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金瓯缺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所属书籍: 金瓯缺

  (一)

  现在是大功告成、大家可以弹冠相庆的时候了。

  收复燕云是伐辽战争这篇大文章的正题,何况他们事前已经估计到即使燕京城在交割之前必遭一番洗劫无疑,毕竟燕京是首善之府,他们去舐别人的“馂余”,多少还有点余沥可尝,因此童贯、蔡攸两个不怕担一点风险,坚持一定要他们亲自统率大军去“收复”燕京,免得再舐自己人舐过的第二道“馂余”。至于云州,虽然同样是边防重地,是燕京侧翼的屏藩,又是直趋河东路的要隘,使节们费了多少口舌,好容易才把它从阿骨打、粘罕的虎口中挖出来。但由于它以贫瘠出名,童、蔡两个对它不感兴趣,甚至派一名大员前去接收,也怕再引起军事、外交上的麻烦而耽搁下来。他们的方针是先拿下燕京,云州之事慢慢再说。后来边疆的麻烦事件果然层出不穷,吓得宣抚司再也不敢提到接收云州之事。直到两年半以后金军大举南下时,即使在形式上,云州及其附近之地也没有一天归宋朝所有过。两支南下的金军,其中一支就是以云州为出发地的。

  要配得上由宣抚使、副亲自去收复这个国都的大场面,童、蔡两个在军事上作了如下的布置:首先派姚平仲为先遣使,入城去和金人的留守部队洽商交割事项。一定要谈得千妥万当,万无一失以后,才由知太原府张孝纯所属的河东军统领李嗣本率领五万名河东军为前队首先入城。这是对张孝纯努力补充兵源有功的一个报酬。然后才派种师中为“副都总兵”和杨可世、王禀一起率领西军主力为“中坚”,跟着入城。“副都总兵”是临时创置的职衔,用以位置这个难以位置的种师中。他们既不愿畀种师中以副帅的正式头衔,又怕不给他一个隆重的名义、地位,无以服西军将校之心,特别是无以解他们重用刘延庆以至丧师败军之嘲。所以想出这个名义来,让他“权”一下,事后仍可撤消。

  第二次伐辽战争时期任命的副都统制何灌一败之余就带着高俅的两个侄子托辞逃走。这时他们真正重用的是降将郭药师。继中坚部队以后,由郭药师率领常胜军,护卫他们宣抚使、副两个入城。最后以西军的将领马公直、苗傅二人统率京师的禁卫军殿后。这最后的一支军队不过是拖一条尾巴而已,万一发生变化,它不可能起什么作用。

  要纠集这么多的军队,再加上种种公私的准备工作,都需要化费一定的时间,以致超过姚平仲与金留守长官粘罕约定交割之期五天以后,李嗣本的河东军还逗留在中途,没有开到京郊,童贯和蔡攸的旌节仍然留在雄州城,尚未渡过白沟河。

  这时完颜阿骨打倒真的已如约退到松亭关外,粘罕的军队也早撤离云中,只有他本人还留守在燕京城里。

  急于要赶回去分赃,不至于在实际利益方面落在诸郎君后面的粘罕这时也等得不耐烦了,他对姚平仲口出怨言,责备宋朝言而无信,还威胁说:“宋军倘再愆误,发生变化,乃贵朝自取之咎,休怪俺粘罕无情。”以豪爽出名的姚平仲,办起外交事务来也是干净利落。他得体地回答道:

  “大事已定,并无少疑。接收燕京,稍误数日,乃是本朝敦礼之处。如若先期而来,岂不又要惹起贵朝的疑虑?太子久与我朝使人往来,怎不懂得两国间的礼数,何问之有?”

  粘罕的一句恐吓,“事有变化,乃贵朝自取其咎”,吓得童、蔡两个无限惊慌,他们神经紧张地传令种师中作好战斗准备(他们自己是做好万一战败了就溜之大吉的准备)。这一夜,全军刀出鞘,箭上彀,的确过得十分紧张。几次谣传金军前来劫寨了。李嗣本的河东军刚刚赶到城郊,一听前线有情况,无事先自忙乱起来,一部分士兵发生“营啸”之变——半夜里乱叫乱嚷,乱奔乱跑,自相践伤。结果反而退了二十里安营。

  幸喜得第二天拂晓之前,马扩从东京赶回宣抚司,童贯一见,如获至宝,马上拉住他一个劲儿地问:

  “众人虑金军劫营,马宣赞以为如何?”

  “阿骨打早已撒至松亭关,粘罕也急于回国,某可保其不来。宣抚千万传令诸军安定,按序进军入城,休堕入奸人之计,为金军所笑。”

  第二天,大队人马重新整理了队伍,挨次前进,过了辰刻,前军、中坚相继进城,果然是风平浪静,不费一矢之功。粘罕的留守部队早一天都已撤走。原来昨夜的惊扰,就是有人看见北门外留守部队的撤走而引起的,真可谓是“庸人自扰”了。傍晚时分,童、蔡两使也进了城。去年四月间,童贯出师时,曾向官家借用御用钧容直,如今真正到了派正经用场的时候。他们用出吃奶的气力,一路敲敲打打、吹吹弹弹,进得城来,希望吸引全城的遗民都出来夹道欢迎“王师”,重睹汉家威仪。这一个目的果然达到了,几乎所有走得动路的居民都跑到街头上来欢迎王师。可是他们的人数稀稀朗朗,恰似久旱龟裂的田地上还剩下屈指可数的几棵萎瘪枯干、垂头丧气的稻穗一样。实际上他们只是一群科头跣足、鹌衣百结的乞丐化子。原来阿骨打在撤退之际又纳用了刘彦宗的“釜底抽薪”之计,把全城所有的仕宦富室、平民贫户、商铺邸店、贾人工匠以至优伶倡妓、僧尼黄冠以及还有一点劳动力的无业游民,连同他们的金银财宝、物资用具、衣着粮食、器皿家生一古脑儿席卷而去。这里留下来只有极少数的老弱病残以及无人照顾、自己又无以为生的鳏寡孤独和叫化乞丐,真是名符其实的“遗民”了。

  金军不但胁裹去大多数的人民,搬走了一切搬得动的动产,大军临走前又进行一次大破坏,把城堞楼橹、宫殿居室、寺院庙塔,桥梁道路等搬载不去的不动产全都破坏了。这真是一次彻底友好的交割,彻底到居然没有留下一所像样的房屋勉强可供宣抚使驻节之用。偌大的一座燕京城只剩得一堆堆的瓦砾砖石,焦土枯草、断垣残圯、烧烬余屋。还剩下一些一时破坏不了的石柱石础、石桥石阶,也已疮痍满目,面目全非,把一座繁华壮丽的燕京城变成为一片尘封蛛网、狐兔横行的废墟。这真使童贯以下的全体军官大吃一惊。

  北宋朝廷花了几年时间,消耗了大量钱粮,损折了几万人马,最后还要加上“岁币”和一百万缗的赎城费,赎回来的就是这样一座空城、一片废墟。

  身为统帅的童贯、蔡攸处身在这座破烂凄惨的空城里也感到不是味儿。他们一向惯用物质价值来衡量天下的一切事物,既然到手的这座空城已毫无物质价值之可言,他们再要逗留在这里也大可不必了。好在它虽然没有物质价值了,但仍具有一定的抽象价值,不管怎样,他们总算是把舆图上的燕京城收复回来了,也就立了不世之功,他们在燕京只停留了十天,就急于凯旋回朝去领受赵官家的赏赐。出门一趟,总要捞回一点东西,才可算得不虚此行。

  在北道整整熬了一年的蔡攸还坚决地推辞掉官家要他担任的“燕山路安抚使”的新职。童贯顺水推舟,乐得做个现成人情,向朝廷推荐河北路转运使詹度担当此职。詹度对此觊觑已久,只恨自己的资格还够不上当安抚使,一旦童贯做了人情,把蔡攸推出去的官职转让给他,真叫做天从人愿、喜出望外。

  五月中,朝廷复文下来,还赍来了一颗新铸的“燕山路安抚使”的煌煌银印。童、蔡两个急忙把这颗银印、连同这座空城一并交割给詹度,率领禁军,快马加鞭地凯旋回朝。

  当童贯、蔡攸急不可待地要想离开是非之地的燕京的同时,东京朝廷里也同样是唯恐再生意外,遑遑不可终日。

  原来杨可世入燕的捷报递到东京时,朝廷的反应过于敏捷了,它马上发出几道诏书,明谕我军已收复燕京,准备择日告庙,并明谕开封府作速筹备庆贺大典。结果奇袭之师失败。还赔上刘延庆十万大军的溃散,发出去的诏书却像驷马既驰,无法追回了。这使得朝廷大坍其台,成为举国人民的笑柄。

  这一次,官家和王黼等人吸取了惨痛的教训,矫枉过正,把事情推向反面。

  四月十七日,童、蔡两宣抚统率大军进入燕京,在形式上收复燕京了讫。二十二日一篇洋洋洒洒,把历史追溯到二百年以上、把事实夸大了几十倍的《复燕奏》已经递给东京,又一次在字面上收复燕京了讫。朝廷仍然在字里行间看出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唯恐再生枝节,迟迟不敢公开发表这个消息。连带童、蔡两个要求凯旋的奏章,也被耽搁了大半个月,累得他们在燕京城里日夜提心吊胆,寝食不安。

  直到五月中旬,东京的市民们才在利泽门、新郑门、西水门、万胜门、固子门、西北水门等各道城门口看到张贴着三省同辜圣旨的黄榜,通告今年端午节的龙舟竞渡,因筹备不及,改期于六月初大军凯归后,一准举行,希应军民人等一体知照等因奉此……这总算是官方第一次非正式地承认收复燕京属实,大军即将凯归,而人们也懂得改期举行竞渡,其目的就为了庆祝胜利。

  东京市民向来是最通情达理的,他们完全谅解官方唯恐再闹一次笑话,因而迟迟不敢正式发表胜利消息的一番苦衷。可是他们自己早从其他渠道中探悉得确实消息,用了民间的形式,先期庆祝起来。锣鼓和炮仗,似乎是两件最富于感染性的宣传品。自从有人敲响了第一声锣鼓,点放了第一响炮仗以后,连日来东京的大街小巷中锣鼓喧天,炮仗震耳,从早到夜,从晚达晨,几乎没有间歇之时。没有人为这两件感染品写过考证文章,锣鼓肯定是在奴隶社会中就早发明了的,鞭炮不知始于何时,但到了太平极盛之世的宣和年代,这两件都使用得这样广泛,使得偌太的一座东京城好像从锣鼓和鞭炮的海洋中飘浮起来,一不小心,就有陆沉之虞。

  五月下旬,童贯、蔡攸带着禁军凯旋归来。他们献给官家个人的礼物是黄金四千两、径寸大小的东珠一百颗,其他犀角、水晶等宝物称是。这不是从辽宫中得来的战利品,金军撤退时,连宫廷中那间密室也破坏得寸瓦不全,哪会有宝物遗留下来?实际上,东珠是赵良嗣从军费的“羡余”项下向金人做了一笔交易,用重价收买下来的。黄金原来就是拿去给金人折价的财物,詹度花了下番手脚,转手之间,又把它“折”回来了。以风雅著名、自称酷爱书画文物的官家也并非对于这些物质价值很高的礼物不感兴趣。童贯用它们来封官家的嘴巴,于是六千万缗的免伕钱就成为一笔无人敢于去过问的糊涂帐。这对于童、蔡,还有在东京作遥远控制的王黼和其他有关人员来说,虽然在燕京捞不到多少好处,但就这一项收入而论,也是十分可观的。他们总算没有白打这一仗。

  除了珍珠、黄金以外,童贯还给官家带来一颗灿烂光亮的明星,它就是残辽的降人,袭燕之役的败将,常“胜”军统领郭药师。童贯在《复燕奏》中大肆吹嘘郭药师的战功,说得天花乱坠,我佛点头,其缘故是可以推想而得的。首先,童贯不可能承认在这场战争中我方是战败者,既非战败,就需要有一个统率军队打败敌方的大将。其次,童贯又不愿承认在这场胜利的战争中,与他处处持相反意见的西军将领有多大的劳绩,于是合于逻辑的结果,就是炮制出这个常“胜”将军郭药师来填充其缺。

  其实说句良心话,郭药师的常胜军倒也不是一败不胜的,它立有一次真正的战功,那是在几个月之后,在口外峰山一战。经过激烈的鏖战,彻底打垮了奚军,萧干本人也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中被杀。不过那是未来的事情。在复燕之役中,无论郭药师,无论西军其他的将领都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战功。可是,童贯既能制造出这场与事实大相径庭的胜刊,自然也能炮制出这个与真情完全不符的胜利的将军。这是符合朝廷的需要、官家的需要以及他们这一群主持战争者的需要。童贯这一举是深契圣心的。事实上,童贯已经在官家面前密保郭药师充任“燕山路安抚副使”和“燕山府同知”两个要职,也得到官家的予允。官家在一次召见中,给予郭药师破格的恩遇,当殿把两只贮冰用的大金盆指名赐给他,并且面嘱在六月初五举行的龙舟竞渡的庆功大典中,要他单独陪侍御侧,以便在廷臣和东京人民的心目中提高他的地位。

  这可以说是北宋朝廷中对于一向受到歧视的武人一次特殊、破格的待遇。

  官家准备在那天把郭药师当作一盘新鲜当令的樱桃推荐给东京的老百姓,以满足他们的“荐新欲”。那个捷祝的盛典将代替端午节,成为一个重大的节日,成为全国欢腾的高峰。这消息传开后,几天来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东京人在金明池一带穿梭似地往来进出,想先看到在预筹盛典中特有什么新花样翻出来,以便向别人夸口。

  (二)

  三月初和四月上旬,马扩等一行使人都曾回到东京来向官家述职请示,并且携同阿骨打派来的使节向朝廷商定交割燕云的具体事项。

  马扩等一行人使命的重要性随着官家终于了解了在军事上不能取胜,只得依靠他们这几个使人的口舌才可能把燕京争回来、赎回来这个耻辱的事实而增加了。因此,不管官家的事务如何繁忙,只要一听说臣节们回来,他就立刻安排接见,并且过问谈判中的细节。

  当金方提出具体数字后,官家垂询到:

  “金人与我乃友善之邻邦。借兵相助,古有成例。当年回纥相助唐肃宗、唐代宗收复两京,也只索取得些许金帛犒军。如今金人何故要添出这许多岁物?。

  官家一向手面阔绰,屡次表示可以不惜重赂厚遗,务必把燕京赎回来,及至听到具体数字后,又有些大惊小怪起来。其实伐辽一役,几千万缗的钱粮都像河水般地淌出海去,又何在乎这区区小数。大约他感到颜面有失,有损他的自尊心,所以有此一问。

  三个使人根据各人的处世哲学以及对官场生活适应的程度,各自作了不同的答复。

  “女真诸酋,贪暴成性,惟利是从,其他均在所不恤。倘非臣等苦争,所索尚不至此。”赵良嗣也终于看清楚阿骨打以及诸郎君的贪婪面目,预料到将来边境多事,自己脱不了干系,他的富贵美梦已自打破了一大半,现在向官家预伏一笔,让官家的思想有点准备也好。

  “幸赖陛下神武圣德,有以折服阿骨打,不然边患岂能如此容易得了?”卢益答非所问,模棱两可,有点像提出警告,乘机又颂圣一番,说明他确实不愧为一个官场老手。

  只有马扩回答得最率直。他同意赵良嗣对女真诸酋的分析,然后不客气地指出:

  “此乃本朝选帅不当,军次失律,兵威不立之故。”

  选帅不当,不但指责童贯、刘延庆等军事负责人,并且也把矛头指向派童贯为宣抚使,派刘延庆为都统制的官家本人了。官家听了,神色不怿者良久。幸亏赵良嗣善于转圜,等官家问到善后的交涉情况时,趁势推崇马扩的功劳道:

  “计议善后,臣等几次与阿骨打折冲,其间马扩犯颜力争,出力最多。”

  听得这句好话,官家这才回嗔作喜,说道:

  “闻得马扩颇知书。”

  “马扩虽系西军出身,”赵良嗣代为回答道,“昔年曾中武举。”

  官家又问马扩中的是哪一榜的武举。

  “臣系秦嘉玉榜尘忝,”官家既然当面问到,马扩只好据实回答,还不免要加上一句说,“久受陛下教育,愧无寸进。”才算应对得体。

  这一句说得文绉绉的话,补救了刚才的冒犯,果然中了官家之意。当下他称赞道:

  “卿倘非知书,安能出使专对?”

  言下也含有他知人善任的意思。选帅不当,造成两次伐辽战争的失败,他身为天子,固然不得辞其咎,但选择使人却十分妥当,所以能够完成任务。

  这次召对并无论功行赏的性质,何况马扩又以言语得罪了官家。但是出乎意外,偏偏在当天晚上,奉到御笔,马扩特除武翼大夫、忠州刺史并閤门宣赞舍人。

  武翼大夫是官阶,忠州刺史是虚衔,所谓“遥郡横行”,只是给了武官这个身分,并非真正派他到四川忠州去当地方官。閤门宣赞舍人是官家接见官员时,专司接引的武官。还是马扩第一次使金时,朝廷就借了这个官职给他,可算是久借不还了,这次才得到真除。

  大军凯归后,使人们又奉诏陛见一次,这时谈判结束,真正轮到对他们论功行赏的时候了。马扩又转一阶,升为武功大夫、和州防御使,这已经是中等以上的武官。

  马扩从最起码的承节郎起家,跟随父亲航海到金朝去参加“海上之盟”的外交活动,前后数年之间,升到现职,在当时朝廷里,已是一个出名的干员了。在这段时期中,他做的工作是好是坏?对历史有功有罪?对人民有利还是不利?这很难用一句话来评定。但他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才能,虽然受到一些人的妒忌、抹杀以至恶毒的中伤,却仍为大部分人。特别为当时几个朝代的最高统治者所欣赏。

  马扩是在他的时代中见到过各朝皇帝最多的一个人。这些皇帝代表着各自的利益,这种利益有时是共同的,有时互有矛盾,有时更是截然相反,水火不容。联金灭辽,在一段时期内,宋、金的利益一致,对于辽却是莫大的灾祸了。在共同的利益中又有尖锐的矛盾,谈判赎回燕京城的艰苦过程,就说明有着共同利益的宋、金两朝发展到这个阶段时,矛盾已突出到主要地位。但是奇怪的,这三个利害关系相互不同、甚至绝对矛盾的朝代的最高统治者对于马扩个人的才能都是一致推许,欣赏备至。在辽,他受到萧皇后和后来成为西辽国王的耶律大石的赞赏。在金朝,他受到完颜阿骨打的称扬,比较起来,本朝的道君皇帝是最后赏识他的才能的皇帝,主要还是依靠敌国、邻国的统治者对他的揄扬,才开始对他注意起来,不过到底也把他升官晋禄了。

  受到各个朝代的最高统治者的赏识和揄扬,这只能说明马扩的思想意识还没有离开他们的范畴,而他的才能也只能够为他们这个阶级的利益服务。

  如果不是后来变动得很大,变化得很快的历史环境——那是一个把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交织在一起的动荡的壮丽的历史环境,影响了他,改造了他,玉成了他,使他的思想意识有所发展,有所突破,甚至与他原来的阶级意识有所决裂,如果不是后来那个历史环境使得他的才能能够对民族和人民的利益有所贡献,那么截至此时,马扩即使对他所隶属的这个民族和国家抱有无限热忱,希望做出一番对它们有益的事业,从客观效果来检验,他毕竟不过是封建皇朝中一个干员而已。

  以后马扩的官阶基本上停留在这个阶段上下,一度从防御使升为观察使,他的职位也稍有变动,当过短暂的枢密院副都承旨和有名无实的沿江制置使,这些都不足为马扩重。重要的是他的事业有了重大的发展,远远不是那些官职的范围所能限制。他不是像大多数封建官员以他们的职位、名分,而是以他的反侵略、反压迫的光辉事业记录在历史上。因此在我国历史上,他是一位应当受到较高评价的英雄人物。

  (三)

  马扩两次回京述职,都曾抽空回家和家人会面。奇袭燕京城的军事计划,在一年半以前,曾经是他和刘锜的美妙构思。一旦成为事实,不幸又以失败告终,他们谈到这一战役的经过时,感到十分遗憾。他们不但痛恨刘光世的恇怯无能、刘延庆的以私废公,也批评了杨可世在战争中采取的错误措施。

  但是要长谈是不可能的。马扩的公务如此忙碌。阿骨打派来的使臣,倘非由他和赵良嗣两个终日接伴,就要在东京城内的大街小巷中乱跑,行径犹如间谍。以致他们两个要轮班回家过一晚的机会也没有捞到。马扩只剩得向家里人请安、问好、简单地交换几句话的时间。

  五月下旬,大军凯旋归来,马扩也随同宣抚司一起来到东京享受那一分也有他的罪过在内的“光荣”。凑在那些热闹的庆祝胜利的日子里,百务具废,这才有了一段钦赐“在家休沐”的时间,让他可以安住几天。

  “书札平安知信否?梦中颜色浑非旧”,不相信书札中平安的话而相信在自己梦中看到的憔悴劳顿的丈夫,相信他每天,每时、每刻都处在“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危险境地中的亸娘,现在是成天地、每时每刻地可以看见丈夫,和他在一起生活了。但她还不能够相信这是真实的,仍然疑心这仅仅是一场梦。

  她分明记得三月初,他第一次没有经过预告就突然回家来的那天。他先去看了刘锜哥哥。刘锜娘子惊喜若狂地把她唤去。在过去的一年中,她有过多少次在梦中与他订了重见主期,又在梦中把这个约期无限地延宕下去,以致她失却了与他重新会面的信心。如今他真的回来了,他们只隔开一道打开的门、隔开一道帘帏,她清楚地听到他和刘锜哥哥正在激越地谈论什么的声音。只要再走动一步,跨过门槛,她就可以与他厮见了。她还有什么顾虑呢?难道刘锜哥哥是外人,不好意思当他的面跟他相见?不,在刘锜哥哥面前,她决没有这种顾虑,也没有其他的顾虑,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思想上没有准备,竟然踌躇在帘帏以外,过了好久都没有进去和他厮见。这是一个习惯于不幸而不太能够相信自己是个幸福的人的思想状态。这使刘锜娘子十分奇怪了,最后还是她把她推进门去。

  四月上旬又有一次意外的见面。她劈头第一句就问他可以在家里待多久。她没有为这一意外的见面感到高兴,倒反害怕很快就要来的离别。她的害怕当然是很有理由的,那一次他在家里前后不过待了半个多时辰,和她只说了几句话。不过他告诉她燕京即将收复,不久他又可回东京来了。她不相信这话,在那一段时期中,一切可以给她带来幸福的消息,她都看成为安慰她的虚言假话。这些虚假的安慰曾使她付出重大的代价,现在即使是她最信任的丈夫的说话也不能够使她相信了。

  可是丈夫的话实现了。

  现在的一次不再是瞬间的见面,而是整天、整天地相处在一起了。她还唯恐这是一场梦,唯恐在这场醒得太快、醒得太早的好梦中,丈夫的形象又从她的手指缝中滑掉。她下死劲地攥紧丈夫的手——从马扩的一面来说,他起初还不太能够适应这股来势太猛的爱情热浪的袭击。但是像一切勇敢而正直的人们一样,他们能够正确理解并且迅速判断出善良和真挚的感情加以无条件的接受。何况他还有过那次在战场上去决死的瞬刻中对亸浪感到歉意的自我谴责。克服了最初的不习惯后,他就完全敞开自己的感情世界,让亸娘闯进去,自由地、尽情地去掬取她需要得到的东西。亸娘赞劲地用指甲掐痛自己的指窝,有时还要求丈夫来掐她。偶然离开的时候,她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洗着、搓着、补着他换下来的衣服,洗擦他的兵器、盔甲,抢着去调理玉狻猊,为它洗刷、喂食。固然因为这一切都是属于丈夫所有的,对她具有无限的亲切感,更重要的是从它们身上来体验一种实体感,用来证明眼前的一切都是现实的生话而不是一场梦。

  现在亸娘就在梦一般的心情中度过她一生中有限的这幸福的几天。

  不知道是否存在过那种真正无私、不需要酬报的爱情?亸娘确实没有向丈夫索取过什么。但当爱情的果实一旦落到她的手里,她也要尽情地享受它。她甚至尝试着要用他们的爱情筑起一道高墙,把他和自己禁闭在高墙之内而把那个锣鼓喧天、鞭炮震耳的现实世界隔绝在高墙之外。爱情是她精神生活中的居室、衣着、粮食、炉灶、柴火、锅子,爱情可以代替这一切,除了它,她不再需要向那个高墙之外的世界伸手去索取什么了。

  刘锜娘子完全理解她的这种心情,她似乎用力地把他们两个推进高墙去,而自己站在墙门口充当一个司阍的角色,不让其他的人闯进这个禁区。

  但是他们只获得有限的成功。

  所谓公务具废,只限于极短促的一段时间。作为时局的风云人物,宫廷、政事堂、宣抚司仍然不时要把他召去,以备咨询。在东京的庆祝活动刚刚开始,从燕京就传来了令人不安的消息。

  首先传来了故辽平州①节度使张觉举兵抗金的不寻常的诮息。

  张觉拥兵自雄,不愿向金朝屈服。完颜阿骨打的大军撒出松亭关以后,就命令左企弓、虞仲文、康公弼等降员取道平州、滦州,入榆关回到上京去,一路上带有宣慰残辽官兵的任务。张觉手里握有二万名精锐士卒,并且一向对左企弓等大员不满。他接获左企弓等已来到平州前站的“滚单”后,做好准备,一俟他们入境,就把他们全部扣留起来。左企弓以己度人,做梦也没想到在这风卷残云的局势中,居然还有这样不识时务的蠢汉敢于反抗大金皇帝。他手无寸铁,只好束手受缚。张觉当着数万军民之面,数以叛辽不忠、降金不义、为虎作伥、戕害燕民等十太罪状,把左企弓、康公弼、虞仲文、曹义勇等几个辽奸,一一送上绞刑架上绞死,然后在一场出其不意的突击战中打败了金朝大将阇母的军队。

  这是在消灭残辽政权的战争中,金人遭遇到的一次真正的挫败。

  这个消息对于宋朝也是非常重要的。由于读音的近似,马扩最初错认为这个张觉就是去年馆伴他的礼部郎中张瑴。柔若无骨的文员张瑴居然能够做出这样一番事业,倒也使他心惊。但是这个小小的错误,并没有妨碍他对事态之演进作出正确预测的几种可能性。一种比较小的可能性是张觉继续扩大战果,金军暂时无力消灭他,让他作为一支以恢复残辽政权为号召的割据势力而存在。这种形势,即使出现,也是短暂的。金军决不允许在这个要冲地区内留下一股敌对的势力,它稍作部署后,势必要派出大军去扑灭它。张觉兵力单薄,一旦抵抗不住时,或则请兵求援,或则败退到我方来请求收容,这两种可能性都很大。总之,在这种情况下,我方无中立之可言,应当采取什么态度,事前必须作好考虑,免得临时惊慌失措。

  此外又传来一个更加惊人、但是还没有被证实的消息说阿骨打已经旅死在军中了②。

  马扩判断这个消息有几分可靠,因为在谈判的最后阶段中,他几次看见阿骨打,已经尪羸骨立、疲态毕露,有支持不住之势。当时马扩就与赵良嗣交换过意见,认为在谈判中,金方由不愿交割燕京的立场突然转变到有条件地交还,其主要原因就是阿骨打已经病入膏肓,急于要回去解决内部问题的缘故。

  如果阿骨打逝世,根据金朝兄终弟及的传统继承方法,目前已被称为“谙版孛极烈”的完颜吴乞买将继承皇帝之位,这大概是无疑问的。但并不等于说金朝内部的矛盾已全部解决。据马扩观察,女真诸酋在阿骨打个人绝对权威的统治下,维持了表面上的团结和和平,不过内部也是矛盾重重的。吴乞买为人喜怒无常、才具有限。他一旦继承大位,必须依靠二太子斡离不辅助他处理军国大事。斡离不在女真诸贵族中才能威信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用他来辅佐吴乞买,并预定为吴乞买的继承人,这是阿骨打早已深谋远虑地布置下的一著棋子。可是大太子粘罕久握重兵在外,多立战功,已经培养出一股个人的势力。他本人又是个桀傲不驯、野心很大的军事领袖,吴乞买继位以后,他能否俯首贴耳地听命于斡离不,这就很难说了。在谈判过程中,马扩发现斡离不和以粘罕为背景的兀室、撒卢母多有凿枘之处,斡离不的主张取得胜利时,粘罕本人也会露出悻悻不满之色。阿骨打在世一天,粘罕决不敢有什么异动,一旦阿骨打弃世,两雄不并立。可能会爆发一场火并。据马扩的分析和估计,吴乞买继位后,为防止内部分裂,马上发动一场对我朝的战争以缓和他们的内部矛盾,这种可能性是极大的。马扩一向认定宋、金之间终必动兵,阿骨打逝世的消息如属确实,战争很可能在短期内爆发,因此他一再建议当局要做好应战的必要准备,首先是停止西军的复员,相机在燕山、河北、河东前线配备重兵,加强国防。

  在那些疯狂的庆功的日子里,马扩的不祥的推论和令人匮烦的建议显然不可能得到当局者的认真的考虑。但他已成为辽、金问题的专家。目前赵良嗣还逗留在燕京办理一些财务上的未了事宜,因此北边发生了一些情况,当局者理所当然地要把他找去,从他手里稗贩得一些资料转买给官家,以表示他们在军事外交方面的渊博的知识。有时官家本人也要把马扩召上金殿,有所垂询,目的是当大臣们向他奏陈时,他自己心里也有个底,表示自己是个精明强干、励精图治的皇帝,不为臣下所左右。君臣双方的表演都不符合他们的实际,当他们作着这样对等的表演时,彼此都明白对方的资料从何而来,不禁在心里匿笑。

  这对于马扩来说,真是“卖椟还珠”了。知识的本身只是一只空盒,建议的内容才是真珠。他们另售趸批地买去他的知识,却不认真考虑采纳他的意见,这使他十分焦急。

  这些实际的军事,外交事务占去马扩主要的注意力。当他充分享受亸娘的爱情时,一受到朝堂和宫廷的召询,就会使他从精神到肉体暂时都逸出她的爱情的高墙以外,翱翔在实际事务的天空中。

  不管朝廷是否接受他的意见,他马扩对边境的国防事务是早已生死以之了。他锲而不舍地提出问题,提出建议,希望这些顽石终于有那么一天会得点头。

  可是形势逼人,允许他在里面回翔的时间已是十分有限的了。

  (四)

  此外,家里还有一个刘锜娘子这位爱情的义务司阍阻挡不住的闯入者,他经常要扣门而入、甚至是越墙而入,进来打扰他们的伉俪生活。

  他就是赵隆。

  经过名医邢倞小心翼翼的治疗,加上这一年多以来亸娘、刘锜娘子的加意护理,赵隆的病体早已康复。前线需要他的时候他不能去,等到他能去的时候,前线早已不需要他去参谋了。现在他仅仅是为了关心并且希望尽可能快地获知这方面的消息,才逗留在东京。而这些消息常常是令他沮丧,令他十分气恼的。有几回他大发脾气说这次一定要卷铺盖回西北去了,结果还是受到惰性规律的支配,继续受坏消息的折磨,继续大发脾气,而仍然无限期地逗留在东京。

  他期待的是胜利,得到的却是不断失败的消息。第一次战争的挫失,种师道的受责、刘延庆的被任命、奇袭燕京之役的功败垂成、第二次战争的大溃败以及拿回燕京城的可耻的交易等等,无论在当时或事后得知了,都使得这个与军队有着血肉联系的老军人感到无限失望、无限懑愤。

  现在他的气愤集中在郭药师身上。

  他带着老年人的健忘,老是把这个得不到满意答复的问题一再提出来问:

  “童贯那匹阉驴作甚要把这个姓郭的鳖蛋带到京师来厮见官家?”

  他一直记不得这个姓郭的鳖蛋的名字,这个名字与宗教相联系,而与军人毫不相干。记不得名字,索性就叫他鳖蛋,鳖蛋是他们西军中对于一个瞧不起的军人最侮蔑的称呼。郭药师是降将,在传统的老军人的心目中最瞧不起的就是降将。此外,赵隆还带着一股激愤的心情猜到童贯的别有用心。童贯之所以要抬高郭药师的身价,其目的就是要打击西军的威信,贬损西军的地位。他打算把郭药师留在燕京,担当起北方边防第一线的重任,以便把西军调回去陆续复员。赵隆的猜想是有根据的。种师中只做得半个月左右的“副都总兵”,接收燕京的大事一了,宣抚司就忙不迭地撤销这个临时职衔,并以优待为名,恩准他回西北老家去休沐。杨可世目前虽仍在燕京,童贯也不喜欢他,已列入几个月后复员将领的名单之中。只有王禀在滹沱河一带转战有功,被太原知府张孝纯看中了,通过宣抚司,再三挽请他留在河东,主持太原军区的防务。很明显,童贯要扩大并培植常胜军作为自己的本钱以与西军抗衡,并且用来代替那个实在抬举不起来的刘延庆。

  当马扩不能够给赵隆一个满意的答复时,邢倞出来补充了:

  “俺听得郭药师被拜为检校少保、燕山路安抚副使兼同知燕山府事后,迎着童贯就跪下来叩头谢恩。童贯一把把他搀扶起来,道:‘少保如今是与咱同功一体、并起并坐的朝廷大员了,为何要行这等大礼?’郭药师感激涕零地回答道:‘宣相是药师的再生父母,药师只知道见了父亲就拜,不知其他。’乐得童贯从骨髓缝里都钻出笑意来。”

  “阉驴生不生得出鳖蛋?这个俺没见过,倒要请教太医。”赵隆想出一句恶毒的话来发泄他的气愤。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邢倞带着博物格致的幽默感,一本正经地回笞,“童贯还有两个亲儿子呢,又安知他就生不出一个鳖蛋?”

  这个有点渲染得过分的小道新闻,没有得到消息灵通人士刘锜的证实,东京人向来善于捕风捉影,添油加酱。把郭药师讲得如此不堪,可能出于他们的想当然。刘锜曾和郭药师打过交道,郭药师奇袭之计,受到刘锜的支持。在筹备袭燕的过程中,也认为他思虑周密,胆大心细,是个将才。但同时也感觉到他胸有城府,凡事都不肯随便表态,居心难于窥测。‘刘铸说了一件真事:官家把两只贮冰的大金盆赐给郭药师后,他带回下处,把跟随他进京来的伙伴一起召来,先说了一番官家深思厚德,如不图报,猪狗不如的话。然后慷慨陈词:俺郭某今日渥蒙官家厚赐,都是诸君之力,诸君合该得到这分赏赐,郭某何功之有?当场就把金盆剪开了,一一分给部下,自己一无所取。

  从封建官场的角度看来,把官家赐的金盆剪开分给部下。至少是对官家不敬。有人把这件事奏知官家,官家不以为忤,反而夸奖郭药师薄己厚人的作风,是个“廉能之将”,还说:“此乃郭药师能得部下死力之故,异日必能捍卫边疆,为帝室屏藩。”

  马扩是促成常胜军反正的联系人之一,他知道甄五臣策动反正,确具诚意,郭药师当时多少有点被迫的性质。但常胜军反正是在他使金以后,情况不甚了解。马扩与郭药师有过几次接触。大致印象与刘锜相似,还没有形成一个明确的看法。现在他也提起一件值得注意之事:这几天郭药师常带着部将到京郊的西南角牟驼岗一带去转。牟驼岗是官府畜牧之地,马匹云聚、秫豆山积,更兼地势高敞,俯视京师,有高屋建瓴之势,是屏障京师的军事要地。郭药师身为降将,好不容易被童贯第一次带到东京来,相国寺、马行街等繁华之处都不足引起他的兴趣,却一再到牟驼岗去察看,居心何在?

  “贤侄,贤侄!你们不信,且信老拙的一句话。”赵隆根据他们提供的这两条线索,立刻就得出自己的结论,“依俺看来,这个姓郭的……鳖蛋分明是一个当朝的安禄山。”

  仅仅根据这些薄弱的证据,就把郭药师比为唐朝的大叛逆安禄山,赵隆这个结论未免下得太性急了。刘锜、马扩心里也未必认为这位老上司的意见是绝对正确的。但是驾驭降将,思威并施,两者都要保持一定的分寸,刘锜、马扩都感觉到官家如此破格地优待郭药师确是过分了。这样做,倒真是在炮制一个安禄山,如果郭药师的野心和实力,当时还没有发展到像安禄山在天宝末年那么大的程度。从这点来看,他们的老上司、老丈人的忧心忡忡,并非毫无理由,这就怪不得他一天要几次闯进女儿的高墙去破坏他们的宁静生活。

  六月初五,转瞬即至,这几天东京城里郊外,为了这场庆典,已形成一股疯狂的气氛。但在刘锜家里是另外的一种气氛,他们几乎没有人提起金明池竞渡。第一个赵隆,说到庆祝大典就有一肚皮的气,他说:今日之事,可耻莫甚,还有什么面皮谈到庆祝?亸娘一心只想留在高墙内,根本不想出门去玩。刘锜娘子现在是以亸娘的意志为意志,亸娘的忧乐为忧乐,亸娘愿意留在家里,她自然也要留在家里。事实上,刘锜娘子已经暗暗地拟定一项计划,她准备到了六月初五那一天,在自己家里举行一个小小的庆祝宴会,庆祝他们得以安渡去年此时只有她和丈夫两个心里明白的一场真正的危机。去年五月二十六初战失利和以后一系列的败讯,六月初三马扩单骑陷阵、下落不明等消息如果当时封锁不严,泄露给亸娘父女知道了,在这个家庭里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者说还可能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这才是这个家庭里最最值得庆祝,值得大家干一杯酒的节日。

  刘锜娘子的这项庆祝计划受到丈夫的赞同,他们打算暂时让亸娘父女闷在葫芦里,然后在祝杯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宣布去年的危机,要大家高高兴兴地过这个节日。

  但是初三晚上,刘锜接到镇安坊派人送来的一张字条,把他们的计划打乱了。

  这字条是一首《更漏子》的小词,那娟秀的笔迹分明出自师师手笔。词牌下面还赘上了“小词代柬,寄刘四厢、马宣赞”这个命意显然的题目。

  “别愁多,欢绪少,满眼紫葳红蓼。

  抛旧谱,弄无弦,日长如小年。

  香雾薄,卷珠箔,结想芳洲杜若。

  看飞舸,竞中流,旧盟还记否?”

  这首小词的节拍,提醒了刘锜、马扩的诺言,命意虽然明显,调子却是低沉的,似乎她有什么心事,寓词寄意。这却形成了一种压力,迫使刘锜、马扩不得不前去应约。

  要实践去年的这个约定,就必须破坏目前的这个庆祝计划,这倒使得刘锜踌躇起来。何况去年他还说过这样的漂亮话:“娘子若有差遣之处,只消遣一介之使相召,刘锜岂敢不直趋妆召奉候?”说这种话是要兑现的,否则就不像个男子汉了。刘锜把眼睛瞟着词笺,口中只问:

  “兄弟看此事怎处?”

  刘锜娘子看见丈夫踌躇,也跑来大声念出了师师的词,及时替他解了围。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两个既与师师有约在先,岂可不践?”她征求了亸娘的同意,在明决之中不无有点讽刺地说,“丈夫和兄弟先去陪师师看竞渡,晚晌回家来领咱的这杯祝酒,两全其美,有何不可?”

  ——————————————————————————

  ①平州辖境在今河北省东部陡河流域,治所在今卢龙县。

  ②事实上阿骨打撒出松亭关后,已感到严重的体力不支,只得到附近的白水泺去养病,六月十九日病逝。他终于没能回到上京去。

  ——————————————————————————

无忧书城 > 历史小说 > 金瓯缺 > 第二十四章
回目录:《金瓯缺》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明朝那些事儿5:帝国飘摇作者:当年明月 2卷一:木兰歌作者:熊召政 3卷四:火凤凰作者:熊召政 4明朝那些事儿1:洪武大帝作者:当年明月 5乾隆皇帝 第二卷 夕照空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