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一章 三

第一章 三

所属书籍: 少年天子
—— 三 ——

  南城顾园,是龚鼎孳的住宅。用他宠爱的二夫人顾媚生的姓氏为名的这处庭园,以山石、清溪、桃花、柳荫著称于时。龚鼎孳罢官以后,终日饮酒醉歌,俳优角逐,似乎十分旷达。他家是合肥豪富,当风流寓公毫不作难。

  仲春时节,满园花开草长。青青柳丝织出一片轻烟,烂漫桃花有如团团红云,山石溪水都被染上一层轻红。清溪上飘浮着娇嫩的桃花瓣,在园中曲折萦回、潺潺流淌,忽而穿过玲珑石山,忽而绕过古朴草亭,到绿杨桥下汇成一潭清池。

  池水如镜,映出亭台楼阁、绿柳红桃,也映出绿杨桥上凭栏而立的陈名夏和龚鼎孳。

  两人都是文士装束。陈名夏身着满式无领蓝衫,外面罩一件貂皮镶边暗蝙蝠花纹的烟色缎马褂,头上一顶瓜皮小帽。

  龚鼎孳穿的却是前明秀士常着的直领蓝衫,夹里对襟,胸前以绦带随便一系,头上无帽。两人同岁,都在不惑之年。陈名夏风度翩翩,尚可辨出当年探花郎的丰采。龚鼎孳却神色悒郁,心事重重,他出神地望着两人在水中的倒影,伤感地说:"唉,整整二十年了!"陈名夏心头一沉,飞扬的神采收敛了些,低声应道:"是啊!……这绿杨桥还是旧时物……"二十年前,陈名夏和龚鼎孳一同金榜题名,又同授兵科给事中,同榜进士成了同僚,关系格外亲近。公余歌饮留连,曾一同来过南城。那时,这里是一所废园,断壁残垣,野花无主,只有绿杨桥完好无损。两人曾漫步桥上,对废园主人的升沉大发感慨,进而浩叹人生无常,前途难料。但那不过是得意之余的无病呻吟,故作风雅而已。焉知二十年后,历尽沧桑的当年风流进士,又在桥头相聚?感慨深到极处,反而无话可说了。

  陈名夏一扬头,望着潭边红绿相间的色调,信口吟道:"柳叶乱飘千尺雨,桃花斜带一溪烟。"龚鼎孳没有抬头,却低低地吟出两句古诗:"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陈名夏看了他一眼,他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便直起身子,对陈名夏忧郁地一笑:"走走吧。"龚鼎孳降清后,按原官原品授吏科给事中,迁太常寺少卿,升左都御史,进入九卿之列。不久,他属下的给事中、御史等言官发难,朝中掀起弹劾大学士冯铨和侍郎孙之獬、李若琳的风潮。这三个人最先薙发迎降,孙之獬甚至全家男女都改穿满装,取媚当权。当时,摄政睿亲王多尔衮袒护三人,诘责诸臣。龚鼎孳攻冯铨最力,当面斥之为"阉党"、"魏忠贤的干儿"。冯铨以龚鼎孳曾降李自成,反唇相讥道:"何如逆贼御史!"多尔衮故意问龚鼎孳:"冯铨所说可是实情?"龚鼎孳答道:"岂只鼎孳,魏征亦曾降唐太宗!"多尔衮怒道:"只有无瑕者可以戮人,怎能以闯贼比拟唐太宗!"冯铨没有参倒,龚鼎孳倒降八级调用,补了上林苑丞这样一个小官。不多时,小官也不让他做,干脆罢免了。

  龚鼎孳是江南有名的才子,诗文与号称文台领袖的钱谦益、吴伟业齐名。自顺治四年罢官家居至今,慨叹良深。陈名夏倒没有忘记同命老友,常相来往。顺治亲政后时时巡幸内院,一次在陈名夏处见到龚鼎孳的诗文,赞叹不已,还说道:"真才子也!"陈名夏于是认定龚鼎孳终有起复的一天,不时以此安慰老友。

  他俩顺着溪边漫步,柔弱的柳条从他们头顶、肩上拂过。

  前面有一树盛开的白碧桃,掩映着一座连着短廊的四角亭。短廊折而向东,与住宅的内廊相接,那里传出一阵女子的笑语,两人停步花下,不禁会意地一笑。他们是通家之好,陈名夏自然熟悉这笑声出自何人。

  当龚鼎孳因投降被人指责气节有亏时,他总是回答:"我原欲死,奈小妾不肯何?"这位小妾,便是发出动人笑声的顾媚生,龚鼎孳赠她一个表字:横波。

  顾媚生领了两个仆妇,穿过短廊,走进四角亭。她嬝嬝婷婷,如弱柳扶风,步态很美,一身明末官宦家妇女家居的装束:玉色罗裙,粉色窄袖圆领衣,戴一披高领绣花云肩,浓黑的头发高高盘在头顶。她怀抱着一个绿锦缎绣百子图襁褓,不时亲昵地把脸贴上露在襁褓外的花花绿绿的小帽。她在亭中的青花瓷墩上坐定,把襁褓递给身边的乳母。乳母不敢怠慢,立刻解襟开怀喂奶,顾媚生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少顷,喂完奶,顾媚生又对另一仆妇——保姆示意,保姆从乳母手中接过襁褓,小心地打开,抱起婴儿,撩开尿布把尿。婴儿手脚乱动,就是无尿。保姆说:"禀太太,小相公尿罢了,要不要就包上?""包上吧,当心受风。"顾媚生懒洋洋地回答。

  虽说隔着花影看不真切,总是大致不差。陈名夏很惊奇。

  他知道顾媚生进香拜佛,百计求嗣,始终没有结果。难道抱养了一个孩子?他转向龚鼎孳:"孝升,横波不是上月还往碧霞观求子的吗?"龚鼎孳先有几分尴尬,继而放声大笑:"何需瞒你!来看看我们这位内外通称小相公的娃娃吧!"顾媚生见二人进亭,站起来笑迎。陈名夏寒暄几句,便俯身去看保姆怀中的"小相公",顿时大吃一惊,哪有什么孩子!那只是用罕有的白檀香木雕成的一个男婴,四肢可动,笑容满面,异香扑鼻,衣帽都用镶金嵌珠的锦缎制成,华丽非常。好一颗掌上明珠!

  陈名夏扬声大笑,连连称赞:"匪夷所思!匪夷所思!不是媚生,哪来如许空灵绮想!"龚鼎孳半赞半怨地瞟了顾媚生一眼,笑道:"就是这么个人,你说我拿她有什么办法!"顾媚生也笑了,邀他们进客厅,又回脸问陈名夏爱喝什么茶?

  顾媚生已年过三十,可谓徐娘半老了,但仍有令人迷醉的魅力。她一颦一笑,一举手一回身,都曾经过精心设计,对镜练习过千百次的。这位秦淮金粉世家的娇女,远非一般烟视媚行之流所可比拟。如今,她把夫人的尊贵、名妓的娇媚糅合起来,又成另一种使人爱怜的风姿了。她对两个男人点头一笑,抢先去为他们安排茶点。陈名夏看着那楚楚动人的身影,拍着老友的肩头说:"真所谓惑阳城、迷下蔡!孝升艳福如此,教人羡慕不已呀!"龚鼎孳一摆手:"算了算了,谁似你官运亨通,位极人臣!

  有道是情场得意,官场失意嘛。"

  陈名夏又放声大笑了。他很爱大笑,而且笑得很得意,很张狂。龚鼎孳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他关心着别的:"听说近日朝中又出了大事,由圈地引起的?""不错。"陈名夏把事件的经过讲了一遍,得意地说:"安郡王和佟皇亲两家都惶惶不可终日。尤其是佟家,原本不是满洲人嘛,狐假虎威!""二十九人另立一议……不会出毛病吗?""不会!绝不会!皇上天纵聪明,非凡人可比,亲政以来,颇有作为。最难得他勤学苦读,自四书五经至诸子百家,以及诗词歌赋,无不涉足。皇上的汉话、汉文,朝中满人不能及其万一!你想,我对皇上说:若要天下安,留发复衣冠,皇上竟也点头称是。可不是一代英主吗?……孝升,没有请别的客人?"此时,二人已走进客厅,小戏台面前只摆了三张宴桌。

  "还有一位,他想见你,求我引荐。"

  "何许人也?"

  "说来怪有意思。刑部主事李振邺那日由公事房回家,途中听见小孩子们跳着脚齐声唱:’不要喊,不要喊,来年状元名张汉。’哪知次日便在一个朋友家见到了张汉,这朋友也是听了童谣特意寻访,才把他请到的。李振邺与我有师弟之谊,就把此人引来顾园。今天邀他作陪,他还叫了戏班凑份子……"正说着,家人禀报:张汉先生来拜。陈名夏官高位崇,又是主客,端坐不动。龚鼎孳接了张汉进来。张汉见陈名夏就拜,说了许多"大名久仰、如雷贯耳"的套话。陈名夏略略还礼让座,对张汉打量一眼,直截了当地喝采道:"好一个英俊美少年!若不是孝升引见,乍一觑面,一定当你是梨园佳弟子!"张汉的脸红了一下,立刻陪笑说:"不敢。"陈名夏的狂傲实在令人难堪,怎么一见面就将人贱比为戏子?龚鼎孳打着圆场,令仆役上菜,丫环斟酒。双庆小班班主前来请他们点戏,陈名夏当仁不让,点了《风筝误》里的三折:《前亲》、《后亲》、《惊丑》,龚鼎孳点了《金雀记》里《乔醋》一折,张汉点了一出《南渡记》。

  "《南渡记》?孝升听过吗?"陈名夏问。

  龚鼎孳摇头。张汉笑道:"双庆班刚由南方来京,便会演此戏,可见流传之广。学生正要请老大人一观,可知世人心术之坏,时下风气之恶!""这么说,你是听过的了?"陈名夏瞥他一眼。

  "是。"张汉庄重地向后退了退,说:"《南渡记》为江南许巨源所作,此人乃一失意文士,笔下刻毒之至,老大人不可不提防一二……"他竭力使自己说得义正辞严、态度忠诚,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感到慌张。

  戏宴开了,张汉并没有觉得轻松。在陈名夏这样的大贵人面前,他自惭形秽,战战兢兢,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但这是千载难逢的进取的机会,怎能错过?

  为了求取功名,张汉煞费苦心。那首童谣是他一手制造的。他正当落魄,无依无靠,也无人引荐,便想出一条妙计:买了一大包枣和糖饼,在大街小巷见了小孩就给一把,要他学说两句童谣:"不要喊,不要喊,来年状元名张汉。"京师果然是首善之区,见效之速出他意外,他很快成为好客之家的座上宾,被到处引荐……想不到小小伎俩,胜过筹思多时的计划和行动,居然得到了成功。

  今天,张汉观察陈名夏的态度,毫无佳兆。这位大学士目中无人的骄狂之态,反宾为主的嚣张气焰,给张汉很大压力,他不得不竭力挣扎,时时注意着陈名夏的神态。大学士喜他也跟着喜,大学士笑他就立刻笑,大学士皱眉他赶紧摇头,大学士喝采他抢先击节。他必须给大学士留下好印象,为以后直接拜会他铺平道路。

  可是陈名夏只顾和龚鼎孳吃酒议论,看也不曾看张汉一眼。在尴尬的绝望处境中,张汉勉强支撑着看过两折。第三折,是《风筝误》里顶精采的《惊丑》,男主人公韩世勋被丑女詹爱娟吓得丧魂失魄。那小生很会作戏,水袖抖得漂亮,一脸惊惧之色维妙维肖,令人叫绝。陈名夏大声喝采,张汉却蓦地站了起来,好象受了惊吓,随后又觉得失礼,重新坐下。

  陈、龚两人都没有注意他。

  渐渐的,张汉的眼睛瞪大了,一个丑陋的脸隐隐浮现着,还有暗红的帐幔、闪烁不定的灯光……可怕的回忆纠缠着他,他浑身战栗,闭上了眼睛。但戏台上的词曲却无情地向他袭来:"……惊疑,多应是丑魑魅将咱魇迷。恁何计,赚出重围?……"他再也无法忍受,摇晃着站起来,对主人拱手道:"学生还有些贱事要料理,不能终席,老大人见谅!……"说罢,他脚步踉跄,跌跌撞撞地走了。

  陈名夏鄙夷地一笑,简单地说:"喝醉了。"龚鼎孳摇摇头:"唉,如此名士!"张汉离席,顾媚生就可以从帘后移进厅中看戏了。三人说笑着越看兴致越高。顾媚生曾是红氍毹上的一代名优,自然指长道短,格外精神。

  《南渡记》开始了。两个主要人物——一生一末刚刚自报家门,三位看戏的立时寂静无声。台上人哪里知道他们所演的角色正坐在台下观看,还因为报酬优厚而格外卖力,又唱又说又做,曲尽其妙。

  台上的陈名夏、龚鼎孳血污满面地从王氏胯下爬出的一瞬间,顾媚生一声刺耳的尖叫,双手蒙脸,跑出了客厅。龚鼎孳面色铁青,浑身颤抖,说不出话,只对闻声而来的戏班班主连连挥手,叫他们赶快退下。

  一阵混乱之后,客厅空空荡荡,只剩下陈名夏和龚鼎孳。

  两人慢慢转过惨无人色的脸,互相看了一眼,龚鼎孳突然"哇"地放声痛哭。陈名夏没出声,只有两行泪水沿面颊缓缓流下。

  龚鼎孳捶胸顿足:"名节扫地至此,还有什么可说!……"

  他的羞愤很快转为恼怒,咬牙切齿地骂道:"许巨源!你个黄口孺子!阴损如此,必杀以泄忿!……"

  良久,陈名夏才慢慢地轻声说道:"我辈吃亏在怕死二字,自然不如史可法、阎应元,却不肯自甘寂寞,总以为天生我才必有用,要在名利场上角逐一番,则又不如黄梨洲、顾亭林……可是,我辈总也算是应运而生、应运而出。大兵进关入主中原,若无我辈,成何世界?人生在世,人生在世啊!……"

  他突然仰天大笑,笑了好一阵,笑声既狂妄又悲酸,很象夜枭在月夜林中的呼叫,龚鼎孳直听得停止了痛哭,毛骨悚然。

  陈名夏睁着泪汪汪的眼睛,笑盈盈地对龚鼎孳说:"当个内院大学士,锦衣玉食,调和天下,上为天子分忧,下为万民解苦,这比当年死于忠节,比今日浪迹江湖,是强过,还是不及呢?……"龚鼎孳和陈名夏互相安慰着,心境渐渐平和了。他们约定三日后到陈名夏府上聚会。陈名夏还再三嘱咐,一定要带顾媚生去,好开导开导他的妻妾。

  他们没想到,乌云已笼罩在陈名夏的头顶。

  当晚,刚刚回府的陈名夏被逮锁问罪。圣旨命吏、礼二部大臣会同刑部共同审理这一案件。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少年天子 > 第一章 三
回目录:《少年天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秦帝国 第一部 黑色裂变 2乾隆皇帝作者:二月河 3康熙大帝作者:二月河 4康熙大帝 第二卷 惊风密雨 5大秦帝国 第四部 阳谋春秋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