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所属书籍: 长风渡

    叶世安愣了愣, 顾思也没时间和他在说,转身摆了摆手, 就去了御书房找范轩。

    等顾思走后,沈明走上来, 撞了撞叶世安道:“行了,你别多想,你信哥, 不管怎样他都会和你站一个战线。就算不是为了你,”沈明放低了声音, 小声道,“我听嫂子说, 洛子商当年差点害死顾家全家,还砍了哥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呢。”

    叶世安经得提醒, 想起来后,抿了抿唇:“动手的是王善泉, 洛子商也只是下面一条狗而已。”

    “那又怎样呢?”沈明接着道,“世安哥,”他叹了口气, 将手搭在叶世安身上,“多给自家兄弟一点信任。”

    叶世安听到这话,他沉默片刻, 叹了口气道:“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跟着叶青在朝堂上呆久了, 人的心思也就多了。

    他恢复了情绪, 同沈明道:“行了, 你赶紧回去收拾收拾,思从宫里回来,估计就要启程了,你别耽搁了他时间。”

    “没什么好收拾的了。”沈明立刻道,“该弄的早就弄好了,你现在要回府对吧?”

    “嗯,怎的?”

    叶世安有些奇怪,沈明立刻道:“我送你回去。”

    “你送我回去做什么?”叶世安有些不理解,沈明赶紧挽着他道,“我马上就要走了,咱们兄弟一场,我送你回趟家。”

    “我又不是女人,”叶世安皱起眉头,“你送我回家做什么?”

    “哎呀我说你这个人,”沈明有些不高兴给了,强行拖着叶世安往前走道,“我就想同给你多说几句话,你至于这么刨根问底的吗?”

    叶世安虽然学过一些强身健体的武术,但同沈明这种专门拜师学艺、后来又当过山匪的人力气这件事上完全不能相比,他被沈明强行拖到了马车上,沈明这样热情,他只能勉强接受了沈明的理由,就当他突然有了那么几分良心,专门要同他说说话。

    等两人上了马车,沈明犹豫着道:“那个,世安哥。”

    “嗯。”

    叶世安低着头,从旁边拿了卷书,听着沈明支支吾吾道:“那个,叶韵在家吧?”

    听到这话,叶世安顿了顿,他皱起眉头,抬头看向对面的沈明:“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没没,”沈明慌得不行,赶紧摆手道,“我没问什么,我就是随口一问,随便问问。”

    叶世安皱着眉不说话,他盯着沈明,一双眼上上下下打量,沈明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下意识挺直了腰背,叶世安看了片刻,转过头去,“哼”了一声后,点头看着书道:“今日在家里看账,下午才出去。”

    “哦哦,”沈明点着头,接着又道,“她昨晚回去,还好吧?”

    “怕是吓着了。”叶世安淡道,“听下人说,坐在窗口看兔子灯看了一晚上。”

    “兔……兔子灯?”

    沈明有些意外,下意识就道:“她喜欢这种东西啊?”

    叶世安瞪了他一眼,用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看着他,片刻后,他实在有些气愤不过,从旁边拿了书来,抬手就往沈明脑袋上砸,一面砸一面道:“怎么就这么蠢?怎么就这么蠢!”

    “哎哎哎,有话好说,好好说。”

    沈明抱着头,不敢还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莫名的虚着。叶世安打完了他,终于顺了口气,同他道:“她以前本就是小孩子心性,喜欢的东西也和普通姑娘没什么不一样。沈明,”叶世安口气软了一些,语调里带了几分苦涩,“她本不是如今的样子的。”

    沈明愣了愣,他看着叶世安的眼神,不由得连声音都轻了许多,小声道:“她……她原本是什么样的?”

    他第一次见叶韵,就已经是如今的模样了。

    像一把出鞘的剑,像一根破开巨石的草。她冷静,沉默,带着种无声的决绝,也只有在和他吵嘴的时候,偶尔能瞧见她眼里有她这个年纪该有的光彩。

    “她啊,”叶世安苦笑,“年少的时候,脾气坏得很。整日在家里作威作福,稍微有什么不顺心的,就要抱着我娘哭个不停,家里人都宠着她,搞得她性子无法无天。”

    叶世安说着,忍不住笑起来,眼里带了几分怀念:“我那时候讨厌她的很,觉着她不知礼数。说过她好几次,她便同人四处说我对她不好。她整日喜欢的东西都是些不着调的,家里养了许多小宠物,尤其是兔子,当年叶家后院,养了十三只兔子,都是她的。这些兔子买的时候都是些兔崽子,那人同韵儿说这兔子不会长大,哄得韵儿花了重金去买,结果……”

    “是肉兔?”沈明聪明了一回,叶世安点点头,随后道:“这些兔子被她养得膘肥体壮,还要人专门伺候,而且谁都欺负不得,要是谁敢动她的兔子,她能和谁拼命。”

    沈明听着叶世安的话,忍不住笑了。两人说着和叶韵的事儿,到了叶府门口,叶世安领着沈明从马车上下来,一面往叶府走,一面同沈明道:“韵儿心底里,始终还是个孩子,她只是被逼着长大。你别总是气她,要学着好好说话。她已经吃过很多苦了。”

    这些话论起来,说得已经算过了,然而沈明却也听不明白这其深意,点着头道:“行,我以后骂不还口就是了。”

    叶世安:“……”

    两人说着,叶世安停下脚步,面无表情指着一个小院门口道:“这就是她的院子了,你自己让人通报吧,我走了。”

    “行,”沈明点点头,“等我回来,再找你喝酒。”

    叶世安听到这话,“呵”了一声,却没做声,转头便走了。

    等叶世安走了,沈明站在小院门口,便有些紧张,他握紧了袖子里的东西,来来回回走了几遍,里面的丫鬟见着了,认出他来,便在他犹豫的时候进去通报了叶韵。叶韵正在看神仙香的账本,听到沈明来了,她愣了愣,随后道:“请进来吧。”

    沈明还在想着等一会儿怎么说话不气着叶韵,就听里面道:“沈大人,您进来吧,别再转圈了。”

    沈明愣了愣,心里却是放松下来,也不用想怎么开口进去了,直接就进吧。

    他跟着丫鬟进去,到了屋里,瞧见叶韵正跪坐着看账本。

    叶韵看上去有些憔悴,他开口就想问她是不是没吃饭,看上去没精打采的。结果开口之前,他突然想起顾思和叶世安的话来。

    叶家有意给叶韵安排婚事。

    她吃过很多苦,他不能再气她。

    他一下僵住了,叶韵没抬头,看着账本道:“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完就滚。”

    沈明听到这话,轻咳了一声,觉得有些尴尬。

    他厚着脸皮坐到叶韵面前。

    叶韵坐姿很优雅,很端正,他坐在叶韵对面,无端端就有了几分拘束,他挺直了腰背,紧张地握紧了手里的妆盒,轻咳了一声道:“那个,你今天看上去气色不太好,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吃错药了?”

    叶韵抬眼看他,入眼就是沈明通红的脸。她愣了愣,随后皱起眉头:“你这脸怎么回事?跑过来的?这么红?发生什么大事儿了?是不是昨晚的事情……”

    “没事没事。”沈明赶紧摆手,他不敢再看叶韵,低着头,小声道,“昨晚的事儿都解决了。”

    “那是什么事?”

    “那个,”沈明深吸了一口气,鼓足了勇气,用花了一个早朝时间想的话道,“我……我马上就启程去黄河了。我……我可能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嗯,所以,你有什么拜托我的?”

    沈明没说话,他红着脸,把早上顾思让人给他的胭脂盒从袖子里拿出来,他的手一直在抖,颤抖着放在叶韵面前。

    叶韵愣了愣,随后就听沈从道:“那个,这个,你收着用。”

    叶韵没说话,她还有些懵,好半天,才慢慢道:“你……你这是?”

    “我……我听说叶家在安排你的婚事。”沈明抬起头来,他觉得这时候他得看着叶韵,他盯着叶韵,好半天,终于才道:“你……”

    “沈明,”叶韵在他开口前,却是仿佛清楚知道了他的心意,她静静看着他,神色里有了难得的温柔。她将胭脂盒推了回去,平和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有如此私相授受的道理。”

    沈明得了这话,一时有些发懵,片刻后,见叶韵如此坦诚,他反而镇定了许多,他低声道:“我也得来问问你。你若是同意,我自然……”

    “我没有什么同意不同意,”叶韵神色平静,“沈大人,叶韵残花败柳之身,配不上正妻之位。您如今虽然官位低微,但日后前途无量,如今娶了我,日后是要被人笑话的。”

    沈明听到这话,他心里骤然一紧。叶韵的神色很镇定,镇定得看不出半点情绪,沈明看着她,慢慢捏起了拳头:“叶韵,你别这么说你自己。”

    “这是事实。”

    “这不重要!”

    沈明猛地提声:“我不在意!”

    叶韵静静看着他,许久后,她慢慢笑了,一字一句,认认真真道:“可是我在意。我不想祸害你,也不想伤害自己。沈明,”她叹息出声,“你终究还是太小了。”

    “我比你年纪大。”沈明说得认真。叶韵摇了摇头:“我比你心要老。”

    “我不管这些年纪大不大,也不管你心老不老,”沈明盯着叶韵,“我就只问你一句话,你心里有没有我?”

    叶韵没说话,她注视着面前的青年。沈明将刀“哐”一下放在桌面上,桌面微微震动,沈明认真注视着她:“只要你心里有我,老子就把命给你。”

    叶韵被这话惊到了,许久后,她慢慢镇定下来,垂下眼眸,淡道:“抱歉。”

    “我心里没你。我也不想要你的命。”

    沈明捏紧了旁边的刀,他觉得眼睛有些酸,但他固执看着叶韵:“我什么不好?”

    “沈明,”叶韵深吸了一口气,抬头道,“你没什么不好,你很好,是我不好……我喜欢不了谁,你明白吗?”

    “你胡说八道,”沈明怒斥,“你除了眼睛瞎看不上老子,你有什么不好?”

    叶韵被这骂法骂得哭笑不得,沈明吸了吸鼻子,他似乎觉得有些难堪,扭过头去,将刀拿回来,他转头落在窗口的兔子灯上,沙哑着声道:“我听说你看兔子灯看了一晚上了。”

    叶韵没答话,沈明接着道:“我做兔子灯也做得好得很,我还会做兔子灯笼,还会刻小兔子,我养兔子也是一把好手,绝对不给你养死一只。”

    “你还是骂我吧……”叶韵低着头道,“我听着心里好受。”

    “我不骂你。”沈明立刻道,“我以后再不骂你了,我不仅不骂你,我还要天天和你说好话,让你难受死。”

    叶韵一时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沈明站起身来,提着刀道:“我今日和你说的话不是开玩笑的,我这就走了,你那日改主意了,就来告诉我。”

    “抱歉。”

    叶韵低低出声,沈明摆摆手:“没什么抱歉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大家都是成熟的人,我不放在心上。”

    说完,他大步走了出去,叶韵见他走得飞快,忙拿起胭脂,大声道:“沈明,胭脂!”

    “不喜欢就扔。”沈明没有回头,颇为大气道,“反正不是我开的钱!”

    说完,沈明便转角走了出去,叶韵拿着手里的胭脂,一时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明撑着自己从叶府走出去,走到大路上,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快二十岁的男人,提了把刀拖着,垂头丧气走在路上,眼泪完全憋不住,啪嗒啪嗒的掉。

    成熟的人也觉得失恋太难受了。

    他突然就有些怨起顾思来,要是顾思不提醒他,他自己也不会想这么多,不想这么多,就不会冒冒失失上门来说这些。他又觉得叶韵也不对,其实他本来就是想送盒胭脂,发展发展感情,结果她就把话挑得明明白白,连点余地都不留。

    他也不是多喜欢她。

    他和自己说,就是吧总是念着她,总是想和她说说话,哪怕被骂也喜滋滋的,收她一块红豆糕,就要乐好几天,她送人的红豆糕,他就要偷偷都抢回自己房里去。

    就是觉得她好看,比谁都好看,见过她,再想娶谁都觉得不行。

    没多喜欢,就是这辈子除了她再没想过娶别人的喜欢。

    没多喜欢,就是想着这辈子能有个缘分,下辈子有个缘分,下下辈子还有缘分的喜欢。

    沈明越想越难受,走到顾府门口的巷子时,他有些忍不住了,就哭出了声来。这一哭出声,顿时感觉到心里爽透了,他想着巷子里也没人,就低着头,拖着刀,一面哭一面抹眼泪,想着在走到顾府门口时再收声。

    结果哭得太忘情,直到面前被东西挡住了,他才回过神来,他用红肿的眼睛抬头一看,顾府全家正在搬运着行李,所有人都站在门口,呆呆看着他。

    顾思和柳玉茹一脸震惊,顾思紧张道:“怎……怎么了?”

    沈明觉得自己这辈子的脸都在这一刻丢尽了,他这么一想,更难受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往顾思身前一扑,顾思脚上用力一蹬,这才受住了这个汉子的冲击,沈明抱着顾思,嚎啕大哭道:“哥啊,我被抛弃了啊呜呜呜呜!!!!”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官居一品作者:三戒大师 2阿麦从军作者:鲜橙 3庆余年 第二卷 在京都作者:猫腻 4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5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