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

所属书籍: 长风渡

    入城之后,顾思和柳玉茹先是去拜见了顾朗华和江柔、苏婉, 同他们报过平安, 顾思便梳洗之后,跟着江河、叶世安一起入了宫门。

    范轩等他们有些时候, 顾思进来,行礼之后, 范轩便急急上前去, 扶住了顾思, 忙道:“顾爱卿辛苦了,快起来。”

    范轩这一番作态, 顾思便定下心来, 他推辞着站起身来,恭敬道:“为陛下做事,是臣分内之事,没有辛苦不辛苦。”

    “你在永州的事, 我已略略听闻了些,”范轩叹了口气, 让顾思坐下来, 范轩端了杯茶道:“你去之时我就想到不容易, 却没有想到,这样不容易。你这么年轻, 处理这样的事, 的确是太为难你了。”

    说着, 范轩喝了口茶, 叹息道:“罢了,不提了,你同我说说结果吧。”

    顾思上前来,将结果同范轩说清楚,范轩静静听完之后,顾思将折子放在范轩桌上,恭敬道:“剩下的官员,大半还在东都,不知陛下打算如何?”

    范轩没说话,好久后,范轩终于道:“案子既然办了,那就一并办下去。没有办到一半回头的道理。如今也马上就要秋闱,本来这事儿我让叶爱卿和左相操办着,你既然回来了,这一次主审官,就由你来吧。让世安帮着你,秋闱之前顺便在东都把案子也结了。”

    听得这话,顾思愣了愣,他下意识张口就道:“可黄河……”

    “就几个月的事,”范轩打断他,“黄河洛子商在那里办着,你等事情办完了再回去。”

    顾思没有说话了,他想了想,应声道:“是。”

    范轩看向叶世安,又嘱咐了叶世安几句,而后将案子的事草草说了一些,随后看了看天色:“如今也晚了,顾爱卿不如留下来陪朕用顿晚膳。”

    顾思知道范轩是想单独留他,便应了下来,江河和叶世安也是懂事的,各自告退后,便离开了去。

    等他们都走了,顾思留在屋,范轩什么话都没说,低头喝着茶。

    他看上去神色有些疲惫,顾思去这几个月,他似乎又瘦了些许,顾思见了,不由得道:“陛下保重龙体。”

    范轩得了这话,笑了笑:“顾爱卿有心了,不过人老了,这身体也不是我想保重,便能保重的了。”

    说着,范轩抱着茶杯,温和道:“听说你媳妇儿有喜了。”

    范轩这个口吻,仿佛还是幽州那个节度使,闲着无事与下属拉拉家常。顾思听到这话,也藏不住心里那份心思,面上便带了喜气:“是,三月有余。”

    “头一胎,是个男孩儿就好了。”

    范轩说着,有些感慨道:“还是多生几个男孩得好。”

    顾思把这话品了品,便有几分体会出来,怕是近来太子又让范轩不满了。范轩按了口气,慢慢道:“太子近来换了好几位老师,朕正在让他多学儒家经典,可他还是不爱听这些老师的话,时时与朕作对。朕本想让周爱卿来当太傅,但周爱卿心里不乐意,太子更是同我吵得厉害。他与叶世安也是不对付的……”

    范轩絮絮叨叨念叨着,说着,他抬眼看向顾思,叹了口气道:“你性子随和,是陆爱卿的爱徒,与陆爱卿相似,你对太子,日后多哄着帮着。”

    顾思听明白过来,范轩其实知晓范玉的脾气,周高朗与范玉是不对付了,叶世安耿直,也是范玉不喜欢的。而顾思不一样,顾思能玩,以前便是纨绔子弟,若是他想哄着人,倒也是简单的。加上他拜了陆永当师父,陆永是什么人?这天下没他拍不穿的马屁,顾思跟着陆永学,凭他的手段,日后哄一个范玉,倒还是简单的,只是端看他愿不愿意而已。

    若是顾思有能力,又愿意追随范玉,顺着范玉的耳朵说话,引导范玉做事儿,那日后范玉在朝堂,也算有了左右手。

    顾思静静思量着,突然明白了当年范轩把陆永的人都交给他,撮合他和陆永成为师徒的原因,怕是那时候,就已经想到日后怎么让范玉用他了。

    顾思一面想,一面慢慢道:“臣是臣子,对君上哪里有哄着的说法?都是据实相告,殿下就别埋汰臣了。”

    “你这孩子啊,”范轩叹了口气,“心里明镜一样,还要同我打哈哈。你以为我让你留下来审案子是为着什么?”

    顾思没说话,范轩接着道:“陆永的人虽然给你用了,终究不是你自己的人,要在朝堂上立足,你终归要有自己的门生。这一次你上下清理了这么多人,科举得多填补一些,这是史无前例的大考,你当了主考官,要好好思量。”

    顾思应了声,范轩轻咳着道:“平日为人做事,你自个儿也要谨慎。我这里收到参你的折子,已是不少了。沈明的事儿,你说不是你指使的,他也来认了罪,可这事儿绝不能有二次。”

    “陛下恕罪。”

    顾思得了话,赶紧跪了下去。范轩接着又道:“好在太子把这案子压了下来,成珏,太子不懂事,但是却是一个惜才的人。”

    “臣明白。”顾思忙开口出声,急急道,“臣必当好好辅佐陛下和太子,赴汤蹈火,在死不辞。”

    听到这话,范轩似乎才舒了口气,他平和道:“这一次沈明的案子,交给你吧。”

    这话顾思愣了愣,见顾思发怔,范轩压低了声,提醒道:“成珏,你得多为你前途着想。”

    “可是……”

    “你是要当爹的人了,”范轩打断了他,他慢慢道,“玉茹是个好姑娘,她打从跟着你,也没过过什么好日子,整日奔波劳累的,就图你安安稳稳。你年纪不小了,凡事得多考虑考虑。”

    顾思不敢说话了,那一瞬间,他想着孩子,想着柳玉茹,他心里突然就想被人重重拍了一巴掌,把他火热跳动着的心拍得疼了,疼得蜷缩起来,在暗处瑟瑟发抖。

    范轩拍了拍他的肩膀,站起身来:“走,用饭去吧。”

    顾思应了声,他起身来,跟着范轩一起去用了晚膳。

    跟天子一起用饭,这是莫大的殊荣,然而这一顿饭,顾思却是吃得心里沉甸甸的。

    吃完饭后,顾思犹豫了片刻,终于道:“臣想去见见沈明……”

    “成珏,”范轩抬眼,他静静看着他,“你再想想。”

    顾思不敢说话了。

    范轩的意思太明显了。

    他没有再说话,行礼之后,跟着张凤祥走了出去。张凤祥一贯在范轩身边伺候,鲜少这么亲自送人离开,他送着顾思到了门口,笑着道:“顾大人看上去不大高兴啊。”

    顾思勉强笑了笑,张凤祥双手放在身前,尖利的嗓子压低了几分,劝着道:“顾大人,有些机会有些人求一辈子也不能有。机会来了,若是握住了,那就是平步青云。这世上有舍有得,有些人是保不住的,何必把自己也葬送下去,您说是吧?”

    顾思没有说话,许久后,他微微佝偻了身子,低声道:“公公说的是。”

    说完之后,他朝着张凤祥行礼,便往外走了去。

    当时已是夜深,东都的深秋已经开始冷了起来,顾思出宫前换了常服,此刻穿着一身蓝色华袍,头顶玉冠,便失魂落魄走上了大街。他没上等候许久的马车,而车夫为了避寒躲在车后面,也就没看到顾思走过去。

    车夫等了许久,也没见着顾思人出来,终于忍不住上前去问守门的士兵:“各位可见顾尚书出宫了?”

    士兵识得车夫,不由得有些诧异:“不是早就出宫了吗?”

    车夫愣了愣,旋即知道不好,赶紧回了屋里,禀告了上去。

    柳玉茹去花容和神仙香盘账,她不敢太劳累,下午便早早回来,等着顾思。

    她还在吃着滋补的药,便听印红走了进来,有些着急道:“夫人不好了,姑爷不见了!”

    这话让柳玉茹有些愣了,但她尚还算镇定,忙道:“怎么不见的?你将禀报的人叫过来,我亲自来问。”

    印红应了声,忙让车夫进门来,车夫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将话说了,柳玉茹静静听着,许久后,柳玉茹道:“你没瞧见他出宫了,士兵却说出宫了?”

    车夫应了声,颤抖着道:“夫人恕罪,是小的错了,天太冷了,小的……”

    “暗卫呢?”

    柳玉茹直接开口,印红愣了愣,随后道:“我这就让人去找。”

    “从宫门前开始,问着人找。”

    印红出去后,柳玉茹又让车夫把事情说了一遍,柳玉茹想了想,便直接去了隔壁院子,找到了正在会客的江河。

    江河被人从一片吹拉弹唱叫出来,看见柳玉茹,他挑了挑眉道:“怎的了?”

    “思不见了,没什么打斗痕迹,暗卫那边也没消息,应当是他自愿不打算回家,我想知道你们在宫说了些什么?”

    江河愣了愣,片刻后,他皱起眉头,认真想了想:“其他倒也没什么,陛下如果要说什么让他烦心的事儿……”

    江河没有说下去,片刻后,他突然道:“沈明!”

    柳玉茹愣了愣,江河眼里带了几分惋惜,叹息道:“我还以为陛下是打算饶了沈明,没想到在这儿等着思啊。”

    “舅舅的意思是?”

    柳玉茹试探着询问,江河解释道:“沈明来东都自首,说杀王思远的事儿他一人担着,但陛下没有马上处理他,只是将他收押在天牢,我本来以为陛下是打算网开一面随便处置了,但若思举止不对,唯一可能就是,陛下是留着沈明让思处置。”

    “为什么?”

    柳玉茹脱口而出,江河却是笑了:“为什么?思是陛下如今一手碰上来的宠臣,他的字都是天子钦赐,这是陛下多大的期望,陛下怎么容得思身上有半点瑕疵?”

    这么一说,柳玉茹顿时便明白了。

    这时候印红也转了回来,同柳玉茹道:“夫人,人找着了,听说姑爷就一个人走在街上,什么都没做,走到现在了。”

    柳玉茹没说话,片刻后,她让人准备了热汤,便领着人走了出去。

    顾思一个人在街上走了很久。

    他不太敢回去,也怕天亮。

    他脑子木木的,他感觉自己的脊梁弯着,像一只滑稽的软脚虾,弓着背,可笑的被人捏在手里。

    他一直在想,方才在宫里,怎么就不说话呢?

    出门的时候,怎么就会同张凤祥说那一句“公公说得是”呢?

    他就闷着头一直走,觉得有种无处发泄的烦闷从心头涌上来。

    柳玉茹找到人的时候,远远就看见顾思,他漫无目的往前走,他不自觉的低了头,似乎有种说不出来的萎靡。

    东都的街很繁华,周边的人和荥阳城不同,他们都穿着华美的衣裳,带着精致的发簪,说的话都是纯正的官话,字正腔圆。

    可这里的顾思却与荥阳的顾思截然不同,柳玉茹看不见那个一人一马似如朝阳的青年,她就看见一个似乎是泯然于众人的人,有些恍惚走着。

    柳玉茹感觉心里有种锐利的疼。

    她深吸了一口气,叫了一声:“思。”

    顾思转过头来,看见不远处的柳玉茹。

    她穿了一件粉色长裙,外面披了白色狐裘披风,手里提了一盏灯,拿了一件披风,站在不远处。

    灯火在她身上映照了一层光,顾思愣了愣,便看柳玉茹走了过来。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将灯塞在他手里,而后温和又轻柔的展开了披风,替他披在了身上。

    披风上带着她的温度,温暖让他冰冷的四肢里的血液又重新流动起来。

    “听说郎君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特意来接你。”

    柳玉茹开口,声音有些沙哑。顾思提着灯,静静看着替他系着披风的姑娘,慢慢道:“你难过什么?”

    “今日听人说书,”柳玉茹开口出声,“听得人心里难过了。”

    “听了什么?”

    “先是听了哪吒的故事,听他削骨还父削肉还母,一身傲骨铮铮。”

    “你也不必难过,”顾思劝着她,“他最后好好的,还封神了。”

    “我不难过这个。”

    柳玉茹系好了带子,却没离开,手顿在顾思身前,低着头。

    顾思静静等着她后面的话,就听她道:“我难过的是,后来他们又说到齐天大圣偷蟠桃被众仙追杀,他一棒打退了哪吒太子,又败了五位天王。”

    顾思没说话了,他看柳玉茹抬眼看他,她一双眼清明通透,仿佛什么都看明白了:“都是天生天养一身傲骨的胎,怎么最后都落了凡尘?”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2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3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4九州缥缈录作者:江南 5山河枕作者:墨书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