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龙城三部曲 > 西决 > 第6章 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第6章 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所属书籍: 西决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回到龙城的第二天下午就赶来了陈嫣的住处。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几个月了?”陈嫣微笑[福哇txt小说下载]地看着我,她穿着件非常宽大的毛衣,松松垮垮地长及膝盖,她换了个姿势,懒散地蜷缩在沙发里。

  “对。”我艰难地吐出这个字。

  “没有多久,”她托着腮,“一个多月而已。”

  然后她就沉默了。我也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这样的安静维持了多久,我反正是没有心思去打破它。烟蒂烫了我的手指,我把它按灭了,换上一支。

  “当心,”陈嫣看着我,“你拿倒了,你点着的会是过滤嘴。”

  我如梦初醒地把烟掉转过来,用力地按下了打火机。太用力了一点,似乎是为了催促自己下定决心。然后我说:“那我们马上结婚。”

  “结婚?”她似乎有点意外,“我们拿什么来结婚啊?”她环顾四周,“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人和孩子一起挤在这个租来的,又小又破的地方?”

  “我们马上去租个大房子,搬到新一点的小区。以我们现在的能力,租个好一点的公寓没有问题。等过几年,我们存些钱,再想别的办法。”我耐心地说。

  “可是我不要。”她固执地摇头,“我早就想过,如果要结婚的话,我就得住在属于我自己的房子里。我才不要我的孩子从记事的时候起,就看着他爸爸妈妈每天跟房东赔笑脸。”

  “陈嫣,你现实一点。”

  “我很现实。郑西决,不现实的人是你。”她盯着我,看到了我的灵魂里去,“在现在这种时候,逞英雄有什么意思?结婚不是恋爱,不是只有你情我愿就够了的。我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决定了,我没有的东西,我一定要我的孩子得到。我得给他好的生活,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是最起码的吧?”

  “你变了。”我颓然地仰起脸,把脑袋放在沙发的靠背上,眼睛里只剩下灰白色,污浊的天花板,还有那盏说不上来是什么颜色的吊灯,“那个时候,你说你愿意跟着我回龙城来的时候,你没想过会有今天吗?”

  “更正一下。”陈嫣笑了,“我当初说我愿意回龙城来,并没有说愿意‘跟着你’回来。我回来是因为我妈妈,她只有我一个亲人。所以我想要在我自己结婚安家以后,把她也接来。她不可能在我外公家里住一辈子的。”

  “陈嫣,我真的想要这个孩子。我们把他生下来,其他的事情,慢慢商量,行不行?”我暗暗地捏了一下拳头。我总是不习惯直截了当地向别人表达我的愿望,印象中,我从没有说过“我真的很想怎样怎样”的句子。即使是对着陈嫣,也觉得羞涩,或者说,羞耻。

  “你是很想要这个孩子,还是,你怕丢面子?你不愿意在我面前直截了当地说你承担不了这个责任。郑西决,我不怕丢脸。这个孩子我不要,除非我们有办法弄到一个房子,弄到一个真的属于我们的家!”

  “可是你明明知道,我们现在没有钱买房子。”

  “不用装糊涂。”她冷笑,“我想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除了极少数,没有几个是真的完全靠着自己的力量安身立命的。”

  “你什么意思?”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一瞬间结了冰。

  “我就是这个意思。”她停顿了一下,那个时候她的眼神里闪过一种微妙的羞怯,恍惚间她又变成了那个第一次跟我出来约会,不知道该找什么话题来聊天的陈嫣,可是现在,她把那种转瞬即逝的动人的尴尬用来跟我讨价还价了,“西决,可不可以去找你三叔——”

  “没有可能,你休想。”我打断她。

  她静静地看着我,突然间,泪盈满眶:“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我就知道。你的脸面,你那点架子,比什么都重要,重要到让你什么都不会为了我做,甚至让你放弃你自己的孩子!”

  “要放弃孩子的人是你,不是我,你讲不讲理?”我咬紧了牙,忍受着胸腔里那颗心脏狂躁不安的声响。

  “我一直都在跟你讲理!”她终于爆发,“实话告诉你,我发现自己怀孕以后就去找我们老板谈过了。我们公司四月份就有个项目要开盘,我们老板愿意给我最好的折扣和户型。我在努力,我在为了我们的将来打算,能做的我已经做了。只是一笔首付款而已,对你三叔来说不是大数字的。何况这是为了结婚,又不是不合情理的要求。或者算我们借的,将来有钱以后我们就还给他。可是你呢,你口口声声地说我是你最重要的人,现在你却不愿意为了我放下你的面子。你傲气,你有种,你不愿意求人,那是不是我就天生下贱?你说句良心话,我是那种贪财的女人吗?你以为我张嘴跟你提房子的事情我很好受吗?还是你以为我就真的厚颜无耻到了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任何事情我都可以顺着你的意思,”我慢慢地说,“就是这件事,不行。”

  “那我也可以告诉你,”她挺直了脊背,从沙发里坐起来,“别的事情都好商量,在这件事儿上,我绝不会让。如果你不去跟你三叔讲,如果我们就是没有房子,我下周就去做手术,把它处理掉。”

  “你威胁我,对吧。”我看着她的眼睛。

  “就算是吧。”她苦涩地笑笑,“两个人之间真的很奇怪,有了分歧的时候,永远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投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那就只能看谁愿意屈服了。”

  我的身子往前倾了倾,狠狠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她眼里闪过一丝惶恐,但是依然骄傲地板着脸,甚至不肯正视我的眼睛,我说:“陈嫣,你给我听清楚。我只是希望你能明白,你有多么想要我三叔给我们一个房子,我就有多么想把这个孩子留下来。这是一样的。但是你可以要挟我,我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要挟你。你厉害。”我咬了一下嘴唇,为的是抑制那些从我身体深处野蛮地翻涌上来,就像呕吐物一样散发着腥气的伤心,“你可以骂我自私,骂我死要面子活受罪,可是你从来没有想过,我为什么那么想要这个孩子。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我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向任何人提要求,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地接受任何人给我的东西。以前我以为我找到了你,这个情况可以改变的。但是我发现我错了。所以我想要一个孩子,只有一个孩子才是我真正的,百分之百的亲人。我的孩子可以对我理直气壮地需索无度,我的孩子可以理直气壮地享受所有我对他的好。我要我的孩子像南音一样,因为家里有一个,或者一群他可以完全信任的亲人,所以他就不会像你像我一样,带着那么多的怨气和戒心活着。但是这些,你从来不会为我考虑,你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究竟需要什么。你不关心、不在乎。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用来发泄你对生活不满的垃圾桶。靠着要挟和摆布我,来满足一下你的虚荣。”在一阵热潮终于涌到了眼睛周围的时候我放开了她的手腕,侧过脸,“刚才我真想狠狠地给你一个耳光,可是我想到了你怀着孩子。我道歉,不管怎么说,对孕妇的态度,都不该这么坏。”

  然后我站起来,捡起我的外套,离开了。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我听见她在哭。

  我像是逃难一样,仓皇地跑到了楼群外面。冬日的下午,天空是暗沉沉的灰紫色。这个冬天为什么那么长。不过话说回来,北方的冬季就是这样的吧,过也过不完,岁月悠长,人总是在冬季里无端苍老了很多年。

  我看见郑南音站在小区门口的小卖部那里,朝里面张望着。“哥哥——”她冲我招手,然后跑过来。她穿着她的粉红色的毛茸茸的大衣,戴着乳白色的手套,还有一顶樱桃色的绒线帽——总之,她像个覆盆子冰激淋。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突然发现,我精疲力尽。于是我不动声色地在冰冷的台阶上坐下来,看着郑南音在我眼前手舞足蹈。

  “我从补习班下课回家,我妈妈说你刚刚出门来陈嫣家,我就跟着来了,我关心你嘛。哥,我现在有两个好消息,真的是两个好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我似乎没办法集中精力弄懂她在说什么。

  “干吗不理我啊——那好吧,第一个好消息是,哥,我没有怀上小朋友。今天,就在今天早上,我的大姨妈来了。吓死我了,晚了整整两周,所以呢,我不用你带着我去药店买试纸了。可是我真的要吓死了啊,你说它怎么能这样呢,这么不准时,也太不负责任了吧,怎么能这样吓唬人呢,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了——”她眉飞色舞地自说自话,似乎对话的对象不是我,是她的“大姨妈”。

  “哥哥,”她像是受了惊吓那样,小心翼翼地在我面前蹲下来,“哥哥你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她脱掉手套,轻轻碰了碰我的手指,惊呼一声:“好冰呀。要不要我去对面麦当劳给你买杯红茶或者热奶昔暖一暖?”她手足无措地推我一把,“哥你别吓我好不好啊,你跟我说句话,你到底怎么了?”

  我知道我在发抖。这真让我羞耻,可是我控制不了。我已经捏紧了拳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以及意志里面全部的热量了,但是没有用,我的身体里在刮龙卷风。惊涛骇浪,不停地颠簸着我的脑子,我的内脏。有什么东西似乎挣扎着要从我内脏的缝隙间飞溅而出,我得紧紧地闭上眼睛,咬紧牙关,才能遏制它从我的呼吸里跑出来,可能它是一口鲜红滚烫的血吧,谁知道呢。我听见我喉咙深处不由自主地,隐约发出来类似兽类的“咕噜噜”的闷响。我分不清楚那声音究竟是属于我,还是属于居住在我身体里面那个发了癫的灵魂。

  南音小心地抓着我的胳膊,像是怕引爆我似的,轻轻地摇晃着,她的语气越来越可怜巴巴的:“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对不起,哥哥我知道我错了,我答应过你不去和苏远智做那件事情,我,我没有听你的话——哥,你别这样,求求你了,你别生我的气,我保证以后我绝对绝对不会让自己怀孕的——哥哥——”她的小手惊慌失措地抚摸着我的脸,掠过了我忘记刮胡子的下巴,很痒,很暖和,“不会全都是因为我吧?是不是因为陈嫣,哥哥,那个女人怎么你了,你告诉我,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好不好?”

  我命令自己深呼吸,再深呼吸,冬日寒冷干燥,并且夹带着无数尘埃的空气长驱直入地灌了进来。呼吸声一开始是发颤的,是带着喉咙里那种沉闷的颠簸的,到后来,逐渐平缓,我看着一团团白霜在我面前笔直地飞翔。然后,我用我冰冷的手,拍了拍南音的面颊:“没事。”我对她笑了笑,抚弄着她帽子上垂下来的鲜艳的绒球,“真的没事,我就是刚才突然有点头晕。可能是屋子里的暖气烧得太好了。”

  “真的?”她怀疑。

  “不骗你。”我看着她,我想我的眼光非常的柔软,我轻轻地对她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第二个好消息了。”

  “就是,”她迟疑了一下,“我,我把陈嫣怀孕的事情告诉我爸爸妈妈了,他们说,要是你们准备结婚的话,他们就把咱们原来住的那个旧房子送给你们俩。妈妈说,等天气暖和一点就去找人把它重新装修一遍,我爸爸还说,要是陈嫣不想住旧房子,想要新的,也可以的——我觉得这是个好事儿,你,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呀。”

  “谁让你去说的?你嘴巴怎么那么长?”我在她后颈上狠狠拧了一把。

  “你别骂我——”她怯生生地看着我。

  “算了。我们不说这个了,行吗?”

  “好。”她用力地点点头,“哥哥你真的还好吧,你看上去像是得病了——”

  “南音,我现在不想回去,咱们随便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我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赞成,我也不想回去。”

  ——哥哥,你要出去啊。带上我吧。——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要去哪儿。——你去哪儿都行,你把我带上吧。——那你说我们去哪儿呢。——我不知道,越远越好。行不行。这是童年时代,经常出现在我和南音之间的对白。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南音是个更小的小孩。我骑着一辆我爸爸留下来的巨大的二八车,混迹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我不知道自己会去什么地方,我只是想骑着我的单车变成一个看上去有个去处的行人。我总是带着南音,把她像个小动物那样放在前面的横梁上。她从来不在乎去哪,总是很高兴地享受着这种兜风。似乎对她而言,跟着一个比较大的孩子一起去一个什么地方,就可以证明她自己也长大了。

  尽管我们其实没有去处。

  在这个冬日的星期天的下午,我和南音又一次地,一起出发,去了没有去处的地方。我们随便坐了一辆公车,一开始,没有座位,到后来,座位渐渐空出来,我们并排坐下了。再后来,车上除了我们和司机之外,只剩下一排又一排的座位了。它们静静地和我们和平共处,在这种时候,它们才是活着的,我们是没有生命的东西。

  这辆车奔向城外,窗外的景致渐渐荒芜,或者说,只有在这个城市的边缘,还保留着一点我熟悉的,童年时代的气息。天色渐渐暗了,很多的车辆都打开了车灯。我在这些错落的灯火中看见了我爸爸曾经的冶金工程设计院。那是我爸爸魂归的地方。大伯他们车间里那些沸腾着的,火树银花的高炉就是我爸爸坐在这里设计出来的。小时候,我以为这个设计院的大楼就是世界上最神气的建筑物。终日出没着夹着巨大的图纸和绘图器械的成年人,出没着所有我认识的小孩的爸爸。我还以为那就是我长大以后必然的去处。现在我长大了,这栋楼已经这么破旧。

  郑南音很安静地抱着我的胳膊,她温热的小脸静静地贴着我的衣袖,一动不动。从很早以前,在她能看出我的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像这样,跑过来,紧紧地贴着我。那一年我十岁,我刚刚搬来三叔三婶家。那时候三叔家住在那个他们现在想要送给我的房子里。十几年前它是个新房子,整日散发着粉刷过后的气息。我就在这些崭新的气息里彻夜无眠,整夜整夜,睁着眼睛到天亮。你见过十岁的重度失眠患者吗,我就是。只是我还不懂那叫失眠,我只是觉得既然大家都睡了,但是我还睡不着,这就是错的。

  来三叔家的第一个晚上,我洗好了自己的袜子,把它晾在浴室里。没有任何一个人告诉过我应该这么做,但是我就是无师自通地认为,这是必须的。有水珠滴落下来,一滴一滴,滴在洁白的地砖上。这让我手足无措了,我很慌张地想着我是要找个东西先擦地,还是先把袜子拿下来重新拧一下。那段时间,每天,每天,那些往下滴的水珠都在这样折磨我。之后,我钻进被子里,等待司空见惯的无眠之夜。

  后来有一天,深夜里,四周岁的南音悄悄溜到我屋里来,我要她回去,她不肯,非常执著地钻到我的床上。一片彻底的黑暗中,只有她身上那种牛奶和水果的气味真切地提醒我这不是梦。她的小手和小脚像花蕾一样,轻轻地贴着我的身体,她说:“哥哥,我要你给我讲故事。”她总是在我东拉西扯,乱七八糟的故事里安然睡去,呼吸的声音像花瓣一样娇嫩,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夜晚的南音,完全不是白天里那个骄横,任性,蛮不讲理,动不动就哭的小丫头。黑夜似乎有种神秘的力量,把她变得那么乖巧和懂事——尽管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我看不见她的时候。

  “哥哥,还没有到站吗?”冬日的黄昏把她樱桃红的帽子变成了绛紫色,她这么问我的时候我心里暖和了一下,就好像我们真的是有目的地一样。

  “没有,这站的终点站在江村。”我说。其实我们心照不宣,我们的旅程不过是坐到终点站再坐回来。

  “江村,那已经出了龙城了吧。”她的声音懒洋洋的。

  “还没,不过快了,江村就在龙城边上。”我耐心地对她说,“你还记得吗?其实我小的时候就住在江村附近,那时候三叔总是带着你来我们家吃饭,我们家住在冶金设计院那边。一点印象都没了吗?”

  她茫然地摇头:“我印象里你根本就是一直都和我们一起生活的。我只记得你上初中的时候带着我去打台球。”

  我笑了:“对,打台球的时候,人家别人都带着‘马子’,只有我,带着一个小孩儿。”

  “哈哈。”她笑靥如花,“我这辈子忘不了,混在人家一堆‘马子’里面,可是我还带着红领巾呢。”

  我看着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真快,一晃,现在你已经是别人的‘马子’了。”

  “哥哥!”她打了我一下,脸色绯红。

  “好意思做事情,还不好意思让别人说?”我微笑[福哇txt小说下载]地看着她,除了这种半死不活的微笑[福哇txt小说下载],我不知道我脸上应该挂上什么样的表情。因为我不能让对面的南音知道,我有多么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一个女人,不是,不是自私,不是嫉妒,不是舍不得,我只是清楚她前面有条什么样的路在静静地延伸着,她想不走都不行。

  我清楚,可是我没法告诉她。有些事情不能表达——当然可能是我没有足够的表达能力。“南音,要自己当心一点。女孩子总是比较容易吃亏的。知道不知道?”这是我唯一能说的话。

  “哥哥。”她出神地说,“其实我心里很害怕。”

  “怕什么?”我笑笑,“怕有朝一日和苏远智分手?拜托,郑南音同学,你是21世纪的人,不至于跟谁睡过觉就一定得非君不嫁。”

  “哎呀郑西决老师,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儿!”她再打了我一下,“哥哥,你说我——我那么做——是不是做错了?”她勇敢地看着我的眼睛,但是却怯生生地瞟了一眼窗外灰黄的天空。

  “没错。”我捏了捏她的脸,“任何人都得过这关,我的经验是,在第一次做某件事的时候,人都会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

  “我不是害怕妈妈知道了以后骂我,我也不害怕怀孕,我也不是害怕苏远智和我以后会分手,那些毕竟都是比较远的事情——”南音轻轻地说,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是除了这些,我又想不出来我到底是在害怕什么。”

  “你害怕那个和过去完全不一样的自己。”我拍了拍她的脑袋。

  “哥,”她非常羞涩地微笑[福哇txt小说下载],“你怎么那么聪明呀。”

  “是你太蠢。”

  我话音还没落,她就尖叫了一声:“糟糕了,都六点半了,我还有两份模拟题一个字都没做,明天早上要交的。”

  就在这个时候,公车到达了终点站。司机坐在最前面,漠然地催促我们下车。夜晚来临了,看似没有任何意义的旅程,就像是城市郊区的灯火,就像是南音的小手一样,总是能给精疲力竭的我一点力量。

  “我们打车回去吧,”我跟南音说,“不然三婶要着急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钟,我收到了陈嫣的短信,我们的孩子没有了。她说,我把它做掉了。她用的是那个宝盖头的“它”。

  我在2006年初,失去了我的孩子。没多久以后,春天就来了。

  在那个冬天的末尾,陈嫣消瘦了很多。她做完手术的那段时间,我尽我所能地照顾她。帮她请假,帮她做饭,帮她做一切的事情。我一如既往地尽心尽力,她一如既往地温柔。

  只是我再也不愿意碰她。

  一个阳光普照的中午,饭桌上,她平静地说,我们分手吧。我说,好。

  她突然神经质地摔掉筷子大哭了起来,她说:“你爱过我吗?你真的爱过我吗?自私的家伙,没用的家伙!”

  我什么也没有说,任由她骂。离开之前没有忘记,帮她洗了最后一次碗。

  我也在说服自己,它只不过是一堆细胞。不,不行。每当我刚开始想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起陈嫣那条短信,我怎么也不能忍受她使用那个宝盖头的“它”来讲我的孩子。那到底是“他”,还是“她”呢,然后我就发现,当我不知不觉地,在这个发音都一样的三个人称代词里做选择的时候,煎熬就已经开始了。我会不自觉地想那个孩子,到底是个男孩子,还是个小姑娘。所以,我从来没能成功地说服自己。

  郑东霓很少给家里打电话,但是她常常给我写邮件。她的信永远没有主题,逻辑混乱。但是我能看出来,她至少还是满意她的新生活的。只不过,异国小镇里远远没有闹市区的时装店那么热闹。她说:西决,谁说一天有24小时,明明是48小时,否则我怎么会觉得那么难熬。

  我很想写封信给她,告诉她所有的来龙去脉。但是最终我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所以我短短地写了一句话:我和陈嫣分手了。她回信:非常好。

  我的烟越抽越多了,一天两包,比郑东霓还要战绩辉煌。

  小叔总是站在我的办公桌前面,“你好像瘦了。”然后他皱着眉头看我满满的烟灰缸:“你到底还要不要你的肺了?”他这么说。

  小叔最近看上去心情很好。尽管他又胖了。过年的时候三婶给他新买的毛衣看上去已经有点紧,我是说,肚子那部分。有一次我路过他们班,透过窗子看到他眉飞色舞地给学生们讲解苏东坡。黑板上,是他龙飞凤舞的字迹,《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的全文。一定是他一时兴起,想要炫耀一下他的书法。他神色悠闲,声音洪亮地说:“你们知道吗?其实在这阙词里,我最喜欢的是它的序言:‘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看到了吗,好啊,好一个‘大醉,作此篇’,这才是真正的大家气魄。多潇洒,多风流。五个字而已,什么都说了……”兴之所至,他自己像是微醉了一样摇头晃脑,手里的粉笔非常及时地,“咔嚓”一声折断了。底下的学生们“轰”地笑了,是为了他的忘情,不是嘲笑。

  我看到郑南音前仰后合地最夸张。

  那天中午,郑南音风风火火地闯到我办公室来:“哥哥,今天我们晚自习,你一定要来。”

  “干嘛?”“总之有好节目。你来就对了。到时候你就从我们教室后门进来。”说完她就风风火火地转身。“喂,你跟不跟我一起吃饭?”我冲着她的背影问。“我才不要。”当她人已经消失在门外的时候,我听见她的声音从走廊上传过来。然后又听见了她的班主任的声音:“郑南音,不知道走廊里不准大声喧哗吗?”

  这个时候几个我班上的女孩子出现在了办公室的门口。“郑老师,我们有问题想问。”

  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小女孩,每年总是能遇到几个的。在我低下头去在面前的草稿纸上画图的时候,总是能感觉到她们或者非常羞涩,或者不那么羞涩的注视。

  “郑老师,你知道吗?”其中一个女孩子仰起脸,大胆地看着我,“陈锦菲暗恋你。”话音未落,几个女孩子一起小声地窃笑了,其中一个推了一下爆料人的肩膀:“你要死啊。陈锦菲知道了,非杀了你不可。”

  “是我的荣幸。”我皮笑肉不笑,“不过我不喜欢未成年人。”

  “郑老师好酷啊!”这下她们一起欢呼了起来。有的时候,逗她们笑一笑,的确是我的乐趣。

  “郑老师,我不骗你。”她们个个看上去都比上课的时候精神抖擞,“陈锦菲说她将来就要找长得像你的老公。每一次,做完物理题的草稿纸,她都会留在一个夹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根本就不像是草稿。问她为什么,她就说,因为郑老师留的作业是神圣的,就连草稿纸,也不能怠慢。”

  “不要脸——”她们欢天喜地地大笑。

  “你们还有问题吗?”我不得不说,“我很饿。”

  “有件事,”一个刚才在众人喧哗的时候一言不发的女生非常羞涩地说,“郑老师,我,我有事情想找郑鸿老师帮忙,可是郑鸿老师又不教我们,我不好意思直接去找他,所以想问问,郑老师你可不可以——”

  “哎呀,听你说话慢吞吞的急死人了。”刚才那个勇于爆料的女孩子插嘴道,“郑老师,是这样的。她一直都很想去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可是她又不知道自己写的到底好不好。所以她想让郑鸿老师看看她写的东西。但是她不好意思直接去找郑鸿老师,所以啦,郑老师,帮个忙吧。我们算是来走你的后门了。拜托拜托。”

  “干吗不找你们自己的语文老师呢,偏要郑鸿老师?”

  “哎呀郑老师,”她们又开始噪杂地七嘴八舌了,“别的老师能指点的都是高考作文,谁不知道郑鸿老师才是真正懂文学的呀!”

  “我就不知道。”我彻底地错愕了。

  “郑老师你别骗我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们的眼睛都是明亮得逼人,“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郑鸿老师的文章写得可好啦。他也对真正有才华的学生特别好。”

  “就是的。我们在论坛上都已经看过郑鸿老师十年前发表在《龙城晚报》上的散文啦,照我说,不比周国平差。”

  “还有还有,和自己最有才华的女学生谈恋爱,明摆着的,郑鸿老师年轻的时候也是文艺青年嘛!既然大家都是文艺青年,郑鸿老师才会真正懂得我们在写什么的!”

  我彻底地被她们打败了,我说:“好,你把你的作文留下,回头我一定帮你转交给郑鸿老师。”

  “谢谢,谢谢郑老师!”那个渴望着参加比赛的小姑娘兴奋得鼻尖都红了。

  “我就说嘛!”她的同伴之一得意地笑了,“郑老师一定会帮忙的,郑老师最好了,人长得帅,会讲课,别看总是不苟言笑的,可是心肠其实特别好。”

  “我心肠一点都不好,”我故意说,“尤其是在我快要饿死了的时候。”

  “我们也要走了,”爆料女生又大胆地看了我一眼,“郑老师,不然我们一起去吃午饭?你买单。”

  然后,没等我说话,她们就一起嘻嘻哈哈地跑了出去。

  当我和她们一样大的时候,我也像她们一样,并不知道自己手里握着的,是最好,最放肆的时光。看着她们离开的样子,我突然间有了某种预感。或者说,隐约感觉到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即将发生。但是在当时,我还没想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答案很快便来了。我想有很多人都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南音班上的晚自习。当然了,并没有发生任何惊心动魄的事情。若是用最平淡的一句话来概括,那只不过是一群调皮的学生祝贺了一个老师的39岁生日。这么一想的话,整件事情都变得无趣起来。可是我的小叔每次说起那个晚自习的时候,就会微笑[福哇txt小说下载]着抚摸着自己的胸口跟我说:“西决,我这一辈子,没有任何遗憾了。”我在旁边看着死而无憾的他,暗暗告诫自己,等我过了30岁,我绝对不允许自己有这样的一个肚子。

  夜晚时候,所有建筑物都比日光下表情丰富。因为没有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它们终究可以卸下一些伪装,然后暴露出自己蕴涵于身体最深处的庄严。总之,学校里那条通往各个教室的,蓝紫色大理石的走廊总是给我这样的感觉。南音他们班暗沉沉的嘈杂声就这样隐秘地传了出来。按捺不住的某种兴奋和骚动。然后我就看见,居然有别的班的学生,也往南音她们的教室里跑。教室的后门大敞着,进进出出的但是默契地压低说话音量的孩子们,预示着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我用鼻子闻得出来,那种令人心跳的,筹谋什么的气味。

  “郑老师,来,进来。”南音班上的一个女生招呼我。

  他们把教室变成了一个展览厅。恐怕这一切的布置都是在晚餐的时候进行。墙壁被他们弄成了一种泛着紫红的咖啡色。上面贴了很多的照片,好像还有被放大了的剪报的扫描,以及看上去年代久远的品质粗糙的作文纸。这个时候郑南音看见了我,笑嘻嘻地给我拿来了一张椅子:“坐吧,你坐到教室最后面去。今天你也是观众,连嘉宾都不算。”

  “还有嘉宾?”我惊讶。

  “当然了。”南音得意地笑了,“嘉宾,兼任摄影师。”

  人群里果然有个挂着很专业的相机的年轻女人。这个时候教室的前端传来一阵喧嚣:“来了,来了。”怀抱着一叠试卷的小叔刚刚出现在讲台旁边时,室内的六盏日光灯不约而同地灭了。非常简单的灯光设计,难就难在整个世界漆黑一团时,所有这些孩子们默契地保持了安静。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自然是不出我所料的。有蜡烛被点燃了,一小团一小团的火光,零星而不规则地在课桌上开放,然后音乐响起来了,我这时候才注意到他们把简陋的音响设备放在了我的椅子旁边——一个插着音箱的MD,于是我不得不保持肃静,忍受着超重低音像一颗律动失常但是无比强劲的心脏那样,神经质地攻击我的耳膜。

  “我曾怀疑我走在沙漠中,从不结果无论种什么梦。才张开翅膀风却变沉默,习惯伤痛能不能算收获。庆幸的是我一直没回头,每把汗流了生命变的厚重,走出沮丧才看见新宇宙。海阔天空,在勇敢以后;要拿执着,将命运的锁打破。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我情不自禁地微笑[福哇txt小说下载]。人在他们的年龄,总是喜欢用歌词来把握世界万象的。虽说简单,也动人。尤其是当歌曲唱到淋漓尽致的时候。然后,灯亮了。小叔错愕地站在讲台上,已经有很多年,我没见过他这种毫无防备的表情。

  “郑老师。”他们班的班长笑吟吟地站起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郑老师。”这句话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小叔环顾着四周,脸色微红。把怀里那叠试卷抱得更紧了。似乎在这满室的烛光和照片里,他已经找不到地方把那些试卷放下来。然后他的目光移到了黑板上,黑板上画了很多花边,花团锦簇的中央,是一句话:

  “他们扔给隐士的是不义和秽物。但是,我的兄弟,如果你想做一颗星星,你还得不念旧恶地照耀他们。”

  出自那个名叫尼采的疯子,《创造者的路》。

  “这个,这个是,”小叔的声音几乎是怯生生的,“你们从什么地方——”

  “郑老师,”挂着相机的特邀嘉宾笑了,“这是十年前,1996年,我们高中毕业的时候,您写在我的毕业留言册上的,您说这就是你对我们大家做人的期望。您忘记了吗?”

  她很挺拔地站在一群蓝白色相间的校服里,明眸皓齿,浅笑盈盈。

  “江薏。”小叔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郑老师,”郑南音同学骄傲地站起来发言,“我们在搜狐,网易,所有的网上校友录里面,找到了您原来的教过的学生。”她伸长手臂一挥,“这些墙上的照片,作文,都是他们寄来的。”

  “郑老师,江薏姐姐知道了以后,就自愿来帮我们拍照。”某个角落里,一个没有起立的女生的声音,“江薏姐姐是《龙城晚报》的首席记者,拍的相片一定很好看的。”

  “郑老师,”班长说,“等放学以后,我们会把墙上这些照片什么的都拿下来,一起贴在一个照相本子里送给您。这是我们高三(六)班在毕业前,送给您的礼物。”

  小叔什么都没有说,我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见过类似的表情。好像是碰到了一件让他为难的事情。教室里寂静着,蓄势待发的那种寂静。这些孩子们都在不约而同地等待着郑鸿老师配合着眼下的氛围,说点什么,然后他们就可以抱以顺理成章的掌声和欢呼。三秒,五秒,十秒了,他们的神情有些冷却。这个时候,小叔嗫嚅着说:“谢谢,我谢谢大家。现在,”他终于慌乱地把那叠试卷放在了讲桌上,“现在我们开始上课了。今天的晚自习,主要是,主要是讲评一下前天测验的卷子。”

  所有的人面面相觑,都不相信就这样结束了。意兴阑珊这个词很明显地挂在脸上。只有那个江薏平静如旧,微笑[福哇txt小说下载]了一下,把相机从脖子上摘下来,准备退场。

  “课代表,过来发卷子。”只有小叔一个人进入了上课的角色,没有表情地环顾四周。黑压压的人群里终于有一个人破土而出。然后前排几个同学也不情愿地站出来,把那叠试卷分成了三四份。哗啦啦的纸张的声响响彻了室内,我想我也是时候离开了。

  小叔转过身,拿起来黑板擦。他迟疑了一下,黑板擦一直停顿在那个“尼采”的“尼”字上,然后他略微抬了一下胳膊,让黑板擦停留在那个“秽物”的“秽”字上。终于他重新转了过来,面向着大家,他笑了。他笑得开怀的时候眼睛里总是有种腼腆的神情,“不行。”他一边笑,一边摇头,“不行。我舍不得擦。”

  一阵笑声轻轻地在起伏的人群里荡漾开。然后释然的气氛也跟着弥漫了。没有想象中激动人心的煽情场面,不过他们达成了自己的默契。

  我该走了。悠长的走廊依然悠长。走廊背后却换了人间。毕竟和十年前不同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十年前是羞耻,但是十年后,却可能因为某些说不清的缘由变成荣光,至少变成一样令人好奇的东西。这中间到底付出过何种代价,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人好像总是在完全不需要一样东西的时候,才能得到它。小叔他最先失去了尊严,然后因此失去了一切,再然后他就脱胎换骨了,现在当初的尊严回来了,莫名其妙地,至少有了回来的迹象。

  问题是,没人知道他到底还想不想要。或者说,他是否还像当初那样把它视为尊严。

  江薏站在夜风中的校园里,对我微微一笑,她说:“你该不会,该不会是东霓的那个小弟弟吧?”她夸张地惊呼一声,“老天爷呀,你怎么长这么大了?”

  教学楼的顶端几个属于高三的窗口,错落地璀璨着。就像是俯视着我们,俯视着所有疾驰而去的时光。

  黎明渐渐地来临。柔软的,泛着水光的曙色涌进来。于是黑夜苏醒了,赐给我看清万事万物的视觉。然后我就看到,南音蜷曲着身体,终于睡着了。

无忧书城 > 青春文学 > 龙城三部曲 > 西决 > 第6章 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回目录:《西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小时代2.0:虚铜时代 2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作者:桐华 3外滩十八号作者:右耳 4韩寒短篇作品作者:韩寒 5一座城池作者:韩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