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各自修行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各自修行

所属书籍: 剑来

两道身形,从云海中悄然飘落在一处细眉河水域的山岭,一个双手负后的青衣小童,一个黄帽青鞋绿竹杖。

陈灵均忧心忡忡,神sè焦急问道:“小陌小陌,咋个说?”

原来方才在落魄山那边,本来好好的,大伙儿聚在一起,都在老厨子院子那边听大风兄弟扯闲天呢。

小陌突然说学塾那边出了点状况,好像是公子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照理说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虽说陈平安在那边刻意收拢气机和拳意,与常人无异,但是作为止境武夫,哪怕是沉睡状态,也是犹如神灵庇护的玄妙境地,怎么可能说失踪就失踪,再者落魄山那边,都很清楚,山主在学塾这边当教书先生,一般情况是不会显露身份的。

所以小陌要来这边看看,陈灵均就跟着一起来这边看个究竟。

小陌笑道:“没事了,是陆道长陪着公子一起逛了趟龙宫遗址。”

一听到是那个白玉京陆掌教,松了口气的同时,陈灵均难免一个头两个大。

如果可以的话,陈灵均是真心不想再见到那个“得赶紧找个郎中好好看看脑子有没有病”的陆老三。

要论对自家老爷的忠心耿耿,放眼整座落魄山,陈灵均自认只有小陌,能跟自己掰掰手腕。

所以听到小陌亲口说没事,陈灵均就放心了,道理很简单,小陌说是小事的事情,对暂时尚未是上五境的陈灵均来说,未必真是小事,可小陌说没事肯定就是没事。

当然了,小陌比起自己的资历,还是浅了点,毕竟上山晚了不是一年两年。

远远看到公子和陆道长重返乡间道路,小陌就要悄然返回落魄山。难得出来一趟,陈灵均就没想着那么快返回落魄山,让小陌先回去,反正这边有他镇场子,谅那陆沉狗胆再大,也不敢整出啥幺蛾子。

小陌想了想,就自己独自返回落魄山,只是让陈灵均自己小心,有事就与自己打声招呼。

搁别人说这种混账话,陈灵均肯定不乐意了,非要好好掰扯几句,小心?小啥心,在这北岳地界,谁敢招惹只因为修心养性才不那么鼎鼎大名的陈大爷?当我的元婴境修为是摆设?可别不把元婴神仙不当盘菜啊。只是换成小陌说来,陈灵均也就忍了。

在山上,陈灵均好像每天都很忙,其实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忙个什么,可能青衣小童自己也不晓得?

小陌一走,陈灵均就摔着两只袖子,晃荡下山去了。

因为与自家老爷有约定在先,陈灵均就没想着往学塾或是龙宫遗址那边靠拢,下了山,就一路瞎逛,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来到一处石桥旁,河边有一株数百年之物的老梅,陈灵均瞅见一个陌生人,身边有个侍童,携琴牵驴尾随。

月下溪边访梅,好雅致。只是陈灵均观其呼吸,看样子还是个练气士,不单单是文人雅客那么简单,至于境界高低,瞧不出,陈灵均就打算绕道而走。

不曾想那个文士模样的男人,转头笑道:“意外之喜,不曾想能够在这种僻远乡间,遇到一位炼气修长生的道友,敢问道号。”

陈灵均闻言并不转身,只是抬起手,背对着那个主动搭讪的家伙,晃了晃手掌,“不熟,也别套近乎,各走各路。”

那个背琴囊书童模样的少年,以心声说道:“师尊,他就是……”

不等少年说完,就发现师尊已经朝自己投来视线,眼神凌厉至极,吓得“少年”噤若寒蝉,连心声言语都不敢继续下去。

他是谁,还需要你来介绍?

儒士心中气急,火冒三丈,在山巅修士之间,看似隐蔽的心声言语算得了什么?!

一个不知轻重的东西,在青宫山的千年修行都修到狗身上去了吗?

“儒士”当下便有些后悔带这个得意弟子一同前来拜会那位山上前辈了。

他正是流霞洲山上第一人,道号“青宫太保”的荆蒿。

先前在天外与合道成功的于玄道贺,碰到了文圣,荆蒿就想着来这边看一看,冤家宜解不宜结,亡羊补牢一事,宜早不宜晚。

堂堂飞升境大修士,从天外返回浩然,来到宝瓶洲后,荆蒿都没敢直奔那座槐黄县城,更不敢去落魄山冒昧做客。

至于这名驻颜有术的弟子,玉璞境,本该是下任宗主候补之一,近期负责在大骊王朝这边,秘密收集关于“落魄山小龙王”的情报。现在看来,不仅办事不利,而且修心不成,就是个扶不起的废物。

荆蒿想了想,富贵险中求,还是冒着一定风险,让弟子留在原地,他自己快步追上那个青衣小童。

不知为何,怎么看,这个被陈仙君称兄道弟的陈灵均,都只是一条元婴境水蛟才对。

陈灵均停下脚步,转过身,表面看着镇定自若,实则心中惴惴。

他娘的,总不能难得出门一趟,就被人莫名其妙一拳打死吧。

没事,只要能扛下两拳,小陌就一定可以赶到这边。何况自家老爷就在附近,再者这里又是魏山君的地盘,陈灵均思来想去,怎么看都没有心虚的理由啊,一下子就气定神闲了,抖了抖袖子,双手负后,打算看看那个家伙的葫芦里卖什么药。

荆蒿抱拳笑道:“道友,我是外乡人,来自一个叫纷纭山的地方,小门小派了,道友未必听说过,这是我第一次游历大骊山河,幸会幸会。”

陈灵均抱拳摇晃几下,客气道:“幸会。”

荆蒿笑问道:“道友也是外出游览细眉河地界的风景?还是一位不被世俗与门派拘束的……散仙?”

散仙,毕竟要比山泽野修好听许多。

纷纭山是青宫山的一块藩属飞地,在流霞洲能算是个小有底蕴的二流门派,出了流霞洲,确实没什么名气可言。

看那陈灵均听到“纷纭山”的时候,确实是一脸茫然,毫无气机涟漪,不似作伪。

陈灵均笑呵呵道:“纷纭山啊,南边的山头,听说过,是个出人才的风水宝地。”

在自家北岳地界,大小山头门派,陈灵均可谓如数家珍。至于宝瓶洲南边的山上仙府,可就抓瞎了,陈灵均也不怎么感兴趣。

荆蒿再老道,仍是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

那个在桥边梅树下竖耳聆听这边对话的“少年”,更是倍感无语,有你这么睁眼说瞎话的?

荆蒿因为吃不准对方的“真实身份和境界”,所以每次开口说话,都得字斟句酌,好好打腹稿一番。

结果聊着聊着,就发现这个只在御江和落魄山现身的青衣小童,是个顶能扯闲天的。

荆蒿就只好顺着对方的口气和言语内容,跟着踩着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说自己早先也是个读书人,只是郁郁不得志,才误打误撞得以上山修行,还算小有心得,所以想来与道友一般,如今是差不多的心境了,我辈修道之人,餐霞饮露,本该清心寡欲,不为声sè荣辱所移,山下帝王不能笼络亲近。若是下山入世,可让列国震慑,经世济民,可如果道不行乘桴出世,无非是四海飘泊,言语不见用,处境不合心,一走了之,弃如敝履,身外无物又何妨,红尘滚滚,人间富贵者难以舍弃荣华富贵,贫贱者难道还怕失去贫贱不成?自然无此道理了。

陈灵均插不上话,只是点头嗯嗯嗯。

文绉绉酸不拉几,白天酸菜吃多了吧。

输人不输阵,好不容易等到对方喘口气的功夫,陈灵均点点头,“道友这番言语,还是有几分学识见地的,就是空泛了些,不接山野地气。”

荆蒿已经可以确定,身边这个家伙,就真的只是个元婴境修士,而且……一定没读过几本书。

一边走一边聊,约莫走出两里路程,荆蒿突然斜眼一瞥,呦,来了个境界稍高的……龙种?咦,还是一位剑修?

林下漏月光,地上如积雪,使得人物形象纤毫分明。

有个身穿白袍的青年修士,就站在山林中,远远看着荆蒿与陈灵均。

陈灵均后知后觉,转头望向山中那个神sè冷峻的白衣青年。

怎么又见着一个喜欢出门穿白衣服的家伙,因为上次落魄山来了个世侄辈的读书人,前有大白鹅,后有郑师侄,使得现在陈灵均对于穿白衣服的人,那是打心底犯怵。

所幸就在此时,陈灵均心湖那边传来一个小陌的温醇嗓音,“他在桥边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赶过来了。大致可以确定,此人境界不低,多半是个别洲的飞升境修士。”

“但是没什么,此人若有歹心,我就拎着他去落魄山做客几天。”

“至于山中那个精怪出身的剑修,是从龙宫遗址走出来的,境界和剑术,都可以忽略不计。”

小陌,真好。

陈灵均一下子挺直腰杆,浑身是胆!

荆蒿对于青衣小童之外,当然还有那座深不见底的落魄山,除此之外,这位青宫太保还真不觉得宝瓶洲有几个存在,能让自己忌惮,就算是披云山的那个魏檗,也就那样了。

所以荆蒿转头不转身,微笑道:“不管道友为何绕路,选择在此时此地现身,我也不管你求个什么?只说若是凑到跟前与我和陈道友套近乎,免了,不是一路人。”

那个被困在龙宫别院已久的旧龙子龙孙,不知怎的,发现道场禁制竟然凭空消失了,犹犹豫豫,战战兢兢走出深潭之后,他也没有任何术法反噬,重见天日之后,先是满脸泪水,然后就察觉到自家龙宫多出些蝼蚁修士,想起先前那两个高深莫测的练气士,他就强忍住出手的冲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龙宫归属一事,比起自身大道,还是小事,他壮起胆子,秘密离开遗址,同时施展掌观山河与本命水法双重神通,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座记忆中并没有的披云山,本来想着直奔附近的落魄山,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打消了这个念头,结果就发现眼皮子底下,桥边梅树,有三个练气士,尤其是那个儒生,境界深不可测。

其余那个青衣小童,与背琴牵驴的“少年”,境界也都不容小觑,一元婴一玉璞。

难道先前那两个人的说法,并非诓人?三千年后,果真是路上随便碰着一个练气士,就是地仙起步?

他刚刚从龙宫内那拨蝼蚁修士身上,好不容易找回一点上五境剑修的自信,一下子就又烟消云散了。

他忍住心中不适,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主动拱手道:“姓白名登,

道号‘躁君’。”

荆蒿眯眼笑着赞许道:“好道号,静为躁君。尤其如道友这种出身根脚,道号躁君,尤其合适啊。”

一个突兀出现的年轻道士,头戴莲花冠,站在陈灵均身后,双手交叠,手臂叠放在青衣小童的脑袋上,满是惊叹语气道:“哇,这不是流霞洲山上的头把交椅,荆蒿荆大仙师嘛,怎么跑到宝瓶洲来了,闲情雅致得很呐。”

荆蒿好似晴天霹雳一般,怔怔无言。

这个陈灵均,除了与陈仙君称兄道弟,竟然还与白玉京陆掌教如此熟悉?!

陈灵均心中委屈万分,伸手抹了把脸,说话就说话,唾沫四溅算怎么回事。

然后陆沉朝山顶那边招招手,“小陌先生。”

小陌微笑点头,来到陈灵均和陆沉身边。

荆蒿目瞪口呆,自己察觉不到陆掌教的气机也就罢了,怎么近在咫尺的地方,还藏着一位高人?!

白登在这一刻,只觉得自己还是返回道场待着好了,外边天地,万分凶险。

知道小陌就在附近,跟见着小陌站在自己身边,那是两回事。

陈灵均拍了拍陆沉的手,警告道:“嘛呢嘛呢,赶紧撒开!”

陆沉无动于衷,笑道:“不知道了吧,我跟小陌先生认识得更早,关系老好了。”

小陌笑了笑,轻轻点头,算是默认了陆道长的这个说法,不过与此同时,小陌也以眼神示意陈灵均放宽心。

陈灵均双臂环胸,“懒得跟你一般见识。”

陆沉再次转头望向山顶,伸长手臂使劲挥手,“是谢姑娘,对吧,这边这边,你跟小陌先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下次一定喝你们的喜酒啊。”

山顶一棵树上,有个头戴貂帽的少女站在树枝上边,咧嘴一笑,“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哩。”

陆沉学那老秀才唉了一声,“谢姑娘莫要胡说!分明八字有一撇了。”

八字才一撇,单相思嘛。

谢狗到底是吃了读书少的亏,不曾听出陆掌教的一语双关,她笑容灿烂,只觉得这话说得漂亮了,朝那陆沉点点头,她再视线偏移,望向小陌,语气软糯道:“我先回了,等你一起宵夜哈。”

朱老先生说了,在外边,得给自己男人一些面儿,回到家中关起门来,该如何如何。

陆沉忍住笑,“小陌先生,好福气。”

小陌无奈道:“还好吧。”

陆沉拍了拍青衣小童的脑袋,打趣道:“陈大爷,这个荆蒿,青宫太保,认得么?”

陈灵均依旧双臂环胸,当我是傻子么,这么大名气的山巅老神仙,当然认得,只不是那种我认得他、他不认得我的那种认识。

年纪轻轻就每天喝枸杞茶的白玄,编了一部英雄谱,而陈灵均也没闲着,秘密撰写了一本被自己取名为“路人集”的册子。

将那些大可以擦肩而过、千万别跟自己相互认识的山巅人物,名单一一罗列出来,终于被陈灵均整理出了这么一部以后行走江湖的傍身秘籍。

其中就有流霞洲的青宫太保,荆蒿,荆老神仙,按照一些山水邸报记载的山上传闻,术法懂得很多,一洲扛把子,黑白两道都很混得开。

不曾想这个假装读书人的家伙,竟然就是那个远在天边、高不可攀的荆蒿,看来今夜偶遇,确实是一场偶然相逢了。

陈灵均如释重负,与荆老神仙扯了一大通有的没的,勉强算是混了个熟脸,以后再去流霞洲游历,不得多出一张护身符?

至少青宫山修士,看在这桩香火情的份上,得卖自己几分薄面吧?总不能学北俱芦洲那个雷神宅修士的做派啊。算了算了,哪怕路上遇到了青宫山的练气士,自己还是假装不认识好了,最好能别碰面就不碰面了。否则摊上事,估计说了对方还当自己是吹牛皮不打草稿,反而容易横生枝节。

不知荆蒿此刻作何感想,反正那个呆呆站立梅花树下的“少年”玉璞境,已经彻底懵了。

那个年轻道士,头戴莲花冠,言语之中,对自家师尊充满了随意,不屑?

在这不过巴掌大小的方寸之地,怎就突然冒出这么多的通天人物了?白玉京陆掌教?小陌先生是谁?貂帽谢姑娘又是谁?

陆沉幸灾乐祸道:“陈大爷,以后路过流霞洲,不得专程走一趟青宫山,在酒桌上,与荆老神仙多聊两句?”

陈灵均笑容牵强道:“一定一定。”

荆蒿更是心中一桶水七上八下,愈发惊疑不定,下意识说道:“必须必须。”

双方都尴尬,而且都看出了对方语气、神sè间的尴尬。

而且关键是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在尴尬个什么鬼。

陆沉笑眯眯道:“一见如故,这就叫一见如故。”

细眉河水府,又有紧急军情禀报河神老爷,先前在村塾那边结结实实喝了顿酒的高酿,赶忙亲自去河上一探究竟。

好家伙,果然又有一只空酒壶飘荡在水面。先前领教过此类重宝厉害之处的水府官吏和一大帮看热闹的虾兵蟹将,这次学聪明了,都不去动酒壶。

只是当河神老爷小心翼翼将其拎起,轻轻摇晃几下,高酿一头雾水,与先前那只酒壶貌似不太一样,并无玄妙。

那帮水府佐官胥吏,可不管这些,一个个振臂高呼,自家水神老爷,在一天之内两次获得重宝,这不是仙迹是什么?!

高酿不动声sè,将那只酒壶收入袖中后,轻轻抬手,虚按几下,示意那帮水府麾下猛将们,都冷静,低调些。

落魄山拜剑台那边,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的白发童子,正在这边找郭盟主拉关系攀交情。

作为落魄山的首任编谱官,白发童子如今斗志昂扬,想着若是能够联手谢狗,再有郭盟主,在落魄山就算自立门派了,美滋滋。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各自修行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三卷:多事之秋作者:猫腻 2遮天作者:辰东 3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4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七卷 杀边乐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