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五章 五

第五章 五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五 ——

  顺治十四年年底到顺治十五年年初,宫里头大大小小的事纷乱如麻,搅得人心惶惶,过了今天不知明天又要出什么娄子。

  十二月二十五日,皇太后从南苑回宫。

  十二月二十八日,为皇太后病愈,皇上命拨下帑银八万两,一半赏赐八旗兵丁,一半赈济京畿贫民。

  十二月二十九日,因皇太后大病初愈、皇贵妃劳累过度而病倒,皇上下令取消了辞岁迎新的乾清宫家宴和慈宁宫宴等许多内廷庆祝。这样,一年中最热闹红火的除夕、元旦,宫里却是冷冷清清,人人心头都有一种说不清的凄凉,并隐隐地觉得不安。心里最为忐忑的,要算皇后博尔济吉特氏了。因为她生性忠厚,比别人更多了一层自谴自责。

  初三日,皇后和淑惠妃姐儿俩去逛后花园。淑惠妃那张利落的小嘴,吧嗒吧嗒地一个劲儿劝慰着心神不定的姐姐:"姐,你这是干吗?自找不痛快!太后不是什么话也没说咱们吗?咱们去请罪,我看她满面春风,和颜悦色的,喜人得很!

  后来,又赐给各宫好些南苑的猎物,待咱们不是更好了吗?我早说了,咱们一硬气,太后倒会回心转意,你瞧,这不就应了?""唉!"皇后心事重重地叹息道:"总归是太后病重,咱们没尽子妇之道,心下总归觉着说不过去……"她摇摇头,垂下了眼帘。

  脚下是用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嵌就的有精巧花纹的石径,扫得非常干净。石径两边的花坛里,曾经在春三月里招得蜂狂蝶舞的艳丽无比的牡丹、芍药、玫瑰,此时花叶凋残,只剩下枯枝干茎在寒风中瑟缩;高大的乔木叶落殆尽,密密的枝桠伸向阴沉的天空。惟有松柏树依然苍翠,给冷落的御花园增添了几分肃穆。路边,树下,侍从的宫女太监悄悄站着,大气也不敢出,就象那些石坛石盆里的木变石、海参石一样。

  冷清的空气,寂静的园林,只回响着这两个高贵女人的花盆鞋底敲打在石径上的清脆声音,和她们那风吹竹林似的低吟絮语:"说不过去,请过罪也就是了嘛,还要怎么样?"淑惠妃笑着,帮姐姐扯好披风的貂帽。

  "……皇贵妃病了,也该去承乾宫看看……"皇后低语道。

  "啊?你还要去看她?"淑惠妃瞪圆了眼睛:"要不是她,你会落得眼下这个样儿?""唉,她是为侍候太后累病的啊!……""那叫活该!她就爱做这种事,讨得太后和皇上欢心,真是争宠有术、固宠有方,古今后妃难得有她这种狐媚子!"淑惠妃对董鄂妃的恶感达于极点,一说到她,话就非常尖刻,充满了鄙夷。

  皇后无可奈何地摇头说:"你呀,进宫这么久了,后妃之德竟没有多少长进。妒忌,是犯七出之条的,身为后妃就更……"淑惠妃在姐儿俩单独相对时,总是毫无顾忌地摆出小妹的娇憨态的。她双手捂住耳朵,跺着脚说:"我不听,我不听!

  这全是南蛮子那一套,咱们祖先没这一说!"皇后忧心忡忡地停了脚步,无端地看看自己笼着的银灰鼠皮暖手笼套,小声说:"皇上打南苑回宫以后,坤宁宫一次也没来过……他……他召过你吗?……"淑惠妃脸儿红了红,跟着用冷冰冰的声调,板着脸说:"没有!一回也没有!这样无情无义的男人,不稀罕!""小妹!"皇后制止地喊了一声,脸也红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想,为了咱们失于问候的过错,皇上一定很生气,会不会把咱们……""不会不会!太后都没有怎么样,他敢吗?他就愿意人家说他是有道明君。废了一个皇后,他已招来了失德的名声!皇后又不是宫妃,更不是宫女,关乎国家体面的事儿……"淑惠妃侃侃而谈,头头是道,那副义正词严的样子,倒给了皇后不少安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打断了姐妹俩的知心话儿。坤宁宫首领太监满头是汗,气喘吁吁地跑来了,表情十分紧张,姐妹俩立刻意识到又出了大事。他一头跪倒在皇后面前,半天说不出话。

  "什么事?"皇后恢复了她的端庄平静,淑惠妃也恭敬地后退两步,静静站在皇后的侧后方,象个又贤惠又淑静的宫妃。

  "禀皇后,今日万岁爷发了两道谕旨,头一道说托上天爱顾,皇太后重病痊愈,是天下万民之福,所以要大赦天下,除十恶不赦外,其他罪犯都要减等赦免……"皇后庄重地点点头,说:"皇上纯孝仁厚,大赦天下,万民景仰。"她等了一下,想听听首领太监报告第二道谕旨,见他只管低着头不作声,不得不又问了一句:"还有呢?"首领太监连连以头碰地,口吃吃地说:"求主子饶恕奴才……奴才实在……实在不敢说……"皇后觉得心口猛烈跳动,极力克制地说:"讲吧!""万岁爷谕旨责备主子……说皇太后圣体违和,皇上还三次到上帝坛宫祷祀,而主子竟无一语奉询,亦未遣使问候,大违孝道,所以……自正月初三起,停中宫笺表……""啊!"淑惠妃惊呼一声,用手捂住了嘴。皇后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低头禀奏的首领太监继续艰难地说下去:"万岁爷还谕令:下诸王贝勒及议政大臣会议……处置办法……"中宫笺表,是皇后特权的象征。皇后在三大节——万寿、元旦、冬至时,或在特殊喜庆日,或有特别请求,可以使用皇后之宝,直接向皇上进笺表致贺或提出要求,皇上是不能拒绝的。停了中宫笺表,等于取消了皇后的权威,而又下诸王贝勒大臣会议处置办法,下一步不就是要废皇后了吗?

  皇后抬起手,扶住自己的头,一阵晕眩、恶心,她有点站立不稳。淑惠妃尖叫一声,扑过来跪在姐姐脚前:"姐姐!

  不,娘娘!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是我出的坏主意!……我去找皇上请罪,让他处罚我吧!……"她先是呜咽着断断续续地自我谴责,继而喉头梗塞得岂不成声,最后索性放声大哭,弄得皇后在扶她站起来时,也泪流满面了。

  停中宫笺表的消息,如晴天霹雳,震动了六宫;又象一团乌云,迅速地遮蔽了天空,使本来就显得威严、肃静的大内,气氛更加紧张、冷酷。人们惶惶不安,不知道下一步会出现什么局面。有些乖巧的主位和宫人,不免要看风使舵。于是,往承乾宫探望皇贵妃的人,突然增多了。

  董鄂妃刚从南苑回宫病倒时,除了永寿宫的汉妃石氏、庶妃董鄂氏和一两位无名贵人之外,没有人踏进承乾门;而现在,日精门之东的东一长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都是去向皇贵妃请安的。其中不但有庶妃穆克图氏、乌苏氏、巴氏、那拉氏以及众多的贵人、常在、答应,还有博尔济吉特氏的格格端妃和恭妃。在那天夜分初定时刻,静妃居然也悄悄地来探望了董鄂妃。只是由于董鄂妃劳累过度、心力交瘁,太医要她安心静养,所以来请安的人也只是上前肃一肃,问问安好便退出了。

  福临则是每日必来,或是看着她吃药,或是陪着她用膳,有时候便坐在皇贵妃的床沿上,两人小声说笑着,谈天道地,一同消磨冬日的黄昏。如果董鄂妃已经睡着,福临就轻手轻脚地看看门前小火炉上为她熬的参汤和药剂,再到床前撩开帐子,看看她的被子是否掖紧,气色是否好转,随后便在床前轻轻坐下,静静地一坐就是半个时辰,有时竟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只有从他嘴角不时闪过的笑意,能觉察出他不过是陷入甜蜜的回忆。承乾宫一位老太监,是明宫留下来的旧人,他惊叹不已地对同伴们说:"真没见过这样的多情天子!要不说人家关外人生性淳厚其实呢!"承乾宫里,不论是同住的贵人、答应,还是一般的宫女、太监,对女主人都是真心爱戴感激的。董鄂妃待下宽厚仁爱。

  她自己穿戴住用并不奢华,却经常拿她的例银赏赐下人,帮助下人度过难关。皇太后和皇上赐给的克食,她从不忘记分给同住的姐妹;因了她的推荐,一年多来,皇上有数的几次除皇贵妃以外的召幸,竟遍及了承乾宫的几位贵人、答应,这是何等的荣幸和恩惠啊!她们怎么能不全心向着皇贵妃呢?况且她一向又那样和蔼可亲,从无严词厉色,不摆高人一头的架子。

  这次董鄂妃病倒,整个承乾宫似乎都病了。大家说话声也小了,脚步动作也轻了。开始几天,见她又瘦又衰弱,象是病得不轻,承乾宫里上上下下饭量都减少了。这几天眼见她有了起色,众人才有了笑容。皇上停止中宫进笺的谕旨,他们都知道了。但承乾宫的人仿佛事先约好了似的,对此既不表示惊异,也不表示愤怒或高兴,淡然处之,好象与他们无关。只在偶然的机会或场合,两个承乾宫的人互相交换一道目光、一个会心的微笑时,才会流露出她们内心的得意和痛快,以及同时产生的志在必得的情绪。

  这个重要消息,却没人告诉皇贵妃。福临是不愿意告诉她,其他人大概怕她过分高兴、有碍病体而不敢告诉她。

  这天清早,皇贵妃起床了。侍女们都很高兴,欢笑声异于平日。她们服侍她梳洗完毕,搀扶她坐在炕上的软毡靠座上,她的贴身侍女蓉妞儿连忙用莲瓣贴金圆盘托上三只带耳的青瓷小碗,一碗参汤、一碗莲子粥、一碗奶茶。按规矩,董鄂妃先喝了参汤,又喝了奶茶,然后捏着小银匙慢慢搅着莲子粥,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味。

  "主子这些日子吃东西都没有今儿香甜。"蓉妞儿高兴地说。

  董鄂妃莞尔一笑,说:"真格的,我今儿觉着好多了……蓉妞儿,这两天我瞧你们挺高兴?""主子病好了,奴才们心里都快活。""不是这个。我冷眼儿瞧,你们象有什么好事儿瞒着我。"蓉妞儿把脑袋一摆,笑道:"主子的心就灵到了十二分不成?谁也没敢在主子跟前透一丝儿风呀!""别这么鬼头鬼脑的了!你们能眉听目语,我就不能心生九窍?快说!别招骂!"董鄂妃嘴里威胁着,脸上笑着。

  蓉妞儿眨眨眼,凑近主子,小声说:"娘娘还不知道呢,昨儿个皇上下诏,停了中宫笺表啦!""什么?"董鄂妃吃了一惊,病后苍白的脸上骤然泛出一丝红晕:"真的?""奴才怎么敢对主子说假话!"蓉妞儿满面得意,晃着脑袋笑道:"这会子,坤宁宫里不定怎么个乱糟糟哩!"董鄂妃的笑容渐渐收敛,红晕渐渐消失,一双水凌凌的灵活的黑眼珠忽而瞅着蓉妞儿,忽而转向窗外,很不安宁。蓉妞儿发现她神色异样,不解地说:"娘娘你这是……奴才们这几日可都为这个快活死了!……"董鄂妃心神不定地瞟了蓉妞儿一眼,蓉妞儿错把这当成了鼓励,要害话儿直截了当地便冒了出来:"这不明摆着吗?娘娘眼下就要进位皇后啦!……"这话太尖锐、太赤裸裸了,仿佛捅到董鄂妃的心肝肺叶上,她浑身猛的一哆嗦,脸儿顿时涨得血红,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不是靠两道密密的、颤动的睫毛用力锁住,说话就会滚下来。过了好半天,她才控制住自己,深深叹了口气,蹙着眉头说:"该死!你看你都胡说了些个什么!"蓉妞儿摸不着头脑,赶紧跪下。

  "蓉妞儿,你到我身边有些日子了,我有亏待你的地方吗?"蓉妞儿大惊,连忙叩头,急急惶惶地说:"主子待奴才恩重如山!奴才一年内死了爷爷又死了爹,靠了主子恩典,才体体面面地办了事。奴才粉身碎骨也忘不了……""别提那个。就看在咱们主仆一场的分儿上,你实实在在地对我说,皇上停了中宫笺表,宫里头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说好的多,还是说不好的多?""这……那一条藤儿的蒙古格格儿,总是人多势众……""再有,要是当真皇上又废了中宫,你说宫里头赞成的多还是不赞成的多?还有议政王大臣和满朝文武呢?还有天下的万民百姓呢?连废两个国母,能算有道明君吗?""……"蓉妞儿瞪着眼睛,什么也答不上来了。

  董鄂妃摆摆手说:"去吧。"蓉妞儿退下后,她便用手支着两腮,撑在小小的炕桌上,沉思起来。她外表平静,如同一尊玉雕观音,而心里却翻腾着暴雨狂风,久久不能平息。她想的比她说的要多得多。

  蓉妞儿在院里刚喊了一声:"万岁爷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到董鄂妃耳边。她太熟悉他的脚步了,立刻下了炕,边走边整鬓角,拉扯衣裳,要出寝宫迎接。可是福临已经进来,在门边握住了她的双手:"哦,你已经起身了,果真见好了!"他象孩子那样真心地欢笑着,松开手,略略后退两步说:"让我好好看看你,气色如何?"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笑道:"真所谓淡雅如仙,清露晓风中一枝梨花!"董鄂妃"卟哧"笑了:"陛下错爱,妾妃有幸。愿来生化为百花之精,有百种变化,长侍君侧。不然昨天是梅花,今天又要做梨花,不知何时又要当荷花……"福临也想起上次比乌云珠为"一枝春雪冻梅花,满身香雾簇朝霞"的故事,哈哈地笑了。

  福临无心,乌云珠有意,看来是随意的谈笑,被乌云珠渐渐引到关于《三国演义》的话题上来了。福临对此很有兴趣,说:"有人把《三国演义》列为六大才子书之一,倒也有点眼光。只看青梅煮酒论英雄一节,何等神采,何种笔力!太宗皇帝令人将此书译成满文,还命百官将士通读,大有深意啊!""正是哩!"乌云珠连忙接上话茬儿:"曹孟德虽被骂为汉贼、奸雄,但此人却真是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对吗?"福临一口接过来,二人用的都是书中原话,不觉相视而笑。福临兴致勃勃地说:"朕最赏识曹孟德处,在烧乌巢劫粮草大败袁绍之后。

  他从袁绍抛落的文牍中,拿到他的部下通袁的大宗书信,谋士们都说这是清除内奸的好机会,他却说,当初袁绍兵多将广、势力浩大,不要说我手下的人,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能否保住头颅,又何必苛求他人呢?他下令将书信烧掉,不予追究。无此心胸,如何能成就英雄大业!""陛下说的是。妾妃也以为曹操目光远大,最能审时度势,极有自知之明。""哦?"福临笑着,和乌云珠同坐在南墙大炕上,隔着炕桌相对饮茶:"何以见得,学生愿闻其详。"这句话用的是昆曲的小生口白,很有韵味,招得乌云珠嫣然一笑。她说:"三国鼎立,魏势最强。江东孙权派人往洛阳进贺表,请曹操即帝位为天子。曹操看了劝进表笑道:是儿欲踞吾著炉火上邪!

  辞而不受,终生就当了个魏王……"

  福临目光一闪,凝视着乌云珠,短短一刹那的对视,他就明白了:"你都知道了?""是,陛下。皇后为人善良仁厚,说不上有失德之处。""不。朕以孝治天下,皇后有违孝道,无可原谅!""陛下责备皇后,自有道理,但皇后是皇太后的嫡亲侄孙和嫡亲外孙啊,太后病重,皇后哪里会不关切?妾妃揣度,皇后必是焦虑忧念过甚,反而一时思虑不周,失于询问。皇太后训诫她几句,已经足够了,皇上你却……"福临望着乌云珠,目光里既有惊异,又有疑惑,还有深切的敬意和爱怜。他竟一时说不出话了。

  "陛下一向英明,但此举……妾妃实在为陛下担心。""哦?"乌云珠坚决地说:"天下初定,主少国疑。陛下为万民之主,德高则万民敬仰,社稷安定;失德则人心背离,江山难固。天下人民不只满洲,汉民南士尤其看重君德君行。陛下一身系天下安危,凡有举动都应格外谨慎。废后已是不德,岂能一而再?况且,两位皇后都是博尔济吉特家格格,陛下就不思虑蒙古四十九旗的人心?……"福临站起身,烦躁地在炕前快步踱了几个来回,站住,紧皱黑眉,望着窗外,说:"此人着实无才,难主六宫……"他猛地回头,盯住乌云珠:"你总不该不明白,我是为了什么……"乌云珠不等他说出,已跪在他脚下,频频叩头:"陛下如果突然废了皇后,妾妃决不敢再活在世上!务求陛下体谅皇后的本心。要是陛下还肯开恩,让妾妃留在世间侍奉陛下,就求陛下万万不可废皇后!"福临惊讶万分,倒抽了一口凉气。侍奉在侧的太监、宫女们,都惊得目瞪口呆,连出气的声音都给压低了。

  福临终于长叹一声:"咳!历代多少宫闱惨变,莫不起于夺嫡。象你这样的,真还没见过呢,可以上得无双谱了……"乌云珠身子一软,双手抱住了福临的双腿,象个小女孩一样把面颊也贴了上去,声音哆嗦着说:"只要陛下江山永固、社稷安定,满、蒙、汉万民一体太平,妾妃愿以侧妃了此终身……"福临连忙把乌云珠扶起,抚摸着她瘦瘦的双肩,充满爱怜的目光在她美丽、消瘦的脸上来回流连,用感动得发抖的声音说:"朕的贤妃…………朕的爱妃……只是太委屈你了!如此心胸,如此眼光,如此才德,如此容貌……"他说不下去了。

  乌云珠何尝不觉得委屈!她扑倒在福临怀中,用力把脸偎进他宽阔的胸膛,听到他胸腔里心脏的搏动,想到自己的境遇、自己的命运,顿时泪如雨下。但这是无声的饮泣,那苦楚是钻心的、难忍的,又得拚命压制住,她不觉从头到脚都剧烈地颤抖了。

  福临对乌云珠的异常反应害怕了,连忙轻轻拍着她的背,一再地小声问着:"怎么啦?这是怎么啦?不要这样哭啊!……"

  乌云珠终于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用极低的只有福临能听到的声音说:"妾妃也怕……被放在炉火上……烧烤啊!……"停止中宫进笺的诏令传到景仁宫,恰如雪上加霜,上上下下的人心都凉透了。

  那天早晨,东五所的嬷嬷就来禀告,说是三阿哥夜里发病,浑身滚烫,已经昏睡过去。平时不言不语、总皱着眉头的康妃也有些发急,忙不迭地跑去查看,傍晚回来时已是一脸乌云。两个说话声大了些的宫女,立刻被她竖着眉毛骂了一顿,还叫太监拉了出去,一人掌嘴二十。于是,景仁宫的人都知道大事不好,三阿哥必定病势不轻。这岂不是要命的事!自打董鄂妃进宫,这里的人就把希望寄托在三阿哥身上,要是三阿哥有个好歹,康妃娘娘还有什么想头?景仁宫的人还有什么奔头?

  在掌灯时分,两个消息同时传进:皇上停了中宫进笺;太医确诊三阿哥是出花,皇上立命把他迁出宫去。

  康妃当时便眼前一黑,昏厥过去了。陪伴康妃的谨贵人和几位常在赶忙上前搀扶,掐捏人中帮助顺气。她们自己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出于愤怒,也一个个颤抖不已。

  天花,对满洲人来说,是最可怕的疾玻在关外时,他们就对之畏惧万分。当年大军多次南侵,入关抢掠,但凡遇着天花流行区,他们都早早改道绕行,有时干脆退兵。定都燕京后,几次天花流行,夺去了许多皇室贵族的生命。说来也怪,这病在满洲人身上特别凶险,十有八九难以活命。每年天花流行季节,皇上都要远驻南苑,甚至跑到长城外的草原上去"避痘"。顺治初年因此立了法令:"凡民间出痘者,即令驱逐城外四十里。"结果,不但天花患者,连偶然发热或生疥癣等疮害的人,也一概驱逐。遇到这种情况,北京城里一起喧嚣纷扰,病人、家属,一串一串地被逼离家出城,流离失所,冻饿交加,哭声震天,死于途中的不在少数。更有一些贫家的弱儿稚女,因父母无力移居城外照料食宿,便被抛在道边,任平生死。这成了清初京师的一大弊政。只是在南城御史赵开心上书摄政王,提出比较切实可行的处理办法后,这道法令的扰民程度才缓解下来。

  但这并不能减轻满洲人对天花的畏惧心理。所以,三阿哥染了天花,皇上居然把他驱逐出宫,对康妃、对景仁宫的人们,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其程度不下于停止中宫笺表所引起的反应。

  这一夜,出于各种心理,景仁宫的人都没睡好。谨贵人屋里过了半夜才熄灯,康妃寝宫里则通宵明亮。

  次日清晨,谨贵人和三位常在按常礼向康妃请安。康妃和往常一样,静静答了礼,便要她们各归住处。三位常在走了,谨贵人留下了。康妃看看她,没有作声。侍女送上奶茶,康妃做个手势要谨贵人坐下喝茶。谨贵人谢过坐下,两人相对无言,默默地端着银碟银盏,不时呷两口,吹吹热气。气氛非常沉闷,憋得人喘不过起来。

  谨贵人偷眼看看康妃:天!一夜之间,她怎么换了这么一副冰霜面孔?平日显得深沉含蓄的黑眼睛,完全失去了生气,变得呆滞死板;由于一夜未眠,脸色蜡黄,眼圈乌青,象是苍老了十岁……康妃从眼角瞟了谨贵人两眼,皱了皱眉头:谨贵人额窄颚方的带几分男子气的面孔,此刻竟是红红的,表情紧张又兴奋;低压在细眼上的刚硬的黑眉在微微颤动;她还不住地眨眼,似乎想要掩住眸子里跳动着的不安定的光点。康妃心里很不受用:这会儿你起什么劲儿!

  两盏奶茶都喝下去了,康妃还没有说话的意思。谨贵人实在忍不住了,说道:"娘娘,不去打听一下三阿哥给搬到哪儿去了?"康妃冷冷一笑:"爱搬哪儿搬哪儿,关我什么事!""娘娘!……"谨贵人吃惊地喊道。

  "这孩子是他爱新觉罗家的血脉,他们不心疼,我心疼什么?""娘娘,要是你再不照应三阿哥,那可就更……"康妃哈哈地笑了,笑得人毛骨悚然。她说:"就得我们娘儿俩一起死了才干净,才称了他们的心!我……"她突然咬牙切齿地说:"就是死也要死在他们后头,看看谁熬过谁!

  她口气中刻骨的怨毒,使谨贵人骤然兴奋,猛地站起来说:"娘娘,你不能这么着!……昨儿夜里,我得着祖宗启示了!""什么?"康妃皱着眉头直看着她。

  "真的!是真的呀!……昨儿一听见那些倒霉的信儿,我心里那个气呀!难道我们博尔济吉特氏要败给那个南蛮子女人?难道祖宗千辛万苦开创的基业,要传给那个蛮子女人的儿子?……我想着、想着,后来不知怎么的,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只听耳边有人喊:’快醒醒,接驾!’慌得我登时跪倒在地,哎呀,太祖皇帝和太宗皇帝站在我面前,就跟圣容图像一模一样,威严魁梧,当下我只有叩头的分儿。太祖皇帝开口说话了,那声音就跟午门上的铜钟一样亮,他说:’朕一生南征北战,打下江山,不容外人抢夺!’太宗皇帝接着说:’子孙若不敬天法祖,朕在九泉之下也不安宁!你既是朕家儿媳,一定要为宗社、为爱新觉罗氏挺身而出!’我于是再三叩头,向二圣奏道:’儿臣领命,万死不辞!’太祖皇帝便捋髯笑道:’果然如此,朕向佛爷求情,赐你生生世世降于富贵之家!’我才要谢恩,掼了一跤,就醒了。"康妃早听呆了,直瞪着眼,带着敬畏小声问:"真的?太祖、太宗皇帝托梦给你了?""我的娘娘,你是谁,我是谁呀!我怎么敢对祖宗不恭?

  难道不怕天雷轰?"

  "那,你……"康妃盯了一眼谨贵人。

  谨贵人眼里放射出狂热的光芒,浑身是劲地攥着双拳说:"我哪怕粉身碎骨,万死不辞!"她仿佛又回到大草原,骑着骏马,发疯似地纵横驰骋。她眉毛高扬,胸脯挺直,一股压抑不住的热情从她全身向外喷涌,使她此刻显得又美丽、又可怕,紧紧地吸住了康妃的目光。康妃心里犹豫,尽量把口气放冷些:"事已如此,你就是领了先帝圣命,又有什么法子?"谨贵人急忙向康妃跪下,叩了个头,说,"我思谋半夜,已想出了一个好法子,心里正自不安,就有二圣来托梦。这是先帝指点,必得要这么办!"康妃没有搭腔,谨贵人急得眼都红了,说:"娘娘请放宽心,天塌下来,我一人担当,决不连累别人!"康妃从眼角向四周看了看,谨贵人立刻大声说:"娘娘,前日穿那双鞋花样新鲜受看,能不能赐我多看两眼?"康妃站起身说:"进里屋来瞧吧!"她俩一同进寝宫里间去了。

  一顿饭工夫,两人再走出来时,各自神态大变。康妃一反平日的沉静和刚才的阴冷,变得心慌意乱、举止失措,她下意识地旗下一朵唐花——花坞新送来的玫瑰,高高地擎着,一只手无缘无故地把花瓣一片片扯下来,细长的手指在不住地颤抖。她咬着嘴唇,视而不见地望着花瓣,好象决心不再开口。

  谨贵人的狂热劲似乎已经过去,变得冷静沉着,象是一位女谋士,在向康妃小声地陈说利害:"我的娘娘,水火哪能相容?用蛮子的话说,得要破釜沉舟!不然对不起祖宗,更对不起后人!"康妃的声音颤抖得听不真了:"这……于心不忍啊!""可这是先帝的旨意啊!"谨贵人急了:"我不修今生修来世!我宁可近支宗派继位,也不能让他当太子!……"两人忽然都噤住了。因为从北边,隔着高高的宫墙,传来一阵行云流水般优美动听的古筝乐声,丁丁冬冬,无比清越,好似玉石相击,又如泉滴深潭。但这一声声又都象重锤,锤锤击在两人的心上。乐曲间,她们甚至隐隐听到,还夹杂有清脆甜美的笑声。啊,是她!——隔一道北墙,那边就是承乾宫!

  康妃打了个冷颤,脸都扭歪了。她痛苦地闭上眼睛,静默片刻,再睁眼时,脸上又挂满了冰霜。她用力扔掉手中那朵凋残的玫瑰,走出寝宫,站在台阶上,呆着脸吩咐道:"传辇,禀告皇太后、皇后,我要出宫去看望三阿哥!"宫里的规矩,皇子出痘,只有生母可以探视。康妃只领了几名随侍宫女往西华门外福佑寺看望皇三子,这是无可非议的。

  但是,两三天后,活活泼泼、粉妆玉琢的四阿哥,竟也浑身发热,染上了天花。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五章 五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江东去作者:阿耐 2明朝那些事儿5:帝国飘摇作者:当年明月 3大秦帝国 第四部 阳谋春秋 4康熙大帝 第一卷 夺宫 5三国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