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二十一章 君亦且自疑

第一千二十一章 君亦且自疑

所属书籍: 剑来

无需陈平安开口请求,陆沉便心领神会,就像为陈平安翻检起一幅好像丢在书箧内的废弃画卷。

泼墨峰山顶的两位修道之士,就像两尊俯瞰大地苍生的神灵,视野中,群山小如芥子,江河细若丝线,只是其中人与物全貌却纤毫毕现,无所遁形。

只见这幅山河画卷内,没有云游至此的草鞋少年,就跟着没有了从桐叶洲赶来合欢山地界的裴钱,其余人事一切照旧。

病秧子货郎和那起锅煮肝肠的汉子,依旧被来自天曹郡张氏的少年剑修斩杀在此,只剩下鹤氅文士与撑伞的无头女鬼,两拨人分别赶赴丰乐镇。化名青泥的黝黑少女,被周楸托付给戟髯蛙腹的老武夫戚颂带离小镇,弟子吕默随行,在那山岭崖石上,依旧见着了护国真人程虔和即将占卜的张筇,张筇仍然只因为少女来了天葵月事,犯了卜卦的忌讳,老人便收起了那几枚龟甲。只因为吕默未曾遇见陆沉,这位前身曾是龙女身边体己人的女子武夫,她今世便失去了那桩能够转去修行道法的天大造化,由于陆沉没有走那趟百花湖龙王庙,山脚那头石鼋便依旧忍气吞声,花厅之内,暑月府张响道一家三口,水府老巢无恙,虞醇脂母女三人在那边落座款待贵客,就只是换了些说辞。还有几分书生意气的楔子岭白府主,不愿去给谁溜须拍马,便只能是独自饮酒,也没有当那“冤大头”,袖中便没了本该可以只用一颗雪花钱买来的花鸟画册……酒过三巡又三巡,府内人人酣饮,浑然不觉一顶风流帐的撑开铺设,本该姓楚的坠鸢祠山神娘娘,依旧不胜酒力,虞游移将那颗头颅丢到山脚院落后,返回山中,坐在她身边……时辰一到,青峡岛秦傕和老龙城符气都已悄然离开合欢山,与那张响道虚与委蛇的虞醇脂得到一句心声密语,她找了个由头,便带着两个女儿离开花厅,让她们与虞阵汇合,立即退去家族祠堂内避难,一旁宴客厅内的虞游移神sè复杂,她主动与那山神娘娘喝了一杯交杯酒,惹来一众野修精怪、淫祠神灵的侧目,山神娘娘脸sè惨白无sè,心中空落落的,好像预感到了大难将至,她却只能怔怔看着虞游移的离去背影。合欢山和丰乐镇接壤处的山门口,怪虫如潮水般涌向那棵合欢树,多年未曾开花的合欢树蓦然花开如撑红伞,粉丸府内所有宴客厅,脂粉气弥漫如浓雾,鹤氅文士如醉醺醺酒鬼倒地不起,随后山崩地裂一般,坠鸢、乌藤两山翻转,毫无征兆出现了一桩灭顶之灾的祸事,粉丸府内,墙壁倒塌,地衣撕裂,出现无数条裂缝,后知后觉如琵琶夫人娇叱不已,强提起精神,运转气府灵气,她就想要御风逃离险境,却被一杆眼熟至极的雨幡将她拦腰打断,猿猱道上开府的精怪,与那携带两位妖艳侍女来此蹭吃蹭喝的魁梧精怪,都被快若电激的一根根古朴铁鋋给洞穿身躯,尤其是那些现出金身的一尊尊淫祠神灵,试图联手挡下此劫,其中山神李梃更是暴跳如雷,大骂赵浮阳和虞醇脂这对狗男女丧心病狂,张响道与道号“龙腮”的青年被赵浮阳的出窍yīn神打了个头颅稀烂,张响道使出一桩遁法却被yīn神拽回粉丸府内,连同身躯皮囊一并研磨殆尽,鲜血横流,一众暑月府水府佐官胥吏更是无一逃脱,如两蛇交尾的上下两山在大地之上,剧烈翻滚,尘土蔽天,方圆千里之地,闷雷震动,察觉到不对劲的程虔与张筇,立即让戚颂和张雨脚去联系青杏国柳氏皇帝在内的各方势力,他们只带上张彩芹,想要阻拦赵浮阳那场不择手段的“证道破境”,可惜大势已成,果然按照赵浮阳的预料,不但他得以“盘山”成功,跻身元婴境山蛟,就连道侣虞醇脂也只因饱餐一顿,顺利成为一头元婴天狐,只是境界尚未稳固,赵浮阳现出真身,躲过程虔他们的攻伐术法,躲不过就硬扛,虞醇脂为了让赵浮阳带着虞阵这几个子女逃离围剿,她不惜拼死,手段迭出,拖住程虔和张筇,最终被程虔以数道雷法劈中,虞醇脂身形坠落在地,生死不知,赵浮阳只管横冲直撞,路上山水神灵、各国修士见机不妙,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主动避其锋芒,山蛟也不伤人,唯有女子剑仙张彩芹毅然决然出剑,霎时间夜幕亮如白昼,繁密剑光如箭矢雨坠,伤及那条山蛟庞然头颅,可惜依旧未能阻滞山蛟的逃窜身形,她反而被蛟尾砸中,张彩芹被砸入泼墨峰之巅的崖壁中,等她收回本命飞剑,呕出一口鲜血,只能眼睁睁看着远处快若奔雷的赵浮阳逃出生天,最终被他逃入一处秘密设置的山中洞府阵法内,不知所踪……

画卷景象一变,只见青杏国京城一处香火凋零的小道观内,不易察觉的假山石壁间,盘踞着一条血肉模糊的“小蛇”,尺余长,头生虬角,已有龙貌,山蛟蜷缩,收敛起那股本就浅淡的血腥气,闭上眼睛,开始养伤。这条山蛟腹内别有洞天,虞阵赵胭等人黯然神伤之余,恨意滔天。他们心湖内,响起赵浮阳的一个沉稳镇定的嗓音,程虔不敢杀你们娘亲的。

只是不知为何,山脚的那座丰乐镇,在这场劫难中,却好像桌上的豆腐块,被赵浮阳以蛇尾有意无意推出了战场。

只说山脚那个凡俗夫子的账房先生,当时就连同那张桌子摔入小镇,只是摔了个七荤八素,小镇阳间活人,竟是无一死亡。

程虔御风悬停在边境线上空,貌若少年的老真人,脸sè铁青。

地上,昏死过去的虞醇脂蓦然坐起身,她捋了捋鬓角,神态自若,面露讥讽笑意。

青杏国在内,从各路神灵到山上修士,再到那几支几乎可以说毫发无损的朝廷兵马,皆是一片哗然,议论纷纷。

尤其是柳氏之外的两国带兵武将,俱是一般心思,此次出兵,对他们来说,雷声大雨点小又如何,如此才好,反正他们白得了一份开疆拓土的战功,至于青杏国柳氏那边,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尤其是那金阙派垂青峰,与天曹郡张氏,岂不是与那赵浮阳结下了一桩已成死结的死仇?

一辆马车内,青杏国太子殿下看着刚刚送来的三方宝玺,完好无损。赵浮阳意欲何为?

老皇帝神sè复杂,放下手头一份内容粗略的谍报,沉吟许久,说道:“立即传令下去,将狐妖虞醇脂关押起来,必须严密看管,不得有误。”

年轻太子点点头,就要起身离开车厢,老皇帝担心他不明白其中关节,毕竟事关重大,出不得差池,便只好说得详细了,耐心解释道:“别让程-真人一怒之下,打杀了这头合欢山狐仙。总之记住一点,垂青峰那边若有异议,你就说朝廷要将她交给观湖书院处置发落。”

虞醇脂怀揣着一本账簿,上边清清楚楚,记录着今夜丧命于粉丸府那拨访客的罪证,暑月府张响道,琵琶夫人,那拨“大妖”,以及乌藤祠庙山神李梃,都在此列,厚厚一本册子,年月日何事,都有据可查,然后用了个“等”字,坠鸢祠山神娘娘,清白府白茅,又都在此列。

与此同时,赵浮阳在山蛟真身挨了张彩芹那一剑时,他曾以心声与她言语一句,合欢山与天曹郡张氏的恩怨,到此为止。

故而这位从头到尾都在假装境界尚未稳固的崭新元婴地仙,山蛟摆尾,力道掌控得极有分寸,并未伤到张彩芹的大道根本。

陆沉收起这幅特殊的光yīn画卷,笑道:“再往后看,就无甚意思了。”

显而易见,纸面上占尽优势的谱牒修士,输给了一位极为纯粹的山泽野修。

陆沉微笑道:“如此看来,程虔欠了隐官大人两份人情才对。”

天地薰然成其图形,日夜无隙而与物为春。

夜幕里的人间,就像一个暂作休歇的少年,只等白昼,就会继续远游。

陈平安根本没有就那场厮杀发表任何言论,反而没来由问道:“吾洲的合道灵感,是不是与你的那篇德充符有关?”

吾洲如果单凭炼物这条

路,即便她身负十二高位神灵之一的“铸造者”神通,依旧无法跻身十四境,大道太过支离破碎,难以归拢为一,身外物反成大道累赘,就算她炼制出来的仙兵数量再多,依旧无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至多是帮助她稳居飞升境当中的第一人,但是最终与岁除宫吴霜降、玄都观孙观主这些崭新的十四境大修士,还是会随着光yīn推移,距离越拉越大。

“慎言慎言!”

陆沉被陈平安半点不讲江湖道义的直呼其名,吓了一跳,连忙挥动一只道袍袖子,祭出一张秘密炼制的符箓,免得被吾洲那个脾气暴躁的凶悍婆姨给听了去,误会他跟陈平安有什么密谋。亏得他们不是在青冥天下,陆沉还有补救的机会,不然就真是满裤裆黄泥巴了,吾洲历来心性多疑,她耐心又好,肯定要与陆掌教纠缠不休个几百年。

“贫道哪敢贪功。以她的坚韧道心和绝佳资质,走不走这条补全‘支离’道路,她都一定可以跻身十四境,时间早晚而已。”

陆沉抬手搓脸,苦涩道:“就只是一个‘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罢了。”

所以陆沉并无些许施恩之心,吾洲也绝对不会念这份情。

陈平安继续问道:“如果我与她在某天狭路相逢,她会不会依仗境界,强取豪夺?”

因为陆沉在此篇中,列举了一系列形骸不全、肢体有缺陷却道全德完之人,各有各的残缺,例如目盲耳聋、跛脚驼背等。

之前按照吴霜降的说法,这位道号“太yīn”的十四境女冠,如今已经盯上了拥有“行刑”和“斩勘”的陈平安。吴霜降还曾泄露天机,若非姚清帮忙护道,与吾洲达成了某个秘密契约,否则身怀一枝破山戟的白藕,这位青神王朝的女子国师,恐怕过不了吾洲这一关。

吾洲确实是一个狠人,早早将自身魂魄,躯干百骸和筋骨血肉,甚至是发丝都炼化为虚,简而言之,她等于将自己炼为了一件本命物,来了一个最为彻底的形解,破而后立,如此一来,她就可以用一座太虚境界承载万物,故而如今的吾洲,是为“人貌而天虚”,介于至人与神灵之间。

陆沉用了个婉转说法,“你要是飞升境圆满剑修,或是与她境界平起平坐了,想必她就不会为难你,路上遇见了,点头致意,各走各路。”

言下之意,只要陈平安境界不够,将来对上吾洲,就肯定留不住那两件远古高位神灵遗物。

直觉告诉陈平安,自己只要去往青冥天下,在到达白玉京之前,就一定会遇到吾洲,而且到时候双方相逢,肯定不会太过融洽。

白玉京陆掌教有一点好,只要有谁虚心求教,陆沉就一定报以真挚言语。

陆沉伸手抓起地上的一颗石子,所谓布阵,只是背剑少年的障眼法罢了,专门用来坑那些喜欢疑神疑鬼之辈,却是有意以假乱真,好让对方在“戳穿假象”后,误以为背剑少年是在虚张声势,就跟鞘内空空如也是一个道理,即便草鞋少年只是陈平安的一具分身,岂会不懂几手剑术?

“虽说神仙难钓午时鱼。”

陆沉掂量着石子,微笑道:“可那条极难寻着的漏网之鱼,还是被贫道找到了。”

陈平安小有意外,这么快就找到行踪了?

陆沉斩钉截铁道:“贫道看人奇准,确定过身份了,此子必成大器!”

陈平安问道:“是打算将他收为嫡传,带回白玉京,在南华城那边修行,还是放养在浩然天下,交由曹溶等弟子帮忙盯着?”

陆沉将手中石子抛出崖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他如今走到了一处岔路口,接下来怎么走,贫道想要再等等,再看看。”

两两沉默片刻,陆沉神sè古怪,摆摆手晃了晃,就跟赶蚊子差不多,似乎想要驱散心中yīn霾,随口问道:“就不问问是谁?”

原来先有合欢山赵浮阳,私藏一幅陆掌教的画像,僭越打造一顶莲花道冠,诚心诚意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以白玉京南华城一脉的授箓道士身份,行走天下。

再有金阙派当代掌门程虔,正因为这两件小事,就对赵浮阳起了杀心,在那天曹郡张氏老家主身边,蹦出一句咬牙切齿的“无此道而为此服者,其罪死”。

贫道谢谢你们啊。

这算不算上梁不正下梁歪?没理由,不能够啊,贫道出门在外,一向广结善缘,持身正派。

陈平安摇摇头,反而询问起先前陆沉抖搂的那一手符箓,“此符有无名称?”

陆沉收起心绪,笑道:“暂名‘回头见’,与开弓没有回头箭恰好相反,其实‘后悔药’也是一个不错的名字。”

陆沉笑问道:“如果早知道赵浮阳会这么做,你是不是就会以真身来此。”

陈平安点点头。

陆沉对此心知肚明,有个疑惑,困扰陈平安已久,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没有一个先生能够说服自己、先生再去说服学生的答案,所以先前陈平安才会询问周楸和刘铁那个问题,希望换一个角度来破题。

一件事,同样的过程同样的结果,不同的人来做,有什么区别。

可惜刘铁这个大老粗答非所问,周楸却是心有顾虑,不愿开口言说她的真实想法。

陆沉轻声说道:“一个内心不够强大的人,频繁自省,否定自我,只会让人更加软弱。”

“做人知足,做事知不足,如是而已。”

陈平安蹲下身,取出那枚相依为命许多年的朱红酒葫芦,喝了口酒,神sè淡然道:“心下较些子。”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剑来 > 第一千二十一章 君亦且自疑
回目录:《剑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2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3生肖守护神作者:唐家三少 4三生三世枕上书作者:唐七公子 5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