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暗算 > 第28—30节

第28—30节

所属书籍: 暗算

  第28节:泼的女人

  这也意味着今后他与黄依依难能有直接或深刻的交往。

  但张国庆老婆不一样,虽然单位在镇上,家还在701这边,每天都回来。

  她叫什么?张国庆老婆,我一直在想,好像在嘴边,可就是说不出口。

  我为什么想要她的名字,是因为下面的故事跟她有关,没有名字不好说的。

  但确实想不起来,可能也只有这样说了。

  她,就是张国庆老婆,以前在701也好,现在去地方也好,我跟她本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也不需要她,完全可以无视她的存在。

  但是,由于黄依依跟她男人的关系,她回来之后,我心里老是有她的影子,担心她知道真相,闹出事情来。

  我听医院的人说,她有点泼。

  俗话说,世间有两种人最烦人:泼的女人,谄的男人。

  这里的烦是指是非多,容易惹是生非。

  现在,是非已经明摆着呢,我确实担心她一旦得知实情会大肆撒泼,闹得鸡犬不宁,影响黄依依的名誉和破译工作。

  外人不知道,但我们知道,乌密破译后,上级对我们欧洲处的破译任务已经有新的指示,要求我们今后重点要破译苏联军事密码。

  因为黄依依对苏联情况比较了解,此时的欧洲处处长一职,谁都没她称职,因而非她莫属。

  就这样,黄依依走马上任,成了该处历史上第五任处长。

  一个人,如果情感和生活上生出是非,后院起火,肯定要影响工作。

  有些人的工作影响就影响了,不怕,起码用不着我怕,但黄依依的我怕,她现在是一处之长,整个破译局的核心人物,也是701的典型,出了事,就是全局的事,就是我当局长的事,所以我当然要重点保护。

  而说到保护,什么安全啊、身体啊、饮食啊,等等,都容易,难就难在张国庆老婆那边,就怕她知情闹事。

  这我是有心而无力,不知如何去着手防预,万一闹起来又不知如何收场。

  总之,这事情想起来很头痛,似乎只能听天由命。

  张国庆老婆来了。

  一个月过去了。

  两个月过去了。

  张国庆老婆那边安静得很,无任何不祥不妙的声响或迹象。

  就是说,我担心的事没有出现,而我盼望中的事倒是如期而来:黄依依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已牵头破掉三部苏联军事方面的中级密码。

  这真正叫报喜不报忧!而且,仔细想一想,这是最好不过的兆头,简直要叫人高兴死。

  因为,不管是张国庆老婆那边,还是破译密码这边,开头的一两个月是最重要的,说过去就过去了,说过不去就过不去。

  万事开头难,这话放在什么事上都合适!看看过去的两个月,我感觉自己仿佛有神灵保佑,事事如意,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只是,万万想不到,第三个月,麻烦就来了。

  19是一天下午,黄依依突然来到我办公室,进门就说:"我要跟张国庆结婚!"我一下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很久才接她的话,而说的只是一句废话。

  我说:"什么意思?"她说:"就这意思,我要跟张国庆结婚。

  "我说:"你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她说:"不是。

  "我说:"那就怪了,你怎么突然有这想法?"她说:"我受不了他天天回去陪老婆。

  "我说:"就为这个?那我跟张国庆说说,让他少回家不就行了,何必结婚呢?"她说:"不,我要结婚。

  "说得很平静,又坚决,显然是经过深思的。

  我责怪她:"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她说:"现在是现在,当初是当初,反正我要跟他结婚,你叫他离婚吧。

  "说罢掉头就走,我喊都喊不住。

  她走后,我就坐在办公桌前发呆,好像是被这突然的事吓傻了似的。

  事情说来是有点荒唐,她要结婚,不跟张国庆去说,却跑来跟我说,好像这是我下给她的任务似的。

  但荒唐归荒唐,我还不能不管,虽然这说起来不是什么工作,但归根到底,就是工作。

  因为,我知道她这人的脾气,你不顺着她来,她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要来个不吃不喝,压上三天床板,我急得要跳起来。

  她是天使,我是凡人,没办法的,只有顺着她来。

  就这样,我找到张国庆,把事情先问了,然后又说了,最后要他表个态。

  张国庆倒说得干脆:听组织的。

  听组织的就离。

  就这样离了。

  其实,不听组织的也得离,事情就这样的,没有回旋余地。

  余地都在天使那边。

  天使正在用不停地破译一部部密码这不争的事实告诉我们:她越发像个天使,我们只有越发地跟着她跑,而且坚信跟着她跑,不会吃亏的。

  那边才离,这边就结了,心情之急,做事之不讲究,不避讳,像是两个世事不谙的小年轻。

  婚礼很简单,他们处里的人,加上我,聚在一起,在单位食堂摆了两桌,完了又去新房坐了坐,吃了点儿糖果,道了点儿祝愿,算闹了洞房,天地作证了。

  就在闹洞房之际,黄依依几次啊啊的干呕不止,让所有过来人都看在眼里,明在心头:她已有身孕!至此,黄依依为什么这么急地要同张国庆结婚,不言而喻。

  但无人想得到,在这个表面的原因之下,其实还藏着一个巨大的、神秘莫测的秘密。

  原来,黄依依虽然结过两次婚,而与她有过云雨之事的男人肯定更多,就我所知——那一沓告状信!我想,至少在两位数之上吧。

  但是,这么多男人,这么长时间,黄依依却从未有过喜——或者有过忧。

  这是她第一次怀孕!连黄依依自己都感到神秘,这么多男人,惟独张国庆才为她"开天辟地",而且似乎还不是开始就灵验,而是经过了一定时间的磨合、等待,好像她的生育机制里上着一把神秘的锁,只有张国庆才能慢慢打开。

  这确实让人感到神秘,神秘得似乎只有用神秘的缘分来理解,来接受。

  既然这是缘分,是天地之约,是独一无二,是别无选择,还有什么好犹疑的?所以,她才这么坚决、霸道地要同张国庆结婚——张国庆仿佛天定是她的!找到了天定之郎,现在又有了身孕,好上加好,按理应该大庆大贺。

  可是,我却无心庆贺。

  我忧心忡忡着呢,因为这哪是她黄依依生儿育女的时间?什么事都是有时间地点之区别的,同样的事,在不同的时间或地点,性质和效果是不一样的,甚至有天壤之别。

  可是,我又怎么开得了这个口?这是天地之约的果实,而且黄依依的年龄——年近40,哪是可以随便折腾的?就这样,一边是国家利益,一边是天地之约,都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把我夹在中间,如何是好?我犯难着呢。

  第29节:死亡的阴影

  但是,最后我还是站在"国家利益"这边,对黄依依提出了苛刻的要求。

  遭拒绝是想得到的,结果却是想不到的。

  有一天,张国庆来跟我要车,说黄依依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看看。

  医院在一号山谷,以前黄依依跟老王好时,经常一个人徒步来回,只是如今不但没了这份心情,似乎也没了这个身子,加上又遇身体不适。

  车子来回当然快,没有两个小时,黄依依从医院回来,径自来到我办公室,见面就莫名其妙地甩给我一句:"这下你高兴了。

  "原来,去医院看病,确诊是一般的感冒,医生明知什么药可以快速治她的病,却颗粒不给,理由是这药对孩子不好。

  黄依依掐指一算,自有身孕之后,她至少两次并多日服用过此药。

  医生把药拿来,把说明书上的"孕妇忌服"几个字指给她看,并加以口头说明,说得她心惊肉跳的。

  医生总是危言耸听的。

  母亲对孩子总是小心谨慎的,不论是对身体外的,还是身体内的。

  权衡再三,黄依依作出了"让我高兴"的决定。

  我确实感到高兴,却浑然不知,这份意外的高兴中,已可怕又不可避免地夹杂着黄依依死亡的阴影。

  几天后,我在医院看见黄依依硬冷的身体时,突然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在她遗体前。

  当时,我心里直想骂那个危言耸听的医生。

  因为,是她首先敲响了黄依依死亡的丧钟!20不是死在手术中,是死在手术后。

  也不是死在病房里,而是死在厕所里。

  我后来去看过那个厕所,有两个用木板隔开的厕位,门是弹簧门,里外都可以推拉。

  但是有个厕位已经停用,门上贴着"下水道堵塞,禁止使用"的字条。

  据说,这个厕位安有坐便器,是专为病人准备的,另一个我看到是一般的蹲便池。

  又据说,两个厕位的门上的弹簧其实早已不顶事,门能开不能关,却一直没人管,直到一个多月前,因为上级单位要下来检查,才终于有人来管,换了新的弹簧。

  现在的门开关没问题,就是因为弹簧是新的,劲道很足,拉开门,人进去后,不用用手带门,门自己会朝着你屁股直扑上来,啪地打你一下,有点吓人兮兮的。

  这说的不是701医院,是县人民医院。

  701医院是没有妇产科的,有关妇科病或大小生产的事,都是到县医院来看治的。

  也不只是701人,全县的妇女都这样,妇科上的事只有来这里,别无二处。

  为此,我们机关还跟这边妇产科建立了一定的联谊关系,目的就是让我们的妇女同志来这里看个什么有个优待。

  黄依依来,机关还专门安排了一位跟这边有良好关系的同志陪同,所以,优待是不要说的,来了就有人接待,手术室是最雅静的,医生是最有经验的,手术也是很成功的。

  做完手术,还安排她到单人病房休息,还给她泡糖水喝。

  等等这些,都是无可挑剔,只有夸奖的。

  也许是上帝为了在她走之前,有意给她留下一点人间的美好吧。

  休息了约有一刻多钟,钻心的疼痛消散了,身上的力气随之回来了,这时在11点钟左右。

  黄依依看时候不早,要张国庆收拾东西,准备走,自己则去了厕所。

  这一去竟再也没回来,等人觉得蹊跷,进厕所去看她时,看到她半躺半坐在厕所里,昏迷不醒。

  开始以为只是一般性的昏迷,但脉搏却越来越弱,可见不是一般的昏迷。

  事实上,这时的她已经没救了。

  是颅内出血!她在摔倒时,后脑勺刚好磕在墙角下水管的接口上,致使颅内出血。

  医生说,这种伤势,除非是在北京上海的大医院里,有医生及时给她做开颅手术,才可能有救。

  但这里没有这样的人力和设备,人们眼睁睁看着她脸色越来越苍白,脉搏越来越微弱,身体越来越安静又变冷……所有的人都企图阻止这种状态,临时采取一些可以想到的措施,手忙脚乱的,结果都以无济于事告终。

  这是大医院的病,这里的人连确诊的一点常识都没有,更不要说抢救了。

  事实上,包括颅内出血的伤势,也是事后才确诊的。

  说来也怪,说是把人都磕死了,但黄依依的后脑勺既没有磕破,也没有磕出什么包块,只是表皮有一点擦伤,还有一点泛红的血丝而已,加上又是埋在头发丛里的,不特别在意根本发现不了。

  它使人容易引起奇想,好像黄依依的头皮是铁打的,但颅内是豆腐做的。

  一个为701破译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破译天使就这样离开了我们。

  黄依依的死让我们感到无比的震惊,无比的悲痛,无比的惋惜。

  我曾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她的死是由于某个人的错误造成的,那么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把这个人撕成碎片,还要用脚在碎尸上发狠地踩踏,踩得它粉碎,血肉模糊。

  但似乎没有这样一个人,事实上,那天上午,所有与她见过面、打过交道的人,几乎无一不是有恩情于她的,她(他)们把她当大首长一样,客气地对待她,殷勤地关照她,小心翼翼地做手术,出事后又及时抢救她,至于抢救技术上的遗憾,那是怪不得人的。

  如果一定要找一个怪罪的人,只能是院方领导,可以怪罪他们没有及时把坐便器修理好。

  想一想,黄依依为什么会昏迷在厕所里?因为她以前就有容易昏迷的毛病,加上刚做了手术,身体很虚弱,蹲着上厕所对她是种考验,站起来时一下天昏地暗,人就摔倒了。

  就是这样的,错不了。

  黄依依的死,无疑给我们的破译事业带来了难以想见的困难和压力。

  人们都叫她是个有问题的天使,但是说真的,在破译密码的事情上,她是没有一点问题的,是真正的天使,是洞悉密码秘密的天使。

  在我看来,把701历史上的所有破译员都捆绑在一起,都抵不过她一个黄依依。

  我是说能力,破译密码的能力和才情,至于贡献,后来还是有超过她的,像陈二湖,她毕竟从事破译的时间太短,还不到一年。

  不过,换个角度讲,她的贡献也是最大的,因为由于她的出现,她神奇的表现,她留下的闪光的足印,让701后来的破译者都不敢称雄,不敢怠慢,只有咬紧牙关地去搏杀。

  她有如一束神秘的剧烈的强光,闪了一下消失了,却永久留在了后人的脑海里、言谈中、记忆里,生生不息,广为流传,成了一枝参天的标杆,激励着后人往更高更远的黑暗深处发奋奔去。

  第30节:黑暗中挣扎

  破译密码啊,就是在黑暗中挣扎啊,就是在死人身上听心跳声啊。

  21人死了不能复活。

  但黄依依的死让张国庆和他前妻的婚姻复活了。

  说到这里,我心里的仇恨也复活了。

  我不想多谈这两个人,尤其是张国庆老婆——这个泼妇!这个天杀的!这个我要把她撕成碎片的混账东西!告诉你吧,就是她,把黄依依害死的!关于她,我真的不想多说一个字,只想把事实告诉你。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当时没人想到黄依依的死会有凶手,人们都以为这是起事故,所以没开展任何调查工作。

  于是,这个混账轻松地逃脱了罪名,并幸福地过上了破镜重圆的好日子。

  就这样,过去了一年,又过去了一年,到第三年的春天时候,不知怎么的,家属区里突然冒出一种骇人听闻的说法,讲黄依依是被张国庆老婆弄死的,有说是她利用职务之便,偷偷地给黄依依打了一支毒针,有说是她躲在厕所用纱布把黄依依活活闷死的,也有说是用木棍打死的。

  总之,说法很多,行凶的方式五花八门,稀奇古怪,听起来有点混乱和可笑。

  我听到这些后,基本上断定这纯属乱说而已,因为黄依依和张国庆老婆的特殊关系是谁都知道的,她恨黄依依也是谁都想得到的,这些说法只不过是有人基于这种事实,想当然地编造出来的。

  但是,有一天下午,张国庆在楼道里碰到我,神色慌张的样子,像见了鬼,一下似乎提醒我什么似的。

  回头,我喊办公室主任把张国庆叫来,叫来干什么,我心里其实没个准儿。

  哪想到,张国庆一进我办公室,就吓得哭哭啼啼起来,一边可怜兮兮地哭诉道:"局长,把她抓起来吧,是她把黄依依害死的……"后来,我们审问那狗日的女人,才知道,那天黄依依进厕所时,她正蹲在里面,听有人进来她还主动招呼了一声,外面也客气地回应了一声。

  两人虽然见过面,认识,但声音是不熟悉的,尤其就这么随便招呼一下,更不可能辨识对方。

  可以想,如果黄依依当时听出是她,一定会拔腿就走。

  走掉了,就躲过了劫难。

  但这只是假设,事实是黄依依没走,于是,两人狭路相逢。

  听她狗日的自己说,当时她一见到黄依依,心里头就冒出鬼火,嘴上就不干不净地骂了一句。

  黄依依没有骂她,只是叫她嘴巴放干净点,说着就往厕所里钻,显然是不想跟她过招。

  但她没有就此罢休,还是站在门口,用身体把门挡住,继续说一些难听话。

  两个人,客观地说,黄依依是肇事者,对方是受害者,心里窝着火,见面骂几句可以理解的。

  所以,黄依依还是比较克制,不回嘴,只是做出侧目不屑的神情,后来甚至闭了眼,任凭她胡说,只当没听见。

  骂她不听,骂着也没趣,所以她准备走。

  听狗日的自己说,她在决定走时,看黄依依紧闭双眼的样子,心里很想甩她两个巴掌,但还是不敢,怕激化事态。

  她本想就这样走掉的,但抽身时,弹簧门推她的力度让她想到,可以借门自动弹回去的力量打她一下,来解解心头之恨。

  于是,她特意把门拉开到底,让弹簧的回力处于最大,然后她突然把手一松,门跟着就劲头十足地弹回去。

  当时黄依依是闭着眼的,哪知道躲闪,一下被撞个正着。

  狗日的听黄依依被撞翻身,感觉是占了便宜,得意地走了,哪知道黄依依已经被她推落生死崖,生命正在飞速地往尽头冲去。

  同时,她自己也跌落了悬崖,只是在坠落的过程中,侥幸地被一棵树勾住,得以苟活了三个年头。

  为此,她又付出了死不瞑目的代价:孩子他爹张国庆坐了牢,幼小孩子从此变得无爹无娘,无依无靠。

  无疑,如果她不苟活这三年,张国庆肯定是不会被牵连进去的,那样她孩子起码还有个爹。

  但这仅是假设而已,事实是她苟活了三年,待事发后,张国庆的形象已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虽可以排除他元凶的嫌疑,却不能排除他包庇凶手的嫌疑。

  这足以叫他去尝尝铁窗的滋味。

  张国庆是个可怜的人。

  客观地说,他老婆也是个可怜虫。

  只是我无法可怜她,她毁掉了黄依依,差点也毁掉了我的前程。

  好在后来陈二湖一下顶上来,把黄依依未竟的事更好地完成了,从而替我化险为夷,我也只是有惊无险。

  说来也奇怪,以前老陈在破译上并不拔尖,但自黄依依死后,他像得了死者的仙气,一下变得出类拔萃,频频干出惊人之举。

  老陈还健在吗?他的身子骨可没我硬……老陈已不健在,他是1997年春天去世的,至今已告别我们7个年头。

  一般的人,在去世这么多年后,肯定已经有缘登上701近年来一年一度的解密名单。

  但老陈不是一般人,他是破译局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里到外的见证人,曾先后在几个处当过处长,有的处还几上几下,破译局的大大小小、里里外外、真真假假的内情和机密,都在他漫长而丰富的经历中、史料里。

  可以不夸张地说,他的解密,意味着大半破译局的秘密将被掏空。

  也许,正因如此,解密名单公布了一次又一次,他都"名落孙山"。

  因为没有解密,我有关他的"明访暗察"工作,只能陷入僵局。

  僵局却在701去年的解密日——2002年10月25日,不期而破。

  这一天,我有幸见证了解密日这个奇特的日子的"样子":从上午8点半钟开始,陆陆续续有人来到701档案室窗台前,向值班同志出示一份通知单,然后领了东西就走,整个感觉似乎跟到邮局提取包裹没什么不同,稍有不同的无非就是在这里的交接过程中,双方的态度要亲善、友好一些,但也仅此而已。

  在零星的来人中,我注意到一个拄拐杖的人。

  他显得很年轻,四十来岁,按说正当是干事业的大好年纪。

  但是两年前,他不幸患上了严重的眼疾,一夜间世界在他眼前变成漆黑一片,如今虽经多方治疗,依然是白茫茫一片,走路还需要拐杖帮助,更别说什么工作。

  他就这样离开了——白茫茫地离开——701。

  说是离开,其实离开的还没留下的多,比如他的青春、才干、友情、恩爱等,还有他在此12年间所有的收发信件、日记、资料什么的,都留在了这里面。

  有的是永远留下了,有的也许是暂时的,比如那些信件日记资料什么的,今天他就可以如数带走。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暗算 > 第28—30节
回目录:《暗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破绽作者:刘天壮 2密码破译师作者:余之言 3亮剑 4暗算作者:麦家 5薄冰作者:陈东枪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