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风声 > 上部 东风 第二章

上部 东风 第二章

所属书籍: 风声

  一

  坐立不安。

  望眼欲穿。

  下午的早些时候,张司令的小车终于又驶入招待所,几个拐弯后,却没朝西楼开来,而是往对面的东楼驶了去。车停之后,张司令忙煞地抢先下了车,打开后车门,点头哈腰地将车里的另一人迎接出来。

  此人穿的是常见的书生装,深衣宽袖,衫袂飘飘,有点儿魏晋之古风,唐宋之遗韵。他年不过四十,小个头,白皮肤,面容亲善,举手投足,略显女态。张司令的年纪足可做他的父亲,但司令对他恭敬有余,感觉是他的儿子。即使扒掉了军服,但贴在人中上的一小撮胡子也掩饰不了他的真实身份:鬼子。

  确实,他是个日本佬,名叫龙川肥原。和众多小鬼子不一样,肥原自小在上海日租界长大,又长期从事特务工作,跟中国人的交流毫无语言障碍,哪怕你说浙沪土语,他也能听个八九不离十。他曾做过鬼子驻沪派遣军总司令官松井石根将军的翻译官,一年前出任特务课机关长,主管江浙沪赣等地的反特工作,是松井的一只称心黑手,也是王田香之流的暗中主子。他刚从沪上来,带着松井的秘密手谕,前来督办要案。

  楼里的王田香见他的主子来了,急忙出来迎接。寒暄过后,肥原即问王田香:怎么把人关在这儿?我刚才看这里的人进进出出很方便嘛。那颔首低眉的模样,那温软和气的声音,与他本是责备的用心不符,与他鬼子的身份也不尽相称。

  张司令抢先说:王处长说,这样才能引蛇出洞。

  王田香附和道:对,肥原长,我选在这儿,目的就是想把其他的同党引诱进来,这是一张大网。他伸出手一个比画,把大半个庄园划在了脚下。

  肥原看他一眼,不语。

  王田香又解释说:我觉得把他们看得太死,什么人都接近不了他们,我们也就没机会抓到其他共党了。我有意网开一面,让他们觉得有机可乘,来铤而走险。但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人来接头,不论明的暗的,都在我的监视之中。我在那边每一个有人住的房间里都装了窃听器,他们在那屋里待着,我们就在这里听着;他们出来了,去吃饭或干什么,我这里的人也全部都放出去,跟着他们去吃饭或干什么。我在餐厅里也安插了人。总之,只要他们走出那栋楼,每个人至少有两个人盯着,绝对没问题的。

  张司令讨好说:肥原长,你放心,强将手下无弱兵,你的部下个个都是好手哪。

  肥原打了个官腔:哎,张司令,田香是你的人哦,怎么成了我的部下?

  本是想拍马屁的,但人家把屁股翘起,朝你打官腔,张司令只好讪笑道:我都是皇军的人,更不要说他了。

  王田香凑到肥原跟前,热乎乎地说:对,对,我们张司令绝对是皇军的人。话的本意兴许是想奉承两位,但两位听了其实都不高兴。

  说话间,三人已经进了楼。

  二

  东楼的地势明显要比西楼高,因为这边山坡的地势本身就高,加上地基又抬高了三级台阶。从正侧面看,两栋楼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一样是坐北向南的朝向,一样是东西开间的布局,一样是二层半高,红色的尖顶,白色的墙面,灰砖的箍边和腰线;唯一的区别是这边没有车库。从正中面看,东楼似乎比西楼要小一格,主要是窄,但也不是那么的明显。似是而非的,不好肯定。直到进了屋,你才发现是明显小了。首先,楼下的客堂远没有西楼那边宽敞,楼梯也是小里小气的,深深地躲藏在里头北墙的角落里,直通通的一架,很平常,像一般人家的。楼上更是简单,简单得真如寻常人家的民居,上了楼,正面、右边都是墙:正面是西墙,右边是北墙。唯有左边,伸着一条比较宽敞的廊道。不用说,廊道的右边也是墙(西墙)。就是说,从外侧面看,西面的四间房间(窗户)其实是假的,只是一条走廊而已。几间房间,大是比较大,档次却不高,结构呆板,功能简单。总的说,东西两楼,虽然外观近似,但内里的情况可以说有天壤之别。给人一种感觉,好像庄主在建造两栋楼时遇到了什么不测,致使庄上财政情况急剧恶化,无力两全其美,只能顾此失彼,将东楼大而化小,删繁就简,草而率之。

  事实并非如此。

  据很多当初参与裘庄建造和管理的人员说,东楼是在西楼快造好时才临时开工的,起因是一个路过的风水先生的一句闲话。先生来自北方,途经杭州,来西湖观光,散漫地走着走着,不经意走进了正在建设中的裘庄。当时西楼已经封顶,正在搞内外装修,足已看得出应有的龙凤之象。先生像是被某种神秘的气象所吸引,绕着屋细致地踏看了三圈,临走前丢下一句话:是龙也是凤,是福也是祸;祸水潺潺,自东而来。

  裘庄主闻讯,兴师动众,满杭州地找这位留下玄机的风水先生。总以为在树林里找一片树叶子是找不到的,居然就找到了。有点心有灵犀的意味。老庄主把先生当贵宾热情款待,在楼外楼饭店摆了筵席讨教。先生于是又去现场踏看了一次,最后伫立在现在东楼的地基上不走了,活生生地坐了一个通宵,听风闻声,摸黑观霞。罢了,建议老庄主在此处再筑一楼,以阻挡东边来的祸患。既是要挡的,自然要高,所以现在的东楼非但地势高,而且还筑了高地基。是高高在上的感觉。既是要挡的,立深也是不能浅薄的,所以从侧面看,东西两楼大同小异。再说,既是挡的,东西开间大小是无所谓的,内里简单化,寻常一些,也是无关紧要的。所以,才如是这般。

  三

  王田香带肥原长和司令上了楼。

  楼上共有三间房间和一间洗手房,呈倒L字形排列。上楼第一间,现由王田香住着,第二间是给肥原留的。再过去是一分为二的洗手间:外面为水房,里间为厕所。再过去还有一间房,这间房比另外两间要大,因为它处于廊道尽头,有条件把廊道囊括其中。三间房以前都是钱虎翼幕僚的寓所,设计上已经有点客房化,所以此次改造没有太下功夫,基本上保持了原样,当中立有一道固定的、带装饰性的屏风,象征性地把房间分开:里面铺床为室,外面摆桌设椅,可以接客。

  王田香知道肥原长爱夜间卧床读书,单独给他的床头配了一盏落地台灯,很漂亮,是从外面招待所的将军套房里借来的。此外,时令已经入夏,天气随时都可能骤然变热。所以,在肥原的房间里,还备有一台电风扇,可以散热的。再就是鲜花、水果什么的,都摆放在外间。一枝被深山的寒冷延迟绽放的白梅和一枝含苞欲放的红梅,红白相对,交相辉映,一下子把一个寻常的小厅衬托得香艳起来,活泼起来。

  肥原进了房间,立即被那枝盛开的白梅花吸引了,上前欣而赏之。他指点着一朵朵傲然盛开在光秃秃枝丫间的朵朵花儿,对二位赞叹道:看,多像一首诗啊,没有绿叶映衬,兀自绽放,像一首诗一样才情冲天,醒人感官。

  张司令是老秀才,有多少诗词了然于胸,不禁凑上去,预备献上两句半首的。却是未及张口,尽头的大房间里乍然传来一个女人怒气冲冲的声音:

  我要见张司令!

  是顾小梦的声音。

  即使经过了导线和话筒的过滤,声音依然显得怨怒,尖厉,蛮横,震得屋子里的空气都在发颤。正如王田香所言,那边房间里都安上了大功率的窃听器,那边人的一言一语,这边人听得一清二楚。

  肥原丢下花,往那房间走去,一边听着两个被电线和话筒偷窃的声音

  白秘书:你要见张司令干什么?

  顾小梦:干什么?这话应该我问,你们想干什么?

  白秘书:这还用我说嘛,事情明摆着的。

  顾小梦:我不是共党!

  白秘书:这也不是由你说的,嘴上谁都说自己不是。

  顾小梦:你放屁!白小年,你敢怀疑我,你等着瞧

  肥原饶有兴致地听着顾小梦急促的脚步声咚咚远去,直到消失了才抬头问张司令:这人是谁,怎么说话口气这么大?

  张司令反问道:有个叫顾民章的人听说过吗?是个富商,做军火生意的。

  肥原想了想:是不是那个高丽皇的后代,去年在武汉给汪主席捐赠了一架飞机的那个人?

  对,就是他。张司令说,这人啊,就是他的女儿,仗着老子的势力,有点天不怕地不怕的。

  肥原会意地点了个头,走到案台前,察看起窃听的设备。设备也没什么,都摆在用床板搭成的一张长方形台子上,主要是一对功放机、一只扬声器、两套耳机、一只听筒、,一组声控和转换开关等。此外,在对面墙上,还挂着两架德式望远镜。肥原取下一架,走到西窗前,对着西楼房望起来,一边问问说说的:她住在楼上中间的房间吧嗯,她看上去很年轻,也很漂亮嘛叫什么名字顾小梦嗯,她好像还在生气嗯,她脾气不小哦

  张司令取下另一架望远镜,立在肥原身边一道望起来,依次望见:顾小梦气呼呼地坐在床上,李宁玉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梳头发;金生火在房间里停停走走的,显得有些焦虑;吴志国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抽烟一切都在视线内,在望远镜里,甚至清晰得可以看见金生火眉角的痣,吴志国抽烟的烟雾。这时张司令才恍然明白,王田香为什么要这样安排房间锁掉一间,让李宁玉和顾小梦合住,因为只有这三间房间才在这边的视线内。如果不这样安排,让李宁玉或顾小梦分开住,其中有一个人就无法监视了。

  两人看一会儿,肥原率先放下望远镜,拍拍张司令肩膀:走吧,我们过去看看吧,人家不是急着想见你嘛。

  就过去了。

  四

  楼里的空气充满了一种死亡、腐烂、恐怖的酸臭恶味,好像一年前的血光之灾刚刚又重演过。王田香引着司令和肥原匆匆入内,白秘书即从会议室冲出来迎接,或许是刚同顾小梦吵过嘴的缘故吧,心神受扰,所以迎接得乱糟糟的,跟肥原长握过手后,居然又来跟张司令握手,不显得有点神经病嘛。

  张司令不屑地瞪他一眼:你怎么啦,是不是被共党分子弄傻了,跟我还握手。

  白秘书缩回手,傻笑道:没没有我

  张司令打断他:去把人都喊下来,开会。

  会议开得比追悼会还要沉重、落寞,大家的目光都含着,不敢弹出来,像怕泄露了机密或清白。吴金李顾四,你们谁是匪?谁是谁?是官高一级的吴志国,还是年长称老的金生火?还是年轻貌美的顾小梦?还是年龄和官职都高不成低不就的李宁玉?谁是一个人,两个?还是三个?是新匪,还是老贼?是反蒋的共匪,还是联蒋的共匪?是何以为匪的?是窃取情报,还是杀人越货?是卖身求荣,还是怕死求生?是不慎失足,还是隐藏已久?是确凿无疑,还仅仅是有嫌疑?是要杀头的大犯要犯,还仅仅是革职便可了事的小毛贼?贼犯会不会自首,其他人会不会检举?

  吴金李顾四,你们谁是匪?

  我×!这哪是一句话?这是一个炸弹!一泡屎!一个鬼!一个陷阱!一个阴谋!一个噩梦!像被扒了衣服像上了贼船像撞见了鬼像吃错了药像长了尾巴像丢了魂灵像上了夹板我×!简直乱套了,人都不知道该干什么,说什么说什么都不是!做什么都不是!骂娘也不是不骂也不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不是什么也不是不什么也不是无所适从无计可施

  张司令请肥原坐上席,肥原谦让了,率先在上席的左边位置上坐下来,还客气地招呼大家都坐下。大家刚坐定,白秘书轻手轻脚走到司令身后,耳语一句,递上一页纸。后者看了看,笑一笑,递给肥原:肥原长,你看看,这是我给他们造的一份密电。

  肥原看着,慢声慢气地念起来:此密电是假/窝共匪是真/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全军第一处/岂容藏奸细/吴金李顾四/你们谁是匪//这部密码我要破/检举自首任你选/过了这村没这店/错过机会莫后悔。

  肥原念完,张司令拍拍手,对吴金李顾四说:不愧是破译高手啊,和我拟的原文一模一样,只字不差。不过,光破译这个不行,这不是真正的密码。这不过是我为等候肥原长大驾光临而作的一首小诗,旨在稳定君(军)心,真正的密码

  肥原接过话:在这儿,吴金李顾四,你们谁是匪,是不是,张司令?

  张司令笑道:对,这才是我真正要你们破译的密码。如果你们自己愿意破最好,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们肥原长是这方面的破译高手,行家里手。我上午说过,松井将军对我们破译这部密码非常重视,专门委派肥原长来,就是为了破这部密码。

  高手不敢当,但非常喜欢破。肥原和张司令唱起了双簧,因为喜欢,所以张司令早上叫我下午就来了,随叫随到呢。

  张司令打开公文包,从里面翻出一些纸张,继续说:要破译这个密码,你们可能也需要一些资料,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里有一份电报,来,金处长,你念一下。

  金生火接过电报,有气无力地念:南京来电。据可靠情报,周恩来已委派一代号为老K的特使前往杭州,并定于本月二十九日夜十一点在凤凰文轩阁客栈与在浙抗日排日组织头目密谋有关联合抗日反汪之计。此事

  张司令打断他:行了,金处长,你这不是第一次念吧?

  金生火点头默认。

  五

  金生火第一次念这电文是昨天下午三点多钟。电报是两点半钟收到的,当时在破译室里值班的是顾小梦,她看电报的等级极高:加特级,立即进行破译。但是居然破译不出来。破出来的都是乱字符。她很奇怪,也很着急,便去找李宁玉讨教。李宁玉是老译电员,破译经验丰富,下面译电员遇到破译不了的电报都会向她求教。她看了电报,又看看顾小梦破出来的乱字符,判断这是一份密中有密的密报。

  毋庸置疑,密报都是加了密的,诸如1234或者abcd,在一份明码电报里,它代表的就是1234或abcd,然后根据国际通用的明码本,即可译出对应的文字。但在一份密报里,它代表的肯定不是1234和abcd,而是各种可能都有。这种可能性少则上千,多则上万十万百万千万难以数计。那么到底是什么?答案只有在密码簿里。如果身边没有密码簿,你即使得到电报也是没用的。密报形同天书,任何人都看不懂。但只要有密码簿,又是所有从事机要译电工作的人都是可以破译出来,可以阅读的。很简单,只要对着密码簿像查字典一样,逐一查对即可。

  不过,有时遇到一些重要的密电,有些老机要员会临时加上一道密,这样万一密码本落入敌手,也可能起到迷惑对方的作用。因为是临时加的密,这个密度一般都很浅,比如把09十个数码,或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逐一后移一位或几位。比如假定0代表1,那么1则为2,以此类推。如果假定0为3,那么样1为4,其余依然类推。这个说来很简单的东西,有时起的作用却相当大,像顾小梦就被难住了。可以想象,如果这份电报被第三方截获,而且他们手头也掌握着密码簿(破译,或偷来的),同时又恰好遇到像顾小梦这样的新手,识不破这个小小的机关,这个浅浅的密就成就大事了,甚至会给对方造成错觉,以为这边启用了新密码。

  应该说,这种错觉对第三方来说是很容易犯的,因为他们毕竟是第三方,出现这样的问题容易把事情想复杂。但对李宁玉来说,首先她知道他们联络的密码簿没有换,不会去瞎想;其次,她也有处理类似问题的经验,对症应变,很快剥掉了假象,译出了密电。

  密电译出后,顾小梦按照正常程序报给金处长,后者又呈报张司令。也就是说,这份密电在落入张司令手之前,只有三个人经手过:金生火、李宁玉、顾小梦。这一点,三人在会上都供认不讳。

  下一个问题是,张司令问金、李、顾,在密电破译后至昨晚事发前,他们有没有谁跟第四个人说过密电的内容。这个问题其实在昨晚事发后第一时间,张司令即在电话里婉转地问过他们三位。现在又提出来当然再不会婉转,而是声色俱厉,为的就是要他们如实招来,不容搪塞、欺骗。

  金处长发了誓说没有。

  顾小梦也言之凿凿地表示没有。

  唯有李宁玉看着吴部长,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了,吴部长,我只有实话实说了。什么意思?她说她曾跟吴部长透露过。

  这也就是说,三人的陈词与昨晚说的并无出入,只是语气变得坚定而已。

  不料李宁玉的话音未落,吴志国像坐在弹簧上似的,咚的一声弹跳起来,对李宁玉破口大骂:他妈的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这事!

  于是,张司令要求李宁玉当面说清楚,她是怎么跟吴部长透露的,何时、何地、什么理由、有没有证人等。

  李宁玉说昨天下午她们刚译完密电,顾小梦正在办公室誊抄电文准备上交时,忽遇吴志国来科里查看某个文件。因为这是一份加特级密电,不便外传,顾小梦见吴部长进来,怕他看见,用报纸盖了电文。

  李宁玉说:这可能引起了吴部长的好奇,他问顾小梦在抄什么电报,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顾小梦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你快走,我在抄一份重要密电。吴部长也是开玩笑说,我偏不走,就要看,怎么了?顾小梦说:只有司令才有权看,你想看,等当了司令再做这个梦吧。吴部长说:当了司令怎么还要做梦呢?两个人就这样贫了一阵嘴,没什么的,都是开玩笑。后来吴部长看完文件,走的时候说要跟我说个事,我便带他去了我的办公室

  吴志国又跳起来骂:你放屁!我什么时候进你办公室了!

  张司令命令他坐下:你让她说,让你说的时候你再说。

  李宁玉继续说,语气平缓,口齿清楚:进了办公室,他问我是不是真收到了上面的一份重要电报。我说是的。他问我是什么内容。我说不能说的。他问是不是人事任免方面的。我说不是。他又问我是什么,再三地问。虽然我知道按规定是不能说的,但我想吴部长在主抓剿匪工作,密电的内容他迟早是要知道的,就跟他说了。

  吴志国又想发作,被张司令一个眼色压下去。

  张司令问顾小梦,李宁玉说的是否属实。顾小梦说,李宁玉前面说的都是事实,吴部长确实在那时去过她办公室,也确实向她打问过密电内容,她也确实半真半假地拒绝了,后来李宁玉也确实是同吴部长一道走的。至于他们出去后,吴部长有没有进李宁玉的办公室,她摇摇头说:我不清楚,我眼睛又不会拐弯的,怎么看得见他们去了哪里!当时我哪有心思管这些哦,抄电文都来不及呢。当然,要知道有今天,起来看一下也是可以的。

  张司令看顾小梦像嘴上了油,似乎一时停不下来,对她喝一声:行了!我知道了。随即掉头问李宁玉,你说他进你的办公室,当时有没有人看到?

  这我不知道,李宁玉说,当时我办公室里没人,外面走廊上有没有我没在意。

  现在你来说,张司令问吴志国,你说你没进她办公室,有没有谁可以证明?

  这吴志国给问住了。他没有证人,只有一连串的誓言,赌天赌地,强调他当时绝对没进李宁玉的办公室。司令听得不耐烦,敲了一下桌子,叫他住口。

  她说你进了,你说没进,我信谁?口说无凭的话现在都不要说。顿了顿,司令又补了一句,也没什么好说的,事实上进去了又怎么了,知道密电内容又怎么了,问题不在这里。是吧,肥原长,你对情况大致了解了吧?

  肥原微笑着点点头。

  问题在这里。张司令说,他从公文包里摸出一包前进牌香烟,递给肥原,你看,这是王处长从一个共党手上缴获的,里面可是大有内容啊。

  烟盒里尚有十多根香烟。肥原把香烟都倒出来,最后滚出一根皱巴巴的香烟。肥原拾起这根皱巴巴的香烟,只瞅了一眼,便如已深悉内中的机密一般,用指尖轻轻一弹,一揪,揪出一根卷成小棍的纸条。

  原来,这根香烟已是被人掏空了烟丝,再把纸条装进去的。

  肥原故作惊讶地啊了一声,道:果然是大有内容呢。他剥开纸条,朗朗有声地念读起来,速告老虎,201特使行踪败露,取消群英会!老鬼。即日。念毕,肥原抬头望着张司令,这又是一份密电嘛。

  张司令得意地说:这份密电我能破。所谓老虎,就是共党在杭州城里的宋江,贼老大的意思。这两个月我们一直在搜捕他,但他很狡猾,几次都逃脱了。

  能不逃脱吗!肥原道,老鬼就在你身边,笨蛋也逃得脱啊。

  是。张司令诚恳地点点头,继续说道,所谓201嘛,指的就是周恩来。这是延安的密码,对共党的几个头脑都编了号的。群英会嘛,就是凤凰山上的那个会议。嘿嘿,几个小毛贼聚会,自称群英会,不知天高地厚。

  肥原笑笑,感叹道:好一个老鬼啊。抬起头,假模假式地露出一脸慈善,对吴金李顾四人好言相问,你们谁是老鬼呢?吴金李顾四,你们谁是匪?声音软软的,绵绵的,像一口浓痰。

  六

  戏半真半假地演到这里,大家方如梦初醒。这个梦是个噩梦,与魔鬼在一起,又不知谁是魔鬼,弄不好自己将成为魔鬼的替死鬼。因为谨慎,开始谁都没有开腔,大家沉默着,你看我,我看你,恨不得从对方脸上看出个究竟。

  张司令可不喜欢沉默,他要他们开口说话:要么自首,要么揭发。他时而诱导,时而威胁,好话坏话说了一大堆,却不见谁自首,也没有谁揭发。

  其实,有人是想揭发的,比如吴志国,事后他一口咬定李宁玉就是老鬼。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噩梦初醒,谜底是那么令人惊愕,人都惊傻了,呆了,一时难以回过神来,话给噎住了。

  等一等吧,总要给人家一点压压惊的时间。

  结果有人不合时宜地来了,匆匆的脚步声急行急近,一听就是有急事相报的架势。

  来人是张胖参谋,他跟张司令耳语一句,后者坐不住了,猛拍一记桌子,喝道:不想说是吧,你们!好,什么时候想说了找肥原长说,我才没有时间陪你们。说罢起了身,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有一点我告诉你们,我相信老鬼就在你们几个人中间,在你们不供出老鬼之前,你们谁都别想走出这个院子。要走,先告诉我谁是老鬼!

  肥原也站了起来,但没有拔腿走,而是修养很好地、笑容可掬地说:我相信张司令说的,另外我还相信一点,就是你们不可能都是老鬼。你们当中有无辜者,大多数是无辜的。谁无辜,谁有辜,谁知道?我们不知道,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所以啊,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我们只有这样,把你们集中起来,看起来,管起来,你们觉得冤枉也好,受辱也罢,暂时只有认了,没办法的。我想你们也明白,这种时候我们宁愿错怪你们,也无法同情你们。为什么?因为同情错了,是要铸成大错的,我担待不起。当然,你们要出去也很容易,只要把老鬼交出来,检举也好,自首也罢,交出来就了事。

  张司令刚才一直立在门口听肥原说,这会儿又回来,走到桌前,敲着桌子警告大家:都记住了,二十九日之前!这之前都是机会,之后等着你们的都是后悔!

  肥原说:对,一定要记住,是二十九日之前,之后你们说什么都无法改变自己命运了,你们的命运在哪里?他拿出一只封口的信封,拍拍它,在这儿。这是我来之前松井将军交给我的,里面说了什么,实话说我现在也不知道。笑了笑,又说,各位,这也是一份密电哦,它有可能被我烧掉,里面的内容将成为永远的秘密,也可能被我阅读,里面的内容就是你们的命运。我是烧掉还是阅读,权力其实就在你们自己手上,但一旦你们给了我阅读的权力,你们也就没有权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了,就是张司令和我肥原长都无法改变了。所以,你们可千万不要跟它开玩笑,跟它开玩笑就是拿自己的命运开玩笑。

  说这些话时,肥原的情绪控制得很好,声音温和,节奏缓慢,显得亲善亲切,有点语重心长的感觉。最后他甚至还绕到每一个人的背后走了一圈,说了几句闲言碎语才离去。但即使这样面带笑容、心平气和地离去,吴金李顾四人依然强烈地感到一种类同时空轰然坍倒的震撼惊惶眼睛发黑双腿发软后脑勺空洞洞的,像被切掉了一片半圆的脑花,心里则满当当的,有一种盲目无边的畏惧。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风声 > 上部 东风 第二章
回目录:《风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在天堂等你作者:裘山山 2薄冰作者:陈东枪枪 3重机枪作者:秋林 4战鹰作者:碧云峰 5风声作者:麦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