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所属书籍: 长风渡

    顾思血洗黑风寨一事传出去后, 整个望都城都惊了。

    黑风寨在望都城外屹立已久,从未有一个县令能够成功剿匪,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黑风寨说是山匪, 实际是望都城贵族手里的刀,谁想动谁, 价码给得足,黑风寨就帮你毁了对方那桩生意。

    谁都想有刀, 于是所有人都护着, 当然黑风寨背后,还是有一颗不可言说的大树,过往大家都揣测着这颗大树是谁,然而在黑风寨被剿灭不久后,梁家也因谋反被灭的消息传了出来,这事儿就不言而喻了。

    顾思审完了沈明, 从柴房里走出来, 黄龙便走上前来, 同顾思道:“大人, 县衙里来了好多商户, 都是来买幽州债的。”

    “来了多少?”顾思洗着手, 声音平淡, 黄龙报了一下, 顾思沉默片刻, 心里就有了数。

    梁家昨晚动手, 自然不可能是他一个人,一定是窜通了许多商家,蓄谋一起。

    今日来这些人,必然是知道了消息,急急赶来表忠。如今梁家尸骨未寒,还在清点家财产和安排剩下的人的去处,这些人知晓了结局,被顾思雷霆手段所慑,自然不敢再继续下去。

    顾思嘲讽笑了笑,他低下头,洗着手,平静道:“今日来得这几家,要他们将家产全用来买幽州债。”

    黄龙愣了愣,之前顾思一直是秉持着半自愿原则,很少这样强求。今日上来,却就是要人用家产全买?

    顾思见黄龙愣住,他抬眼看去:“黄大哥?”

    “是,”黄龙赶忙应下,他点头道,“大人,我这就去办。”

    等黄龙走出去了,顾思就站在架子边上洗手。

    他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手泛了红,带着疼,他才终于停下来。

    好久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才直起身去了府衙。

    府衙里商户都等着他,顾思见了这些人,朝着所有人行礼,大家忙站起身来,慌张回礼。

    顾思看了一眼今日坐着的人,却是之前没动的硬茬全都来了。顾思嘲讽笑了笑:“我的意思,想必诸位都明白了吧?”

    “大人……”那些商户犹豫着道,“给幽州捐钱,我们义不容辞,可是这个数额……”

    顾思抬眼,坐在首位的李姓商户轻咳了一声道:“大人,其实您这么卖力,钱入的也是这望都库银的口袋。大家不如打个商量,您让我们少点,我们让您多点,您看如何?”

    顾思听着,嘲讽笑了笑:“我顾家捐了多少钱,你当我看得上眼的得是多少?”

    听到这话,所有人面色不太好看。

    他们再富,也不可能比当年的扬州首富更富。顾思这种能把家当说捐就捐的人,要拿钱财打动他,的确太难了。

    顾思扬了扬下巴,黄龙懂事的关上了房门,房间里就留下了顾思和这些富商,顾思将茶杯放在桌上,淡道:“大家也不用多想了,以往我总想着,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可既然诸位不领情,那就官走官道商走商道。你们伙同梁家找我的麻烦,想必就是做好了准备。”

    “大人……”所有人着急出声,顾思抬手,止住他们的声音,“不用解释,你们有没有做我心里清楚。大家都是商户出身,你们心里想的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让你们买幽州债,不是坑你们骗你们,你们不信我,警惕,我都能理解。可是祸不及家人,你们有事儿冲我来,找我家里人麻烦,这是我的底线。”

    顾思抬眼看着所有人:“做了事儿就的人罚,其他的商户,我不会强抢。但你们就听明白了,要么认罚,要么就全给我和梁家作伴去!”

    所有人僵着脸,顾思直接道:“黄龙,拿纸笔来。”

    说着,顾思靠在椅背上,转着手的笔,一一扫着每个人道:“写封信回去,今日大家就在这里歇息吧,什么时候,钱到位了,什么时候,人就到位了。”

    没有人敢说话,大家都清楚知道,此刻的顾思的确已经是盛怒至极。他可以忍他们的嘲讽羞辱,可以忍他们的怀疑揣测,可是他却绝不能忍自己的家人因他受到伤害。

    黄龙将纸笔发给所有人,大家面面相觑,顾思在上方,打开了近日的卷宗,淡道:“大家慢慢写,我陪着大家一起办公。”

    作为一个县令,望都整个县,上到财政杀人,下到丢鸡找狗,全都由顾思一人来操办。顾思每天的事儿多得不行,还好他看东西速度快,百姓递过来的诉状一目十行,他将其按照重要性排序归类,然后分别准备了处置方式。

    大家看着顾思的样子,咬了咬牙,终于是将信写了出去。

    写出去后就等着家里筹银子,银子不够,粮食布匹马匹……又或是未来军订单,这些东西抵押来凑。

    顾思就这么忙活到了夜里。柳玉茹见他还不回来,便让人去问问,印红从木南那里得了消息,回来同柳玉茹将情况大概报了,柳玉茹静静听了,随后却问道:“木南可说姑爷有什么异样吗?”

    印红想了想,随后道:“木南说,今日姑爷洗了很久的手,手都洗红了。”

    柳玉茹愣了愣,过了片刻后,她轻叹了口气道:“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他心里想必还是难过。”

    如今已经是深秋,夜里有些冷,柳玉茹想了想,让人炖了碗甜汤,随后便穿着大氅,提了灯,带着甜汤去了县衙。

    夜里同往日起比起来有些异样,周边人神色匆匆,似乎都在着急忙着些什么,柳玉茹抬头看了一眼,没有多说。

    到了县衙门口,柳玉茹也没去请顾思,她就是站在门口,静静等着。

    等到了半夜,她在马车里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顾思这才送走了最后一个商户,忙完走了出来,出门便瞧见柳玉茹的马车,静静停在一边,挂着“顾”字的牌子在马车前被风吹得轻轻晃动。

    顾思笑了笑,他忙走到马车边上,印红打着哈欠,看见顾思走出来,赶忙道:“姑爷……”

    顾思抬起手,止住了印红的话,他掀起帘子,就看见里面睡熟了的柳玉茹。

    他抿唇笑了笑,朝着周边人打了手势,小声道:“走吧,别惊到她。”

    吩咐完后,他轻手轻脚上了车,坐到柳玉茹边上,将人轻轻放到他腿上靠着。

    柳玉茹睡得迷糊,她隐约睁了眼,又觉得很舒服,没有再管。

    顾思坐在位置上,将外衣给她盖上,用手指梳着她的头发。马车哒哒回去,他瞧着这个人,觉得月色里都带着柔情蜜意。

    你说这些感情是如何产生的呢?

    他自己回想起来,都很难明晰,到底是在哪个点,哪个界限,这份感情就这么悄然变了质。从最开始只是想着负责、觉得这个姑娘不错,就变成了生死与共,然后到了今天。

    闲暇时的温情,关键时的独占,他对这个女人的感情,无一不是走在了爱情的极致上。

    觉得她哪儿哪儿都好,便哪儿哪儿都不想放手。爱极了,喜欢极了,想将她一个人独占放在身边,也是自私极了。

    顾思瞧着她的侧脸,一看就入了迷,就觉得这人眉目张开来,怎么看都是雕刻的美玉,笔绘的仙子。

    一不留神就看回了家,等马车停下来,顾思才察觉,忍不住有那么几分脸红,想着还好柳玉茹睡着了,要是醒了知道自己居然能这么看一路,不得埋汰死他。

    他小心翼翼将人打横抱起来,往卧室里走去。

    这样大的动作,柳玉茹终于醒了,她迷糊睁眼,看着顾思道:“郎君?”

    “睡吧。”顾思知道她要问什么,笑着道,“到家了,我抱你过去。”

    柳玉茹应了一声,她困得紧,可她还是想多说说话,便伸手揽着顾思的脖子,合着眼,迷糊着道:“我给你煮了甜汤,去接你了。”

    “我知道呢,”顾思听着她这么挣扎着他说话,心软成了一片,他轻声夸赞道,“谢谢娘子。”

    “你别难过。”柳玉茹低声道,“我给你带了香膏,记得擦手。”

    顾思愣了愣,便知道今早上的事儿是传到柳玉茹耳里了。

    他心里是说不出的动容,他未曾想着,这么一个细节,就能让这人猜到了自己的心。

    他抱着姑娘,突然就觉得有些眼酸,少年长成,总是棱角尽蜕的过程。有的人蜕得圆润和善,有的人却只能生生折断,鲜血淋漓。

    他哑着声,应了一声,抱着柳玉茹到了床上,柳玉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慢慢缓了过来。这时候顾思已经梳洗好,让人打了洗脚水进来。

    他将洗脚水放在柳玉茹身前,柳玉茹自己脱了鞋袜,顾思看出她还犯着困,便撩了袖子,走到她面前来,将手探进水里,搓揉在了她的脚上。

    柳玉茹猛地惊醒,下意识就将脚缩回去,顾思一把抓住她的脚腕,看见了这皓足染着水珠,在灯光下如晨间荷叶,露珠摇摇欲坠。

    他一时觉得目眩,呆呆看着那手握着的小脚,心跳骤然快了。

    他目光移不开,他从未觉得,有人仅凭着一双玉足,就能有这样的魔力,让人像是陷入了某种幻境之,奇异的感觉升腾而上。

    顾思就盯着那双脚,那目光如同火一般,灼烧在柳玉茹身上,柳玉茹红了脸,结巴着出声:“郎……郎君……”

    听得这一声唤,顾思才骤然回神。

    他抬眼看向柳玉茹,却是不敢多说什么,他突然发现柳玉茹看不得了,瞧着哪儿,都觉得异样。

    那唇色盈透,似是带了水渍,引人品尝。

    那脖颈纤长,肤色在灯火下似是带了流动的光,让人恨不得沿着那光一路追随而去,用唇在上流连。

    而再往下更是胸有沟壑,腰藏曲江。

    顾思深吸了一口气,他逼着自己低下头去,将目光落在水上。他怕柳玉茹察觉他的异样,他觉得柳玉茹对他的评价太对了。

    他当真太过孟浪了。

    怎能有这样的念头呢?

    他低着头,怕自个儿目光里那些龌龊东西被人发现,让柳玉茹不喜。他故作镇定,笑着将柳玉茹的脚拉回水里,柔声道:“可是害羞了?”

    “唤印红来吧……”柳玉茹红着脸,心跳得快,她总觉得面前这顾思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可她又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来,让她又怕又有些……

    说不出的喜欢。

    而这种喜欢藏在心里,有些太深了去,她自个儿也没察觉。这种喜欢,不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欣赏或者单纯喜欢的情绪,更像是所有人都不会说出来的、刻在人骨血里的、一种女人对于男人、男人对于女人的本能。

    她只觉得身上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太害怕了,她说话声都忍不住打了颤。

    顾思听出来,他顿了片刻,最后还是道:“我让她去睡了,我来吧。”

    说着,他笑了笑,那笑容瞧不出半分旖旎,俱是温和道:“你来等我,给我煮汤,我就给你洗脚,给你擦手,好不好?”

    看着顾思的笑容,柳玉茹心里那份怪异散开了些,此刻顾思已经用手擦着她的脚了,再多说什么,也是矫情,于是她只是道:“那明天早上我给你做桂花糕,帮你穿衣服。”

    “好。”顾思笑着应声,“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

    柳玉茹听得这话,心里安心又高兴。

    她是生意人,向来不信那些没有付出就有回报的故事。

    在她心底里,所有的礼物都标着未知的价格,只有明码标价的交换才让她心安。

    她低头看着坐在小凳子上为她洗脚这个男人。

    他这模样其实一点都不帅,和他在外那些风流公子、威严官爷的模样都不一样,他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笨拙的替她按着脚,看上去甚至带了种说不出的老实,可是她就觉得特别平稳安定。

    柳玉茹静静瞧着他,而顾思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

    他目光都落在她的脚上,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做出什么逾矩的事儿来,惹得她讨厌,可他又总有那么几分冲动。于是他替她擦着擦着脚,就忍不住用了力气。

    带着茧子的手指擦拭在柔嫩的脚背上,柳玉茹也不知道怎么,就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

    她觉得有那么几分羞耻,便低声道:“好了吧?”

    “嗯?”顾思抬了脸,柳玉茹便瞧见面前的人,涨红了脸,眼里还带了几分水汽,那一贯艳色的眼角眉梢,更是带着说不出的诱人。

    柳玉茹愣了愣,顾思却是笑了,干净利落将帕子扑在怀里,将她的脚抱进来压了压,替她擦干了脚。

    “好了。”

    他放开她的脚,只是放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那手指就顺着小腿一路划到脚腕,惹得柳玉茹轻轻战栗了一下。

    她更觉得羞恼,赶紧上了床,背对着顾思,彻底睡了。

    顾思倒了水,又回了浴室。他在浴室呆了很久,似乎又洗了一次澡,这才出来。

    柳玉茹躺在床上,她看着黑漆漆的夜里,突然忍不住想。

    其实,她和顾思……应当算夫妻了吧?

    在顾思心里,她应当算他的妻子,他不会再想着什么放她离开了吧?

    她其实很想问,可是又不太敢。她怕问出口来,顾思还是以前的答案。

    当初她听着这答案承受不起,如今更是承受不起,若她付出这么多,顾思还是这么说,她大概……

    大概会很难过。

    柳玉茹想着,垂下眼眸,她裹着被子,叹了口气,干脆不想了。

    顾思从浴室走出来,他似乎有些疲惫,他躺在床上,将柳玉茹揽进怀里。

    他身上沾着水汽,有点冰凉。柳玉茹抿了抿唇,她想了想,回过身去,主动伸出手,抱住顾思。

    “思,”她小声询问,“你不会丢下我吧?”

    “我丢不下你,”顾思听着她的话,叹息了一声,他捋开了她的头发,柔声道,“柳老板,你可是个活生生的人,不是小猫小狗,也不是小孩子,你不依附我,又有什么丢得下丢不下得说法。”

    “你该问的是,我离不离得开你。”

    “那……”柳玉茹结巴着道,“你离……离……”

    她不敢问了。

    她又羞涩,又害怕,顾思等着她发问,见她半天开不了口,他低笑出声。那声音如宝石落在丝绸之上,华贵带了几分暗哑,撩得人心发痒。

    他的手扣入她的指缝,他们的手交扣在一起,他的头轻轻触碰着她的额头,他们靠得很近,呼吸都交织在一起。

    “离不开。”

    他瞧着她的眼睛,他漂亮的眼里带着无奈、带着宠溺、带着欢喜、带着似乎是要让人沉溺其的深情。

    他往前探了探,附在她耳边,小声道:“你是我的命,我离不开。”

    他的话带着热气,喷洒在她耳边,柳玉茹心跳飞快,她突然觉得还好,她是在床上问的这话,若是站着问的,此刻怕是站都站不稳了。

    顾思这人,当真是生来就带了种骨子里的风流浪荡,就算是说句话,也能说得人软了骨头。

    她分不清是自个儿的问题,还是顾思的问题。

    她就是双手环着顾思的脖子,红着脸不说话。顾思瞧着她的模样,知道她是害羞了,低笑出声来。

    他其实也不好意思说更多了,他就将人往怀里揽着用力抱紧。

    他原想着,他只是想让他离她近一些,想拥抱她,想用这个动作,去表达他那些未曾说完的感情。

    然而在感受这个人的温热与真实之后,他突然发现,这人不仅是他的命,是随时随地能要了他的命。

    于是他往后退了退,不着痕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低头亲了亲柳玉茹,柔声道:“睡吧。”

    说完,他就侧过身去,背对着柳玉茹。

    柳玉茹愣了愣,她缓过来,这才反应过来顾思说了什么。

    她觉得心里高兴极了,哪怕顾思此刻背对着她,她也觉得欢喜。

    她像一只粘人的猫儿,想要讨好面前这个人,于是整个人贴上去,环手从背后抱住了顾思。

    “思,你真好。”

    她用脸蹭了蹭顾思的背,顾思在暗夜里,感受着身后人的曲线和柔软,听着后面人慢慢深沉下去的呼吸。

    他睡不着。

    他就盯着面前的柜子,仿若对方是他的死敌。他满脑子只想着一件事——

    他为什么受这种罪?

    他为什么,不能勇敢一点,上进一点,再往前努力一步呢?!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五十五章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九州 · 缥缈录6 · 豹魂作者:江南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4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5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