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破绽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所属书籍: 破绽

随着他脚步的临近,靠在电线杆上的读报人越发显得不自在。最后,他不得不放下了报纸。王汉亭藏在围脖下面的手枪开了火,他本想击中那个人几乎连在一起的两道眉毛的中央。但因为围脖的遮挡,第一颗子弹射进了读报人的右眼。接着,他把第二颗和第三颗射进了他的胸口。

1

上午九点钟,苗副官接到了一个电话,听筒里传来的那个人的声音让他吓了一跳。

“你怎么敢在这个时间打电话?你在哪里?”他厉声问道,听说那人使用的是公用电话,他的态度才缓和了下来。

“好了好了。”他不耐烦地打断了听筒里喋喋不休的抱怨,抬腕看了看手表,“半小时后,老地方见。”

放下话筒后,他拉开抽屉,摸出一个信封来。犹豫了一下,他打开信封从中抽出了几张钞票又放回了抽屉,然后才装好信封出了门。

他独自驾车穿过了几条街区,停在了一处僻静的街边。他在车里鼓捣了一会儿,又观察了一遍街上的环境,这才推门下车。

这时的苗副官已经变了一副模样。他的西装换成了一件普普通通的棉袍,头上扣了一顶陈旧的软呢子礼帽,光光的下巴上粘上了一副假胡须,一副圆形墨镜将他本来就不太大的双眼遮挡了个严严实实。

他穿过一条窄街进了一家毫不起眼的茶馆。

半小时后,他出了茶馆,原路返回。又过了十分钟后,一个戴近视镜的中年男子从里面小心翼翼地走出来。左顾右盼了一番,他叫了一辆黄包车走远了。

黄包车夫把他送到了家后,为了不引起怀疑,他又拉了两个活儿,才在几条街外找了一个电话亭。

接听了电话,项童霄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一切都和你判断的一样,我们已经找到那个人了。”他扭头对顾知非说道。

顾知非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在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块黑板。几天来,他和项童霄汇总了双方掌握的所有情报,终于建立起一个构想。现在,顾知非抓起粉笔在黑板上把最后的一个环节补充了上去。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之上,那就是高桥松决不能活着出现在南京。

2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副官立刻将一份报纸送到了寺尾谦一的桌面上。还说参谋部对上面的那则消息很关心,问出事的是不是寺尾机关的人。

那则消息已经被红笔框了起来,寺尾一眼就看到了。

不久前的某日,一辆吉普车冲击了重庆某军车检查站。据当事的宪兵说,车上本来是四个人。经过检查站时,司机突然大喊:“他们是鬼子!”随后,此人立即遭到奸细的射杀。现在已经查实,这位被日本奸细挟持了的司机是重庆“军事物资调查处”的李建勋科长。经过了激烈的交火,已经确认有两名日本奸细被击毙,但仍有一个漏网在逃。这个人身材瘦高,脸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能讲一口流利的四川话。新闻的最后,就是对两个无名死者的外貌描述。

“你出去吧。”寺尾无力地挥了挥手。

寺尾颓然地坐进了办公椅里,许久都一动未动。消息来得太突然也太残酷了,这个结局是他无论如何也预料不到的。李建勋为什么会突然反水?浅井和吉田两个人又怎么会同时出现在高桥松的身边?他们是在执行的什么任务?如果高桥松不能活着回来,这一切答案就会永远成为谜团。

出事已经好几天了,高桥松并没有通过电台和南京取得联系。那么可以肯定,连那个联络点他也回不去了。他在哪里?还活着吗?在他出发之前,寺尾就已经为其设计出了一条备用路线应对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现在,没有时间悲痛了。他把石井幸雄叫来,指示他立刻挑选精干的小队派往备用路线的接应地点。

然后,他去了一趟参谋部。他向参谋长承认,那个人是他派出去的,是高桥松,任务是策反李建勋和为寺尾在重庆的一个情报站配送电台。无疑,任务失败了,从两个死者的外貌判断,那就是潜伏在重庆的浅井和吉田。

参谋长除了表示遗憾,没有再说什么。

3

顾知非操纵的是一部注册了的商业电台,它的波段和频率会被军政部的监听室过滤掉。因此,无论怎么频繁地使用都不会受到怀疑。电台的主人是一位富商,顾知非以前也是见过他的。但他想不到,这个人和八路军办事处的关系竟然如此的密切。此刻的顾知非就住在他位于山区的公馆里,和他同居一室的还有项童霄。这是顾知非强烈要求的,在这里,他们可以随时交流情报、探讨对策,并使用一部电台完成对南京两支抗日力量的协同指挥。这个房间就是他们反败为胜的指挥部,尽管成员只有他们两个。

桌子上摆着一部电台、一部电话、几张卷在一起的地图、一大壶咖啡和塞满了烟头的烟灰缸。他俩的一日三餐都由公馆的用人送进房间,如果他们不招呼,就连主人都不会进来。看得出,主人对项童霄极为敬重,对他提出的任何要求都会尽量满足,这当然也包括严守他俩藏身于此这个秘密。

几天来,他们时刻都担心着高桥松到达南京的消息突然传来,这将威胁到国共双方两个高级间谍的安全。但是到目前为止,南京那边还没有任何回信。

顾知非觉得,项童霄的能力丝毫不在他之下。是他首先想到,寺尾谦一必定为高桥松设计了一条紧急出逃的路线。一旦看到重庆的报纸,南京的寺尾谦一必定会派出人手前去接应。电报发出仅一天,内线就回电提到了“剪刀镇”这个地名。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从寺尾谦一看到报纸后做出的迅速反应来看,剪刀镇十有八九就是高桥松逃离国统区的必经之路。这也让顾知非对他们的工作效率钦佩不已。

但是他们都知道,即便如此,提前找到高桥松的把握还是不大。相对于顾知非的焦躁,项童霄倒是沉稳得多。此刻,他正把自己埋在沙发里,对着墙壁上的一个点发呆。

“你在那想什么?”顾知非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回头问道。

项童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说:“我在想你。”

“我?你想我做什么?”顾知非让他看得直发毛。

没等项童霄回答,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顾知非跳过去一把拎起话筒。到目前,唯一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就是宪兵司令部治安科的科长。这几天,他的手下把出入重庆的所有大路小道封锁得如铁桶一般。警察局也被通知到了,他们负责在市区的大小旅店、客栈中拉网排查。不仅如此,甚至连几个跟警察局走得比较近的袍哥会堂口也加入了帮忙的行列。搜查的精细程度差不多都快赶上梳子了,但是高桥松仿佛烈日下的一滴水,蒸发得无影无踪。

今天早上,顾知非和项童霄都认为,高桥松在重庆不可能有新的落脚点。既然如此严密的搜查都没有结果,那么他应该已经离开重庆了。

“什么人能够避开检查从容出城呢?”顾知非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几秒钟后,顾知非已经想到了,但项童霄抢先说出了答案:“军队!”

因为顾知非此时已经不方便公开出面调查,所以他只能借助治安科的力量了。为了等这个电话,他们都觉得这一个上午比以往都漫长了许多。从接听电话的顾知非的脸上,项童霄已经读懂了,这是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他连忙从沙发里站起来,凑了过去。

顾知非往桌子上一指,项童霄立刻会意,把钢笔、便笺送到了他的手边。顾知非在上面记下了一个时间和几个地名便告诉对方,稍等一下自己会打过去。

“57师188团近日奉命开赴衡阳换防。他们的一个营就是在高桥松暴露的那天夜里,从重庆城区内乘坐卡车出去的。治安科已经打听得很明白了,”顾知非抓过地图,指着一个郊外的小镇。“他们在这里和团部会合后,继续乘车向东南开拔。但汽车只能走二百公里。因为这座桥还没有恢复通行,所以188团从这里下车后徒步开往目的地。”

“巧了,这条行军路线和剪刀镇直线距离不过一百多华里。”项童霄的手指沿着188团的开进路线一路向前,最后停在了剪刀镇附近。

“我想,他不会离开这支部队。”

“不错,他并不知道通缉的范围和力度,因此留在队伍里反而更安全。”

顾知非扔下了铅笔,再次操起话筒。

4

天黑以后,石井幸雄才回到办公楼。他问副官,机关长到哪里去了。得知寺尾并未离开办公室后他颇感诧异,因为在院子里他就抬头观察过,机关长的办公室明明是黑着灯的。

他敲了敲门。

“进来。”还真是机关长的声音。

石井幸雄走到近前,才发现坐在台灯后面的寺尾谦一仿佛在一天之间就苍老了许多。

“有进展吗?”

“有,我们找到那个人了。”

“没有搞错?”

“没有,我们带着茉莉从远处辨认过。她肯定,那天晚上和她在一起的就是这个人。”

“这么快?还真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们按照您的指示,在一家很大的名叫‘济世堂’的药铺找到了他,他是那里的老板。”

“哦——他果真不是什么丝绸商人。”

“还有,他也根本不姓李,而是姓王,叫王汉亭!”

5

两天以前,军统南京站长王汉亭突然接到了来自重庆的一份电报。报务员说这部电台他们以前从没有接触过。而电文的内容更让他震惊无比,说是重庆军统内部可能遭到了渗透,今后由这部电台来指导他们的工作。对于以前的那一部,要做到虚与委蛇,待这边查清楚了再做处理。发报者自称是华东科的科长顾知非,他特意提到了几件以前的行动细节,每一个细节都是真实准确的。

王汉亭不敢怠慢,立刻紧急约见了他的上司曲国才。两个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的意见——按照顾知非说的办,因为他一直是他们两个的直接领导人。

于是他们立刻发报进行了联络。顾知非给了他们一个新的任务,立即组织精干人手赶到樊阳城西南方向三十公里的剪刀镇,截杀一个名叫高桥松的日本间谍。据可靠消息,寺尾机关已经派出一小队便衣特务前往接应。关键的一点,是要拿到并销毁高桥松手中的一块弹片。再有,就是绝不能给敌人留下截杀的力量来自清江北岸的痕迹。

王汉亭当然知道,剪刀镇就位于清江的北岸,是湖北西部国统区和敌占区的一个交界点。从电文中不难判断,高桥松是从南岸的国统区后方逃出来的。至于后面的要求,曲国才估计很可能和“更夫”有直接的关系。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执行任务的最佳人选——此刻就潜伏在樊阳城内的霍胜,另外,还可以从军统樊阳站抽调一批能干的人手配合他行动。可是由于前一段时间霍胜他们在樊阳搞的动静太大了,因此电台到目前仍处于休眠状态中。

思前想后,王汉亭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樊阳。反正他以前就常去那边进货,而军统樊阳站的一个联络点也是以药铺作掩护的。这样,在路上被怀疑的概率又大大降低了不少。曲国才当即就批准了他的请求。

王汉亭回到铺子里,发现柜台前站着两个陌生人,脚边还放着一个口袋。伙计介绍说这两位是贩卖药材的商人,带了点货,看看咱们铺子能不能收了。王汉亭打开袋子,觉得货还可以,但一问价就接受不了了。那两个人也没还价,说到别家再看看,背着口袋出了店门。

这也是常有的事,因此王汉亭并没有多想。他也绝想不到,这两个人出了门,立刻找到一部公用电话打给了等在机关大楼里的石井幸雄。很快,石井幸雄亲自开来一辆轿车接上他俩,最后把车停在了离济世堂不远的地方。

当王汉亭将一位常客送出店门的时候,坐在石井身边的茉莉说:“没错,这个人就是李老板。”

一张无形的大网悄悄撒在“济世堂”的前后左右。石井幸雄是在监视工作都布置完毕后才回去向寺尾报告的。

第二天天刚亮,王汉亭就出了门。他穿着深色的棉袍,头戴一顶呢子毡帽,脖子上围着一条厚厚的毛线围脖,手上提着一个牛皮皮包,这个打扮和南京城里大多数小商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他买了最早一趟开往樊阳的火车票,看看开车的时间还早,就在车站外面找了一个小吃摊吃完了早点,之后又在站前的公共厕所方便了一下,再后来他还买了一份报纸准备带到车上去看。出于习惯,他利用上车之前的一切活动反复地观察着身边的环境,至少在火车进站的时候,他还没有闻到一丝危险的气味。

问题出在列车开出站一个小时之后。王汉亭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掏出烟盒,意思是到两节列车的结合部抽一支烟。这时他发现坐在他后面两排座位上的一个乘客的手里,那份报纸仍然没有换面。

上车不久后,他就对身边的人做了一番观察。那时,这个人的面孔就被报纸挡住了。但王汉亭记住了从自己这个角度看到的报纸上的一条粗体标题。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仍然能看到那条标题。走到那人身边时他瞄了一眼,对方是个粗壮的汉子,手里的报纸是一份专门刊登奇闻异事的小报。这种报纸的版面小、字体大,一版看下来,无论如何也用不了一个小时。

对于一个资深特工来说,一张面孔哪怕在一天中出现两次,都足以令其警觉。所以盯梢者尽可能地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这是这个行业中的惯例。

王汉亭吸着烟,表面上是在欣赏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实际上他是在通过玻璃的反光观察着身后发生的一切,然而并没有一个人跟过来。抽完了烟,他慢慢腾腾地回到座位上坐下。这个时候,又有两个人被他纳入了视线。一个在他的左后方,一直趴在小桌子上睡觉。另一个和王汉亭同一排,但座位在过道左侧靠窗的位置上,这个人一直托着腮帮望着窗外。

这三个人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至少他已经记住了两个人的体貌特征:读报纸的人眉毛浓得几乎连在了一起,看风景的人右耳凸出着一颗小肉瘤。衣着是次要的,因为在精心策划的跟踪任务中,盯梢者衣服通常是双面的,可以随时翻过来穿,但重要的体貌却是无法改变的标识。

如果事情真的很糟糕,那么在他的前面,至少还有一个人。行话管这叫“箱子”。四个人分别控制在他的前后左右,始终将他装在“箱子”中央。

其实在第一时间里,他就意识到,可能是“茉莉”那个环节出了问题。早在那天下午,他暗自筹划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会跳舞这个缺陷并不适合做拖住茉莉的事情,但是他不敢派别人去“百思乐”夜总会。因为一旦败露,曲国才是绝饶不了他的。他不知道自己被监视了多长时间,而曲国才是不是因为他也暴露了。以他的年纪和体力能逃出这口箱子吗?他靠在座位上,闭上了眼睛。用了好长时间才压抑住翻腾在心中的滔天巨浪。不管怎么说,他至少要完成任务并找到一个向组织报警的办法。

王汉亭真希望他的判断仅仅是一个巧合。

出了樊阳站,他步行穿过了站前大街。走了几百米,来到了一个路口。他本来已经走过了那个乞丐,仿佛忽然想起衣袋里有两个铜板,他又折回身将铜板抛进了乞丐面前的破碗里。他用余光看到,那个耳朵上长肉瘤的家伙就在他后面几米远的地方,果然,他的衣着已经和火车上不一样了。

他的愿望落空了,这并不是一个巧合。一旦确认了这一点,他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他拦了一辆黄包车,直奔了一家药铺。老板经过提醒,想起来他是南京济世堂的王掌柜。于是他被让到了内室,他把交谈的时间设定在了二十分钟。时间一到,他就告辞出门。

回到街上,他又坐上了另一辆黄包车,目的地又是一家药铺。在第二家,他逗留的时间仍然是二十分钟。接着是第三家、第四家……每一次都是二十分钟左右。而且路上他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自己的身后。

等他进了第五家药铺的门,掌柜看他的眼神明显和别人不一样。尽管如此,他还是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对方顺着他的话,抱拳作揖,说了几句久仰之类的客套话后也把他请到了后面的房间。

“您怎么来了?”掌柜的给他倒了一杯茶。

“我是来给霍胜布置任务的,而且这一次,你们这边也要出几个能干有经验的给予协助。”王汉亭来不及喝水,他的话讲得飞快。

“巧了,霍胜就在这里的地下室里。”

“那太好了,立刻叫他上来见我。”

两分钟后,霍胜从内室后面的一道小门闪身而入。见到王汉亭,他又惊又喜。很久以来,他对站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近。

王汉亭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他开门见山,快速地把任务交代完毕。然后他命令霍胜重复了一遍。霍胜说得清晰而又准确,王汉亭很满意。

“孩子,自己多保重吧。”说完这句话,他挥了挥手让霍胜退下。霍胜回到地下室后一直玩味着最后这句话,因为站长从来都是叫他大名,没有用过“孩子”这个称谓。

王汉亭看了看手表,从进门起已经过去了十七分钟。最后他对掌柜的说道:“尽快想办法联系到南京的人,告诉他们一件事。就说在出事的前一天晚上,我曾经到过百思乐夜总会,为的是拖住茉莉,他们可能发现了。你现在重复一遍。”

掌柜的也是一个老特工了,立刻一字不漏地说了一遍。

“很好。”

“王站长,这是什么意思?”

“别问了,他们一听就会明白的。你这里有手枪吗?”

“有一支。”

“拿给我。”

掌柜取出手枪,犹豫着该不该问一问,立刻被王汉亭严厉的目光制止了。

临出门的时候,王汉亭又说:“你这里已经暴露了,但是至少几个小时之内还是安全的,抓紧时间转移吧。”

到了下午四点钟,王汉亭将樊阳城里足足十几家药铺都转了一个遍。他的行为无可指摘,对比价格、了解行情是商人的本分,任何一个小老板都是这样勤勤恳恳地经营生意的。

最后,他来到了一家饭店,这里的烧鹅是樊阳城有名的地方小吃。他就着一盘烧鹅,吃完了一碗面条。然后就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敲着他奔波了一天的大腿。四点二十分,他站起身来,穿过马路,走进了街对过《南京晚报》樊阳分社的编辑部。

编辑部里摆着七八张桌子,有人在伏案赶稿,有人在清点校样。他进去的时候,竟没有人注意到。

在左手第三张桌子上,王汉亭看到了一个字牌,上面白底黑字写着“社会版”三个字。他二话没说,立刻走过去坐在了编辑对面的椅子上。

“你有什么事吗?”戴着圆眼镜的编辑感觉到了他,于是从稿件中抬起头来问道。

“出了一件大事。”王汉亭一边低声说着,一边把毛线围脖解下来放在桌上。

“什么大事呀?”编辑打了一个哈欠,显然他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兴趣盎然。

“有人要杀我。”

“杀你,谁要杀你?为什么杀你?”

“我叫王汉亭,汉朝的汉,亭子的亭。”

“嗯。”

“你最好把这三个字写下来。”

“我忘不了,接着说吧。”

“你还是记下来吧。”

编辑苦笑着摇摇头,拽过一张便笺写下了这三个字。可等他一抬头,面前的人竟不见了。

王汉亭出了编辑部,直奔马路对过的一根电线杆子走过去。这时,那副围脖被他折了几叠搭在了手上。随着他脚步的临近,靠在电线杆上的读报人越发显得不自在。最后,他不得不放下了报纸。王汉亭藏在围脖下面的手枪开了火,他本想击中那个人几乎连在一起的两道眉毛的中央。但因为围脖的遮挡,第一颗子弹射进了读报人的右眼。接着,他把第二颗和第三颗射进了他的胸口。

这时身后枪响了,王汉亭也中了三枪,但是他坚持在倒下去之前,把剩下的子弹全都送到那个人的身体里。

这条马路虽然说不上摩肩接踵,却也是樊阳城一片繁华的所在。编辑部里的人突然听到外面一片大乱,纷纷放下手头的事务,要么走到门口,要么趴在窗前。社会版的那个编辑摘下眼镜擦了擦又戴上去。接着,他瞪着眼睛,同时嘴巴也张到了最大的程度。他的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个遍终于发现主编趴在了另一个窗口。

他扑过去,一把抓住主编的胳膊:“那个人,刚才来过报社!”

听完了他的叙述,主编略作思忖,又看了看手表,立刻冲着一个办事员大喊道:“小杜,你赶快给南京总社打电话,让他们通知印刷厂先别开印,我们这里还有一篇重要的稿子!”

紧接着,他又对社会版编辑说:“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把这篇稿子写出来。写好了给你双份稿酬!”

6

王汉亭倒下之后,剩下的盯梢特务跑过去做了检查。结果是令人懊丧的,两个人都没救了。很快就有警察赶到了,他们费了一番口舌才没有被当作凶手抓起来。来了两辆车,一辆拉尸体,盯梢者们上了另一辆。赶到警察局,他们找到了一部内线电话打到了南京的警察厅。从警察厅转到寺尾机关又用了一段时间。等石井幸雄把这个消息报告给寺尾谦一,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多钟。

听完了事件的前前后后,寺尾谦一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他突然抬起头来,似乎悟到了什么。

“晚了,一切都太晚了!”接着他又垂下头说道。

“还不晚,我觉得只要我们紧盯着‘济世堂’就一定能够抓住他的同党。”石井幸雄胸有成竹地说道。

寺尾谦一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他的同伙还会接近那家药铺吗?愚蠢!他们早就通过《南京晚报》得到了这个人暴露的消息。”

“《南京晚报》?”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在下午四点二十分进入那家报馆吗?”

石井幸雄疑惑地摇了摇头。

“因为他已经算准了时间。《南京晚报》的校样在印刷厂开印的时间是下午五点钟。他给了他们三十多分钟的时间把一个新闻塞进去。”寺尾自嘲地点点头,“没错,对于熟练的排版工来说,一篇短稿十几分钟够用了。而他就是这个新闻的制造者,之所以他在报馆逗留的时间那样短,是因为他只需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了报馆就足够了。五点半钟,大批等在印刷厂车间门口的报童就领到了报纸。现在已经六点多了,这份刊载着他姓名的新闻已经流进了千家万户。看来你们的盯梢行动早就被他看穿了,这套计划绝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赌的就是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措手不及,无法终止晚报的出版。他赢了!”

石井幸雄一张脸臊得通红,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寺尾接着说,“你觉得或许从他在樊阳城里拜访过的十几家药铺能够挖到他的同党。你的想法是正确的,遗憾的是,和晚报事件一样,我们又晚了一步。你明白他为什么要去那么多家药铺,而在每一家逗留的时间都是二十分钟左右吗?”

石井幸雄只是低垂着目光,一言不发。

“那是因为其中只有一家是他的联络点。其余的拜访全是为了掩护一次真正的接头。逗留时间的一致使你们根本无从分辨哪一家是他真正的目的地。而在那样的情况下你们也无法做到在每一家药铺都留下人监视。这样看起来,盯梢组被发现的时间甚至可以向前推至开往樊阳的列车上。想想吧,他岂能让同党留在原地等着大祸临头?”

沉默了一会儿,寺尾又说:“你也不要过分自责,这个家伙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是我太轻敌了。”

事实完全证明了寺尾谦一的判断,当天晚上出版的报纸果然报道了这个新闻,王汉亭这个名字也赫列其中。第二天中午,从樊阳传来消息:按先后顺序,王汉亭拜访的第五家药铺已经人去楼空。搜查人员在那家药铺的内室后面,找到了一个地下室。种种迹象表明,那里近期内藏过几个人,也许和不久前樊阳城内的一系列流血事件有关联。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破绽 > 第二十二章
回目录:《破绽》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破绽作者:刘天壮 2薄冰作者:陈东枪枪 3亮剑 4战鹰作者:碧云峰 5大遣返作者:徐广顺,丛培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