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所属书籍: 长风渡

    周烨面上有些犹豫, 似是不忍。

    他虽不是士兵, 却也是自幼军长大, 坑杀降兵这种事,有些超出了他的个人底线。顾思看出他面上犹豫,深吸了一口气道:“周大哥,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要杀他们, 不是为了我自个儿斗气,我是为了未来,你明白吗?”

    周烨神色动了动,顾思接着道:“今天这事儿,你以为就梁家掺和着吗?如今是整个望都城的人都在看着你我如何处置,你我的态度,就是范大人和周大人的态度。我之前一直不肯下手, 哪怕我知道他们已经动了心思, 我也只是让人多加防范, 我总以为, 这件事会有转机,我以为我对他们示好服软, 就能得到他们的谅解。如今一个月马上就要过去,很快利息就会到他们手里, 我以为只要钱到他们手里, 他们就能明白, 我并非骗他们。”

    顾思深吸了一口气, 他捏起拳头,转过头去,面上有些痛苦:“可是结果呢?”

    “我不动手,他们就真当我好欺,今日我来的路上,我无数次想过,若当初我以王善泉那样的雷霆手段,他们还敢如此吗?!”

    “周大哥,我从不觉得这天下都是坏人,”他转眼看着周烨,神色平静,“但我也不觉得,天下都是君子。人都有善恶,趋利避害贪婪自私这都是人欲,我今日我若不杀他们,望都的那些富商看见,个个有样学样怎么办?如今开战在即,你难道要周大人和范大人一面在战场打着一面还要提防着后院起火吗?”

    听得这话,周烨神色一凛,他深吸一口气,应声道:“我知道了。”

    他转过头去,同众人道:“就这么办吧。”

    周烨咬牙:“所有人就地处决,还有逃窜在外的,全都缉拿回来,一个不能放过。”

    听到这话,在场顿时鬼哭狼嚎成了一片。

    顾思面色冷然,他逼着自己看着,看着面前人一排排立着,看着士兵手起刀落,周边哭声骂声交织着,仿若人间地狱。

    他的手微微颤抖,而柳玉茹在马车里,听着外面的声音,过了许久后,她也觉得有些发冷。

    所有事儿她都听得真切。

    她听出来是顾思下令,这样的顾思让她有些害怕,可她却也清楚知道,顾思做这一切,是因着什么,为着什么。

    前些时日,他还在彻夜难眠。她劝他要铁血手腕一些,他还是心软。

    只是这世间总是超出他们的想象,他们以为,顾思每日不过上门而已,再如何,也顶多只是将顾思削了官、或者打一顿,哪里想到就能走到这直接掳人的地步?

    柳玉茹听着外面的惨叫声,觉得他们仿佛是再一次站在了沧州,再一次被那些流民围着。

    她抱着印红,咬着牙,只听外面声音渐小,许久后,顾思撩起车帘,同她勉强笑了笑道:“无事了,我们回家吧。”

    他面上还带着血,脸色有些苍白,他的笑容勉强又温和,像是他的世界里最后一份温柔。

    柳玉茹呆呆看着这样的顾思,顾思垂下眼眸,却是说了句:“别这样看我。”

    说完,他便放下帘子,这时黄龙跑了过来,小声道:“大人,少了两个人。”

    顾思皱起眉头,他抬头扫了一眼,仔细回想了片刻,随后冷下脸来:“沈明。”

    他抿了抿唇,思索了片刻后,随后道:“你找虎子一起,把山封了,在下面等着,遇见人了你别动手,你打不过,悄悄跟着,叫人来通知我。他们有两个人,如果只出来一个,一定要留人等着另一个。两个一起抓。”

    黄龙应了一声,顾思看了看天色,同周烨打了声招呼,让周烨收拾残局之后,自己驾着马车下了山。

    他不敢在路上多做停留,马车打得飞快,他领着柳玉茹入了望都,随后便让芸芸等人上来,将印红抬了进去,然后自个儿站在边上,抬手递给柳玉茹,柳玉茹便当着苏婉和江柔的面,漂漂亮亮下了马车。

    看见她无恙,苏婉和江柔顿时放下心来。

    柳玉茹笑了笑,温和道:“娘,婆婆,放心吧,我没事儿的。”

    “那就好……”苏婉含着泪,她不敢多问,低头道,“你平平安安回来,就行了。”

    “先别多说了,赶紧叫大夫过来。”

    江柔忙招呼着道:“将燕窝端上来,房里赶紧备水,少夫人回来了,该做什么做什么。”

    所有人忙活起来,顾思站在柳玉茹边上,看着她和所有人打着招呼,过了一会儿后,他终于道:“娘,玉茹也累了,让她先回去吧。”

    “是是是,”江柔高兴道,“赶紧先回去休息。”

    顾思拉着柳玉茹回来房里,大夫过来,先给柳玉茹看了,给她开了几幅压惊的方子后,这才下去。

    柳玉茹在大家关照下喝了燕窝,礼貌性送着所有人离开,等大家走后,房间里就陷入了一片沉默之。

    顾思坐在桌边,他一直没动。柳玉茹有些疲倦,她看着顾思,好久后,她拍了拍床,温和道:“郎君,你过来。”

    顾思回了神,忙起身来,走到柳玉茹身边道:“玉茹,怎么了?”

    “睡吧。”柳玉茹瞧着他,神色温柔,她让开了床,同顾思道,“你也忙了一夜,睡吧。”

    顾思应了声,他转身道:“我先洗洗。”

    柳玉茹拽住了他的袖子,她盯着他,认真道:“你累了,休息吧。”

    顾思顿了顿,他似乎是再也伪装不下去,平静的神色上露出疲惫,他脱了外衣,掀了被子,躺在柳玉茹身边,而后他握住柳玉茹的手,平和道;“睡吧,我陪你睡。”

    两人都有些累了,柳玉茹主动伸出手,抱住面前这个男人。

    顾思顿了顿,片刻后,他侧过身来,将柳玉茹揽进怀里。

    这个人进入怀里那瞬间,他的手终于不再颤抖了,他们两静静相拥,顾思睁着眼,有些茫然看着前方,慢慢道:“玉茹,你别怕我。”

    “我不怕。”柳玉茹轻声开口,她靠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平和道,“你怎么样,我都不会怕。”

    “我听说你出事的时候,我特别后悔。”

    他声音里听不出情绪,仿佛是失了魂一般,平静道:“我一路在后悔,我怎么不早点动手,我为什么要和他们讲什么仁义,为什么要总顾着他们?”

    “我已经选了这条路,就注定是要遭人怨恨的。他们恨我怨我都无所谓,为什么要找你的麻烦?”

    “玉茹,”顾思声音里带了哭哑,“我怕啊。”

    “你听见你出事了,我真的怕。”

    “我不是没事儿吗?”柳玉茹温和出声,“以后咱们吃一堑长一智,我们会越走越顺的。”

    “思,”柳玉茹听着他的心跳,慢慢道,“你没来的时候,我也特别怕。我怕好多事情,我怕自个儿出事,怕自己受辱,怕你见到我讨厌我,怕你以后被别人议论嫌弃我……”

    “怎么会?”顾思被她的话说笑了,“你怎么担心这些无聊的事儿?我说了,我不在乎的。”

    “我在乎。”柳玉茹认认真真看着他,“我总希望,你心里的我是最好的我。所以在你面前当泼妇我会担心,我名节有损我也担心。”

    柳玉茹的眼里落着他,她言语里没有丝毫遮掩,似乎完全没有女子的羞涩,她的手挂在他的脖子上,瞧着他,仿佛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撩动人心的话,只是道:“我就希望你觉得,我是天下最好的姑娘。”

    顾思呆呆看着她。

    他看着面前人精致的面容,他感觉自己心跳变缓、变重,所有呼吸清晰可闻,他慌乱又欣喜。

    柳玉茹见他只是愣愣看着自己,忍不住将头埋进他胸口,小声道:“你怎么都不说话,好歹回我一句啊?”

    “我……”顾思咽了咽口水,他抱着柳玉茹,有些无所适从,好半天,他才道,“我……我觉得你就是天下最好的姑娘。”

    “真的?”

    “真的。”顾思慢慢镇定下来,他一只手压在自己头下,看着面前人,柔声道,“我一想到你,就觉得,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柳玉茹抿了唇,她压着心里的欢喜,小声道:“你不骗我?”

    “不骗你。”

    看见她笑了,顾思突然觉得,这世上所有事儿都抛诸脑后。他的愧疚,他的害怕,他的挣扎,都在慢慢远去,他目光落在这人身上,就觉得这人是这个世界,他柔声道:“你说什么,我便做什么。”

    “那你开心点。”

    柳玉茹抬头看向他:“你要是什么都听我的,那就答应我,第一要对自己好一点,第二开心点,第三别怀疑自己,第四喜欢自己……”

    顾思听着她一条一条数着,忍不住笑了:“那你呢?”

    “嗯?”柳玉茹枕在他臂弯,抬眼看他,那茫然的样子让顾思心头发暖,想是被春光照在心尖,他瞧着她,“说的都是让我对自己好的事儿,那我对你该怎么好?”

    “已经够好了。”

    柳玉茹见是这个问题,她伸手抱着他紧了紧:“你对我这样,我知足。”

    顾思眼里带了歉意:“玉茹,你跟着我,受苦了。”

    “哪里有。”柳玉茹笑起来,“不跟着你,我就不能当柳老板,也不能被人疼。你看哪家娘子能像我一样造次的?”

    “大家都是吃饭只能吃几口,坐只能坐在凳子边上,睡要比夫君睡得晚,醒要比夫君醒得早……算起来,我的日子已经好得很了。”

    “可是让你遇险……”

    “那不是你让我遇险。”柳玉茹握住他的手,认真道,“是那些坏人让我们遇险。思,你不能把所有罪过都往自己身上揽。你得明白,你就是个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不是万能的,我们只是尽力生活,但不能每次出事儿都觉得是我们做得不够好。我没有你这样的良善,思,我活在这世上,就是努力的生活,在我活下来之余,我才能想到为别人做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你选了一条本就是善恶难辨的路,你要入仕,要为百姓做更多事,那你就注定要做一些违心事,你只要尽了你的力,做到你能做得最好,那就够了。”

    “我能理解梁家的反抗,可我不能接受。若今日你杀这些山匪,你就觉得难安,思,那就把官辞了。”

    她看着顾思,神色平和:“我不求你大富大贵,也不求你封侯拜爵。这条路不适合心底纯善的人走,你不用完成杨昌的遗愿,你就在家里,继续当你的顾公子,帮我打理一下账就好,好不好?”

    顾思没说话,他看着柳玉茹的眼。

    他内心挣扎着,他几乎就答应了柳玉茹。可是在他开口前的瞬间,顾家当初奔走窜逃、杨昌血溅法场、沧州流民暴乱的画面在他眼前一一闪过。

    他开了开口,却突然发现——

    “我做不到。”

    他沙哑出声:“让我就这么看着这世间动荡至此,我却置之事外,我做不到。”

    柳玉茹笑了:“你明白就好。而且,你也无法置之事外啊。”

    柳玉茹叹息:“人一辈子,总会遇到这些事儿的。思,咱们不是圣人,我们求的,也不过就是一个自个儿心安。”

    “若是有罪,日后无间地狱,咱们俩一起去。”

    柳玉茹笑了笑:“到时候,我给你作伴。”

    顾思没说话,他看着柳玉茹的眼,她这么平和说着身后事。

    以前她总同他说的是这一辈子如何,他总觉得,那是因为这一辈子,她已经没了选择。可是如今有选择的时候,她却还是选择了他。

    他不想去深想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回想起他冲到黑风寨里,见到柳玉茹的第一瞬间。

    在那一瞬间,他无比真切的意识到——他这一辈子,容不得第二个男人,出现在柳玉茹的生命。

    过去他许诺的什么放她走,让她遇到真爱之类的话,在那片刻都成了狗屁。

    他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他这辈子要柳玉茹,下辈子要柳玉茹,他顾思活着的、死了的所有时光,他都要这个人。

    她是他妻子,就一直是,永远是。

    他怕这样疯狂的念头吓到柳玉茹,于是他克制着所有情绪,温和笑了。

    他抬手将柳玉茹的头发放到耳后,他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

    “好,”他温和道,“这些话,你都记好了,别到奈何桥上,又不认账。”

    柳玉茹抿唇轻笑:“你才不认账,我何时不认账过?”

    “你说过的话,你都认账?”

    “认账。”柳玉茹点头道,“信用是商人之本。”

    “那就好。”顾思低下头,他握着她的手,温和道,“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说着话时,沈明躲在山洞里,认真观察着外面的情形。

    熊哥受了伤,他在旁边自己给自己包扎,他腿上了一刀,行动不便,他一面处理伤口,一面低低喘息着道:“小沈,你走吧,凭着你的武艺肯定没事儿,别让我拖累你了。”

    “不行。”沈明扭头道,“我得带你走。”

    “是我害了你,”熊哥苦笑,“本以为带着你来到这黑风寨,能给咱们求条生路,谁知道却是条死路。当初应当听你的,不该来这儿……”

    “别说这些了。”沈明冷静道,“当初你在沧州救了我和我娘,我不会丢下你。”

    “我也就是随手一救,”熊哥叹息道,“你报恩已经报得够多了,你走吧,别管我了。”

    “他们现在没动静了,”沈明看了外面,走到熊哥面前,同他道:“现在他们应该还在山下等着我们,我背着你下山,等会儿我把你藏起来,我先出去把他们引走,你就赶紧走。”

    “小沈!”熊哥焦急道,“为我搭上这条命不值得,你娘还在等着你……”

    “老子的命值得不值得要你说?”沈明瞪了他一眼,随后背上他,熊哥拼命挣扎着,沈明立刻道,“别逼我绑你!”

    熊哥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终于才不再挣扎,他背着熊哥,看了一眼外面,猫着腰顺着草堆过去。

    到了山下,他匍匐在草堆里,果然看见虎子带着人在等着他。沈明想了想,让熊哥趴在草堆里,他小声道:“按计划,你去我娘那儿等我。”

    说着,沈明便站起身,他小心翼翼出去,趁着虎子的人背对着他的时候,他赶紧小跑开去。

    然而所有人仿佛是没见到他一般,沈明咬咬牙,故意摔了一跤,终于出了声响。

    大家看着他,赶紧道:“追!”

    沈明一路狂奔,他一边打一边跑,士兵见几个人制服不了他,便赶紧叫人,一时间所有人都追着沈明,沈明便开始疯狂逃窜。

    熊哥咬了咬牙,他撑着自己的腿,忍着疼,狂奔出去。

    黄龙带着人在前面,一面追着沈明,一面道:“赶紧报告顾大人!”

    沈明意在引开人,让熊哥逃脱,所以他也不忙着打,只是飞快的跑着。

    但是时间稍微长些,他便比不上骑马的官兵,于是被人团团围住。

    沈明啐了一口,抽出刀来,打定了主意和同归于尽,砍得一个是一个。

    马围着沈明团团转,然而沈明武艺非凡,一个人缠斗在央,和大家僵持着。

    虎子在一旁看着,琢磨了片刻,叫了几个头发花白、跟着过来混饭的老者,同对方道:“我听说黑风寨的沈明有两不杀,不杀妇孺,不杀老幼,等会儿我扑上去,要是他不动手,你们就赶紧上。”

    所有人点头,虎子摸了摸胸口昨夜穿上的护甲,咬了咬牙,猫着身就扑了过去。

    他虽然已经年近十四,但身形十分瘦小,看上去也就十二不到的模样,沈明骤然遇见这么个孩子扑过来,下意识就拉着人甩开,怒喝了一声:“不要找死!”

    虎子见状,给旁边使了个眼神,顿时老的小的就扑了上来,沈明脸色大变,刀在手又转了刀背,拼命将人甩开,怒道:“走开!”

    然而也就是这么片刻之间,旁边士兵就将长矛抵在了他脖子上。

    沈明终于不动了。他提着刀,喘息着看着马上的士兵,眼里全是嘲讽。

    “非得用这么下作的手段。”

    他啐了一声,怒道:“真是朝廷一条好狗!”

    “沈爷,”虎子笑眯眯道,“还请放下武器,我家爷想请您喝杯茶。”

    “呵,我吃他的烂茶!”

    “就算您不想去,”虎子朝着旁边扬了扬下巴道,“也陪着那位爷去吧。”

    听到这话,沈明下意识看向旁边,脸色巨变,熊哥已经被黄龙抓了起来。沈明面色不太好看,过了许久,他突然一笑:“行啊,找我喝茶是吧?走啊。”

    顾思一觉醒过来,木南就来通报说沈明抓到了。

    柳玉茹赚钱之后,他们家也陆陆续续把以前散了的家仆找了回来。

    顾思听了木南的话,点了点头,转头看着还在睡着的柳玉茹,他抿唇笑了笑,抬了抬手,让木南递了旁边的剑来。

    他用剑割开了袖子,蹑手蹑脚走了出去。

    出门之后,他先去洗漱,而后换了一套衣服,接着去了柴房。

    柴房被临时弄成了一间牢房,沈明和熊哥被关在里面,顾思一进去,沈明便笑起来。

    “哟,顾大人,”沈明开口道,“怎么就你来?柳小姐呢?印红呢?她们不来见见我啊?”

    听到这话,顾思笑了。

    虎子正准备上前说话涨个气势,谁曾想顾思抬起手,扇子一张,“啪啪”就在沈明脸上扇了个来回。

    所有人都被这两巴掌扇愣了,顾思摇着扇子,笑着道:“说,”他笑眯眯道,“继续说,我看你嘴硬一点,还是脸硬一点。”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五十三章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2庆余年 第三卷 苍山雪作者:猫腻 3扶摇皇后作者:天下归元 4庆余年 第一卷 在澹州作者:猫腻 5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