在打扫战场,老真人对小姑娘印象相当不错,是个取财有道的本分人。

此外还有两个原因,来落魄山这边见一见同为客人的虎头帽少年,岁月悠悠,于玄与这位人间最得意,竟然一次正儿八经的闲聊都不曾有过,总得补上。再就是老真人想要见识见识那位自封“落魄山小龙王”的景清道友,之前在天外星河,老秀才大致说了一些青衣小童的丰功伟绩,这就让于玄很感兴趣了,多大胆,才敢当面称呼郑居中一声世侄。

陈灵均原本是不愿意跟着大白鹅一起招呼符箓于玄的,毕竟这位中土神洲德高望重的老真人,就在那本《路人集》的最前几页。

结果老真人点名要求景清道友一起小酌几杯,这让青衣小童当场傻眼,硬着头皮落座,坐姿那叫一个板板正正,于玄偶尔主动搭讪,回话的时候,陈灵均视线飘忽不定,绝对不与老真人对视,能用两个字说清楚一件事的,绝不说三个字。

这就让老真人难免心里边犯嘀咕了,难不成老夫在落魄山的风评不好?

不能够啊,记得裴钱当时离开战场,曾经诚心言语几句,说自己师父曾经亲口对她说了句“符箓于无双,杀人仙气玄”,这个评价,不低了吧?

以至于这些年自家三座宗门的山水邸报,都开始频繁借用、照抄这个说法了,据说外界也是极为认可的,觉得此说不俗,用在老真人身上,真是绝配。

于玄好奇问道:“崔宗主,那艘剑舟?”

崔东山打了个酒嗝,笑嘻嘻道:“是某个老王八蛋预留给我先生的贺礼,哈,被我这个学生给截胡了,正愁如何跟先生解释才能不挨板子呢。”

确实是绣虎送给小师弟陈平安的宗门贺礼,早就秘密将这艘“丙丁”剑舟从大骊军伍序列中抽离出来了。

先生的,就是学生的。上宗落魄山,毕竟不是剑道宗门,于是就这么被崔宗主给挖了墙角。

剑舟此物,功效与那座陪都大渎上空的仿白玉京截然不同,后者专杀大修士,前者却是昔年蛮荒军帐妖族在战场上的噩梦,只要剑舟预先确定了战场位置、经纬坐标,悬停战场之外的一艘庞大剑舟,只需一轮隔空齐射,就可以针对距离千里之外,进行无比精确的定点清理某地,密集飞剑如暴雨降落大地,方圆数十里之内的战场,一扫一大片。

当战场之外同时悬停三十艘大骊剑舟的时候,大雨磅礴,数以十万计的飞剑攒射,几乎可以涵盖千里之地。

崔东山问道:“于老神仙这次做客我们家,是先放高利贷,再登门讨债来了?”

于玄神sè尴尬,摆摆手,“没有的事。”

裴钱满脸疑惑,放什么高利贷?老真人这是放到自己师父头上了?

一直正襟危坐当哑巴的陈灵均佩服起自己的先见之明,看看,这些《路人集》前边的高人前辈,凶不凶?

这都亲自登门索要钱财来了,头一遭的稀罕事!

亏得自己没有因为侥幸高攀了流霞洲青宫太保的荆蒿荆老神仙,就得意忘形,翘了尾巴。

回头就在册子上边添上几句,将桃符山在内的五座中土宗门全部圈画起来,旁白批注一句绕道而行。

崔东山鬼鬼祟祟望向虎头帽少年。

白也淡然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显然是不愿意被崔东山狐假虎威。陈山主既然敢跟于玄和桃符山借高利贷,当然就得还钱。

君倩点头道:“哪怕是从指甲缝里抠出来的钱也是钱,白也这句公道话,还是在理的。”

于玄愈发神sè尴尬。

敢情你们俩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呢。

先前在天外,自称是“手边刚好有三百颗金精铜钱”的郑居中,借给陈平安,用以临时抱佛脚,提升本命飞剑井中月的品秩,但是可以用一比十的折算方式,换算成三千颗谷雨钱偿还这笔债务,每年三分的利息。

只是陈平安当时需要五百颗金精铜钱,所以于玄就跟着掏出了三百颗,双方约定说好了是以物易物,不折算成谷雨钱,利滚利,同样是每年收取三分利息。所以崔东山说这是放高利贷,确实没有冤枉老真人。

只是按照陈平安的设想,山中泉府就有三百颗金精铜钱的库存,就当求个无债一身轻,必须赶紧还上这笔“人情债”,只是实在不放心飞剑传信寄物,毕竟某些不怕犯忌的山上野修喜好截取飞剑,陈平安就打算让谢狗带着这笔巨款,由她亲自跑一趟中土桃符山填金峰。至于自己欠下白帝城的三千颗谷雨钱,算不得什么燃眉之急,只说韩俏sè主动与陈平安买书一事的相关收益,相信很快就可以补上这个窟窿。

按照郑居中当时估算,陈平安的本命飞剑,想要再跨上一个大台阶,给飞剑井中月提升品秩,大致还需要一千五百颗金精铜钱。

如果以郑居中的折算方式,那就是一万五千颗谷雨钱,陈平安才能够提升一把本命飞剑的品秩。

可见剑修炼剑的消耗,确实是吃金山银山,难怪都说天底下就没有什么有钱的剑修,不是欠钱,就是走在欠钱的路上。

一下子就吃掉几张白玉京洗剑符的陆芝是如此,曾经都想着当那青翠城城主的刑官豪素,也是如此。

老真人是中土桃符山的开山鼻祖,道场位于填金峰。

享誉天

下的一山五宗门,一祖庭一上宗三下宗,这种规模,别说在浩然天下,在数座天下都是独一份的。

桃符山同时拥有一座上等福地和一座云梦小洞天,此外还有手握老坑和百炼两座财源滚滚的中等福地。

除了于玄再传弟子“松雪道人”赵文敏住持的那座经纬观,稍微穷一点,其余四座宗字头仙府,个顶个的有钱,家底深厚。

所以君倩说那笔钱,是于玄从指甲缝里抠出来的小钱,也确实同样不曾冤枉了“一辈子修行顺遂从不曾为钱字发愁”的老真人。

他娘的,这些文圣一脉弟子,说话都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于玄当时在天外,“前辈风范”略显不足,只因为老真人当时确实也需要一大笔金精铜钱,多多益善。缘于于玄最近数百年间,有两张精心研制却从未现世的大符,都涉及“光yīn长河”,符箓一道,除了比拼大符的种类,更比拼大符的数量。

于玄之所以能够独占浩然“符箓”二字,除了能够画出众多妙不可言的云篆丹书,再就是秉持一门简单粗暴至极的四字学问。

以量取胜!

只是后来老秀才走了一趟天外星河,不但主动赠送于玄一袋子十斤穗山土壤,老秀才还好似反客为主,坐镇星河,为作为东道主的于玄“论道”一场,帮忙稳固境界。

所以这次赶来落魄山,于玄就是想要亲自与陈平安打声招呼,先前欠下的三百颗金精铜钱,落魄山这边就不用还了,也会开诚布公言说几句,真要计较起来,也是他于玄欠了文圣一份人情,老秀才是你的先生,他不收,那就算在落魄山头上好了,于玄已经想好了,除了先前三百颗金精铜钱不用归还,桃符山填金峰还愿意半送半借给落魄山一千颗金精铜钱,至于属于暂借的五百颗,不算利息,你陈平安等到什么手头宽裕了再还不迟。

呵,你郑居中当时在天外不是起了个话头吗?

现在就轮到你们白帝城了,填金峰已经拿出来一千颗金精铜钱,剩余五百颗,郑先生不跟着补上?

一般宗门不清楚内幕,于玄却是心知肚明,至少在一千年前,白帝城就开始秘密大肆搜集金精铜钱了。

白帝城记名和不记名的供奉、客卿,从上五境到地仙,每隔一段年月都需要供奉数量不等的金精铜钱给白帝城。再加上浩然九州主动联系白帝城的山泽野修,这拨修士身份境界都不差,他们想要与白帝城购买、借阅某些孤本秘笈道书,好像都需要用金精铜钱来换,足足一千年,九洲各国山水神灵的金身碎片、铸成钱币的金精铜钱,就这么一颗颗一袋袋,源源不断流入了白帝城。

单论金精铜钱的积蓄数量,白帝城说不定完全可以与皑皑洲刘氏掰手腕,如果再加上郑居中自己那份,尤其是他在蛮荒天下的隐藏收益,相较于刘氏,估计只多不少!

在牛角渡那边,百口莫辩的柳赤诚,只得灵机一动,找了个不算蹩脚的正当理由,说自己是来找师侄顾璨商量事情的,先忙完正事,再去落魄山叨扰陈山主。

秋气湖,大木观。

距离既定的议事时辰约莫还有两刻钟。

一袭青衫,背夜游剑,来到大木观的山门口,几位金童玉女一般的道官,被吓了一大跳,赶忙询问来者身份。

陈平安微笑道:“落魄山陈平安。”

众人面面相觑,好像请帖上没有这么一号人物才对。

就在此时兼任湖君的观主宫花,姗姗走出大木观,腰间悬配一把名剑横秋,以女子英灵之身成神的女冠,她站在台阶顶部那边,朝山脚青衫男子打了个稽首,毕恭毕敬道:“秋气湖湖君,‘青词’宫花,恭迎陈剑仙大驾。”

陈平安抬头望向那位女冠,拱手致意,在他抬脚走上台阶的时候,宫花已经快步走下台阶,然后停步侧身,主动给这位传说中的福地之主让道,双方擦肩而过,宫花再转身跟上,只是青衫男子有意放缓脚步,本来想着落后一个身位以示敬意的女冠,就变成与陈平安并肩而立,她犹豫了一下,就不再矫情,与他一起走向道观大门,宫花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客套寒暄,方才对方在湖边抖搂了那么一手,竟然以鱼线缠绕住龙袍少女的脖颈,随随便便就砸晕在湖面上,让她颇为心惊,虽然昨夜落花院议事,经由高君的泄露天机,她对这位陈剑仙已经有了一个估算,可是好像依旧低估了对方的境界?

陈平安随口问道:“请教宫观主是哪个朝代的人氏?”

宫花笑道:“陈剑仙何必明知故问。我与朱敛是一个朝代的,不过与这位世代簪缨的贵公子不能比,我的前身,只是个学武不精的江湖草莽,生前事不值一提。”

若非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一句明知故问的后边,就不用她浪费口水了。

陈平安一笑置之。确实得怪自己看得不仔细,或者说怪沛湘的那本册子上边,被老厨子将宫花放在了《人间美艳篇》,而非《山水神灵篇》。

走入大木观后,在祖师殿外白玉广场上,道观已经搬走香炉,腾出大一片清清爽爽的空地,放着两排造型简洁的黄花梨官帽椅,好像是典型的松籁国京作工,若是再往上追根溯源,大概就是前朝朱敛的木匠手艺了?看得出来每一把椅子都很用心,形制相同,椅背却有不同的雕刻图案,或卷草、云纹或灵芝、花鸟,线条流畅,极有生气,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稍加留心观其纹路,似有剑意,说不定就是宫花的手笔。

但是广场上有两把椅子比较特殊,显得孤零零的,一南一北,两两对峙。

看得出来,一把是给陈山主安排的,一把属于作为本次议事的发起人,湖山派当代掌门高君。就是不知道钟倩坐在哪里。

因为离着议事时辰尚早,暂时只有稀稀疏疏几人落座,望向道观大门口那边站着宫花身边的青衫男子,都是一头雾水。

陈平安自嘲笑道:“吴宫主说得好,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

宫花假装听不懂这句话,伸手指了指背靠道观主殿的那张“南面”椅子,微笑道:“离着议事还有一段时间,陈剑仙可以就此落座,也可以先去落花院饮茶,我当然更乐意陪着陈剑仙逛一逛大木观,荣幸至极。”

陈平安却是走向了那条面朝大殿的椅子,伸手扶住椅把手,笑道:“我是客人,就坐这里好了。”

这个举措显然出乎宫花的意料,让她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问拳问道问剑一起上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2破晓行动 第二卷作者:江右萧郎 3我的微信连三界作者:狼烟 4三生三世菩提劫(林水清 同人)作者:林水清 5我是仙凡作者:百里玺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