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长风渡目录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三十九章(一更)

第三十九章(一更)

所属书籍: 长风渡

    顾思回了房里,拿着冷水往脸上泼。

    等多泼了几次之后, 自己就清醒了。

    这是成婚以来, 有人头一次同他说他与柳玉茹之间的事儿–不是名义上的, 而是实实在在夫妻上的事儿。这让他清晰的认知到, 柳玉茹是自己的妻子。

    她未来会同他生孩子,同他过一辈子。

    过往他从不去思考这些问题, 是因为他一直坚信, 有一日他和柳玉茹是要分道扬镳的。等到有一天,他给了柳玉茹诰命夫人的位置,柳玉茹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一切,他们这段婚事,也就走向了总结, 这是他一早,就同她说好的。

    然而他清楚知道, 这个约定背后更深沉的含义,其实是他们两人对着未来都没有什么期许,他没想过要和柳玉茹过一辈子, 而他也认知到,柳玉茹要同他过一辈子, 是不幸福的。

    他从一开始, 也不过就是想给这个人找一条幸福的路去走。他清楚明白, 柳玉茹嫁给他、有想和他过一辈子的想法, 不是因为喜欢, 而是因为她骨子里就觉得, 嫁一个人,就得跟着那个人一辈子,就是她说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怕那个人不是他顾思,只要她嫁了,她都不会想着离开。

    然而这样的婚姻能给柳玉茹幸福吗?

    不能的。

    他心底里,希望柳玉茹的一生,能嫁给一个自个儿真正喜欢的人,能得到自个儿喜欢的东西。

    所以从一开始他就在劝说她,不仅仅是为了自个儿,也是为了她。

    然而如今情况却有了变化,他如今已经觉得,哪怕是和柳玉茹过一生,也不是不可以。

    至少对于他而言,他无法想象失去柳玉茹的世界的模样。

    如果是一辈子,他就必须去想这些事,想未来,想孩子。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再把这些事想下去。如今他父亲新丧,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毕竟,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和柳玉茹思量这个问题。

    于是他让自己站在水盆前,等他彻底冷静后,抬手抹了一把脸,转过身去,回了内屋。

    柳玉茹坐在床上,给他折着衣服,一面折一面道:“咱们现在也好上许多了,我想同周公子说赶紧启程回望都,也不知我娘和婆婆如今如何了。”

    “嗯。”顾思应了声,他垂下眼眸道,“我去同周兄说,明日便启程吧。”

    夜里顾思和周烨说了这事儿,周烨也谅解,他点了点头,同顾思道:“我还有些事儿要留在鹿城,便让我的侍卫护着你们先回去吧。”

    “多谢周兄了。”

    如此约定好后,等到第二日,周烨便派了人送着顾思和柳玉茹回了望都。

    这一路行了两日,但这两日却比之前两个月的路程好走太多。

    有人保护,有马车坐,有吃的,有喝的。于是两人心情也好了许多。

    柳玉茹对幽州好奇,就一直坐在马车里四处张望。而顾思同周烨借了书,路上就一本一本研读着。

    周烨早早让人先给顾家通信,顾思和柳玉茹回城当日,江柔和苏婉一起候在了城门口,柳玉茹坐在马车里,卷着车帘探头往外看。

    幽州和扬州不同,扬州气候温热,处处都是垂柳小溪,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精致匠气。而幽州则是大开大合的鬼斧神工,周边树木一排排生得笔直朝天,树叶却是极其稀少,完全没有扬州那种热闹的绿意。

    幽州的男儿豪爽,说话声音极大,一路上柳玉茹就瞧见青年驾马从他们马车边上过去,欢歌笑语,与那千里荒芜的沧州截然不同。

    两人来到城门前,江柔和苏婉令人候着,柳玉茹老远瞧见了她们,激动道:“是我娘和婆婆!”

    顾思从书里抬头,用书抬起车帘,看见站在远处的江柔和苏婉,他笑了笑:“你眼神到是好。”

    马车停下来,柳玉茹激动下了马车,高兴冲道苏婉面前,大声道:“娘!”

    苏婉眼里带了眼泪,看着女儿跑到自己身前,一把抱住自己。

    柳玉茹小时极其活泼,但打从张月儿进府后,便一直收敛着性子,哪里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可见是高兴极了。

    苏婉轻拍着柳玉茹的背,吸着鼻子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江柔瞧着柳玉茹,眼里含着笑,她慢慢转过头,看见顾思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他穿着一身蓝衣,头上绑了布冠。他消瘦了许多,身高似乎又往上抽了几分。更难的是,他收了原来那张扬的性子,静静站在江柔面前,气质内敛又温和,像极了一个读书人。

    江柔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的顾思,便有些眼酸,可她却还要强撑着自己,笑着看着顾思恭恭敬敬行礼,沉稳道:“见过母亲。”

    江柔勉强笑着,吸了吸鼻子道:“就两个月不见,怎么就学会这些虚礼了?”

    “以前爹总说我没个正形,”顾思笑着道,“如今就想着,我也该长大成人了。我也不知道长大成人该怎么做,就想着先从这些虚礼学起好了。”

    “也是好事。”

    江柔没有问顾朗华,接了顾思的话头道:“你能变好,我也很高兴。好了,不多说了,”江柔侧了身道,“入城吧,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就等着你们回来了。”

    说着,大家伙招呼着柳玉茹和顾思往望都进去。

    顾家买下的宅子,在望都最好的地段,到了门口,柳玉茹就知是顾家的风格。这宅子原本就是个江南人士建起来,保留了江南园林的特色,在望都这种水源不算充沛的地段,在院落修建了水榭。

    柳玉茹和顾思站在门口,跨过火盆,接受江柔用艾蒿沾水轻轻拍打在头上、肩上。

    这个仪式让柳玉茹有了一种莫名的放松感,仿佛是昭示着一场灾祸的结束,一段崭新人生的开始。

    两人一起进了屋里,屋内欢歌笑语,柳玉茹和顾思瞧见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他们生动同顾思柳玉茹打着招呼,叫着一声声“少夫人”“大公子”,一瞬之间,两人都有一种仿佛还在扬州的错觉。

    顾思不由自主拉住了柳玉茹的手,柳玉茹抬头瞧他,顾思轻轻笑了笑,却是道:“这时候你在身边,觉得真是太好了。”

    因着两人回来,饭桌上有了不少菜。和过去的生活自然是不能比较,但是对于刚刚经过灾荒的两个人来说,这简直是大餐。

    一家人饭桌上笑着说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提起顾朗华。他的名字仿佛是一个禁忌,谁都不敢多说什么。

    饭吃完的时候,还省下许多,看着饭菜端出去,顾思皱了皱眉头,柳玉茹瞧着,心里也有些难受。

    或许是明白过食物多珍贵,看见食物被这么糟蹋,就难免会生出几分心疼。

    于是柳玉茹叹了口气,拦住下人道:“吃的东西也别倒掉,看看外面有没有需要的人,需要就分出去吧。”

    下人们对视一眼,随后应了声是。

    等下人都走了,江柔喝了口茶,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道:“你们这两月过得如何?”

    顾思和柳玉茹对看一眼,顾思无奈笑笑:“尚可吧。”

    “都遇见了些什么,说来听听吧。”

    江柔是想知道他们发生了些什么,放在往日,顾思自然是明白的,他会一五一十说出来,然而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张了张口,却是什么都说不出,许久后,他简短道:“我回去救爹,玉茹救了我,然后爹没救出来,一把火……去了。”

    江柔听着,她面上很镇定,似乎并不意外,然而开口时所有人都听出了她音色间的沙哑:“后来呢?”

    “水路行不通,我们就走了陆路,沧州旱灾,加上战乱,路就走得长了些。”

    顾思轻描淡写说了他们经过了些什么,江柔知道从顾思这里应当是问不出什么了,于是她也没再说话,随意和顾思聊了几句,就让他先下去了。

    等他走之后,江柔目光落在柳玉茹身上。

    “究竟如何,”江柔平和道,“你说吧。”

    柳玉茹没有隐瞒,她一五一十,将自己所见所闻都说出来。

    从一开始,江柔的眼泪就停不住,她听见顾思和她吃树皮草根的时刻,她终于忍耐不住,抓住柳玉茹的时候,抽泣着道:“受苦了……你们受苦了。”

    “没事儿的,”柳玉茹叹了口气,“能活着回来,已是不错了。”

    江柔点着头,得了她要的答案,她也不逗留,和柳玉茹寒暄几句后,便让柳玉茹回房。

    她回自己的房间,顾思正在看书,听到柳玉茹进屋的声音,他一面看书,一面同柳玉茹道:“可是我娘问我爹的事情了?”

    “问了。”柳玉茹坐在梳妆台前,拆卸着首饰,安慰道,“婆婆看上去很镇定,你也不用太担心。”

    “不镇定又能如何呢?”

    顾思苦笑:“我娘不过是知道如何收敛着情绪罢了。”

    柳玉茹扶着簪子的手顿了顿,片刻后,她垂下眼眸,似乎是有些无奈道:“睡吧。”

    等到第二天早,柳玉茹去找江柔熟悉情况,顾思也去了。

    江柔来这边已经有了些时日,大概也清楚了情况:“来了之后,我先找了周公子,让他帮忙多照顾些。周公子是个好人,听到我们的情况,便一直帮衬着。只是周公子毕竟能力有限,我也就没多麻烦他。”

    听得这话,柳玉茹有些诧异:“周公子是周将军的儿子,在幽州……”

    柳玉茹和顾思对视一眼,话说出口来,但大家却都是心知肚明。

    周高朗是幽州二把手,他的儿子在幽州地界,竟是这样说不上话的吗?

    江柔看明白他们的疑惑,耐心解答道:“幽州凡事都走流程规矩,节度使范大人是个讲规矩的人,各司其职,就算是周高朗本人,许多事儿也是办不了的。”

    柳玉茹和顾思点点头,江柔继续道:“当然,这也不是最重要的。最核心的原因,其实是,周公子地位有些尴尬。”

    “如何说?”

    “他并非周高朗的亲生儿子。”

    这话把柳玉茹和顾思说愣了,江柔也看出他们诧异,接着解释道:“周夫人原是有一个丈夫的,据说是一位先生,同周夫人一起搬家,路上遇到劫匪去了。周大人路过救下了这母子,当时周大人还没娶妻,两人日久生情,就成了亲。所以周公子虽然姓周,是周府长子,却并非亲生子嗣,在幽州并没有什么官职,一直在外做生意。只是偶尔军队需要做生意,也由他来包办。”

    比起周烨不是周朗华的儿子,周夫人竟然是个死了丈夫的女人,还能带着个孩子嫁给周高朗,这也算手段非常了。

    这件事对于柳玉茹来说,简直是颠覆了她过去所有认知。

    “如今其实大多数事儿都办妥了,唯一的问题就是咱们的酒楼,还没拿到书允许开业。据说如今来幽州做生意的人太多,咱们的书还在排着队。明天我打算去衙门再去问问,看看什么情况。”

    “那我陪您去吧。”

    柳玉茹赶忙开口,她回头看向顾思,顾思却是道:“我便不去了,在家等消息吧。”

    柳玉茹没想到顾思会这么说,她本以为顾思会跟着他们去。

    但她收敛了诧异,应声下来。

    等第二天,柳玉茹同江柔早早出去,顾思休息了一会儿,带了一些碎银,就走出了顾府。

    街上来来往往,顾思一眼就看到了周边的流民。

    他朝着流民的一个小孩招了招手,小孩愣了愣,顾思干脆自己走到他面前,他半蹲下身,手搭在膝盖上,看着小乞丐道:“小兄弟,在下有个小忙需要你帮忙,不知可否?”

    说着,顾思便取出了碎银。小乞儿一看银子,忙道:“公子吩咐!”

    “你去帮我找几个人,”顾思思索着道:“十三州每个地界至少有一个,我有话想问问他们。”

无忧书城 > 架空历史 > 长风渡 > 第三十九章(一更)
回目录:《长风渡》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两世欢作者:寂月皎皎 2九州 · 缥缈录2 · 苍云古齿作者:江南 3庆余年 第五卷 京华江南作者:猫腻 4琅琊榜作者:海宴 5王妃归来作者:蜀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