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超神机械师目录

1395 继承

所属书籍: 超神机械师     发布时间:2020-09-27

正在众人心思各异时,战场中的至高天尊体型缩小,机械战兵一波波回涌,收回韩萧体内,很快露出他本来的身影。

韩萧看了一眼异神去世的位置,眼中莫名闪过一道光彩。

就在适才一刀清空异神血量的时候,体内忽然泛起强烈的直觉,错觉以为自己的攻击也许能跨越维度,作用在对手的信息态层面,只是这种感觉一闪即逝,无法抓住。

‘如果将敌人的物质实体与信息态投影一同斩灭,恐怕能从根本上消灭敌人的存在性,这样一来,也许圣所、世界树、冥土等一系列手段都无法让其重生。’

韩萧暗道。

他忽然有这种想办法,主要是【资讯唯一·概念永生】的缘故,若超神级都拥有这个能力,那么同层次的强者应该具备反制的手段,要是只有超神级才能杀死超神级,那么应当拥有在资讯、概念层面的杀伤力才对。

“我才踏入超神级没多久,看来这个层次还隐藏着更多的力量没有彻底解锁。”

韩萧定了定神,飞回帝国主舰。

一回到指挥室,众人便齐刷刷扭头看了过来,表情各异。

韩萧没有理会,扫了一眼高德的表情,随口道:

“怎么样,隔了这么久看到本体,很高兴吧?”

高德沉默不语,心里恨极,却不敢开口,生怕控制不住积蓄的怒火,不打自招。

而且黑星的力量,已经让他有些绝望了。

这时,泰尼走了过来,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紧接着重新变回坚定,语气不善:

“黑星阁下,人你也杀了,异神很快就会变成你的打手,你该履行交易了。”

什么打手?

高德微微一愣,暗暗疑惑。

但此刻没人解答他的问题,韩萧转头看了海拉一眼,海拉会意,展示了一下冥土烙印,示意异神灵魂已经送入冥土。

见状,韩萧随意笑了笑,回道:

“当然,咱们各取所需,这个人还给你们了。”

说罢,他提起高德的身子,扔到泰尼面前,一副扔垃圾的模样。

泰尼顾不上计较韩萧的态度,让人扶起高德,稍稍感应了一下,忽然发现高德的状态不太对劲,不禁问道:

“高德阁下,您还好吧?”

“我……”高德咬着牙。

不待他说完,海拉便冷冷接茬,“他的异能已经被我们剥夺了,现在就是个废人。”

“什么?”

泰尼大惊,急忙细细查看,这才确认了这一点,而且从伤势来看就是最近的事情,显然是黑星在交易前不久才做了这件事,他不禁惊怒交加。

“黑星!你怎么敢!”

“你歇歇吧,让马布鲁斯出来和我说话,他应该在看吧。”

韩萧不理他。

泰尼一窒,狠狠瞪了韩萧一眼,转头吩咐了两句。

十几秒后,一个远程投影在场中出现,正是马布鲁斯,阴沉地盯着韩萧。

“黑星,这可不是我们说好的交易!”

“是吗?但是我记得,交易只是说交人,现在人不就在你们手里了?”韩萧不以为意。

“别狡辩了,你明白我的意思!”

马布鲁斯恼怒。

他们与黑星做交易,当然是想要换回一个具有超高危异能的潜力嫡系,而不是一个废人,现在的这种情况让他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操控能量,这可是前途光明的能力,只要好好培养,绝对能跻身于顶尖战力的行列,但此刻一个潜力无比的嫡系超A级就这么被废掉了,马布鲁斯简直气得快冒烟了。

不止是他,船舱里的所有帝国士官,都是一副不善的脸色,紧紧瞪视着韩萧一行人,为高德这个帝国嫡系的遭遇而感到同仇敌忾,若非顾全大局,恨不得直接开枪。

“行了,别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咱们话还没说完呢。”韩萧摆了摆手,“你们不是想要一个解释吗?”

马布鲁斯按下怒火,沉声喝道:“说吧,你最好让我们满意。”

“你们以为高德是纯正的帝国嫡系,实际上他的真实身份是异神,当初他被捕捉时……”

韩萧懒得回应他的场面话,缓缓将【异能·新生】导致的人格分裂情况解释了一遍。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袭杀高德,并将他关押了这么多年,因为他是个不稳定因素,可能提前引来世界树?然而异神不知道有这个分身,只有高德知道自己的身份……你不觉得这种说法太离谱了吗?”

马布鲁斯皱眉。

韩萧一脸平静,“我知道你不信,反正人已经给你们了,如果你们有点魄力,可以自己从他的身上挖出证据。”

自己搜刮高德的记忆是很难当作证据的,帝国只会觉得是伪造的东西,而高德作为一个遭难的嫡系,不会因为外人的随便怀疑,就遭受记忆搜寻的对待,三大文明本来就不会轻易对嫡系使用这种手段,容易损害忠诚,且嫡系也是会反抗的。

可就算帝国愿意搜寻高德的记忆,同样也会怀疑是他做了手脚,刻意植入假证据,本来就没什么办法完全证明高德的真正身份,而韩萧也不在乎帝国信不信。

果不其然,马布鲁斯根本不信这种死无对证的说法,只觉得是黑星的搪塞借口,沉声道:“这个解释我很不满意,照你这个说法,我们还要谢谢你了?”

“确实该谢谢我。”

韩萧浑不在意,他是可以好好解释一番,但没这个必要。

借着这件事,他打算改变一下之前的形象,因为共同对抗外敌,自己与三大文明深入合作,又一起建立了集训基地,提供了大量帮助,导致自身在三大文明眼中的形象,变得过于大义。

自己踏入超神级,正是最神秘的时候,正好趁这机会,重新拉开一些距离感,强化自己在三大文明眼中捉摸不定的形象,让人觉得力量层次的提升让他的性情发生了新的变化,这种事很常见,这样三大文明会更加谨慎处理双方的关系,重新校准对他的态度。

和这些高级文明交往还是别太真诚,两边高层都清楚彼此迟早对立,现在还谈什么交朋友都是虚妄。

马布鲁斯呼吸急促了几分,过了几秒钟,才缓缓平复下去,冷冷道:“这件事,我们会内部彻查,尽快弄明白事情真相。”

他真的很想翻脸,但他不敢,就算帝国这么干了,光辉和虚灵也不会陪着他们一起发疯。

“随你。”韩萧摆摆手。

“……另外还有一件事,你废掉了高德的异能,也要给我一个说法,别告诉我还是不安定因素那套解释。”

“就是这么回事,若是让他继续持有这份力量,大概率会参与战争,以他对世界树的特殊感情,说不定会闹出一些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我知道你们没有魄力废掉一个嫡系的能力,所以我代劳了,帮你们解决了这个隐患,你们还是得感谢我。”

“黑星!”马布鲁斯怒极反笑,“你能要点脸吗?!”

“实话实说罢了,事实如此,接不接受是你的问题。”

韩萧语气平静。

马布鲁斯拳头紧握,指骨发白,过了一阵,才按下火气,沉声道:

“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操控能量这种历史上独一份的超高危异能就这么没了,太浪费!如果好好培养,这个能力会是对付世界树的有力手段。”

黑星的实力、地位、势力让他束手束脚,只能换个角度,指责韩萧浪费,而他也确实很痛心“操控能量”这个超高危异能的消失。

“这一点我倒是和你有共识。”韩萧却点了点头,“不过你放心,我并没有彻底毁掉这份能力,它依然能在战场上发挥作用。”

马布鲁斯一愣,下意识望向高德,还以为韩萧说的是没把高德阉干净。

但这时,韩萧拍了拍身旁埃文斯的肩膀,道:“我已经把这份能力移植到了埃文斯的身上,比起高德,他的潜力更加值得培养。”

闻言,众人齐刷刷看了过来,面露疑惑诧异之色。

“操控能量的异能到了他身上?”泰尼忍不住开口,语气惊奇,“这是怎么做到的?他本身是什么能力者?”

这也是马布鲁斯的疑惑,直勾勾盯着韩萧。

“埃文斯已经在我手底下秘密培养了几十年。”韩萧扫了众人一眼,道:“他的能力和异神一模一样,都是吸取他人的异能为己用,正是运用这种手段,才夺取了高德的异能基因链,拥有了这份超高危能力。”

话音落下,众人悚然一震,惊骇莫名。

异神是许多势力的噩梦,幸好已经伏诛,可现在宇宙里又多出了一个能力相同的家伙,这个星际社会究竟还能不能好了?!

马布鲁斯瞳孔骤缩,紧紧盯着韩萧,内心惊涛起伏。

好哇!黑星早在几十年前就在尝试培养一个异神二代了,说不定袭杀高德的另一个目标,就是夺取“操控能量”!

现在黑星手里有了一个异神英灵,又有了一个秘密栽培的二代异神,这种阵容连他也忍不住心神动摇。

韩萧像是没看到众人的表情一样,自顾自道:“怎么样,埃文斯的潜力比高德更好吧,放心,我会尽力培养他,让他早日在战场上发挥作用,所以马布鲁斯,你不需要担心这份能力被浪费了,我是一个很节约的人。”

“……这样我就放心了。”马布鲁斯从牙缝里挤出咀嚼钢铁般的声音。

“挺好,看来咱们的共识加深了,既然事情解决,那我走了。”

韩萧说完,带着两人转身就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泰尼看着韩萧的背影,忍不住低声开口:

“黑星,你变了……”

韩萧脚步一顿。

……不变的话,等着被你们吃干抹净么。

他没说什么,继续迈步,扬长而去。

很快,他的座驾便驶出主舰空港,迅速消失在众人视野当中。

目送韩萧一行人离去,指挥室里的众人仍然沉默无言,心情复杂。

马布鲁斯心情阴沉,这番变故弄得他胃里泛酸,恶心坏了。

他很想要鄙夷黑星,可转念一想,又有些颓然,唯独他们这群人没资格鄙视人家,若非黑星的缘故,世界树的铁蹄恐怕都已经踏破国境了,哪里会有如今的局势。

矛盾归矛盾,以他自身的立场,最没资格评判黑星的为人。

“……好好照顾高德,先治好他的伤势再说。”

留下一句话,马布鲁斯叹了一口气,解除了远程投影。

高德旁观了黑星与帝国交涉的全程,神色变幻不定,内心更是惨然。

他本来还怀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期待着帝国为自己的“不公正待遇”出头,找黑星出气,然而帝国在黑星面前束手束脚、忍耐退让的样子,彻底打碎了他的幻想,也击碎了他的报复心。

连三大文明之一现在都不敢招惹黑星,这几十年来,这家伙到底爬到了什么样的位置?!

以我现在的状态,再去触黑星的霉头,无异于以卵击石。

高德心中哀叹,整个人像是被抽走了骨头一样。

但他还有一个疑惑,扭头看向一旁的泰尼,低声道:

“你们刚才说,黑星把异神变成了打手,这是怎么一回事,那个异神不是死了吗?”

泰尼看了他一眼,表情复杂。

黑星说高德是异神,他虽然不相信,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了些戒备。

泰尼想了想,才答道:

“你被关了几十年,可能不了解,黑星收服了一对姐妹花,这对姐妹花的异能与历史上的生命死亡两姐妹的能力一模一样,他们同样开辟了冥土维度,可以将亡灵转化为永生不死的英灵,充当麾下的战力,异神虽然被杀了,但灵魂被扔进了冥土,成了他们手底下的战力,现如今超A级英灵应该已经超过十个了。”

话音落下,高德蓦然瞪大了眼睛。

……

另一边,冥土维度。

异神缓缓睁开眼睛,一片漆黑的无边大地跃入眼帘。

“我这是死了吗……”

异神低头,看到身体变成了半透明的灵体状态,不禁喃喃自语。

死前的画面再度浮现,那铺天盖地的惊艳刀光,一击斩杀掉了他所有细胞的生命力,让他久违地从灵魂深处发起颤栗,他忍不住回味。

但没多久,他就发现自己状态不太对劲了,明明灵魂只剩风中残烛,却始终没有溃散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凝实。

飒——

就在这时,几道光芒闪过,韩萧一行人用皇者传送到了周边,飞到异神面前。

“你对我做了什么?”

异神眉头皱起。

“放心,对你来说是好事,你以为我真舍得杀了你吗?”韩萧呵呵一笑。

“……你要干什么?”

“放心,对你来说是好事,这里是冥土,能够稳固亡魂,它……”

韩萧还没说完,异神便瞪大眼睛,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惊异。

“传说中的那个冥土?!”

“哦?你知道?”韩萧语气一顿,眉头挑起。

“我当然清楚。”

异神点头,作为一个超高危异能的收藏家,他搜集过历史上所有超A级异能者的资料。

而生命死亡两姐妹这么惊艳的人物,自然是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看过冥土的所有记录。

“这样就好办了,省了我解释的功夫。”韩萧笑了笑,“这一代的生命死亡异能都有了主人,他们重新修复了冥土,恢复了历史上的功效,你现在已经是亡灵,愿不愿意接受冥土转化,成为永生的英灵?”

异神眼中闪过犹豫之色,如果能活着,他也不想就此死亡,只是加入冥土,就等于失去了自由,恐怕永远都无法解脱。

见状,韩萧笑道:“我知你的顾虑,其实这并不是坏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自身的寿命,你本来就活不了多久了,只要放弃一部分自由,便可以在冥土永生,而且身体形态变化了,再也不用在乎基因链压力,战力只会比生前更加强大,何乐而不为。”

异神眼神闪烁,忽然沉声道:“黑星,我们也认识很多年了,虽然你率先踏足了更高的层次,但我的目标依然没有变化,若是加入冥土,我就没有更进一步的机会了。”

“你本来就没机会了,哪怕我不杀了你,你也不可能进阶,不用怀疑我的判断,我作为一个过来人,比你清楚进阶需要什么。”

韩萧摇头。

这话到没有骗人,异神的基因链负荷过大,在进阶时生命形态会更加不稳定,另外以他那糟糕的人缘,恐怕没有巅峰超A级愿意帮助他进阶,难以达成三个要求。

见异神沉默不语,韩萧想了想,笑道:

“不过你也不用气馁,你的梦想,完全可以交给你的继承人来实现嘛。”

“继承人?”异神一头雾水。

韩萧招招手,让埃文斯凑了过来。

“这家伙叫埃文斯,继承了你的能力,能够夺取他人的异能,他难道不能继承你的意志,帮你看一看更高的风景吗?”

“和我一样的能力?!”

异神吃了一惊,仔细打量埃文斯。

而埃文斯也适时展露了自身的能力,证明韩萧所言非虚。

看到这一幕,异神越发震惊。

“你……该不会是我的私生子吧?!”

埃文斯脸色一黑,但没有说话。

韩萧摊手一笑,接茬道:“那我怎么知道?”

“你让我想想……”

异神眉头紧皱,陷入回忆。

在他祸乱星际之时,自然也是找过不同物种的雌性发泄过欲望,但都是交配完便任其自生自灭,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留下子嗣。

越往深处回忆,异神便越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一部分记忆,暗暗疑惑。

这时,韩萧开口道:“不用这么纠结,相同异能的概率,可比子嗣的关系更加难得,何况还是你这种极其稀有的能力。有我的栽培,埃文斯没有走上你的弯路,如今能力虽少但精,他的天赋可不比你差,你何不培养他,让他代替你实现愿望?”

异神默然了一阵,忽然失笑,语气戏谑,“说白了,你就是想忽悠我帮你培养战力,给你打工。”

韩萧毫不客气道:“埃文斯实战经验太少,不清楚该怎么配合运用自身的各项能力,这正是你的强项,就拜托你指导一下了。”

“……我还没答应你呢。”

“你有得选?”韩萧挑眉。

“呵,我最欣赏你的就是这一点。”

异神莫名笑了声,看向埃文斯,点了点头,缓缓道:

“人生际遇真是无常,我还是第一次给人当老师……行吧,我会教你怎么运用这个能力战斗,我只有一个要求……如果有一天,你能踏足更高的层次,帮我揍黑星一顿。”

“哦哟,好可怕。”韩萧啧啧道。

埃文斯看了看韩萧,又看了看异神,见两人都盯着自己,最后犹豫着点了点头。

见状,异神张开双臂,神色淡然:

“来吧,把我变成英灵吧,让这个世界看看,没有任何负荷的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可以无限升级作者:针虾 2黄金瞳(典当)作者:打眼 3无心法师作者:尼罗 4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作者:唐家三少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一卷 南征北战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