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七十章 隔岸观大火燎原

第一千零七十章 隔岸观大火燎原

所属书籍: 剑来

今天鸦山,有客到访。

一男一女,女子是最新登榜武夫十人的宗师,幽州琵琶峰古艳歌。

林江仙的四位亲传弟子,两止境两山巅。

大弟子,赵鹤冲。如今鸦山真正管事的,就是这位成名已久的止境武夫。

二徒弟,戚花间,被山上尊称一声戚夫人,是一位体态丰腴、极有韵味的女子,她也是止境。

汝州朱某人和至交好友陆掌教,就分别称赞戚夫人是“腴媚”与“冷艳”。

此外还有宗学佺,与小弟子宋钺,如今都是很年轻的山巅境武夫。

外界传闻,大弟子赵鹤冲之所以没有登榜武评,是因为林师曾经事先提醒兵解山一句,若是自己的大徒弟登榜,兵解山武夫以后就都不用登榜了。当然这种说法,未经证实,也无从考证。

关键林江仙就只收了这么四个徒弟,结果人人成材,而且都成为了武学巨擘。

要说玄都观的上任观主元禾,道号“清源”,此人收徒一事的“资质”,确实让人羡慕不来,

但是元禾的嫡传弟子,在王孙、孙怀中这七人之前,先前还有几拨亲传,陆陆续续加在一起,也有将近二十人。

而林江仙只是在短短一甲子之内,就收四位武学奇才。

故而有人笑言,要是林师收徒弟再勤快一点,那个兵解山就要哭穷了,或者一州收一个嫡传弟子,他们先与林师学拳二三十年,然后就返回家乡建立鸦山分舵,一个不小心,就会是那“天下武运,半在鸦山”的格局。

这是共识。

只是这种话,不能乱说,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

访客之一的古艳歌,她正在与鸦山宋钺问拳一场,其实她们差了一境,问拳也是宋钺主动提出来的。

两位女子武学宗师,一场关起门来的问拳切磋。

当然不是那种打生打死,点到即止。

带着古艳歌来这边做客的一位山上前辈,此刻盘腿坐在蒲团上,青年容貌,极为俊美,手捻一把折扇,点头赞叹道:“女子宗师,打起架来,就是好看,确实赏心悦目。”

道士修行靠己,靠心神开悟,一窍开来百窍开,靠悟。

武夫登高,真就靠一个勤勤恳恳的脚踏实地了,靠苦。

好友林师在不在鸦山,对朱某人来说是半点不重要的,只要戚夫人和宋姑娘在,就足够了,有一个就不白来,两个都在就是赚。

鸦山这边,林师的四位嫡传弟子,连同小弟子宋钺在内,两男两女,都很出彩。

古艳歌出拳轻灵,宋钺拳意厚重,朱某人看得目不转睛,她们在演武场上的每一次腰肢拧转,每一次身形辗转腾挪,都是美景。

大修士眼力又好,两位女子每次“搭上手”,那种如水涟漪、起伏不定的风景,尤其动人心魄。

在她们默契同时换一口纯粹真气的间隙。

他终于舍得转头与戚夫人说道:“我这趟出远门,路过青神王朝,雅相不在那边,白藕对林师,还是很仰慕的。”

毕竟天下美景再多,也无非是分成两派,动若流水静若山,戚夫人只是坐在那里,曲线玲珑,峰峦起伏,美不胜收。

面对朱某人的没话找话,戚夫人只是点点头,不搭话。

对方废话再多一点,她就要使出杀手锏了,只需喊这位道士的真名即可。

百年一评的天下十人,由永州仙杖派,住持这份榜单的评选事宜,也有跟风的,但是都无法服众。至于甲子一次的武评,则由仙杖派的近邻兵解山负责。其中百年一评的天下十人,前五都好说,之后几个,以入选修士的道心,也无所谓名次高低,甚至即便是落榜了,历史上从无任何风波,可往往就在第十人的评选上边,最容易引起外界争论,所以仙杖派就用了个取巧的办法,经常在第十的尾巴上边,评选出几个候补人选,人数不等,多则五人,少则两三个,一般来说,只要这个第十一,有足够的说服力,山上的口水架就打得小。

结果约莫千年以来,就多出个毫无悬念的“拖油瓶”,这位道士来自汝州。

相传每次榜单新鲜出炉,道士都会去一趟玄都观喝酒,一见面就是各说辛苦互诉衷肠。

一个天下第五,一个第十一,而且孙观主还是天下道门剑仙一脉的魁首,这位道士刚好也是一位剑修。

也就亏得这位大修士好说话,脾气好,道号茫茫多,本命飞剑名为“斗彩”,是一位剑修却几乎从无递剑事迹的山巅修士,属于散仙之流的野逸高士,徒弟也收,却并无开山立派。

但是曾经编撰几本极有“不务正业”嫌疑的专著,专门阐述渡船与御剑的学术门道,书里边都是些让术家之外练气士满头雾水的生僻术语,比如什么小半径转弯,大小迎角,中轴线,云层气流分布流速……

修士名字古怪,就叫“朱某人”。

他给自己取的道号极多,不下二十个,当然白玉京那边不认就是了。闲云野鹤一般的道士,生平喜欢游历各州,而且不是那种长久不挪窝的常驻,会在一州版图,待上短则一甲子、多则百年光yīn,在当地收取数量不等的嫡传弟子,先看自己的眼缘,才来看对方的资质。而且他每次都会隐姓埋名,更换道号,每一个崭新道号,都极为仙气缥缈。

其实“朱某人”,就只是个自称,因为他的本名,一直被人喊得不多,以至于如今的年轻修士,都误以为他就叫这个名字,真实姓名,无从问起。

汝州第一人,是山下武夫林江仙,没有任何悬念。

早年的天下十人,白玉京三位掌教,就已经占掉了三个名额,而青冥天下却有十四州,就只能争夺剩余的七个名额,好巧不巧,平摊下来,刚好就是两州分一人。

汝州因为有个林师的缘故,使得原本身为汝州山上第一人的朱某人,愈发黯然失sè。好在朱某人从不计较这种事,并且不是那种无可奈何的认命,而是他当真不好这点虚名。朱某人是汝州第二大王朝的皇室成员,却与赤金王朝的开国皇帝和现任君主都是朋友,还是鸦山的不记名客卿,更是与林江仙一见投缘的挚友。恐怕这也是汝州最近两百年来,如此风平浪静的一个重要原因。两个最大的王朝都相安无事,山上山下也是和和气气的。

朱某人与林江仙不是一个路数的美男子,这位打架从来没赢过一场、以“全输”战绩著称于世的飞升境大修士,相貌偏yīn柔,俊美无双,一双丹凤眸子,好似天生眉目含情。

林江仙青衫身形飘落在演武场边缘,古艳歌和宋钺几乎同时停拳。

林江仙说道:“这种问拳没有任何裨益,练个套路把式而已,接下来古艳歌不必压境,宋钺也别藏私了,问拳不是闹着玩。”

朱某人抚掌笑道:“对头。”

宗师问拳,不说受点伤什么的,但要说打了场架,稍微有点衣衫不整,这里露出一点,那边无法完全遮掩,总归是合情合理的。

赵鹤冲和戚夫人就要起身给师父让出位置,林江仙摆摆手,只是随意坐在朱某人身边。

朱某人笑道:“林师难得不在鸦山待着。”

林江仙一笑置之。

朱某人自认有两个最要好的朋友,赤金王朝的林师,青神王朝的雅相,一个是远亲不如近邻,一个是气味相投,各领风雅风一千年。

想要取个前人从来不曾用过、又不落俗套的道号,今人是吃了大亏的,其实很难,非常难。

不得不承认一点,白玉京既管得严、又管得宽,尤其是还有那个道老二的存在,使得青冥天下的太平岁月,尤其是山下诸国的稳定,别说蛮荒天下,就连浩然天下和西方佛国,都无法跟青冥天下相提并论。

天下十四州,世俗王朝和大小国家,几乎所有的大仗,都是在“抓紧时间”,在白玉京二掌教余斗即将卸任“掌教”的尾声,就开始谋划,布局,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然后在陆沉执掌白玉京那一百年内动的手,等到大掌教接管白玉京,基本上该打的仗也打完了,刚好可以休养生息,偶有边境冲突,一国分合,也会在最后几年,按兵不动,双方达成默契,只因为余斗即将重新掌管白玉京了。

历史上也有一些杀红了眼的大王朝,不管不顾,无一例外,都会有来自白玉京的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所谓“凉水”,可能是一场气势磅礴的术法暴雨,当然也可能是紫气楼的一场剑雨。

只有山巅修士,才知道白玉京某个隐蔽的深远用意,五城十二楼,尤其是余斗这一脉,是要在一定程度上,制约那个“兵家”的蓬勃发展。

不管怎么说,既然总体上还是天下太平的,白玉京订立的规矩又重,那么称得上闲云野鹤的练气士,自然而然就多了,修道之余,诸事可做,大有可为。

反正不用太过勾心斗角,在诗词曲赋琴棋书画边耗费光yīn,静极思动了,大可以云游天下,在山下留下一连串的志怪传奇和仙迹美谈。

比如朱某人其中有个道号叫“绿萍”,初听不觉如何雅致,结果有了那句“自觉此心无一事,小鱼跳出绿萍中”,便一下子觉得意思大不相同了。

便有不少修士恍然大悟,原来学道之人,懂点诗词歌赋,多看几本杂书,当真有用。

朱某人在山上仙府,山下江湖,红颜知己都很多。

还有一件事,白玉京三掌教,始终觉得自己跟朱某人是极好的朋友。

但是朱某人,这么多年一直在跟白玉京陆掌教竭力撇清关系,几乎逢人就说,我跟陆掌教真心不熟,认识而已,朋友一说都做不得准,就更别提什么挚友了……结果适得其反,他越解释越是一笔糊涂账,朱某人就差没有被逼得去通过山水邸报昭告天下,自己根本不认识陆沉了。

这还真不是朱某人矫情,实在是那位陆掌教的名声……只说一点,玄都观对外宣称,但凡只要是陆掌教的好友,就一定是我们玄都观的贵客。

朱某人笑眯眯道:“裴杯的大弟子马癯仙,前不久已经跌境了。”

林江仙也只当是听了个趣事。

这就像一个手头极为宽裕、家底深不可测的成年人,听说隔壁邻居家的某某孩子出息了,挣着了钱,置办了家业,或是跟人在外边打架、鼻青脸肿回家了。

自然是听过就算。

一旁的大弟子赵客疑惑道:“前辈是怎么得到的消息?”

朱某人微笑道:“这就别管了,山人自有妙计。”

青冥天下的修士,想要获悉别座天下的人事,一般来说就只有三种途径,一种是通过白玉京颁发的山水邸报,偶尔会提及别座天下的一些大事。五城十二楼,各有各的风格特sè,相较而言,南华城、神霄城比较偏重浩然天下那边的消息,隶属于余斗一脉的城、楼,更侧重蛮荒。

比如以前曾经与剑气长城相衔接的倒悬山,就是一个极好的消息来源,白玉京会挑选出一些相对紧要的消息,告知天下。

再就是通过类似玄都观孙怀中那种跨越天下的远游,重返家乡,顺便带回某些内幕。但是如今青冥天下的山巅修士,到底有几个飞升境,“身在”异乡,一直是个谜。恐怕除了白玉京三位掌教,谁都不敢说心里有数。

最后一种,相对隐蔽,而且限制极多,就是白玉京掌教三脉道统,建造在浩然天下的“下宗”,那位见一面各脉掌教比登天还难的道门天君们,各自通过祖师堂敬香,至多“顺带”提及几句不犯禁、不逾越规矩的浩然事。

但是几乎所有浩然天君、道门高门,在这件事上,都会极其小心谨慎,不敢泄露太多秘密。

再者,一旦泄露出某些被儒家视为禁忌的秘事,真当中土文庙那边不会追究吗?

已经从青冥天下返乡的亚圣,苏子,柳七和曹组,这几位,还都只是已经水落石出的浩然修士。

历史上,不是没有那种道教宗门,因此在浩然天下悄然沉寂下去,这还是文庙故意给白玉京留点面子了。

只说那位亚圣,刚刚进入文庙没几年,就曾经代替文庙,亲自问责流霞洲一座隶属于白玉京余斗一脉的宗门道观,亚圣到了山门口那边,根本就没废话半句,拆掉匾额,再去祖师堂,喊来所有祖师堂里边有座椅的道士,具体聊了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反正使得偌大一座香火鼎盛的道门巨观,一夜之间沦为被迫封山的“禁地”。

据说等到白玉京接引道观整座谱牒道士去往青冥天下之前,不许他们以道士身份下山,下山的唯一途径,就是主动脱离道籍,不再是道士,至于是沦为山泽野修,还是另投别门,都随意,文庙这边都不会再管。当然,要是谁有脸试图先脱离道籍,打小算盘,想着有朝一日,再来恢复白玉京一脉的道牒,文庙那边也不拦着。

只是以这一脉祖师爷余斗的脾气,道士敢做这种事,下场可想而知。

结果这座彻底断绝香火的道观,至今还是个道士只出不进的状态,从最初的八百余授箓道士,变成如今的不足三十人,还在苦苦坚持。

有个只在山巅私下议论的小道消息,道老二不是没有考虑,打算在收回那方天底下最大山字印的倒悬山之外,再将此山道观一并收回白玉京,但是这就需要与浩然文庙那边打交道了。

然后没了匾额的道观山脚那边,就出现了某位文庙陪祀圣贤,而且最为惊人的,这位在人间久未露面的文庙圣贤,不但是至圣先师的嫡传弟子,并且是最为器重的弟子之一。

不过这种肯定属于无据可查、也无法验证真假的密事,就只能是当个酒桌上的下酒菜了。

不用有半点怀疑,最早肯定是从孙道长那边传出来的消息。

要是谁去与孙道长考证什么,又肯定是那么一句了。莫要瞎说,贫道从不背地里说人是非,乱嚼舌头。

宗学佺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嘿嘿笑道:“那马癯仙是咋个跌境的?总不会是走路崴脚吧?”

浩然天下中土神洲,被誉为“女子武神”的裴杯,四个弟子,马癯仙,窦粉霞,廖青霭,再加上曹慈。

至于在这中间,“记名”与“亲传”弟子的区分,不管是裴杯自己是怎么算的,反正外界都将他们师徒视为拳法一脉。

四位纯粹武夫,就是一止境,一山巅圆满,两远游瓶颈。

如果没有大的意外,除了曹慈,其余三人既然是圆满或瓶颈,说不定花不了几年功夫,就会是“两止境,两山巅”了。

如此一来,林师教出来的“两止境两山巅”,难免略逊一筹,毕竟裴杯弟子当中,还有那个“曹慈”。

朱某人语重心长劝说道:“宗老弟,你这个笑声渗人的坏习惯,能改就改了,一般只有书上的反派人物,才会这么笑。”

戚花间嫣然笑道:“前辈就别卖关子了。”

佳人有求,朱某人立即微笑道:“是被那个陈隐官找上门,至于具体缘由,外界不得而知,反正就是问拳一场,打得马癯仙毫无还手之力。嗯,就跟你们师父打同境武夫差不多。”

“可惜这场架,打得比较隐蔽,名气不够大。陈隐官没有大肆宣扬,马癯仙当然更不会聊这个。既然当事双方都不说,外界当然全靠猜。”

“下一场青白之争,白藕在内,你们好像都看好曹慈,我就不一样。”

宗学佺酸溜溜道:“戚师姐就成天念叨那个曹慈,哪哪都好。我还真就不信了,天底下真有这种武技、品德、风范举止全无瑕的完人?”

拢共才三同门,结果师姐师妹她们俩都看好曹慈,小师妹还好,是以纯粹武夫看武夫的拳,戚师姐倒好,她就看脸。

在那文庙功德林,两个同龄人,有过一场众目睽睽之下的“青白之争”。

在青冥天下这边,虽说都是道听途说,但是山腰有山腰的看法,山巅有山巅的见解。在山巅,又分成了两拨,各执己见,有大修士觉得曹慈会一骑绝尘,与身后陈平安拉开一大段武道距离,也有少部分大修士觉得陈平安有机会后来者居上,赶超曹慈,更早跻身十一境。

朱某人丢了个眼神给宗学佺,咱哥俩口味是一样的。

宗学佺咧嘴一笑,白牙森森。

朱某人有很多奇思妙语,广

为流传。

比如有人,见那心仪仙子嫁为人妇,难免扼腕叹息,可惜嫁人了。朱某人便安慰一句,嫁了人,不是更好?

还有什么类似“一打二,没输过”之类的荤话,更是一箩筐。

朱某人当然次次都会否认,不,我绝对没有说过这种话。

宗学佺瞥了眼朱某人,忍不住聚音成线,与戚花间密语道:“师姐,悠着点,这家伙一肚子坏水,打你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又是个提起裤腰带就翻脸的主,红颜知己一大堆,数都数不过来。”

朱某人神sè微变,我把你当自家好兄弟,你把兄弟当成投名状?!

一场胜负无悬念的问拳。

古艳歌位列武评天下十人之一,不压境,打个还是山巅境的宋钺,若是还有悬念就怪了。

师父发话了,宋钺不敢有人任何保留,将鸦山秘传拳法,还有自身所悟拳招,一一施展出来。

可惜与古艳歌还是有很明显的差距,技不如人的宋钺,最终被古艳歌一拳砸在心口,身形倒滑出去数丈,生性要强的宋钺强提起一口纯粹真气,一脚踩地,摇摇欲坠,宋钺想要抱拳还礼,霎时间七窍流血,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想要抬臂都难。

戚夫人气笑道:“这妮子,输都输了,还逞什么强,真不怕落下后遗症!”

赵鹤冲说道:“还有半拳。”

站在演武场中央,英姿勃发的古艳歌深呼吸一口气,伸手将身后麻花辫绕在身前。

刹那之间,宋钺瘫软在地。

原来遗留在宋钺体内的武夫真气,在几条关键经络内骤然冲撞起来,使得宋钺当场晕厥过去。

宗学佺有些心惊,这是不是意味着古艳歌的拳只要沾了身,被问拳的武夫体内就埋下了隐患?

古艳歌要是痛下杀手,师妹身躯岂不是跟爆竹一样?

朱某人的思路总是跟常人不太一样,看着那条悬挂着古艳歌身前的麻花辫,就如一条溪涧流淌在对峙双峰间。

这就是古艳歌的拳法独到之处了,她祖上世代是仵作胥吏出身,她继承家学之外,只要哪里有战场,她就往哪里跑。古艳歌还擅长内观法,年纪不大,就将人体筋骨经络细分出山脉、水系,气府作湖泊,分别命名,自成体系。所以在朱某人看来,这才是真正走出自家路数的武学宗师,至于同在榜上的兵解山宗师齐观、于勍,更多是靠师承和天赋,与琵琶峰古艳歌的差距,不在那一两个名次,而在“武学道路”的高远,更在对武学的研究深度。

古艳歌抱拳道:“多有得罪。”

按照朱某人的说法,林师最讲究礼数和公道,你不辞辛苦跨越数州之地,赶来鸦山给宋钺教拳一场,他这个当师父的,就肯定会还礼。

林江仙微笑道:“接下来这场问拳,换个方法。古艳歌跟戚花间联手,赵鹤冲和宗学佺联手,倒下一个就算输。”

四人当中,只有宗学佺是山巅境武夫。

所以古艳歌微微皱眉。

竟然不是自己跟宗学佺联手?

这是不是说赵鹤冲的拳法,比自己更高?

朱某人拍掌而笑,“好好好,真是百年难遇的武学盛况。”

戚夫人站起身,瞬间判若两人。

她一手虚握拳头,轻轻拧转五指关节。

赵鹤冲神sè如常,先与师父抱拳致敬,然后缓步走向演武场。

宗学佺双手十指交错,转动脖子,笑眯眯道:“戚师姐,机会难得,事先说好了,拳打脚踢,打哪里都成,就是别打子孙根!”

戚夫人微笑道:“好说。师弟的喜酒,总归是要喝的。”

她先将倒地不起的师妹宋钺“喊醒”,其实就是一拳震散古艳歌的拳意余韵,再双指并拢,在宋钺身上各处敲打一番,将那些如琴弦散落师妹身体各处的细密拳意驱逐到某些不重要的“山脉水流”,接下来如何处置这些作乱的“乱臣贼子”,就得靠宋钺自己去调理气息了。

宋钺脸sè雪白,踉踉跄跄走回原位,朱某人赶忙打圆场道:“宋姑娘其实输得不多,尤其是你自创的那几个拳招,只是输在了境界……”

宋钺置若罔闻。

林江仙看了眼小弟子。

宋钺立即与朱某人抱拳致礼。

林江仙说道:“先用心看拳。之后养伤的时候,多想想,弄清楚到底输在哪里,自己想不明白的地方,就去跟古艳歌请教,三天之后,你再与赵鹤冲问拳一场,身份互换,你来模仿古艳歌的拳招。”

宋钺乖巧道:“师父,晓得了。”

朱某人羡慕不已,自己就收不到这么懂事的弟子。

宋钺最大的学武资质,就在“偷”。

如果说得好听一点,就是模仿其他宗师的招式甚至是拳意。

林江仙说道:“下山之前,我曾让你分别留心三种人,不曾学拳的凡俗夫子,刚刚学拳的炼体境外门弟子,拳法小成的炼气境武夫,有无心得?”

宋钺心虚道:“师父,看过了,很仔细看了,就是没有琢磨出什么门道。”

林江仙说道:“凡俗夫子,整个人的身躯,肌肉僵硬,用拳法宗师的内行话说,就是行走之时属于‘硬撑’,因为俗子‘气浊’,分不开清浊,故而气息混沌一团,初学拳法的炼体境,再到炼气境,浊气转清,日趋柔和,这与练气士追求长生不朽,求个‘轻身’飞举,有异曲同工之妙。”

何谓“家学”,口传心授?这就是了。

见宋姑娘越听越迷糊,朱某人最见不得好看女子受委屈,只得主动开口提醒道:“同理可得,林师真正希望你记住的感觉,是方才被古艳歌藏在你身上的半拳‘砸中’后的……瘫软过程。这种近乎极致的体态舒展,哪怕是被迫的,武夫如果能够将其准确捕获,然后不断模仿,在跟人问拳之外,整个人都处于这种近乎天然的玄妙状态,就是一份不为人知的裨益,类似练气士的返璞归真,恐怕这也是古艳歌给你教拳的最大用意所在。

林江仙点点头。

朱某人拧动手中折扇,“宋姑娘,此外还要留心林师所谓的‘混沌一团’,这可是一个大学问,大境界,至于具体学问所在,朱某人毕竟不是纯粹武夫,说不上来,只知道林师指点拳法,从来都是有的放矢。”

宋钺一边仔细观摩演武场那边的问拳过程,一边还得认真聆听师尊教诲以及朱某人的提点。

演武场,四位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武学宗师。

接下来他们这场比较罕见的问拳,其实就是赵鹤冲护着宗学佺,古艳歌与戚夫人,既是同境宗师,又是多年好友,配合无间。

在幽州占据一座琵琶峰却不开山立派的古艳歌,天下武道第八人,比兵解山的于勍高一个名次,真实年龄未知。

她与林江仙的二弟子戚花间,缘于一场江湖偶遇,她们是多年的闺中好友了,戚夫人每次出门远游,都会专程去一趟琵琶峰。

赵鹤冲觉得朱前辈之所以会来鸦山做客,就是帮着古艳歌牵线搭桥,来与师父请教拳法,顺便也能瞧见二师妹和小师妹。

戚花间是一名捉刀客,与那青神王朝的武夫戚鼓一样的武学路数,简单来说,就是拳走极端,专杀练气士。

所以经常有人调侃戚鼓,你是不是那位戚夫人的远房亲戚。戚鼓也就跟着附和一句,我倒是想抱她的大腿啊。

好看的女子和好看的女子,如果走在一起,多半是减法。

可如果是加法,那就说明这两位好看女子,才是真的好看。

演武场上,可怜宗学佺叫苦不迭,根本记不清楚挨了戚师姐几记手刀,那种滋味,就跟被人用刀子慢慢搅动筋肉一般。

再加上大师兄赵鹤冲时不时朝他身上来上一拳,好帮助宗学佺及时打散古艳歌的暗藏拳意。

朱某人点评道:“宗老弟可以啊,看着就像是一打三,一位山巅境,竟能单挑三位止境,传出去也是一桩美谈。”

赵鹤冲伸手按住宗学佺的脑袋一侧,后者瞬间横飞出去,赵鹤冲则与戚花间互换一拳,再被古艳歌以双指作古怪剑诀,戳中赵鹤冲的颈部的水突穴,算是帮助宗学佺挡灾了。此穴颇为关键,在武学一道称之为水天地,被誉为小天门,寓意地部真气如水上涌蒸腾气化行于天,在此天地接壤,作开阖机关,只是赵鹤冲不知用了什么拳法秘术,竟然好似能够分出一条雄壮的纯粹真气,瞬间就将如先煮沸再冻冰的气血异象给强行压制下去,真气道路复归通畅。

方才与戚花间互换一拳,至于被她拳罡“擦”中的手臂四渎穴,赵鹤冲稍稍咬紧牙关,作为回礼,不退反进,身形前移骤然加速,一肘打中后撤的戚花间的侧脸,打得这位二师妹脑袋一晃荡,戚花间的眼珠子瞬间布满血丝,额头青筋暴起。所幸这一下没白挨,古艳歌依旧是双指并拢作剑指状,出手极快,先后在赵鹤冲后背的神道、灵台、至阳三处,从上往下,依次敲击,声势之大,宛如道观敲钟……

局外人宗学佺头皮发麻,古艳歌真下得去手!换成自己挨了这几下“指点”,不得直接跌境?

其实真正一挑三的,是赵鹤冲才对,因为按照林师的规矩,师弟宗学佺就是个累赘,只会让赵鹤出拳冲束手束脚。

赵鹤冲当然可以赌,赌古艳歌或是戚花间打趴下宗学佺之前,他更早更快打倒一位,但问题是她们都是止境武夫,且心有灵犀,双方配合无比默契,尤其是身为捉刀客的戚师妹,体魄坚韧,异于常人,就算是赵鹤冲都不敢说自己的体魄就一定比戚花间更稳固。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这场切磋,就真的只是切磋。

最终结果,就是赵鹤冲被古艳歌和戚花间联手打倒在地,输是输了,却也没什么狼狈,赵鹤冲气息依旧沉稳,伸手轻拍地面,飘然起身站定。

反而是宗学佺只觉得整个人都快散架了。

林江仙点头道:“可以了。”

四人各自返回座位,古艳歌伸手轻轻握住垂挂身前的麻花辫,调整呼吸。

她看了眼赵鹤冲,不愧是林师首徒。

戚花间伸手整理鬓角发丝和衣衫,方才赵师兄有几拳,当真有点不念同门之谊了。

宗学佺呲牙咧嘴,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估计接下来一整年都要被宋师妹调侃解闷。

宋钺眼神熠熠光彩,“浩然天下那场青白之争,可惜不能亲眼见到这场巅峰问拳。”

关于那个曹慈的传闻,她早就听得耳朵起茧子了。

再加上那个名声鹊起的年轻隐官,这下好了,可以当对手的同龄人,又多出一个。

也不算对手了,就是她这辈子必须要超过的对象,毕竟听说他们都已经跻身止境归真一层。

她实在无法想象,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两位武夫,境界能够如此之高,拳法如此气象浩大!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七十章 隔岸观大火燎原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生三世枕上书番外作者:踏歌娘 2第十篇 原始作者:我吃西红柿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4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5元龙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