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章

所属书籍: 华东战场最高机密

粟裕星夜兼程,骑摩托、骑马、骑自行车,又坐船,又步行,赶了几百里路,去向华中分局汇报。路过家门,只向楚青打了个招呼。

解放区军民万众一心,同仇敌忾,布下天罗地网,谍报人员纷纷被抓,敌人成了聋子、瞎子,五万大军猛攻三天只拿下海安一座空城。

南通,张謇旧居四十九师司令部。园子很大,很有气派。几辆小卧车和吉普车鱼贯而入。车上走下陈诚、李默庵、罗觉元、黄百韬、李天霞等国军将领。王铁汉在师部迎接,并引入大会议室。

陈诚居中,李默庵侧坐。其余将领分两边坐定。

陈诚:“委座很关心苏北战局,特派陈某前来南通。今天召集各位师长前来,主要是研究和部署下一步作战计划。各位,你们知道海安吗?这个县城虽然不大,但它东临黄海,西通扬(州)泰(州),南达长江,北接盐(城)阜(宁),有三条公路和两条水路在此交会,所以历来被称为”南北跳板”,“咽喉要地”,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目前,粟裕部主力盘踞在海安,西窥扬、泰,南控通、如、启、海,进退自如。所以我们下一步的作战目标是攻占海安,扫荡苏北。只有拿下海安,才能活捉、粟裕。各师的具体任务,下面请罗参谋长部署。”

海安,华中野战军指挥部。粟裕、刘先胜、钟期光三人在开碰头会。

粟裕:“据最新情报,陈诚到了南通。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呀!我估计他们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海安。海安战略地位重要,下一步为敌人所必争。我们怎么办?是与敌人在海安进行决战?还是另做打算?这几天我一直密切注视着敌人的动向,考虑着下一步的作战方案。敌人有强大的后续力量,如果我们与敌人决战,势将付出很大的代价,且胜算的把握不大。战败了,我们将会丧师失地,处于极大的被动。所以,我考虑主动放弃海安,另求歼敌良机。”

刘先胜、钟期光:“完全赞同。”

粟裕:“我们对付敌人,不单要斗力,更要斗智。我们要制造假象,不让敌人察觉我们是主动放弃海安。我们要装作坚守海安的模样,采取疑兵之计,越能欺骗敌人越好,兵不厌诈嘛!”

刘先胜:“请粟司令下命令。”

粟裕:“你先按此准备作战方案。但放弃海安毕竟事关华中全局,光我们三人定了不行,必须报告华中分局、军部、陈军长和中央军委,请求批准。”

刘先胜:“我马上布置作战科起草电报。”

粟裕沉思片刻,果断地说:“电报太短,说不清楚。这样吧,我马上动身,亲自去淮安向华中分局汇报。”

海安,公路上。粟裕驾驶着一辆缴获的美军用摩托车,在公路上急驶。他的后面坐着一名身背冲锋枪的警卫员。

建湖县。粟裕驾驶的摩托车,开到一处湖荡边。前面已没有公路。星光依稀,皓月当空。

粟裕下车,对警卫员说:“这里已是湖垛镇,到淮安已不通公路,咱们要靠小车走路了。”警卫员:“首长,这里就咱们两个人,哪里来的小车呀?”

粟裕幽默地笑道:“咱们不是都有两只脚吗,这就是11号小车。”警卫员恍然大悟,可是嗔怪地说:“首长,这儿离淮安还有一百多里路呢!”粟裕:“先走到镇里,找条船,咱们乘船。”

南通,张謇花园,敌四十九师师部,摆着两桌丰盛的酒宴。

王铁汉:“陈总长光临敝师,蓬荜生辉。陈总长亲自督阵,苏北共匪指日可以肃清,粟裕即将束手就擒。为预祝胜利,我先敬陈总长一杯。”

陈诚微微欠身,说:“祝各位师长旗开得胜,光复海安,全歼共匪,活捉粟裕。来,让我们大家一起干杯!”

席间觥筹交错,互相敬酒、干杯,一片欢畅气氛。

湖荡中。在星月交辉中,粟裕和警卫员坐在一艘小船上。船老大在摇橹。小船在小河中航行。粟裕站在船头遥望、沉思。

南通,张謇花园。国民党将军们酒醉饭饱后,在搂着名媛淑女翩翩起舞……

苏北益林镇。粟裕和警卫员大步流星走进镇内。警卫员:“首长,你一个晚上没有好好睡了,找个旅店休息一下吧!”粟裕:“国民党可不让我们休息,走吧!”两人在熙熙攘攘的赶集人群中穿行。

几辆人力车(黄包车)停在街头,车夫在招揽客人。警卫员眼睛一亮:“首长,我们乘黄包车好不好?”粟裕略一沉思,说:“好,赶时间要紧!”

乡村小路上。粟裕和警卫员各乘一辆黄包车,一前一后赶路。

国民党的飞机在天空掠过……

苏北一小村庄。粟裕和警卫员大步走进村庄,找到一个隐蔽的兵工厂,找到了正在工作的厂长。厂长一眼认出了粟裕,惊讶地:“唷,这不是粟司令吗?”

粟裕主动跟厂长握手,问:“你认识我?”厂长:“我是三师兵工厂的。去年抗战胜利后,在淮安听过首长做的一次报告。人多,首长哪里会认得我,可我认得首长。”

粟裕:“我要马上赶到淮安去,你们厂里有什么交通工具?”厂长:“我们厂子小,只有一辆旧自行车。”“好啊,请你把自行车借我们用一下。到淮安后,我派人送还,完璧归赵。”

厂长推来一辆自行车,交给粟裕。警卫员说:“首长,你骑车,我跟着跑。”粟裕笑道:“胡扯,那还不如两人走路哩!”

警卫员身材高大,一把接过自行车,说:“首长,你坐后面,我带你。”他们来到一条小河沟,没有桥,警卫员扛着自行车涉水过河,粟裕也涉水过河。

粟裕对警卫员说:“你骑了那么多路,累了,下面我来带你。”警卫员连连摇手,坚决地说:“不行,不行,首长,你那么大年纪了,我才20岁,我带你。”粟裕笑道:“你是比我年轻19岁,可是我看呀,你的骑车技术不好。路又小,坑坑洼洼的,不用说了,就这样定:我带你。

苏北乡村小路上。粟裕骑着自行车在赶路,车后面坐着警卫员。

淮安城,楚青住处。粟裕夫人楚青其时在中共华中分局任机要秘书。傍晚,她穿一身军装回到了家。4岁的男孩生病躺在床上。一个农村妇女(保姆)在照看。楚青问保姆:“戎生还发烧吗?”保姆:“不烧了。我给他熬了一碗粥,喝了,好多了。”

楚青走到床前,爱抚地亲了亲戎生的额头和小脸……有人敲门。

保姆刚开了门,粟裕一身风尘闯了进来。

楚青大出意外:“你怎么来了?”

粟裕:“快搞点水给我们,渴死了!”保姆连忙给两人各端上一碗水,粟裕和警卫员都一饮而尽。

楚青心疼地:“看你渴的!饿了吧?”她吩咐保姆:“快烧晚饭。”

粟裕连连摇手,说:“军情紧急,不吃饭了,我马上到华中分局去向邓(子恢)政委、张司令(鼎丞)汇报。”

楚青指指戎生:“孩子大病刚好,早晨我上班时还发着烧。现在烧是退了,但身子可虚着呢!”

粟裕动情地走到床前,亲吻着戎生,说:“爸爸忙啊!国民党不让我照看你呀!”

粟裕亲完儿子后,对楚青说:“孩子就全靠你照看了!将来仗打大了,你也要上前方,得找户人家,把戎生托付给他们。好了,我马上到华中分局去。开完会,我就赶回前方去,不回家了!”

楚青恋恋不舍地把粟裕送到门口,在苍茫暮色中倚门目送丈夫远去……

淮安,巽关水门洞。城墙下的一个城洞,可避敌机轰炸,既保密又安全。中共华中分局常委会会议在这里举行。分局书记邓子恢主持会议。张鼎丞、谭震林、曾山参加。苏皖边区政府主席李一氓、第一副主席刘瑞龙参加。

邓子恢:“粟裕同志特地从前方赶来,主要请分局讨论并决定海安是撤,还是守。下面请粟裕同志先发言。”

……会议最后,邓子恢作结论,说:“分局常委会一致同意粟裕同志的意见,主动撤出海安,实行运动防御,第一、第六师主力集中休整,寻求歼敌战机。马上向中央军委和军部上报分局的决定。

海安城外。大批国民党军向城垣冲锋。敌机在空中掠过,扫射,投弹。炮火横飞,硝烟弥漫。

我军战士在工事内顽强抗击。第七纵队司令员管文蔚、政委姬鹏飞在掩蔽部内指挥战斗。

管文蔚:“粟司令要求我们守五天,任务很艰巨呀!”

姬鹏飞:“好家伙,敌人出动三个整编师五万余人,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向我进攻,这阵势我从红军到现在,可是第一次见到。”

管文蔚:“我们构筑了3道工事,现在仅仅是第一道,就抗击了这么多敌人,战士们打得很英勇,真是好样的。”

姬鹏飞:“光这样挨打不行,天黑以后,得组织小分队出击,摸到敌人堆里去打。”

管文蔚:“这个主意好……”正说着,一颗敌人炮弹落在掩蔽部上面,泥土纷纷震落下来……

黄海边。远处,白浪滔滔。近处,一片片浓密的树林,浓荫蔽日。

附近小河汊中,悄声划来几只小船。船上装满大米、面粉等各种物资和弹药。陈丕显和秘书等人坐在船上。老乡在划船……

华中野战军第一师、第六师主力三万余人,隐蔽在浓密的、一望无际的树林中,边学习、边讨论、边休息。几名炊事员抬着、挑着饭菜,送到战士们面前,高喊:“同志们,开饭!今天有老乡慰问的红烧肉,大米饭,吃饱了好打!” 战士们高兴地:“老乡万岁!海安人民万岁!苏中父老乡亲万岁!”

远处,在树林周围,民兵、儿童团在站岗放哨。

几个穿便衣的行迹可疑的人,沿着小路、海堤正在走来。民兵们从隐蔽处跃身而出,上前挡住:“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来人支支吾吾。民兵:“看你们就不是好人,带走。”

海安城,第七纵队指挥部。

管文蔚正在打电话:“报告粟司令,昨天晚上,我们派出几个小分队,对敌人进行了袭击。敌人一时弄不清情况,还以为我们发挥夜战特长进行反击呢,大炮小炮一齐发射。据作战部门统计,敌人消耗了一万多发炮,都是从美国万里迢迢运来的,很精贵啊!”

粟裕的声音:“你们打得很巧妙啊!”

管文蔚:“昨天傍晚,我们还派小部队在公路上伏击,一次就缴获敌人子弹一百多箱。”

粟裕的笑声:“我们的子弹快打完了,敌人就送上门来了,真该好好感谢这个运输大队长!”

海安城。华中野战军有计划地撤出。

国民党部队蜂涌进入海安城。在城内各个街道、商店、民舍……中搜索。结果空空如也。一军官破口大骂:“他娘的,死了三千多人,就落了这么一座空城。这打的什么仗!”

南京街头。几名报童在叫卖报纸,“看报,看报!国军收复海安!共军伤亡二三万人。”

另一报童高喊:“苏北共军大势已去,粟裕负重伤,已送医院抢救!看报,看报!”

黄海边一村庄。一所茅草盖的平房内,住着华中野战军指挥部。泥墙上挂着大幅军用地图。

女机要员手持电报进门,喊“报告”。

粟裕见她面带喜色,笑问道:“小鬼,有什么好消息?”

女机要员:“报告首长,我们侦听和破译了敌人几份最新的电报。”

粟裕高兴地:“小鬼,打了大胜仗,给你们记功。”边说边接过电报阅看。……看完后,粟裕对刘先胜、钟期光说:“四中队密息:敌新七旅副旅长率旅部和1个团正由海安向东,前往李堡接防。现驻李堡的敌一五旅和1个团交防后,即开回海安。我决定趁敌交、接防之际,出其不意,奇袭李堡,歼灭这两个旅部和两个团。敌新七旅还有后续部队到李堡来加强防务。我决心命令王必成派主力到半路上埋伏,等待敌人入瓮。”

大队解放军跑步前进。指挥员策马飞奔。部队接近李堡后,迅猛地冲入镇内。枪炮齐鸣,飞兵天降,正在交防、接防的国民党军立时陷入混乱,纷纷投降。

解放军战士冲入一民宅,对准新七旅少将副旅长田从云,高喊:“缴枪不杀。”田从云战战兢兢地举起了双手。另一队解放军战士冲进了国民党一五旅旅部。敌少将旅长金亚安正欲拔枪抵抗,被我军战士抢上一步,将手枪打落在地。金亚安无奈地俯首就擒。

陶勇策马进入李堡。一参谋人员向他报告:“副师长,遵照你的指示,我们已将敌新七旅、一五旅的通讯人员全部抓获。交防部队的电话、电台已拆除。接防部队的电话、电台还未架设起来。”

陶勇:“好哇!敌人成了聋子、瞎子!海安的敌人还蒙在鼓里哩!”

海安到李堡镇的公路上。国民党少将旅长黄伯光和上校团长,分别骑在马上,一前一后缓缓前进。他们后面跟随着大部队,正在向李堡方向开进,去增强李堡的防务。

时在8月初,烈日当空,四周玉米地一眼望不到边。青纱帐里,埋伏着解放军大部队。王必成隐蔽在一高处,手持望远镜正在观察敌情。眼看敌人已进入伏击圈,他一声令下:“打!”各种火器同时开火,向行进中的国民党军猛烈扫射。敌人毫无防备,惊慌失措,队形大乱,骡马到处乱跑,汽车熄火、爆炸……部队被全歼。

敌少将旅长黄伯光和上校团长在混乱中策马飞奔,落荒而逃……

黄海边一小村庄。一处较大的民宅,是华中野战军指挥部所在地。

粟裕正在看文件电报。陶勇大步流星走了进来,报告说:“粟司令,李堡大捷,我师歼敌两个旅部、两个团,还抓到了三个将军。详细战果正在清查,估计歼敌总数有五六千人。”

粟裕:“你们师打得好啊,短短十几个小时,战果就这么辉煌,大喜事啊!”

陶勇:“粟司令过奖了。听说王老虎那里也打得很好。”

粟裕:“这次必成亲自出马督阵,在西场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敌新七旅二十一团被他们全部歼灭。遗憾的是让旅长和团长给跑了。估计你们两个师和老管、吉洛的第七纵队,总计歼灭敌人将达九千人之多。你知道,我们总共才花了不到20个小时,就取得这样大的战果。这证明跟国民党斗,既要斗力,更要斗智。用奇谋,出奇兵,就能连打胜仗。” (待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亮剑 2战鹰作者:碧云峰 3我在天堂等你作者:裘山山 4华东战场最高机密作者:夏继诚 5破绽作者:刘天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