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一章 四

第一章 四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四 ——

  辰初三刻,皇上退朝了。

  早朝后的第一件事,是往慈宁宫向母后请安,这是福临定下的规矩。

  在宫内,仪驾比较简单:前面侍卫举着四杆豹尾枪导行,便舆四角各有一名御前侍卫,挎着名叫"小神锋"的二尺多长的宝刀跟随,太监打两面雀金扇,头顶遮一柄黄罗伞,后面跟着一些服侍小太监。

  福临坐在舆中,心情十分不快。没想到陈名夏的案件震动了整个朝廷,上上下下的大小官员,无论满汉,都眼巴巴地盯着。福临感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难以应付。

  宁完我的弹章参了八条,主要的,一是"留发复衣冠";二是陈名夏父子暴恶,揽权纳贿,结党营私,士民怨愤;三是涂改谕旨。会审时,陈名夏只承认第一条,说其他各款都是诬陷。而宁完我会同内秘书院学士刘正宗共证陈名夏所犯各罪都是事实。今天早朝,吏、礼、刑三部会审后题本上奏,最后拟出的处理意见是:斩。现在,陈名夏的生死,完全取决于福临了。

  朝廷里的倾向太鲜明。参与议政的王公大臣和满官对此十分快意;多数汉臣口中不说,却都表现出一种兔死狐悲、黯然神伤的忧郁。敢于替陈名夏讲情的,只有一个外国人汤若望……刚进慈宁宫,迎接福临的,竟是一派檀板轻敲、笛声嘹亮、歌喉宛转。东配殿里新搭起小宫台,庄太后和两位太宗的妃嫔——懿靖大贵妃、康惠淑妃,还有一位太祖皇帝的寿康太妃,在许多福晋命妇的陪同下,正兴致勃勃地观看傀儡戏。傀儡大约有真人的四分之一大小,做得十分精细,说唱操纵都由太监担任。一出劝善的《鱼儿佛》正演得热闹。福临一脚踏进配殿,吓得那些福晋命妇们纷纷站起身向后退避、低头、跪倒。

  福临依次向寿康太妃、庄太后、懿靖大贵妃、康惠淑妃等祖母、母后请安。她们一一受礼,问了皇帝好,便要向庄太后告辞。庄太后笑着挽留说:"今儿的宫戏怪认真的,戏码也好,还是看完吧!一会儿有北边新进的松仁、白果,正好品茶。"白发苍苍的寿康太妃先笑着坐下,懿靖大贵妃和康惠淑妃也跟着告坐。庄太后起身笑着对她们道了歉意,领着福临往慈宁宫正殿走去。刚进殿门,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叫一个宫女回配殿请佟夫人。

  一位衣饰华丽的满装贵妇走来向福临请安。太后笑着对福临说:"照家常礼数说,这是你的丈母,不该受礼的。"福临连忙逊谢。按宫内制度:内廷主位遇娠,有生母者允许进内照看。福临问道:"佟妃的日子近了吗?"佟夫人连忙回答:"就在这个月了。"庄太后笑道:"这是宫内主位第一次诞育,佟夫人要精心照料才好。早些回景仁宫陪伴去吧。"佟夫人连连称是,后退几步,向殿外走去。

  福临的不快又增加一重:太后引见佟夫人,无非是表示她对佟图赖家的恩宠。这不是又在给自己增加压力吗?

  母子俩方坐定,太监来禀告:郑亲王济尔哈朗恭请皇太后召见。太后看看福临,福临立刻站起来说:"额娘,皇叔一定是为了陈名夏的事情。"庄太后扬了扬眉峰,没有说话。

  "额娘,我把复审的题本带来了,请额娘过目。"福临说着,吴良辅跪进折匣。太后的贴身女侍苏麻喇姑接过打开,双手放在太后的御案上。

  庄太后先吩咐太监:"请郑王进宫。"然后对福临说:"皇儿,你还是从安郡王和佟皇亲两家争圈民地说起,近日朝廷里都有些什么议论?"很多次了,不等福临细说,母亲已把朝中大事的来龙去脉摸得一清二楚。福临知道,这些进宫侍奉母后的福晋、命妇们,等于是一个副朝廷,但他还是对母亲的明睿感到惊奇,不由得说:"额娘,你什么都清楚吧?"庄太后避开他的问题,只静静地望着他,道:"说吧!"于是,从午门自戕案到陈名夏狱成的全部过程,由皇帝绘声绘色地向皇太后叙述了一遍。听罢,太后不表态度,低头去看题本。

  郑亲王进宫来了。他向皇太后和皇上的跪拜被止住,太后赐给他一个座位——那是一个杏黄色的织着龙纹的锦缎坐垫,置于太后右侧向南较远的地方。郑亲王盘腿坐下,因为这一阵走得太急,止不住喘着粗气,脸色泛白,看上去很虚弱,和他魁梧肥硕的身材很不相称。太后连忙命太监赐茶,并和悦地说:"王兄年纪大了,要多多保重。行走不便,乘马进宫吧。自家骨肉,不必太拘礼。"在紫禁城乘马,这是极高的礼遇。郑亲王非常感动,又要下位叩谢,再次被太后止祝他喝了那碗热气腾腾的奶茶,方觉得心定平静,这才诚笃地仰望着福临说:"皇上是不是有赦免陈名夏的意思?"福临不置可否。

  "奴才就是为这事求见,请太后、皇上明察,陈名夏不能赦呀!……皇上很看中他的才学,但我大清富有四海,我皇上是平天下的主子,有能耐的人比河里的沙子还多,不少陈名夏一个!这人一向结党,是个反复小人,皇上早就瞧透他了……"济尔哈朗指的是两年前的事情:御史张煊弹劾陈名夏结党行私,铨选不公。议政王贝勒大臣会议时,议政大臣谭泰袒护陈名夏,反而以诬奏反坐,判处张煊死刑。不久,谭泰因党附多尔衮论罪诛死,顺治复命议政王贝勒大臣按张煊所劾陈名夏罪状再审。陈名夏竭力为自己辩解,到了理屈词穷之际,便哀哀哭泣,诉说自己投降有功,希冀免死。当时福临对议政王大臣们说:"此人真乃辗转狡诈的小人,罪实难赦。

  但朕已有旨,凡与谭泰事有牵连者,皆赦而不问。若罪陈名夏,则失信于天下了。"这样,陈名夏才得以革职留命。福临毕竟看重陈名夏的学问才干,去年,陈名夏复职。但刚得意一年多,又生出事来。

  福临不大高兴郑亲王提起往事。因为就是顺治九年那次赦免陈名夏,他的出发点也是重才而不是守信。此刻他说:"朕观历代英主用人,无不用其所长摒其所短,如汉高祖之用陈平,魏武帝之容张绣。须知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要掉书袋,郑亲王哪里是福临的对手!那些繁复杂乱的汉文,至今他仍是斗大的字识不得一石。但是他有对朝廷最实际的考虑:"皇上说的是。可陈名夏的大害不只在反复,要紧的是结党。二十九名汉官胆敢另立一议,本朝从来没有过!

  陈名夏就是魁首,就是害群之马,不加严惩还成个朝廷?……"

  福临半晌没作声,后来迟疑地说:"或者免官遣戍?……"

  郑亲王叹息道:"皇上心地慈善,奴才真怕皇上养虎伤身。

  这种不忠不义的小人,奴才瞧着都发怵。皇上这样待他,他对皇上又安过什么好心?"他惴惴不安地迅速看了庄太后一眼,太后坐在她的宝座上,一如既往,端庄、慈蔼、温和,看不出可否。于是,他硬着头迫使出了杀手锏:"多尔衮摄政那会儿,皇上年幼,陈名夏不是夜谒睿王府,陈请多尔衮登皇位的吗?"福临浑身一震,紧紧咬住牙关。郑亲王心疼地看着福临,继续说:"多尔衮虽然回答说’本朝自有家法,非尔等所知’,没有接受,但陈名夏立时由学士超擢吏部侍郎,从此大受重用。幸亏老天爷不佑恶人,多尔衮病死,不然……唉!"郑亲王低下头,老态龙钟。

  福临也低着头不出声,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济尔哈朗知道击中了要害。凡事凡人,只要和多尔衮逆谋有所牵连,就能立刻激起福临的憎恶;只要被多尔衮打击排斥过,就能立刻引起福临的好感。多尔衮一倒台,索尼、希福、鳌拜、遏必隆等人立刻参与议政,就是这个道理。

  郑亲王站起,向皇太后和顺治躬身再拜。他真心疼爱这个十六岁的侄子,知道自己这么说会刺激福临,心里很觉难过,可又不能不说。他默默地望了福临一会儿,叹了口气:"唉,皇上不要过于劳累,奴才去了……"济尔哈朗走后,母子俩相对无言,不时交换一道目光。后来,庄太后轻轻赞叹道:"真是个忠心耿耿的老臣!"她看定福临那目光游动的眼睛,温和地问:"皇儿,你的意思呢?""陈名夏有罪,但罪不至死。汤玛法今天还有奏本替他讲情,说身为君上的,必得仁慈为本。儿一心施仁政、行王道,怎能随意诛杀大臣!"太后微微一笑:"玛法道德高尚,是个仁义长者。但究竟是外邦人,不懂得中土民俗人心、历朝兴衰,更不懂得治理天下的根本。"福临乌黑的眸子盯住母亲,竭力隐藏心里的不服。

  "陈名夏并非不可赦。但是赦了陈名夏,李呈祥赦不赦?

  他可比陈名夏罪名小官职低;陈名夏、李呈祥都赦免了,二十九名汉官结党如何处置?只得不闻不问,他们比陈、李更少罪名。三案都不定罪,议政王贝勒大臣服不服?满洲亲贵服不服?八旗将士服不服?皇儿,你坐江山究竟靠的谁?"福临一哆嗦,垂下眼帘,浓黑的睫毛簌簌抖动。

  "能靠那些汉人吗?皇儿,我屡次要你想,今天还要你想,你以为天下汉民已经都臣服了吗?如今你身践帝位,本当懔懔然如以朽缰驭六马,稍有闪失,就会使太祖、太宗百战得来的天下毁于一旦。皇儿,你千万不可大意啊!……"福临觉得背上滚过一个又一个冷战,额头也渗出了汗珠。

  他羞愧地低声说:"我只是想,陈名夏罪不至死,所以…………"庄太后温静地笑笑:"到了这个地步,还谈什么有罪无罪?"略一沉吟,她说:"只须治陈名夏抹删谕旨、结党营私之罪。’留发复衣冠’的话,就不必提了。"福临钦佩母亲。因为这样一来,不仅为福临曾首肯此话留了面子,也免得更激起汉臣汉民的反感。

  佟夫人进了景仁门,绕过一架名为远山叠翠的大理石方屏风,穿过前院,由西侧门进了后院,见她的女儿端坐在寝殿前廊,身上洒满灿烂的阳光。廊边雀替上挂着几只金丝鸟笼,两个宫女给笼里添食添水。佟妃身子一动不动,只嘬着小嘴,扬着下巴颏,逗弄面前那只活泼的青绿相间、黄腹红嘴鹦哥。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可真有闲心!"佟夫人风风火火地来到前廊,倒没有忘记向她的亲女儿请安。

  佟妃转过脸,睁大圆圆的眼睛:"出什么事儿啦?""你舅爷爷进慈宁宫,请太后一起劝皇上。也不知劝妥了没有!皇上要是非赦免那个姓陈的南蛮子不可,那可怎么办哟!"佟妃今年刚刚十四岁。进宫时是个十足的毛丫头,还在玩抓子儿的年龄,因为想娘几乎天天哭鼻子。近年渐渐学会不哭了,却又怀了孕。自己还是个离不开妈妈的孩子,眼看又要当妈妈,真是又惊又怕又喜又忧。她的小小的心里只装得下三个人:皇上、太后和她未出世的娃娃。别的她无暇去想,也没有兴趣。对这些朝政,她更是一点不懂。佟夫人进宫后对她多方开导,她依然不那么开窍,这时便说:"一个汉官,赦不赦的,有什么了不起!""哎呀,好我的姑奶奶!我跟你说了这么些日子,敢情白费唾沫!这姓陈的南蛮子纠了一伙子汉官,专跟咱们过不去!""不就是退还圈占民地那事吗?皇上说叫退,就该退嘛!"佟妃在支持皇上这方面,毫不含糊。

  "退百十亩地算什么,对咱们也不过九牛一毛。可那姓陈的蛮子又要杀头充人啦,又要处罚地方官啦,明摆着要倒咱们的架子,打咱们的威风呀!他要成了事,还有咱们旗人的好果子吃吗?……"佟妃稚气地望着母亲。佟夫人一拍手,叹着气叫一声:"我的小冤家!这事儿还挂着你呀!""我?"佟妃耸了耸细细的眉毛,有点惊异。

  "可不是咋的!"佟夫人赶紧把女儿搀进卧室,扶她在又软又厚的床上躺好。等宫女们都到外间侍候了,佟夫人才坐在床边的绣墩上,压低嗓音,开门见山地问:"你就不想当皇后?"这话太尖锐了,佟妃的脸"刷"地红到脖子根,简直象一块红绫,连额上、唇边那些黄褐色的蝴蝶斑也被红晕盖过去了。她尽管入世不深,许多方面还是个孩子,但对自己的地位却非常敏感。皇后被废以后,她常常半夜醒来,悄悄地祷告苍天神佛,保佑她能有继立之分。这是她的秘密,平日决不敢有所流露。她本能地感到,如果她这"非分之想"被人发现,定会招致皇上的厌弃,温厚慈爱的皇太后也会憎恶她,她将如皇后被废为静妃、永居侧宫那样,被贬为庶妃或贵人,永无出头之日。她的从不敢出口的隐秘,竟被母亲一语道破,窘得她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脸红什么!"佟夫人心直口快:"现今皇上虽说有一位皇子、两位公主,可他们母亲位份低。主位娘娘里,你第一个有喜。我看你这肚子尖,花花脸,准生儿子!母以子贵,历来如此,还有什么说的?……"佟妃微微一皱眉,连忙伸手抚摸自己凸出的腹部。不安分的小东西,正在肚子里踢脚伸拳。佟夫人的话其实多余,佟妃自己想过何止几百回。

  "你继立皇后,原是十拿九稳,偏偏这姓陈的蛮子跟咱们作对。皇上要是赦他,对咱家算个啥意思?你当皇后还有啥指望?"佟妃愣住了。她真不曾想到这一层。

  "你说我能不着急上火吗?你倒没事人儿似的!你也该瞅空子给皇上念叨念叨,可不能喝那南蛮子的迷魂药!"佟妃扯着绫被把脸盖上,细声说:"宫里有胎训,皇上有半个月没来了。再说妃嫔不许预政,这是家法,我不能……"佟夫人呆了半晌,"嗐"了一声,说:"真是的!好端端的美事,要是败在南蛮子手里,老娘我死不瞑目!……这南蛮子究竟有什么妖术,迷得这些人把祖宗的规矩都忘了?别瞧那安郡王,也是那路货!……""你别说了!叫人听了笑话咱家没规矩!"佟妃突然不高兴了,显出了主位娘娘的身份。佟夫人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太过分,连忙收敛,躬身谢罪,按照官定的礼节说:"娘娘恕罪。臣妾实在是心中不平……"宫女进来禀告:"禀娘娘,佟夫人的侍女求见佟夫人。"佟夫人慌得猛然站起,旋又坐下,急煎煎地对佟妃说:"消息来了!我叫她到舅爷爷府上去打听来着!"佟妃不知哪里来的劲,忽地坐起来:"快传她进来!"侍女进见,先跪佟妃,后跪佟夫人。佟夫人一把拽住急问:"怎么样?"侍女抬头一看,佟妃和佟夫人神情紧张,都瞪大眼睛盯着自己,一眨都不眨,顿时心里发慌,舌头打结,半天才说道:"皇上……批下吏、礼、刑三部题本,说是,念在陈名夏率先投诚,效劳年久……"侍女一口气上不来,那母女二人脸色刹那间雪一样白,佟妃嘴唇都灰了,脸上一块块黄褐斑变得非常触目。佟夫人急得扬手要打侍女,侍女已缓过气,继续说:"……皇上开恩,将斩刑改为绞刑。是绞立决!"静默片刻,佟妃颓然倒在枕上,随着脸色复原,笑容也渐渐泛上嘴角眉梢。佟夫人乐得手舞足蹈,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好皇上!好皇上!这才是太祖、太宗的好子孙!"她拍着大腿,爽快地说笑着,透露出早年部落妇女的带有男性味道的豪气。她扯住侍女又问:"就这些?还有吗?"侍女想了想:"御史李呈祥免死,流徙盛京。二十九名汉官分别予以革职、降级、罚俸处分。"佟夫人乐不可支,推了侍女一把:"去!回府给我拿几件衣裳,今晚赶回宫里来!"这分明是要侍女回佟府报喜。侍女会意,匆匆往宫殿监领腰牌去了。

  宫女侍女都不在跟前,佟夫人兴致更高了:"哈哈,这一回,你爹能当国丈,我叫啥呢?国丈母娘?你兄弟可就是正牌的国舅啦!封王咱也不想,可封个公侯太师啥的,总错不了吧?永平府那些个田地,都封给咱们家好了!皇后的娘家,看谁还敢争!"她又拉着女儿的手,怜爱备至地抚摸着,笑眯眯地说:"你从小儿就命贵,好几个有名的老道都算你大富大贵,有个老和尚还指实了说,你有皇后之分。我们心里明白,不敢告诉你。打你一进宫,我们就盼着这一天啦!……"她再也坐不住了,在屋里走来走去,兴奋地大声叨叨:"可得敬谢老天,敬谢神佛保佑!快,快!我得立马给佛爷烧炷香!"她找来线香点着,跑到卧室后的小次间,那里佛龛上供着一尊尺多高的金佛像。她举着香拜了又拜,嘴里不住地念着祷词。不一会儿,她觉着有人挨着她跪下了。回头一看,她那身子笨重、相貌娇小的女儿,也举着线香,满脸喜悦和虔诚,对着金佛像频频拜祷。

  "万岁爷,膳齐。"管膳大太监向站在一盆牡丹花前发愣的福临跪禀,福临无可奈何地回到东暖阁。洋漆花膳桌上已经摆好三十多个珐琅质、银质及瓷质的盘、碟、碗。两名摆膳太监一左一右地站着,前面还有四个养心殿当值太监垂手恭候。福临入座后,摆膳太监便把一片一片的菜碗菜盘的银盖打开,请皇上过目。看见皇上用眼瞧哪样菜,就得赶紧拿它往皇上跟前挪。福临此时毫无胃口,连眼皮都不抬。

  吴良辅乖巧地走过来,用眼色支开了摆膳太监,笑道:"万岁爷批本批了两个时辰,怎么也得进点膳。"他看着满桌的菜,点着数地说:"万岁爷往这儿瞧,这一片燕窝丝鸡丝香蕈丝火腿丝白菜丝,鲜美无比;这一盆燕窝冬笋肥鸡热锅,热腾腾香喷喷;攒盘里烧狗肉、锅塌鸡丝、晾羊肉,是北地的名菜;黄碗里芽韭炒鹿脯丝红黄相间,是太庙的供献;象眼小馒头,又软又暄;折叠奶皮子、酸奶子,白格生生馋人眼!……"

  吴良辅一套油腔滑调,活象是市上酒楼的跑堂,倒把福临逗笑了,说:"贫嘴贱舌的,馋死你!"吴良辅赶紧跪下叩头:"奴才哪敢承望万岁爷的赏,只求皇上开开脸,进得香,奴才就是饿三天也心甘情愿!"福临半笑半恼地说:"少给我耍嘴皮子!"他在面前的几个碗里夹了一点菜,吃了几口,便放下筷子,微微蹙起眉头说:"把菜赏给妃嫔们。佟妃那儿多分两样。"太监们连忙撤膳,用黄锦锻的棉包袱将膳盒包好,捧着、抱着、抬着退出养心殿,紧赶着送往东西各宫。

  吴良辅还在接福临的话茬:"佟娘娘日子近了,是得好好保养。要是诞育一位太子,可是大清的洪福啊!"福临心头一动:太子?为什么是太子?……佟妃想当皇后?她凭什么?……上午,他从慈宁宫回来,立刻批下题本:陈名夏处绞,李呈祥和二十九名汉官都给了严厉惩罚。下笔时他并不犹豫,甚至还有点痛快。批本很快被送走了,陈名夏的死便成定局。之后,他在批复其他题本时,脑子经常回到这件事上来。想到几乎天天照面的内秘书院大学士,才干卓著、倜傥不群,能和福临论诗谈史的陈名夏,三两天内便要成为一具尸体,他又感到心里不是滋味,感到违心的痛苦,感到受了压制的愤懑。他绝非对母亲不满,因为母亲是全心全意为自己着想的。

  他忍受不了郑亲王的挟制!是的,他觉得这位老叔王是在利用他痛恨多尔衮的弱点,达到庇护亲贵的目的,而最终还是为了他的外甥女婿佟图赖!

  这些思绪纠缠着他,使他心情十分恶劣。吴良辅一句有关太子的话,一下子使他把两件事情联系起来了:郑亲王表面上是为江山社稷,实际上也在营私。他打击陈名夏是为了保护佟图赖,保护佟图赖是为了帮助佟妃谋取后位……福临站在一排排蓝缎遮掩的巨大书橱边,紧紧抿住嘴唇,下巴凸了出来。史书史册浩如烟海,记载了多少帝王将相的兴亡,多少宫闱秘事掩盖着争权夺利的生死搏斗!那些昏昧的、醉生梦死的帝王糊里糊涂,象被人玩弄于指掌中的木偶。

  可是我福临,是大清一统江山的第一代君主,决不能任人挟制,决不软弱!

  他稳稳地转过身,背起双手,一步一步走回西暖阁,在御案上找出那两份重要题本,坚定地提起了朱笔。

  佟夫人的侍女回到景仁宫,已是上灯时分。佟妃母女的喜气,因皇上赐给菜肴而更加火炽。一品燕窝鸡丝香蕈丝火腿丝白菜丝装在五福大珐琅碗里;一品山药酒燉鸭子热锅盛在红潮海碗中,另有紫龙黄碟装的干湿点心四品;五寸黄龙盘盛的奶饼敖尔布哈一田;银碟小菜四品,佟妃都毕恭毕敬地吃了。富丽的御用餐具还放在八仙桌上,等候御膳房的太监来龋佟妃脸上一团娇慵,流露出愉快和满足。佟夫人不住声地又笑又说:"……想想啊,上午批本绞了那蛮子,中午就赏来御肴,皇上的心意还不明白吗?有情有义呢!"她不再压低嗓门,满院都能听到她的声音:"啧啧!这膳具多漂亮!多精致!瞧见吗,这是龙盘,还是黄龙盘哪!拿这紫龙碟黄龙盘给你送点心,准有意思。这可不是小事!……咦,你站在这儿干什么?进来呀!"她发现侍女悄悄地站在门边,伸手把她拽进来,问:"家里人都乐坏了吧?你家老爷再不用吊着他那大马脸啦!这可是托姑奶奶的福!……你怎么不说话?"侍女跪下,低头道:"禀夫人……禀夫人……"佟夫人心绪正好,很爽快:"有什么为难事,尽管说!""禀夫人,圣旨下到府里,说是圈占的永平府民地一概退还;不敢受理民词的县府州官停职待参;老爷罚俸三月,降二级……""啪!"佟夫人抡起胳膊抽了侍女一耳光,跺着脚喊道:"你胡说!小贱人,看我不鞭死你!"侍女连忙叩头呜咽道:"奴才有多大胆量,敢捏造圣旨……"佟妃脸色一变,张嘴倒吸一口冷气,把手指咬在唇齿间,抽抽噎噎地哭了。佟夫人心乱如麻,顾不得细问侍女,连忙回身搂着女儿安慰:"快别哭!伤了胎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孩子家嘴没遮拦,胡说八道,别听她的!……""佟妹妹好吗?"清脆柔媚的声音从院里传来,仿佛含着笑意,响亮地招呼着。永和宫端妃和景阳宫恭妃进来了。这一对姐妹花,都穿着蒙古式的锦锻便袍,端妃粉红,恭妃深蓝,闪着柔和的亮光。这是两位科尔沁蒙古王公的格格,难得来景仁宫串门。佟妃有喜以后,她们更不舒坦,只是慑于皇太后的威严和宫里的规矩,不敢形于词色。这会儿,她们来做什么?

  佟妃困难地移动身子,请她们坐上临南窗的短炕。宫女为她们收拾好杏黄缎垫和靠枕,奉上奶茶。她们向佟夫人表示了问候,坐下了。

  端妃流动的目光,立刻集注到八仙桌上:"呀,佟妹妹,御膳房的人还没来收膳具?我那儿的早就收去了。"恭妃笑道:"刚上我那儿去收。今儿赏的菜怪有味道的。"佟妃不由得看了母亲一眼,佟夫人傻了似的张嘴瞪眼,一语不发。客人看在眼里,互相使着眼色,暗暗发笑。

  端妃说:"佟妹妹,我们姐儿俩可有要紧事告诉你……"恭妃连忙打断:"先别说,让妹妹猜一猜。"佟妃强笑着摇头,表情十分可怜:"小妹猜不着。"端妃笑嘻嘻地说:"告诉你吧,咱们就要有一位中宫娘娘了。妹妹猜是谁?"端妃和恭妃都笑着,闪烁的目光一起盯住佟妃。佟妃经受不住,脸色渐渐发白,心头怦怦乱跳,手心捏出了冷汗,用变得不象是自己的嗓音,哑声说:"我不知道。"端妃柔媚的笑容里含有显而易见的幸灾乐祸:"还是我们科尔沁蒙古格格,咱们皇太后的侄孙女,静妃的侄女儿!"恭妃补了一句:"今儿下午,皇上的谕旨。"佟妃耳中嗡嗡乱响,冷汗顺着背沟流。她们又说些什么,她全没听明白。她强笑着、挣扎着,把端妃和恭妃送出宫门。

  晚风送来她们的窃窃私语:

  "还当自己能爬上去呢,不就仗着肚子里有货吗!""这下子可好了,看她还张狂!……"佟妃感到恶心,眼前金花直冒,浑身一软,晕了过去。

  当晚,太医被紧急召进景仁宫。上夜的敬事房太监、御药房首领太监急得团团转,佟妃的呻吟已变成可怕的嘶叫了。

  萨满太太头戴神帽,身系腰铃,手持皮鼓,摇头摆身地击鼓跳舞,满嘴里高声诵着神祝,鼓声铃声随着她越来越快、若颠若狂的舞动和叫喊,响得越急越乱。她从景仁门跳进前院,跳上月台,又在寝殿门口跳祝。佟妃的阵阵哀号,佟夫人带着哭声的劝慰,仍然透过跳神的鼓铃诵祝声传了出去。

  黎明前,夜色最浓、天光最暗之际,一声婴儿的啼叫冲破黑暗飞上天空。他拚命地哭叫着,哭叫着,仿佛受了极大委屈,又愤怒,又响亮,用力呼吸着人间甘美的、又充满苦难的空气。他将走过漫长的一生,完成宏伟的大业,英名永留史册。但他的第一阵啼哭,和所有婴儿并无不同,也是一首动人的生命之歌。

  第一颗晨星升上来了,默默俯视着九重宫阙。随在晨星之后,是渐清渐亮的黎明。

  这是顺治十一年三月十八日。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一章 四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明朝那些事儿作者:当年明月 2康熙大帝 第四卷 乱起萧墙 3蜀书 4明朝那些事儿6:日落西山作者:当年明月 5明朝那些事儿1:洪武大帝作者:当年明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