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四十七章(修)

第四十七章(修)

所属书籍: 长风渡

    周高朗点了点头,便让顾思站在门口, 自己进了房间。

    不知他是说了什么, 片刻之后, 便带着官印回来, 周高朗上下打量了他一下,随后道:“你如今还未定制合适官袍, 穿衙役的衣服过去, 赵家的人也瞧不上你,回去换身衣服,明天带人过去吧。”

    “那赵严……”

    周高朗摆摆手:“拖下去关起来就是了。”

    顾思领了命,随后退了下去。

    周高朗回去让人将赵严收押起来,所有看热闹的人散开了去, 顾思便收拾了东西,打算离开。

    他刚直起身, 就看见黄龙站在门口,他面上看上去有些犹豫,顾思直起身, 疑惑道:“黄大哥?”

    黄龙没说话,似乎是想说什么, 顾思笑笑:“黄大哥也要回家了吧?一起吧。”

    黄龙点了点头, 跟着顾思往外走去, 两人走出县衙, 好半天, 黄龙结结巴巴道:“原来, 原来你这么厉害的啊……”

    顾思“嗯”了一声,随后道:“一点拳脚功夫罢了,没什么的。”

    黄龙沉默着,过了一会儿后,他才道:“今日的事儿,谢谢你了。”

    “本也是分内的事儿。”

    “思,”黄龙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他开口道,“以前我对你有误会,觉得你就是个靠裙带关系进来的公子哥儿,所以对你多有刁难,今天我给你道歉,你才是真正的爷们儿。”

    “黄大哥哪里的话,”顾思满不在意摇摇头,“我在这里任职,也是大哥多有照顾,思感激还来不及。大哥平日的吩咐,都是为了磨炼我的心智,这一点我是明了的。”

    “不……”黄龙面露尴尬,“不是,思,我以前真的……对你不好。”

    “怎么会呢?”顾思有些疑惑,随后安慰道,“大哥对我挺好的。”

    “不是,”黄龙终于忍不住,愧疚让他出声道,“之前,你在巷子里被打,就是我和其他兄弟干的。”

    说着,黄龙又有些慌,赶紧道:“那时候我们不了解你,现在你想打回来就打回来,我绝对没有怨言!”

    听到这话,顾思笑出声:“我知道。”

    黄龙僵了僵,顾思平和道:“那天你们一动手,我就摸到官服上的纹路了。我没说穿,就是我觉得,我们之间其实只是有些误会,而这个误会也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所以我也没说,就是希望能和大家好好相处。”

    “思……”

    黄龙听到这话,一时无数懊恼涌现上来。

    如果说顾思明明知道是他们,那以顾思的武艺,当时被打,完全就是让着他们。而后他不仅没有追究,还主动从家里带了点心分给他们,以求他们的接纳。

    这样纯良一个少年,他居然这样欺负他……

    黄龙心里有些难受,他特别想回到过去,想去纠正自己犯下的所有错。而顾思看出黄龙的心情,他抬手拍了拍黄龙的肩:“黄大哥不要多想,误会解除了,以后我还要多依仗大哥。”

    “你放心,”黄龙听得这话,立刻保证道,“以后你就是我黄龙的兄弟,谁要找你麻烦,就是找我麻烦。”

    “得了大哥这句话,思放心多了。思阅历尚浅,又在望都没什么亲眷,以后还请大哥多多指点。”

    黄龙终于找到了一个让自个儿心里舒坦一些的方式,赶紧连连答应顾思,恨不得整个人掏心掏肺,顾思说什么都应下。

    等到了分别时,黄龙还在信誓旦旦给顾思打着包票,顾思笑了笑,同黄龙告别。

    黄龙得了顾思的原谅,心里舒了口气,他转了头,低头往自家巷子走去,琢磨着明天怎么和手下那批兔崽子说一声,以后要对顾思好一些。

    然而还没考虑好,迎面就是一个麻布口袋,眼前顿时就变成了黑漆漆的一片。随后一阵拳打脚踢就送了上来,黄龙惊叫起来:“谁!是谁!”

    柳玉茹不说话,她带着雇来的人默不作声的揍。黄龙惊叫连连,这时候顾思还没走远,他听到黄龙的叫声,赶紧赶紧巷子,然后他就看见正带着人暴揍着黄龙的柳玉茹。

    夫妻两在巷子里四目相对,双方都愣了片刻,随后顾思给柳玉茹使了个眼色,大喊:“小贼哪里跑!”

    柳玉茹皱了皱眉头,狠狠瞪了一样黄龙,终于带着人赶紧撤退。

    顾思小跑上来,打开黄龙脑袋上的麻布口袋,焦急道:“黄大哥,你可还好?”

    黄龙被打得晕头转向,他迷糊着看着顾思道:“是谁……”

    “没看清。”顾思立刻开口,满脸担忧,“黄大哥,我带你去看大夫吧?”

    “啊?”黄龙有些清醒了,他赶忙道,“没事儿没事儿。”

    他撑着自己站起来:“肯定是以前的仇家,做咱们这行仇家太多了,思,不好意思啊,吓着你了。”

    “怎么会?”顾思忙道,“黄大哥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黄龙摆着手,连忙拒绝:“不远了,就在前面。我一个大男人送什么送,你媳妇儿还在家里等你呢,我先回去了。”

    顾思寒暄着,口头上送黄龙离开。

    等黄龙走远了,巷子安静下来,顾思这才转过身,有些无奈看着小巷转角处,哭笑不得道:“出来吧,还躲着呢?”

    柳玉茹听了这话,磨蹭着出来了。

    她带来的人都走了,就剩下她一个人,提了根棍子,看上去仿佛是做错了什么事儿一般,有些忐忑瞧着顾思。

    顾思打量了她片刻,忍不住笑道:“你怎么就这么皮呢?”

    “他欺负你……”

    柳玉茹小声开口。

    顾思有些无奈:“那你就带人打他啊?”

    柳玉茹不说话,顾思看着她孩子气的模样,心里有点痒,他走上前去,握住柳玉茹的手,他想说点什么,却又被她的样子逗得哭笑不得,最后拉上她,只能道:“罢了,先回家吧。”

    两人手拉着手回了家,顾思在屋里换了一身素纱白袍,走出内间,看见柳玉茹坐在位置上看账本。

    他见她看上去平静了许多,便走到她身前,坐下来,犹豫了片刻后,才斟酌着道:“以后别这么冲动了,你这么打了他,以后他知道了,要结仇的。”

    “结仇就结仇,”柳玉茹打着算盘,小声道,“他敢说什么,我再打他。”

    这话说得像个孩子了,让顾思忍不住侧目。他头一次知道,柳玉茹也有这么不理智的时候。

    她在他面前,永远得体、温柔、沉稳,然而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她却冲动又聪明,让人瞧着生不出半分责怪,只觉得可爱极了。

    顾思一想到她今天提着棍子是为了他,他就觉得心里又甜又高兴。

    他虽然觉得柳玉茹手段太过直接了些,却也生不出责怪,他瞧着柳玉茹一直板着脸,便走到她身边去,半蹲下身来,抬手搭在她肩膀上。

    “好啦,”她揽到怀里,安慰道,“现在人也打了,仇也报了,你就消消气。”

    说着,顾思抬起她下巴,逗弄道;“来,笑一个。”

    柳玉茹一巴掌拍掉他的手,瞪了他一眼。

    “别和我说这些!”柳玉茹不高兴道,“下次你也不准忍着!”

    “嗯?”

    顾思有些疑惑,柳玉茹已经再顾思面前丢了温柔的假面,也不想再故作体贴,气性来了,干脆将算盘一推,就放话道:“下次要有人再欺负你,你就打他们。打完了回家,不干了!”

    “不干了怎么办?”顾思看着面前气呼呼的小姑娘,笑出声道,“我一个大男人,我不干活吃什么?”

    “我养你啊!”

    柳玉茹抬头脱口而出,话说完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了。

    柳玉茹也有些诧异,自己是何时竟有了这样的念头,觉得自己也有能力,养得了一个男人。

    顾思不由得笑了:“柳老板越来越厉害了。”

    说着,他凑过去,将头靠在她肩膀上,含笑道:“不嫌我吃软饭啊?”

    柳玉茹红了脸,她低着头,拨弄着算盘,故作镇定道:“吃口饭而已,你又能吃多少?”

    顾思低低笑了,他靠着柳玉茹:“你以往不是总说你靠着我,要我一定要考个功名吗?”

    “那你考不上我能怎么办?”柳玉茹瞪他,“难道我还能休了你?”

    “怕了怕了,”顾思笑着摆手,“我还是吃软饭吧。不过娘子你看,这次我挣了个县令回来,”他蹭了蹭柳玉茹:“有赏没?”

    “县令?!”

    柳玉茹愣了愣,随后忙道:“你怎么就当上县令了?”

    顾思笑了笑,他往边上一坐,敲了敲桌子,颇有些得意道:“倒茶。”

    柳玉茹知道他这是要摆阔了,赶紧给他端了茶,做出了洗耳恭听的样子。顾思把前龙后脉全都说了一遍,最后总结道:“范轩先拿顾家当成一面锣,敲响了所有人。但大家不为所动,范轩必定就要开始找其他办法。如今他正想着找哪只出头鸟,我给他送去了,他自然感激我。”

    “所以,黄龙那件事儿,你让我别管,就是做了这样的打算?”柳玉茹明白过来,顾思点点头道:“黄龙这样的人,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他看我不惯,不过是因为我富家子弟出身落难,这世上谁不想着为富不仁?他算不上个特别坏的人,只是脑子不好使。”

    “打了他没什么用,日后咱们要在幽州生活,他这样的人千千万,难道个个都打了不成?把他这样的人变成朋友,这才是生存之道。”

    “所以你被打了,你也不吱声?”

    顾思听着,笑了笑:“我不仅不吱声,我还要给他们送东西吃,说好话。等后来他们发现这都是我让着他们,他们才更加良心难安,对我愧疚。”

    柳玉茹听着,她面上神色有些复杂,顾思看出不妥,放下茶杯,握住她手道:“你在担心些什么?”

    “郎君如此洞察人心,”柳玉茹也不避讳,叹了口气道,“我心难安。”

    顾思笑了笑:“你放心吧,我算计谁,都不会算计你。”

    柳玉茹没说话,顾思瞧着她,眼里满是郑重。柳玉茹忽地想起当初站在人群里鞭打自己的少年,他那清亮的眼回眸一望,就让她觉得,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信。

    于是她垂下眼眸,也没回应,只是转头换了个话题道:“那你出了这个头,岂不是遭赵家忌恨?”

    柳玉茹皱起眉头,顾思叹了口气:“当官哪里有不招人忌恨的?但是咱们不能一直在幽州这么窝着。周高朗说是说等以后安稳了,给我一个位置,但他说这话,并不是认可我的能力,只是因为咱们顾家捐了钱,他得给我个好处。到时候估计就是给我一个虚职混个日子。”

    “我不想这样。”

    顾思垂下眼眸:“我答应过昌。”

    他答应过杨昌什么,柳玉茹明了。他要实现自己的诺言,要护住家人,就得往上爬。怎么会混个虚职就罢了?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拍了拍顾思的手背道:“都好,你既然决定了,我都觉得是极好的。”

    “其实我其他不担心,我如今只担心一件事。”

    顾思抬眼看向柳玉茹,柳玉茹轻轻“嗯?”了一声,顾思叹了口气道:“你说我如今这样的爪牙行径,与当初王善泉又有何异?”

    柳玉茹听着这话,过了许久后,她慢慢道:“思,水至清则无鱼。”

    顾思抬眼看着柳玉茹,柳玉茹思索着,她组织着语言,尽量想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说出来:“你得明白你最后想要什么。如果你就想做一个好人,那你就当你的真君子就可以。可如果你想当一个有用的人,要实现某个目的,那你就要考虑你的底线在哪里。”

    “今日赵家之事,不是你去,就是别人去。你去,赵家的结局或许还会比别人去更好。我知道你想求善,可你觉得,是双手清清白白站一旁袖手旁观是善,还是双手染血但让那个被苦苦折磨的人死得更痛快是善?”

    “可是,若不是我,事情落不到赵家头上。”

    “那也落到其他人头上。”

    柳玉茹平静道:“范轩缺钱,梁王要反,各州节度使都虎视眈眈,这都是已经确定好的事。范轩已经用顾家敲山震虎,钱没到手,你以为他会退吗?”

    顾思沉默下去,许久后,他深吸一口气。

    “我明白了,”顾思抬眼瞧她,认真道,“我会尽量做我能做的,给他们一条更好的路。”

    柳玉茹笑了笑:“再想想办法吧。其实这人的事儿,都差不多。我们做生意,赚的就是办法钱。甲想要银子,乙想要布,他们距离太远,我们就想办法解决距离远的问题,给甲银子,把布运输过去,卖给乙,双方都满意,我们就赚这个解决了他们所有要求的钱。你想一想,有没有什么办法,是能让赵家好,也能让范轩好的?”

    顾思听着,将柳玉茹的话放在了心上,他琢磨了片刻,抬手道:“你让我想一想。”

    柳玉茹不敢打扰他,应了一声,便起身来,回来自己桌边。

    这些时日胭脂的出货量越来越大,柳玉茹便开始增加了店里卖的种类。不仅是丰富了胭脂的品种,还增加了唇纸、眉笔、香膏等等东西。每一样东西,从外面的装饰到所有原料,她都一手把控着,同时带了几个人,再同几个外地商接触,准备慢慢卖出望都。

    于是顾思在一旁琢磨着柳玉茹的话,柳玉茹就坐着打算盘。

    整个房间里都是啪嗒啪嗒的算盘声,顾思抬头看了一眼,姑娘垂着眼眸,神色清亮,他突然就觉得安定下来。

    自己这一辈子,无论他是善是恶,是好是坏,这个人似乎都会陪伴在自己身边。他走歪了,她会拉着他走回来。他摔下去,她会扶着他站起身。

    顾思内心一片平和。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四十七章(修)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风渡作者:墨书白 2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3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作者:关心则乱 4九州 · 缥缈录4 · 辰月之征作者:江南 5第二卷 帐中香作者:寂月皎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