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士兵突击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士兵突击 > 正文 第三章

正文 第三章

所属书籍: 士兵突击     发布时间:2012-12-04

  这一刻的时间因许三多而静止,车上车下,新兵老兵,战斗部队后勤人员都因车门前这菜鸟做出的举动而停滞了自己手上的动作,它成了一个不是定格的定格。
  许三多的手仍高举着。
  〖HTK〗几个月以后我就会明白,这支部队最不屑的就是我现在做出的这个动作,即使开玩笑也没人会做。这支部队曾经协助拍戏,导演快气疯了,因为所有的士兵可以演尸体,却绝不演举着双手的投降兵。〖HT〗
  连长高城终于从极度的震惊中惊醒过来:“你招的?”
  被他问的洪兴国看起来像他一样惊愕,而高城几乎要给洪兴国一下,因为后者是参与这次招兵的。史今把许三多的手打了下来,就史今来说,这个动作几近凶狠。高城大步向车门前走过来吼道:“那个兵干什么?扮中央军吗?你以为你很幽默?”
  高城觉得不大对,因为他根本是在对着许三多的膝盖训话。他朝许三多命令道:“你,给我下来!”许三多慌慌张张跳下来,险些砸在高城的身上。
  高城更火了:“慌什么?还没上战场呢!”然后对着身后的坦克,没好气地吼道:“还不把破坦克开走!你们坦克连别在这碍我们的事!”坦克手将坦克驶开,高城很不乐意地看着车长那带笑的嘴角。气更大了:“都下车!列好了队!几辆马上就要换掉的淘汰坦克有什么好怕的?”洪兴国捅了捅他,高城才想了起来:“对了,欢迎大家来三五三装甲步兵团!”
  他悻悻地又看了许三多一眼。
  新兵们从坦克与战车之间走过的时候,一个个让那八九百匹马力的引擎,震得神经麻木。老兵们在忙碌着,不成队形但透着专业,眼里对这帮新媳妇似的新兵蛋子视若无物。这个机械化步兵团在换装。如果拿一份换装计划列表,那上边打算在本年内在装备上做到火力增强六倍,火力覆盖面积扩大二十倍,三年内完全掌握和熟悉以上装备,可你这会从那帮老兵脸上看不出那些金戈铁马和爆炸的火光,很多老兵神情严肃地在忙一件事情,拿一块抹布,细细地擦车,然后把抹布传给下一个人,像仪式而不像正常作业。
  史今跟在高城身边。他们很近,甚至比高城与洪兴国还近,因为高城这连长最愿意与战争直接相关的人亲近。
  史今问:“连长,有咱们的吗?”
  高城的话语里透着得意:“咱是最好的,有好的也先让咱使。”
  史今说:“我想去送送207。”
  高城指了指平板车的方向:“去吧,已经装车了。”
  史今的班副伍六一,正在一辆装甲输送车上朝他招手。
  史今刚想走,却被高城叫住了:“这班兵怎么回事?一个个眼睛跟烂桃似的?”
  “哭的。”史今只好站住,他思忖了一下说。
  高城的眼睛顿时就窝火了,他扫了新兵们一眼,突然停在许三多的脸上。
  “你,叫什么名字?”
  “许三多。”许三多吓了一跳。
  “你刚才是什么意思?觉得很可笑吗?”
  史今随即替许三多解围:“报告连长,他不是不严肃,他是……没见过。”
  “你是什么意思?他……害怕?”
  史今只好又苦笑,这一路上他的苦笑多到快让脸上起了褶子。
  高城:“你招的他?”
  史今点点头。
  高城:“去送你的车。完事来见我。”
  史今如蒙大赦地走开。他身后的高城正转向新兵们,新人加新装备,本来是让高城兴奋的事情,现在却让一个叫许三多的弄得极为扫兴。
  高城冲着新兵们喊:“我叫高城,是本团钢七连连长。”他有意地看着许三多,“此次担任你们这个新兵连的连长……”
  不远处的伍六一已经将史今拉到了车上,随手将一块抹布递给他:“全班都擦过了,就差你了。”那车已擦得新的一般,史今仍认真地在上边擦拭着。
  “要送走了?”他问。
  伍六一说:“换了,换正经的步战车,连长算过笔账,说咱们现在等于一个炮连加一个反坦克导弹连,再加一个重火力连,连长劲头冲得走路像蹦高,说话学狼叫。”
  史今留恋地拍了拍手下的车:“可是老伙计啊。你舍得?”
  伍六一乐了:“我才不在乎呢。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史今不置可否地笑了。
  伍六一接着说,“咱们钢七连这回抽调三名骨干训新兵连,连长还是连长,我这班副提了半级,新兵班班长,你最了不得,新兵排排长。”
  史今笑:“那你可以臭美了,这拨兵里边好多是你老乡。你上榕树的吧?那两,正挨训的那个,还有挺白净那个,他俩下榕树的,都快同村了。”
  伍六一看着正挨训的许三多皱眉:“就那投降兵?到新兵连我训也训死了他!”
  远处的许三多正在高城的训斥下缩着脖子,我们不知道他犯了什么错,因为他永远在犯错。
  装好车的军列,很快就又驶走了,带走了一个营的旧装备,以及部分随车调动的战友。
  新兵们正在空地上等候来车将他们接到部队,慢慢地就不怎么害怕了,他们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因为他们发现那些老兵们也哭,那些老兵追在车的后边,也一个个的哭得泪流满面,一点都没有了老兵的威风。一个泪人的老兵被战友架着从新兵前走过时,新兵队们悄悄地发出了笑声。
  “笑什么笑?你们上过车吗?你们哪儿懂那门心思?”高城皱着眉头吼道。
  这时伍六一走过来,给高城行了一个军礼有些哽咽地说:“报告连长,伍六一归队。”
  高城回身看了看眼眶发红的伍六一,看了看伍六一身边的史今,有点哭笑不得:“你小子老是虎头蛇尾,吹破了天说绝不会哭了,到了还这样……行了行了,上车吧。”
  史今跑到队列前:“新兵连列队,成基准队形!向左转!起步走!一二一!一二一!”
  于是新兵们参差不齐迈着步,许三多犹犹豫豫地走在队头,老是踩到领队史今的脚。押后的伍六一又在抹泪,高城四顾无人注意,抬手轻轻拍打。
  远处几辆绑着迷彩网的军车行驶在草原的公路上,这并不是草原中心,因为旁边不断掠过乡镇的影子。
  新兵连是个除了健身器材、军装和标准化住房就看不出太多军事氛围的地方,门口“欢迎新同志”的横幅和花匾还没有撤去,新兵们已经在里边站着队列。高城冰山似的站在黑板前,板上写的不是党章不是军纪,而是高城式教育的几个剑拔弩张之字:“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新兵们哑然肃然,甚至有一点骇然。
  〖HTK〗新兵连的生活开始了。
  在新兵连我们第一个学会的是句话,确切说是两种动物:骡子,和马。合起来是这么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HT〗
  许三多在新兵连最大的乐趣是翻字典,那是他的一大法宝,《现代汉语词典》——我们也许不会觉得这种初中生拿来垫桌脚的东西中可能找到人生感悟。
  封皮上用红笔写得有话:“奖给初三班优秀的学生许三多——马老师。”
  许三多很顺利地找到了关于骡子的定义,那是自然,该词典都已经被他翻卷了边。
  〖HTK〗在下榕树不会有人注意到骡子和马的区别,但是连长很认真地跟我们说:“骡子?走人。马?跟我上。”于是我更认真地翻了字典。
  骡子——家畜,马驴交配而生。鬃短尾略扁,生命力强,一般无生育能力。可驮东西或拉车。
  我重点研究了骡子,因为知道自己不太像马。得出的答案不太叫人满意,可它板上钉钉,那叫定义。我问现在是排长的班长,他说,命令就是定义,命令不容怀疑。
  好,虽然答非所问,可我又学会一条。
  但是骡子是马的困惑后来一直困惑了我们许久,据说,连说这句话的连长也被困惑了许久。
  〖HT〗
  一个方队的新兵固定在一个东倒西歪的正步抬腿姿势上,东倒西歪者有之,相比旁边几个老兵范例来说,简直是风中残柳。
  队尾的成才站得很像样,高城刚对他有点兴趣时,队首的许三多摔在地上。更要命的是他张望一下自觉无人发现,慌慌张张地爬起来又站好。那副贼头贼脑绝无半点军人的风范,让高城直皱眉。
  新兵们正列着队在食堂外唱歌,显然是中国军队习惯的等饭方式。当音已落的时候,一个难听而发颤的声音不识时务地又拖了两秒钟。
  来自许三多,高城摇摇头,他都已经不用回头看了。
  吃完饭出来,本着一种卖水果的心理,许三多被放在队尾,而成才被放在队前。
  又在拉歌,这回是齐刷刷的。但是队尾的伍六一侧耳倾听了一下,他发现一个滥竽充数者,许三多光张嘴不出声——他怕再犯错。
  夜里,成才趴在许三多的窗户上小声招呼:“你到底出来不出来?”
  许三多在屋里犹豫着:“我怕查铺。”
  成才:“说了晚上陪我坐坐,说话不算数是个什么?”
  许三多没有说话不算话的灵活度,犹豫一下,轻手轻脚爬过窗户。
  远远的口令声。许三多和成才在宿舍背面找个自觉安全的所在坐下,自我感觉非常惊险。
  成才掏出盒烟,让许三多先点上,许三多却拒绝不抽。
  “不抽也得学着抽,不是要你抽,是给班长排长抽。懂不懂?”
  许三多不可理解,“咱们排长可不抽烟。”
  成才:“那你就给连长抽嘛,三呆子,你想做骡子想做马?马是天马,骡子是土骡子。马是好,骡子是孬,知道不?”
  许三多说:“我大概做不来马,你知道的。”
  成才发着狠,或者说发着愤:“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想回下榕树?跟你说吧,打车到站,看那满站台轰轰隆隆,我就拿定主意,再也不回下榕树,发财也好,小土皇帝也罢,我不惦记,我就明白,男人该在这轰轰隆隆中干他妈一辈子。”
  这样的成才让许三多感到新鲜:“你说粗口?新兵连不让说粗口。”
  粗口在某程度上是成才的炫耀,摆脱新兵感觉的炫耀:“老兵还他妈说呢!连长还他妈说呢!一天吃进二两土,练脱三层皮,说句粗口算什么?我就问你想不想干下去?”
  许三多想着,答得比认真更认真:“想……刚刚开始想……越来越想。”
  成才皱着眉:“痛快点好吗?想什么?”
  许三多忧心忡忡地道:“不想走人。”
  成才急于通向他的结果:“那就长点心眼,咱们回头分兵得给分到最给劲的连队。”
  许三多分辩道:“我长啊!我觉得以前在村里那点小肚鸡肠可没意思啦。你打我呀,你抢我粘的知了呀,没意思。我爸说跟我二哥断绝关系了,因为二哥不在家待着要去南边,我现在明白二哥了,他想……轰轰隆隆嘛。”
  成才急切地挥着手,他不太有听别人说话的习惯,尤其没有听许三多说话的习惯。“谁教你长这几千公里外的心眼啊?我多会儿打过你?那是……友谊。你要学实际,马上能用的!没看电视里说,人生就是长跑,长跑谁他妈让谁?再征一次兵,你看我会让你?”
  许三多很实事求是:“你没让我。”
  成才又要作恼火状而未遂,因为远处有人声,新学的匍匐立刻用上了,而且许三多也将就完成得不错。
  史今和伍六一不是冲他们来的。伍六一突然一个扑地,他们知道,那做的是卧射的动作。史今看了看伍六一的样子,纠正说:“肩下沉得太过了,你上那边沙坑体会体会。这么再摔两次,我看你胳膊肘子也差不离了。”一向骄傲的伍六一在史今面前温顺如羊:“是啦是啦。要让七连那帮小子落下了,我自费买豆腐撞死!”
  说着,二人向远处走去。他俩一走开就冒出两个贼头贼脑,许三多一脸崇敬而成才一脸大悟,“以前还觉得班长牛皮呢,原来他这么刻苦啊?”成才也频频点头,“说明白了吧?我看他也明白,他也想轰轰隆隆过一辈子,他知道这个机会不易,所以他用心着呢。”
  “机会?”许三多好像不懂成才说的机会。
  “我都白白地跟你说什么呢?有个词叫做生存懂不?”
  “生存?”
  这两个词儿令许三多怦然心动,他确实是不了解。
  成才猛地站起来高瞻远瞩,以致一脚还踏着匍匐的许三多:“许三多,生存不易,机会很少,所以你一定要多存点心眼子。我恨不得劈开你脑袋把这句话给塞进去,许三呆子!”
  一个月以后,成才也许真的抓住了他所说的机会。
  “新兵连五班,以班副为基准,靠拢!”班长伍六一发出口令。
  成才成班副这时就昂首挺胸的,甚至有些扬扬得意,因为别人在向他靠拢。
  许三多是最后一个,又迈多了一步,使队尾产生骚动。
  伍六一呵斥道:“许三多想什么呢?打枪跑靶,走队出列,这么个简单的队列你都要错?”许三多试图辩解:“我在看、看基准……成才成班副。”
  伍六一说:“解散后留下来。也不说别的了,我总不能就让你这么一路顺拐地去了新连队吧?”
  〖HTK〗其实谁是骡子谁是马显而易见。我是新兵连最早现形的骡子,而成才是新兵连最出色的马。〖HT〗
  烈日炎炎,伍六一正拼命在推许三多的腿弯,熊归熊,伍六一相当用心。
  但他终于绝望地站起来。看着许三多腿间的那条缝,伍六一突然一脚踢在许三多的腿弯上,“我当兵三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两腿间这条缝!许三多,你到底怎么搞的?你也不罗圈啊,你怎么就是要并出条缝来呢?”
  伍六一执著地训练着许三多,许三多一次次不成形的动作,换来的是班长一次次的失望。
  伍六一的努力并没有得到回报,他绝望地瘫到地上:“许三多,我没见过你这号的,有时我都怀疑你存心跟我逗着玩。”
  许三多很羞涩:“我是不是很笨?”
  伍六一怀疑地看着他:“不知道。见过笨的,没见过你这号的。”
  许三多诚实地说:“那就是我笨。”
  伍六一忽然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那是忍无可忍的绝望,那一脸痛苦表情立刻被许三多真诚地关心:“班长怎么啦?”
  伍六一叹口气:“没事。我宁可……我希望你是在跟我逗着玩。”
  许三多挺无辜地说:“没有。”
  伍六一只好瞪着他,被瞪着的许三多忽然神情很怪地笑笑。
  “笑,我很好笑,你笑什么?”伍六一问。
  许三多说:“班长……班长上榕树乡的吧?”
  伍六一只好点头,一脸自认倒霉的表情。
  许三多极做作地惊喜起来:“我、我下榕树乡的!咱们是老乡嗳!”
  伍六一看了他一眼:“全连都知道我有你这么号老乡!你真的刚知道啊?”
  许三多有点脸红,只好赶鸭子上架继续他的演戏:“老乡见老乡,两眼汪汪汪……是泪汪汪,班长抽烟吗?我这有烟。班长吃辣的也很厉害吧?班长想家不想家?”
  伍六一干脆用了吼的:“想个屁!谁教你扯这个蛋?”
  许三多不敢再往下说了,“成……没人……”
  伍六一还在吼:“成班副是不是?军队是适者生存的地方,因为打仗也是适者生存的战场!认老乡就能活下来?我看老乡分上就跟你说一句——我五公里越野,跑了五千公里才跑出个全师第二,靠这才转的志愿兵!你想就这么混?门都没有——笨人就别学人耍小聪明!”
  不管对方说的是什么吧,许三多昂首挺胸,熟练地接受不知第多少次的训斥。
  自认为是骡子的许三多也偶尔会有被大家认为是马的时候,骡子和马的区别从外形上本来就不是很好分辨。
  史今正在主持这个排新兵的会议。他跟前坐的兵也都已经能让人第一眼就看出是个兵。连长高城偷偷摸了进来,但那是瞒不过人的,因为兵的目光自然会看过去。连长到了自然会被邀请发言。当新兵们粗着嗓门大声喊出连长好的时候,高城怪可亲地掏了掏耳朵,他今天心情好,瞎子都看得出来。
  高城:“嗯,问好都带炸子儿音。你们算有个兵样子了,走烦了吧?”
  新兵们:“没烦!”
  高城乐了:“没烦有鬼了,我都烦。不过走不好,当一辈子兵军队里也不当你是兵。不过别跟家写信说当兵就是走队列,过两天分到作战部队眼花死你们。别的不说,我那装甲侦察连吧,九辆车九门炮,冲锋陷阵的,九辆车里装的都是尖子兵啊!史排长,那回反坦克演练你单兵收拾掉多少坦克?
  史今看来并不喜欢这样炫:“五辆。”
  一片惊诧赞叹声也许有点破坏纪律,但那是高连长想要的效果,他对着新兵们打了个哈哈:“就这毁伤力!画饼充饥,我给大家讲讲侦察连这个训练科目吧?各型号枪械射击,当然是各种地形包括夜战环境的,枪械原理、保养和维修,战车驾驶,车载火器掌握,战车保养及简单维修,单兵反坦克和反战车训练,单兵反坦克导弹和单兵防空导弹的掌握……”正说着,突然发现许三多的嘴里在嘀咕着什么,便停了下来。
  “许三多,你在说什么呢?”高城喊道。
  “报告连长,我在背连长说的!”我们的许三多永远是那么的沮丧。
  高城倒有些愣:“我说那么快……你倒背我听听。”
  许三多张嘴就来,就是有些许多学校死记硬背造成的平板腔调:“各型号枪械射击,当然是各种地形包括夜战环境的,枪械原理、保养和维修,战车驾驶,车载火器掌握,战车保养……”
  高城乐了:“可以啊,许三多。”
  许三多憨憨地笑道:“好多词我不知道是啥意思。”
  “现在不知道意思以后就知道了。许三多,你背它干什么?”高城说着第一次冲许三多笑了。难得你说话时有人一字不差地记着。
  许三多喜滋滋地道:“报告连长,背下来好写信给我爸!连长有什么话要跟我爸说吗?”
  高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没话说!你们全排临睡前把《保密手册》抄写三遍!——不该说的不要说!不该问的不要问!”
  抄《保密手册》自然是抄的大家怨声载道。你许三多要真记性好就攒着,真想泄密就闷在被子里说给枕头听。咱们的许三呆子对这些抱怨的话已经听得太多了,他熟视无睹地拼命地抄着。成才奇怪地看着许三多:“许三多,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许三多所答非所问:“我多抄几遍,多抄几遍好匀给大家。”
  成才一听就气了,他索性把他的笔给抢了:“这样不行,这样下去你不被退兵也得分去喂猪,如果退兵的话你就惨了,就算喂猪你也没啥表现机会了,役期一满,你就得走人了。来部队一趟你连个枪都没有摸着。”
  许三多立刻被他吓着了:“那怎么办?”
  成才跟许三多低声说:“找人。”
  许三多很沮丧:“班长不喜欢我,连长也……”
  成才:“找排长。”
  排长是史今,许三多也燃起点希望。
  成才很快地想着主意:“你跟他哭。总之……总之让他觉得你喜欢这,你不走。”
  许三多:“我是喜欢呀!”
  成才很容易地又恼了:“我是说你让他觉得你喜欢!”
  许三多算不大清这账:“我喜欢?让他觉得我喜欢?”
  成才:“就是表现!表演!——去死吧,许三多!”他恼火地看着周围被惊动的全班。
  夜里,史今拿着个蒙了布的电筒进来查铺,他翻看了一下桌上那摞手抄的保密手册,摇摇头又放回去。
  走时尤其看了看许三多,后者睡得正香的一副样子就放心地走了。
  许三多看史今一转身就立刻睁开眼下决心,直到腿上被成才狠掐了一把。他蹑手蹑脚起床,跟出去。
  不止是成才,每一个被窝里都探出一个装睡的脑袋,所有人都在观望。
  史今走到房门不远,忽然觉得身后边好像情况不对,灭了手电,就闪躲了起来,一片黑暗中许三多冒冒失失地走了过去。史今低声喊道〖BF〗:“许〖BFQ〗三多,你干什么?”
  许三多吓得要叫,史今一手掩住了他的嘴:“是我,你怎么不好好睡觉?”
  许三多惊魂未定:“刚才让你给吓着了,这会儿我哭不出来。”
  史今一愣:“干什么要哭?想家了?”
  许三多摇头不迭:“我不想家,真的,一点也不想。”一提到家,许三多的眼圈就暗暗地红了,他终于成功地哭了出来哽咽着〖BF〗说:“排〖BFQ〗长,我想家,可我不要回去!”
  史今连忙堵着他的嘴:“你哭什么?不要打扰别人休息!”
  许三多就拿拳头堵了嘴啜泣,这叫一发不可收拾,半真半假哭成了十足真金。
  史今苦笑,他对新兵菜鸟的糊涂心思实在太过明白:“谁说要让你回去?你犯了什么大错?喏,绝没人说让你回去,你其实也不赖,虽说……那个了点,那也没事,这一连兵,个顶个都是有用的,你是这连人吧?那就有你。”
  许三多有些像小孩撒泼,那也仅限于史今面前:“我也不会养猪。”
  史今一愣:“养什么猪?三五三是装甲步兵团,又不是生产基地。你想想,军队里养兵是为国防,干吗养些兵再来养猪啊?自己算,养猪教你们这些干什么?放心吧,没那些猪给你们养,就你们吃的猪肉还是市场上拉回来的。”
  许三多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他问:“那分兵会把我分到哪?我能摸着枪吗?当兵总得摸着枪啊。”
  史今松了口气,因为这个标尺实在太低:“你能摸着枪,我保证你能摸着枪。”
  许三多:“排长,给我和成才一个连吧,跟你也一个连,我一定努力的,跟伍班长也一个连,我知道他训我为我好,也是快同了村的老乡嘛……”
  史今听着他唠叨,忽然有些蹿火,也有些烦躁:“回去睡觉!这事不由我定,更不由你定!”
  许三多乖乖地掉头回去,轻易得让史今都愣住。史今在黑暗里呆呆地站着,他看着电筒里透出的微光发呆。
  许三多蹑手蹑脚回屋,正往铺上爬。成才就探头问道:“怎么样?”
  许三多话没头脑但是很放心:“排长说没猪给咱们喂,排长说养着咱们是为国防……”另一个铺上的士兵急得嚷嚷:“大声点,许三多!”
  许三多忽然发现一个屋的人都探头在等着他,这辈子说话也没被人这样注意过,声音也高了八度。“排长说,养着咱们是打仗的,不能养些人再来养猪,这笔账不划算。”
  成才嘟囔着:“那每天吃的肉从哪来的?在家都没吃这么多肉。”
  许三多俨然新闻发布官的样子:“排长说,从市场上拉回来的。”
  一瞬间就听到很多吐长气的声音和脑袋落在枕头上的声音。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许三多?”
  许三多得意了:“排长还说,保证我能摸着枪!”
  成才加倍地吐了口长气:“你这骡子都能摸着枪,我就更不用说了。”
  许三多:“是啊是啊。”他忽然觉得不太舒坦,“成才,你是不是有点拿我那个……投石问路?”
  成才瞪他一眼,神情坦诚得让许三多羞惭:“怎么可能,你跟我有哪一点像吗?就算你想帮我问个什么又问得出来吗?我纯是为你着想。”
  许三多立刻信服了:“是的。你对,我错了。”
  成才舒服地把脑袋放回枕头上:“睡吧。做个好梦,许三多。我暂时不用替你操心了。”
  靶场上,一队兵都在那儿紧张着,不是因为枪声,而是怕打不出个好成绩。班长们的口令声,跟着枪声此起彼伏。成才笔挺挺地站着,因为知道连长就在身后。伍六一麻利检查一支八一自动步枪,上弹。“许三多,射击就位!”
  许三多出列接枪,伍六一发现备用弹匣没了,转头到旁边弹药箱拿子弹,就这么会儿工夫,许三多无所适从,他端着枪转过身来。
  许三多:“班长我这没子弹呀。”
  枪口扫过的轴线把整队兵包括在里边,大家闪避,两个人没动窝,一个成才,一个高城。
  监督的史今一步跨过来,抢住了扳机,迅速把枪给下了。他从弹膛里退出一发待击弹。
  许三多脸色立刻变得煞白,汗水瞬间便湿透了衣服。
  高城一步踏过来:“许三多,你心思在天上呢?”
  许三多连嗫嚅的劲头都没了,他现在只剩下发呆和后怕。
  史今小声地对他说:“先别想这些,好好打,这次是入总分评估的。”许三多幽幽怨怨地趴下。一旁的史今小声地鼓励了一句:“你的姿势很好,手别抖……别去管自个的心跳,现在只有枪和靶,放松……放松……”
  许三多几个点射过去,全打在了靶子旁的石头上,石屑飞溅。他期待地看着史今。
  史今有点失望:“跟上回一样。”
  伍六一绷着脸,他已经忍了很久,许三多委委屈屈地归队,走过高城身边时下意识地绕了个弯。高城则根本不看他,反而看了一眼成才,成才仍戳着,虽然有些做作但是绝对挺拔。
  一天的训练后史今都显得有些疲惫,他走向连部,高城正和红三连连长在屋边掐架,死活把一盒中华塞回人家袋里。
  跟高城比三连长是个拙言的人:“老七拿着,拿着成不?”
  高城乐了:“中华不能这么派啊,老三你没这么大家底。改天你塞一条我照伸手,今天可不行,就是不行。”
  三连长有点生气,甩甩手走了,实话说有点灰头土脸。高城没心没肺地乐,扫见史今就大喝一声:“三班长过来!”
  三班长是史今在钢七连的号,史今忙很正式地过去,近边就被高城亲热地搂住了,说话声也成了附耳。
  “瞧着没?红三连来找后门了,要兵,当然是要好兵。这烟谁抽得起?你说咱辛苦三月图啥?不就图知根知底弄班尖子,毙得他们满地找牙吗?”
  新兵连指导员何红涛是三连抽调的,从屋里出来挺疑惑地看着他们。
  高城立刻很正式地拍打史今肩膀:“你这个情况反映得好。来我屋,细谈。”
  伍六一正在屋里对了名册苦思。史今和高城进来,看见伍六一犯难,高城就问:“伍班副有什么想不明白?”
  伍六一皱着眉头:“成才,新兵连最出色的,可我老觉得这人假。”
  史今听他这么说,不大乐意了:“不要轻言真假。”
  高城倒不说话了,乐着等伍六一跟人争,可伍六一跟他都争,就跟史今不争。
  伍六一说:“这么说吧,我看他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知道我看着他。他表现很好,可好像一切都是做给人看的,行了吧?”
  史今摇摇头,可他也说不上来。伍六一把问讯的目光投向高城。
  高城看来对成才早就想过很多:“成才?简单复杂化。以为没人知道他想法,可屋里这三位恐怕没个不知道他想什么要什么。他是望月猴,攀枝上瞪着月亮琢磨,我要上,有多高我爬多高,可他不懂他得先着了地,做成了人,造了火箭飞上去。我等着他着地的那天。”
  伍六一就着急一件事:“那要不要?”
  高城乐了:“那小子对谁都客气,可好斗得很,凡事争抢。咱七连最怕什么?”
  “最怕你不争。”伍六一瓮声瓮气地说。
  高城点点头:“对了,我就怕到七连他会跟你伍班副开争。”
  高城知道这话会引起什么后果,后果是伍六一狠拍脑门,在本上记下个名字。
  史今看着这两人若有所思:“连长,你们都开始内定了?”
  高城拿过伍六一的小本看着:“我喜欢未雨而绸缪,谋定而后动。”他看来对伍六一的初选很满意,把本子又递给了史今,“三班长过目,你俩互补一下我就不用发言了。”
  史今边看本,边心不在焉地想心事。伍六一找高城开侃:“连长你看兵眼毒。说说我吧。”
  高城喜欢这样高谈阔论,他嘘口气:“你宁折不弯,我喜欢。谁刚来军队都是别样世界,一无所有,所以每个人自尊心倒变得很强,你可太强,你总要求每件事都成功,这搞不好要叫做失败。”伍六一不是一下能琢磨明白这种东西的人,皱了眉琢磨。
  高城笑着拍打他:“慢慢想!这是我爸送我的临别赠言,我不明白也做不来,送给你啦!”
  伍六一指着史今:“那他呢?说说他。”
  高城看了史今一眼,史今仿佛没听到,还在看着本想事,短短几个名字不知道怎么要看那么久。高城回头对着伍六一说:“我怕他。”伍六一瞪大了眼睛。
  高城正色道:“我怕对不住他!他看多想多做多,可啥事不说,现在年年精简裁军,我就怕对他不住,所以就算耍点小花招,也得把我家史今史班长留住了。”
  史今听见人提自己名才如梦方醒:“啊?叫我?”
  高城也不重复刚才说的,拍拍他手上那本:“嗯,有啥意见?”
  史今犹犹豫豫地说:“没有意见。都是好坯……可是……”
  高城痛快之极:“说,说。你说我办。”
  史今终于下了决心:“但是……许三多……这个兵……我想要他。”
  那两位的笑脸顿时就都没了,史今也不自信之极,因为他提的那个人让他没一分自信。
  高城干脆地道:“门都没有。”他很认真地看着史今说,“不管什么样的兵,我会去发现他的长处,可这个兵,我没发现任何长处。”
  史今嗫嚅着:“也不能说没有。他知道自己也不信,但还是咬着嘴唇往下说,分我那班吧,我保证能把他带出样来,说真的,新兵连训得最认真是许三多……”
  伍六一情绪很激烈:“坚决反对!犯错最多也是许三多!”
  高城瞧着窗外的暮色,操场上到处都是活动的士兵。史今也不吭气,等着他往下说。
  “我不喜欢会举手投降的兵,你对他不好他不在乎,你对他好了他成天黏着你,我不喜欢这种没有自尊的人。”他仿佛看出史今想说什么,抢过话头又说,“对对,我不该以自己喜好为大,可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
  高城正色道:“连部以什么评定一个班长的业绩?甚至决定他的去留?史今同志。”
  史今叹了口气,他明白高城意谓何指,这几乎足以打消他一切想法,史今叹了口气。
  高城把那本从史今手上拿了过去:“这是我最大的顾忌。”
  伍六一已经平静下来,因为高城已经说出他想要说的,他简单地为这件事做了一个总结:“他会拖死你的。”
  史今看着高城合上那本,他知道许三多的命运已经就此注定。
  许三多趴在桌子上在写信,嘴里念叨着自己写的内容:“爸爸、一乐,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信的二和:我挺好,睡得好,吃得也好,练得也好,我觉得不好,成才说挺好……”
  史今和伍六一走了进来:“放松一下。新兵连发纪念品了——你们的靶纸。”
  大家一拥而上,抢着那些写着自己名字被弹孔洞穿的靶纸。许三多找不到自己的。
  史今从背后拿出张完好无损的,他把那份单拿是为了避免许三多被人取笑。
  许三多挠挠头,连他自己都有些脸红。
  史今看着他,想不出能说点什么,只能安慰道:“没事,以后好好打。”
  许三多感激地点点头,回到铺边继续写他的家书,嘴里继续念叨着:“明天分兵,成才说我准能分到一个很好的连队。我说什么是很好的连队,成才说排长不保证了吗?你准能摸着枪……”
  哨声吹响,士兵们拿起早打好的背包冲出宿舍,他们现在的行动和速度确实对得起那身军装。
  新兵连操场上,新兵们列队站好,这时才发现晨光下有些不太一样,操场上停了几辆车,几辆军卡,一辆空调大巴。连长高城拿着花名册站在军卡和巴士之间朝他们喊:
  “路远,二号车;黄一飞,二号车;贾洪林,一号车;吕宁,三号车……”
  新兵开始接耳:“班副,干吗弄两种车?”
  成才不假思索:“还用问?去好单位的上空调车,去坏单位的上卡车呗。”
  大家恍然大悟,而被分上卡车的已经快哭了出来。
  “成才,二号车”
  居然是那辆披着迷彩篷布的军卡,成才屹立的军姿顿时有点发萎。
  “许三多,三号车”
  三号是那辆空调车,许三多乐了,后发而先至,还赶在成才之前上了车。
  高城瞪了他一眼:“抢什么?还要夹塞?”
  许三多不好意思了,他一边上车,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成才正垂头丧气地爬上卡车。
  满操场的士兵已经上车,成才从军卡篷布里露出双眼睛,死死看着旁边那辆空调车。许三多之流正在空调车上对着卡车上的兵挤眉弄眼,年少轻狂,得意得几欲飞天。
  高城在车下和指导员何红涛握手:“您就再辛苦一趟送送他们。”
  来自三连的指导员何红涛笑〖BF〗了:“老〖BFQ〗七这次是满载而归,自然也就归心似箭了。”
  高城半点不让:“红三连挑的兵可也不差。”
  何红涛:“比钢七连可差远了。说着竖大拇指,高连长的眼力劲属这个。”
  没等着高城说话,他上了那辆空调,很有亲和力的一笑。
  空调车驶动,许三多忙对着成才做了一个足尺加八的鬼脸,成才眼圈一红,抹泪,许三多愣住,眼圈顿时也红了。
  高城已经跳进了军卡驾驶室,卡车也轰鸣起来,烟尘中成才呆呆地望着远去的大巴,许三多几乎贴上了车窗,还在玩命地对他招手。
  这支小小的车队穿行在战备公路上。
  几个好事兵仍在瞧着远远那几辆卡车的影子,其中许三多几是望眼欲穿。
  何红涛是个很能活跃气氛的人,拍了拍司机说:“走机场,绕个圈,给他们长长见识。”
  又转身面对着一车兵:“大伙别说小话,从今起就是老兵了,更不能没人看就放松自己。我先给大家介绍咱们服役这个师的情况,咱师是T装甲师,全国挂号的装甲部队,咱团是T师主力装甲步兵团。大伙瞧那边——”
  兵们争先恐后地瞧过去,远远的黄绿色土地上,军事禁区的标志,一辆老式T34坦克在花坛中炮管直指蓝天。
  何红涛接着说:“那是我师主力坦克团,北上朝鲜南下越南,那家伙威风吧?”
  新兵鼓足了劲:“威——风!!”
  何红涛摇头不〖BF〗迭:“那〖BFQ〗是抗美援朝时候的,现在都换了四代了——大家看那边!”
  赶紧地看,士兵们脖子像方向盘似的转动,也不管看没看着啥。
  何红涛:“那是我师炮团,装备了自行化和计算机化的野战火炮。——那边,装甲侦察营驻地,那边,师部!那边,大家快看!”说着说着,他自己都激动了。
  大家忙转头,两架武装直升机正从一个树梢高度后升起。绝大部分兵还是第一次看见武装直升机的实物,仰了脖不算,半个身子恨不得探出车窗。
  何红涛声音明显高了几度:“那可是直升机大队!装备了多种型号的先进直升机,担负着重要的对地支援、反坦克和突击运输任务。”
  兵们目瞪口呆:“咱陆军还有飞机啊?咱们坐直升机去连队多快呀!”
  何红涛已经吹上劲了:“这个没有安排……主要是调度问题——许三多,坐回来!”
  许三多探出窗外的大半截身子缩回来,正好外面一辆车擦过。车里笑声打闹声响成一片,已经让何红涛用事实鼓舞得士气如虹。
  何红涛擦擦汗,是吹的也是吓的:“看看多危险。大伙,觉得怎么样?”
  不用多说了,兵们你捅捅我,我捅捅你,兴奋到要爆炸。
  另一辆车上,篷布低放着,一车厢的兵都沉闷地面面相觑。
  成才一直盯着对面的一个兵,那个兵被他盯得想哭又不好意思,只好同样盯着他。
  篷布外低沉的声音掠过,那是刚升空飞过的两架直升机。新兵嘀〖BF〗咕:“这〖BFQ〗啥动静?”
  没人接茬,大家都有些责怪地看着他,那个兵压低帽子,不再说话。
  跟那车的士气直叫云泥之别。
  那两架直升机也甚是凑趣,超低空掠过,引得车厢里的兵们又一阵兴奋。
  何红涛看看外边绿荫掩映的一处军营:“大家静一静,看见那处营门吗?那就是咱们所属团队,光荣的三五三装甲步兵团!我们都属于中间的一分子。同志们,骄傲不骄傲?”
  兵们:“骄——傲!!”
  “自豪不自豪?”
  兵们嗓子都要吼破了:“自——豪!!”
  整车都笑,何红涛也笑了:“同志们唱个歌吧?《装甲兵进行曲》怎么样?”
  这就是个唱歌的时候,一个兵自告奋勇地起了个音,一首歌吼得地动山摇,士气之高至不可再高,路人皆为之侧目。歌没唱完,车离团大门越来越近时却忽然拐了个弯,上了小道。
  大家仍在唱着,有几个敏感家伙眼睛稍有些发直。后边的卡车直接开进团大门。
  成才仍在坐着出神,旁边的兵听着声音不对,撩开了车篷。成才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几辆步战车从侧道拐了出来,被卡车压住,车上的步兵不愿意再等,从后舱门下来,列队集合。
  成才惊讶地看着那群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的服装,他们的步枪、机枪、火箭发射器、野战电台,还有些新兵们根本叫不出名来的玩意。
  更让他们慑服的,那帮兵身上有股常在硝烟来去者的气势,和他们这帮刚打过几次靶的人绝不相同。
  一个车的人也都在看着。成才忽然老气横秋:“瞧见没有?这就叫装甲步兵。”
  兵们萎着的腰杆忽然挺得像杆一样直。
  许三多这一车里的人仍在唱,但唱得已有些跑神。此地本就只是个因军队驻扎而兴旺的小镇,拐上小道,车外的景物立刻现出了荒凉。
  兵们渐渐觉出不对:“咱们上哪?”
  何红涛鼓劲着:“唱哪!同志们怎么不唱了?”
  很机械地又是一首,兵们是直着眼在唱的,外边已经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地平线,地平线,除了地平线还是地平线,半沙化的土地看得让人茫然。
  许三多麻木地跟唱,他身后的新兵有了点哭腔:“咱们要上哪?”
  草原上广阔到能投射白云的影子,一辆车在这里实在跟蝼蚁无异。除了一条简易公路,周围大概是几十公里内连个人影也没有。歌声已经渐渐地小了下来。新兵们早已经唱得唇干舌燥,再也唱不下去了。何红涛还想指挥,可没人开口了。
  车终于在一处小营门前停下,营里是绿油油一片菜地,几个土坷垃似的兵在门前等着,有一个手里甚至拿着锄头。
  何红涛开始分配工作了:“吕宁,刘红兵,你们是这,生产基地。”
  两个兵木呆呆地下车,何红涛鼓劲:“全团摄取的多种维生素就仗你们了。”
  跟着,车停在另一处小营门,几个油炸麻花似的兵在营门口等着。何红涛继续分配:“油料仓库——马荣,林东志。”
  两个兵一步步挪下车。何红涛机械地鼓劲:“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歌是早不唱了,车上人少了许多,车晃着继续前进,无休无止,不知要晃到啥时候。
  无精打采的兵一个个从车上淡去。渐渐地,何红涛都已经昏昏欲睡,车终于停下,而且是不打算再开。何红涛醒来,擦擦眼睛,回头瞧一眼车后,就剩许三多了,许三多也瞪着他。
  跟前边几个地方相比,这里能算是荒凉到绝境了,车外是荒原上兀立的四座简易房,连个迎接的人也没有。
  “许三多,你就是这了。红三连二排五班,看守输油管道。”
  许三多看着这地方发呆,那几间小屋总算让这一路地平线的旅程有了个目光焦点。何红涛看看他,即使是他也对这一片荒凉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又找补了一句:“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许三多愣了,像被敲了一记闷棍,半天活不过来。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士兵突击 > 正文 第三章
回目录:《士兵突击》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亮剑 2士兵突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