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从前有座灵剑山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从前有座灵剑山 > 第三十二章:勇斗病魔

第三十二章:勇斗病魔

所属书籍: 从前有座灵剑山

星辰仙女王璐璐的神奇舞蹈魅惑众生,七彩琉璃裙的光芒在石室中尽情闪耀,令人心驰目眩。

舞动间,石室中不断传来一阵阵的喷血声,也不知究竟是从何人的七窍中哪个窍穴里喷出来的。

只知道,当闪光结束之后,石室中已是空无一人,除了地上一片又一片的血迹之外,再也没有证明其他人存在过的痕迹,石室中只有节奏轻快的舞步踢踏地面的声音,不断回荡。

片刻后,舞步停止,星辰仙女之舞于是终焉,王陆叹了口气,脱下了琉璃仙的七彩长裙,环视四周,笑了一声:“果然站到最后的人绝不是无愧于心,无需为任何事羞耻的人,而是羞耻观念异于常人的。”

笑完了,也就不再笑,相反,王陆的表情异常冰冷。

“好了,我已经赢了,让我见见你的真面目吧,幕后黑手兄!”

话音刚落,石室的地板就轰然塌陷,一个深不见底的幽然深坑将王陆一口吞没。

……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王陆坠落了不知多久,按照物理法则来说,恐怕早就飙出百里,但仍未见底。

太古剑冢本就处于未名空间,理论上若是跌出空间边缘,进入空间的无尽乱流,倒是很有可能出现眼下这一幕,但王陆很清楚自己并没有跌出剑冢,仍在其中,只是这个剑冢的空间,恐怕是超乎想象得大,而方才八门考验背后的秘密,也超乎想象的恐怖。

又过了不知多久,王陆终于落地,仿佛星辰坠落,引起了山崩海啸一般的强烈冲击……积累了这么久的冲势,也亏得他有无相剑骨,并将无相功催运到了极致才抗的下来。换作力王真身都要吐血。

不过王陆更关注的还是自己所在的位置。

四周是一片黑暗,层层阴暗的雾霾如无尽的海潮将自己团团包裹起来,黑雾之中仿佛隐藏着无尽的阴冷杀机,令人心神浮动。而只要稍事接触那些黑雾,便感到一阵阵绝望凄厉的哀嚎在脑海中回荡不休,人间种种苦难和凄惨化为无数的幻想蒙蔽了元神,片刻后就开始头疼,仿佛被人在脑中生生刻印上了种种阴暗的烙印。

这黑雾竟是如此歹毒!?王陆连忙向后退了几步,离开了黑雾,而后回首四望,只见自己着陆的位置是一座黑潮之中的孤岛,面积不大,而且仿佛是被自己下坠的冲势,在茫茫黑潮中生生冲击出来的,但那一冲也令地势动摇,有分崩离析的危机,随着地面深陷,土石滑落,四周黑潮不断蔓延,脚下立足之地也是危在旦夕。

不过就在不远处有一道光亮,一道舟船似的轮廓在黑暗中隐约发光。王陆心念一动,立刻迈步靠上前去。

果然是一艘舟船,船体漂浮在腾腾的黑雾之上,如同腾云驾雾一般上下缓缓浮动,船舷上刻着几个字,依然是流传于万年前的古体字:苦海一舟。

苦海一舟?换言之,这四周的黑雾就是苦海咯?嗯,刚才只是轻轻接触便有切肤之痛,仿佛亲身体会了人间百般苦难……也不知要多少生灵的苦难才能汇聚成这样一片海洋,而海洋的深处,又藏着怎样的魔头。这艘苦海度厄舟来得如此之巧,仿佛是苦海中的魔头刻意派来迎宾的座驾。

啊啊,应该就是了吧。

那个藏身八德考验之后的幕后黑手,早就按捺不住了。自己方才以星辰仙女之舞秒杀众生,固然有这杀招本身的犀利,但是也有幕后黑手相助。

其实耻门的考验本身就很值得玩味,耻度100就算失败,但这耻度的得分衡量标准由谁来定?还不是幕后黑手的主观臆断!或许在目睹星辰仙女王璐璐之后,有些人只是略微为之动摇——比如某些平日里生活就很扭曲变态的——但仍然会被判定耻度破表,淘汰出局。

那幕后黑手其实根本就是要与自己直接见面,无非是要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罢了。而自己……似乎别无选择。

客观理智地看,这一次剑冢之行已经和预期有了极大的偏差,除了盛京人的横插一脚外,剑冢内的经历也非常离奇,此时最为理智的选择是就此退出,将事情回禀山门,然后由门派长老们出面解决。事实上自己把琉璃和小白支开,也是为了让她们能尽快回归山门,去找长老们求援。

但自己却不能走,尽管到了这一关,已经不再适宜当前的等级,但是他还是要继续前进……

一来,形势还没有完全失控,手中的灵剑天符随时可以激发,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其实在刚刚进入八德考验关的时候,他所持有的小队名册上,朱诗瑶的名字就变成了诡异的橙色。

小队名册是在离开灵剑山之前,由掌门亲手交给他,作为小队领袖的象征。上面分别写了灵剑派一行四人的名讳,只要翻开手册,通过人名的颜色便能判断此时的状况,例如琉璃仙和白诗璇就是健康的绿色,自己则是略微疲惫的淡绿泛黄。而朱诗瑶却是诡异的橙色。

橙色意味着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也遇到了极大的难关,行动不得自由,多半是被困在了某处。而以这太古剑冢之诡奇多变,朱诗瑶的颜色任何时候从橙色变成有生命危险的红色,乃至死亡的黑色都不足为奇。

然后,看到了这一幕,自己还能怎么办?恪守弟子辈的本分,坐视不管等待师门救援么?那倒是轻松简单,但事情不是那么个做法。事实上按照时间计算,琉璃仙和白诗璇此时应该已经和门派长老取得了联系,若是那么简单就能进入剑冢救援,以长老们的实力早就该进来了。

所以,既然师门的力量一时指望不上,那就自力更生吧。

很难讲现在的选择是不是合乎专业冒险者的专业精神,但是作为无相峰的弟子,王陆可以在其他任何方面表现得无所谓,但是对同门见死不救……至少王舞从来没有这么教过他。

王舞的观点一向是,既然同为灵剑一脉,那就要恪守肥水不流外人田的精神,就算要坑,也只能灵剑派的人自己坑,决不允许外人欺辱到自家头上,而一旦自己人遭遇危险,能帮就一定要帮。而朱诗瑶此时身陷危险之中,要说有谁可能帮得到她,除了自己还作他人想么?

想到这里,王陆不由苦笑,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甭管朱诗瑶大师姐认不认自己这个首席,但既然顶了门派首席的头衔,平日里又多得首席的特权,那么该履行义务的时候,就义不容辞,哪怕前路荆棘遍地,凶险百倍于前。

至于救援的方向么,也早就确定了,队长手册上,翻到救援一页后,手册便浮现出几行字,那是灌输了掌门星辰大衍术后推演出的文字,大意便是救援的契机在剑冢更深处……所以王陆才会用尽手段来闯关。

至于眼下么……王陆想了想,迈步跳上了苦海度厄舟,度厄舟微微一沉,立时启航,船头分开黑雾,缓缓向前行去。

事实上,这一步多少有些冒险,谁也不清楚这苦海度厄舟究竟是个什么来头,乘坐其上,能感受到其中法力流转,用料考究、结构精妙。虽然许多设计制作的理念显得有些过时,但仍是难得一见的灵物,其中的神通,以王陆的见识也难以在短时间内解析出来,只知道有这度厄舟庇佑,那歹毒的黑潮苦海便不能靠近。

至于这度厄舟究竟是作何用途?可能是通往魔头所在的必要交通工具,但也可能是魔头被困剑冢后,逃出生天的关键。那魔头引诱王陆深入,正是要他驾驭苦海一舟,送到他面前。

一切皆有可能,但王陆暂时不打算考虑太多。

走一步算一步,先走出这一步再说吧,不然凭空臆断便瞻前顾后,就是杞人忧天。

苦海度厄舟越行越快,在茫茫黑雾中逐渐乘风破浪,有飘然欲仙之势,尽管四周一片漆黑,并没有参照物,王陆仍能清楚地感受到黑色的雾气在视野两旁飞速后退,自己正朝着目的地急速前进。

不多时,前方一处光亮映入视野,王陆凝神细看,不由一惊。

光亮处,竟是硬生生在茫茫黑潮中开辟出一块空地来,光芒所在,任凭黑潮翻滚也不能寸进。而在光亮之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缓缓迈动步伐,信手舞剑。

随着度厄舟不断靠近,老者舞剑的姿态也越发清晰,王陆看了一会儿,心神不由为之夺。原来老者的剑法看似漫不经心,但每一招每一式都隐含着极深刻的剑道至理,若是修为不到或许察觉不出,可以王陆此时对剑的理解,已经能看出老者剑法的精妙,当真是每一剑都动人心魄。

如此剑法,当真是前所未见,而有了这套剑法,王陆也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

眼前这人,便是八德考验时,藏身幕后的那个黑手,同时,可能也是这个剑冢的主人——至少是主人之一。

至于称呼,应该是叫……剑魔?

因为王陆看着老者身上的长袍,前襟绣着古字:剑,后背则是大大的一个:魔。

剑魔舞剑,并非刻意炫耀,他在光亮中挥动手中长剑,片刻之内剑光纵横如电,不知出了多少招多少式,每一招都发乎自然,如行云流水,仿佛是行走坐卧一般的生活本能。看他的模样,这套剑法似乎是从开天辟地之时便开始练起,直至地老天荒也不要中止。

然后,在度厄舟靠近时,剑魔忽然停下了手中剑,目光直直指向王陆。

沙哑的声音随之响起。

“你有病?”

王陆当时就是一惊,作为开场白,这可未免太过特立独行了点,想了想,他尝试着回应。

“如果长得帅算是一种病的话……”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从前有座灵剑山 > 第三十二章:勇斗病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 2龙族作者:江南 3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一集 深夜觉醒作者:我吃西红柿 4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5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