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八章 三

第八章 三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三 ——

  重阳节的第二天,九月初十,是董皇后的三七,这一天,将按国礼焚化大行皇后的梓宫。

  由于不忍目睹,皇上、皇太后和皇后都不参与这个大典,委派安亲王全权主持。为此,在寿椿殿月台上,特地为安亲王设了杏黄圆伞和宝座,供他坐镇指挥。其实真正的组织者是司吏院、宣徽院和文书馆,他不过总揽其事而已。下边禀告秉炬的茚溪和尚未到,请候片刻。

  参加大典的各宫主位、公主、福晋、命妇等,在正殿中等候,满洲亲贵和汉员分别在东、西配殿等候。岳乐闲等无事,举步走向东配殿。未进殿前,明明一片嗡嗡的说话声,他一进门,声音蓦然停止,只有一句没煞住:"……真重得厉害,不定放进了多少珍宝……"有人撞了一下说话人的肩膀,他回头一看,忙把后半句咽下去了。

  这里有康亲王杰书、显亲王富绶、信郡王多尼、克勤郡王罗科铎、顺承郡王勒尔锦以及贝勒、贝子、公等亲贵和八旗统领、都统等近百人。亲贵们都有座位,旗下大员在亲贵面前自然不敢坐,原本分散地站在各处喝茶、吸烟、小声交谈,此时一齐沉默下来。这沉默表示着一种情绪,形成了十分沉重的压力,使岳乐有种暴雨前闷得不能喘气的感觉。

  王公贵族们起身迎接岳乐,他现在是王公中辈分最高、爵位也最高的人了。岳乐和颜悦色地请大家坐下。许多人避开他探寻的目光,重新端起茶碗,衔起烟管。岳乐决心打破沉默,笑说:"方才诸公正谈得热闹,说什么物品太重来着?"站在窗前一位八旗都统躬身说:"禀王爷,是奴才随意说的。那天我们抬大行皇后的金棺往景山来,实在很重。""他说的不假,"一个眉毛灰白的八旗统领证实说:"比当年太宗皇帝的棺柩重得多!""太宗皇帝的丧葬也没有这么排场啊!"远处人丛中,不知谁极其不满地冲出这么一句。接下去,又是沉默,长久的沉默。坐着的亲贵们分明听到了,却都装作没听到;分明心里有气,却故意装得无所谓。但这不自然的沉默,却充分表达了他们敢怒不敢言的情绪。前几天,一名辅国公和一名承政因在国丧中作乐,皇上大怒,撤了承政职差,夺了辅国公爵位,一并禁锢了起来。哭临的最初几天,凡内大臣和命妇哭而不哀的,皇上都要发火,要交礼部议处。只是由于皇太后竭力劝解,这一条才没有贯彻下去。满洲亲贵,十有八九对皇上宠爱董鄂妃大不以为然,因为董鄂妃是半个蛮子,是所谓的"新派"。如今这种局面,他们心里能不愤慨吗?

  沉默许久之后,有人轻叹道:"唉!太过了!……"岳乐本想回头看看说话的人,却忍住了。一抬眼,正碰上康亲王杰书的目光。杰书微微摇了摇头,吁了一口气。

  岳乐离开东配殿,又走进西配殿。这里可热闹多了。许多人大声地谈论着,简直是在炫耀。他们见安亲王来了,一齐跪安。岳乐请大家不要拘礼,随后召大学士傅以渐到配殿北头净室,问道:"于磐,据说为大行皇后拟谥,很费了几番功夫?"平日端庄稳重的傅以渐,脸上竟也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躬身答道:"是。我等先拟了四个字:孝献端敬,皇上不允;再拟六字呈进,皇上还是不允;加至八字,为孝献庄和温惠端敬,皇上仍很生气,说全不足以褒扬贤后,谕令再拟,于是才拟了十二字,便是现在的谥号:孝献庄和至德宣仁温惠端敬皇后。"沉默有顷,岳乐说:"皇上对这谥号满意了吧?"傅以渐摇摇头:"哪里。皇上犹以无’天’、’圣’二字为歉,但’承天’须嫡配能用,’辅圣’须有子继位才能用。皇上虽然不惬于心,也是没有办法埃"沉默了更长的时间。外间谈话声音很是杂乱,几句特别响亮的调门直传进净室:"张宸这小子,自来不见有多大本事,这回可抢了头功,升主事了!""他升主事?真想不到!兄弟刚刚回京,快说给我听。""皇上遍征董皇后祭文,词臣学士凡是恭拟哀诔祭文进呈的,都得了重赏,但皇上称心的祭文寥寥无几。偏偏张宸进呈的祭文中有句云:’渺兹五夜之箴,永巷之闻何日?去我十臣之佐,邑姜之后谁人?’听说皇上读到此处,泫然泪下,连连称善,便采用了张宸的祭文,张宸也因而官升主事了。""哦!……"答者口吻中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嘲讽。

  "何止这些,"第三个声音加了进来,"前几天叩谒金棺时候,无不呼天抢地,如丧考妣。知道为了什么吗?凡是哭得不哀痛的人,都要议处;哭得哀痛的人,动辄赐给上方珍物。

  听说公主、福晋、命妇们得赏最多!"

  "唉,真是多情天子啊!……"

  这同样是一句说不上是褒是贬的叹语。

  傅以渐偷眼看看岳乐,岳乐正望着他,他也就硬着头皮说:"王爷明鉴,皇上此举是否太过?……"岳乐皱眉道:"御史、给事中都是朝廷言官,理应直言无隐,直陈得失,怎么不见一人进谏?"傅以渐道:"要是其他事体,皇上纳谏不难。唯独此事,皇上是一副固执心肠……"岳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比汉官更知道皇上的脾气。如果他最崇敬的皇太后都劝他不转,别的谏正还有什么用?满人对皇上此举不满,原在意料中;汉官竟也这么忧虑重重,反应也这么强烈!朝廷里满与汉、满臣与皇上、汉臣与皇上,裂痕会不会越来越深?那会导致什么局面?济度的故事会不会重演?唉,皇上皇上,你为什么这样不管不顾?你到底能不能作一个英主明君?……岳乐心情沉重,旗下傅以渐走出了配殿。大典为什么还不开始?还在等什么?他有些焦躁,信步走出大殿的前院。院外一处空场已收拾得干干净净,那是举行大典的地方。空场上,许多带刀卫士严密守护着两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这就是董皇后的冥宅,由数百名能工巧匠日夜赶制而成。这是两座和承乾宫正殿、寝宫尺寸完全相等的高大木制模型,以沉檀为骨架,房顶刷金,窗棂雕银,纸壁纸墙上饰以文采富丽的云锦和西川锦,用明珠、宝石装点得豪华辉煌。董皇后生前所用的一切床帐、家具、器皿和珍宝摆设,全照承乾宫的样子在冥宅内摆好,一件不少。董皇后的灵柩已经移进冥宅正殿,周围许多僧人敲着木鱼、铙钹念经礼拜。众多僧人中间,岳乐认出那端坐蒲团、闭目养神的老和尚,正是主办景山大道尝被请来秉炬举火的茚溪森。

  茚溪既已到场,还等什么呢?岳乐不解地皱起眉头。当他望见冥宅寝宫的后门大开着,恍然大悟,便在为举行焚化大礼而设的铁栏边站定了。

  "站住!站住!"背后传来卫士威严的喝斥。岳乐回头一看,一个女子从寿椿殿后侧冲出来,跌跌撞撞地直奔铁栅栏。

  卫士见吆喝不住,"哐啷"一声,长枪相击,交叉一拦,旁边另两名卫士"刷"地抽出了腰间钢刀。那女子吓得摔倒在地,浑身战抖,挽在头顶的黑发也披了下来。卫士们厉声喝问,她不知是过于惊吓还是天生哑吧,竟一声不吭。

  岳乐心里一跳,连忙大步走了过去。卫兵们一见安亲王,赶紧收骑兵器,跪倒请安。岳乐不等卫兵启禀,就生气地对女子说:"怎么在这里乱跑?还不回去!"这是阿丑。她应该随安王福晋在寿椿殿等候,这么丧魂失魄地跑出来干什么?王爷的喝斥吓住了阿丑,她眼睛里露出被追捕的小动物那样可怜的畏惧表情,怕冷似地缩紧身子。

  可是当她朝岳乐身后看了一眼,便惊叫了一声,趁着谁都没有拉着她,猛跳起来,象受惊的鹿,向前飞跑,撞上那道铁栏杆,便双膝一弯,跪倒了。

  岳乐十分恼怒,赶上去一把攥住阿丑的胳膊,低声喝骂道:"你竟敢在这儿给我丢脸!滚回去!"从不在王爷面前求告的阿丑突然开口了,声音很低很低,岳乐简直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王爷,求求你!他们来了,过来了!……"他们?他们是谁?见阿丑瞪得很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和惊惶,岳乐心里纳罕,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景山山坡上,转过来一列失神的人群,前面十名太监,后面二十名宫女,鲜丽整齐:袍冠是新的,宫服是新的,连头上的珠花、绢花也都是新的,宫女甚至还描了眉,搽了胭脂。

  不过一个个都象重病人,垂着头,軃着肩,拖着脚步,鱼贯而行。冥宅寝殿的后门是为他们打开的,他们便是为大行皇后殉葬的那三十名奴婢。他们已经服了毒药,正拚出最后的气力走进火葬常只有死在冥宅里,才是他们最大的光荣,他们的家属亲人才能得到那笔数目挺高的赏银。

  阿丑把脸贴在两根铁栏杆之间,仿佛成了一具僵尸,连她的面色也泛出死人似的惨白,只有乌洞洞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从面前走过去的一个又一个殉葬者。在卫士们面前,岳乐觉得难堪,心头火气,一把将阿丑提了起来。任凭他把她的手臂几乎捏断,阿丑连头都不回,全然不理睬。这可把岳乐气坏了:一个下贱的奴婢,竟不把身为王爷的主人放在眼里!他一甩手,阿丑便摔出去好远,头重重地撞在铁栏杆上。

  岳乐追过去,高高扬起那能拉十石弓、舞六十斤长枪的手臂,心里暗想,只要她告饶,或是吓得流泪叩头,他就放下手,不打她。

  然而,阿丑那样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就象一道闪电,亮得怕人,里面有疯狂、有反抗、有厌恶、有仇恨,就是没有恐惧和求告,撞破的额头流下的鲜血,更加强了这道目光的力量。岳乐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目光,不由得一愣,阿丑却极快地掉过头去,继续全神贯注地瞪大眼睛,把这个威严的王爷完全抛在了脑后。岳乐倒有点不知所措,心里很不得劲,涌出一股说不上是尴尬还是羞辱,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啊!——"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宫女,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发疯似地撕扯着头发,跳起来回头拚命跑着,刺耳的尖叫声响彻景山:"我不想死!我不要死!……我要我娘!……"她跑出去十多步,押送护卫已大步赶上,一把把她扯住,手执金瓜朝她头顶一击,她张着两手乱抓了几把,仰天倒了下去。两名护卫抬着她,最后走进冥宅。他俩再出来时,便锁上了冥宅寝宫的后门。

  冥宅正殿里的僧人开始纷纷撤离,只剩下秉炬举火的茚溪和他的两名大徒弟了。

  阿丑自言自语,从牙齿缝里挤出低低的几个字:"她呢?

  没有她?……"岳乐低头看时,紧张过度的阿丑,晕倒在铁栏边。岳乐这时才悟到,可能殉葬的宫监中有她的亲人。他唤来护卫,吩咐他们扶出阿丑,交给安王府总管。他想回府以后,一定要仔细问个清楚,一定饶不了这个任性的、不驯服的奴婢!

  大火终于烧起来了!躬逢大典的妃嫔、公主、福晋、命妇、王公贵族、文武百官,黑压压地跪了一大片,匍伏着恭送大行皇后归天。几百名和尚诵经祝福的巨大声浪,都被熊熊大火的呼啸声音压倒了,其中夹杂着大大小小的爆炸,那是冥宅中珍奇物品迸碎破裂的响声。火焰腾起数十丈高,五颜六色,喷出的沉香檀木的特殊香味,飘散到十数里之外,整个紫禁城、整个皇城都弥漫着这浓烈而古怪的奇香,随着阵阵微风,还飘向了东城、西城、北城甚至南城……人们都伏地不动,木雕泥塑一般,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

  但安亲王想象得出,那是些愤懑的、讥讽的、冷峻的、痴呆的面孔,由此可以生出最可怕的不忠。岳乐对着冲天大火暗暗祝祷:但愿就此把这件事情了结;但愿这大火使一切都成为过去;但愿人们很快就忘却这次丧礼;但愿皇上由此悟出一番道理,再不做逾分越礼的事情!

  但是,皇上并不就此却步,又做了更过分、更耸人听闻的事,令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

  十月初八,由茚溪主办的景山水陆道场到了最后一天,圣驾来到寿椿殿,为董皇后断七。四十九天以来,白日铙钹喧天,黄昏烧钱施食,晚上放焰口。忏坛、金刚坛、梵纲坛、华严坛、水陆坛,热闹异常,无数僧人、无数官员、无数奴婢,忙得晕头转向。每逢七,皇上便亲临道场祭奠,呜咽不止,连出家的和尚们也为之感慨万端。七七四十九天总算过去了,大行皇后的梓宫已成为宝宫,香花供养,备极庄严。水陆道场收了法事,朝廷上下,宫廷内外,都松了一口气。

  茚溪森在极端劳累的四十九天之后,也不由得躺倒了。他要放心开怀地好好睡一觉。但他的清梦未到,皇上的圣谕却到了,说圣驾即刻就到万善殿,要他准备迎接。茚溪无奈,只得赶紧起身。这位情深似海的天子又要为董皇后做什么法事?

  真不知他有多少泪水,至今也流不干净。

  殿前苍郁的古松柏下,迎接皇上的茚溪暗暗吃惊,哀愁悲凄已从皇上眉目间一扫而光,他神态自然、从容、平静,目光里含着某种成熟的冷峻,仿佛两个月中长大了十岁。等到迎进了万善殿,分宾主坐定蒲团时,皇上竟霁然微笑,全然是一位和善的大施主。茚溪的倦意一霎间消失了,特别小心在意地侍候着这位面容苍白的君王。

  "谢和尚起建、主持景山水陆道常大行皇后得以超生,免去轮回之苦,朕五内俱铭。"福临平静地说,表情和悦。

  茚溪答道:"董皇后于庚子秋月轮满之时成等正觉,与悉达太子睹明星而悟道无二无别,真乃奇事!所以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福临点头叹道:"唯有这样送她去了,朕才觉安心,才对得起她的一片真情。朕总算了却了一桩心愿。"茚溪静静地说:"龙女成佛,圣驾珍重。"福临也静静地说:"如今朕心如死灰,万念俱空,来寻和尚为朕剃度,从此出家为僧。"茚溪大惊,打了个冷战,大声说:"万岁切切不可萌此念头!国君一身系天下安危……"他说着,紧张得满脸通红。

  福临冷漠地说:"出家人参禅学道,不可任意喜怒惊惧,所谓’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是也。和尚岂不明白?"见茚溪被他这两句话说得垂了头,福临笑了:"师兄,这殿旁净室,从此归朕修行打坐,朕再也不回乾清宫、养心殿了。师兄度得人间一位天子遁入佛门,岂不是一件大功德?"茚溪沉默片刻,仍然低头低声道:"万岁不可,万万不可!""师兄不信朕的诚心?"福临平静而从容地转了转身,左手拽过脑后那根乌黑油亮的辫子,右手抽出腰间短刀,"噌"的一声就把它齐根割断了!

  "哇!"内侍们惊得大叫着扑上去,但已经来不及了。福临的各种举动平静尊贵,不动声色,极合身分,唯独这关键的割辫子动作,闪电般快,任何人都来不及反应。那根乌黑的辫子,象蜿蜒扭曲的蛇,"刷"地扔到当地。众人望着它最后扭动了一下,仿佛是件活物,一个个呆若木鸡,惊得不会说话了。

  "哈哈哈哈!"福临摘了帽子,晃晃脑袋,黑发散乱地披满脑后,得意地、痛快地、又带着点悲怆地大笑着,笑声在深邃阴沉的万善殿内回荡。他擦去腮边笑出来的眼泪,说:"千万根烦恼丝顷刻断绝,何等容易!从此后赤条条无牵挂!……师兄,你还不肯剃度朕吗?"说罢,他又纵声大笑。

  出于惊愕、出于感动、出于某种虚荣,也出于隐隐的恐惧,茚溪吩咐徒弟备香案、呈戒刀,就在万善殿内,他用颤抖的双手,为大清帝国皇帝净发。半个时辰后,这位皇帝已成为一个新剃的光头泛青、新披的大红袈裟耀眼的精瘦清秀的小和尚了。

  皇上削发出家的消息,象晴天霹雳,震惊了朝廷里的一切人。大清天子竟会作出这样荒谬绝伦的事情!真是作梦也想不到。议政王大臣紧急会议,第一项决定就是严格封锁消息,议论透露者斩;第二项决定,则是所有臣子都去轮流叩见皇上,求他还俗回宫、处理国事。至于内宫就更加慌乱了。

  从早到晚哭声不停,皇后和妃嫔们都处在被抛弃的境地上,抚今追昔,能不伤心?

  禁令再严,消息还是传遍了京师。人们窃窃私语,联想起惊人的花费浩大的董皇后葬礼,多情天子的故事便到处流传开来。汉官士子知道一点底细,更添油加醋,使这事的始末成为一件骇人听闻的丑史;佛门信徒盛赞这位舍弃荣华富贵、舍弃皇位的天子,说他不愧为金轮王转世投胎;还有人目睹这场混乱,以为时机大好,颇想有所行动。于是,五城兵马司得到许多不轨预谋的报告,五城察院飞速上报,层层抵达议政王大臣会议。又一道指令紧急下达:护军营护军统领、参领、提督九门步军巡捕三营统领等率领的京师守卫部队,一概日夜巡逻、严加戒备,以防发生意外。

  亲王、郡王、贝勒、贝子、公等亲贵和满洲大臣,川流不息地往万善殿见驾,劝说皇上回心转意;公主、福晋、命妇及后宫妃嫔,也络绎不绝地往慈宁宫叩谒皇太后,为皇太后宽心解愁。说来也怪,在人来人去,烦忙慌乱之中,只有两个人一丝不乱,一点不慌。一个是福临自己,一心一意打坐参禅,亲贵大臣他一概不见,只在有兴时召请词臣学士谈诗论画,但政事一个字不许提。另一个呢,是庄太后。她既不去万善殿,也不表示悲哀忧愁。来叩谒的,她一概都见;安慰劝解的话,她一概都听,并且总是带着慈和的微笑,不对儿子出家发表任何看法。这母子俩!

  在皇上剃度的大事发生之后,这是安王福晋第二次进宫了。上一次本是去劝慰皇太后的,谁想皇太后并不悲愁。她回府便和丈夫商量,把冰月接回王府。董皇后去世,皇上又做了和尚,冰月不就成了无爹无娘的孤儿?安亲王同意了,今天夫妇二人都进宫来了。岳乐自然是去万善殿见驾,一天一次,次次都吃闭门羹。今天怕也是照旧。

  在东华门,夫妻俩就分了手,岳乐去西苑,那拉氏带阿丑来到景运门前。要接冰月,非阿丑不可。但没有宫内主子的特许,奴婢不能越景运门一步。那拉福晋下轿后吩咐阿丑在景运门外那一排侍女室等候,自己便进了门。

  那拉氏最弄不懂这个阿丑。模样儿近来越长越好看,眼神儿却越变越痴呆。大行皇后焚化礼完毕回府,丈夫对她说起阿丑的怪异行动,要她盘问出个究竟。她费了好大精神,最后气得她不顾安王府仁慈厚道的好名声,动了鞭子,但阿丑一言不发,还是一无所获。你就是拿刀子撬开她的嘴又有什么用?她象个哑巴。丈夫对她的行动不以为然,她只好瞪他一眼说:"有本事你自己去试试看!我就不信这石头人有什么心事,看热闹罢了!"梦姑怎么会没有心事呢?但是,这些年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使她坚信只有成为哑叭,才能避免新的不幸。她一直为承乾宫的容妞儿心神不定,却没有可能打听她的情况。那天在景山,她待在侍女室的一个角落,幽幽的象只小老鼠。可其他侍女一个个都知道许多事情,你一言我一语,不几句就谈起了殉葬。天哪,承乾宫的宫女、太监都要被活活烧死!这一瞬间,梦姑竟毫不犹豫地断定,容妞儿就是她的可爱可怜的容姑小妹!积蓄已久的思亲、悲愤突然借着这个缺口喷发出来,一向无声无笑、冰冷如霜的梦姑爆发了,发疯似地冲出侍女室,冲到铁栏边……老实说,那天若不是正好由她的主人安亲王主事,若不是正好安亲王对她怀有一种说不清的好奇,她是休想活命的了。她曾向焚化大礼的场所呆呆地看了很久,价值千百万的珍奇瑰宝、沉檀冥宅、大行皇后的棺柩、殉葬的三十名宫监,都已化为灰烬。容姑呢?殉葬者中没有她,她到哪儿去了?这一切她怎么能说?也许容姑的生命就悬在她舌尖?……这该死的宫墙啊!要是能飞到承乾宫去看一眼呢!……几声唿哨此起彼伏,从南边那一片柏树林传了出来,离得不远,几个穿宫内侍从衣服的人在那里调鹰。可怜的鸟儿,原来是在高山峻岭之上、蓝天白云之间自由自在地飞翔的,现在却被锁挂着双脚,就是飞,也不过十几丈远!

  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梦姑眼前一闪,她的心怦怦直跳。这身影唤起她记忆深处那非常遥远、非常美好的梦:满山遍野蓝瓦瓦的马兰草,老杏树的繁花,母亲、容姑、同春哥、同秋弟、小鞑子费耀色……费耀色!就象是他!跟两年前跑来给容姑报信的小鞑子一模一样!只是长高了半个头。

  梦姑心慌气短,瑟瑟发抖。两年多来,第一回碰到了一个熟人!她眼里突然涌满了滚烫的泪水……但是,会不会弄错?他肯不肯理我?我这低贱的奴婢!……梦姑暗暗一咬牙,豁出去了!她走出侍女室,急中生智,装作低头寻找东西,慢慢往柏树林挪去。景运门侍卫懒洋洋地看她一眼,没理会,只顾和门里太监继续小声聊天。

  梦姑一步步接近了那个人,只觉心要从嘴里跳出来。她紧紧按住胸口,突然一抬头,用她自己都觉得生疏的声音抖抖索索地问:"小爷,有没有看见一张绣花丝帕?"那"小爷"不在意地回头,说:"没有!……"可他立刻张大了嘴,眼睛瞪得铜铃大:"你,你……是梦姑姐姐?""费耀色!……"梦姑只叫了这一声,喉头便哽咽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费耀色顾不得许多,忙问:"你在哪里?怎么进宫来了?""我……在安王府为奴……今天随福晋来……""没有见到容姑姐姐?""她!她在哪里?快告诉我!她还活着吗?"梦姑一把拽住了费耀色的胳膊。

  费耀色忙说:"别急,听我告诉你……"就在焚化大礼的前一天,费耀色随笔帖式一同去景山送猎鹰,那是大行皇后生前最喜欢的一只海东青,要为她殉葬。

  同时送去的还有两只白猫、一笼金丝雀、一笼相思鸟。他们被领到景山半山腰的一所屋子里,那屋子窗户都钉得死死的、糊得严严的,谁也看不见里面的景况,但他们都知道,里面关着与猫、鸟同命运的殉葬人。

  费耀色他们快要离开时,忽见一名总管太监领人匆匆走来,对看守的卫士说了几句什么,卫士便进到屋里,不一会儿押出一个神志昏乱、衰弱已极的宫女,来人便把她半搀半拽地带走了。费耀色几乎跳起来,因为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宫女就是容姑!

  焚化礼上,费耀色也仔细辨认过,殉葬众人中确实没有容姑。他留心打听,一个偶然的机会,上司们闲谈中透出内情:太后身边的苏麻喇姑禀告太后,说容妞儿曾犯有过错,不配殉葬,又说她疑惑容妞儿不是旗下姑娘,那就更不配随大行皇后去了。太后立命查究,很快查清了底细,容妞是冒名顶替的奴婢!皇上大怒,把容妞原主家夫妇斩首示众,容妞没有留在宫里的资格,给撵出去了。

  "……她出去以后的事儿,就再也不知道了……"费耀色说到这儿,神色突然有些慌张,赶紧小声说:"来人了!……有了容姐姐消息,早早告诉我!……""费耀色!"随着这声大喝,一个头目模样、眉毛粗重的人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扳住费耀色:"不许跟奴婢下人搭话,你又忘了!你调的鹰呢?飞啦?怎么跟上头交差?混帐东西!"他怒冲冲地抬手就是一鞭子。

  费耀色抬胳膊护住头脸,鞭子抽在他的背上。他直跳起来,大哭大喊:"她丢了帕子问我见到没有,也怪我吗?鹰飞了有什么稀罕,三阿哥要我撒开来调驯的,不信去问三阿哥,干吗打我?呜……谁不知道我费耀色是尚膳监养鹰鹞处年岁最小的当差人,你雷公打豆腐,专拣软的欺负啊!呜……"他故意把自己当差的处所详细说出来,偷偷对梦姑眨眼,大声哭叫着。

  一听三阿哥三个字,头目先就软了,可又不肯立刻低头,故作不耐烦地说:"别哭了,我不打你就是。可你撒了鹰,飞跑了怎么办?海东青啊!我也得跟着受罚!"费耀色歪着头不屑地瞪他一眼,转身对天空打了个尖而响亮的唿哨,那只远远地落在大松树顶端傲然雄视的钢灰色鹰,展开双翅,"呼"地飞了起来,在他们头顶盘旋了两圈,轻轻落在了费耀色肩上。

  "嗨、嗨,好小子!"小头目高兴了,连忙向费耀色表示好意:"算我打错了,请你喝酒行不行?把你这手教给我……"小头目搂着费耀色的肩膀,两人向南走了。

  梦姑对费耀色的背影看了好半天,慢慢走回侍女室,心里高兴得乱哄哄的。亲人!同胞妹妹!活着,逃脱了可怕的无情的火,活着!她想跑、想跳,想扯开嗓子大喊大叫!但她什么也不能做。她躲进侍女室的一个小小的、昏暗的角落,面向冰凉的墙壁,先把滚烫的双手贴上去,接着又把火热的面庞贴上去。她兴奋得心里难受,对着墙壁轻轻笑着,泪珠扑簌簌直滚下来。她的暗黑如墨的心里,透进了一丝希望的光亮。

  她的女主人此时心里却凉了半截,因为太后不肯把冰月还给她。太后微微笑着,慈祥得使你不能有一点不满,说出的话,即使反对的人听了也不能不连连点头:"……我老了,就喜欢孙子孙女们陪着我,看他们玩耍听他们笑语,也是晚年一乐呀!小冰月最惹人爱了。前些日子我受风寒,门窗紧闭着防风吹,冰月倚在我怀里说:’皇阿奶冷,所以怕风,对吗?可是风也怕冷呀!’我问她风怎么会怕冷呢?她挺认真地瞪大眼睛说:’风要是不怕冷,为什么也喜欢往人怀里扑?’你看看!……"她说得满脸绽开了笑纹,抚了抚头发说:"多乖的孩子!我这当阿奶的,怎么舍得身边少了这么个宝贝哟!"安王福晋只好陪着笑,心里却有点发酸。太后好象看透了她的心思,又说:"还有一层,你一定想过了。冰月已是公主,名分一定,不好降尊了!……"那拉氏连连点头。这时太监禀告安亲王求见,庄太后笑了,说:"果然来了,进来吧!"岳乐进宫,一见妻子在座,先就沉下脸,向太后跪安后,便向福晋说:"你回去吧。"福晋还想对丈夫念叨几句,要讨冰月回府住几天。岳乐面色很难看,根本不想听她讲话,立刻阻止她说:"我有正事谒见,你在这里不便,快向太后跪辞。"福晋虽然满心委屈,还是听话地向太后跪安。太后一直微笑地望着他俩,听他们说话,见福晋告辞,也没挽留的意思。

  福晋刚走,岳乐就急忙说:"太后,皇上仍是不肯相见。

  不过今天有所不同,有一小沙弥来传皇上圣意,命我来见皇太后,说皇上有事委托了皇太后。"庄太后没有说话,只对苏麻喇姑做了个手势,苏麻喇姑走进寝宫,回来时手中捧了一只镶嵌着黄金掐丝龙凤的玉匣。

  太后就着她的手打开匣盖,翻出一张纸,一声不响地递给了岳乐。

  岳乐接过一看,就认出了皇上那苍劲有力的字迹,题为"行痴和尚上圣母皇太后书"。才看了几行,岳乐的脸都发青了,不等看完,他已经双膝跪倒在太后面前,身上如发寒热病似的一阵阵颤抖,说:"太后明鉴,岳乐若有此念,天打五雷轰!"行痴和尚在上书中,除了告不孝之罪和表示断绝红尘之外,中心是要岳乐主持国政,如果太后认可,他将禅位给岳乐。

  庄太后笑道:"起来吧,不值得这样。我要是疑心你,也不会给你看了。"岳乐抹去脖子上流淌的冷汗,迟疑地说:"可是——,怎么办呢?皇上他什么话也听不进,谁也不肯见……"庄太后敛起笑容,沉思道:"不到火候,急也无益。去年金陵危急就是这般模样。越劝越不听,越压跳得越凶。但他毕竟不笨不傻,静下心来自会明白的。"岳乐心中仍不安定,说:"这一次不同以往。董皇后去了,皇上他伤心过度……"太后长叹一声:"唉,连你也不明白!他这样,难道仅仅为的是乌云珠吗?……"岳乐一惊,迷迷茫茫的心里忽然明亮了,一阵心酸、一阵心痛,眼泪"刷"地落了下来。

  半天,太后抑住悲酸,重新平静下来,说:"要江山还是要美人,况且是已死的美人?但凡醒悟,不难选择。纵然他一时不悟,有内阁、六部和议政会议,国事还不至于因此停顿下来。我看要他省悟,恐怕解铃还需系铃人。""太后的意思是……"太后笑了:"行痴和尚的师父玉林通琇即将来京,派得力大臣出京相迎吧!"果然如皇太后所料,没过几天,十月十五日,国师玉林通琇到京,几乎是下马就直奔大内万善殿;十月十六日,皇上回宫;十月十平日,象没事人似的,皇上一早上朝,处理国事,心气平和,神态自然、宁静。确实,他从此不摘帽子,人人都知道他背后不拖辫子,但谁敢看一眼呢!

  所有的人又松了一口气,危机总算过去了。

  后来侍从太监禀告皇太后,玉林国师处理此事极为干净利落,劝皇上还俗也不过用了三五句话。

  玉林一进万善殿,立刻命他的徒子徒孙们把茚溪森捆绑在石柱上,四周架起柴禾,因他竟敢替皇上落发,准备点火烧他。随后,玉林进了他的小徒弟行痴也即福临的方丈室。两人一见,光头和尚与光头皇帝相对,玉林纵然心事重重,也忍俊不禁了。而福临呢?又是一场开怀大笑。

  福临立即对玉林说:"朕思上古,唯释迦如来舍王宫而成正觉,达摩舍国位而为禅祖。朕欲效法,师父以为如何?"玉林摇头,正色道:"若以世法论,皇上宜永居正位,上以安圣母之心,下以乐万民之业。若以出世法论,皇上宜永作国王帝主,外以护持诸佛正法之轮,内住一切大权菩萨智所住处。"福临默然沉思。殿外呼喊声喧闹一片,堆起的柴薪已经点着了火,茚溪森念佛声盖过了所有的嘈杂。福临走到窗前看了一眼,忙道:"师父不要怪罪师兄,是朕命他净发的。""怪不怪,无需细究。除非皇上蓄发,茚溪不能无罪。"烟火腾起,茚溪森已被裹在其中了。福临无可奈何地笑道:"饶了师兄吧!朕静听师决就是。"茚溪森得救了。代价便是福临蓄发还俗。

  以为危机过去的人,又高兴得太早了。蓄发后的皇上象是换了个人。他对国家政事失去了兴趣,再没有从前励精图治、勤政爱民、日理万机的劲头了。上奏本章堆积如山,他懒得批阅;大臣们求见,他也不高兴翻膳牌。他整日不是看书便是参禅,此外便是打猎出巡。在宫内,他对皇太后恭顺如旧,但对后妃们极其冷淡。只有小董鄂妃,被他天天翻牌,召往养心殿,引起后妃的强烈忌恨。在朝廷内,他好象把对济度的愤概和对董皇后早逝的怨恨一古脑儿撒在满洲亲贵身上,对他们格外疏远,也格外严厉。许多满大臣都害怕皇上又要搞什么新花样,大有惶惶不可终日之感。

  他几乎不再提起董皇后,也许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会渐渐把往事忘却。

  可是,十二月初,玉林通琇归山时,皇上赐给他御笔亲书唐诗一幅,笔墨淋漓,仿佛滴着泪珠:"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八章 三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康熙大帝 第一卷 夺宫 2吴书 3大秦帝国作者:孙皓晖 4大秦帝国 第三部 金戈铁马 5易中天品三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