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风声 > 西风章 静风 第十四章

西风章 静风 第十四章

所属书籍: 风声

  若是从前,什么连长营长团长,都是几根金条或金元宝可以解决的。当初老家伙从山上下来时,一当就是稽查处长(相当于今天的公安局长)。可今非昔比,如今小三子为了当个大一点的官,居然无计可施,最后不得已出了一个损招:把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的年青小侄女介绍给钱虎翼做了女人,而换回来的也不过是个不大的连长。总的说,小三子做的几件事都是挺丢人现眼的,给人的感觉裘家真的是黔驴技穷。唯有赶不走的苏三皮,从小三子弃学从军、送女人上门的一系列出格的举动中,隐隐感到了一些要被赶走的威胁。

  

  果不其然,一日午后,小三子一身戎装地出现在苏三皮面前,三言两语,切入正题,要收回酒楼的租权。此时的苏三皮已在钱虎翼身边结蓄了势力,哪里会怕一个小连长?他阴阳怪气地说:“你小子想要点零花钱是可以的,但要房子是不可以的。不信你回去问问咱们虎翼老兄,他同不同意?嘿,你只给他送了一个女人,我送了有一打,金陵十二钗,红白胖瘦都有,你说他会不会同意?”

  苏三皮是笑里藏刀,不料小三子却真的拿出一把月牙形的飞刀。

  苏三皮下意识地跳开一步,呵斥他:“你想干什么!”

  小三子冷静地说:“我只想要一个公平,把我们家的房子还给我们家。”“苏三皮说:“我要不还呢?”

  小三子晃了晃刀子:“那我只好逼你还。”

  苏三皮以为他要动手,仓皇抄起一张椅子,准备抵挡。小三子却叫他不要紧张:“你怕什么,它伤不着你的。你现在是我们钱师长的兄弟伙,我怎么敢伤害你?”

  

  说着小三子伸出左手,带表演性地收拢了前面几个指头,只凸出一个小指头,眯着眼瞄着它说:“这么点屁事,顶多值它,而且是我的,不是你的。”边说边用那把拇指一样的飞刀,像切一个笋尖一样,咔嚓一下,把它的三分之一切了下来。

  苏三皮惊呼起来:“来人!来人哪!”

  伙计咚咚咚地跑上楼来,却被小三子抢先招呼了:”快拿酒来!“伙计见状急忙掉转身,跑下楼去端

  了一碗烈性白酒来。小三子把半截血指头插在酒里,不龇牙,不哎哟,不瞠目,不皱眉,还笑嘻嘻跟伙计开玩笑:“我这是要同你们苏老板喝血酒结盟呢。”伙计信以为真,傻乎乎地祝贺老板,气得苏三皮简直要死,朝他骂一句“滚”,自己也拔开腿准备走。

  小三子挡住苏三皮说:“你就这么走了,那我的指头不是白剁了。难道你真以为我只会剁自己吗?”苏三皮不理睬,闪开身夺路而走。小三子一把抽出手枪,一个箭步冲上去,抵着他的后脑勺严正警告,“如果你敢走出这个门,老子现在就开枪打断你的狗腿,然后挖出你两只狗眼珠子,叫你下辈子生不如死!”

  苏三皮怯了,他劝小三子放下枪,有话好好说。小三子认定这种事夜长梦多,一口咬定:今天必须走人,不走留下尸首!苏三皮望着小三子手上乌黑的枪口,恍惚间以为老家伙又复活了。泼皮毕竟是泼皮,打打闹闹无畏得很,到真正玩命时又畏缩得很。当天晚上他卷了钱财走了。他去找兄弟伙钱师长,以为还能卷土重来,不料后者连面都不见。苏三皮这种人说到底是一个贼坯子,没人看得上眼的,何况师长身边有老管家的亲侄女,总是起点作用的。

  

  这是1936年寒冬腊月的事。新春过后是色情业最萧条的时月,裘家人正好用这一闲暇筹备开业诸事。待春暖花开诸事妥当,裘庄外院又是灯红酒绿起来,到了夏天热火的程度已经同苏三皮那时差不了多少啦。可惜好景不长,进入八月日本鬼子一来轰炸,人都魂飞魄散,谁来逛窑子?到了年底,鬼子一进城,如前所述,裘庄即被鬼子霸占,地盘都丢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小三子割了个指头,实际上换回来的只是可怜的几个月好光景……

  鬼子占据裘庄后,屋顶挂出了膏药旗,门口把守了黄皮哨兵。但偌大的院子,既没有大小部队驻扎,也没有权贵要员入住。入住的只是一对看上去挺尊贵的中年夫妇和他们带来的几个下人。他们住在里面与外界少有往来,唯有男主人时不时会带夫人出来逛逛西湖周边的景点。

  

  男主人三十几岁的年纪,戴眼镜,扇折扇,眉清目秀,给人的感觉是蛮懦雅的。相比之下他年轻的夫人动不动对路人怒目嗤鼻,满副洋鬼子的做派,实在叫人不敢恭维。夫妇俩从何而来,身份为何,寄居在此有何贵干———凡此种种,无人知晓。因为外人进不去,里面静声安然的,好像什么事也不曾发生。

  其实看上去的静声安然中,裘庄已经被搅翻了天。尤其是后院,两栋小洋房已经被捣鼓得千疮百孔。干什么?当然是寻宝!鬼子之所以强占裘庄,目的就是为了寻宝,只是派这么一个书生来干此营生,也许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吧。

  然而转眼几个月过去,但凡想到的地方都找寻了,竟连根毛都没找到。

  那是次年端午后的事,其时暑意正浓,夫妇俩经常吃了晚饭,牵着狼狗去湖边散步、遛狗,日落而出,月升而归。那个晚上,暑热腾腾,他们迎风而走,走到了钱塘江边。返回途中,夜已黑透。行至一处,一只停靠在湖边的乌篷船里突然蹿出四个持刀黑汉,朝他们举刀乱砍。夫人和狼狗来不及惊叫声落地,便快速成了刀下冤鬼。想不到的是丈夫,貌似一介书生的文气男人,居然凭着一把折扇,左挡右抵,叫四把刀都近不了身。后来他挡退到湖边,见得机会,纵身一跃,没入湖中,终于在黑夜的掩护下,逃过了杀身之祸。

  事后发现女人身上挂戴的金银首饰一件不少,足见案犯行凶并不是为了劫财。侦查现场,凶手在逃逸前似乎是专事收拾过的,线索全无,只从死掉的狼狗嘴里觅得一口从凶手身上咬下来的皮肉,可能是连凶手也没想到的。可皮肉无名无姓,不通灵性,既不会说也不会听,哪破得了案子?

  案子不破,等于是还养着杀手,万一杀手以后使枪呢?这么想着,寻宝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一行人悄然而去。

  

  当初一行人来时,裘庄亦庄亦园,处处留香,而现在园内屋里,处处开膛破肚,伤痕累累。因之虽则鬼子走了,也不见有人来抢占裘庄。最后让骑兵连的十几匹种马占了便宜,它们在如此华贵的地方生儿育女,似乎意味着它们的后代注定是要上战场。

  1940年3月,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国民政府。之前几个月钱虎翼出了大名,大报小报都登着他的名字和职务:(伪)华东剿匪总队司令。不过杭州人都叫他是钱狗尾,因为他卖掉了骨头,带队从山里出来,做了日本佬的狗。是可忍,孰不可忍?小三子造了反,又盗又炸了狗司令的弹药库,带了十几个亲信失踪了。

  作为小三子的前上司、苏三皮的前兄弟伙,钱虎翼,或者钱狗尾,自然晓得裘庄藏有宝贝的秘密,并自信能找得到,因为有苏三皮呢。钱虎翼做了狗尾巴,官兵跑掉了大半,用人也不讲究了,凡来者都要,哪怕是苏三皮这种烂人。何况苏三皮拍着胸脯对他信誓旦旦:一定能找到裘家密藏的财宝。所以钱上任不久便废了养马场,把庄园收到伪总队名下,出资进行翻修,实质上也是为了寻宝:一边修缮一边寻,免得被人说闲话。

  其实苏三皮知道个屁!财宝迟迟没有显露,修缮工作因此扩大了又扩大,做得尤为全面、彻底,最后连屋顶上的琉璃瓦都一片片揭了,换了,地上的树木也一棵棵拔了,易地而栽。修缮一新,总不能弃之不用吧?于是前院做了伪总队军官招待所,茶肆酒楼一应俱全。后院两栋小楼,伪司令占为己有:西边的一栋做私宅,住着一家老小;东边的一栋有点公私兼营的意思,楼上住着他豢养的几位幕僚,楼下是他们密谋事情或行丑之地。

  事实上在一个曾经赫赫有名的色情场所开办招待所,是注定要死灰复燃的。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风声 > 西风章 静风 第十四章
回目录:《风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战鹰作者:碧云峰 2我在天堂等你作者:裘山山 3破绽作者:刘天壮 4亮剑 5达斡尔密码作者:孟松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