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四章 二

第四章 二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二 ——

  三伏日洗象,是京师一年一度的佳景盛会。洗象的地点,在宣武门的响水闸。每年到了这一天,达官贵人、文人学士、市井商民乃至优倡隶卒,无不前往观赏,聚集两岸往往达数万人。有钱的主儿自有他们的好办法,出大价钱租赁响水闸两旁的房屋。由于争相抢租,租金越抬越高,一天竟达二十两银子。有的房主更聪明,在临河一面设座,一座租钱两三千文。不少房主因此发笔小财,转而做起买卖,开起了小店。

  乔柏年租到了这么一个座位,不慌不忙,吃过早饭,慢慢由虎坊桥的住所向北漫步。

  乔柏年怎么敢进京师呢?

  乔柏年和白衣道人彼此亮明身分以后,决定合为一家共同应付越来越艰难的局面。在此之前,他们各自进行的那些秘密联络、准备起事,都没有成功。寻访的贤士们表现冷淡,不愿就"辅佐故主"的高位;平日接触的百姓村民,则对十多年的动乱大有切肤之痛,只求温饱太平,不肯"从龙"。况且新朝蠲三饷免赋役、奖垦荒等项新政,比前朝留给百姓的活路要宽一些。老百姓可不象读书人,讲什么殉故主、念前朝。

  为此,乔柏年和白衣道人兵分两路:白衣道人师徒三人和袁道姑,着力于联络招抚各地义士,特别是那些占山为王的绿林豪杰;乔柏年原本领有永历帝的旨意,要打进新朝充当坐探和内应。要混进朝廷的中枢,除了需要大量的银钱之外,还必须有一个正途出身。银子,南明的供给绰绰有余;要挣个出身,乔柏年这位贡生之子,自然要走科举这条路。今年是顺天乡试的丁酉年。乔柏年已在县、府花钱买了一名拔贡,过了端午便大摇大摆地进了京师。他要凭自己的有贝之财和无贝之"才",去敲开宦途的大门。

  "冷在三九,热在三伏",乔柏年走到宣武门时,已经大汗淋漓。他抬头一望,叫苦不迭。响水闸周围,早已车轿成山,万头攒动,喧嚣嘈杂,几无插针之隙了。他仗自己力大气壮,在人群中挤来推去,竭力想靠近他租了座位的临河小楼,谈何容易!他象置身于海潮中,一会儿被人流挤到南面街口,一会儿又被更大的力量推向西边护城河桥头。他大口大口地喘气,热汗横流,不由得想起古书上"嘘声成云,落汗如雨"的典故。

  宣武门里传出的一片金鼓、大铜角和画角的悠长的呜咽,盖过了嘈杂得令人头昏的喧闹。"来啦!""来啦!"人群更加兴奋,也更加拥挤。乔柏年急了,使出蛮劲,一双胳膊抱在胸前,竖起两个生铁铸成似的厚肩膀,左冲右撞,向前夺路而去。

  "乔、乔大哥!"一声高喊,止住了乔柏年的脚步。

  "你,你不是同春吗?"由于同春是乔柏年回故乡见到的第一个人,也因为同春和梦姑的一段婚姻纠葛,乔柏年对他印象很深,一见面就认出来了。他一把抓住同春的手,热情地摇晃着:"两年多不见,又长大了,象个小伙子啦!……也在京师啊?做什么呢?……"他乡遇故知真是一种奇妙的感情。同春刹那间忘记了旧日的怨恨,兴奋地摇晃着对方的手,高兴地嚷:"什么时候来京师的?村里乡亲们都好吗?……"三伏的炎热、拥挤的闹哄哄的人群,使他通红的脸上流着一道道汗水,明亮的眸子闪着热诚的光彩。

  乔柏年快活地说:"乡亲们都好。我母亲身子骨不如过去,总是上了岁数。容姑可长大了,她们常念叨你的好处呢,当年圈地那会儿……"同春的眼睛暗淡了,笑容在消失,脸上肌肉隐隐抽搐,紧握的手也松开了。这时人群又在骚动,几股强大的人流一齐拥往护城河桥头,喊叫声震耳欲聋。原来,大象出城了!乔柏年和柳同春之间猛然挤进一大股人流,隔开了他们,他俩身不由己地被巨大的力量卷向相反的方向。乔柏年挥手大喊:"你住在哪儿?"同春挥手回答着什么,但人们被那些大得如同小山丘的象弄得如痴如醉,狂喊乱叫,乔柏年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哪能听见同春的回答?

  乔柏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进了小楼,出示楼主人开给他的条子,被领到临窗的一张椅子上就座。乔柏年用力擦汗,并向窗外观看。只见护城河边象是突然凸起一道灰色的巨堤,二十四只大象齐刷刷地排列在那儿。鼓声阵阵,似急雨、如闷雷、若海涛,两岸数万名嘈杂喧闹的观众刹那间一平静寂下来:哦,大象动了!迈开沉重的石柱般的粗腿,走动了!它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护城河,仿佛苍山颓倒入水也似的,眼看河水涨上了岸边,岸边的人们哄笑着、惊叫着向后躲闪。炎热的天气、清凉的护城河水必定使这些南国巨兽很开心,方入水中,便快乐地游动,一如矫捷的蛟龙,笨态全无。它们不时扬起巨大的头,扇动两片蒲扇似的耳朵,长长的鼻子舒卷自如,吸足了水往身上喷洒,满意地用细细的声音长吟着。二十四头大象,背上都坐着一个象奴,赤膊短裤,随着大象入水的深浅,他们也时时浸没水中。一只淘气的小象入水那么深,象奴有时在水面上只露出一个发髻。

  乔柏年不禁感叹:"果是奇观!三千钱花得不枉!"背后有人轻轻一笑:"洗象奇观不只在象,也还在人。"口吻里多少带点嘲弄,却不使人难堪。乔柏年回头,看见一位俊书生肯手立在他椅后,面带笑容,悠哉游哉。

  楼窗边座位是三千文一客,已经客满;座位边拥挤着许多站客,都是楼上茶座的买主,二千文一位,既能看洗象,又少花一千文,不过此时无座而已。所以二千文座比三千文座还难得。乔柏年不是京师人,哪里懂得这些诀窍。京师人却能由此断定,乔柏年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老财。

  "人?有什么奇观?"乔柏年不解地问。那书生笑而不答,只对河岸扬了扬头。"嗬!"乔柏年惊叫道:"这么多人!"洗象这段护城河两岸的绿槐树下,密密麻麻尽是人,从水边直到堤岸高处,看不到一点黄土的地面,连槐树上也爬满了人,有些树枝都给压弯了,颤颤悠悠,很是惊险。

  背后又传来书生悠闲的声调:"人道是两岸头脸如鳞次贝编,尊兄以为如何?"乔柏年觉得他在问自己,连忙回头友好地笑笑:"我看,更象向日葵黄熟之日的那个葵盘!"书生放声笑道:"比得当,比得当!妙极了!"大象浴不多时,岸上鸣金,锣声嘡嘡,象奴们依令吆喝着用棍子赶打,令大象起身出水。它们不情愿地拱起肥厚的背,进三步退两步地慢慢上岸。淡灰色的身体因着了水,变得黧黑了。岸边的人群给它们让开一条路,自然又引起一番拥挤叫喊。

  "这么快就洗完了?"乔柏年有些失望。

  "不能久,"俊书生和蔼地解释:"一久它们便要相雌雄,相雌雄就要发狂,乱跑乱踏,岸上诸君将血染尘沙了。"鼓声咚咚,长号呜呜。大象列队,在銮仪卫的彩旗导引下,迈着落地如石的使地皮发颤的步子,消失在宣武门那古老而高大的城门洞里。响水闸附近的几万名看客又是一番喧闹拥挤,终于渐渐散去。护城河的水恢复了平静,凉气从岸槐的绿荫中缓缓透出,沁入临河的楼窗。租赁座位的客人们,经过这半天的兴奋、流汗、叫喊,都有些累了。伙计们按照惯例送上茶水和点心。

  乔柏年桌上是头等点心:一笼水晶小包,一碟鸡茸虾仁酥饺,一盘两面黄的芝麻小烧饼,一大碟明盛斋酱牛肉。乔柏年邀请俊书生来自己桌上用茶点,他也不过分推辞,很大方地移座相就。

  乔柏年爽快地笑道:"真所谓一见如故!在下乔柏年,永平府拔贡,应顺天乡试来到京师。""在下姓张单名汉,祖籍嘉兴,国子监生。"两人拱手,彼此道了失敬,方举盏推让间,旁边桌上爆发一阵大笑,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那一桌五六个人,都是儒生装束,围着茶桌正说得热闹:"……许巨源,你们还记得吗?几年前写《南渡记》骂陈名夏、龚鼎孳变节的那位,今年乡试,他竟也列名与考!""这有什么奇怪!真才子里除了徐元文、熊赐履等十数人,应试者不在少数。在下有诗一首,正咏此事:圣朝特旨试贤良,一队夷、齐下首阳。家里安排新雀帽,腹中打点旧文章。

  当年深自惭周粟,今日翻思吃国粮。非是一朝忽改节,西山薇蕨已精光!""哈哈哈哈!"人们笑得东倒西歪。乔柏年与张汉对视着微微一笑,都不说什么。一位老年儒生抚须叹道:"笑什么呢?

  人各有志嘛!

  "不错!确是人各有志。"另一湖色衣袍的儒生笑着:"有诸客围坐饮酒,各言其志。或欲生财进宝,或欲为广陵刺史,或欲乘鸾升天。一客闻而笑曰:我愿兼而有之,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笑声中,一位颔下无须的少俊立起,作手势要众人肃静,然后摇头摆脑地讲起另一个故事:"昔日一人下了地狱,应投生人间,因向转轮王道:’要我为人,必须依我心愿方肯去。’阎王问何心愿?此人曰:’父是尚书子状元,绕家千顷五石田。

  鱼池花果般般有,美妾娇妻个个贤。充栋金珠并米谷,盈箱罗绮及银钱。身居一品王侯位,安享荣华寿百年。’阎王道:’有这样的好处我自去了,还等到你?’"又一阵笑声哄然而起,整个楼上的茶客都被这几个人有趣的笑谈吸引了。

  柳同春匆匆忙忙上得楼来,一眼见到张汉,又抱怨又急切地说:"大爷,你叫我好找!上茶楼也说一声啊!……""同春!"乔柏年惊奇地站起身:"这位张相公是你主人?"柳回春一回脸看到乔柏年,先是惊讶地一笑,后来脸红了红,没有那么热情了:"是。你认识我家大爷?""同春!"张汉也惊奇地说:"你认识这位乔先生?""是。我们是同乡。"同春老老实实地回答,转而一想,不由得惊奇地问:"怎么,二位大爷也相熟吗?"乔柏年哈哈大笑,道:"真是无巧不成书啊!"张汉也笑着说:"这就叫有缘千里来相会!"两人心里高兴,拘束少了,喝茶吃点心,说些轻松的笑话。乔柏年初来京师,需要有依托;张汉为了生计和前程,正要寻找来京应试的财主;同春站在张汉身后,也有他的想头:要是他们俩交得好了,便能间接听到梦姑的消息了……满脸是笑的张汉忽然一愣,夹着水晶小包往嘴里送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微微把头偏向那些闲谈的儒生,对乔柏年使了个眼色。原来他们谈起了最使人关心的本科顺天乡试:"……学使遴选八府之秀,有四千余名;而合天下之拔贡、岁贡、官生、民监,又有一千七百余名。今年举人名额只有二百零六人,我看多数将为贡生所得!""这却为何?"好几个人同声问。

  "君不见贡生者,乃四海九州拔尤而进之者,不是父兄为高官,就是家内称豪富;不是交结缙绅以博高名,就是挟诗文、结坛社以相恐吓。人人自以为高魁探囊可取,折桂唾手而得,实则哪一个不去通关节,探路径?生员焉能与之匹敌!""正是正是!今年北闱出头怕是极难。一个个考官不是贪财受贿,就是结纳权贵。仅同考官李振邺一人,就不知卖出几多名额了,哪里还有公道可言!""唉!新朝会试已经五科,科场之弊愈演愈烈,孤傲才高之人岂不永无出头之日了?新朝当政者竟不闻不问!""这还不明白?分管科举事务的主考官、同考官哪一个不是汉员?满大人中谁个识得四书五经?关外人直爽憨厚,恐怕什么叫通关节还不明白哩。如李振邺这班少年科举名进士,哪里把不通文墨的满大人放在眼里!……"乔柏年轻声问张汉:"老弟,这位李振邺是何许人?"这一问,正搔着张汉心头的痒处,他舒心地吁了一口长气,得意地笑了:"若问别人,我或许略识一二;若说振邺夫子,再无人比我知之更深的了!"看他那神气,仿佛儒生议论的李振邺不是在贿卖作弊,竟是在完成什么丰功伟业。自明末流传至今的多年习俗,不是都把那些精通关节路径的人视为干才而恬不为怪吗?

  乔柏年不相信地耸耸眉毛:"怎么,足下与同考官相熟?""正是。"张汉心里如三伏天喝了口冰水一样舒坦。

  "啊,失敬失敬!……多半有亲戚之谊?"乔柏年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与在下兼为师友,还沾点儿亲,故为通家之好。""哦,难得难得!"乔柏年转脸问同春:"想必你也见过这位李大人了?"见同春点头,他暗暗高兴,想不到自己运气这么好,他奉承着张汉说:"老弟好福气,这样的师、友、亲,几世修来的啊!这一科老弟是必中无疑了!"乔柏年笑着,轻轻地拍拍张汉的肩膀。张汉陶醉地微闭双眼,用尖尖的手指抚摸他秀气的面颊,笑而不答。乔拍年凑近去悄声说:"老弟能拉兄弟一把吗?"张汉饧着笑眼、含着醉意说:"这也不难。看你肯不肯出手了……"乔柏年笑着轻轻问:"当真?"张汉回答的声音更轻:"信不信在你……"他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连同春也听不见了。两人凑得更近,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频繁。

  "张爷,你在这儿!找得我好苦!"一个短打扮的中年男子进门就嚷:"你家娘子请你立即回家,说有要紧事呢!"张汉起身,亲热地捏着乔柏年的手说:"难得今日相遇。"乔柏年笑道:"但愿一言为定。""你这么着急?""大丈夫一言既出,骑马难追!"张汉笑得更加有味道了,"好吧,就依老兄,明日下午佑圣观再会。""一言为定,先欢宴,后过付。望老弟玉趾早临。"两人相对一揖,心里都充满愉快的憧憬,各得其所地告别了。只是乔柏年有几分纳闷:那个来请张汉的中年男人,为什么望着张汉的背影儿笑?笑容里分明带着掩饰不住的诡谲和幸灾乐祸。

  小巷深处,一座只有三间正房、一列西厢房的小院,掩隐在一棵浓密的大槐树下。小小的门首也被两株柳树笼罩在绿丝绦般的柳条中。已不能辨出原色的双扇门上,镌刻着不知何年题上去的套话——"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或许它曾是小商人的住宅,眼下却是张汉的"府邸"。

  院门紧闭,浓荫遍地。由于槐、柳交盖,这小院虽处闹市,却清凉幽静,别有洞天。窗帘静静地垂着,房门纹丝不动地关着,知了拖着悠长的调子,不厌其烦地聒噪着。

  知了突然停了声息,因为窗帘后面透出一个女人压低了嗓子、撒娇耍赖的声音:"主子要是真心爱我,这点事有什么不好答应?不为他,也得为我呀!……"说话的是张汉新娶的夫人,小名叫粉儿。此时,她只带了一张银链挂颈的血红肚兜,一双雪白的胳臂勾着李振邺的脖子,揉搓得这位风流进士、本科的钦点同考官魂飞魄消,浑身骨头都象散了架。

  这是怎么回事?

  当初张汉结交李振邺,就是料到天子爱少俊,此人早晚要分校秋闱,所以呈身援附,为自己的科第开一条门路。李振邺见张汉交游甚广,也想借以招摇,结识各方面的"善主",能于秋闱中大抓一把。二人顿成莫逆之交。张汉贫穷,便寄住在李振邺寓所。一对挚友形影不离,日夕相傍,食宿俱共,十分亲密。

  粉儿原是南城一妓,李振邺赎出为妾,已相随两年有余。

  今春李振邺接到夫人家信,说端午节便要来京安家。李振邺素有河东之惧,便想出让粉儿,但是未得旗人。一日偶尔与张汉闲话,说:"你客中无聊,何不觅一妙妾以自遣?"张汉苦笑道:"除非哪夜一跤跌到金窖里!"李振邺慨然道:"我家眷将来京师,有一妾可以相赠。房屋床帐什物,一切需用由我办理。"张汉欢喜无限,连连叩谢,以为当世豪杰也难与李振邺相比。粉儿见过张汉,别的不说,一张俊脸就很使她中意。就这样,张汉又做了新郎。

  新房及里面的床帐被褥,一切物件,是粉儿随身带来张汉身边的,尽是李家旧物。李振邺岂不是厌旧之人,夫人来京也阻不住他对张汉小院的关心。很快,粉儿就成了具有双重身分的人:夕则张氏新妇,昼为李家外室。李夫人当然被蒙在鼓里。张汉呢?

  三天之前,李振邺来看粉儿。粉儿趁着过去的丈夫情热之际,娇滴滴地抱怨说:"主子不念旧情,何必又来亲近!真是可怜我,就该选一个富家儿郎了我终身。偏偏随了这么个儿穷鬼酸鬼,难道叫我终年喝西北风?"李振邺连忙抚慰:"别着急,我已筹划多时了。念你多年侍候,颇有情义,必令你稳坐暖炕,煤炭饽饽终岁无缺!我近日将人帘分校。你可悄悄对你那新郎说,教他寻觅好主,每主六千,使用加二,我得整数,你家得使用。倘能觅得三人,你家不就可坐得三千金了吗?你又何需忧虑!"粉儿大喜,当晚就告诉了张汉。张汉高兴得狂喊乱叫,一会儿对着粉儿跪拜,一会儿搂着粉儿乱咬,粉儿又是娇笑,又是尖叫,好不容易才把他推开。他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对粉儿说:"与其为人谋,何如自为谋。还不如就把关节卖给我,我以半价相赏,另一半算他惠赐。那样,丈夫我中举,你将做夫人,又何羡于区区三千金?你应以此计相告,他总不会驳你的面子!"今天,李振邺又来这处别院,粉儿撒娇耍赖,就是要李振邺答应张汉那进一步的打算。

  李振邺攒着眉头说:"好不容易点了房考官,哪一个不趁此机会多弄点儿?给张汉有什么好处!他一无财帛,二非权贵,三也算不得真名士。眼下嘱托之人极多,而数额有限,恐怕……""可是你上回说的,让我们寻三个好主,你得一万八,我们得三千六。就算我们不要那加二的使用,每主再多要他千儿八百的,你也吃不了几个银子亏!"粉儿扳着指头给李振邺算,果然相差不大。李振邺倒无言以对了。

  粉儿见李振邺有了活动的意思,更加来了劲儿,身子扭得象条水蛇,边哭边说:"这点儿小忙都不肯帮,早知道你不把粉儿放心上!还在这儿做什么?快回你家太太身边卖好去吧!"她翻身扯出床边李振邺的衣服,一件一件扔到床头的木几上:"快穿上!快去呀!……我好命苦啊!呜……我去求见太太,向她告了罪,就去死!有什么活头啊!……"李振邺软了:"有话好商量,你这又是怎么啦?……我看你呀,小心眼儿里全装的张汉,一口一个我们叫得多亲热!……"

  粉儿捏着小拳头,使劲往李振邺胸膛上擂。李振邺笑道:"你就象那个齐女一样:东家子富而丑,西家子美而贫,两家都来提亲,齐女却说两家都嫁,但食于东邻而宿于西邻。

  你不就是这样的水性人儿吗?……"

  李振邺原想用这个笑话逗粉儿,粉儿愣了半晌,伤心地真哭了,泪珠儿一串串地抛落下来,抽抽噎噎地说:"这怪我吗?谁叫你娶我作小婆子?……谁叫你把我让给这个穷酸!……"

  李振邺连忙搂住她:"好了好了,依你,全依你!……"粉儿慢慢止住哭泣,扭头对李振邺"扑哧"一笑,象只猫儿似地团起身子,滚进他的怀中。李振邺笑道:"还有一件事,你去对张汉说:我入闱期间,他那书童小同春须要借给我。难得有这般灵秀的使唤小厮。"粉儿瞪他一眼:"你老毛病又发作了!"李振邺连连否认:"不要胡说!棘闱森严,哪容儿戏!……再说,你个粉儿我都应付不过来,还顾得上别人?"粉儿"哼"了一声,说不清是什么意思,懒得再搭腔了。

  张汉回到家门口,满心狐疑地站定了:院里房中一平静悄悄。他犹豫片刻,伸出右手,轻轻地竖起尖尖的食指和中指,小心翼翼地戳在门上试着推了推,里面闩着!他咬咬嘴唇,有点不知所措。

  同春看了一眼说:"门没锁,新奶奶在家,我来敲门。""慢着!"张汉连忙抬胳膊挡祝一瞬间,他的脸上飞起一片红晕,直红到耳朵根。他不敢拿眼睛看同春,害怕透露真情。刹那间羞耻淹没了他,任何一个男子汉都无法漠然视之的耻辱啊!……可是,前程呢?仕途呢?……一个寒噤从他羞得冷汗淋淋的背上滚过,他清醒了,咬紧牙关,忍过最初的冲动,避开同春诧异的目光,在柳树下慢慢踱起了步子,努力做出一副悠闲的表情。同春看着纳闷:三伏天,又热又渴,汗湿衣衫,不快回家,在自家门口游逛什么?他不满地说:"不是奶奶差人请你回家的吗?要不,我敲门,奶奶怪罪下来,我担着。"张汉面色恢复了正常,只是望着同春笑而不语。尽管他笑得难看,同春也意会到他的默许,便大胆上前敲门。

  "谁呀?"粉儿拖长声音,不客气地问。

  "奶奶,大爷回来了!"同春提高嗓子回答。

  "等一等!"粉儿的声音仿佛在生气,又仿佛含着笑。

  一袋烟工夫,门闩响了,出来的却是李振邺!同春吃惊地张张嘴,瞪大了眼睛。张汉的脸"刷"地又红了,活象煮熟的大虾。李振邺平日的黄白脸,也如抹了一层淡淡的水胭脂,光润照人。对眼前这尴尬的场面,他虽然多少有点难为情,却并非无法应付。他轻轻在张汉肩头一拍,用老朋友的亲密口吻悄声说:"快回去,有好事等着你!"不等张汉回过味儿来,他侧身一拱手,说声"回见",竟自摇摇摆摆地踏着炎热的阳光走了。

  张汉定定神,总算把突然又冒出来的酸苦交加的强烈嫉恨压了下去。他再一次恢复了正常,不理会同春阴沉的脸色,重新在脸上堆满笑容,掀开竹帘走进正屋。粉儿笑盈盈地前来迎他,粉红的纱衫,桃红的撒腿绸裤,懒懒的步子,扭摆的腰肢,张汉从她肩上望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卧室里凌乱的情状,不觉又红了红脸,但一点也没改变他脸上装出来的、显得非常自然的赞美——他知道,这是粉儿觉得最受看的表情。

  "他答应了!"粉儿笑吟吟地说。

  "当真?"张汉直跳起来,脸上倏地一点血色也没有了,嘴唇竟也发起抖来,抢上去捧住粉儿的一只小白手,咽了一口唾沫,才说出后面的话:"全答应了?""哟,你怕什么呀,手都哆嗦上了!原先他说给三个数额,其中一个就给你,只要你一半银子;另两个主也着你去找,每主八千,使用加二,使用仍归咱们。呶,这是他要我给你的,让看完千万毁掉……是不是就是关节?……"张汉用颤抖的双手接过来一看,那张白纸上写着:"文章中填出’自古人生’四字,并用’A’字为记号"张汉看罢,"扑通"一声跪倒在粉儿脚前,连连作揖:"太太的大恩大德,在下终生不忘,定要为太太挣一个夫人诰命!太太,真辛苦你了!"粉儿的粉面刹那间红云飞起,啐了张汉一口:"看你胡说些什么!……人家还要借小同春呢!""好说好说!"张汉站起来,把那小纸片看了好几遍,"嗤嗤"两下撕掉,揉成一团扔开,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张汉蹭蹬半世,总算有出头之日啦!……"见他手舞足蹈的样子,粉儿扬扬纤细的眉毛笑道:"你发什么疯啊!……事情还没有办成,这么早就高兴上了?"张汉猛地省悟过来:"真是你说的,大意不得!"他向粉儿说到日间听来的议论,不无忧虑地说:"如果他私授关节的仅此三五人,我此科必中无疑。可是如今人言藉藉,通关节者不在少数。将来出价高的上升,出价低的必退,那时还能保定我这只出半价的张汉吗?"粉儿蹙眉想了一阵,晃了晃发髻蓬松的头,很自信地说:"没事儿!等他明后天来,我把这事砸实,非取你不可!"张汉微微一愣,本想说:"他明后天还要来?"可是话到口边,却变成:"那就全仗太太斡旋了……"当粉儿到厨下去备酒菜时,张汉悄悄从屋角拾起那团纸,小心地展开、抚平,藏进了怀中。

  同春进院后便径直走回自己那又闷又热的下房,倒在床上,眼睛瞪着黑魆魆的屋顶,一动不动。张汉和粉儿的对话、笑声一阵高一阵低地传到他耳边。他不想听。他已经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内幕。这一切如此肮脏、下流,难道世界上就再没有一个干净的去处了?……他不由忆起铺满山坡的蓝瓦瓦的马兰花,芳草青青的坟场上那绿苞初含的小柳树,那一双清澈、明净、满含深情的眼睛,那个美丽的、绣着并蒂莲花下一对鸳鸯的香荷包……多么美好、纯净的时光啊!象明月一样圣洁、山泉一样清纯!……和那相比,眼前不是地狱吗?……

  他苦闷,他烦恼!

  佑圣观里酒正酣。宾客虽然不过五六人,却都是出得起高价的财主。张汉请他们作陪,无非是想在他们中间招揽牵头,以名利双收。他们竟也奉张汉上座,围绕着他,神色恭敬地听他吹嘘。此刻的张汉正是兴豪致逸、色舞眉飞:"……李兄少年进士,才高气豪,是朝中难得的人才!此科点为同考官,足见上司看重,前途无量!李兄于汉为师为友,交往多年,声气最密,本人得入监读书,全仗李兄推荐。

  至于此科嘛……"

  宾客们艳羡之色油然而生,这使张汉心里非常舒服,恨不得停下话头,专意闭眼享受一下得意非凡的乐趣。但观门外匆匆的马蹄声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从洞开的窗扇向那边看了一眼,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喜孜孜地说:"太巧了,正说他他便驾到。你们看,振邺兄来了,已在观前下马,必是来寻我的!……我们赶快下楼迎接,我来引见!……"张汉又高兴又得意,语无伦次。李振邺的突然出现使他非常感激,不管李振邺来干什么,都会给他一个出足风头挣足面子的机会。他撩袍急忙下楼,在楼梯上一个跌滑,险些滚下去。幸而乔柏年伸手把他扯住,他哈哈一笑,众人也凑趣地笑了。他们都有些兴奋: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见到这样的关键人物,但凡是来赴科举的人,谁不想入非非?此刻他们对张汉简直如对神明了。在乔柏年扶住张汉的同时,有好几个人争看去拍打张汉袍子上并不曾沾上的灰土,关怀备至的慰问声此起彼伏:"摔着没有?""千万要小心啊!""让我搀着你吧!"……在楼前石阶边,张汉和他的朋友们迎着了李振邺。张汉恭敬地躬身拱手笑道:"李兄,来找我吧?"李振邺一头汗水、满脸乌云,迎头就是一句:"不找你找谁!"张汉一愣,还没回过神来,李振邺已逼到跟前,左右开弓,噼里啪啦地连抽张汉十几个耳光,大声叱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蛋!我拿你腹心相待,你竟敢在外面诋毁我,败坏我的名望!……"众人惊呆了,作梦也设想到会见到这个场面。乔柏年首先醒悟过来,连忙上前拉住,大家也跟着纷纷说好话,为二人排解。张汉羞惭欲死,简直无地自容。李振邺却不顾这一切,打了骂了出了气,转身大步出观,跳上马背,一阵鞭响马蹄响,一瞬间不见了踪影。

  刚才李振邺去和粉儿相会,粉儿按原定计划把张汉的担心告诉他,原想就此把事儿砸实。不料李振邺不审舆论的来历,竟认定是张汉在外面对旁人议论了他的长短,立时大怒,驰马来寻张汉,演了这么一出笑剧。

  好半天,张汉方作出反应,跳起来大骂:"李振邺,你算什么东西!你才是真正忘恩负义呢!……列位等着瞧,我今天回去一定骂到他家,痛骂!丑骂!大丈夫决不忍气吞声!……"

  众人连忙劝解,嘴里说着堂而皇之的好话,脸上却都掩饰不住地露出鄙夷的神色,不久便接二连三地托故告辞了。最后只剩下东道主乔柏年,强压内心的失望和轻视,勉强陪着赖着不走、仍在絮絮叨叨骂着李振邺的张汉。

  乔柏年的不耐烦已形于词色。张汉突然停止絮叨,十分精明地看着乔柏年,说:"昨天你我讲好的事,可以敲定了吧?"乔柏年不快地笑笑,不答话。心想此人太不知耻,分明是个骗子兼无赖!

  "刚才这事必是误会,尊兄不可一叶障目,失却良机啊!"乔柏年忍不住说:"同考官如此待你,还有什么关节能到手?"张汉翘着尖尖手指,抚摸着被打得通红的脸,笑道:"你不知内情,也难怪。此人有两样把柄在我手中,日后他不能不就范。"乔柏年微微摇头,他不相信。刚才李振邺的行动,决非有把柄在人手中的人所作所为。

  张汉犹豫一阵,终于下了决心,小声地说了粉儿的来历和李振邺借同春的事,然后得意地眯着眼儿,道:"事关内宠和外宠,他岂能不顾念几分?"乔柏年心头作恶,很想朝他无耻的俊脸上再搧一顿耳光!

  他别转脸好不容易才勉强忍住,望着观院中的松荫,说:"粉儿的事,你们两厢情愿也就罢了。同春偏是那路人!"张汉笑道:"我倒忘了,同春是贵同乡哩!同春倒真不是那种人,不然也不会脱籍了。就算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吧,也是钓鱼的香饵,他李振邺总要照拂一二的。况且,那关节我已到手了……""哦?"乔柏年转脸过来看他。

  张汉斜眼看看乔柏年,忽然哈哈大笑,说:"尊兄真可谓谨慎,在下如此推心置腹,你还不信吗?……这样吧,你先付半数,事成之后再付一半。""若不成呢?""不成?"张汉脸色一变,面颊上肌肉抽搐着,使他眉眼都扭歪了,咬牙切齿地低声说:"若叫我身败名裂,一无所得,我就跟他拚了!"他抬头触到乔柏年诧异的目光,连忙收敛,又在脸上堆起笑容,爽快地说:"我立字据,如果不成功,这一半退还你!"乔柏年望着张汉,半天没作声。

  为了达到他必须达到的目的,他不能放过一线希望,只得同意,付给张汉四千两的银票。

  回到住处,乔柏年止不住阵阵恶心,后来扶着桌子痛痛快快地呕吐了一阵,把佑圣观里那一顿丰盛的山珍海味吐了个干净。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四章 二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魏书 2卷一:木兰歌作者:熊召政 3卷二:水龙吟作者:熊召政 4乾隆皇帝 第一卷 风华初露 5乾隆皇帝 第四卷 天步艰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