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我知道你是谁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我知道你是谁

所属书籍: 剑来

幽州,一处著名的古战场遗址。

视野所及,荒无人烟,了无生气。

但其实此地花草生长繁茂,只是没有繁华的城池和参天的巨木而已,才会显得那么沉寂和那么不热闹。

有两骑并驾齐驱,一男一女,骑着一匹骨瘦如柴的劣马,另外一匹却是极为神俊的胭脂骢。

一个年轻道士,穿着青sè棉衣道袍,随着马背颠簸而晃荡肩头,笑吟吟道:“老马识途,慢慢行,迟迟归,晚来好过不来。”

另外那位女子则面容姣好,但是她一直面无表情。

说是恍若隔世,再恰当不过。

正是离开浩然天下的陆沉和朱鹿。

陆沉没有带着朱鹿直接去往白玉京。

不过这个“陆沉”,当然只是一张符箓分身而已。

陆沉伸手指了指前方,“我在前边一处小道观里边,当过几年的典客道官,跟他们关系处得老好了。天黑之前,咱们俩只要快马加鞭,肯定能够赶到,就在那边对付一宿。 ”

朱鹿只是默然点点头。

在家乡那边,朱鹿其实也曾见过一些喜好游戏红尘,仙家酒sè之徒。至于那种人不可貌相的世外高人,同样没少见。

但是他们这一路行来,诸多景象,还是会让朱鹿觉得光怪陆离,匪夷所思,不过更多还是因为身边有个陆掌教,总能让一些原本的平常事,变得不那么寻常。

市井门户,张贴有某座寺庙赠送的红纸黑字,上边写着喜庆的“山君迎新”。

当时陆沉说了一句,“路边行亭,山上道脉,人间文字,虽久不废,此为不朽。”

他们途径一处河道,酷暑时节,烈日曝晒,久旱无雨。有那身形枯槁的河伯,站在干涸的河床里边,蹲在龟裂地上,一勺水,与岸边一位山神笑呵呵言说一句,“我干了,你随意。”

那河伯瞧见了两骑身影,便大声询问一句,你们可是会仙法的授箓道官,能否行行好,降下一场甘霖?

陆沉双手插袖,破口大骂,道爷不会什么仙法,撒泡尿,要不要?

河伯就开始回骂那个好像脑-子有病的过路道士。骂急眼了,一摔白碗,就要揍那厮一顿。

道士好像就在等这一刻,蓦然哈哈大笑,好好好,好兆头,碎碎平安!

道士伸手出袖,轻轻打了个响指,顷刻间,乌云滚滚,大雨滂沱,黄豆大小的雨点,涌入一条干涸河床。

县城坊间,陆沉带着她漫无目的穿街过巷,遇见了老巷子里的野猫,院墙里边的土狗。陆沉就会停步,不知在想着什么。

在一处雨水充沛的地界,有那手持木棍的采玉人,成群结队走在河水湍流中,只是用脚踩石头,来判断是否美玉。

陆沉就会卷起裤管,让朱鹿留在岸上,陆沉自己则变出一根绿竹杖,大步走在河水中,这里踩一踩,那里敲一敲。

有个负责编撰类书的都总裁,老人在告老还乡途中,与山林间偶遇的陆沉聊得很投缘,一番看手相,说了几句好话,一个积蓄不多的年迈清官,就被陆沉“骗了”好些金银细软。

在山顶风餐露宿,这位白玉京掌教,竟然还会架起一顶蚊帐,一边吃着果脯蜜饯,与那些蚊子叫嚣着你们有本事来咬我啊。

此刻陆沉手腕一拧,变出一只小碟,也没顺便变出一双筷子,嗦了一口,转头问道:“这叫八宝芋泥,要不要尝尝看?”

朱鹿摇摇头。

陆沉笑道:“现在一门心思想着如何登高又登顶,以后你就会明白一个道理,能够享清福的,才是真正的神仙。”

朱鹿说道:“那就以后再说。”

陆沉点点头,竟然不是反驳和教训,而是附和一句,“很有道理了。”

朱鹿突然问道:“我真不是在做梦吗?”

陆沉笑呵呵道:“梦里梦外梦中梦,搞清楚了就一定更好吗?”

朱鹿问道:“那你真是陆沉吗?”

陆沉忍俊不禁,“可以是,可以不是,看你的心情好了。”

不谈晦暗难明的程度和合道过后的杀力强弱,只论合道之法的瑰丽神奇,陆沉自称第一,当之无愧,没人会去跟陆沉争这个。

陆沉的五梦七心相,从未对外界藏藏掖掖,故而陆沉的合道十四境,是最……敞亮的,知道了、记住也好,不知道、或是听说了又忘记也罢,天下人间都随意。

道士梦儒师郑缓,活人梦中枕骷髅复梦,梦栎树活,梦灵龟死。梦中化蝶不知我是谁,主次谁是谁。

此外又有心相七物,木鸡,椿树,鼹鼠,鲲鹏,黄雀,鹓鶵。蝴蝶。

其中四梦皆已解梦,所以那位化名毛锥的白骨道友,愿意躲到哪里,就躲到哪里去好了。

至于心相七物,能够勘验文运的黄雀早就收回,木鸡是那藕花福地的俞真意,鹓鶵是那法袍金醴的旧主人,在海外孤岛“兵解”的某位天师府黄紫贵人。鲲鹏也已收回,夜航船上的那位曾与陆沉有过“濠梁之辩”的旧友,既然他都开口了,再者当时吴霜降都知道了,陆沉乐得顺水推舟。只有鼹鼠,被陆沉依旧留在了浩然天下,也不是算计谁,就只是好玩而已。

至于陆沉率先提出“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的“上古有大椿者”,此树不符绳墨,不合规矩,故而最是无用。陆沉其实无所谓收不收回这个椿树心相,因为此树,就是陆沉的那棵心中道树,不过是从浩然天下移植、栽种在了青冥天下。

陆沉以拳击掌,“想好了如何与新鲜面孔自我介绍,小道不才,祖籍曲辕,道号散木。”

朱鹿刚要开口,陆沉变掌为手指,朝朱鹿那边递出,轻喝一声,“密!”

朱鹿下意识闭嘴,只是片刻之后,才发现这位陆掌教是在故弄玄虚,她完全可以开口说话,“有意思吗?”

陆沉双臂环胸,在马背上摇摇晃晃,开始环顾四周,看天上看地下,“天高地阔唉。”

天外,一座摇摇欲坠将碎未碎的秘境。

余斗悬空而停,法剑归鞘,背在身后。

远处,是三个并肩而立的十四境修士,皆是郑居中,已经根本分不清真身、阳神yīn神了。

不过因为其中一个郑居中,因为身穿道袍头戴道冠,倒是很好认。

余斗只是看了眼“此人”,就想要换一处场地,各自都别留力三成了,双方手段尽出,真真正正问道一场。

好个无法无天的郑居中。

只因为眼前这个“道士”郑居中,虽然相貌与师尊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是那份气态,偏偏让余斗都要误认为是真身少年模样、法身老者模样之外的中年师尊!

郑居中光是施展出来的道法,就有十数条道脉至多,其中就有龙虎山天师府的五雷正法,甚至是白玉京三城四楼的不传之秘,

此外郑居中还能够以假乱真,随意模仿儒家圣贤的本命字,西方佛国的结印,仿剑无数的旁门剑术,兵家神通,失传已久的远古秘术,三山九侯先生的符箓阵法……

两个郑居中身形消散,秘密返回浩然天下。

最后一个郑居中盘腿而坐,伸出拇指擦拭脸颊鲜血,不愧是四把仙剑之一,确实锋芒无匹。

若是自己能够得到碧霄洞主的那座太阳宫就好了,可以自行铸剑。

可惜当年走了一趟桐叶洲藕花福地的观道观,双方“价钱”没谈拢。

郑居中问道:“余斗,你知不知道,万年之前,到底有几个一万年。”

余斗倒是没有藏掖,淡然道:“听说有一万个,只是听说而已,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出去的你们,可以问问我的师尊。”

郑居中笑问道:“听说陆沉去过一个古怪世界。”

余斗点头道:“可能还存在着不计其数的大千世界,陆师弟就曾去过其中一个,他在那边待了很多年,准确说来是知觉上的无数年,以至于陆师弟到最后,根本分不清是几百几千万年,还是几亿年了。他返回白玉京,我没有多问,他也难得没有多聊几句,只说他在那边,只是用双指就捻碎星辰无数,只需一个念头,就可以道化生发出一条广袤无垠的璀璨星河,修道到中期而已,他的每一次吹与嘘,就已经是整个天地的大道规矩的收和放了。再后来,陆师弟在那处,道心坚韧如他,依然绝望到只能一次次自我毁灭,却又不得不重塑道身,换个身份,在某一刻恢复一部分记忆,境界越高,或主动或被动,最终都会记起全部。又后来,他已经不得不给自己树敌了,让自己亲手杀掉自己,于是就有了成百上千个惊才绝艳的所谓天才,毅力和机缘都不缺,或顺遂或坎坷,或意气风发,或悲愤怒吼或沉默不言,或单枪匹马,或与数个道友、或成群结队拉拢到了数以万计、百万计的同道中人,最终将他这个所谓的反派角sè成功杀掉,或者功亏一篑,总之故事数不胜数,不一而足。”

郑居中微笑道:“听上去很精彩。”

换成别人,余斗就真让他去试试看了,就算他没办法完全摹刻那座世界,找个类似的“道场”不是难事。

可既然是郑居中,就算了。

对付这种人,一旦起了大道之争,就只能是以更高一筹的杀力将其彻底杀之,别无他法。

余斗准备返回师尊身边,只是临时起意,停步问道:“郑居中,你所求何物何事?”

没想着得到答案,但是让余斗感兴趣的事情,确实太少,少之又少,不耽误问上一问。

“就目前而言,暂时所求……”

郑居中收起蒲团,站起身,微笑道:“余斗求败,我求共斩。”

余斗看着他,摇摇头,笑道:“真是个疯子。”

刹那之间,刚刚转身的余斗突然转头,“我终于知道你是谁了。”

郑居中笑道:“那你还不赶紧喊一声师尊?”

并没有觉得余斗是在装神弄鬼,故而郑居中此刻心中所想,却是一个名字,周密?

又或者是某位未来成功合道十五境的修士?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彻底斩断那条因果长链,凭此来确定一个“现在”,确定所谓的光yīn长河,其实是虚无之物,才是一种莫大的牢笼,彻底超脱此物、准确说来是此名的禁锢,兴许就是未来一只脚踏入十六境门槛的契机所在了。

所以确实是得去见一见那位坐镇光yīn长河的阍者神灵了。

余斗背剑,却已大笑着离去。

————

宝瓶洲,玉宣国京城。

二十余年前,马姓的外来户,在这边花大价钱,买下了一座前朝宰相的旧宅邸。

京城内,寻常有钱有势的门户,哪怕是马家的街坊邻居,也就只当马家是个有几个臭钱的外来户。

一个姓马的青年,在今天黄昏时刻,早早来到家族祠堂内,进了门,既不敬香也不拜挂像,直接就跳到了横梁上躺着。

婢女数典,弟子忘祖,都没跟着他一起进入玉宣国地界,都是蝼蚁,兴许某人打个喷嚏,或是抬个脚再落地,就把他们这种废物压死了。

余时务劝他不要回来。

马苦玄说那个人想要报仇雪恨,自己想要父债子偿,都是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

既然对方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自己躲什么,不躲。

马苦玄躺着,翘起二郎腿,嘴里叼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拔来的甘草,打了个响指。

一位山神娘娘就被马苦玄敕令而来,是直接被他从金身神像当中拖拽出来的。

她察觉到是马苦玄的手段之后,站在横梁上的山神娘娘,忙不迭坐着。

马苦玄睁着眼睛,望着美轮美奂的那口藻井,说道:“我那个弟弟,没有骗你,是真心想要帮你改名,不过他没那本事,如今大骊王朝那边变天了,与马家关系极好的鹿角山山神,也就是你顶头上司,根本不敢在这个时候帮这种忙。不过马研山做不到,我做得到,帮你改山名,唯一的要求,就是你把名字先改了,宋腴,这个名字实在太好,你好像配不上。”

女子山神宋腴哪敢说一个不字。

折耳山风景极美,远看是朝堂公卿抱玉笏,近观是美人盘鬒发。而宋腴按照大骊朝廷颁布的金玉谱牒,在同样等级森严的山水官场,是七品神位,好歹入流了。她就想想着将山名改为“折腰”,更好听些,寓意也更好几分。上次马研山在她酒铺那边再次醉酒,被怒气冲冲赶来这边抓人的妹妹,大骂了一通,不痛不痒的马研山在离开酒肆之前,承诺她会帮忙改名。

马苦玄的这个亲弟弟,货真价实的膏粱子弟,烂酒鬼一个,就连马研山的探花郎,还是妹妹马月眉帮忙作弊代考而来。

至于马月眉,喜欢瞎折腾,小小年纪,神仙志怪和江湖演义小说看多了,她专门请一位家族供奉,是个金盆洗手的武学宗师,帮她栽培出了一拨少女,侍女皆佩剑。这拨少女都是老百姓眼中货真价实的练家子,不是那种花架子。

还有那个表弟马彻,好像是朝野上下公认的少年神童,其实才学如何,品行如何,马苦玄都不在意,少年岁数,气血旺盛,想睡几个体态丰腴、徐娘半老的妇人又怎么了,有本事就睡去嘛,有那郡主县主身份,或是诰命夫人算什么,暂时睡不了她们,就继续乖乖对着那几幅亲笔描绘的画像,用手嘛。

马苦玄笑道:“宋瘠,我觉得自己的运气,很一般,你觉得呢?”

也不敢计较那个新名字,宋腴怯生生说道:“我觉得马仙师的运气很好。”

马苦玄点点头,显然比较满意这个很实诚的答案,只是他又摇摇头,“反正运气不如这些家族同辈的年轻人,他们有个哥哥叫马苦玄,我马苦玄喊谁大哥去?”

宋腴无言以对。

确实,他们都有个靠山,是宝瓶洲年轻十人之首,至于真武山谱牒修士这层身份,反而是马苦玄自己不当真,真武山不当真,好像外界也都不当真。

但是只说马研山和马月眉这双兄妹,却一次都没有见过这个大哥。

关于亲哥哥马苦玄,所有的事情。

听说。

在家中就只是爹娘念叨,除此之外,他们兄妹只能道听途说。

在玉宣国可谓根深蒂固的马家,如今家族产业多到不计其数。

京城最大的酒楼和仙家客栈,还拥有一座位于京畿之地的仙家渡口,更有两艘能够跨越小半个宝瓶洲的私人渡船。

但是马研山对那些山上飞来飞去的神仙老爷们,什么仙子,都不感兴趣。

他是好酒之人,对于家乡唯二的念想,除了祭祖,就是参加一次披云山的夜游宴,去那儿喝上一顿酒。

让相貌有几分相似的妹妹帮忙代考,马研山得了个探花郎的身份,算是在翰林院当差,其实去不去点卯,只看心情。

皇帝陛下和朝廷那边都没说什么。

举家离乡搬迁到了这里,经过二十余年的开枝散叶,四代同堂,可谓枝繁叶茂了,加上那几房子弟,据说最新编修的族谱,上边的名字有了百余个。

马苦玄伸出一只手掌,开始计数,每想到一个名字,就弯曲一根手指,最终握拳。

龙泉剑宗谢灵,好像刚刚又破境了。真武山余时务,可能是马苦玄唯一的朋友。云霞山绿桧峰蔡金简,真境宗宗主刘老成的嫡传弟子,云林姜氏子弟,姜韫。风雷园剑修刘灞桥。

马苦玄再抬起一只手。

观湖书院副山长周矩。山泽野修,道士赵须陀。落魄山剑修隋右边,因为她去了桐叶洲,谱牒身份一并迁到了那座下宗,就等于给宝瓶洲的年轻一辈天才修士,空出了个位置。

马苦玄想了想,好像还漏掉一个人,记不起是谁了。

至于那八人

的具体排名,马苦玄当然更记不清楚了。

马苦玄弯曲两根手指,再次握拳,说道:“宋瘠,你听说过一句老话吗,咬人的狗不叫。”

宋腴点头,“听说过很多次。”

马苦玄稍稍抬起头,双手作枕头,说道:“那座剑仙如云的正阳山,就不明白这个浅显道理。”

宋腴轻声提醒道:“大门打开了,要开始议事了。”

马苦玄点点头,“那我们竖起耳朵听着就是了。”

家族祠堂内,今天的议事,气氛肃然凝重。

坐在主位上的,是养尊处优的马氏家主,一旁还有张椅子,坐着那位极有手腕的马家主妇。

大堂内一支支粗如手臂的红烛,照耀得整座祠堂亮如白昼。

悬了匾额,写着堂号。

马苦玄都没注意写了什么。

众人头顶的大梁上,有两个谁都没有发现的“梁上君子”。

马苦玄转过头,那个亲弟弟,在那山神娘娘的酒肆内,与沽酒的美妇人有过一场有趣的问答。

明天会不会下雨。肯定不会。但是总有一天肯定会打雷大雨,对不对?到时候撑一把大伞就可以了。

马苦玄觉得这场问答,很有意思,所以才愿意帮着宋腴改山名,其实很快鹿角山那边就会降下一纸公文,准许折耳山改名折腰山,山神宋腴神位不变。当然是马苦玄用自己功德换来的,何况只是更改山名而已,又不是抬升金身神位的高度。

至于宋腴以后改不改名为宋瘠,无所谓了。改了没好处,不改也没坏处,马苦玄没那心情计较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祠堂内,其中有两个年轻男子,如今都是有功名在身的,所以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他们经常与玉宣国那拨豪门公孙,只要觉得待在京城无聊了,就一起找个由头离开经常,参加一场不为人知的“秋狩”,去南边几个小国境内的偏远地界,在当地好友的带领下展开狩猎,这些货sè到了玉宣国京城,就是一帮低三下四的狗腿帮闲,但是在他们家乡这边,却是一等一的权贵子弟,所谓游猎,骑马披甲,背弓佩刀,狩猎的对象,是那些“马贼”和“流寇”,当地官府都很配合。

坐在横梁上的马苦玄看着他们,再看看两把椅子之外的所有人,突然发现马研山这个亲弟弟,好像一下子就顺眼多了。

毕竟是个为数不多的聪明人,祠堂内老老少少,加在一起,其实都不如马研山聪明。

曾几何时,夜幕沉沉,一个年幼孩子被吵醒了,偷偷听着屋外大堂的吵闹声,奶奶劝着,爹娘都不听,反而骂奶奶老糊涂,至于结果,就是杏花巷马氏得了一桩泼天富贵,才有了今日繁花似锦人人艳羡的光景嘛。

马苦玄始终睁着眼睛,什么都懒得计较,就只是想念自己的奶奶了。

同样是玉宣国京城,有南北两县。

北边富贵豪门永嘉县,南边寒门陋巷长宁县。

离着长宁县衙不远的宅子,一座摆满了花花草草的小院内。

今夜天气不错,红裙女鬼薛如意坐在一架秋千上边,轻轻晃荡。

几大箱子的衣裙呢,她每天挑着穿,其实也愁人。

虽然此地是出了名的“闹鬼凶宅”,但是不比京城别处,就连近在咫尺的县城隍爷都不会管她,只因为上任京师都城隍庙的文判官,曾经统辖诸司之首yīn阳司在内的其中六司,官大着呢,与她却是旧识,因为有了这么一层关系在,她虽是鬼物,又守规矩,这么多年几乎足不出户,就没谁管了。

那个摆摊算命的中年道士,依旧是每天风雨无阻的早出晚归。

化名吴镝,自称真名陈见贤。无敌?陈剑仙?

反正就没几句真话,道行不高,本事不大,给自己取名的本事倒是不弱哩。

她转头望去,看着那个坐在台阶上刷牙漱口的家伙,随口问道:“吴道长,你到底是什么境界?是不是传说中的陆地神仙?既然是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不如坦诚相待些。”

中年道士笑着摇头道:“贫道修行资质还凑合,说是‘尚可’不脸红,不过确实不是书上记载的那种地仙。”

薛如意嗤笑道:“说好的出门在外诚字当头呢?如果我没记错,这句话可是你的口头禅。”

道士笑道:“又没骗人,只是薛姑娘不信,贫道又能如何,这可比从别人口袋里挣钱难多了。”

薛如意笑问道:“都是四十几岁的人了,还不是中五境神仙,资质当真能算‘尚可’?”

记得先前询问此人是如何成为练气士的,结果对方来了一句听着挺有仙气的“大言”。

年少曾学登山法。

她今夜之所以会这么废话几句,是因为不曾想真被这个骗子道士给说中了,今年春分日,京师地界天无雨,土膏地气异常温暖。

而且道士当时还说了一句神神道道的,说今年清明这一天,有可能会打雷,动静较大,让她别多想。

在那之后,道士还抖搂了一手“句读”学问,确实让她刮目相看。

上次洪判官跟纪姑娘一起登门,或者说“串门”,张贴在门上的彩绘门神金光一闪,当时洪判官没有身穿官府,而是儒雅文士装束,作为扈从和下属的纪小蘋,女子英武,身披金甲,背一把七星铜钱形制的法剑。她已经职掌京师城隍庙yīn阳司三百年。

他们称呼宫娥出身的女鬼为如意娘。自然缘于一桩过去便过去了的老旧掌故了。

果然如他们所说,院试案首,春闱的会元头衔,再之后除了马彻是状元,其余榜眼、探花和二甲传胪,都是早就内定的人选。

一国文运权衡,完全视若儿戏。

京师城隍庙的那尊武判官参与其中。按照纪小蘋的解释,那位与洪老爷一般位高权重的城隍庙武判官,对方自有理由证明自己不是徇私枉法。事实上,不算那位武判官胡来,因为确实是钻了yīn冥律例的空子。

若有一些心术不正的高人帮忙谋划,确是可以在祖荫yīn德和阳间善举上边动手脚的。

关键是京师城隍庙的二十四司,其中本该归洪判官直接管辖的文运司,都转去投靠武判官,算是同气连枝了。

虽然她早就知道内幕了,可真的事到临头,薛如意还是气不过,那几天,气得她牙痒痒,没事就挑刺,骂那道士几句,拿他当出气筒了。

所幸那个道士也不恼,只是某次碎碎念,嘀嘀咕咕,说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理解理解。不巧就被薛如意听见了,差点就是一脚踹过去。

今夜又听着薛如意的唉声叹气。

“薛姑娘,老话总说一个人少叹气。”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我知道你是谁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十八篇 祖神教作者:我吃西红柿 2将夜第二卷:凛冬之湖作者:猫腻 3木兰无长兄作者:祈祷君 4镇魂作者:Priest 5龙族作者:江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