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所属书籍: 长风渡

    顾思愣了愣, 柳玉茹也没再多说,笑了笑, 便转头跟着叶世安和沈明走了出去。

    三个人商量着后续事宜, 一齐回了顾府, 顾府一直留着叶世安的房间, 沈明自己先行休息, 叶世安送着柳玉茹进了房间, 等临近门口,两人闲聊起来, 叶世安才笑着道:“如今发现,玉茹与过往, 总是不一样了。”

    “如何不一样了?”柳玉茹有些疑惑,叶世安认真想了想, “勇敢许多。”

    “我胆子向来是大的。”柳玉茹笑起来, “是过往你不了解罢了。”

    叶世安摇了摇头:“论做事,你胆子是大。可若论交心,你胆子却是太小了。”

    柳玉茹愣了愣, 叶世安抬头看向明月,感慨出声:“你说这世事, 你越长大, 想得越明白,我越长大, 却是想得越不明白了。”

    柳玉茹没说话, 她静静思索着叶世安的话, 叶世安苦笑了一声,转过头来,同柳玉茹道:“回屋休息吧,我且先回去。”

    叶世安转身先离开了去,柳玉茹站在门口,片刻后,她轻笑起来,自己也回了屋。

    回到屋里,她洗漱之后,躺回了床上。

    一贯两个人睡的床,空荡荡的,让她有了那么几分不习惯。她脑海里浮现出李云裳夜里同顾思说的话。

    “顾大人您没有家族做靠山,要在东都继续,您靠什么?”

    “她是不错的,但是毕竟是商贾之流,登不上什么台面。顾大人前途无量……”

    柳玉茹睁着眼,静静看着床顶。

    她是信顾思的,顾思那样的情谊,任何人都起不了半分的质疑。一个女人的安全感,小半因着自己,大半因着对方。顾思已经给足了她安全感,可是她却也会因此总想着,要将这世上最好的给顾思。

    她心里盘算着家里的开销用度,突然就有些难过起自己的无能来,李云裳说的话扎在她心里,让她觉得自己在这东都,渺小又无能。

    若她再有钱一些就好了。

    她思索着,若她的钱足以买下权势,足以保护顾思,足以让顾思在这样的危难里不必忧虑不必担心,那就好了。

    柳玉茹思索着睡过去。

    等到第二日,她便安排了人去接触户部的人,下午叶世安和沈明回来,就带来了消息。

    “今日我听叔父说,刑部的人已经将刘春的案子查下来递了上去,陛下面色一直不太好。”

    叶世安分析着道:“我猜想,刘春这个案子,怕是比陛下想象更难办。”

    “思清点出近四千多万的白银,报上去只有三千多万,”柳玉茹琢磨着道,“这间怕是有近一千万两白银的亏空,若是刑部已经查出来有了一千万的亏空,你说陛下对于陆永,还要保吗?”

    “若是不保,户部怕是不稳。而且陛下还有一个考量,他如今登基不足一年,虽然是太后帮着他登基,但这也意味着东都旧党的势力还在,陆永是他的左右手,若是真的动了陆永,这就是动了陛下的左右手。一方面,陛下身边的自己人寒心,另一方面,旧党的人怕是要咬死户部这个位置不放。”

    “可这么多钱,总得有个去处。”柳玉茹皱起眉头,“朝廷如今到处缺钱,陛下就会这么放过陆永?”

    “皇位稳固和银子之间,你觉得陛下会如何选择?”

    叶世安抬眼看着柳玉茹,柳玉茹抿了抿唇,叶世安叹了口气:“如今担心的,怕是思。如果真的如此作想,那太后那边的人,怕是要咬死这个案子不放,一千万两不见了,陛下总得出点血,太后不会让这个案子轻拿轻放的。”

    “所以,”柳玉茹明白过来,“公主要嫁给思,就是太后希望让思和他们成为一个阵营,他们扳倒陆永,再让思出任户部尚书?”

    顾思如今是户部侍郎,离户部尚书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次若是不是陆永倒下,那必然就是顾思倒下。

    李云裳极大几率,或许也对顾思有几分感情,可更重要的,还是他们有意培养顾思。顾思没有家族支撑,日后方便控制,结亲也不会引起范轩太大的不满,但年仅十出任户部侍郎,可见前途无量,稍作培养,便是一大助力。如今又刚好蒙难,在此机会下若是结成姻亲,那就是太后再好不过的一把刀。

    但如今他拒绝了这个机会,那太后那边自然也不会留情,无论是户部尚书还是户部侍郎,总要咬下一个来,见了范轩的血,才是他们的目的。

    柳玉茹心里微微窒息,她有些喘息不过来,低喃道:“是我害了他。”

    “你瞎说什么?”沈明忙叫出声来,“是这些混蛋害了他才是!”

    柳玉茹没说话,叶世安却是明白她的意思,叶世安叹了口气,劝道:“玉茹,这世上绝无想要依靠妻子和姻亲往上爬的男人,除非他不是男人。我觉得,思是个好男人。”

    “我明白。”柳玉茹叹息出声,“我也不过是忧心他罢了。”

    “算了,”柳玉茹笑起来,“我也放心下来,先看看户部那边的情况吧。这些时日我猜会有大范围的折子上奏此事,劳烦你们帮我看着朝廷的情况了。”

    叶世安点点头,沈明也跟着应是。

    第二天清晨,果然不出柳玉茹所料,早朝会上,奏章铺天盖地上去,要求严查顾思,同时开仓清点国库。

    国家百废俱兴之时,一个户部侍郎居然敢指使下属偷盗库银,还杀人灭口,这种事,简直是闻所未闻,罪大恶极。

    等到下午,大街小巷就传遍了消息,柳玉茹走在街上,就能听见百姓议论着此事,嘀咕着顾思的名字:“以往还听说他在幽州是个好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柳玉茹听着这些话,捏紧了车帘,许久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回到马车里,低声道:“回府吧。”

    如此等了两日,朝上因为顾思的案子吵得不可开交,这时候从扬州泰州去的人终于回来了。柳玉茹听说他们回来,立刻亲自去接。到了门口,木南有些不放心道:“夫人,我们要不要换个马车,别让人发现?”

    柳玉茹顿了顿动作,片刻后,她出声道:“不换,就这么出去。”

    “夫人……”木南还想劝阻,柳玉茹抬手止住木南的话,果断道,“给洛子商通个风报个信,让他知道我要去找他,也是好的。”

    说完之后,柳玉茹便出了城。扬州和泰州的人一前一后,相差不过两个时辰到了城门,柳玉茹在马车里等着他们,扬州的人先行过来,这次派去扬州的人叫秦,他上了马车后,咕噜咕噜灌了水,随后同柳玉茹道:“夫人,有眉目了。”

    “他出生查到了?”

    “查到了,”秦喘息着道,“这次我找到了一个当年洛家的家仆,洛家灭门前,他刚好回家省亲,后来洛家出了事儿,他就一直隐姓埋名躲着,这次我到扬州,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人找出来。”

    “洛家的人?”柳玉茹有些疑惑,“他竟知道洛子商的身世?他不是个乞儿吗?”

    “他的确是个乞儿,”秦点头道,“但这个乞儿,却是洛家抛出去的。”

    柳玉茹微微一愣,一时却是说不出话来。好半天,她才道:“你继续说。”

    “这个人是当年洛家的护卫,他说当年洛家有一位小姐,生性叛逆,时常在扬州城内耍玩。后来在外面认识了一个公子,洛小姐对那位公子一见倾心,一心一意嫁给他,两人珠胎暗结,就有了洛子商。”

    柳玉茹皱起眉头,秦继续道:“后来洛小姐说明了身份,才知道这位公子是有妻子的,而且妻子娘家在京任着高官,不可能休妻。而洛小姐又不愿意委身做妾,最后就和这位公子断了联系。按着家里的意思,本是要洛小姐打掉这个孩子的,但在最后关头,洛小姐又于心不忍,偷了银两,偷偷跑了出去,等洛家找到这位小姐时候,孩子已经不能打了,于是只能将这个孩子生下来。但洛老爷不愿意让孩子耽搁日后人生,当下的情况本也难嫁,更何况再带个孩子?”

    “所以呢?”柳玉茹心颤了颤,秦叹了口气:“洛老爷就在孩子生下来后,让侍卫抱出去扔了,然后和洛小姐谎称孩子没了。后来洛老爷就让这个护卫一直关照着这个孩子,给这孩子找了个养父,又给了那养父一笔钱,这才断了联系。”

    “后来养父还是死在他们洛家人手里。”柳玉茹垂下眼眸,梳理着过程。秦点点头:“对,他养父死了,他上洛家讨个说法,被洛老爷看到以后,就让人先关在了柴房。当时洛家在接待贵客,也就没有声张。”

    “贵客?”

    柳玉茹有些疑惑,秦点头:“对,那贵客也不知道是谁,听侍卫说,当时贵客找到洛家,是同洛家要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玉玺。”

    秦出声,让柳玉茹整个人惊了。

    “洛家有传国玉玺?!”

    “据说那人来时,私下和洛老爷是这么说的。”秦点头,接着道,“他们在房间里起了很大争执,侍卫才听见这事。但洛老爷坚持声称没有。后来这位侍卫回家省亲,回家第二日,就传来洛家满门被灭的消息。”

    柳玉茹坐在马车里,许久没有说话。

    “还有呢?”

    “他说他后来救了一个逃出来的洛家家仆,对方在他这里养了不到三天就死了。这个家仆说,洛家被屠,其实就是因为一个孩子一句话。那个孩子同那位留在洛家的贵人说,灭洛家满门,他就奉上玉玺。”

    柳玉茹听着这话,有些说不出来的发寒。这话无异是洛子商说的,可那时候,洛子商才几岁?

    灭洛家满门。

    他在灭洛家满门前,又可知道自己母亲就在这些人当?

    柳玉茹好半天回不过神来,许久后,她才找回声音,接着道:“后来呢?”

    “洛家灭门第二日,章怀礼就到了洛家,找到了洛子商。洛子商声称自己是洛家遗孤,就被章大师带走了。”

    “后来,也就没什么后来了。”

    两人说着,话没说完,就听另外一个嘹亮的声音道:“后来的事儿,便该我说了。”

    柳玉茹听到这个声音,便知道这是派去泰州的秦风回来了。她忙掀开车帘,催促道:“上来。”

    秦风跳上马车,马车便往回城的方向哒哒而去。柳玉茹坐在位置上,立刻道:“后来如何?”

    “章怀礼大师收养了洛子商,是当做亲生儿子来养。”秦风将在泰州打听的结果说出来,慢慢道,“据说洛子商天生聪颖,是章怀礼的得意门生。他同章怀礼情同父子,章怀礼后来病重的时候,也一直是他在身边照顾。”

    “他们感情一直很好,直到洛子商决定去扬州。章怀礼不同意,他们大吵了一架,吵架时候,章大师有个仆人在场,后来章大师死了,仆人在当日便失踪了。”

    “可找到了?”

    柳玉茹急问,秦风叹了口气:“我找到了。”

    “那……”

    “死了。”

    这话让柳玉茹哽住,秦风有些无奈:“据说他是被人追杀,后来受伤太重,没能撑住,就去了。”

    柳玉茹沉默不语,许久后,她终于道:“他不是当着洛子商的人的面死的?”

    “不是。”

    “也就是说,洛子商目前还不确定他死了?”

    “对。”

    “他叫什么?”

    “齐铭。”

    柳玉茹点点头,将这个齐铭细细打听了一番后,终于道:“我知道了。”

    她心里盘算着,回到了顾府,她在顾府踱步走来走去,许久后,她终于道:“让人准备一下,我要去洛府。”

    其实这件事已经准备了很久,很快柳玉茹就出了门,让人提前送了拜帖过去。

    洛子商接到拜帖的时候,正在庭院里自己和自己对弈。

    他看着柳玉茹写的拜帖,梅花小楷端端正正,一如那个人一样,端端正正。

    洛子商看着拜帖,许久后,他轻轻一笑:“字倒也极是好看。”

    说着,他将拜帖交给管家,让他收好后,同下人道:“领人过来吧。”

    下人不敢多问,便将柳玉茹领到了庭院。

    洛子商的庭院,修建的是典型的江南园林风格,他出手阔绰,这宅子相比顾府,是大上了许多的。他坐在水榭之,亲自收起自己的棋子。柳玉茹走到洛子商对面,恭敬行礼道:“洛大人。”

    “柳老板。”

    洛子商笑着回过头,抬手道:“请坐。”

    柳玉茹坐到洛子商对面,洛子商亲自给她泡了茶,低声道:“柳老板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怎么着来我这里看看我的想法?”

    “我来这里,洛大人应当是清楚的。”

    洛子商听着柳玉茹的话,倒也不开口,举着茶抿了一口,接着道:“柳老板做事儿,总是令在下琢磨不透。您派了两批人出去,一批去了泰州,一批去了扬州,如今两拨人早上回来,柳老板下午就造访,到不知道是打算做什么?”

    “洛大人,”柳玉茹转头看向外面的庭院,平和道,“您为什么要来东都呢?”

    “在扬州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好吗,为什么还要来东都呢?”

    “下棋吗?”洛子商虽然是询问,却已经提前抓子,仿佛是笃定柳玉茹一定会答应他。柳玉茹犹豫了片刻,终于伸出手,抓了棋子,放在了桌面上。

    决定了黑白的执棋,洛子商先落子,淡道:“若我不来东都,我又该做什么呢?”

    “在扬州已经走到能走的位置了,总该往上走一走。你们都来了,怎么我就来不得?”

    “所以,”柳玉茹将白子落在棋盘上,“洛大人在扬州逼走了我们,如今又来东都找我们麻烦。”

    “柳老板说笑了,”洛子商笑了笑,“在下并非找你们麻烦,在下不是随便生事的人。只是有些事情,大家立场不同,我非得如此不可。”

    “洛大人想过自己母亲是怎样的人吗?”

    柳玉茹出声,洛子商沉默不语,片刻后,他笑起来:“我母亲温氏,是个极好的人。”

    温氏是洛家的少夫人,也是真正的洛子商的母亲。柳玉茹抬眼看了洛子商一样,平和道:“洛大人知道我的意思,这里是您的府邸,咱们也不必这么累。”

    洛子商看着柳玉茹落子,许久后,他慢慢笑起来:“若柳小姐愿意叫在下一声洛公子,这话题,倒还是能聊的。”

    柳玉茹皱了皱眉,洛子商慢慢道:“我年少时总想和,和个同龄人下棋聊天,倒也是极好的。你一口一声洛大人,同我谈着我的家事,我觉得有些难以开口。”

    “我叫您洛公子,便能开口了?”

    “倒的确是能。”

    洛子商听了这话,抬头朝着柳玉茹笑了笑,随后低头落子道:“我是无根的人,所以我自个儿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出发,又从哪里去。你问我母亲是什么样,我只能猜想,她应当是个极好的人。”

    洛子商声音平和,慢慢说着他对母亲的一切幻想。

    周边没什么人,夏日午后带着蝉鸣,旁边风卷水凉意而来,让人时而清醒,时而又有些恍惚于夏日炎炎之。

    柳玉茹听着他说话,两人没有争执和冲突,始终保持着礼貌平和,等到了最后,柳玉茹突然道:“洛大人想知道自己母亲是谁吗?”

    洛子商下棋的动作微微一顿,他抬起头来,看着柳玉茹。

    许久后,他慢慢笑起来:“柳小姐要什么,不如直说。”

    “思这个案子,我想和洛大人,多少有一些关联。”柳玉茹平和道,“还望大人指一条明路。”

    “柳小姐,”洛子商笑了,“拿着往事谈现在,未免有些天真。”

    “若这是弑师杀母的往事呢?”柳玉茹开口,洛子商猛地缩紧了瞳孔,他抬起眼来,盯着对面的柳玉茹。

    柳玉茹神色平淡:“洛大人还记得齐铭吗?”

    洛子商没说话,他紧捏着棋子,看着对面的柳玉茹。

    柳玉茹视若无睹,继续落子,平淡道:“您如今任太子太傅,我听说您和太子关系也很是不错,您要在朝廷经营您的路,而思和叶大哥和你有家仇,您找他们开刀,我能理解。可是我就是想,一个弑师杀母的人,顶着洛家公子的名头招摇撞骗,又有多少人会信服?”

    “如今扬州是王公子在管着,您在东都任职,扬州虽然都是你的人,但也不过是因为大家相信你在东都一定会有位置,他们跟着你,有一条好的出路。乱世枭雄是枭雄,可若是背了天下唾弃之名,那可就是狗熊了。你觉得你这名头出去,你手下那些人,当真没有异心?不说其他,你在扬州有两位谋士,都是章怀礼门下弟子,算是你的师侄。更别提举荐你的人、看重你洛家贵族出身的王公子这些人的想法了。”

    洛子商听着柳玉茹说话,脸色微变,许久后,洛子商笑起来,眼里带了几分冷意:“柳小姐真是处处为我想到打算了,既然对我影响这么大,何不如就公开出来,让在下身败名裂就好?”

    “洛大人,”柳玉茹声色平静,让人莫名安定下来,“无论您信与不信,”柳玉茹抬眼看他,神色郑重,“我和思,并不想与洛大人为敌。我今日来,也不是找洛大人麻烦,只是想救我家夫君。我公布了这些,也救不回他,不是吗?”

    “如今一千万两银子,陛下明摆着要让我夫君担这个责任,此事敞开来说,当初刘春之死,以陆永的性子,何来如此手笔?”

    洛子商转动着手的棋子,听着柳玉茹的话,柳玉茹看着洛子商,深吸一口气:“洛公子,”她放下棋子,直起上半身,认真道,“玉石俱焚,或是两相欢喜,洛公子您自己选。今日您给我指一条路,我夫君无事,我保证此事不会传出半分,我的消息渠道,也会全数送给你。若思救不回来了,”柳玉茹盯着洛子商,“除非我死,不然我保证,今生今世,您永无宁日。”

    听到这话,洛子商轻笑出声来,他抬眼看向柳玉茹,唇边带笑:“这话我听得多了,真让我思量的,柳小姐却还是头一个。”

    “好吧,”他叹口气,“其实顾大人的死活,我也不在意,顾大人和陆大人,总归要去一个,于我来说就够了。柳小姐不愿意顾大人出事,那就找陆大人的麻烦吧,在下也不介意。”

    说着,洛子商抬手,一个侍卫走过来,将纸笔交给洛子商,洛子商迅速写下一个名字:“找这个人,刘春虽然死了,这个人还活着。刘春之前怕自己有出事的一天,所有东西都交给了这个人。”

    柳玉茹拿着纸条,看了上面的名字和地址,等字迹风干后,终于道:“多谢。”

    说完,柳玉茹站起身来,行礼道:“话已说完,也不打扰了。”

    “棋还没下完。”洛子商笑了笑,“柳小姐不下了?”

    “洛大人自己下吧。”柳玉茹看了看天色,“天色已晚,妾身也要回去了。”

    洛子商没说话,他抿了口茶,走出门时,他突然道:“我母亲是谁?”

    柳玉茹顿住脚步,她背对着洛子商,慢慢开口:“当年的洛家大小姐,洛依水。”

    洛子商露出错愕的表情,许久后,柳玉茹听见身后传来笑声。

    “洛依水……”

    他声音里带了低哑:“洛依水……”

    “洛公子,”柳玉茹平静道,“世事无常,还有漫漫余生,容你忏悔。”

    “忏悔?”洛子商嘲讽出声来,“顾夫人与其在这里同我说得这样义正言辞,倒不如去问问,最后玉玺在谁手里,看一看,到底谁该忏悔得多些。”

    柳玉茹心颤了颤,她收好纸条,淡道:“天色已晚,告辞。”

    说完,柳玉茹便大步走了出去。等回了顾家,叶世安和沈明等了已久,见柳玉茹回来,忙道:“如何了?”

    柳玉茹抬起眼,慢慢道:“你们可知,玉玺如今在何人手?”

    这话问懵了两人,沈明下意识道:“不是在陛下手吗?就现在在圣旨上盖印那个对吧?”

    柳玉茹看向叶世安:“陛下又是从何而来?”

    叶世安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是想了一会儿后,终于道:“似是从梁王那里得来。”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九十七章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蟠龙劫作者:寂月皎皎 2琅琊榜作者:海宴 3庆余年作者:猫腻 4九州 · 缥缈录5 · 一生之盟作者:江南 5庆余年 第四卷 北海雾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