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六章 一

第六章 一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一 ——

  窗户纸上有个铜钱大的小洞,冬日明丽的阳光透过它照进屋里,投射下一个扩大了四五倍的圆圆的日影。望着日影从炕头移向炕角,从炕角爬上东墙;望着它由亮黄变得金黄,由金黄染上淡红,梦姑坐立不安,越来越害怕,心头掠过一阵又一阵寒颤:她的丈夫就要回来了!

  东厢房里一片喧闹娇笑,多半是在斗牌;西厢房里哭声夹着骂声,一定又在吵架。她们不理睬梦姑这位"正宫",梦姑更不敢招惹这些"妃嫔"。

  春天里,白衣道人师徒亮明了身份,和乔柏年认亲结盟,共图大事。借哥哥的光,梦姑过了几天安生日子,朱慈炤不再动手打她。可是哥哥五月份到京城赴顺天乡试,梦姑立刻又陷入苦境。朱慈炤故态复萌就不必说了,连那些住在东西厢房的女人们也合伙欺负她。家庭里的事从来如此: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梦姑既拿不出正房的虎威和派头镇住她们,她们当然就要称王称霸,反过来镇住她,谁叫她那么温顺良善、软弱可欺呢?除了原先环秀观的小道姑还讲点儿昔日情分,其他女人,哪一天不甩给梦姑没完没了的叱骂、嘲讽、讥笑呢?

  哥哥走后,朱慈炤就不准乔氏进后院,却许可容姑不时来和姐姐作伴儿。容姑才十二岁,不懂事,当姐姐的什么也不敢对她讲。但那天梦姑擦身的时候,容姑突然闯进来,一眼就看到姐姐胳膊、大腿、胸背乃至肚皮、乳头上一块块怕人的红紫伤瘢,小姑娘吓得尖叫一声,扭头要跑,梦姑慌忙喊住她:"小妹!"容姑愣愣神,扑过来抱住姐姐伤痕遍体的身子痛哭失声,边哭边骂,骂姐夫不是人。梦姑心惊胆怕,从此不敢让妹妹再进后院。这一点点亲情也断绝了,说梦姑身处活地狱,真不为过。重重折磨,她还哪得活泼来?

  哥哥,你到哪里去了?眼看腊尽年残,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圆圆的日影映在东墙,红得深了几分,又向上移了半寸。

  梦姑死死盯着日影,心底的寒颤向全身扩散。三天前,朱慈炤随白衣道人出门,说是今天日落前回来。这三天,梦姑象在做梦,梦到自己回到幼时,在过年。这三天,也象小时候的年节那样,过得飞快。她又将被拖回那个漆黑的、布满毒针尖刺的深坑,日影每移动一分,她就被拖近一步……日影的边沿模糊了,却更加红,红得象血,象梦姑伤口沁出的血珠……梦姑恐怖地瞪大眼睛,浑身哆嗦:难道不是这可恶的日影在拖她,把她重新扔进可怕的深渊吗?……梦姑突然跃起,扑向躺柜,从柜底下掏出小铁锤和一把钉子,跳上炕,对准日影的中心,把钉子拚命砸进去,砸进去!"咚咚咚咚"!她急促地砸,砸进一排长钉,她要把日影钉死在墙上,让它不再移动!让那可怕的时刻不会到来!……不,她办不到,日影又移上去了!……梦姑愤怒地扔下钉锤,冲到窗前,"嗤"的一声,撕下一块衣襟,贴住那个窗纸洞,双手死死地把它捂住!她不要再看见那块移动的血斑,她受不了这无情的折磨!……"嘎——吱——"堂屋的门轻轻响了,梦姑一惊,衣襟块掉到炕上,她缩住身子细听:有人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走向她这东屋。须知朱慈炤从来是要所有女人都在院门内跪接的。

  这是谁呢?梦姑疑惑着下了炕。

  门帘悄悄掀开,站在那儿的正是他,梦姑的丈夫、这里一大群人的"主上"、三太子朱慈炤。不过,平日的骄横、高贵、刻毒、阴森,此时都不见了。他疲惫得就象要垮架子的茅棚,摇摇晃晃,虚胖的面颊和眼角一起垂落下来,脸色白得吓人,丧魂失魄地望着梦姑,又象什么也没看见。

  梦姑不敢看他,只顾忙碌着:放炕桌、上什锦攒盒酒菜、烫酒、品茶,然后低头出屋,去叫东西厢的"妃嫔"来陪酒侍候——每天的规矩如此。不料朱慈炤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不!不!——别去叫她们!全都靠不住,靠不住哇!——"梦姑倒退几步,刚倚在炕沿站定,朱慈炤猛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她脚边,紧紧抱住她的腿,声声哀叫:"你别离开我!别旗下我一个人!求求你,求求你啦!……我完了!全都完了!……"朱慈炤放声大哭,拿脑袋一下下地撞着地,撞得"嘣嘣"响。

  梦姑吓得心头怦怦乱跳,在惯常的恐惧和厌憎中,竟生出一丝怜悯。她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只怯生生地扯扯朱慈炤的衣袖,小声说:"爷起来。坐。"朱慈炤此刻象个挨打受气的小孩,擦鼻涕,抹眼泪,挨在炕桌边又抽泣了一会儿,竟然向他从不放在眼里的梦姑,滔滔不绝地诉说起来:三天前,他和白衣道人一同去都山。都山里有一支号称五千人马的绿林豪强,响应永历南明,愿受招抚,骑兵抗清,恢复汉家江山。朱慈颐仍以假阳曲郡王的身份,前去封官颁樱此行是他第一次公然以王爷身份露面,所以异常兴奋,大有重见天日、不可一世之概。但是,进山一看,人马不足八百,尽是骑马锈刀;所谓的豪杰,一个个匪气十足,令人惧怕。头一天,首领对他们还十分客气,盛宴款待,再三解释说,因为鞑子朝廷出了垦荒免赋的政令,把四千人马给勾引跑了,剩下的人马虽少,却都是精兵强将,大有可为。第二天,王爷封官颁印,豪杰们声口就不大好了。得到铜英木印和委官札付的"义士"们虽也叩谢皇恩,却又不住地提起赏赐和军饷这两件要命的事。朱慈炤随带的那一点金银珠宝,直如杯水车薪,哪里济得事,徒惹豪杰讥笑。首领们面色不善,对朱慈炤和白衣道人顿时冷下去,当晚将他二人安置在山寨背后的小独院,连服侍的下人都不派给。第三天清晨,朱慈炤和白衣道人急于挽回局面,早早起身,刚刚转过山坡就惊呆了:山寨已空,不见一马一卒,寨门栅栏焚烧尽净,昨夜见到的都山大营已成荒山废墟。两人不知虚实,赶忙逃离。

  出山后,道听途说,才知道都山的八百人马已受朝廷招安。这些豪杰们没有绑他俩去请功,就算是对大明朝廷了不起的忠心和怀念了!……说到后来,朱慈炤已是声嘶力竭,上岂不接下气:"阳城山那路兵马去年就受了招安……林山有千把人,也在今春散尽……只有都山这一支,人强马壮、声势最大,历来寄予厚望的,却又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啊,我靠什么恢复祖业?

  还有登龙位的一天吗?……完了!全完了!……"他全身无力地伏倒在炕桌上,碰翻了几只酒杯。一只小银杯滚落地下,"叮噹"一声,清亮好听。

  "啊,酒!……"朱慈炤抬身,惨惨地一笑,"喝酒!喝酒!……"他嚷着,攫过酒壶,抓起酒杯,自斟自饮,斟一杯喝一杯,好象这不是酒而是水,片刻间灌下去了十几杯。他的脸红上来,眼睛也斜了,仰着脖子口齿不清地吟道:"万事——不如——杯在手,人生几见——月当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知道吗?这是我伯父……弘光的诗,说得多透彻?……他到底坐了两年天下,皇帝的福,他可是都享尽了!……我呢?……我呢?……"

  梦姑脸色都白了,想要乘机退下,因为往常朱慈炤一吟出这两句诗、一提到弘光帝,马上就要动手打她、骂她、折磨她、作践她。

  "不准走!"朱慈炤大喝一声,血红的眼睛闪出兽性的残忍,盯住梦姑,梦姑哆嗦着缩向墙角。"你也想溜?……你也想丢开我,去受招安?……我饶不了你!"他逼近梦姑,先朝他刚才抱着痛哭的梦姑的腿猛踢两脚,梦姑膝盖一痠,跪倒了。他又揪住梦姑的前襟,左右开弓,"噼噼啪啪"地抽了十多个耳光。梦姑的两颊登时肿起来。朱慈炤歪扭着脸刻毒地笑道:"你只有这样胖胖的,才有点儿美人儿味道!"半醉的朱慈炤力大无穷,拎起瘦弱的梦姑扔上炕,随即便如饿狼一般扑上去。梦姑痛苦得浑身的脉络都在缩紧、在痉挛,血液似乎也凝固了,欲哭无泪,欲呼无声,恨不得一死了之……一番强暴过去,缠绕着朱慈炤的恐惧和绝望丝毫未减。他原要听这女人惨叫,听她哀告,那样,他会感到自己是强者,是豪壮而且高贵的征服者,便能求得心理上的些许满足,获得精神的暂时平衡。可是这个女人,外表美得叫人眼红,内里却是一坨冰疙瘩!不管他怎样肆虐,她只是一声不响,冷冷忍受,没有任何反应,简直是不理睬他,或许就没有把他当成人?……可他朱慈炤,是龙子龙孙,是太子!要不是这可恶的世道,这些该杀的人们,他早就登九五之尊,是天下第一人了!……看着躺在炕角一动不动的梦姑,朱慈炤照例又迸发了暴怒,跳上炕去,对着梦姑踢、打、拧,口里恨恨地骂着:"你是死人吗?你怎么不死!你这冰女人!冰女人!冰女人!……"梦姑咬紧牙关,闭紧了眼,任随他打。她心中只有一个愿望:死吧!打死我,我就好了……"姐姐!姐姐!"容姑的清脆嗓音突然在院里响了,欢天喜地,故意大声嚷着:"你猜猜,谁回来啦?"朱慈炤住了手,眼里掠过一道兴奋的亮光,又歪扭着脸笑了笑,要下炕。梦姑看到他的笑,心里一寒,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跃而起,猛然拖住朱慈炤的腿,咬牙说:"你不能……她还是个小孩子!……"朱慈炤俯首一声冷笑,刻毒中带着得意:"哼,你这下动心了?"随即一脚蹬开梦姑,喊道:"小妹,屋里来!"梦姑不顾一切地喊:"小妹,你别……"朱慈炤一记重拳打向她面门,把后面的话打掉了。

  门帘一掀,容姑蹦跳着进屋,朱慈炤从门边蹿出,一把将她拦腰抱住,按在炕沿,撕扯她的衣服。容姑吓得又哭又骂,又踢又打。梦姑忍着浑身疼痛,冲过来拉拽丈夫,解救妹妹。但朱慈炤不管不顾,眼睛血红,额上青筋暴跳,疯了似地大喊大叫:"我伯父弘光,一晚上能弄死两个幼女,我就不如他?……啊!"他尖嚎起来,因为容姑在他手上狠咬了一口。

  "住手!"几乎同时,一声大吼震动了屋梁,一只大手抓住朱慈炤的后领,把他拎起来,狠狠摔进椅子里。

  "哥哥!"梦姑和容姑异口同声地大叫,容姑立刻扑到铁塔般的哥哥身边,放声大哭。

  "你!"乔柏年虎目圆睁,瞪着朱慈炤,拉风箱似的大口喘气,愤怒使他的神色很可怕。朱慈炤吓得缩成一团,直哆嗦。但君臣之礼终于使乔柏年硬压住火气,他怎么敢以臣犯君?他紧皱眉头,躬身一拜,说:"主上,乔柏年回来了。"朱慈炤也很快摆出自己的身份,大模大样、摊手摊脚地向椅背一躺,拉长了声音:"哦——是你呀,刚回来?好些日子不见了。"乔柏年怒目一闪,旋又忍住:"主上,为人处事,不可逾分。"朱慈炤扬扬眉毛:"并无逾分啊?姐妹共事一君,乃千古佳话!"乔柏年猛一抬头,浓眉下目光灼灼,颜面涨得紫红:"她才十二岁,还是个孩子!"朱慈炤仰头一笑:"这,你就不明白了。我们祖上就讲究选幼女进宫侍候,叫作采阴补阳。哪一年不选个二三百!专要八岁到十二岁的。说起来,容姑还嫌大了呢!……"乔柏年满腔怒火,真想往朱慈炤那无耻的得意笑脸上狠狠搧两个耳光!前明的大好江山,不就是因为一代代皇帝荒淫无耻、昏庸腐败而断送了吗!……他拚命克制住自己,拉着容姑,掀开门帘,大喝一声:"走!"出门那一刻,容姑回头,悲切切地哭叫着:"姐姐!——"乔柏年匆匆跨出环秀观大门时,月亮已升起来了。他心急火燎:必须立刻找到白衣道人,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刚才他怒冲冲地来到观里,是为了找白衣道人论理。朱慈炤不成器,欺人太甚,白衣道人这位"帝师"若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乔柏年宁可不当国戚,也要另投别门!再说,他刚从南方回来,许多大事也得跟这个牛鼻子老道商议。不料白衣道人不在观中。观主袁道姑忧心忡忡地告诉他:今天下午,白衣道人师徒才从都山封官颁印回村。老道回到观里,一句不提都山,只是不停地喝酒,先要袁道姑陪饮,袁道姑量窄喝不了几杯;又叫褚衣仆同饮,褚衣仆被他灌醉了;然后拽来守观门的瘸子,他又觉得喝不尽兴,干脆身背大酒葫芦、手持酒杯出观去了。袁道姑怕他出事,也跟出观门,见他在路上遇到人就拉住人家陪他喝,实在不成体统,便上前劝了两句,竟招来他一通大骂。袁道姑无奈,只好回观。白衣道人已不知荡到哪里去了。

  看这情形,莫非都山出了事?都山这支人马,是乔柏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笼络过来的,命根子一般,他怎么能不着急!可是到哪里去找白衣道人?乔柏年停步四顾,月光如水,映着斑斑雪光分外冷清,万籁俱寂,哪有人影人声?

  远远山旗下,忽有人在呼叫:一阵长啸,一曲狂歌,清夜遥闻,格外清晰。乔柏年循声奔到近前,果然是白衣道人!

  他坐在一方大青石上,醉得东倒西歪,衣衫不整,发髻蓬乱,举着酒葫芦正在喝酒。

  "先生,快别喝了!"乔柏年上去要夺酒葫芦,白衣道人把他推开。好大的力气!乔柏年十分惊讶,不由得细细打量他。他仿佛不认得乔柏年,甚至不注意眼前有人,咕嘟咕嘟喝下两大口后,抹嘴大笑,笑罢高歌,歌罢狂叫,叫到后来,竟汪汪汪汪地学起狗吠,吠声不绝,声调越来越高,嗓子越叫越嘶哑,高不上去了,忽然跌落下来,呜呜咽咽地恸哭。

  乔柏年连忙推他:"先生,你怎么醉成这个样子!……我是乔柏年,刚从南边回来!"白衣道人流着泪笑道:"不醉!我一点不醉!柏年老弟,我认得你,来,陪我再喝三杯!……"乔柏年道:"还说不醉,怎的学狗叫!"白衣道人摇头晃脑:"告诉你,我就是醉死,心里也不糊涂。至于学狗叫,每每酒足,常自为之,不肯为人道而已!其中缘故,说来伤心。多年来,我从不肯露本相,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可说呢?……我要对你讲讲心里话,我憋得慌,憋得慌啊!"他抓住胸口,凄凉地一笑,笑得乔柏年心酸难忍,劝慰道:"先生有话尽管说,我乔柏年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老道忧伤地摇摇头,暗淡无光的眼睛仰望着明月,呆呆地半天不作声。乔柏年小声提醒:"先生,你要说什么?""是了,我要说说……"他一下子象老了十岁,佝偻了腰,龙钟之态可掬,慢慢地说下去:"当年鞑子南下,攻破郡城,我身为郡守,慨然赴死,义不容辞,便率妻妾及大小家人昭告天地,北面拜君,尔后从容就缢。我妻有孕在身,悬于梁而胎堕,家有一犬竟守之不去,邻家之犬争欲啖胎,吾犬则奋而斗杀之,先后啮死四犬,而吾犬之力竭亦死……举家男女二十六人,偕堕胎及吾犬均亡,唯我以绳断昏绝于地而独活……每念及此,心痛如绞,借醉而为犬吠,无非凭吊之意……苍天!我若不能驱杀满虏,成就光复,何颜对室中就义之二十六人?……"白衣道人满脸泪水,一口气噎住,说不下去了。

  乔柏年连忙为他揉胸捶背,切齿道:"满虏入关,灭我社稷,杀我人民,占我地土,淫我妻女,亡国之痛念念在心,所谓人神共愤是也!先生不必这般惨苦,驱夷蛮、图恢复,正需我辈奋发!"白衣道人仰天浩叹:"无望啊!大势已去,气数将荆与其偷生,何如一死,追寻我家二十六位义民!……"他掩面痛哭。

  乔柏年心下一沉:"你说什么?难道都山……"白衣道人摇头道:"一夜楚歌,吹散八千子弟兵;一纸垦荒免赋政令,也吹散了都山的四千人马!……"他详细说起都山、林山、阳城山三处兵马逃散降清的经过。乔柏年听得手脚冰凉,背上直冒寒气,猛地一捶青石,大叫道:"这不能!我不信!"

  白衣道人用无神的眼睛看看乔柏年,惨然道:"不信,那就随你了……记得十年前,鞑子初进中原,江西总兵金声桓反,大同总兵姜瓖反,那才叫一呼百应,旬日间所在尽叛!其时不仅有故明皇室为号召,有李闯、张献忠人马处处抗清,还有因圈地、逃人、薙发诸令逼迫而不堪为奴、相率成盗的无数流民,正是天下大乱,杀人如麻的时候,应了三百年一大劫啊!……可惜这时机已一去不复返,不复返了!……"月下的白衣道人,毫无醉意,狂态尽收,冷静下来,但一派颓丧、绝望,象一条垂死的白鱼软弱地躺卧在大青石上,往日的从容自信、深不可测的智睿、令人生畏的劲气,此时全都消失了。乔柏年忍不住问道:"难道先生你……"白衣道人仿佛没听到,自顾自说下去:"要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乃事物常态;大杀大乱大劫之后,人心思定,也是常理。十年以来,鞑子朝廷看准此理,剿抚并用,渐次平定各方,又革除明季三饷,蠲赋免役,禁圈地、宽逃人法、奖励开荒,重用故明旧臣,开科取士,严禁科场弊端,种种举措,无不顺乎民心,你我还能有什么作为?……"

  乔柏年却不是轻易压得垮的,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大丈夫气概:"先生不必灰心!我永历朝、国姓爷俱是兵多将广、势力雄厚。我此次乡试落榜后,去了南京,找到了永历朝廷的人。有皇上的勤王谕旨,要各路义军在鞑子攻进云贵时起兵策应。听说国姓爷第一个接了旨!只要各处勤王大兵一齐动手,未必不能重开局面!……""作梦啊!"白衣道人冷冷一笑,"永历朝若真有大势头,也不必诏令各路勤王了!都山、林山、阳城山兵马如此,其他各处可想而知。至于郑成功,说实话,老夫从不深信,安知他没有自立之心?……如今你我兵微力薄,已然进退失据了!唉!……"乔柏年解开襟怀,拿出一大摞绢质和纸质的札付,上面有委任总兵、副将、参将等职务字样及永历年号、红印;又拿出几颗寸径的木英铜英银印和一面大黄旗,说:"先生请看,这都是朝廷新颁下的,正好请贤聚兵,以为号召……"白衣道人拿起那颗银印在手中掂了掂,说:"只有这颗还值得几两银子,那些全都无用!废物!"他一举手,把乔柏年捧出的印和札付全都挥到地下。

  "你!"乔柏年真弄不清这老道是醉是醒。听他说平天下大势、自身遭遇,清晰明白;可看他表情行为,又时时象个醉汉。他俯身去拾印时,老道两句话说得他也丧了气:"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眼下只凭忠义二字……哼,无赏无银,谁肯卖命?"沉默良久。乔柏年突然抢过酒葫芦连喝了几大口,一擦虬须,说:"主上身边无宝么?"白衣道人思忖片刻,静静地说:"若想就此洗手不干,自然可以拿去折卖养家;如若还不死心,则奇货可居,分毫不能动!""啊?"乔柏年大为惊讶:"难道三太子有假?"白衣道人苦笑:"何必问他真假,要的不过是朱三太子这块招牌!""既然如此,"乔柏年提高声音恨恨地说:"这人大不成器,不堪为君!"白衣道人平淡地:"何止此人!他们朱家子孙,哪一个不是骄暴昏庸、不堪为君!但凡有几个如鞑子朝廷小皇帝也罢,天下哪会弄到眼下这般地步!""你?……"乔柏年瞪大了眼睛。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何必再瞒你。我乃崇祯壬子进士,身历崇祯、弘光、隆武、永历四朝,眼见各朝无事不败坏,无处不糜烂,真正是救无可救,气数已尽了!……""那么,你并非以复明为志了?"乔柏年尖锐地逼问一句。

  "怎么说呢?我也姓朱,但并非皇族。俗话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又道,乱世出英雄。郑成功能自立,我就不能自立?……唉,这都是早先的念头,如今壮志已随流水去,日后隐居山林,诗酒了此残生吧!……"白衣道人又露出醉态,嘻嘻笑着,伸手搂住了乔柏年的肩膀。然而道人的这番话,却如石破惊天,震撼了乔柏年!他心头如雷鸣电闪,刹那间转过无数念头,生出无限感慨,仿佛从湍急狭窄的小溪流突然跳进气势雄伟、波涛壮阔的大河大江,胸襟豁然开朗。他眼里燃烧起一团烈火,明亮灼人,伸手拍拍白衣道人,说:"先生一席话,令我茅塞顿开!先生既肯开诚布公,柏年决不相负!虽然时事维艰,大丈夫岂能忍辱偷生!你我同舟共济,总能成就一番事业!""你,还有出路?"白衣道人眯着布满血丝的眼看着乔柏年。

  "当初我联络各地义士,除都山这三处之外,还有几处小股人马。我想约定新正举事。只要谋划得当,便能出奇兵速进速退,攻破县城,那钱粮库不就是我们的?有了钱粮还愁没人?""哦?"白衣道人的眼睛猛的一亮,又聚合成鹰鸷那般锐利的光芒。他不再说什么,却蓦地挺直了腰,跳下青石,俯身把他挥到地上的印和札付仔细收捡归拢。乔柏年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这些废物还可助你我一臂之力呢!"白衣道人哈哈地笑了,不带醉意、不含悲怆、没有狂态,是这个寒冬月下夜话以来的第一次。乔柏年暗自嗟叹:"此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如老林巨泽,令人目眩心迷、莫测高深,总也揣摩不透啊!……"但他明白,他们必须合作。于是他正视白衣道人,口气认真严肃地说:"有件事,请先生玉成。""只要鄙人能办到。""给我梦姑妹子一纸休书!""哦,这个嘛……新正举事之后吧!""好,说定了。"几天之后,马兰村来了十多个外路人,骑着马,后面跟着骡子,骡驮子里满满当当不知都装的什么。他们一个个身强力壮,很是神气。惹人注目的是他们身上还背了弓箭,腰下悬了宝刀。有人说是一队富商,路过马兰村,看望相知乔柏年;有的说是京师大户腊月出猎,借乔柏年家宽敞的院子歇脚;更有人悄悄猜测,是山里的"大王",来寻他们的眼线。

  一时间马兰村里议论纷纷,不过谁也不敢在外面说出不中听的话。乔柏年钱大气粗,老道人道法高明,谁敢去触霉头?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六章 一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康熙大帝 第四卷 乱起萧墙 2乾隆皇帝 第四卷 天步艰难 3明朝那些事儿7:大结局作者:当年明月 4大江大河作者:阿耐 5大秦帝国 第四部 阳谋春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