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士兵突击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士兵突击 > 正文 第九章

正文 第九章

所属书籍: 士兵突击     发布时间:2012-12-04

    一辆步战车在靶场里刚停下,许三多就顾头不顾脸地往外冲,然后在车边吐了一地。史今随后下车,站到许三多身边,给他不停地捶背。

    “班长,我又丢人了。”许三多说。看史今只是笑,许三多觉得有点怪,“班长,你怎么老说我不错呀?”史今看许三多快委屈死了,劝他说:“你今天训练快结束了你才有反应,而且车上射击,你也打得不错。”

    史今对许三多的安慰,让伍六一有些受不了,他挽起袖子,也过来了,边走边说:“我来给你整两下,管你不会有反应了。”说着就是狠狠的两拳,捶得许三多一下就没声了。

    伍六一的手是狠了点,但许三多还真的不吐了。

    他轻轻地揉了揉,对史今说:“真是奇怪呀,副班长整完以后我就不吐了。”

    史今说:“有个病人去看头痛病,医生说头痛是吧,当,给他屁股上来了一锥子,病人说妈呀,怎么扎我,医生说头还痛吗?不痛了,屁股痛!那头痛病就治好啦!给钱吧!”

    许三多听得哈哈直乐。

    前面,成才和几个兵也大声说笑着,从他们旁边走了过去。

    像是害怕那成才,许三多突然不笑了。

    史今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是接着说自己的:“伍班副就是这法子,算是个土造的心理疗法,你痛了就不会再想吐了。”史今忽然郑重地说,“其实许三多,你很多毛病都是心理落下来的,本来你今天完全可以顶住的。”

    许三多说:“我在图书室借了讲心理的书看,上边说什么俄狄浦斯情结、里比多效应的,我还是搞不懂。”史今说:“我也不懂,那是人专家说的话,可你班长和副班长一样,也是个土造医生,就管给你把头痛病治好了就成了。”

    许三多吓得马上盯住了史今,说:“你不会也扎我吧?”

    史今说:“我是打个比方,乡下来的孩子有几个长时间坐车的?还是这种全封闭着能把肠胃颠出来的。我晕车那会就是练那个。”史今指指旁边单双杠,“单杠大回环,在上边晕过了,上车怎么也不晕了。”

    许三多打量着乌黑锃亮的单双杠,问:“怎么练?”

    史今二话没说,上手就给许三多悠了几个,看得许三多连连地咋舌不已,连说怎么能这样的?史今说,“练练就会了许三多,你体能相当不错,技巧上再抓一抓就好了。”然后给许三多强调说,“这玩意可治晕车了。人都是这样,晕过一次就不会再晕了。”

    远远地看见伍六一,史今马上喊他过来:“六一,你是在这上边晕过的,后来还晕车吗?”

    伍六一说:“啥叫晕车呀?”

    “改改你那臭牛皮的说话,”史今把伍六一拖到单杠前,很有点自豪地说,“伍班副上次悠了一百二十一个。”

    “一百二十一个呀?”许三多的眼里全都是崇拜的眼神。

    伍六一爱吃这一套,他说:“那是瞎玩闹。跟兄弟部队治气。”

    “那你带他瞎玩闹二三十个吧?”史今深知伍六一为人,坏笑着走开。

    剩下单杠边的两人,都有些拉不下来。许三多畏缩,伍六一凶得也到了尽头,对着个完全不反击的人,总归也是无趣。

    伍六一无奈地看看许三多,吩咐道:“注意动作要领,上了单杠你就不是自己了,你就剩自己找的那个重心,别使蛮劲,由得他转。”他说着自己呼地转了好几个,随后很利索地收身下来:“你自己体会体会吧。”

    许三多没有上过,笨手笨脚地,就往单杠上爬,被伍六一一把拉了下来:“是上单杠,不是爬单杠。你把自己担在上边就会有个重心,那两条腿是有用的,不要离开地了就把它当个累赘。二三十个?我看你没戏。七连的平均纪录可是四十五个,好在不比这个。”

    许三多只好熊猫一般,一个接一个地上去,结果是一次又一次地从单杠上摔了下来。

    伍六一终于失去耐心,对许三多不住地摇着头。

    白铁军正很仔细地在擦自己的鞋,周围几个兵在午休,忽然外边砰的响了一声。

    白铁军愣住,踱到窗口看,愣住:“嗳,你们来看,你们来看。”

    一个兵说:“我们起来的话你就躺下了。”

    白铁军啧啧赞叹说:“真不错,好看。再来一个,唉,没让我失望。”

    甘小宁:“闭嘴!”

    白铁军老实地跑到床前躺下,可声音还在继续,甘小宁终于忍不住到窗前看一眼,目瞪口呆,一声不吭地回来,一会儿几个兵都耐不住好奇,轮流到窗前看一下。

    白铁军躺在床上,冒了一句:“真是笨得可以了。”

    许三多一瘸一拐地进来,伍六一面无表情地在后边跟着。伍六一一声不吭地解下武装带上床休息,几个兵在他身后做鬼脸笑。

    许三多换了双鞋,悄没声地又出去,几个装睡的兵再笑不出来了。

    外面又是砰的一声。

    伍六一闭着眼睛,眼皮微微地动着,也是在装睡。

    许三多又进来,这回大概是把脖子也窝了,揉着,偷偷在磨狠了的手上套上副护腕。突然听有人骂了一声笨猪。

    他愣住了,这是甘小宁的声音。因为甘小宁是闭着眼睛说的,他只好把眼光找往别处。甘小宁的眼睛突然就睁开了,他说:“你看什么?我说的就是你。你套上那么个玩意摔得更狠。”

    “那我该怎么办?”许三多轻声问道。

    甘小宁说:“你的重心要放在肚脐往下一寸的地方,这你还找不着吗?你摔下来的熊样,真是给钢七连丢人。”

    白铁军也睁开了眼睛:“咱们是装甲侦察连,先就得学会摔。”

    许三多怕把所有的人都闹醒了,紧张地示意着:“小声点,他们都在睡觉。”

    白铁军一个鲤鱼打挺,反倒坐了起来:“还装什么蛋?都给我起来!”

    全班的战士果然呼地一下,全都起来了。大家显然都没有睡着。

    大家七嘴八舌地就说了起来。这个说:“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你一出手就不对。”那个说:“能做四五十个的人身子准定是直的,你倒好,弯得折刀似的。”许三多觉得不可理解,揉着脖子看着他们:“你们都不睡啦?”

    甘小宁说:“睡啥?吵都让你吵死啦。走走!”

    几个人不由分说把许三多拥了出去。偌大的屋里只剩下伍六一一个,他豁然睁开眼睛。

    外边“一二三、起,一二三、落”的声音,把正在午休的高城吵得睡不了觉。高城烦躁地走到窗前伸手把窗打开。

    

    操场上,几个兵正把手里的大笤帚伸到一起,形成一个保护垫的意思,许三多就躺在上边。甘小宁告诉许三多,注意着地姿势,用手就而不是用手垫,这练的就是反应能力。

    “一二三,起!”许三多被扔了起来。

    甘小宁冲着白铁军发牢骚:“怎么又抢我口令?”

    白铁军没看他:“三二一,落!”

    几个人有点半开玩笑,有点想帮许三多却又有点想整治他。

    许三多:“再来一次好吗?我还没体会。”

    白铁军说:“猪都被你气死了。再来一次吧。说着对几个兵使使眼色。”

    甘小宁抢先喊了口令:“一二三,起!”

    许三多对着那几个笤帚就扑下去,几个兵却早有默契地把笤帚撤开了,许三多摔了个结实,还没爬起来就赶快在脸上绽放个讨好的笑脸。

    白铁军正色道:“不许笑,要记住这一摔的教育意义。作为侦察兵,永远要有偷袭和防备偷袭的意识。你应该下意识地就防止摔成现在这副德性。什么叫下意识呢?比如说吧,阿甘哪。”甘小宁伸手就给白铁军脑后一拳,白铁军灵巧地闪开,结果被甘小宁下边一脚踢得跳了起来。白铁军丢了面子,冲着甘小宁嚷嚷:“不是说好演示的时候光打上三路吗?”

    甘小宁对许三多说:“看见没有?如果我用家伙他就挂了,没有形成下意识的下场。”许三多半懂不懂,只是木木地问:“再来一次好不好?”

    甘小宁对那几个兵使使眼色:“可以。”

    白铁军:“一二三,落!”许三多正欲扑,几个兵又撤笤帚,许三多却没扑下去。

    白铁军愣住了:“小子反应挺快嘛。”说着话就是一脚,许三多闪开了。几个人都愣住。许三多反而不好意思了:“从小被我爸踢,都习惯了。”

    甘小宁乐了:“原来是家传的功夫,不一样嘛。”

    伸手就一拳,许三多又躲开,甘小宁再打,许三多掉头就跑。

    甘小宁追了出去:“喂,你那是逃跑,咱们练的可是躲闪!”

    高城一直在窗口看着,隔壁洪兴国的窗也一下打开,终于有人被吵到忍无可忍了:“午休时间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高城回他:“他们练摔呢。”

    洪兴国挺纳闷:“那个兵……许三多不是最不合群吗?”

    许三多被三班兵围追堵截,年轻人的用功到后来总是带点玩闹。

    五连宿舍隔壁就是六连宿舍,每个连队旁边都有一副健身器材。

    天黑时,史今把许三多悄悄地带了过来。史今说:“我知道你,人多的时候你不敢练,只好睡觉时间练。这是六连的地方,没人看着,给我环三十个。”

    许三多看史今一眼,看单杠一眼,再看史今一眼。

    史今的声音很冷:“‘不行’这两字以后少说。”

    于是许三多只有多环,许三多环了两个,挂上边不动了。

    许三多:“不行……嗯,我是说没力气了。”

    史今:“没力气的人说话有这份神清气爽吗?是人就不止这个数。”

    于是许三多只有继续,这回环到了十个,五连有人出来,许三多一松气掉了下来。

    史今叹口气:“下来干吗?做好让人笑话的准备?”

    许三多:“我环十个了。”

    史今:“别去数。你要搞定的是自己,不是那些数字。本集团军有个兵俯卧撑能做两千个,其实他已经是想做多少就多少了,他突破了极限。”

    许三多又一次瞠目结舌,那也确实是个非人的数字。

    史今:“说不行的时候绝不会有奇迹发生。就算是你,也能创造奇迹。”

    技术考核这天,观察室旁边支了张桌子,旁边写着“技术考核”几个大字,团部几个参谋坐在后边。射击完毕的战车上,士兵们下车直接跑到桌边列队。

    参谋:“八三式一二二榴弹共有几个装药号?”

    士兵:“七个。”

    参谋:“六号装药弹丸初速?”

    士兵答不上来了,参谋记下个六十分。

    在连队扎堆的地方,各连队的兵也在哗哗地翻着书互相提问,算是个临阵磨枪不亮也光。

    士兵们互相考:

    “八一杠枪管寿命?”

    “班用轻机枪最大射程?有效射程?有效杀伤距离?”

    “红缨导弹斜射距离?”

    成才一脸得意,他现在是一个人在对付三个人的提问:“300000,3400,800,1500,4500。”

    对面几个伸出来的大拇哥。

    一辆主战坦克在前沿打出一个抵近射击,炮声掩盖了人声。这是一辆战车正在模拟阵地里迂回射击,车号上写着207。那是七连三班的战车。

    终于到三班了。史今的班列队从靶场旁边跑过,高城在旁边挥挥手让他们停下,他找的是史今,并且神情绝没有从前的融洽,他盯着史今:“希望今天考核后,许三多还能让你乐起来!去吧!”

    史今直刷刷地站在参谋们的面前:“报告,七连三班射击完毕,等候下步指示!”

    那参谋竟头也没抬,只是哗哗地翻着书,一边找题,一边找回答的士兵名字。

    第一个被点出来的,就是许三多,因为他的名字排在最末尾。

    参谋还是望都不望,只顾看着题目,机械地提问道:“一零五坦克主炮膛压?”

    许三多他们是装甲侦察连的,没想到参谋却把题看到坦克连那里去了。

    但对许三多来说,没事。他开口道:“最大五百零九点五兆帕斯卡,正常四百四十一点三兆帕斯卡。”

    参谋没有在意,点点头,接着问了下去:“脱壳穿甲弹1000米距离下降量?”

    许三多依然对答如流:“四十七米每秒,一千米立靶密集度为零点三米乘零点三米。”

    史今他们一下都愣了,都暗暗地有点觉得怪异。

    但旁边的干事却发现题目不对了,忙说错了错了,他们是装甲侦察连的,不是坦克连的。那位参谋这才抬起头来,一脸错愕地看着许三多,竟有点纳闷,说:“可是他答得很对啊!”说到这里,不由得问道,“你把整本书都背啦?”

    许三多说:“报告,是的!”

    参谋好像来劲了,说了一声别太牛了,便急急地翻书。

    许三多的回答是:“不牛,我就是个死记硬背。”

    参谋笑了:“别吹掉了底,就算是纸,它也六百多页呢。就说你们那车吧,七十三毫米滑膛炮药室容积,后坐长度,最大后坐阻力?”

    “零点六八三立方升,一百四十八毫米,九八点零六千牛顿。”

    王庆瑞团长从观察室出来,正笑嘻嘻地在旁边看着。

    参谋不由得喊了一声:“要得。”笑笑就接着问,“技术和结构特点?”

    未等回答,干事却阻止了,他说:“喂喂,这又不是数据,你大发了吧?”

    没想,那许三多却只管给他背:“该炮系低膛压滑膛炮,身管和炮闩由螺纹连接,采用立楔式炮闩,闩体内装有电击发装置,反后坐装置采用同心式制退复进机……”

    “行了,行了。”参谋终于叫停了,他发现许三多真的一字没差。

    他提笔打算给一个高分,却被一只手拦住,半路杀出个王庆瑞——团长笑了,他看着许三多对张干事说:“张干事,把你们那野战宣传车拉过来!”

    那宣传车一来,许三多又开始害怕了。因为周围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周围的队形也乱了,三班也散了摊了,各连的连长和指导员,还有团部的人,都往这边拥。

    这一次,是团长亲自上阵主考了。

    他盯着许三多说:“我问你,咱们八二迫击炮的尾管材料是啥?”

    王庆瑞的声音通过麦克风,从车上的几个重型音箱传出去,响遍了整个靶场。也把许三多吓慌了,他迟疑着,嘴里说:“八……八……八……”整个靶场上,顿时回响着一个“八”字。

    史今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往前挤去,说“让我过去。”

    团参谋长看见了,指着他:“前边那位回头,你挤什么?”

    “报告参谋长,我是他班长。”史今说。

    参谋长明白了:“给个道,让他过去!”

    史今挤到前围,挤到了许三多的身边。许三多看见来了班长,腰就挺得直一些了。

    许三多的嘴也顺了,他说:“八二炮用的是铝合金尾管。”

    王庆瑞刁难道:“八二炮上用了一项中国首创的技术,是什么?”

    许三多拿不定主意了:“全保险引信?旋入式药管?自锁式高低机?套筒式缓冲机?……咱那书上没写。”

    “就是套筒式缓冲机,”王庆瑞接着问,“豹2坦克的一百二十毫米滑膛炮还用在哪种坦克上?”

    “报告……书上没写!”

    “不能光看教材,”王庆瑞对许三多不满意了,“那就问你教材上有的吧,自行双三七高炮的火控系统?”

    许三多紧张得早都忘了自己是谁了,但团长问的,只要是教材上有的,他都能回答。靶场上空的音箱,几乎都成了许三多的录音机了。

    团长看看没有什么可以再问的了,便说道:“很好。可你不能光看你那本教材,教材之外的也得看。”许三多给团长不住地点着头。

    团长突然问:“你叫什么名来着?是许三多吧?是许三多!”

    这时,连长高城正在往这边狂奔,突然一愣:“哪个许三多?”

    成才听着广播里那傻子在背书,听了一气,把手上书往屁股下一垫,嘴里嘟囔着:“这个三呆子,还真有傻福!”

    靶场的训练和考核算是告一段落。

    士兵们都上车,许三多也被洪兴国和几个参谋拍着打着送上后车厢,史今都挤不上去,而高城犹自在人群外纳闷。

    许三多还昏着,进了车也忽然发现大家对他都有些敬而远之。

    甘小宁头一次对许三多另眼看待了,他凑过来问:“许三多,啥时候背的?”许三多说“我们一起背的呗!”甘小宁说:“得了吧,那就两星期工夫,能背成这样?你又不是神童。”这时史今上来了,他说:“先想想你们是不是用心吧!别的不说,你们光背自己手上这点装备,谁又把整本书都看啦?”

    车开动的时候,许三多才忽然发现,成才就坐在自己对面,正跟几个兵高谈阔论什么。许三多喊了他一声讨好地说:“成才!我买了烟。”可成才像没听见一样,自己掏出烟,分别地派给大家,嘴里还说:“我觉得这东西关键还是在于个理解,比如说射程30公里吧,你对30公里外打一炮有个概念吗?比如说这枪里的枪机,你没见过打破脑袋也想不出枪机是这个样子的。所以我从来不死记硬背。”

    许三多拿着烟的手僵在那块。伍六一瞟成才一眼,拿了一根。

    “我抽一支行吗?”伍六一说。许三多连连点头:“当然行,我本来就是想谢谢你们帮我训练才买的。”白铁军挤上前来,说那我也得拿一支。甘小宁说我也要一支。

    大家都为许三多今天的出色,多多少少感到有些开心。

    七连车在操场边停下,七连兵是擂着鼓下来的,反正鼓舞士气鼓都带着,年轻人也巴不得事情再闹大点。

    路过的兵们为之侧目。高城有些不屑,但那表情显然是由得他们闹会吧,到宿舍边终于一举手:“大家都歇了吧!没多大事,本连荣辱不惊。我再说句,早点休息,还没考的那几个班再接再厉!”

    但谁也不会急着先进宿舍,都在操场上自由活动着。考核不是体能训练,兵们不急着休息。

    高城看见散去的兵里史今在对着他微笑,便走了上去。

    “笑什么?”高城板着面孔。

    “连长,我那兵今儿露脸吧?”史今是得了机会便大着嗓门。

    高城看看又被甘小宁几个追着要练拳的许三多,有些难堪地笑笑:“他记性是够泄密标准的。那又怎样?有背书把敌军背趴下的吗?那不如架电脑对敌军狂练五笔字型呢。”

    史今希望许三多得到高城的认可:“他现在挺合群了,今天射击也接近平均成绩。”

    高城:“好吧,我输,你有一个小小的胜利。是想听这话吗?我给你。我不想对你绷着脸子。我承认你的努力,三班长,有些话这两天一直想对你说,我……”

    史今很冒失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是想你能承认这个兵,连长。”

    高城终于有些挂不住了:“又怎么样?他在三班仍是垫底的,有他之后,三班也至今仍是全连的垫底班。他仍然晕车,你看他下车那个迷瞪样,车载步兵晕车……没见着我真还不信……”

    “快不晕了。他现在大回环能环三十个。”史今肯定地伸出手指。

    高城不信:“就这上车晕下车倒?他要是能悠三十个,这月的先进班集体我还你们班。”

    史今掉头就喊:“许三多!”

    高城抱着臂,在史今身后摇摇头。

    “报告连长!报告班长!”一眨眼,许三多就过来了。

    史今问许三多:“你单杠现在能悠多少个?”

    “二十七个,”说完自己的声音先小了,“班长你知道的,得在没人的时候。”

    高城也禁不住笑了。史今在许三多肩上拍了拍:“去,悠五十个。”

    许三多吓了一跳:“五十个?班长,这满操场人都看着呢!”

    “所以就得趁现在练哪!今儿考核不也是人看着吗?你怎么就背啦?”

    许三多说:“那是有你站我对面呢。”

    史今说:“现在我也站你旁边呀。”

    许三多说:“那我是肚子里有啊,这个……我不行。”

    史今看了看连长,对许三多说:“许三多,连长说了,你要是能悠五十个,这月先进班集体还咱们班。”

    许三多眼睛一亮:“真的?”

    高城只好点点头,说真的。

    许三多暗暗下了一把劲,说:“那你们别笑我。”掉头就往单双杠那边跑去。他跑到单杠边,抬头看着那副单杠,单杠之上还有一个蓝色的天空,那真是个遥不可及的目标,连周围的人声都要远了。许三多狠狠地点点头。

    高城苦笑着摇摇头:“区区回环而已,这架势刀山火海一般。”

    史今没看他也没听见,史今看着许三多,对他也对许三多来说,就是刀山火海一般。

    许三多还站在单杠下,做着刀山火海的准备。高城有些无聊地看了看表,要了旁边兵的茶缸子给自己灌水。旁边的兵早聚了拢来,几个三班的兵给他打着气。

    三班全体拉拉队也冲了过来。

    于是许三多起跳,三班全体哑然,他挂在单杠上挺了一下,干脆连第一个都没环起来。于是高城活活地被一口茶水呛了一下。几乎全连的兵都在看着,许三多风鸡般挂在单杠上,即使是他也没脸下来。

    许三多对史今说:“班长!我重来好吗?”

    “不好,你记住一个,动真格的时候,没有人给你重来。”

    于是许三多委委屈屈提了上去,做了第一个,然后第二个,第三个。

    高城已经不想看了,他干脆地要回宿舍,“月黑风高时能做二十七个我信,这时间地点,七个不到。心理啊,问题啊。”

    史今一把把他扯住了,并替许三多数着:“别走……七、八、九、十……”

    高城无奈:“这么番准备,十个?别死心眼了,这月先进集体本来是要给三班的,嗯,鼓励奖吧。三班大概是第一趟拿鼓励奖,有三班以来。他就算环到五十又怎么样?伍班副,你纪录多少?”

    伍六一正呆呆看着单杠上环动的许三多,听人跟他说话,立刻做出副不介意的样子:“小儿学步的玩意,我不记那个数。”

    史今实事求是地插话:“两百。”

    高城看看在单杠上环动的许三多:“两百,超了极限。虽说是小孩学步,可到这样也能叫个神。他?我洗洗睡了。”

    高城转身走了,史今不好再拦。许三多仍在单杠上一个个悠着,如同一架专为此发明的机器。

    一群兵簇拥着单杠上的许三多,那个人尽力地在做,看得出他已经找着了重心,让这种圆周运动成了一件并不太耗体力的事情,只是在一百多次天翻地覆的回环后,人眼中的世界会成为什么样子呢。

    世界在跃动、倾转、模糊。单杠下的兵安静地看着,默默记着数。

    史今已经离单杠很远,并且尽量轻声数着数:“一百八十九……一百九……”

    他远得已经靠近洪兴国窗前,索性再靠近隔壁的高城,史今知道在这里大声许三多也听不见,索性对了高城的窗户大声喊:“……一百九十一!”

    高城的窗户一下打开了,几乎没撞着史今,高城瞧史今一眼,目光的焦点立刻转向单杠。

    单杠上的人仍在回环,动作已经慢下来,无知无觉,无欢喜无失落,只有荡起和落下,倾转,回环。伍六一巡场一样在周围走动着,看不出在记数,原来专注地看已经成了偶尔焦躁地看一眼。

    悠到一百九十六时,高城叫道:“伍班副,差点就把纪录给破了。”

    伍六一:“我现在能环两百五,应该。”

    高城:“嗯……那我信。”

    两个人都有些愣神。

    “一百九十八!”

    操场上爆发出一片遗憾的叹气声,许三多一个没环上去,于是又挂在单杠上如一只风鸡,谁都看得出他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他紧闭着双眼,问道:“班长,我悠了多少了?有没有五十个呀?”

    高城讶然到微微张了张嘴,伍六一抱起的胳臂又放了下来,操场上鸦雀无声,所有人如看一只挂在杠上的怪物。

    “没有!”史今和他的士兵都一齐喊道,“还早着呢!”

    许三多试图看清眼前晃荡的土地和人群,可早看不清了,汗水早进了眼睛,实际上他甚至听不大清别人说话。

    然后他大吼,全无意义但极其悠长“啊”的一声,在草原上他没有心事喊不出来,现在他有了心事,喊得直是声震寰宇。喊完了又荡了上去,世界又开始倾转,天地又开始盘旋。军营已经不再是规则的圆周运动了,而是在飘飞,飘飞回了家,飘飞到了草原,飘飞过修不完的路,飘飞过一辆驶去的火车。一个灵魂像风样掠过,审视着烙在这灵魂上的一切。

    没有人声,只有飞翔的风声。

    〖HTK〗安静,好安静。寂寞,只有风。你知道很多东西就要离你而去了。那个世界。〖HT〗

    史今呆呆地看着天穹下的许三多,他的世界也是无声的,只有风。

    “三百二十,”史今他忽然伸手擦了擦眼睛,“三百二十一。”

    高城的烟烧到了手,一痛扔开,他看上去有些恍惚。

    伍六一也差不多。两人一直和史今看着一个方向,并且怀疑自己在做梦。

    高城说:“破你纪录啦。”

    洪兴国在隔壁伸出脑袋:“早破啦。”

    伍六一:“打仗……用不上。”

    高城:“也是……那也是个神。”

    隔壁的洪兴国忽然越窗而出,重重落地,重重拍打着自己的额头:“录下来!早该他妈的录下来!让他坚持,坚持坚持再坚持!”

    指导员大人连奔带蹿而去,自然是要借机器。操场上一片寂静,史今也已经不再数数,他背了身子看着墙根。单杠上的人已经像具行尸走肉,缓慢地提起来,缓慢地放下去,挂上良久,汗水滴在地上,再提起来,下一个。

    世界成了模糊的红色,因为头部过度充血。单杠下的人兴奋劲早过了,过了,就剩下不忍心,一场全体对一个的欺骗。史今转过身,正了正衣服,走过操场,挤过人群,来到许三多身边,这么长时间,许三多刚完成一次放下。

    史今:“许三多。”

    许三多不动了,挂在单杠上微微地晃动,如睡着,如做梦,如在刑架上被严刑拷打了几天的人,他的声音低得像是个濒死的人:“班……班长……有五十……五十个了吗?”

    “有了。你过了……过了平均水平线。”

    甘小宁:“早就有了!”

    一声沉重的大响,许三多掉落在沙坑里,立刻被下边的一帮士兵架住。

    史今:“抬!回宿舍!水!葡萄糖!急救箱!医务兵!”一群人把一个人搬回宿舍,同班的甘小宁和白铁军根本挤不上去,只好看着单杠发愣。

    单杠上磨破的手掌留下了血迹。

    白铁军:“三百三十三……我的天。”

    甘小宁:“老天。”

    白铁军狠狠地要把他压下去:“苍天!”

    七连宿舍内彻底乱套,急救箱、热水、凉水、输液瓶、医务兵在楼道上川流不息,好在现在没人在意内务。史今大步冲连长寝室走过来,高城正站在自己门前发愣,史今过去站住,也不说话。

    高城:“人还好?”

    史今:“在抢救……连长,帅吗?”

    高城看着史今的表情,后者有些悲伤,也有些愤怒。

    高城喃喃道:“帅?……什么帅?”

    “露脸吗?”

    高城叹口气,摘了帽子挠头,这动作对他来说很没军人风度:“你想说什么?”

    史今:“七连很张扬,可别看不起那些没什么能拿出来张扬的人。”

    高城回避开他的目光:“我去弄点……弄点药。”可甭管他想去哪,总之走错了方向,换了个方向走回,正好碰上拿着台数码摄像机跑回来的洪兴国:“完啦?”他很遗憾,“怎么就完啦?多少个?”高城机械地答道:“三三三。”

    洪兴国变得更加遗憾:“再多做二十就整好咱团番号啦!怎么不坚持一下呢?”

    “他不是为这个做的。”高城出去了。

    洪兴国在楼道上已经开始拍摄了,看来打算一直拍到三班宿舍里的许三多,并且很专业地伴之以即兴解说:“现在我们来看看创造了一个小小奇迹的士兵许三多,三百三十三,不说在全国吧,在全军也是可以让我们惊讶一下的。他来自三五三团三营七连三班……”

    三班宿舍忽然炸出几个兵,闪避不迭,然后是冲出来的许三多,后者的动能像炮弹,动势像醉汉,抓挠着空气和墙根,东摇西晃地寻找着忽然丢失的支点。

    一群兵追在后边。甘小宁:“许三多,你要去哪?”

    许三多:“吐。”

    他抓住了一个支点,抓牢了一看,是成才。成才用一种厌倦加犹豫的神情看他,但终于扶住。

    许三多:“成才。”

    成才:“疯了,值吗?”

    洪兴国不满意了:“成才瞎说什么?这话删掉!许三多,你说句有闪光点的。”

    许三多:“要吐。”

    成才把他推向旁边的水房,许三多一头扎进,几乎同时听到一个人摔倒的声音。一帮兵扑进去,然后是一个家伙呕吐的声音。

    洪兴国遗憾地关掉机器,在过道上守株待兔,并向士兵解释:“这块没有美感,先卡。”说着,他的机器又打开了,由黑转亮之时,许三多被架在史今和几个兵臂弯里,如死狗一般拖过楼道。

    洪兴国的解说在画外继续:“许三多同志现在已经是第四次吐了。我希望他能尽快恢复过来,谈谈他的心得和体会。”

    但是看来洪兴国的愿望不能实现了,许三多是连脖子都耷拉着。半路杀出个伍六一,叉腿在过道上,拦着所有〖BF〗人:“你〖BFQ〗们老这么扶着他,下星期也还是一根面条!”

    史今:“你说怎么办?”

    “别扶!自己走!爬也是自己爬!许三多,站直!”

    许三多没动静。

    “士兵许三多!立正!”

    许三多开始动,从几个人臂弯里挣出来,但他不可能站直,于是去抓旁边人,被伍六一瞪着,所有人都躲着他,有人在笑,有人笑不出来。

    许三多:“班长,我难受……你帮帮我。”

    “许三多……立正!”

    许三多像面条一样立正。史今探询地看着伍六一的眼神,伍六一不为所动。

    史今:“咱们再挺挺,挺过去就好啦。啊?”

    “班长……班长,先进集体……先进班集体……咱们有了吗?”

    史今:“有了。”

    于是许三多一头砸倒下来。史今只好又扶:“现在怎么办?”

    伍六一挠挠头:“架回床上吧。毕竟……我也没做过三百三十三个。”

    于是那具躯体又被抬向三班宿舍。

    洪兴国苦恼地关上机器:“还是境界不高呀。”

    许三多又一次被从七连过道上架过。

    〖HTK〗都说成功的时候人会觉得眩晕,那我晕得无人可比。指导员没能拍到我在单杠上的胜利,只拍到我在单杠下的狼狈。结果让我这样觉得,人前的眩晕和说不出来的苦楚,是我成功的味道。〖HT〗

    “砰”的一声,一个人体落在地上的声音。几张床上的人都往起里爬。灯也亮了。

    白铁军:“又摔下来了!他摔上瘾了!”

    甘小宁:“我就奇怪,他怎么躺着也能掉下来?”

    他们把地上的许三多再一次抬上床,史今看来不打算睡了,拉开桌边的椅子坐下。

    伍六一跳下了床:“今晚我来。”

    史今:“你来白天。”

    伍六一沉默地点点头,爬上他的上铺。

    史今在桌边趴伏着睡。

    许三多睡了两天,吐了十四次,掉下床四十七次,摔倒次数无法计算。两天里的感觉好像一颗要被踢出地球的皮球,一个星期以后觉得自己还在单杠上边,旋转、回环。

    史今给许三多磨破的手上换药的时候说:“我对不住你,知道吗?”

    许三多很虚弱:“没有。”

    “你做了三百三十三,我说没有五十个。”

    “没有。”

    “值吗?”

    “真值。”

    一瓶药水扔在床头,伍六一阴着脸一边看着:“这趟爬起床,就别再指望人照顾了,该怎么着怎么着。”

    许三多愕然,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史今说:“六一说得对,你不比任何人差。不会再有人小看你了,也就是说,不会有人再照顾你了。”

    〖HTK〗他们要说的更多,从那天起,我是所有人的对手了。〖HT〗

    许三多又开始训练了。他刚看清眼前那堆枪械组件,甘小宁就用布将他眼睛蒙上,伸手将那堆组件搅和乱。白铁军坏笑着将一个零件拿走。许三多装了一会儿,在桌上摸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来。白铁军摇头不迭,直到被伍六一踢了一脚,从他手上抢走那个零件。伍六一把零件交回许三多手上。

    许三多在操场上跑步。肩上扛着一支从车上卸下的重机枪,打着沙绑腿,穿着沙背心。伍六一从他身后超过去,那位是一挺机枪,两箱子弹,背上再一个三脚架。整个三班都在身后,现在已经有一个很明显的高下,伍六一和许三多在争抢,甘小宁第三,史今第四,白铁军是老末。

    谁都知道,伍六一和许三多在争抢。他不能让许三多战胜他,他不能让许三多成为第一。别人都在他们的身后。

    三班几个兵在练近身搏击,甘小宁被打飞了出来,于是只剩下两个人在斗。伍六一招狠力猛,许三多则简直是个躲的天才。许三多终于试着还击,最后两人扭成了一团——互相的手脚都被对方制住,史今笑着吹响哨子。

    这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七连在演练夜间的潜伏与捉舌头。

    三班几个全副武装加伪装的士兵从小河边走过去,而后伪装得更彻底的高城从河水里爬上来,除了得意扬扬还是得意扬扬。一双手从身后的泥土里伸了上来,抓住腿就一拽,高城刚摔倒裤裆里就被狠踢了一脚,高城痛得吐口大气,嘴里已经被塞上一个软木塞,高城仍想还击,但身上的武装带已经被往下一退做了绑人的绳索,顺便是连脖子也一块儿勒上。

    许三多欢天喜地背着这俘虏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喊着:“抓住舌头啦!我抓住舌头啦!”高城说不出话,挣扎着喘气,然后,高城被重重地扔在林间的空地上。

    一听到许三多的呐喊,侦察兵们顿时从四面八方聚拢过来。

    今儿谁演舌头啊?甘小宁心想怎么一下就落进了许三多的手里了。

    白铁军也觉得好奇,说:“连长说他派人,保密。”

    史今说:“连长就爱搞这套!”说着拍了拍那舌头,“舌头,别不吱声。”

    伍六一推了推舌头,突然惊叫起〖BF〗来:“我〖BFQ〗靠!这不是连长吗?……背过气去啦?”

    众人盯住一看,果然是连长高城。连长横在地上,半天没有动静。

    白铁军当胸就是力压,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就是人工呼吸。高城动弹起来,一脚先把白铁军踹了翻倒:“不要动不动就人工呼吸!……谁抓的我?伍班副还是三班长?甘小宁?”

    “报告,是许三多!”伍六一回答。

    高城神情怪异地看看许三多:“阴沟里翻船……许三多,以后抓舌头不要勒脖子,舌头也是人,舌头……也需要喘气的。”

    高城悻悻地在三班作业簿上打了个钩——这时,每个人都开始意识到了,许三多正在成为每一个人的对手。

    他伏在战车上的半露式射击也越来越出色了,子弹只要出去,几乎看不到打偏的了。他打的全部是点射,行进间打点射,极好的心理素质,从一个目标转向下一个目标动作幅度极小,射击时完全没有犹豫,他已经是个很老练的士兵。在点射声中身边的扫射声格外刺耳,那居然是来自史今,没恢复好的右手很难吃住枪身的震动,他几乎要用半匣子弹才能打掉一个目标。

    白铁军坐在靶坑里,愁苦地听着上边的枪声,同时又在那绝情坑主下面的“正”字上添上一横。旁边是许三多的大号及正字,从那褪色来看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一年多的士兵生活,让许三多的脸上已经退去了憨气,二十岁的年龄在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些稚气,可射击的训练,却让他的眼光变得锐利了。

    一句话,如果说许三多曾经蒙昧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启蒙了。

    大家在以后的日子里不得不逐渐接受许三多在很多方面是优秀的这个现实。

    史今拿着面锦旗笑嘻嘻地走进连队的活动室看着正看书的高城,“集团军侦察兵技能第二,许三多挣的。”

    “搁那吧!”高城指了指正墙当中的一块,几乎就在集体一等功旁边,嘴上没好气,但他给了个最醒目的位置。

    对史今高城问:“三班长,你个人射击成绩排在三班第八,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眼睛了。”

    史今有点不好意思:“那是因为全班都上去了。”

    “可你本季度个人成绩低于上季度,这怎么说?”

    “可是三班总体成绩高于上季度呀。”

    “我说你个人哪。你最近怎么喜欢装傻?”

    史今垂下了头:“我……会努力的。”

    高城也不好再说下去了,另起了个话头:“下月,国庆,山地演习,突发性质的,很重要。机会不多了,别告诉别人。”

    “是。信不过我也该信得着三班。”

    高城对史今仍是相当信任的,于是不再严肃,从身边一堆书里掏出一张刚刻好的光碟,就着桌面推过去:“这应该是你们班的东西。”

    “什么?”

    “某家伙晕到不人不鬼的片断。你们净说些上不得台面的话,团里也没法当光荣事迹。我说删前给我刻张盘。”

    “谢谢,”史今几乎是很郑重,“谢谢连长。”

    高城把书抬得很高,做出一副我在看书的样子,好像对许三多满不在乎。

    当史今和许三多在操场上散步,史今已经乐开了花,他举着那张光碟有些许的激动:“这就是地位。连长能想着你,有东西给你留一份,就是你在这里有了生存空间。别泄劲,许三多,好好干。”

    许三多很冷静:“班长,是不是你现在准走不了了?”

    史今开心地笑了:“当然!全师最棒的八个兵有两个在三班,这个班长还走得了吗?”

    许三多无限满足地咧开了嘴。当笑容还没有发展到最灿烂的时候,却冻结了,许三多看见成才和七班的几个人在沙坑里摔跤。

    许三多和班长再见后走向沙坑,而成才看见许三多过来,站了起来就要走开。许三多叫住他:“成才,我爸来信,说你爸在地里摔了一跤。”

    成才绝对是不给半分脸地走开,只听到他转身后的声音:“我爸来信,说他已经爬起来了。”

    许三多站住了,脸上强烈的落寞,然后他看史今远去的背影。他知道他的班长是他的朋友,但他不知道班长也是他现在唯一的朋友。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士兵突击 > 正文 第九章
回目录:《士兵突击》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士兵突击 2亮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