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七章 五

第七章 五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五 ——

  "母后!儿今岁得一佳状元!"

  福临兴冲冲的,满脸是开朗的、甚至有些天真的笑容,带了几分得意,向母亲禀告。

  太后用她惯常的慈爱目光迎接儿子。触到他兴奋得发光的眼睛,红红的脸膛,她心里忽悠一闪,眼前浮现出另一个福临:在初夏的阳光下晒得脸儿红喷喷,眼睛象两颗小星星,小手高高举着他摔了好几跤才扑到的美丽的蝴蝶,在碧绿的草地上拚命踮起脚跟,想让自己更高一些,也是这么兴高采烈地嚷着:"额娘,我逮着一个大花蝴蝶!……"那时候,福临才四岁,他们也还没有进关。眨眼间十七年过去,他已是天下最大的中华帝国的年轻君主了,庄太后心里非常感慨;想到十七年的历程,那一次次险风恶浪,心里又说不出地惆怅……她终于微微一笑,温柔地说:"佳状元?佳在哪里,皇儿这么高兴?""哦,母后,儿亲自出题、亲自主试、亲自阅卷,这一科状元进士,的的确确是我的门生。状元不但文才高,书法秀丽,外貌也俊美儒雅……""人品如何呢?"太后笑着问一句。

  "儿曾面试咏鹤诗,他诗中有句道:鸣高常向月,善舞不迎人。诗以言志,可见人品必高!"太后点点头。

  "他是江苏昆山徐元文,江南才子。一甲三名,二甲一二名和三甲一名,儿都想见见,已到隆宗门候旨了。那位南士也在其中,母后不是想看一看的吗?"太后看看皇上,母子俩相视而笑。

  传宣太监到隆宗门一唤,三鼎甲和二甲第一、二名,三甲第一名,六位新进士毕恭毕敬、亦步亦趋地随着召引太监鱼贯而行。熊赐履慢慢走着,至今还神思恍惚,如在梦中。

  昨天晚上,管家备了车轿送他出宅。天色漆黑,分不清东南西北,也认不得沿途道路。仿佛有人拦阻盘问,管家不知怎么应付的,每次都顺利通过了。在一排带长廊的高屋前,管家请他下车,领他进入其中的一间,嘱咐他在此静候,不要跟任何人说话,明天主人将亲来致谢,临走又留下一包衣物,要他明日穿戴。

  屋内还有数人,都已倚墙靠桌地睡着了。屋里整洁清静,不象是不正经的地方,墙边还立着一只书橱。他随手取来一本,是陈寿的《三国志》。于是,他放下心,便在灯下读书消磨秋夜。

  天蒙蒙亮,外面有人大声传呼道:"新官人排班!"熊赐履吃了一惊,摸不着头脑,同屋的人却都纷纷起身出门。他正不知所措,有人进屋问他:"先生就是湖广熊赐履吧?……哎呀,你怎么还没有着礼服?快换衣帽!"熊赐履也慌了手脚,那人上来就帮他一起穿衣戴帽着靴,然后领他出屋。外面人影幢幢,已经排成了长长的两行。他被安置在右边一排的第十名。熊赐履回头望一望,隐隐约约有百十来人。近处几个人面容尚且分辨不清,后面的人就更是模糊了,只看出一个个身姿僵挺,动作生硬,显得很紧张,所有的人都一言不发。

  熊赐履惊疑不定,这是什么地方?这些人是谁?他放眼向远处、高处望去,极力想弄清周围环境。然而随着天色渐明,越来越浓的乳白色晨雾,象一面铺天盖地的帷幔,把一切都遮住了。帷幔后面还藏着什么?祸?还是福?熊赐履用力捏捏手背,痛得直皱眉:事情这么怪诞,竟不是梦!

  熊赐履一横心:管他!我一生光明正大,问心无愧,有什么可怕的?听天由命吧!

  队伍前进了。只有靴子在石板路上沙沙的摩擦声,而这石板路竟如此宽阔齐整!他们在浓雾中走着,仿佛与世界隔绝了。

  白茫茫的雾中,忽然传来阵阵钟声,浑厚又沉重,"嗡嗡"的尾音传向远方,震得熊赐履猛然一惊,这钟声,不是跟每次大朝之期午门上的钟声一样吗?

  踏着钟声,他们又走了许久,过了深深的城门洞,跨上拱形的白玉桥,天色大亮了。熊赐履无意间往自己身上扫了一眼,惊讶地发现自己穿的竟是簇新的朝服朝靴,前后的人也是一样打扮!忽然,一派乐声悠扬,从前方传来。熊赐履定睛细看,渐渐浅淡的晨雾中,隐隐露出太和殿那宏大雄伟的轮廓。天哪,这是熊赐履熟知的太和殿传胪大典啊!他熊赐履既没有应会考,又没有参加殿试,怎么会走在新进士的行列里?是冒名顶替还是阴差阳错?熊赐履惊出一头冷汗,什么也想不下去了,因为他顶着最可怕的罪名――欺君罔上。

  丹陛大乐大作,鸿胪寺官员引新进士就位,然后高唱道:"顺治十六年九月开恩科,策试天下贡士。第一甲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接着,他唱起名来,第一甲第一名,竟是昆山徐元文!熊赐履一喜一惊。

  喜的是好友夺了鳌头,惊的是他会识破自己这个假冒的进士!

  不料唱到二甲第二名,就是他"湖广熊赐履"!熊赐履目瞪口呆,昏头昏脑地随召引官出班,跪到御道之左、状元、探花之后,他是第五名。天!这是怎么回事!

  后面繁缛隆重的礼节很多,熊赐履象个木偶似地随人摆布。传胪后颁布上谕时,他又听到自己的大名,原来他被选为庶吉士、授翰林院检讨了。熊赐履百思不得其解,他凭什么得到这特殊的恩典?难道是罗公重金买来的吗?

  今日皇上破格在乾清门召见殿试前十名,熊赐履又在被召之列。在太和殿,他们没有资格靠近皇上的宝座,而来到乾清门,与皇上的距离就不过十步之遥了。当熊赐履抬头恭觑圣容时,不想皇上正在看他,目光一对,皇上那明亮的眼睛里透出笑意。熊赐履一怔,圣容何其眼熟?他不敢再看,却在紧张地思索:那眼睛,那黑眉,那棱角分明的嘴,曾经聚成一副怒冲冲的表情……是了,是那位年轻的旗下小章京!两年前,他们在城南小茶亭初见,又相遇在可怜的老汉家门前……是他,一定是他!熊赐履悬着的心放下了。他这个进士想必是皇上恩赐的了。

  不过,熊赐履无功受禄,总是于心不安。况且,整个事情的经过,处处都透着古怪。他一面想一面走,差点儿踩着前面那位二甲第一名的脚后跟。

  他们被领进慈宁宫,恭恭敬敬地参见了皇太后。熊赐履大约心里有鬼,只觉得皇太后不时地打量自己,那眼光里似乎也含着笑意。这么一来,他更不敢抬头了。

  皇太后见到这些年轻有才、又非常知礼的新进士,很是欢喜,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赏给每人一个荷包、一朵金花、一个如意锞子,状元则得了双份。他们也都受宠若惊地谢了皇太后恩典,出宫去了。

  直到出了天安门,走上了东长安街,新科状元徐元文才温文有礼地一把攥住熊赐履的手,说:"啊呀,赐履兄,你我竟同登金榜,真是太巧了!会试殿试,我怎么没有看见你?这两天你躲到哪儿去啦?"大魁天下的徐元文,往日那豪放不羁的气概竟一扫而净,穿上官衣还不到一天,已是标准的温良恭俭让了。

  熊赐履支支吾吾,不敢照实回答。此刻他才感到浑身难受,原来汗水把从里到外的几层衣裳都湿透了。

  慈宁宫里,母子俩还在议论。

  "母后,儿的眼光如何?"福临得意地问。

  "果然好。不负你两年来屡次复试顺天、江南举人!""要不是丁酉顺天、江南乡试狠刹科场邪风旧习,哪能选拔出这样的真才!所以,许多汉臣对科场案议论纷纷,总说处置过严,儿至今不悔!"太后看了儿子一眼:"顺天一案还罢了,大多赦免;江南一案,诛斩似乎多了些。"事实上,顺天科场案只杀了开初李振邺、张我朴那七个人,其余的因顺治避免酿成大狱而全部减免。但随后揭发出来的江南科场案,十四名主考和考官全都斩首,无一幸免。

  顺治立刻答辩似的说道:"太祖皇帝以来,满洲便以婚姻维系蒙古。如今天下一统,用什么来维系汉民呢?儿以为科举最为得力。江南乃人材聚集之地,藏龙伏虎,日后治国安邦的栋梁之材,未必不出于江南。严办江南科场徇私舞弊,杀十数人而获数万秀士之心,值得的!"庄太后本想说郑成功围金陵,一些州县官望风而降,未必和江南科场案杀人过多无关,但是想到儿子薄而又薄的面皮,金陵被围的旧事是再也不能提起的了。她转了个话题:"恩科试毕,你也该休息休息了。"确实,为了禁绝科场流弊,自顺天科场案发以来,福临花费了很大气力,不仅亲自审讯、定案,还一次又一次地亲自出题、判卷,复试顺天、江南乡试中举的举人。这回开恩科取士,他又是从头至尾地全部亲自过目,劳累是可以想见的。

  顺治笑道:"文事已毕,该捡起弓马了!时当秋高马肥,正好郊原射猎。"庄太后心里"扑通"一跳,外出射猎,最是容易出事的场合!但她维持着自然的神态:"一定要近日就去吗?""早就想舒展舒展筋骨了!"顺治笑道:"二阿哥、三阿哥都去见见世面!还有皇兄弟、皇侄、皇侄孙们,来一次猎场较射,扬一扬我们爱新觉罗的天威!天下一统,原该高高兴兴庆贺一番;近日贡来的好鹰,也该显显本领啦!……"福临越说越兴奋,太后越听越担心。老天,他还要邀皇族同去射猎,这不是把自己送上门去吗?

  "皇儿,"太后迟疑地说:"射猎,到底不过是游乐,何必这么大张旗鼓,惹人议论?……""额娘,"福临笑了:"射猎是顺便小事,儿有大事要办哪!""哦,什么事?""额娘忘了?不是早就商定,往昌平州祭奠崇祯皇帝陵吗?"太后无话可说了。她懂得,这是福临应该而且必须做的事情。转而一想,让福临经一经凶险也好。只要事先有防备,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和安排。她凝望着儿子,低声用蒙语说了一句民谚:"草原上雄鹰的坚强翅膀,是在暴风雨中练成的。"福临的蒙语不大行,连忙问:"额娘,什么鹰?"庄太后笑了笑,说起了别的事情。

  为了表示对崇祯皇帝的哀悼和敬意,射猎项目要放在祭陵以后。在到达巩华城、即沙河行宫的当天下午,皇上在正殿前的开阔场地上,召皇家子弟较射,十五岁以下的皇侄、皇孙和皇子一律参加。

  皇上坐在殿前高高的月台上,安亲王和老臣索尼一左一右相陪,内大臣鳌拜和苏克萨哈在御座后侧左右侍立。他们和皇上一样,都是一身戎装,想必在皇族子孙们的较射后,还要练练身手。大学士金之竣傅以渐、礼部尚书王熙等文官也在一旁陪同,加上周围密集的侍卫,金盔银甲,补服花翎,在秋日午后的灿烂阳光中鲜明耀眼,把殿前月台装扮得如同一座彩楼。

  较射的皇族子孙,年过十岁的每人射五箭,不满十岁的每人射三箭。箭靶放在三十步外,射手按着年龄顺序一对一对地入场比赛,有的挺胸凹腹、神气十足,也有的紧张失措、缩手缩脚。结果很平常,没有一个全发全中,也没有一个一发不中。他们的父兄大多在场,看看皇上没有笑容的面孔,都有些惴惴不安。

  射手中年龄最小的,就是两位皇子了。二阿哥刚满六周岁,号称八岁,三阿哥还不到六岁。眼看最后的几个十岁的皇侄孙就要射完了,安亲王恭敬地向皇上说:"皇上,两位皇子年岁太小,就免射吧!"索尼从灰白的眉毛下望了岳乐一眼,也说:"皇上,王爷言之有理。皇子年幼,筋骨稚嫩,万一受伤,太后不安。"王公大臣们纷纷附和,不知谁的一句话灌进福临耳中:"箭靶这么远,身小力单,万一射不中……"福临勃然变色,腾地站起,眼睛闪着恼怒的光。他到底没有发作,终于缓缓坐下,斩钉截铁地说:"谁也不免!"二阿哥第一箭脱靶了,月台上死一样寂静,谁也不敢看皇上的脸。福临面色铁青,紧紧抿着双唇,额上一条暴起的青筋在卜卜地抖动。

  第二箭,中红心!

  第三箭,又中红心!

  众人松了一口气,纷纷称赞。王公大臣向皇上躬身道贺:二阿哥小小年纪,身手不凡,将来安邦定国,武功必定横绝一代。赞颂声中,福临微微露出笑容。

  三阿哥呢?该他出场了,怎么不见踪影?

  这时,安王和索尼又说,皇三子太小,既然一时未到,就不必射了。福临对这个康妃所生的三阿哥,一向不怎么放在心上。他和四阿哥同得天花,四阿哥死了,他却活了下来,是不是他偷换了四阿哥的命?想到自己最疼爱的皇四子,有时福临对这个皇三子还隐隐感到厌恶。今天射箭不射箭倒在其次,临阵乱跑,却很叫人生气。福临的脸又阴沉下来,说:"找他来,一定要射!"三阿哥并没有跑远。射场边围着看热闹的尚膳监养鹰鹞处的当值人员中,一个少年养鹰人引起了三阿哥的兴趣,因为他肩头站着一只状貌神骏、双睛猛鸷的青鹰。皇三子忘了射箭,竟跑到近处,目不转睛地打量那鹰。

  "这是海东青吗?"他好奇地问。

  "回小爷,是海东青。"少年见他皇族打扮,又不知他的确切身份,便恭敬地这么称呼一声。

  皇三子忍不住想伸手摸摸海东青光亮美丽的羽毛,少年连忙躲闪开来:"小爷当心,它啄生人,可厉害呐!""怪不得书上说它玉爪金眸铁作翎呢,它准能拿天鹅!""能!拿过好多次了!"少年见自己心爱的鹰受到赏识,也很高兴,不由自主地夸赞着,"它飞得可高啦!在高天打旋儿,能看见草里的蚂蚱;停在树梢上,能看清云里的小雀;搧翅膀一飞,直冲上天,比流星还快,什么鸟都逃不掉!……""三爷,快走快走,该你射了,皇上要生气啦!"一名侍卫跑了过来,打断两个孩子津津有味的谈话,拉了三阿哥就跑。三阿哥边跑边回头:"喂,养鹰的,你叫什么名字?"回答声音很小,但顺风入耳,很清楚:"费耀色……"偌大的射场上,现在只有三阿哥一个人面对箭靶了。他是那样幼小,象刚从土里钻出的小苗,象一朵红顶小蘑菇,象群鹰环伺的小雀子。他不觉得孤零、紧张、害怕吗?不。他全没往那上面想,也毫不懂得自己的处境,只管自自然然、高高兴兴地拿起他的小弓小箭,拉开了架式。嗬,只见他抿着小嘴,眯起眼盯着箭靶,右手一扬,小箭"吱儿"一声飞了出去,不歪不斜,正中红心!

  "好!"有人情不自禁地高叫一声。大家全笑了。

  第二箭,又中了!

  人们的笑声、喝采声交汇成一阵欢快的喧嚷,射场立刻热闹起来,气氛也变得轻松了。月台上一名侍卫大声喊道:"皇上谕令:再中一箭,赏穿黄马褂!"这喊声很快就淹没在阵阵笑声中了。

  皇三子瞄准箭靶再射,第三箭又中红心!

  "噢!——"人群欢呼了!年纪最小的三阿哥,成绩最好,连一直扳着脸的皇上也不禁笑了。小小的皇三子倒挺绷得住劲,一本正经地收起他的小弓箭,一丝不苟地学着大人们的礼节,并不退回原处,反而一步一步从容地走上月台,跪在皇上面前。

  福临故作不解的样子,问:"你要什么?"三阿哥仍跪在那里,不说话,只笑着向皇上望。

  福临哈哈大笑,说:"好了,好了!拿黄马褂来!"索尼笑道:"皇上,仓卒间哪里能有小褂?"福临笑道:"大的也罢,拿来再说,岂能失信于孺子!"侍卫拿来了黄马褂,安亲王提着领,比了比,又长又大,直拖到三阿哥脚背。岳乐笑着,干脆拿黄马褂把孩子裹着抱了起来,说:"三阿哥好箭法!将来长大要成就什么勋业?"三阿哥望着父亲只是笑,没有作声。

  福临心头畅快,叫过三阿哥,笑道:"你们兄弟俩说说各人的志向,让朕听听看。"二阿哥想了想,说:"我将来要领兵打仗,做一个南征北战的安国靖寇大将军,天下最厉害的王爷!"岳乐笑道:"那么,是一位贤王了。三阿哥,你呢?"三阿哥用孩子们特有的全心全意崇拜、爱戴的目光,望着父亲,声音朗朗地说:"儿愿长大后效法皇父,勤政爱民,使天下国泰民安!"福临心头一震,望着孩子纯真的眼睛,惊喜交集,很是感动,同时又泛出一丝辛酸。周围的王公大臣也被孩子这意想不到的回答惊住了:一个六岁的小皇子啊!

  岳乐顿时觉得心里升起一种特别的敬意,再不敢拿皇三子当作六岁的小侄儿抱在怀里了。他恭敬地把三阿哥轻轻放下,然后说:"皇上,早就听说三阿哥熟读经史,聪慧无比,果然名不虚传!"福临笑道:"未必。让我来考考他。"他略一思索,提了个古怪的问题:"孤独二字为姓氏,又为性情语、意境语,诗中却极少孤独连文,即使用也不佳,是什么缘故?"三阿哥已将黄马褂穿在身上了,简直象一件肥大的曳地袈裟,他略略伸伸胳膊,尺把长的空袖筒拖了下来。小小的人儿淹没在这件明黄紬绸的大褂里,看上去又可笑又可爱。他却严肃地对待皇父的考试,很愿意在众人面前显示显示自己的才学。听了父亲的问题,他眨了眨黑晶晶的眼睛,反问道:"古诗中’孤云独去闲’,不是佳句吗?"侍从的文士们同声惊叹,福临也感到意外。他呆了片刻,环视四周,看见月台汉白玉栏杆边摆着的一盘盆菊花,又说道:"天下名卉多不胜数,何以渊明先生独爱菊花?"三阿哥想也不想地回答说:"秋菊有佳色,淡而能久也!"福临又笑了:"此儿出语可人,真有几分聪慧。傅以渐,你来试试他。"武英殿大学士傅以渐,因为自己幼时也以神童驰名乡里,所以不象其他人那么惊异。几名太监捧着棋盘、棋盂匆匆送往后殿,正好被他看见,灵机一动,题目有了。他低头望着那大马褂中的小人儿,说:"请赋方、圆、动、静。"三阿哥不慌不忙地说:"愿闻其略。"傅以渐道:"方若棋局,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三阿哥略略思索,眉毛一扬,昂首挺胸,神气十足地高声说:"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材,静若得意。"一片寂静。人们都被这小人儿惊呆了。一些人听懂了,惊异于他的聪明才智;一些人根本听不懂,也为他飞扬的神采、沉着自信的态度所折服。大学士傅以渐,对那神气活现的小男孩恭恭敬敬地一揖到地,然后回身向福临拜贺:"臣恭喜皇上!这实在是国家祥瑞,主我朝得人之盛。天遣奇童生于皇家,大清江山永固,万世基业必能成就!"赞颂、祝贺、欢笑随之爆发。福临笑着站起身,一手拉了一位皇子,往后殿走去,不时弯腰去和哥儿俩交谈几句。岳乐、索尼、鳌拜和苏克萨哈或近或远地紧紧跟着。岳乐和索尼还能表现出一些安闲,鳌拜和苏克萨哈紧张之色,已时时透露在表情中了。福临却一点儿也没注意。

  第二天,东方才泛曙色,福临就起身了。太监们服侍他换了一套素色衣冠。他吩咐备辇后,坐下来用茶点。这时安亲王岳乐和索尼进来跪叩圣安。他俩神色都很紧张。仿佛带进一股秋夜的肃杀之气。福临奇怪地望了他们一眼,岳乐连忙双手呈上一个黄色绢封。福临接过来打开一看,上面写了一行满文,笔迹非常熟识:"皇儿务必照安亲王与索尼老臣安排行动。母字九月"福临立即感到有什么严重事情发生了,惊疑地耸耸眉尖,问:"怎么回事?""恭请皇上遵太后懿旨,一切听臣等安排。"岳乐急匆匆地压低声音说:"请皇上退入内间,千万不要出声。"说着,岳乐和索尼连搀带扶地把福临送进东暖阁的暗黑的小内间。隔墙上开有一小孔,岳乐指给福临,请他从那里观看动静。

  福临刚把眼睛贴近小窗,就见暖阁珠帘一挑,李国柱领着一个人走了进来,他惊讶得差点儿喊出声:那人居然也是一身素服的皇帝装束,和自己十分相象,乍一看,如同窥见了自己的镜中影子!

  那位"皇上"坐在刚才福临坐的地方,又饮茶又吃点心。

  拿点心的手明明在微微发抖,茶盏里的水晃晃荡荡,他却绷紧全身,故意作出悠闲自在的样子。

  殿外太监进来禀告:"车驾齐备,请万岁爷登辇。""皇上"只挥挥手,算是知道了,接着站起了身。侍候的太监鱼贯出殿,"皇上"也已走到东暖阁门口。他回头看了一眼,暖阁中只有李国柱还站在他身边,于是他突然转身,朝着小内间,也就是福临窥视的地方,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连叩三个头,站起身,掸掸袍襟,竭力模仿着福临平日一手拿朝珠、一手背后的姿态,同着李国柱出殿去了。

  福临认出来了,他是养心殿洒扫院廊的粗使小太监,面貌身材原本和自己有几分相象,这么一装扮,他又竭力模仿,看上去竟如自己的孪生兄弟。为什么要这样?他刚才跪叩的举动是什么意思?福临想问,岳乐和索尼向他连连示意:千万别出声。

  一会儿,殿外就响起一片例行喊声:

  "万岁爷起驾!——"

  "万岁爷起驾!——"

  旗帜飘带在风中"哗啦啦"响,仪仗队伍中斧、钺、刀、枪"丁当丁当"互相碰撞,车行辚辚,马嘶萧萧,半个时辰后,大队离开行宫,沿着西北大道,向前明皇陵浩浩荡荡地前进。

  行宫内一片寂静,岳乐和索尼护着福临出了小内间。岳乐急急忙忙地禀告:"是有人想借祭祀之机危害皇上。小太监李忠愿代皇上涉险。我们将计就计,来个金蝉脱壳,看他怎样行事!"福临这才记起那小太监的名字,真不愧叫李忠,这样忠心爱主,平日怎么不多加恩惠呢?……他顾不上嗟叹,又问:"是谁居心如此险恶!"岳乐和索尼对视一眼,有些不好出口的样子。岳乐说:"现在罪迹未显,难拿真犯。请皇上立刻更衣,我们骑马绕南路赶过去,那里有山有松林,正好隐蔽察看……"福临心里已明白了大半,说:"简亲王、巽亲王、端重亲王、敬谨亲王,还有康郡王他们,不是都已提前到那里准备祭奠事项了吗?"岳乐与福临目光一碰,心照不宣,岳乐说:"正是,届时,他们都将到陵门前迎接皇上。"索尼正气凛然地接着说:"只等罪恶彰著,叫他难逃法网!"福临一把抓住两位忠臣的手,激动得声音发抖:"王兄、索尼,你们是国家栋梁、大清忠臣啊!处事如此明决果断、缜密精细……"岳乐忙道:"不敢当此天奖!我们都是供差使走,听从调度,所有大事,都是皇太后细细安排,皇贵妃襄助计划的!""啊,额娘!……"他心头腾起一个滚热的浪头,差点儿滴下泪来。

  小半个时辰后,一队骑兵,三十多人,一色乾清门侍卫装束,出了沙河行宫,直奔向西的大路。他们跑得飞快,扬起的黄土弥漫四野,他们的身影全隐没在浓雾般的尘埃中了。

  大队人马,旌旗蔽日,行进在寥廓爽朗的秋光里,前前后后二里多长,保持着均匀的速度,向西北山地移动。最前面是开路的銮仪卫仪仗,旗幡扇伞如同一团彩霞,斧钺枪戟象是闪光的星月。随后是数十名穿着颜色鲜明的黄马褂的侍卫,他们后面,十位内大臣护卫着皇上的御辇——那是八旗骏马拉着的华丽的金顶辂。马踏着细碎的步子,车行得平稳而庄重。一些御前侍卫和太监捧着皇上的用品围在御辇四周,以备不时之需。再后面,是侍卫组成的豹尾枪班、弓箭班,从行的王公大臣、皇子、皇侄们就跟着侍卫的队伍。最后有五百精骑武装护卫。

  途中一切正常,御辇边的侍卫、太监,按时给皇上进茶点;太阳升上中天,地面气温升高时,也按规矩给皇上送进香薷散、乌梅汤等清凉饮料。

  两个时辰过去,浩浩荡荡的人马已进入崇祯陵墓的大门了。这里三面环山,南面平川,陵内建筑完工没几年,崭新的黄瓦红墙,与天寿山各处明陵相映,放眼远望,很是气派。

  只是路边新栽的松柏还不茂盛。跟着御辇的内大臣遏必隆和费扬古并马而行,看看陵上光秃秃的土山,再比比远处绿树葱茏的长陵、景陵、永陵、德陵,不免有些感慨。

  遏必隆忽然听到有"朴棱棱"鸟儿扑打翅膀的声音,很奇怪,连忙寻找来源:一只雪白的鸽子,正从御辇边一名侍卫手中飞出去,冲上蓝天。遏必隆大怒,催马上前,一把揪住放鸽子的侍卫,低声喝道:"放肆!你……"话未落音,又一只白鸽飞出去了,这一回竟是费扬古身边的一位内大臣放的。平日总是笑嘻嘻的费扬古顿时变了脸,对那内大臣喝斥道:"你疯了吗?惊了驾,不要脑袋啦?……"许多侍卫、内大臣侧脸、回头观看,放鸽子的二人并不在意,那内大臣还对大家说:"我不跟他嚷,我不跟他嚷!就要到头了,自见分晓!"大家全都莫名其妙,但在行进中,又在御驾前,不便多说。眼看仪仗已停,御辇又缓缓前行了一顿饭功夫,便过了碑亭,在稜恩门前停下了。

  门前早跪了黑压压一起接驾的王公大臣,他们是提前来此做准备的。随行的王公大臣也早早地下了马,加入接驾的行列。跪在最前面的是简亲王济度。

  刚才看见两只白鸽飞天,知道大功告成,济度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感谢苍天有眼,保佑了他,也就是保佑了大清江山永固,他的疑虑也随之消除。因为方才守陵军校前来禀告:西南门来了一队宫里侍卫,说是奉皇太后差遣,有急事要见皇上。什么急事?难道发现了他济度的图谋?这不可能!

  他命军校告诉他们皇上未到,不能进陵。现在大功已成,那位溺爱儿子、纵子胡行的皇太后,即使发现了,又有什么办法?又能拿我怎么样?他过于高兴,过于得意,连从行王公大臣中没有安亲王和索尼这样的重要情况也没注意。

  济度领着众人匍匐着,大声喊道:"给皇上请安!"声音虽不大整齐,却很宏亮,此起彼伏,山间荡漾着回声。但御辇的帘子毫无动静。王公大臣们惊异地互相交换着眼色。

  "给皇上请安!"第二次请安的声音更大,过了许久,仍不见皇上掀动辇帘。简亲王开始显得有些焦心了。他是最尊贵、最有威望的亲王,此刻,大家都望着他。他于是下了很大决心,邀了巽亲王和几位德高望众的议政大臣,诚惶诚恐地躬腰走近御辇,轻轻揭开了辇帘,心里"扑通"一跳,皇上坐在那里!济度眼前一黑,强自镇定,仔细再看,皇上一动不动,垂着头,身体侧向右面,右臂扭在身子后侧,姿态很不自然。巽亲王心惊胆战地伸出手摸摸皇上,试试鼻息,顿时脸色惨白,大叫道:"皇上驾崩了!""轰"的一声,人群中如炸了个闷雷,王公大臣惊呆片刻,顿时一片混乱,爬起身往御辇蜂拥而来,又是喊又是叫,不少人索性放声大哭,搅起了一团团尘土,满天飞扬。几百人都被这突然事变吓昏了!

  简亲王在混乱中显得格外清醒,他虎着脸,大声发号施令。要侍卫们围成里外三圈,护住御辇,防止有人冲撞皇上的遗体。跟着,他几个大步跨上稜恩门前石阶,振臂大喝:"站住!不要乱嚷!"他那沙哑的声音,如闷锣一样震人,一下子就把众人镇住了。大家一见简亲王站出来说话,顿觉有了主心骨,混乱局面很快平息下来,人人都望着济度,盼他赶快拿出主意。

  济度首先把护卫御辇的内大臣和侍卫、太监全部召到面前,厉声质问:"早上从行宫出发时候,皇上有病吗?"回答都说皇上好好的,也许犯困不多说话就是了。

  济度的声音更严厉了:"皇上驾崩,定是途中遇害!"遏必隆陡然从乱纷纷的思绪中解脱出来,指着那放鸽子的侍卫说:"禀王爷,他……"话未出口,放鸽子的内大臣抢先说道:"禀王爷,遏必隆和费扬古在途中放鸽子!"遏必隆和费扬古被这意想不到的倒打一耙惊呆了,竟张口结舌地说不上话。济度皱着浓眉,对他俩扫了一眼,故作惊讶地问:"什么放鸽子?怎么回事?"放鸽子的侍卫口里象吐珠子,话说得飞快:"他俩在快进陵门时放鸽子,定是在递送暗号!他们见我发现,就反咬一口!王爷明鉴!"遏必隆和费扬古,平日一个是老蔫一个是老好人,这时都一反常态,红头胀脑地暴跳如雷,厉声分辩。"住口!"济度一声断喝,止住他们,然后眼望御辇,冷笑道:"你们四个人里,总有两人使诈,一定与皇上驾崩有关联。来人,把他们四个就地关押候审!"四个人满脸冤屈、愤慨,被带走了。

  济度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象铁铸的雄狮,浓密的海参眉下,亮如电闪的目光依次扫过王公大臣、文武百官,然后严峻而沉重地说:"皇上驾崩,实出意外,是我大清的大不幸。

  眼下两件大事刻不容缓:一要为皇上发丧,二要立即拥立新君。皇上归天,皇子尚幼,太后年又衰迈,难掌国政,拥立大事必得慎重计议。好在今天朝廷王公重臣都在这里,我想应立即召议政王贝勒大臣会议,确立新君,回京再向太后禀告……"他胸有成竹地侃侃而谈,密切注意着听众的表情。见他们一个个俯首帖耳,一副唯命是从的驯顺样儿,心里很满意,于是又就继位新君的选择发挥了几句,强调"敬天法祖"四个大字。说到后来,他发现听众有些异常,前排几个人怎么象受了惊吓似地张大了嘴,脸都白了呢?为什么凡是抬头看他的大臣,刹那间就呆住了呢?不行,他得赶快收住话头:"……今日的祭奠只好停下,诸位在偏殿等候。议政王大臣……""为什么要停下?"一个极其耳熟的声音在济度侧后方很近的地方问,声音不高也不大,却象是平空一声惊雷,济度浑身一哆嗦,心脏紧紧缩作一团,几乎不敢却又不得不回过头来:福临笑吟吟地站在他身边,继续说:"朕是专程来祭祀崇祯皇帝的。"皇上穿着素罗袍服,头戴素色便冠,束得紧紧的玉带上悬着宝刀。他身后站着安亲王岳乐、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和鳌拜。只有从他们的辫发和马靴上的尘土可以看出,他们刚刚经过一段奔驰,衣服却都是新换的,干净瓶整,色泽鲜明。照例,护卫皇上的内大臣腰下都悬着宝剑。

  惊得几乎停止了呼吸的王公大臣们,顿时回过神来,眨眼工夫,全都跪倒阶前,欢呼"万岁!"这声音比平日热诚百倍,好半天没有停息。济度也随众跪倒了。

  福临的表情开朗到亲切的程度,继续大声说:"朕不过一时兴起,开个玩笑,找人作替身乘辇,朕领了侍卫郊原驰马,绕路到这里与众卿会合,不料出了这样的怪事。方才听简亲王各项处置,很是得体。日后,朕若猝然逝去,身后有简亲王这般理事妥贴,朕在黄泉,也可安心的了!哈哈哈哈!"他的笑很不是时候,不是味道。但今天的一切如在梦中,人人心中疑虑不安。皇上这么说,是真话还是反话,谁也捉摸不透。

  皇上显然已决定结束这场闹剧了:"护卫御辇的侍卫和内大臣中必有奸细,一律收监待审。方才简亲王处置遏必隆四人纷争很有道理,就请简亲王审理。苏克萨哈、鳌拜,你们随简亲王清查此事,回京审讯。去吧!"苏克萨哈和鳌拜走到简亲王面前跪施一礼,请王爷先行。

  济度无奈,向皇上一叩头,站起来挺身而去。随辇的侍卫、内大臣已被那些乾清门侍卫缴了刀看守在一旁,此时便一同被押走了。

  福临又朝巽亲王看了一眼,常阿岱面无人色,浑身战抖。

  福临没有理他,继续用亲切的声音说:"诸卿各自退去休息,午时三刻开始祭祀。"祭祀典礼很隆重,大清顺治皇帝亲自酹酒祭奠大明末代皇帝崇祯,同时遣派十二名学士分别祭祀长陵、定陵等十二陵,下令增加陵户,重加修葺,禁止樵采。

  福临当天夜晚回到行宫,走进寝殿,才猛地感到了极度的疲倦和软弱,头昏眼花,耳鸣腿软。他连忙扶住门框,免得摇摇晃晃,一侧身,跌坐在门边的椅子里,浑身象瘫了似的,再挪动一寸也不能了。然而,身体的软弱还在其次,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垮掉、在破碎。他颓丧已极,没有任何愿望,只想痛哭一场!……事情的内幕很快就公布了。罪魁祸首,是放鸽子的侍卫和内大臣。他们的同伙是山中盗贼。两人都被斩首,但却没有口供,刑部审问之前,他们竟都成了不能发声的哑叭。

  替皇上丧命的太监李忠,受到隆重祭祀,父母得了赏赐和诰封,唯一的兄弟也承恩进了学。遏必隆和费扬古都受到皇上的嘉奖。

  事情仿佛就这样过去了。

  不久,追论已故的三亲王——巽亲王满达海、端重亲王博洛、敬谨亲王尼堪十年前的罪名,削去巽亲王、端重亲王的王爵,将他们承袭王位的儿子常阿岱、齐克新降为贝勒。但巽亲王是礼亲王代善的一支后代,是世袭罔替的铁帽子王。皇上谕命,亲王王爵由杰书承袭,从此便是康亲王了。

  简亲王济度,一月后便告病辞朝,回府休养。又过了些时候,便报病故。有人私下传说他是自杀的,但谁也没有确证。不过济度死后封赠及赐祭等礼节,都不合亲王身份,而且袭爵的诏令迟迟不发,后来竟没了下文。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七章 五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乾隆皇帝 第六卷 秋声紫苑 2明朝那些事儿1:洪武大帝作者:当年明月 3三国志 4康熙大帝 第四卷 乱起萧墙 5乾隆皇帝作者:二月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